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日月守護者 第一章 3

作者:大醉虎│2019-08-29 14:36:44│贊助:6│人氣:48
第一章 月亮守護者
3
       沉默寧靜的黑暗將夜晚中一切聲響包覆,浪潮與風的囈語被雕刻成寶石,躺在純黑的絲絨中閃耀著,璀璨旖旎。
 
       星空下的浪在高低間呢喃著,夜晚裡的風在草木間竊語著,床與被交疊成溺人的浪與風,把我沉入夢中窒息,讓我掙扎出現實呼吸。
 
       已不知是第幾次在血泊、槍聲與屍體的夢中驚醒,像溺斃的人一樣大口呼吸,像在嚴冬中赤裸而全身顫抖,不論是回憶或是夢境,一切都歷歷在目。
 
       頭好痛…,我昏昏沉沉的睜開眼睛,窗外透著朦朧的微光。我打開手機看了一眼,四點半,手機的亮光刺的我眼睛非常不舒服。
 
       身上還穿著昨天的衣服,昨天迷迷糊糊地倒回床上,一整晚時醒時睡,不斷地被惡夢驚醒。每次只要想起那件事情就會這樣,整晚的噩夢,強迫我一次又一次的體會失去雙親的感覺。
 
      雖然還是很累,但我不想再睡了,反正睡了也只是在做一次噩夢罷了。我從床上爬起,眼睛已經適應了微弱的光線,看的見窗前地面上的投射的微微的亮光。
 
       沖個澡好了,我想,至少可以舒緩我的頭痛,多少能夠提振一下精神吧。襯衫擦過身體發出窸窣聲,褪下褲子時感受到風竄過大腿。我將衣物脫掉,扔到床上,內褲則扔進浴室中的洗衣籃裡。
 
       浴室裡點著柔和的黃白光,所有東西都打上了一層溫和的光澤。右側的浴缸鑲在帶著岩石紋理的黑色瓷磚中,磁磚則是鋪滿了整間浴室,燈光在磁磚表面繪出了明暗交錯。左側是白色大理石的洗手檯,洗手台下方是一個淺色的木頭櫃子,裡頭通常放了很多備用的衛浴用品。
 
       左側牆面上有一面因配合洗手台跟櫃子而特別長的鏡子,鏡面倒映出我的樣貌:大型貓科動物的身形,淺灰色的毛髮覆蓋了我的臉、背部、腿和手臂的外側,上頭布滿黑色的不規則斑點與環形的圖案。剩下的部分都被新雪般純白的毛髮佔據,由下巴延伸到胸腹與內側手臂,接著是大腿內側與尾巴根部。手掌有著深色的肉球,可伸縮白色的爪子藏在肉裡,腳只有四指,無論怎麼走路都不會發出聲音。
 
       我踏進淋浴間,門在我身後緩緩關上,但撞擊的力道還是讓旁邊的玻璃被震得隆隆作響。我扭開水龍頭,熱水自蓮蓬頭傾瀉而下,我感覺到毛皮吸水後變得沉重,熱水滲透毛髮碰觸到了皮膚,稍稍帶走了我頭痛的不適感。
 
       我往右看去,浴室右邊並不是牆壁,而是一整片落地玻璃,淋浴間也包括在內,有整面的玻璃可以看到外頭的風景,不過現在外面只有清晨的微光,隱隱約約照出懸崖的邊緣和遠方樹林與山巒的樣子,而底下的草地像黑色的浪潮,星光下搖搖晃晃的交頭接耳。
 
