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第二十九章-遇襲

作者:喵君│2019-08-30 19:05:55│贊助:22│人氣:255
神曆1157121 夜晚 皇宮

  偌大皇宮倉庫不知為何就突然升起一道黑色煙霧,小小火苗卻在強勁北風吹拂下演變成滔天火焰,火焰所過之處無物不摧,有形之物被瞬間升起的高溫給焚燒殆盡。嗆人眼鼻的黑色濃煙則讓前來滅火的人員搞得狼狽不堪,各個灰頭土臉。

  「怎麼會起火?

  「快滅火!不要講廢話!

  烈火像是被人操縱般一路延燒至皇族居住之所翡翠宮,這個在六世統一後搬入內居住的宮殿,大理石建築讓外觀相當雄偉氣派,而金碧輝煌的內在和由無數藝術品、雕像及天才畫匠達佛爾 凱文所繪製艾琳維傑之役的壁畫點綴於宮內天花板,栩栩如生的內容敘述了整個波瀾壯闊的戰場景象,令人感到讚嘆不已。當年建築計畫由卡爾柯夫承攬,耗時2年且花費了3萬帝國金幣,相當於艾拉佛家族2年收入的財稅完工。而這些財富能夠在建構4支如同鐵甲衛士軍團一樣的重甲騎兵,可見翡翠宮的用料所費不貲。

  當熊熊烈火開始侵蝕這個價價值連城的宮殿,連綿不絕求救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宮殿內無數執事、女僕、侍衛正匆忙拿起一切能夠盛水的物品試圖撲滅火勢,然而卻是徒勞無功,火勢仍不斷擴散。表情慌亂的女僕長麗卡見到火勢一發不可收拾,趕緊跑去皇帝寢宮尋找莉莉安殿下的蹤跡,開門後發現寢宮內莉莉安與貼身侍女正被崩塌的物品給為困,雪上加霜的是火舌旋即竄上那些崩塌物品。

  「麗卡救我!」莉莉安梨花帶淚發出求救訊號,麗卡滿臉驚恐並大聲向外發出求援:「公主殿下被困!快來幫忙!

  宮外傳來大量急促腳步聲,侍衛長向公主高喊:「殿下請不要慌張!我們會排除萬難將您救出!」數十名侍衛正不斷用接力方式將水盆潑向火源,水澆上火後噴出一陣白煙將人視線給遮蔽,當煙霧散去卻發現公主與女僕兩人皆失去蹤跡,令在場眾人一陣譁然。

  「怎麼會……

  「公主殿下!!」麗卡淒厲的慘叫聲讓外面仍在滅火的人給嚇傻,而公主葬身火海的消息野傳遍整個皇宮。這個消息傳遞到卡爾柯夫耳中讓他暴跳如雷並下令將皇宮侍衛長給處死,其他人則是被他撂下狠話,若無法將大火給撲滅就斬首示眾,讓眾人猶如驚弓之鳥般連忙投入滅火工作。

  「第一步成功!但後面才更是艱難……」一個全身被黑色披風給包覆的男子在觀望完這一切後就沒入建築物的陰影後就此離去。在卡爾柯夫命令下大量人力被動員去撲滅火勢,連帝國科學院也發放大量新式滅火裝備給這些人,在科學力量以及大量人力協力下將火是給撲滅,這場大火不但焚毀了皇宮四分之一,更奪走了近千人性命,連續的壞消息讓卡爾柯夫不得不考慮假他人之手來挽救目前一落千丈的聲勢。

---------------------------------------------------------------------------------------------------------------------
神曆1157121 夜晚 菲利克斯 埃爾溫

  威瓦爾,當年克蘭西考量到若迦諾林防線落入獸族之手時,為了能與邁樂城互為照應所建構的軍事堡壘,但在帝國遠征軍抵達孟荒平原前夕就已落入獸族之手。埃爾溫若要有從迦那平原獲取穩定稅賦、人力、糧食產出就一定得將此城從獸族手中奪回。

