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認真的惡搞】夢星宮 黃金十二宮篇(3)

作者:婚後幽影│planetarian ~星之夢~│2009-10-25 17:16:13│贊助:0│人氣:1029
月夜狩獵者(ARTEMIS)外傳3~夢星宮 黃金十二宮篇(3)

【時鐘塔】

就在亞衣在館長廳二樓,透過分館調查這座博物館的背景資料時,麻衣就跑去MA佐迪亞克造型的時鐘塔上,想近距離觀察那個十二宮火炬時鐘,看看上面到底暗藏了什麼玄機,可是左看右看都看不出所以然。

唯一的收穫,只有發現蛇夫座那個符號並不是在鐘面上有一格,而是在射手和天蠍之間的分隔往上突起後,再加裝上一個畫有蛇夫座符號的盤子。感覺有點心煩的麻衣決定先離開這裡,先在這附近走一走,散散心再說。

【天象館】

就在她走過大鐘塔,來到天象館前方的空地時,聽到了一陣熟悉的聲音。

『…歡迎大家光臨天象館。』

『這裡有著無論何時都絕不會消失的,美麗的無窮光輝。』

『滿天的星星們正在等待著大家的到來。』

聽她流暢又準確的重複了幾遍相同的台詞後,麻衣忍不住問道:「妳在做什麼啊?現在不是還暫停營業嗎?」

「喔,這是發聲練習。為了能在任何時候迎接來訪的客人,我必須保持完美的接待狀態。」夢美說完後,露出柔和的微笑。

愣了一下之後,麻衣疑惑的問道:「可是…好像跟之前聽到的不一樣。」

「剛剛練習的是站在天象館門口的版本。您之前聽過的,是站在白羊宮門口的版本。」夢美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解釋完後,又補充了一句:「還是客人您想聽我練習白羊宮門口版本的那一組呢?」

「免了免了…」麻衣苦笑著拒絕了這個提議。

這時,夢美突然很難得的安靜了下來,只見她歪著腦袋,好像在思索什麼似的。大約10秒鐘過後,她才開口說道:「剛剛雅典娜小姐跟我的無線聯繫中斷了,從服務中心獲取相關資料後,得到的回應是,使用實體連線進行軟硬體檢查。」

麻衣好奇的問道:「…雅典娜小姐?無線聯繫?是說這裡還有妳的同…同伴嗎?」

「對啊,她是帶領大家進入星空世界的搭檔喔。」夢美笑容滿面的回答完後,往天象館樓上走去。出於還沒去過那裡的好奇心,麻衣也跟了過去。

走到頂層推開門後,麻衣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架高大的綠色MS。只見它左手腕裝著一枚圓盾,右手腕裝了一挺2連裝光束槍,背上的裝甲成放射狀排列著共計八枚管狀物體,頭上還有一根直挺挺的天線,看上去和之前在十二宮裡看到的機體,完全屬於不一樣的風格。

「雅典娜小姐啊,其實就是這台以木星船團製造的重型MS帕拉斯‧雅典娜(直譯:雅典娜宮殿)的造型製作的星象投影儀。」夢美簡單解說了一句後,隨即走到那台綠色MS旁邊,從底座的部分抽出一條粗大的電線,插在她左耳的接收器上。

隨著夢美的動作,綠色MS頭上的獨眼頓時紅光一閃,肩部的圓孔也隨之發出粉紅色的微光。

「學習型電腦正在和狀態監控系統連線中,請稍候…」在嗡嗡的輕響中,夢美一邊說一邊很自然的,站在綠色MS的右手掌上:「全周天投影機能測試…」

「…哇!」

隨著這句話,半圓形屋頂和地面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猶如自己以及那一圈圈排列成同心圓的椅子,正漂浮在宇宙中一般,從頭上到腳下都是點點的銀光。

「這座天象廳是參照Z鋼彈的全周天駕駛艙技術製作的,號稱坐在這裡看星星,就像坐在鋼彈裡面看星星一樣喔。」只見夢美站在舉起來的綠色大手上,又長又粗的電線連接著她的左耳和這台重型MS造型的星象投影儀,看上去倒有幾分像是機器人手中的線控洋娃娃一般。