       水的溫度在玻璃上呼了一層霧氣,又被噴濺的水花洗成透明,窗外的景色融化在一起。
 
       身體大致洗完了,但我沒有關掉蓮蓬頭,只是望著窗外,任水一直流下,任霧氣在浴室中繼續蒸騰,直到窗外的天空被洗成了魚肚白為止。
 
       我走出淋浴間,心不在焉地對空彈了一下手指,吸飽水且正在大量滴水的毛髮瞬間變得乾燥蓬鬆。
 
       頭痛好了許多,幾乎快感覺不到了,應該中午就能完全好了。
 
       房間內溢滿早晨清冷的微光,墨彩被暈開,每一寸空間中鋪滿了漸層,冷藍與淺灰塗抹著空濛的筆觸,衣櫃與書桌,床鋪與地板,一切都被繪上了一層清霜般的紗。
 
       今天是周六,是我到警局值班的日子,每個月一次。昨天的衣服沒有髒,可以再穿一天,我換上衣服,抓了鑰匙錢包和手機便出門了。
 
       戶外飄著薄薄的晨霧,在腳邊排迴。長草沾著露,被水珠的重量壓彎,世界顛倒過來懸掛在葉尖,綠草織成天空蒼穹成了大地。
 
       原想要用魔法前往警局,但考慮到身體的狀況還是算了,我不想因此變得更不舒服,還是認命走過去吧。
 
       清晨的泥土路帶著濕氣,清新的氣息掠過我的鼻尖。前院有一道矮石牆,是我的院子與外頭行人走道的區隔,一直延伸到走道末端,出口處有一扇及腰的小門,雖然有鑰匙,但鎖了也沒有意義,有心要過來的話其實翻過牆就好。
 
       我走下小門前的石階踏上白色的鵝卵石街道,往山坡下的鎮上走去。清晨的住宅區很安靜,路邊有幾隻野貓在梳理自己的毛,仰頭望向天空,天空正慢慢從魚肚白轉為清澈的藍,風拂著無人的街道,晨光被房屋裁成梳齒,梳理著路燈未熄的街巷。
 
       離開了住宅區,鄰海的街道上沒有行人,海面飄著海霧,依稀幾隻海鷗停落在路旁的欄杆與路燈上。
 
       又走了一小段路,總算走到了警局,裏頭的燈亮著,前一晚值班的人還沒離開。
 
       警局的外觀說實話並不是特別突出,看起來像是大了一點的民房,只不過是多了一面警察局的小招牌,還有大門是玻璃自動門罷了。
 
       我靠近時,玻璃門無聲的往兩邊滑開,室內的冷氣迎面吹來,太陽正在升起,室外的溫度明顯比室內高。
 
       「今天來的很早嘛。」在我踏進警局時,一個聲音響起。
 
       我往聲音的來源看去,一個穿著警服,身形高瘦,手端著咖啡杯,有著金色長髮的女子正朝我走來。
 
       「整晚都在思春?」她問,藏在咖啡杯後的唇彎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長方形無框眼鏡後的翡翠色眼睛也微微瞇了起來。她的名字叫潔菈,我在警局的同事之一。
 
       「並沒有。」我走到靠窗邊的沙發區坐下,隨手從一旁的櫃子裡抽了本書。「我已經到了,妳可以先回去了。」
 
       「我也很想,但是不行。」她喝了口咖啡,咖啡的熱氣讓她的鏡片霧了又晴。「當監察就是這麼麻煩。」
 
       監察,顧名思義就是負責監督的人,至於監督的對象呢,就是我。
 
       我是死刑官,接到任務後找到目標,將其就地正法,這就是我的工作。也不是隨隨便便的罪犯就會需要出動死刑官,必須是有能力造成大量國家警力損失的罪犯,已被判處死刑,並且未被關押,可能是運送囚犯途中跑出來的,或是無法被抓捕的。
 
       每位死刑官都會被分配到監察,因為死刑官適用的法律條文不一樣,比普通人,死刑官犯罪的刑責很輕,並且被判處死刑的條件非常嚴苛。原因是死刑官各個都是國家培育的菁英,必須確保隨時可以出動為國家效命。
 
