創作內容

26 GP

[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魘 第二季》第九章. Irony

作者:夜梓的殃離子│2019-09-02 22:57:23│贊助:52│人氣:393
【前情提要】:

  在暮慕講完後,氣氛瞬間被一股力量壓低,這樣帶來暮慕直冒冷汗的情形,而罪魁禍首的林魁黑著臉看著這位自以為是的大小姐,手上不停冒出非藍紫交融的火光,夢洛也從亞倫的目光,轉變成看向暮慕,臉上也出現黑沉的樣子,赤紅色的雙眼,在黑暗中顯得突出,而暮慕不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反而雙手環抱,放在胸口前,腰而斜,表現出高傲的樣子,在閻墨或者暮魯的目光中,那是個找死的動作,尤其是在林魁的面前。

  暮魯怕自家妹妹在犯錯,立刻做出九十度的鞠躬,並堅定的向大家道歉「對不起,一切是在下管教不佳,這些話還請各家別見意!」

  暮慕被暮魯的動作嚇到了,當她想反駁暮魯時暮魯早已拉住她的衣襬,示意他看看場子,當暮慕回神時,看了看四周,他才發覺自家父親也坐在位子上,也就說她從進門以來,就成了一個笑柄。

接下來的聚餐會議風向又會是如何呢?大家又會如何?究竟現況會如何轉變.....


【正文開始▼】


  暮慕完全不知曉自家的父親盡然有參加這次的聚餐,他應該在前線面對那些貪圖的高階下的戰士們,為何卻安穩的坐在這。

  表面除了剛才的皺眉外,就沒有其他的表情,這讓暮慕感到害怕,她知道父親的威嚴,她知道父親的教化,她永遠都知道父親的手法,那伸手不見五指的暗,難以呼吸的氣壓,只有一人呼喊的回音聲,只能一直被滴下散發惡臭的水沖洗,刺骨的寒風不停從縫隙吹進來,只可以穿著薄衣短袖短褲,待在特製牢籠中。

  比起早已習慣傭人服侍的大小姐,那根本是人間地獄,在加上一個月對只有四歲的身體折磨,那完全是足以讓她尋死的理由,她已經不想再回想這個過去,每個暮林克白的家族人都必須經過這一條路,就連夢洛也有經歷過,但可能是因為本身是特殊體,所以不太在意環境,一心只想撐過這個考核,適應者留,不適應者死。

  而暮家是暮林克白中家規最多的,也是最嚴格的家族,依序下來為克、白、林,林家的家規只有一條,那就是不可以背叛家族,其餘的就看個人品格問題,沒什麼家規上明明白白不能做的,所以林魁才可對暮家現任繼承人大小聲,如果他是暮家人,早已屍骨不在世了吧。

  「父親...大人.....你怎麼在這裡?前線不是...還處於紅燈區嗎?為何會出現在這......」暮慕語帶驚恐的向她的父親問候。

  暮㲽悠收收自己的性子,面帶嚴肅的對自家兒子打招呼:「 暮魯,好久不見,最近過的好嗎?」

  暮㲽悠完全忽略暮慕臉上裝出來的笑容,此刻的暮慕,真成為一個小丑,看到這裡的夢洛和林魁很想要笑出來,可惜閻墨那黑到如墨汁般的邪笑,他們兩哪能笑出來,只能在內心比手畫腳。

  暮魯早有預料場景會變成這樣,就在話中加入自家的妹妹,讓她自有台階下:「回家父,我與暮慕在爺爺家過的很好,不用令你費心,我猜家母已經告訴家父了吧,所以接下來的事,就由家父回問吧。」表面看似平淡無奇的對話,可底下卻是暗裡爭鬥,暮魯想盡辦法不讓自家妹妹被那個幾乎不回家,然後家族事件都由他處理的無心人,來處理她違反家規的事。

  從一開始他就知道爺爺與父親理念不合,更因為爺爺偏向政府,所以常發生口角,暮魯從小與白、林家互動,所以思想與家父相和,也因此不常有理念糾紛,但暮慕不一樣,她一出生就與克家有婚約在,克家是最政府派的家族,原因在於前任家主與政府談論合約,得以好處,則他們家族與政府產生不可分裂的合作關係,所以被爺爺洗腦成,只要跟政府談和企劃,權力、金錢、能源,都可以通通得到手,不用思考人生將來的天降,但真當以為這麼好嗎?