「原來坐在鋼彈裡面看到的宇宙,是這個樣子…」以前從不曾開過鋼彈的麻衣,發出了由衷的感嘆:「怪不得有人會寫下『飛越無盡的宇宙』這首歌…」

「由於鋼彈搭載的學習型電腦,在『一年戰爭』裡優異的表現,因此軍方開始大力發展這種擁有自動學習功能的電腦。像我這樣的機器人,就是隨著學習型電腦的進步而誕生的。」站在『雅典娜小姐』手上的夢美歪著頭說道:「我身上搭載的,也是這種學習型電腦的民用實驗型,還有試作型精神感應框架,所以其實我也是鋼彈喔~」

所謂的精神感應框架,是一種可以把駕駛員的腦電波直接傳輸給機體的微型機械,也是用來製作感應砲搭載型MS的材料。在MS的骨架上裝了這種東西以後,再讓新人類來駕駛的話,就能幾乎把MS當做自己的身體一般操縱。

除此之外,精神感應框架還能夠利用增幅腦電波,令機體發揮出驚人的出力。過去就曾經有一位家喻戶曉的新人類駕駛員,靠著精神感應框架的增幅,用MS硬生生推開了朝地球墜落的巨大資源衛星!

「……」

看到夢美說明完什麼是精神感應框架後,連帶說起自己同類(?)的豐功偉業時,那副神采飛揚的模樣,麻衣頓時無言以對。

就算對方是機器人,可是她也沒辦法把眼前那位露出天真笑容的嬌小少女,跟那些水壺臉、天線頭、三色機身的玩意當作是同類…

這時,從門口那裡傳來一聲很突兀的聲音:「這麼說的話,妳就是禮儀用鋼彈囉~」

麻衣循聲一看後,不由自主的喊出聲來:「宮司長,妳怎麼也來了?難道閉關結束了嗎?」

※      ※      ※      ※

【時鐘塔‧頂層】

『經過了若干年月,大地的面貌也已面目全非。只要這個星球的生命延續著,天空就只能亙古不變的填滿相同的色彩吧,宛若是永遠一般…』

離開天象館後,來到大鐘塔頂樓的幽影,從窗戶向外看著在夕陽下,被映照的一片鮮紅的大地,說著令人不解的詞句。

『如果曾經從地面上給釋放出來,或許能以其結束為目標,就像永遠並不存在一般。來吧,我們的旅行開始了…』

有聽沒有懂的麻衣不禁問道:「宮司長,這是什麼呢?」

「詩。」幽影遙望著窗外說道:「詩是《青空》的詩,而字句當中卻隱含了《永遠》的意味。日後大魔王說的,《青空》之中也有『永遠世界』的存在,也許就是這個意思。」

「呃…」麻衣還是不太能理解,幽影為何突然要唸那首詩。

※      ※      ※      ※

夜深人靜,館長廳二樓。

又一次等夢美進入睡眠模式後,亞衣、麻衣和今天趕來的幽影準備開始第三次挑戰十二宮,找出這次怪異事件的真相。

在臨走前,幽影若有所思的看著睡眠模式下的夢美,喃喃的說道:「精神感應框架啊…」

【白羊宮】

眾人坐白色木馬造型小飛船到白羊宮後,由於亞衣她們知道,在獅子宮以前暫時不會遇到什麼狀況,於是幽影就說起了她竭盡心力所破譯的《赤月》與《永遠》來:

「在『鍵』這個體系之中,《赤月》不但是真正意義上的原點,更可說是負面力量的集合體。」幽影一邊翻著亞衣和麻衣這兩天來紀錄的事項,一邊說道:「拿庫洛卡來比喻的話,如果《永遠》以後的作品是一開始散落各地的庫洛卡,而《赤月》就相當於那張『被封印的卡片』,有人還稱呼她為『全世界的負面』。」

「被封印的卡片,那不就是…『無』嗎?」對那略有涉獵的亞衣不禁愕然。就在這時,三人走出了白羊宮。

「對,『無』。」看了一眼爆散消失的藍火後,幽影繼續說道:「因為是『無』,所以能夠填充『意義』,獲得了『意義』之後,『無』將會化身為…『希望』。」

【金牛宮】

「希望…話說回來,我們還沒有見過,『無』化身為『希望』後,是什麼樣的能力。」頓了一會兒之後,在眾人走入金牛宮時,麻衣提出了疑問:「…『無』的狀態下,能力是將物質與能量湮滅,以及強制奪走其他庫洛卡。而『希望』的狀態下,究竟是什麼能力啊…」