      而監察呢,主要就是負責監督死刑官,並在其有嚴重的犯罪行為時第一時間對其羈押處理,每個月都必須呈交一份報告書,報告死刑官的近況。因為對手是死刑官,所以監察也同樣是受過嚴格訓練的菁英,不過身分是特警就是了。
 
       我分配到的監察有三位,潔菈是其中之一。死刑官雖然不是警察,但會被分配在離住處最近的警察機構,監察也一樣。名義上都是警察局的人,但我平日不會來工作,來值班只是為了讓三位監察每月至少有看到我或跟我通訊過一次,讓他們能虛應一應故事。也因為我周末根本沒有什麼事情,所以才選擇來這半天的值班。而監察則是作為警局裡的警察在警局工作,所以算是正式的工作人員,但特警身分不變,薪水待遇也不變。
 
       當上死刑官的這十二年來,我其實也只接到了三次任務,最後一次是在大約兩年前。潔菈常常在抱怨我的工作非常好賺,因為我跟普通警察一樣是月薪制,但我的薪水是潔菈他們的好幾倍,她很常拿這個來嘮叨。
 
       我坐在沙發上,因為我在警局沒有座位。看著已經讀到滾瓜爛熟的書,文字滑過眼前,漂過了腦海,沒留下半點痕跡。
 
       一段時間後,戶外傳來引擎聲,越來越響,直到警局門前已經是震耳欲聾的程度,可以感受到排氣管有節奏的低吼震動著空氣。
 
       「終於來了。」我看到潔菈從更衣間裡走出來,制服基本上都放在裡面,大部分警員來到警局後才在那裏更衣,不過也有直接穿制服來的就是了。
 
       「妳動作未免太快了吧?」我看著已經換好便服的潔菈問,她穿著一件淡黃色的短袖上衣搭配一件白色的牛仔短褲,上衣的圖案是一隻畫得很醜的虎斑貓。
 
       「趕著回家睡美容覺啊。」她邊伸懶腰邊回答,走回座位收拾包包。
 
       「你在怎麼睡也只不過那樣而已,有意義嗎?」算是回應思春那句話,我微微測頭,閃開了她扔過來的一隻玩偶,那隻狗娃娃原本是擺在她桌上的。
 
       潔菈離開沒過多久,一個藍綠色的龐然大物走進警局,看到我便朝我坐的沙發衝來。
 
       奧古肌肉結實的手臂一把攬住我的脖子,把我壓在他身上,另一隻手握成拳,抵在我的頭上使勁地磨。
 
       「好傢伙,你昨天竟敢放我鴿子!!!」他吼道,語氣像在發怒又夾雜著笑。我昨天晚上睡著了,並沒有去赴奧古的約。
 
       「抱歉啊,昨晚我睡著了。」我也只好老實道歉,畢竟是我的錯,話有點說不清楚,因為奧古手臂鼓起的肌肉壓住了我半邊的嘴巴。聽到我的聲音,奧古停下了磨的動作。
 
       「白,你還好嗎?」他皺著眉頭問,「你看起來很沒精神。」他說到。
 
       「沒事啦,」我挪了一下頭的位置,讓自己能好好說話。「沒睡好而已。」我輕描淡寫道。
 
       「又做惡夢了?」一針見血的,奧古馬上就猜到了。我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嗯……」奧古的鼻子輕輕噴出氣音,眼神微微失焦,像在思考,他的眼睛是清澈的湖水綠。我知道他接下來一定會詢問我更多,所以趕忙叫住他。
 
