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過去,血洗之日。(單篇創作)

作者:柔櫻飄雪ღ紫月ى│2019-09-02 18:13:17│巴幣:6│人氣:83
「夏爾安菲托小姐您醒了怎麼不說一聲呢?好歹讓我為您換個衣服吧。不,應該要改叫德拉提斐爾夫人了。」
「雅爾希絲,不是說別這樣叫我嗎?我又還沒嫁給他~」
蜜緹絲哀求著她的貼身女僕雅爾希絲別這樣叫她。
「可是這是應德拉提斐爾大人的要求……」
「笨蛋菲爾德~你怎麼……」
「小姐,好了,該吃早餐了。」
雅爾希絲嘗試轉移蜜緹絲的注意力,很顯然的,這招湊效了。
雖然沒有繼續抱怨下去,但蜜緹絲依舊帶著有點惱怒的表情走出了房間,持續朝向飯廳前進。
「幸好我與小姐感情不錯,而且小姐的脾氣也很好,不然的話……我就……畢竟小姐可是人稱『操焰魔姬』的天才魔導士啊!」雅爾希絲心裡想著。雅爾希絲自己也很清楚,剛剛實在是在玩命,如果小姐對她生氣,自己的命早就沒了。一個手無寸鐵的女僕對上一個魔導士跟本就是會被分分鐘鐘碾壓的很慘。
在吃完早餐之後,就是蜜緹絲例行性的冥想時間,時間大概冥想到下午茶之前,禁止他人進出打擾。與其他得天獨厚的種族不同,即使自身魔力量再雄厚,只要沒有進行修練,人類便沒有對魔力相對應的控制力。但是,今天的蜜緹絲在她的法師塔內比平常多待了兩個小時,連平常最不會錯過的下午茶時間都可以捨棄,很明顯的不尋常。一走出法師塔的大門,蜜緹絲臉上明顯的寫著:我很開心我很開心我很開心~
當然啦,第一個受害者一定是她的貼身女僕雅爾希絲。對了,都沒先說清楚為何雅爾希絲狂踩蜜緹絲的底線卻一直都沒事。雅爾希絲一家皆是夏爾安菲托家族的永世家奴,而雅爾希絲更是與蜜緹絲•夏爾安菲托從小一起成長。夏爾安菲托家族與德拉提斐爾家族是世交,而夏爾安菲托家族與德拉提斐爾家族更是唯二兩個擁有公爵爵位的大貴族。這兩個家族不同於其他貴族,它們對家奴的態度可說與平民沒有差別,甚至只要自身積蓄足夠,還可以赦免他們脫離賤籍,成為平民。這樣的作風導致其他貴族的不滿,認為它們這樣做是下降了貴族的格調,更是會讓貴族邁向衰亡之路,因而聯合起來對付這兩大貴族。經過了十年的鬥爭,夏爾安菲托家族垮台了,在德拉提斐爾家族家主的曲意維護以及夏爾安菲托家主的暗中安排下,保下了夏爾安菲托最後的血脈,為了怕她籠罩在失去家族的陰影,留下了一名女孩陪伴蜜緹絲長大,而那名女孩正是雅爾希絲。因此對於蜜緹絲來說,與其說雅爾希絲是貼身女僕,倒不如說兩者之間的感情親如姐妹。
------------------------------------------------------------------------
「雅爾希絲我跟妳說!我成功將冰跟火融合在一起了……」
「小姐……德拉提斐爾大人等您已經等了兩個小時了。」
雅爾希絲打斷蜜緹絲的話。
「妳就不能……」
「先去吃晚餐了,小姐。有什麼想說的等吃完飯再說,別讓德拉提斐爾大人等太久。」
連續被雅爾希絲打斷兩次,蜜緹絲表情顯得有點焉焉的,但她知道,別讓菲爾德等太久。天知道他會搞出什麼新花樣。(蜜緹絲在心中吶喊:菲爾德!別偷偷弄我啊啊啊!)