  林家和白家之所以討厭是因為他們從沒告訴自家的孩子,這些利益取決於低階下的人民,原本可以過著平靜生活,卻要被剝奪自由,自身的種族通通繳交政府,只要是亞人,就只有一個選擇——上戰場,不管你的能力適不適合,就只有一個命令——「上戰場」,至少可以減少一發子彈。

  暮慕從沒想過,她的奢侈,來自於那些人民的哭喊、人民的生命,得取而來的。鮮血帶來的鐵繡味,屍體因氣溫的下降,逐漸被冰封住,那骨頭與皮相連的無溫人,張大嘴,彷彿還能聽見死前的哭喊聲,烏鴉的啞啞聲,是亡者的怨恨聲。

  這是夕和蓮在隊伍必須面對的事,她早已看膩這些場景,她們只求有天能夠看到乾淨的大地。

——————–———

  林魁私底下用心語找閻墨聊天,但語氣卻是異常的平和,還故意傳給夢洛『墨,你說這會吵多久?』

  閻墨也用心語冷冷的回應林魁:『很久...』

  夢洛看著閻墨和林魁眼神上的互動,有點不開心被丟在一旁,和林魁的故意,用心語抗議說:『你們!!』

  林魁冷笑卻無聲,用心語帶酸回應:『不是有男朋友嗎?幹嘛?我跟你哥哥兩個正處於單身,不適合吃狗糧,尤其是你哥~』

  閻墨給林魁一個重重斜眼,叫他收斂一點,林魁有點想哭,笑笑的說『好啦,妹控也該有個限度,別這樣。』

  閻墨:......

  『閻墨.....』林魁帶著哭意向閻墨撒嬌,彷彿他是莎緋兒一樣?!這直接讓閻墨暴怒,在內心大吼:『你出去!!』臉上帶著發黑的臉色,看似非常可怕。

  林魁像是得逞一樣,開心的站了起來,完全不管場面的壓抑,快步的離開現場,閻墨則是把手摀住眼睛,手不停的來回摩擦雙眼皮,這舉動讓人感覺的出疲累與孤獨。

  白樹和夢洛早已猜出林魁對閻墨做了什麼,所以也沒阻擋林魁離開,只是看著握緊拳頭扶著額頭的閻墨,眼神都充滿擔憂,夢洛此刻一隻手握住亞倫,一隻手冒出紅黑交匯的霧氣,顯得邪怨,可見她對林魁的憎恨。

  暮㲽悠對於林魁的舉動感到非常不爽,不管是一開始的針對,還是現在的悠遊的離開現場,都是對這個人打上厚厚一層的責罵,就算多想把林魁抓起來嚴刑教化,他終究是林家的人,沒能可以有資格處罰他,這讓暮㲽悠恨的牙癢癢的。

  暮魯當然知道他父親在想什麼,趁他沒心思對付暮慕,當場就直接轉移話題:「家父...關於接下來的話題是你那邊的事,是不是該跟在現場的夕和蓮兩位小姐,說一下呢?畢竟她們都出現在現場了,不然她們不知道為何要來。」

  後面語氣有點無奈,像是要故意調和氣氛,被點到的兩位,有點訝異的看著暮魯,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暮㲽悠把雙眼閉了起來,不到幾秒就張開眼睛,眼神帶觀察,看著她們兩人,默默的說:「對,該跟她們說了,正家主大人?」

  兩人將頭轉向白樹那邊,她們以為坐在主位的人就此家主,可白樹卻不是正臉,反倒是轉向閻墨那邊,不管是不聽家族命令的夢洛,還是夏芙月思的來賓,或者她們的長官——暮㲽悠,都是看向閻墨!!