幽影想了想之後,回答道:「嗯,如果那也共通的話,或許庫洛卡『希望』的能力,就類似《華音》之中的那個『麥田』吧。」

「…麥田?麥田怪圈?」麻衣有聽沒有懂,心裡實在想不透,『希望』跟麥田到底有啥關係。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之際,金牛宮另一端的出入口到了。

【雙子宮】

迅速走完金牛宮和雙子宮之間的那段小徑後,幽影一邊踏入金牛宮,一邊說道:「在《赤月》的破譯之中,在下就見證了『無』填充『意義』的過程,見識到了『鍵』系被隱藏的另一面。」

「那宮司長妳見證完那些之後,有什麼感覺呢?」亞衣問道:「完成了這麼大的工程,會不會很滿足,很有成就感呢?」

「成就感啊…多少吧。」幽影搖搖頭:「不過心裡最深的感觸,還是在鬆了口氣之餘,心裡又開始空虛起來了。」

「…空虛?為什麼會空虛呢?」亞衣不解的重複了這個字眼的同時,眾人踏出了雙子宮。

【巨蟹宮】

「唉…這股空虛感,就是《赤月》之中再再提到的人性蒼白啊。」走完小徑進入巨蟹宮後,幽影見到兩人似懂非懂的樣子,又淡淡的說道:「我們對世界缺乏意義,相對的我們能給世界某種內容。我們時常感到自己不存在,相對的我們可以透過羈絆證明自己的存在…《赤月》與《永遠》的意旨,就是如此。」

「可是…我們人類不是萬物之靈嗎?為什麼會對世界缺乏意義呢?」麻衣遲疑了一下後,提出了疑問。

「呵…萬物之靈?對於大道來說,就算是諸天星斗的生滅,也不過是白駒過隙的一瞬而已,更別說是芸芸眾生了。」幽影發出了一聲不以為然的輕笑:「世界才不會理會人類為何而生、為何而死,而人類硬要把自己的地位提升到和世界相比,那根本就是不自量力的想法。」

說完後,幽影快步走出巨蟹宮。亞衣和麻衣見狀,連忙追了過去。

【獅子宮】

走入獅子宮時,之前吃過苦頭的亞衣,連忙出聲示警:「小心,上次我就是在這裡,被那個奇怪的招式打倒的!」

只是幽影似乎不以為意的樣子,在黯淡的燈光中,走到擺出古怪架式的三台改造型里歐前:「哈,紅色有角的里歐耶,不知道這樣改造,會不會變成托爾吉斯的出力~」

看她那樣,麻衣不禁吐槽道:「宮司長,妳是來郊遊的嗎…?」

「不,在下是來參觀博物館的。」幽影故作正經八百的回了這麼一句。

這回很奇怪的,在獅子宮裡沒遇到什麼狀況就出去了。而且走出獅子宮之後,照樣還是看到相應的那朵藍火消失。

亞衣在心裡猜想:(該不會那個怪招,是自爆型的大絕吧…)

【處女宮】

用兩條腿走過了大半的十二宮後,總算走到了處女宮。一踏入處女宮,三人只覺得身體一輕,走起路來輕飄飄的。四周的影像也變成了坑坑洞洞的灰白色地面,以及滿空星斗的漆黑天空,搭配上身體那種輕飄飄的感覺,要不是還能呼吸的話,眾人還真有點像是自己被傳送到月球表面一般的感覺。

就在這時,三架縮水版比爾哥Ⅱ排成攻擊陣型,從遠處飛了過來。亞衣見狀,二話不說的射出了醞釀已久的『星光亂射』,箭雨般的光之箭矢,迅速飛向了比爾哥Ⅱ!單論威勢的話,這種攻擊已經不遜色於機槍掃射了。

然而幾個圓盤狀物體架起的防護網,擋下了亞衣的箭雨。這一輪的搶攻,除了讓對方報廢掉兩、三個圓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建功。接著三人連忙散開,躲避對方的大型光束加農砲反擊。對付這種頂級量產機,如果沒有大功率光束兵器或是大質量實彈兵器以力破巧的話,那就只能跟這些實力幾乎達到鋼彈等級的頂級量產機,打零距離近身戰了!