       「我等等再告訴你,午飯的時候。」我現在比較想安靜地從事睡覺以外的休息活動。
 
       「喔…好吧。」他說道,但沒有鬆開手臂的意思。
 
       「呃…那可以放開我了嗎?」我問道,因為我現在是整個人躺在奧古身上,脖子被他用手臂扣住,可以感受到他的身體隨著呼吸而起伏。
 
       「喔,好…」他回過神似的說,鬆開了手臂,我撐著他的身體讓自己重新坐正,頭痛有點加劇,我有點不舒服的輕撥了一下頭上的毛。「抱歉…」他說著,他知道我做惡夢時會頭痛。
 
       「我沒事啦,」我撿起因剛剛打鬧而掉到地上的書,「你趕快去換制服吧。」我看著他身上的衣服說。
 
       「喔,對耶。」他說完就跑進更衣間了。
 
       我正整理被折道的書頁時,奧古換好衣服走了出來。藏青色的警服穿在奧古身上顯得有點小,胸前的扣子非常緊繃,被他寬闊的胸拉扯出了幾條皺褶,扣子與扣子間的布料微微拱起,露出了縫隙。而袖子則是看起來沒有任何多餘的空隙,完全貼在奧古的手臂上。
 
       除了很壯之外,奧古的外表也很特別,接近三公尺的身高,近似龍族的外貌,只是沒有翅膀,覆蓋體表的也不是鱗片而是湖水綠色的皮膚,嘴里整齊的長著肉食動物整齊犬齒,頭上有兩對角,第一對像鬥牛般往前彎,第二對在第一對之上,像瞪羚一樣往後延伸。第二對角中間有長長的白色頭髮,卻不讓人覺得遮掩或陰沉,白毛被往後梳到了一起,微微的亂翹,自額頭一直延伸,穿過背部到了尾巴,末端像毛筆一樣匯聚成一搓。
 
       「你那件制服是不是有點太小了?」我看著奧古胸前緊繃的扣子問。
 
       「我也這麼覺得」他懊惱地說,「但我的衣服要重新找很麻煩耶。」
 
      「誰叫你長那麼大隻。」我笑道,在沙發上調整到舒適的位置。
 
       「真羨慕你不用穿制服。」他做到了他的辦公椅上,伸了個懶腰,接著從背包裡抽出一台筆電,打開後馬上開始玩遊戲。「我今天一定要把這關破完。」他的手在鍵盤上輕快地敲打著。
 
       「那你加油。」我說完後,便低頭繼續閱讀手上的書。
 
       說是閱讀,那些文字組合成我認識的字詞,卻沒在我的腦海中留下半點印象,像湖面的渡舟,輕輕滑過,不留痕跡。
 
       最後我連書都看不到了,失焦的雙眼只是空視前方,並不特定看著甚麼。
 
       文字的線條扭曲成一條走廊以及一個矮小駝背的身影,身影長著斑斑白髮,極短的白髮沒有飄動的餘地,只是隨著身影的步伐微微晃動。走廊並不明亮,兩旁昏黃的燈光只是能照清路的程度而已,我跟著矮小的身影走,踩在地毯上,我們都沒發出腳步聲。
 
       身影在一道由兩片橡木門板的房間前停下,身影輕輕推開厚重的門板,用手示意我進去。
 
       房間裡,有一張實木辦公桌,晶亮的桌面微微反射出房間的亮光,跟走廊一樣昏暗的橙黃光芒。
 
       房間的四面牆壁都是書櫃,密密實實的塞滿了書,書櫃往天花板延伸,我抬頭往上看,沒有天花板,只有無盡的黑暗要壓下來似的凝固在那,被房內的燈光頂住。
 
       辦公桌對面是一張銀色的椅子,椅背向上延伸成一顆燦爛的銀樹,結著銀色的蘋果,開著銀色的花,繁茂著銀色的枝葉。枝葉上停棲了許多的鳥,都有著日出般黃色寶石的眼睛,身體是由銀製成的框架,繽紛的搪瓷像羽毛,填滿了銀色的空格,藍的、紅的、綠的,歪頭、跳躍、振翅飛到另一根樹枝,沒有半點聲響,就像一切被調成了靜音,只留下了畫面。椅背、扶手、椅腳上都纏滿了銀色的蛇,那些蛇身體反光的地方折射出寶石般奇異的光芒,它們似乎只是雕刻,它們仰頭看著銀樹,但沒有任何動靜,綠寶石的眼睛卻像在盯著剛進門的兩人看。
 