  則閻墨只是拿起茶杯,閉上那雙如紅寶石般的紅眸,緩慢的喝了一口,睜開時目光變成尖銳如刀的眼神,且像四月的寒冬說了一句話:「我們開始吧。」

  雖看似是一場聚餐的般歡樂場面,可惜他們私底下還是如同狼一般,等著如何撕咬這群無心的禽獸。

——————–—————

  「妳怎麼會在這裡?」一個表面上是疑惑句,但卻帶著警告的含義,傳進了正在賞花的玥的耳朵裡,她聽聲音就知道是誰來了,不,應該說是氣息,她幽幽的說:「為何我不能來?」

  「妳不該進來的,從妳出現開始,妳就不該跟這個家族有關係,妳選錯了。」林魁還是帶警告的語氣說。

  「我?選錯?選錯什麼?」玥語帶疑惑的說,像是她根本不知道她錯在那。

  林魁緩緩走到她的身旁,在她耳邊說:「妳知道的,妳一直知道的,被妳家族看到,妳要如何解釋?」

  玥將正在玩弄花叢的手拿離,順手摘了一朵,塞進林魁外套前面的口袋,並滿意的說「你知道這朵鬱金香的名字嗎?」

  林魁將鬱金香拿出,它的花瓣紫中帶著暗紅色,在光的透射下,顯得格外楚楚動人,再加上纖細的莖,根本是優美中的優美,與林魁一身墨藍色的裝扮,是絕品。

  林魁看著紫中帶紅的鬱金香,淡淡的說:「夜皇后,人們又稱迷人的酒杯,是奇花一種,我說的沒錯吧?玥大小姐」,他又把鬱金香插到玥的右耳上,又接著說:「它也與妳很相配。」

  「看來你知道這朵花的花語。」玥有點無奈的拿了下來,繼續玩弄著,開口說。

  林魁笑笑的回玥,那種笑不是寵溺的笑,是想到美好事物的笑:「夢洛之前很喜歡這品種的花,所以才有妳眼前這一片。」

  「原來如此,那花語是?」玥輕笑著。

  林魁摸摸玥的頭,無奈地說:「妳明明知道?」

  玥不開心的將林魁的手挪開「我就是要知道,你是真知道,還是假知道,之前太相信人了。」

  林魁面容冷了下來,周圍氣壓瞬間下降,讓玥的心跳少跳一拍,腳邊的園藝草,也剎那間枯黃,煙飛雲散,緩緩的說:「的確......

  可他又改回原來的氣息,憂憂的說:「花語是領袖權力,榮譽的皇冠,永恆的祝福,以及......憂鬱的愛情」

  玥:「....明明有永恆的祝福了......為何還有憂鬱的愛情......

  林魁蹲在玥的面前,慢慢的為玥解釋:「祝福不代表它不能有憂鬱,兩者是不衝突的。有祝福不一定能夠在一起,妳說的是吧?玥。」

  玥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林魁,只能緊握著裙擺,頭低低著,林魁沒有說什麼只是站了起來,並在快離開玥的視線內對她說「還有個花語沒跟妳說,它含有騎士精神。」

  說完,腳步聲就不再出現在她能聽見的範圍。

——————–—————

(地點:沃克大宅)

  貝卡急忙的奔跑在走廊上,著急換作重力踩在冰冷的白磚上,不再乎被跟在後面的管家責罵,一路毫無形象的往目標大門前進,披頭散發,雜亂不堪的長裙,已經不再是之前那撲克牌臉的冷酷大小姐,反而變個人似的,讓周遭的僕人們,相互私談。

  等到她看到映像中的大門時,以自身剛在跑步得到的力量,用力的打在棕色的大門上,重擊聲打破寂靜,讓原本安寧在樹上的小鳥們,驚嚇而張開雙翅,亂飛在蔚藍的天空中。

  貝卡不聽的嘗試密碼鎖,就是打不開大門,她的內心著急如火般焚燒,非常的心慌。

  她嘶吼著,希望在門後的人能聽見她的呼喊,就算口中散發出銹蝕味,就算早已無聲,她還是滿眼的淚水,拍打著、哭喊著,只求那人回她一聲,經過長久的時間,門終於打開一點縫隙,而換來的代價卻是潔白光滑的手,側面受到嚴重的撞擊,紅花不停地荼蘼,如河流般飄落在縞磁磚上,溫冷相衝的氣息。