可是要破壞比爾哥Ⅱ的攻擊陣型,可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因為中間的機體負責發射大型光束加農砲,兩旁的則用光束來福槍或光束軍刀防止敵方接近。中間那台發射完,立刻和左右兩台其中之一換位,維持大型光束加農砲的火力打擊!就是這種戰法,再加上抵擋射擊武器的防禦圓盤,讓這量產機變得難纏無比。

察覺到目標分散後,三台比爾哥Ⅱ並沒有分頭追擊,而是繼續保持距離與陣型,追向了幽影。

「嗯…?」幽影往旁邊一跳,閃開了一道光束:「那麼,就請各位品評一下…來自《赤月》之中的虛無吧…」

只見遠遠望去,一個金色長髮的女性身影,在幽影身邊一閃而過。緊接著,一顆狀若巨大水晶球的『物體』,唐突的出現在幽影往前平伸的手掌前方後,一眨眼穿過了比爾哥Ⅱ的陣型!

只見組成陣型的三台機體中央,出現了一個突兀的像是用小刀在一幅畫上挖掉一塊,露出後面畫框一般的大洞,而那個『洞』的邊緣,赫然是左右兩台比爾哥Ⅱ各只剩下一小半的軀體,和中間那台比爾哥Ⅱ僅存的一顆頭…

這副奇怪的景象只維持了一轉眼,停滯在空中的殘骸就乒乒乓乓的掉了下來,隨即化作一團團藍火消失無蹤…

「庫洛卡『無』…魔力與破壞力遠遠凌駕在『光』與『暗』之上的她,要是在『無』的狀態被收服的話,用起來應該就像這樣吧…萬物湮滅。」

回到原來的處女宮後,幽影淡然的自言自語道:「這也怪不得她的創造者要封印她了,只要有足夠的魔力與時間,理論上就算要湮滅掉整個星球也不是問題啊…」

「宮、宮司長…」

感受到幽影身上傳來的感覺,亞衣與麻衣心中不由自主的一凜。那是一種…好像她根本不存在,可是又像是會把一切都抹消掉一般的…虛無感。更猶如被蟒蛇盯上的青蛙一般,那種面對天敵時的恐懼與不可超越的感覺交織在一起的感受…

輕輕閉上眼睛一會兒後,幽影身上那異樣的虛無感漸漸消退,接著才開口說道:「抱歉,嚇到妳們了。《赤月》…不愧是『鍵』系之中,最黑暗最異類的一系…」

離開處女宮後,在前往天秤宮的路上,亞衣開口問道:「宮司長,剛才那是什麼能力,實在太…」

「剛剛那一招,應該算是念動力的一種進階用法吧。」幽影倒是挺有問必答的。

「念動力?」麻衣有些無法置信:「念動力不就是那種用精神力移動東西的能力嗎?可是剛剛那樣是直接湮滅耶,念動力又不是什麼很強的能力,真的能做到這一點嗎?」

「呵…別把念動力想的那麼簡單喔。」幽影輕笑了一聲:「我們眼中所見的物質,其實是由一顆顆肉眼『不可視』的細微原子所構成的,一旦能夠入微的控制那些原子的運動,就可以讓那樣東西當場崩解。也許《赤月》之力會被稱作『不可視之力』,這也是個原因吧。」

「什麼是『入微』?」麻衣問道。

「嗯…打個比方好了,空氣無色無味,妳看不到它,但它依然是存在的。星球會自轉與公轉,妳感覺不到,但它依然不停在運動著。」幽影解釋道:「如果妳們能看到空氣的粒子、顏色,感受到星球運轉的聲響、生命延續的鼓動,那麼妳們就領悟到『入微』了。」

「也就是說,看似不怎麼樣的念動力,要是練到入微的境界,就可以做到心念一動,萬物憑空消散?這也太誇張了吧…」亞衣不禁為之愕然,同時眾人也走入了天秤宮。

【天秤宮】

「不過這也不完全是無敵的…」幽影一邊打量天秤宮內部,一邊說道:「造成湮滅的是根源自心靈的力量,所以只要用心靈的力量形成壁壘,並且強到可以屏蔽外力對自體結構的影響,這樣就能抵擋了。」