  雖然獸族剛與帝國遠征軍結束交戰,然而這段戰鬥也損失不少兵力,不過獸族已經將昔日威震獸族的帝國大將艾拉佛 克蘭西給擊殺進而完全控制孟荒平原,此舉也讓獸族士氣大振,所以埃爾溫自己也沒有把握能不能順利奪下威瓦爾。埃爾溫騎著馬,腦中不斷將地圖、情報與參謀團給出的建議進行整合並盤算著如何從獸族手中奪下威瓦爾,而埃爾溫滿面愁容並歪著頭思考更引起了身後將領的注意,一道嬌滴女聲從其身後傳來。

  「公爵大人怎麼滿臉愁容,雖然這樣的您仍英俊瀟灑,等會紮營完要不來我的營帳好好休養一番呢!」雷娜說完還不斷朝埃爾溫後腦杓拋著媚眼與飛吻。

  「雷娜大人!即將要與強敵交戰,還能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一頭綠髮、臉蛋俊俏且身穿黑色盔甲的男子看著雷娜誇張行徑,連忙出聲斥責。

  「雷娜!如果能夠奪下威瓦爾,這個提案可以考慮!」埃爾溫並沒有轉頭,而是繼續帶領部隊朝威瓦爾北邊的洛威坡地前進。

  「迪亞布羅!不用這麼正經!你要習慣!」戴著眼鏡、梳著油頭、左眼下方有一顆痣且身著帝國軍裝,眼神看著方才斥責雷娜的人說道,突然間有隻貓頭鷹先是在天空叫喚一聲後便迅速朝男子飛去,男子聽到叫聲後隨即將右臂伸出讓貓頭鷹降落,左手就將貓頭鷹腳上的信息給取出,呼喚身旁士兵取出煤油燈巷靠近自己協助照明,便開始閱讀信息。

  「窩瓦克!在坡地紮營沒問題嗎?」埃爾溫等了一陣子後才出聲詢問,而窩瓦克從容不迫說道:「請公爵大人放心!在下已經派遣大量探子進行搜索,目前獸族再迦爾瑪那主要兵力都置於威瓦爾,我在獸族安排的密探方才將消息傳回獸族正調動軍隊準備支援威瓦爾!

  「諸君作好準備將可恨的獸族驅趕出我國領域吧!」埃爾溫振臂一呼,身後大軍也跟著高聲呼叫,埃爾溫簡短的話鼓舞全軍,讓眾人士氣高漲。每個人臉上充滿著無比自信,心中都認為埃爾溫會帶領他們重返帝國榮耀。

  大軍終於抵達到坡地並在窩瓦克指揮下開始搭建大營工程,而獸族偵查兵將人類紮營的消息迅速傳回負責守衛威瓦爾的熊族大將米菲德諾,米菲德諾在與羌族將領蒙克以及龜族將領滾石商議後派出羌族3000名勇士對人類進行騷擾。

  隨著威瓦爾北面城門降下後,蒙克在即將出發前米菲德諾向牠提出一個建議,「不要正面進攻!避免遭到對方利用地勢來化解我們的騷擾!」而蒙克向牠致謝後高聲呼喊道:「隨我繞至坡地後方!給人類一點顏色瞧瞧!」就這樣身穿輕型盔甲、手持標槍的羌族勇士在蒙克帶領下朝人類陣地發起進攻。

  「報告!敵人正迅速繞至我軍後方!

  「知道了!派迪亞布羅前去纏住牠們!雷娜該是妳出動了!」由於窩瓦克滲透入獸族的情報早已回報獸族動向,埃爾溫有些疲倦的打了個呵欠,並認為這批部隊只是前來送死。

  「公爵大人!如果勝利了!有什麼獎勵給我嗎?」雷娜嬌羞地看著埃爾溫,然而埃爾溫連看都沒看她,臉上露出一絲不快,用斥責的口氣將雷娜趕出營帳外。而迪亞布羅則是有點幸災樂禍看著這一切發生,不忘諷刺一下雷娜,然而這也讓迪亞布羅被雷娜的火球攻擊。

  「騎兵隊!隨我衝!將榮耀獻給公爵!