「妳好慢哦,蜜緹絲,菜都要冷掉了。」
「你別耍我,我還不知道你把我的晚餐裝到你的時間靜止保存空間裡了。」
「既然妳都知道了,那麼~妳覺得要怎樣才能吃到妳的晚餐嗎~」
菲爾德帶著一臉笑意的說著。
蜜緹絲:「……你別想!」你這頭色狼,我還不知道你想要做什麼嗎?
「妳不過來的話,那我就!」
「你……你幹嘛,菲爾德!不要偷摸我的……」
「還是這麼沒料啊~看來……懊嗚!好好好,不摸了不摸了。還是一樣害羞啊,明天就要嫁給我了,你就不能對我溫柔點嗎?好痛……」
菲爾德揉了揉被蜜緹絲捏的發疼的手臂,抱怨的說著。
「我的晚餐呢?」
「你就不能關心你的未婚夫一點嗎?」
「這是你活該,用不著我關心。我的晚餐呢?」
「好啦!在這裡。」
菲爾德從他的空間戒指中拿出了蜜緹絲的晚餐。
------------------------------------------------------------------------
過了一個小時之後,蜜緹絲將她今天的成果展現給了菲爾德和雅爾希絲看。她將手輕輕抬起,開始了詠唱。
「看好了~魔力混合化,冰火同源!」
「什麼!!!」
菲爾德和雅爾希絲異口同聲的說道。因為在蜜緹絲的手掌心上,漂浮著一顆不小的冰晶。仔細一看,在冰晶的表面和中間居然閃爍著天藍色的火光。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們驚訝,因為在歷史中,能做到將兩種魔法屬性混合在一起的並不多,而且每一個能使用這類型魔法的人皆是傳奇,而年僅20歲的蜜緹絲卻已經做到了,在未來的道路中,一定不會比這些傳奇遜色,甚至還有可能會超越他們。
「解除!」
話才剛一說完,蜜緹絲便是差點倒在地上,好在菲爾德一直都在注意蜜緹絲的狀況,不然可愛的臉蛋可是要吃灰塵了。
「不是之前答應我不逞強嗎?瞧瞧妳,累成什麼模樣!」
儘管嘴上滿是責備,但菲爾德的眼中卻滿是擔憂,這讓蜜緹絲的心頭一暖,乾脆就直接賴在他的懷裡不動了。
「可是這是我第一次開發出新的魔法……」
聲音漸漸變小……
「我的小傻貓,妳的安全哪裡有新魔法來的重要,我不在乎妳是否開發出新的魔法,我只在乎妳有沒有傷到自己。所以,下次別再逞強了。答應我,如果下次有類似的事情發生的話,我陪妳。」
「菲爾德……我…我好高…高興能夠成為你的未婚妻……嗚哇嗚嗚嗚!」
想起以前被送過來德拉提斐爾家族的日子,只有德拉提斐爾家主跟菲爾德真心的關心她,其他人表面上給予尊重,私底下都以鄙視的態度面對她這個落難的貴族小姐。想起以前的過往,很少落淚的蜜緹絲流出了心酸的淚水。
「不是說好別哭了嗎?再哭就不好看了,喂!別哭啊!」
菲爾德手忙腳亂的安撫著情緒潰堤的蜜緹絲,但是蜜緹絲哪裡聽的進去,最後菲爾德只好將蜜緹絲抱回了她的房間休息。
經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在安撫完蜜緹絲準備回到自己房間內的路上菲爾德心裡想著:「蜜緹絲到底忍了多久了才會有如此大的情緒波動,在我的印象中她幾乎不怎麼落淚的,即使哭也是一下子就結束了,今天怎麼……唉,看來以後還得再多花一點時間來陪陪她了。」
------------------------------------------------------------------------
月圓之夜下,明天就是蜜緹絲的結婚典禮,整個德拉提斐爾家族都在準備著少家主的婚禮而忙碌著,誰也沒想到,這個擁有公爵爵位的大貴族會在此時遭受到來自其他貴族的一份大禮——暗殺。
「小姐,快起……床……,有刺……」
「將死之人不必多言,永別了。」
蜜緹絲猛然的睜開了雙眼,不敢相信。因為她看見了她的貼身女僕雅爾希絲在她眼前被刺客一刀封喉,死不瞑目。大量的鮮血從雅爾希絲的喉嚨溢出,將純白的地毯染上了朱紅。