「用心靈的力量形成壁壘…心靈…壁壘…呃!心之壁?那不就是…」仔細推敲了那句話後,亞衣不禁驚叫出聲:「…AT力場!?」

「…別大驚小怪。不管是念動力、不可視之力還是AT力場,雖然名稱與型態不盡相同,但這些力量的根源都是一致的。」幽影逕自往另一邊的出入口走去:「而《赤月》就用『力量即意志,意志即力量』來詮釋這一點…」

雖然在天秤宮沒遇到什麼狀況,就輕鬆走出來了,可是眾人卻沒有看到相應的藍火熄滅。討論了一下之後,大家決定繼續往前走看看,可是走著走著,出現在前方的居然還是…天秤宮!?

亞衣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天秤宮:「有陣法或是結界嗎?可是剛剛走的時候,根本沒有感受到什麼不對勁啊?」

「也許要破掉天秤宮,或是把一個人留在天秤宮才能繼續走吧。」又一次進入天秤宮時,麻衣想起之前從金牛宮旁邊繞過去,卻怎麼也到不了雙子宮的詭異狀況。

「咦?這台遊戲機怎麼沒關…」之前曾經跑來這裡打過『東方夢星宮』的亞衣,眼尖的注意到了這一點:「呃…展示影片怎麼變成在打天秤座的宇宙戰艦利普拉了?」

「該不會…要打的是這一關的彈幕…?」幽影也有點發愣,雖說以前曾經迷過彈幕遊戲,可是對她這個不常玩遊戲的傢伙來說,要她拆了天秤宮容易,至於要她面對這玩意的話…那就別提了。

「宮司長,要不要讓姊姊試試看。」麻衣慫恿道:「姊打射擊遊戲很厲害的喔。」

「那…我贊助代幣吧。」幽影掏出錢包,去另一頭換代幣:「只不過我這次出來,沒帶多少錢…」

「好!那我就來跟她拼了!」亞衣抓起了搖桿:「反正有人贊助,又可以接關,那就用代幣壓死利普拉吧!嗯…比較麻煩的是比爾哥系列會擋子彈,只能用御幣推那顆黑白兩色的球去打,可是被那顆球敲到的話,自機也會爆掉…」

「姊…馬上就進入瘋電玩模式了…」麻衣感嘆了一聲。

「麻衣,幫我去買咖啡…十罐!」亞衣一邊緊盯著螢幕,對付從上方飛出來的一隊隊比爾哥Ⅱ,一邊大聲喊道:「然後妳們先走吧,我打完之後就會立刻跟上去的!」

把亞衣留在天秤宮努力攻略『東方夢星宮』後,繼續前進的麻衣與幽影順利來到了天蠍宮門口。

【天蠍宮】

「只要宮司長像剛剛那樣,再把剩下那幾隻MS解決掉,這次的怪異事件就解決了~」麻衣一邊走進天蠍宮,一邊輕鬆的說道。

「真的這樣就可以了嗎…」幽影淡淡的說道。

「…嗯?」麻衣停下了腳步:「宮司長,妳為什麼要這麼說呢?」

「呵…為什麼?那麼…妳又是為什麼,覺得走完十二宮,事件就結束了呢?」幽影反問了一句:「有任何人對妳說,十二宮走完就萬事OK了嗎?」

「呃…」麻衣不知該怎麼回答才好。

「沒有吧…對不對。」幽影幫她回答了:「目前為止的這些,讓妳們的想法,不知不覺的被引導到那點去了。只是…順著幕後者的引導前進,真的就能夠找到真相嗎?」

「這…可是…除了照順序一宮一宮走,還有別的辦法嗎?」隨著幽影越說,麻衣心中越是迷惘。難道自己這幾天來的努力,都只是某個幕後者算計下的結果嗎?