  「將榮耀獻給公爵!」迪亞布羅帶領麾下1500騎兵前去攔截獸族部隊,而雷娜也沒有閒著,也是帶著100位魔法師走向坡地最高點,抵達目的地後眾人在她指揮下分別詠唱不同咒語。

  然而羌族勇士用驚人速度,連續躲過延遲魔法以及火焰魔法的攻擊範圍,這讓雷娜感到詫異,隨後又冷靜下來重新指揮部下施展新魔法。迪亞布羅軍則是迅速奔至羌族面前,正當雙方部隊即將接戰時,羌族部隊一分為二避開了與迪亞布羅正面交戰的情況。

  「怎麼會……」看到這誇張一幕讓一起協力作戰的雷娜與迪亞布羅都吃驚呢喃,「哇啊!」而迪亞布羅則被部下發出的慘叫聲給拉回戰場。迪亞布羅回頭望去見到一分為二的羌族勇士將手中標槍用力朝戰馬沒受到保護的部位刺去,這個舉動讓最靠近羌族的馬匹感到劇烈疼痛,馬則是驚慌地將背上士兵給甩落並開始亂竄,而亂竄的戰馬也讓騎兵陣行出現騷動。

  「可恨的獸人……眾人穩住!」迪亞布羅惡狠狠咬著牙,並下令先讓眾人重整陣行再對敵人進行追擊。突然巨大爆炸聲傳出,讓好不容易被安撫的戰馬再度出現驚慌。而這招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確實讓羌族勇士出現損失。

  然而被魔法攻擊的羌族勇士並未因此停下腳步,在蒙克引導下繼續朝坡地後方衝鋒,埃爾溫也從偵查兵口中獲得了最新戰況,埃爾溫雖然很想發怒,但內心也告誡自己需要冷靜,思考數秒後便向傳令兵傳遞指令。而埃爾溫這次的命令是動員火槍兵準備給這群想騷擾紮營的獸族一點顏色瞧瞧。

  而羌族勇士不斷利用速度優勢,躲過了數次魔法攻擊,而連續施展魔法也讓不少魔法師因為耗盡體力而跌落於地,雷娜也深知再這樣下去自己部隊會先累垮,便下令部隊休息。另一方面,迪亞布羅軍也試圖對羌族發起數次進攻,然而在對方有意避戰下卻試圖徒勞無功,只能眼巴巴看著牠們到達坡地後方。

  「獸人已進入射程範圍!

  「開火!」砰!!!!300把火槍同時朝羌族勇士射去,縱使獸人在火槍攻勢下不斷倒落,但對方似乎不畏死亡硬是朝火槍兵衝了過來。

  「長槍兵預備!」指揮軍官正準備更換陣行時,數以百計的羌族勇士將手中標槍拋向天空,副官正想出聲示警,然而上百把標槍從天而落讓埃爾溫軍隊出現大量傷亡,頓時哀號與慘叫聲不斷傳來。蒙克見策略達成,隨即帶領部下開始撤離戰場。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哪有這麼好的事!」迪亞布羅正想帶兵追擊時,雷娜的投影出現在身邊喝止自己的行動,而雷娜則向迪亞布羅告知公爵已經下達撤退的旨意。不久鳴金從營寨傳出,迪亞布羅滿腔怒火無處宣洩,只好憤怒朝天吼了一聲後便帶兵撤退。

  這一次小規模衝突讓埃爾溫損失了2677名士兵,雖然紮營的目的已達成,但損失中有453名騎兵戰死,這讓埃爾溫感到心痛不已,並發誓必須將此戰受到的屈辱給洗刷。而蒙克回到威瓦爾後受到熱烈歡迎,米菲德諾對於蒙克僅損失653名羌族勇士感到嘖嘖稱奇,並大力讚賞了蒙克一番,雙方第一次衝突就此落幕。


---------------------------------------------------------------------------------------------------------------------
神曆1157121 夜晚 白夢堡撤退部隊

  伽雷平原上從白夢堡成功逃離出的3萬平民正在緩步行走,此時正有一人正飽受擔憂,思索著自己派出的敢死隊能爭取到多少時間,菲亞勒一想到此就感到焦躁不安,深怕噩夢會隨時重演,到時候自己是選擇犧牲這些平民又或是為了守護平民而奮力一搏。