「雅爾希絲!為……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蜜緹絲紅了眼眶,帶著顫抖的聲音問道。
「看來妳就是『操焰魔姬』蜜緹絲•夏爾安菲托啊~,上頭有令,不留活口。可惜了一個嬌滴滴的姑娘,妳也去死吧!」
黑衣蒙面刺客邊說邊往急速往蜜緹絲前進,準備將她也一併刺殺。只可惜蜜緹絲已經從哀傷中反應了過來,並且第一次對人使用了攻擊魔法。
「魔力集中化,冰魔晶之槍!」
一支約為兩米的冰槍急速的飛向刺客,刺客饒是再有經驗也沒與高階魔導士戰鬥過,硬生生的被冰槍貫穿了心窩,噴出的鮮血也將蜜緹絲全身滴上了點點殷紅。
「我……我居然……我居然殺了人……」
蜜緹絲摀住了自己的嘴巴,也顧不上以往要求的整潔跪了下去,眼淚默默的留了出來。
蜜緹絲是個嬌生慣養的貴族小姐,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生與死的關頭,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魔法威力居然是如此的大。
「蜜緹絲!」
菲爾德拿著他的佩劍魔劍—希斯艾維特衝了進來,看到蜜緹絲崩潰流淚的樣子,力馬收起佩劍上前的去安慰她。
「我的小貓咪,別哭。我一定會保護好妳的。所以,現在打起精神來,等等可能要妳幫我找出刺客來喔。這樣我比較好指揮護衛。」
「可是……可是我殺了他,我的手也沾上了鮮血了……我好髒……好髒好髒好髒……嗚嗚嗚……」
蜜緹絲依舊在菲爾德的懷裡哭著。
「還記得妳最喜歡的那個故事嗎?不論妳之前遭受了什麼事情,我都會陪在妳身邊。所以,不要繼續自責了。他想要妳的命,就先經過我這關再說」
菲爾德自信的說道。
「真的嗎?」
「真的。」
「所以我的小傻貓,有打起精神來了嗎?」
「有……」
蜜緹絲停止了哭泣,將頭朝向了菲爾德。儘管臉上滿是淚痕,但至少不再哭了。
------------------------------------------------------------------------
另一方面,刺客的頭領在屋頂上等待著回覆,從他銳利的眼神來看,便知道他的不同反響。
「真是的,蛇怎麼還沒回覆訊息,只是叫他去殺個小姑娘而已。等等他回來一定要再給他特訓一番。」
「不用等了,頭子,我剛剛經過『魔姬』的房間,看到蛇慘死在裡面,雖然那個老不死的傢伙死了,但是大夥兒也漸漸被殲滅當中。接下來怎麼辦,老大?」
一名看似地位不低的蒙面刺客翻上屋頂說道。
刺客頭子眼神一冷,朝著那名刺客命令道:
「沒用的東西,殺個小姑娘連自己的命都賠上了,開始叫大家集中對付那個老不死的傢伙的兒子,『魔姬』一定在他身邊!夜鷹,快去!」
「是的,頭子。」
------------------------------------------------------------------------
經過一段逃亡之後,他們逃出了公爵府邸。
「妳還能撐著嗎?蜜緹絲。」
「還能……能繼續……等等,有二十個刺客正往我們的方向前進。魔力最大化,冰魔晶風暴!」
有許多尖銳的冰結晶朝著刺客的方向飛去。被命中的刺客即使不死,也是重傷,無法再繼續戰鬥了。
「散開!保護自己,盡量分散前進。」
說完之後,抬手一丟,就是一連串的飛鏢。
「魔力集中化,冰之護盾!」
一道由魔力所形成的冰牆擋下了飛鏢的攻擊。並且在同時,嘗試接近兩人的刺客皆被菲爾德斬成兩截,妥妥的。
「這樣的適應能力很快嘛~真不愧是夏爾安菲托最後的血脈,是不是啊~」
那名代號叫夜鷹的刺客興奮的說著。以往都是勞煩他人出手,他只負責補上最後一刀,許久沒有狩獵的夜鷹也加入了圍攻的行列,這讓這群死士氣勢大漲,兩人的防線差點就因此而崩解。