       矮小的身影走到辦公桌後面坐了下來,身影是一位老婆婆,她示意我坐到銀椅上。
  
       我坐到銀椅上,不自然的冰冷透過皮膚滲透到我的體內。在我坐上椅子的同時,銀蛇全活了過來,爬上了我的身體,輕輕的纏住我,稍微用力就能掙脫的樣子。手臂能感覺到它們鱗片的粗糙,眼睛餘光可以看見有一隻銀蛇在我的臉旁邊嘶嘶吐信,綠寶石的眼睛中有條黑色縫隙的瞳孔,正盯著我看。
 
       「你甚麼都不用想,放鬆坐著就好。讓它們說你的出故事吧。」老婆婆語氣溫柔的說著,像在安撫,也像在悲傷。
 
       我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
 
       高處的書架上飛下來了一本書,我在它翻開時注意到它是空白的,書本就著麼停在半空中,靛色的書皮對著我。桌面上飛起了一隻羽毛筆,筆尖輕輕地點在書頁上。
 
       樹上有一隻綠色搪瓷的鳥開始鳴唱,接著是紅色,再來是藍色,鳥兒開始鳴唱時,羽毛筆就開始唰唰的在靛色的書上疾筆著。那些蛇則是在我的手,身上輕輕的滑行、蜿蜒,提醒我不要亂動一般。它們身體彎曲的地方,燈光讓蛇鱗上的銀變成了祖母綠,回到暗處時又變回了銀。
 
       不知過了多久,一隻鳥終於唱出了最後一個顫音,銀蛇離開了我的體,纏繞回它們原本的位置,而羽毛筆停了,藍色的書輕輕闔上,我注意到那位老婆婆偷偷的用衣袖按了按眼角。
 
     「結束了,孩子。你可以起來了。」她聲音沙啞地說。我站起身,不經意的
看了一眼銀樹,樹幹和樹枝變成了金色,葉子變成綠色的琉璃,開著珍珠光澤的花,結著紅色寶石的果,晶瑩剔透,成熟了一樣。
 
       結束後,兩名身穿獄警制服的男子走了進來,將我帶到另一個房間,一個空白的房間,只有椅子,其他什麼都沒有。沉寂像積雪,堆積在這純白的房間裡。
 
       重重的腳步聲踏出了風,吹散了沉寂的積雪。純白房間的門被極大的力量推開,重重的打在了牆上,聲音大到讓房內充滿了回音,滿室是門與牆剛剛發出的哀鳴。
 
       那是一個高大的身影,筆挺的黑色軍服,橘黑相間的毛皮,我一時認不出那是誰,他的身後跟了兩名慌張的獄警。
 
       「先生,這裡是不能…」一名獄警慌張地說,但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吼到,低沉的聲音迴盪在房間內,嚇得兩名獄警不敢說話。
 
       「葉昭然,麻煩你冷靜一點。」那位老婆婆急急地走進房間,對虎獸人說道。老婆婆大略解釋了狀況。
 
       葉昭然?昭然叔叔?那個常常來家裡作客,陪我聊天玩耍的昭然叔叔?那個跟爸媽感情很好的昭然叔叔?他為甚麼會在這裡?
 
       「冷靜?!你有什麼毛病,費塔!發生了這種事…霜朔…還有維爾莉特…他們…你這叫我要怎麼冷靜?!」葉昭然對著那位叫做費塔的老婆婆吼道,聲音之大,整座房間似乎在微微晃動,我看見他頭上的青筋在瘋狂的跳動。
 
       「這件事我也非常難過,我也認識他們,」費塔越說越激動,接著她強迫自己停下來,顫抖的深呼吸了幾下,「但我們有更重要的是必須做。」最後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更重要的事?這裡是監獄!你們的腦子到底他媽的有什麼問題,把這孩子帶來這裡!?」葉昭然吼道。
 
       「要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必須用到這裡的銀之椅。」費塔說道。「你不知道我費了多大的工夫才沒讓他們把這孩子帶走。」他們?是當時案發現場的警察嗎?
 