  馬蹄聲由遠而近,後方一名負責偵查的衛士騎著馬正朝菲亞勒方向前進,「狀況如何?」菲亞勒不待來人說話便率先詢問,神情卻是異常凝重。令人驚訝的是對方給予的回覆卻如同心裡所擔憂的狀況一樣,令人自己萬分無奈。

  「菲亞勒將軍!這樣我們是否要保存實力放棄這些平民?」副將亞瑟見菲亞勒正陷入苦惱,便用問句方式提出了目前可以執行的最佳方案。

  亞瑟是鐵甲衛士6人騎士其中一名,在鐵甲衛士考核期間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並加入該軍團,其武藝僅次於赤色死神亞瑟克 菲亞勒,他敏銳洞察並分析事物能力後能快速給出最佳建議,在大戰期間為鐵甲衛士屢建奇功,也被擢拔成鐵甲衛士六騎士之一,也是帝國重點培育的對象。

  「這個方案我確實想過,雖然可以為了之後戰事保存實力,但這個舉動會造成日後失去東北民心的結果。但選擇保衛人民,雖然可能導致全軍覆沒,但未來帝國重返東北之日,能迅速讓萬民歸附外,也象徵著帝國與民同在的精神。以上這兩方案各有優劣,也讓我正陷入兩難……

  亞瑟對於菲亞勒的話不斷翻覆思考,終於明白菲亞勒為何如此苦惱這兩個問題。然而命運似乎不給兩人思考時間,隊伍後方傳來無數淒厲哀號也象徵有如災厄般的魔軍已經殺到。

  「殺!」赤髮魔將高聲呼喊後,一馬當先衝了出去,而他身上散發著滾燙高溫,將被這高溫所碰觸到的無數平民化成一具具焦屍。魔軍眼見大將身先士卒,也立刻跟隨他的步伐,「保衛人民!」負責保衛後方平民的隊長指示下,衛士們奮勇拔出腰間配劍朝魔軍方向殺去,雙方就此展開激烈戰鬥。

  然而魔軍士兵與牠們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骸骨戰馬,馬的骨頭之間還有腐肉殘存,而那些腐肉散發著令人反胃的惡臭,讓不少惹不住的人口中吐出酸水。除了嗅覺上的衝擊外,這些腐肉上還有無數細小白色蛆蟲蠕動並給予衛士們視覺上強烈衝擊,而這些魔兵身上散發著不降氣息也令馬匹本能感到懼怕而慌亂不已。

  雖然衛士拚盡全力與魔兵作戰,然而種種不利因素交互影響下,讓戰況呈現一面倒的局勢。「挺住!我們是帝國的劍!斬殺帝國之敵!」隊長話語剛說完,赤髮魔將的長刀俐落地劃破了他的咽喉,人頭就這樣飛了出去,突如其來的變化打個衛士措手不及,赤髮魔將眼神充滿無情,而冷酷面容人打了寒顫向魔兵喊道:「敵將授首」這話不但使魔兵氣焰更加猖狂,更增添了衛士們身心負擔,在魔兵瘋狂攻勢下後方防線就此瓦解。

  「誰來救救我!!

  「快逃!!

  「怪物……!」後方防線崩解後,魔軍有如猛獸出閘般展開瘋狂虐殺,腥紅色的眼神將眼前的人視作玩物,每個魔兵臉上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迅速朝人群衝來,頓時血肉橫飛、屍橫遍野,大量鮮紅色液體染紅了伽雷平原。此時此刻伽雷平原化為人間煉獄,到處都有武器斬斷骨頭聲、人民淒厲慘叫聲、魔兵虐殺平民的嘻笑聲交織成死亡樂章,讓聽聞此聲的人都感到毛骨悚然。

  菲亞勒聽到了這些交織成令人不安的聲音,緊握的拳頭喀喀作響,而內心也下定決心,露出堅毅神情並向周圍衛士大喊:「帝國之劍是保衛人民之劍!隨我衝!」就掉頭衝向戰場,而亞瑟等鐵甲衛士見到自家大將衝鋒,義無反顧追隨菲亞勒的腳步奔向戰場。