「魔力集中化,冰火同源!冰之護盾!冰與火之舞!」
「什麼!!!」
夜鷹萬萬沒有想到蜜緹絲還留了這一手,當場,所有刺客全數被這招殺招全數殲滅。帶有火焰的冰晶刺穿並起火燃燒,最後甚至連屍體也沒留下。
「解除!」
蜜緹絲瞬間像抽乾了力氣一樣,軟倒在菲爾德的懷裡。雖然還能說話,但是也沒剩下多少力氣。
「好好休息吧!蜜緹絲,接下來交給我就好了。剛剛那個應該就是主部隊了,辛苦了,我的小貓咪。」
菲爾德對蜜緹絲溫柔的說道。
「……連續使用大量攻擊魔法跟魔力探索,我的魔力也快透支了,我好冷……菲爾德。」
蜜緹絲抖著身子說道。
「那先披上斗篷再說,別著涼了。」
「好……」
在他們以為危機解除,享受著短暫的浪漫的時候。他們萬萬沒想到,不久後他們便要天人永隔了。
------------------------------------------------------------------------
在屋頂上,看到了一切情景的刺客頭領簡直要氣炸了。身後還隱藏了十名刺客,顯然的等級比出去執行暗殺任務的還高。
「真是沒用的東西,把所有人集中過去結果被一起殲滅。幸好我還暗自留下了一隊菁英,不然真的會被氣死。」
刺客頭領咬牙切齒的罵道。
「頭子,要我們動手嗎?」
其中一名刺客說道。
「嗯,如今所有參加的死士只剩我們十一人還活著,不領著這兩位的首級回去會很難跟那群豬交待。」
「「頭領,請下達指示。」」所有菁英刺客統一說道。
「我很不想親自動手,看起來這次需要了。你們先下去跟那個小子纏鬥,最好把他們分開。那小傢伙雖然不好對付,但是還是個法師,對我們來說很好處理。我會親自了結他們的性命。」
「「是!」」
「出發吧!小倆口,好好享受最後的月圓吧!」
------------------------------------------------------------------------
此時,菲爾德右手正用著他的魔劍—希斯艾維特抵擋著刺客們的攻擊,左手則摟著蜜緹絲,深怕她被刺客的武器給傷到,他們可是已經沒有解毒藥劑可以使用了。
「有完沒完啊!還有一批刺客!」
「「放棄掙扎,我們會給你們一個痛快的!」」
「誰要啊!魔劍解放,闇影一擊!」
「呃啊……」「先保護住自己,任務才是重點。」
其中一名刺客邊後退邊說道。
「幹掉三個了,還有七個,再來啊!剛剛不是很囂張,快上啊!」
菲爾德霸氣的說道。而他懷中魔力所剩無幾的蜜緹絲早就已經嚇到哭不出來了,她從來都不知道身為魔導士的她竟然是如此脆弱,只要無法使用魔法,連拿了武器的農民都能打倒她。
剩下的刺客們重新整理好自己的狀態,準備進行最後一搏。對他們來說,能為了任務犧牲可是一件光榮的事。
「還敢來啊!看招!魔劍,希斯艾維特之斬!」
一道漆黑的巨大劍芒朝向來自四面八方的刺客形成了一道圓月斬,劍鋒來襲的速度連這些菁英刺客都躲不開。
「「頭領,我對不起您……了……」」
「沒關係,謝謝你們幫我做了最後的削弱。小子,納命來吧!」
刺客頭領從黑暗中現身。
「留下了很多伏兵嘛~小子。我把他們一一抹殺掉了,算是做個暖身吧!真是貼心啊,小子。」
「原來這批就是人稱『魅影』的菁英刺客啊!弱成這樣還敢被稱作最強刺客部隊,真是笑死人了。」
「死到臨頭還嘴硬啊!看到『魔姬』的樣子就知道你已經沒有辦法打贏我了,沒有魔法輔助你又怎麼能打倒我呢?」
說完抬手射出了暗器,竟是一大堆毒針。
「什麼!!!魔劍解放,闇影一擊!」
一道漆黑將所有毒針全數擊落,但是刺客頭領卻消失了蹤影。
「在哪裡?沒有人幫忙探索真的很難對付刺客。」
「你在看哪裡?戰鬥時可是不能分心的歐~」
一支毒箭從黑暗處飛出來,但是不是瞄準菲爾德。目標竟然是蜜緹絲!