  貝卡收收自身的情緒後,緩緩的推開門,室內為黑,但被窗簾擋住在後的窗戶,一絲絲光線從小縫隙溜了進來,照亮些許的地方,可讓人不要撞到物品,貝卡四處張望,卻不見內心想見的身影,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慢慢集起下一波的行動,貝卡腦中突然跳了一下,她想起小時候他們遊玩的記憶。

  小時候貝卡:『哥哥為什麽每次玩躲貓貓的時侯,都在衣櫃裡啦!!不好玩』

  小時候贊:『因為衣櫃安靜呀...』

  小時後貝卡:『我不管!!下次這樣,我就不陪你一起玩了。』

  小時候贊:『可是...』

  小時侯貝卡:......

  小時候贊:『好啦...』

  貝卡衝到贊房間的衣櫃,拉開衣櫃門,果然裡面有一個男子環抱小腿,安靜的坐在裡面,因光線的問題,還可看見男子無神的精緻面孔。

  貝卡看到這樣的情形,將男子拉出衣櫃,男子重重的摔在木製的地板,這舉動深深惹火了男子,他拉起貝卡的領口,他的雙臂可看見明顯的划痕,有深有淺,但可看的出男子的想法,他害怕死亡,因為他割的地方都不屬於要害,只是暫時性的傷痛罷了,貝卡也看的出來,她也了解自家哥哥的個性,但這些擔心反倒惹腦了他。

  他舉起貝卡,貝卡想掙脫,但因為力量的差距,還是默默的承受被重摔的撞擊,她的淚水,在撞擊地板的剎那間,也流了出來,眼淚與鮮血混為一攤,她咬著牙,雙眼直視眼前早已面目猙獰的贊,贊的憂鬱,是貝卡的傷痛。

  自從得知莎緋兒死訊後,贊整個人奄奄一息,彷彿不是活人的存在,長期有自虐傾向,將自己關在黑暗矮小的衣櫃裡,不停將壓力往身上壓,常因為小事而暴怒,明明只是一句問候,卻反而得到的是壓抑,對於家人的關心,也是冷漠對待,他根本不在意旁人,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彷彿莎緋兒的死一切的錯都駕馭在閻墨身上,是閻墨把他的一切奪走,可現實卻不是他的幻想。

  一個人處於高壓的狀況,都可能會失控,尤其是一個將自身與世隔絕的人,他感到空虛、寂寞,沒有他人的歡笑、陪伴,最終走向悲劇。他選擇吞藥,只可惜藥劑量不夠,只能讓他昏睡一整晚,等他醒來,第一件事不是關心家人對他的照顧,則是滿臉怒氣,對天大喊:「莎緋兒都死了,憑什麼我不能死,轉世後,得以相遇,為何!!」

  贊瘋了,是真的瘋了,最後醫生給予的心理鑑定是——「妄想症加憂鬱症綜合型患者

  拋棄藥物,自認自身無病的贊,又繼續躲在櫃子裡,絕食,用一次次的痛覺,阻止夢魔的侵蝕,這舉動讓貝卡感到十分憤怒,她決定要讓贊陷入睡夢中。

  在被摔的之後,她拿起備在腳上催眠針,毫不留情的插入贊的脖子裡,因為是加強藥劑,所以贊很快就進入睡眠,貝卡撐住贊的身體,讓他慢慢躺在地上,確定安穩之後,才拖著身心疲憊的身軀,走到床邊,拿起毛毯為他哥哥蓋上,而她只是默默地坐在櫃子的旁邊,陪著那男子等待時間的過去。







to be continued.....


提醒小教室
Irony中譯「諷刺」
—————————
暮林克白家族:暮林克白家族其實是由四個家族組成的大家族,分別為暮、林、克、白這四個家族。

白元是白家人,他在暮林克白家族中的名字叫「閻墨暮林克白」。
所以閻墨就是白元;白元就是閻墨!