       「那些人看到屍體就急著把他帶走,天知道他們會怎麼處理這個孩子!」費塔說。「等等,葉昭然,你要做…」
 
       費塔還沒說完,一雙結實的臂膀將我抱起,我整個人陷入了溫暖之中。昭然叔叔抱著我往門口的方向走去,我只看的見他脖子上的毛髮,還有黑色軍服的肩膀。
 
       「你要帶他去哪?」
 
       「帶他回家。」昭然叔叔已經變回平時沉穩的語氣,他靜靜地說。
 
       「那棟房子已經被封鎖了!」
 
       「那就回去我那裡,」他說著,手臂跟著收緊,把我緊緊的抱在懷裡,「他今晚經歷的夠多了。他必須休息。」
 
       「他不能離開,他必須等待他處分的指示下來。」費塔說道。
 
       「處分?什麼處分?他什麼都沒有做錯!哪來的處分?」低沉的聲音,掩蓋不住冰冷的怒火。
 
       「葉昭然,那孩子殺了人。」
 
       「那不是他的錯。」
 
       「我當然知道,但我將案情呈遞上去時,他們說縱使是防衛,殺人也是犯法的。」費塔急急地說。
 
      「犯他娘的法!」昭然叔叔從齒縫中迸出一句,字句像是被他的滿口利齒撕扯過一樣,血肉模糊。「保護自己難道錯了嗎?」
 
       費塔沒有說話。
 
       「總之,我要把他帶走,叫他們有任何問題直接來找我。」昭然叔叔冷冷地丟下一句話,便繼續邁開了步伐。
 
       我被抱著,像在浪中一樣的搖晃著,在溫暖的波浪中起伏,能聽見昭然叔叔的呼吸和心跳聲。我將臉埋進溫暖的毛皮之中,希望就這麼睡著,永遠不醒。
 
       溫暖漸漸消失,搖晃卻越來越劇烈。
 
       「…」
 
       有個微小的聲音,在遠處遙遠的響著。
 
       「白…」
 
       有個聲音在叫著我的名字,越來越大聲,搖晃還是沒有停止。
 
       「白,醒醒…」
 
        是誰?我睡著了嗎?剛剛那是夢?還是我現在正在作夢?
 
        「白!」
 
         我猛然睜開眼睛,明亮的光芒很是刺眼,刺得我視線模糊。
 
        「怎麼…」我迷迷糊糊地說,奧古的臉漸漸地清晰。
 
       「你還好吧?」奧古擔憂地問,湖水綠的眼睛直盯著我看。
 
      「我沒事…怎麼了嗎?」我問道。
 
      「因為你一直叫不醒,已經中午囉,下班了。」奧古指了指牆上的鐘,短針指著十二,長針已經往右移了一個數字。
 
      「你是不是還不太舒服?原本想找你去吃飯,但…」
 
      「我沒事,只是睡著了而已,」我趕忙說,「走吧,不是要去吃飯嗎?」我說。
 
      「那等我去換個衣服。」奧古說著,往更衣間走去。
 
       我起身往警局外走去,外頭早已盈滿正午的暑氣。又是這種夢。頭痛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全身無力的感覺。
 
       我抬頭看著遠方的海平面,海風吹著海面,天上有薄薄的雲彩。真希望這一切趕快結束,我默默地想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115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峇亞猊
怎麼好像......訂閱通知沒跳出來XD

08-29 14: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p09786471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月守護者 第一章 2... 後一篇:開箱新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npkpk5206大家
洛克人11攻略發佈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