  魔兵此刻正在享受著殺戮帶來的極致快感,不分男女老弱,魔兵竭盡所能用殘酷的方式將眼前生靈給虐殺。一名婦人懷裡抱著嬌弱嬰兒跌坐於地上,臉上淚痕還未消去,不斷向魔兵哀求放過他們,魔兵見狀先是將高舉的寶劍放下,當婦女不斷道謝時就揮劍一起斬殺。

  菲亞勒見到魔兵那假慈悲的殘忍本性後,止不住的怒意便化為強悍力量將這名魔兵斬殺,其他魔兵見那名身穿黑紅色鎧甲、胸前有個馬頭徽章的騎士騎著馬連續展殺數名魔兵後,來勢洶洶朝其他魔兵奔馳而來,魔兵眼見一個人難以抵擋,便吆喝同伴一起朝他發起進攻。然而騎士手中寶劍迅速碰觸了包圍他的魔兵後,「不可能……」魔兵臉上露出驚恐便接二連三倒落於血泊之中。

  這名騎士接二連三斬殺了無數魔兵,「怪物……」不少魔兵面露驚愕並不自覺從口中吐出這句話,自從降臨至這片大陸後第一次本能感受到恐懼。那名騎士像是殺紅了眼將擋在自己路上的魔兵不斷斬殺。而菲亞勒那無所畏懼的英姿,重新振奮了原本低迷的士氣,「跟隨將軍!」大量衛士朝魔兵衝鋒,而魔兵也被這群衛士那不畏死亡的氣勢給震懾,原本傾斜的戰況就這樣被菲亞勒給扭轉。

  「啊!

  「噁!

  「區區人類……!」騎士所過之處,地上便倒臥著無數魔兵屍體,縱使魔兵試圖用人數壓制卻仍擋不住他那強悍且凌厲的攻勢,而騎士的作為讓反攻號角響起,衛士奮勇將眼前魔兵給擊殺,讓魔兵心生畏懼而開始後退。

  「報告將軍!人族在一名騎士帶領下將我軍擊潰近百人……」魔兵面帶驚恐向赤髮魔將報告著戰況。

  「喔!難怪戰況出現變化了!人族也是有不可小覷之人!」赤髮魔將看著自己手下在人族銳不可擋的氣勢面前不斷躺下,自己就一溜煙向那名騎士衝去。「熾烈焰流!」一道火焰朝那名騎士飛去,而騎士正要將這道招式化解前,火焰瞬間一分為二朝左右飛去,一把長刀直直向騎士刺來。鏘!寶劍與長刀碰撞發出響亮的聲音,一名滿頭赤髮身穿白色大袍,額上有一道火焰印記的魔將擋在騎士面前。

  「好燙啊!」左右兩邊的衛士在接觸到火焰後隨即化為焦黑屍體死去,而魔兵也在自家大將挺身而出下,重挽頹勢並開始與人族重新對陣。

  「我對你很有興趣!你叫什麼名字呢?」赤髮魔將對著騎士露出不寒而慄的笑容,而騎士只會回以怒容便朝對方發起猛烈進攻。「喔!是亞薩克菲亞勒!別名赤色死神!對了!你一定很訝異我為什麼知道你的名字吧!」赤髮魔將說完嘴角一揚,而菲亞勒卻神色閃過一絲詫異,畢竟自己並沒有回答對方問題,然而對方卻能喊出自己名字,這是詭異的能力。

  對方武藝與自己難分軒輊,並於整個戰鬥過程中,不斷利用言語來給與自己心理壓力,試圖雙管齊下來擊敗自己。這是第一次面對如此難纏的對手,該如何化解敵人必須要審慎思索,然而一個閃神,菲亞勒左肩被長刀給劃出一道傷口,而傷口散發著強烈灼熱感,讓自己只能不斷防守對方逐間增強的攻勢。

  「若是我要戰死於此處,也必須知道殺死我的人是誰!你叫什麼名字!」強烈灼熱感讓菲亞勒額上浮現出無數汗珠,強忍著疼痛也死命抵擋對方那凌厲攻勢,也嘗試拋出問題來抵銷對方言語影響力。