而在小說中,梓和殃我們偏都用「閻墨」這個名字呦~
—————————

夏芙月思家族:夏芙月思家族其實是由四個家族組成的大家族,而柏格勒斯是夏芙月思家族中的「」家族,其家族代表字也為「

」代表→涅爾泰克達 家族
」代表→艾沐夜 家族
」代表→柏格勒斯 家族
」代表→琴雅奈神都 家族

達芙妮是柏格勒斯家人,她在在夏芙月思家族中的名字叫「莎緋兒 · 夏芙月思」。
所以達芙妮就是莎緋兒;莎緋兒就是達芙妮!

在小說中,梓和殃我們偏都用「莎緋兒」這個名字呦~

(如果不清楚小說中出現的人名,可以回到上一章去看看呦~~)


此小說(世界的夢魘系列)為夜梓殃兒兩人共同創作而成!

一篇 第八章. 家族&規定
一篇 第十章. Bury


––––––––––––––––––––––––––––––––––
角色人物介紹:【第一季】:主要角色人物介紹 【第二季】:(尚未有)


【▲點我進粉專】


閻墨 · 暮林克白/白元人設圖(左為白元;右為閻墨 · 暮林克白)▼

【▲人設圖為我們的長期合作繪師夏禎悅繪師繪】



歡迎喜歡這小說或這篇的人可以按個喜歡或在下方留個言
喜歡我們的話歡迎訂閱一下或加個好友呦
也很歡迎訂閱或加好友喵夜梓作者

非常歡迎與謝謝大家的觀看與留言,各位大大的支持是我們的原動力
也歡迎告訴我們心得 什麼都可以告訴我們岰

這裡是奎殃和喵夜梓,我們大家本周日再見
歡迎來與我們互動互動

連結喵夜梓小屋喵夜梓




【▲點我進粉專】

——————
小說作者/擁有者(文):喵夜梓&殃離子
封面(繪):綠子 繪師
人設圖(繪):夏禎悅 繪師
告示圖(繪):未知名 繪師
FB連結圖(繪):貓琪 繪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165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界的夢魘

留言共 8 篇留言

喵君
後來想想一個人明把四個家族的名字都冠進去,好像有點少見

09-03 07:21

夜梓的殃離子
真的><
其實這都是梓的想法///
但是還是有些小說裡面有過////09-14 23:51
蒼天落葉
贊居然瘋了[e17]

09-03 09:23

夜梓的殃離子
贊真的瘋了QQ
畢竟自己的摯愛突然消失又死掉了QQ09-14 23:52
青炎
快被人名搞糊塗了

09-03 11:38

夜梓的殃離子
誒誒><
那以後我們會在下面再多一點註解,讓大大不會混亂的><09-14 23:53

贊很可憐呢……

09-04 00:10

夜梓的殃離子
他真的很可憐QQ
其實贊也蠻無辜的QQ09-14 23:53

就是最後竟然……孤獨一人吧

09-04 00:10

夜梓的殃離子
其實還有貝卡陪他的><
只是他不肯接受QQ09-14 23:54
莫莉安
我有個同事家族也是很像文中的 長幼有序 家規甚嚴 連上廁所時間都有規定

09-06 12:57

夜梓的殃離子
這也太可怕了!!!
連上廁所也要?!?!09-14 23:54
一瓶樹
閻墨好帥、林魁好帥=DDD//
亞倫好可愛(明明沒出場
我想看沐奎和達米安嗚嗚嗚;;;
贊好可憐,莎緋兒沒死的話就不會這樣吧

09-06 20:41

夜梓的殃離子
閻墨和林魁真的的好帥❤是帥哥❤
亞倫真的好可愛/// (((其實他有被提到的///
放心,以後絕對絕對會有達米安和沐奎的XD
其實也還是會有點qwq
因為莎緋兒沒死,還是會離開他,畢竟莎緋兒愛的人是贊QQ
09-14 23:57
夜梓的殃離子
是閻墨!
(打錯XD09-14 23:57
梅勒@流年似水敵不過
那個、「家父」(家母)應該用於對別人(外人)稱呼自家父母的時候,其中的「家」是謙詞(題外若是用「令尊」就是敬詞),所以我們不會用「回家父」這種說法,頂多是「回父親、回父親大人」。

10-09 22: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changevely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 後一篇:人氣突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n3715緣份的你
我出書了!詳情見小屋,請大家多多支持喔,感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