「蜜緹絲小心!」
說著菲爾德回頭將那支毒箭削成兩截,但是自己卻不小心被斷掉的毒箭削中肩膀。
「菲爾德!你受……受傷了……」
「蜜緹絲……我……突然覺得全身沒有力氣……」「你……你別說話,我先幫…你包紮。」
「沒用的,他的身體不會再動了,『魔姬』。我自己調的毒才沒那麼沒用。」
「我給妳兩個選擇,一是自己服毒,二是我親自餵妳毒。看著妳這種美少女慢慢的被毒給毒死,露出無助的小臉,最後七孔流血的畫面,想到都覺得很美。哈哈哈!」
刺客頭領從黑暗中走了出來,手上拿著一瓶毒藥搖著搖著。而蜜緹絲則是跪了下來,讓菲爾德躺在她那柔軟的大腿上。
「蜜緹絲……抱歉……最後也未能保護妳……」
「別說了!菲爾德……,我……我沒有了你以後要怎麼辦啊……嗚嗚……」
蜜緹絲終於情緒潰堤了,大量的淚水從她的雙眼中傾瀉了出來。
「真是感人的畫面啊~你們逗樂我了,今天我就讓你們度過最後的時間吧~先說,那個毒的毒性大概會在一分鐘後了結掉你的性命,好好享受最後的時光吧!魔劍的持有者!等你死了之後,就換這個小姑娘了,只是我會先好好的享受她的『滋味』的,你可別怨我啊!哈哈哈哈!」
刺客頭領帶著色瞇瞇的眼神打量著他的獵物。
「你……你別想……別想動蜜緹絲,我絕對不會饒了你……」
「別說了……菲爾德…,我不會讓這件事情發生的……」
蜜緹絲強忍著淚水說道。
「蜜緹絲……妳……妳要好好的照顧自己,而魔劍……就交給妳了……我還有好多……好多……好多話想要告訴妳,看來沒有機會了……再見了,我的摯愛……」
話一說完,菲爾德便閉上眼睛,長眠了……
「菲爾德!嗚哇哇嗚嗚嗚嗚……」
蜜緹絲哭著哭著最後流出了血淚,儘管很痛,但對她來說,遠遠不及失去菲爾德的痛來的多。
「真是感人啊~現在還真不想打斷這個淒美的畫面呢~等妳停止哭的時候,我再來好好的享受妳吧~雖然看起來還沒長齊,但是嫩的~總是比較美味~等等,月亮怎麼了?怎麼變紅色的!」
就在此時,地上形成了一個由鮮血形成的小法陣,仔細一看,這並不是一個單純的法陣。而在法陣中心的蜜緹絲跟早已死去的菲爾德紛紛受到魔力的影響。菲爾德率先崩解,漂向某一個未知的地方。而蜜緹絲呢?在法陣的影響下,她那一頭月金色的秀髮變的銀白,瞳孔則是由原本的天藍色轉換成血紅色最後又轉回天藍色。不同於以往,悲憤的蜜緹絲停止了哭泣,拿起了魔劍迅速的往刺客頭領劈去。
「為……什麼……會這樣……」
最後被劈成兩半的刺客頭領帶著不甘心的眼神看著眼前轉變巨大的少女,最終走向了冥府。
「不論你們來自哪一個家族,我都要你們血債血償!」
------------------------------------------------------------------------
後記:寧次菲爾德,你死的好慘啊。這是我第一次寫的短篇小說故事,裡面有一些東西是有留下伏筆的,所以別擔心裡面疑惑解不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161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liu0174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ddy20060210大家
小屋創作更新~歡迎各位參觀~ 第一章完結灑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