  赤髮魔將左眉輕挑,身上散發出灼熱高溫將菲亞勒給逼退才緩緩開口:「我是魘魔魔君麾下大將炎焰童子!請多指教!」炎焰童子嘴角再度揚起笑容後便迅速衝向菲亞勒,也因為沒有關鍵性變化出現,導致戰局呈現持平狀態。

---------------------------------------------------------------------------------------------------------------------
神曆1157121 夜晚 菲利克斯 羅傑斯

  精靈王森於夜晚時分呈現一片靜謐幽閉,有別於早晨鳥語花香的景象,別有一番風味,而身處林內微風徐徐吹佛身體只感覺到溫和舒爽,有別於其他地方的寒風刺骨,真是個四季如春的場所。

  想到自己有一陣子沒有像現在能短暫偷閒欣賞著美景,等大戰結束一定要帶莉莉安來訪問這裡,叩!!!外頭傳來敲門聲也代表著閒情逸致的時光結束,心裏不斷感嘆愉悅時光總是迅速飛逝。

  「啟奏陛下!懷特溫公爵派出的使者已經進入精靈王森,威爾夫大人在主帥營帳接待對方!請陛下定奪!」聽到懷特溫皇叔派人前來關切自己,心頭有股暖流流過,我連忙披上精靈族準備的大袍在侍衛引領下前去主帥營帳。

  當我步入大營看見威爾夫以及懷特溫皇叔派來的使者,兩人見到我立即朝我單膝跪地異口同聲喊道:「恭賀陛下!龍體安康!」而我立刻請兩人坐在位子上並開始並向威爾夫詢問白武傷勢如何,而對方回說白武傷勢已獲得穩定,但軍醫判斷必須先休養,所以未能出席,而我得知後便與眼前兩人討論未來方針該如何進行。

  「啟奏陛下!懷特溫公爵希望能將陛下迎接至懷特溫堡作為反攻基地,不知陛下意下如何?」使者開門見山將此次目的向我明說,我並未立刻給予答覆,而是先望向威爾夫,而看到威爾夫搖了搖頭,我搖了搖頭向使者表明我的立場。

  使者見我拒絕了提議後,仍發揮了鍥而不捨的精神繼續向我說明利弊:「陛下!懷特溫公爵除了是您皇叔外,更是一名智勇雙全的武將,在先帝時代也立下赫赫戰功,想必陛下您也聽說過!

  「再者相信自己的親族保護,也比外人還來得強!陛下以見到卡爾柯夫的實例了!所以相信外人根本是錯誤的選擇,為避免在發生一次同樣情況,依臣之見希望陛下能夠接受懷特溫公爵提議!將懷特溫堡作為反攻基地!請陛下定奪!」我面有難色不知道該如何反駁對方,畢竟對方所言不無虛假,但我內心有股說不出的困惑,而威爾夫給出的答案幫我化解了這個難題。

  「此言差矣!使者不見北方埃爾溫公爵的實例嗎?據我的情報與諾斯拉商會給出的情報都顯示埃爾溫只是打著解救皇室的名號,實則想要裂土稱王!所以就算是親族也不一定可信!更何況懷特溫公爵此舉不是想挾天子以令諸侯嗎?

  使者忽然被威爾夫的話語給打個措手不及,思索了數秒後便反駁他的話,「你這是對公爵的污辱與不實指控,埃爾溫是為了報仇雪恨,而當年鎮壓北方動盪,懷特溫公爵也出了不少力協助,何謂有謀逆之心!」威爾夫面無懼色,繼續駁回他的反擊。

  「確實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懷特溫公爵有謀逆之心,但懷特溫公爵在這次遠征中一反常態,並未完成被交付的牽制任務,導致我軍單獨承受獸族巨大壓力,最終造成遠征軍大量潰敗!」使者正想要回擊,但卻被威爾夫伸出的左手給制止,而威爾夫則繼續說了下去。

  「懷特溫堡是帝國唯一直接與獸王林接觸的疆域,而面對每年秋季獸族為了過冬而劫掠人類的攻勢,懷特溫公爵都將傷害減至最小,按照常理推論,懷特溫公爵的軍隊是最常與獸族發生戰鬥的隊伍!我就是利用此去情況作為我懷疑的基礎!」面對威爾夫咄咄逼人的氣勢,讓使者嚇得啞口無言,一時間還無法反駁威爾夫的說詞,露出苦澀神情。

  我見到了雙方的唇槍舌戰後內心非常激動,心想有朝一日我也要能夠有敏捷的推敲力來分辨事情真偽,而威爾夫所言也點出了我內心一直困惑的地方。確實這次皇叔的行為與過往不同,自從迦爾瑪那軍隊大敗後便提早撤軍,在我們獨自面對獸族壓力時,也沒有出兵動向來協助遠征軍分攤獸族壓力,可見皇叔可能在此亂局中有所變化。

  營內此時陷入一片沉默,而有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將這個僵局給打破,而那名蒙面男子朝我、使者以及威爾夫三人射出數把飛鏢,使者在瞬間就被飛鏢給奪去性命,而我與威爾夫都抽出寶劍將飛鏢擊落。

  而刺客見第一次取命失敗,則直接朝我衝去,威爾夫高聲喊道:「敵襲!護駕!」便朝我方向前進,再度出現二名名刺客將威爾夫給攔阻住,聽到威爾夫喊叫的護衛隨即衝入營內,而又有二名刺客利用詭異身形來干擾護衛護駕,所以我就獨自與那名刺客纏鬥。

  我與刺客纏鬥時,正不斷思考對方為何能無聲無息且避開精靈族巡邏隊的情況下入內行刺,對於這點我盤算了各種情況後,總是會將推論結果給推翻掉,「莉莉安死了!」刺客突如其來的話讓我感到錯愕,我內心思索著莉莉安怎麼會死的念頭時,正是這個想法讓我一瞬間出現失神,就被刺客的利刃如蛇般竄了上來並造成我左肩受傷。

  「得手了!」刺客在一擊得手後便露出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而威爾夫以及護衛也將其他刺客給斬殺並朝最後那名與我戰鬥的刺客奔去,然而那名刺客彷彿知道自己會被活捉,就率先將利刃劃破自己咽喉死去。

  而我被利刃劃傷後,瞬間就出現頭暈目眩的情況,隨即跪倒於地,「陛下振作!」威爾夫露出慌張神情,並高喊著軍醫,而妮蘭德與我國軍醫也迅速幫我進行救治,但我眼皮卻是越來越沉重就失去意識。

  「陛下失去呼吸了!怎麼辦!

  「刺客的刀上有毒!快解析!並調配解藥!

  「該死!怎麼沒料到……」威爾夫露出憤恨神情,並用手不斷朝地面捶去,而妮蘭德則是不斷施治癒法術試圖壓制毒素並要求封鎖皇帝遇襲的消息,不料皇帝遇襲身亡的消息以驚人的迅速傳遍精靈王森,也大大動搖了帝國軍與精靈族有好的根基,也因為這突如其來的狀況讓雙方關係降至最低點。

---------------------------------------------------------------------------------------------------------------------
神曆1157122 早晨 菲利克斯 懷特溫

  懷特溫此時正在享受著美味的早膳,而營外忽然突然傳來一陣吵雜聲,而聲音實在是過於響亮讓懷特溫臉色沉了下來並放下了手中刀叉停止了進食。而負責服務懷特溫用膳的執事看見懷特溫停下進食後冷汗直流,因為他深知公爵此刻有多麼不悅。

  「報告公爵大人!朗德歸營並成功擊敗無數獸人!」外頭傳來的報告讓懷特溫那即將爆發的情緒得到緩解,隨即向外頭傳令兵喊道:「讓他好好休息!下午軍議時報告!」傳令兵回覆後就去傳達公爵命令而離去。

  「先退下吧!」懷特溫對執事低聲說道,而執事向他行禮後就退出營帳,而懷特溫則是輕輕搖動了桌上的鈴鐺,就有一名黑衣人突然出現在公爵面前。「兩件事情都成功了嗎?」懷特溫輕聲細語對那人詢問,而對方只是微微點頭。而懷特溫則是露出了嘴角微微上揚。

  「下去吧!我要繼續用膳了!」那人向懷特溫行禮後就消失在營內,「付出的代價十分值得!雖然對不起我那死去的哥哥!」懷特溫結束呢喃後再度拿起刀叉開始享用尚未吃完的早膳。

---------------------------------------------------------------------------------------------------------------------
神曆1157122 早晨 帝都以南戰線

  雖然艾拉佛切爾西巧妙運用計策下,不費一兵一卒便接收了利薩卡,然而他在進入城內後並未停下手邊工作,而是繼續與參謀團商討著未來局勢變化,以及推演下一步該如何進行。突然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在切爾西應允後對方隨即入內報告情況。

  「報告!堤特斯大人與文森大人以及隨行人員等在我軍護衛下已經抵達利薩卡!請將軍裁示下一步!

  「盡速安排他們食宿問題!

  「是!」在傳令兵退出去後,一名身披灰袍且袍上滿是漆黑血漬,胸前別了一枚飛鷹家徽的別針,來人正是諾斯拉商會的情報員,由於傷痕累累導致他走到一半,突然重心不穩就跌落於地面,而切爾西立刻吩咐左右護衛將其攙扶並給予水讓他能歇口氣。

  而對方說出的第一個情報讓眾人面色異常難看,切爾西整個人激動到緊握著情報員雙肩並激動喊著:「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而一些年長的參謀聽到也是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內心不願意接受對方所言而坐落於地,口中呢喃道:「陛下怎麼可能……

  由於切爾西過度搖晃本是傷痕累累的情報員,使得他身體狀況因搖晃而導致強烈不適感,先是咳嗽數聲並嘔出不少穢物在切爾西身上,而切爾西才回神並將雙手放下,邊抽出手帕擦拭髒污邊吩咐軍醫給他緩解症狀後,才再度詢問他。

  「怎麼會……」在聽到皇帝遇襲身亡、皇后失蹤以及西北方人獸衝突再度發聲等情報後,眾人面露有難色的看著彼此,都不知道情勢便成如此糟糕,而切爾西絞盡腦汁試圖將這些情報抽絲剝繭並找出真正的幕後黑手,經過無數推論後腦中浮現了那個與先帝同為兄弟的人影。

  「幕後黑手是菲利克斯 懷特溫……」恍然大悟的切爾西十分懊悔,只能緊握著拳頭朝牆壁捶去,力道之大甚至讓手心滲出血絲,而不少參謀聽到這個名字後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還有不少人提了不可能的理由。

  「不可能是他啊!先帝時期懷特溫公爵立下赫赫戰功,而且陛下所推行的政策,最先表態支持的人永遠是他,怎麼可能會犯下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懷特溫公爵這麼忠心耿耿的人不可能是幕後黑手吧……將軍您是在說笑吧……

  「大奸似忠!你們好好想想殺了皇帝、皇后及其腹中胎兒,到底對誰最為有利!誰又能名正言順繼承皇帝之位……而且懷特溫一反常態在對獸族戰爭中消極怠工,直到最後遠征軍戰敗才派人奇襲獸族作為牽制,還有做什麼?難道不是掩飾自己真實意圖嗎?」切爾西所說的話有如醍醐灌頂,不少人迅速想通這三個情報之間的關聯性,不少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房內也因為這個結論過於震撼而產生不小的騷動。

  另外這個消息也驚動站在門外的人,兩人皆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切爾西抬頭望去發現來人正是堤特斯與文森。




---------------------------------------------------------------------------------------------------------------------

  經歷了多次反覆校正跟調整文字後,感覺寫到這裡會比較好,唯一就是字數比較多,還請讀者多見諒,感謝各位支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128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夜梓的臨殃
突然覺得當皇帝皇后有點可憐QAQ
一直被暗殺QAQ
我覺得喵君大大愈改愈好了呢!!

09-01 01:40

喵君
做了大修改09-01 09: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eric5664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八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三十章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n91所有人
大量收購你不要的過期或即期品泡麵 飲料 罐頭 詳情看我的創作或私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