然而就在她迷惘的時候,四周的景物已不再是天蠍宮內,而是一個上下左右點綴著滿空星斗,四周漂浮著一顆顆隕石,狀似宇宙空間的地方,而兩人就輕飄飄的站在一塊盤子狀的大隕石上頭。不過雖然看起來很像宇宙空間的碎石帶,但從兩人可以呼吸,而且還有不知道剩幾分之一的些微重力來看,這裡應該還不是真正的外太空吧。

藉著來處不明的微光看看四週的景象後,麻衣撿起地上的一塊小石子,用力往漂浮在附近的一顆小隕石丟去。叩的一聲,那顆小隕石晃了晃…

看著那顆飄移開來的小隕石,麻衣不禁失聲:「該不會這些石頭都是真的吧…」

「別大意。」幽影信手一揮,將一顆顆拖著焰尾的筒狀物體,憑空消解掉。同時一台通體紅色,前方有兩隻鉗子,後面拖著一條電熱鞭尾的史高匹歐(MA),在這個大盤子邊緣露出了它猙獰巨大的面貌。

不過體型龐大的史高匹歐並沒有衝過來,而是射了幾顆小型誘導飛彈後,就立刻直接倒退離開了這個大盤子。看來似乎是想利用自己能在這個領域自由活動的優勢,來打游擊戰的樣子。

「……」

「……」

幽影與麻衣背靠背的站在大隕石上,防備著隨時可能會現身的對方。由於在這個只剩些微重力的空間裡,兩人都像純陸戰型MS一下子被扔到宇宙一樣,沒辦法隨心所欲的自由移動。

「呃…!?」這時,一股令人不禁心頭發寒的陰冷氣息,讓麻衣不自覺的回頭一看。

「碰巧啊…偶然啊…」看到麻衣轉過頭來的幽影,令人費解的輕聲說了這幾個字後,一個頭上繫著黃色緞帶蝴蝶結的小女孩身影,在幽影身旁一閃而逝。

此時,史高匹歐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上空!可是忽然一塊隕石飛過來,把它給凌空撞了一個跟斗,而那塊隕石也被彈到一邊。接著在機體還沒抓回平衡時,又一塊隕石斜裡衝過來,又直直給它撞進了一片碎石帶。很巧的是,原本平靜的碎石帶被這台機體一衝,竟然莫名其妙的飛來了一股隕石流!

只見巨大的紅色機體就在隕石流內,被四面八方大大小小的隕石撞的翻滾不已。只見史高匹歐甩動鞭尾,不斷劈開周圍的隕石,或是乾脆用光束加農砲將隕石轟碎。可是它的蠻幹也沒有支持多久,先是大型防禦圓盤不堪隕石的摧殘下報廢,然後是左鉗、鞭尾、右鉗,最後…轟的一聲化作一團爆散的藍火。

麻衣張大嘴巴,呆呆的看著那莫名其妙的一幕。是幽影控制隕石砸的嗎?可是除了一開始那股異樣的陰冷氣息外,她就什麼都沒感覺到了。可是在沒有人為干預的因素下,史高匹歐怎麼會那麼湊巧的撞上隕石,然後又掉進碎石帶,接著又碰上隕石流被砸爛了呢?這種死法,簡直就跟Z鋼彈那台在隕石帶閃過了敵人的攻擊後,卻沒閃過隕石而撞石身亡的G防禦機一樣憋屈啊。

回到天蠍宮後,還在錯愕狀態下的麻衣,艱難的問道:「宮司長…剛剛那是怎麼一回事?」

「它大概…是平時心臟就比較虛弱了。」幽影居然這麼回答。

麻衣:「耶…MS有心臟嗎?說動力爐、核心電腦之類的還差不多…」

幽影:「不然,它大概…是累積太多壓力了。」

麻衣:「…MS會有壓力嗎?說金屬疲勞還差不多…」

幽影:「不然,它大概…是午飯裡被下毒了。」

麻衣:「…MS會吃午飯嗎?說燃料還是電池之類的還差不多…」

幽影:「不然,它大概…是舊到很舊了還在戰鬥吧。」

麻衣:「…機體老舊跟遇到隕石流有關係嗎?」

幽影:「不然,大概…是飛翼零式碰巧路過了。」

「哪有那麼巧的!」麻衣實在受不了幽影的鬼扯了:「夠了!飛翼零式的武器又不是質量彈射器!宮司長我求求妳,跟我解釋一下,剛剛那是為什麼啦,那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看到麻衣鬧起彆扭的樣子,幽影才笑了笑之後說道:「哈哈~好吧,妳有沒有看過一部叫做《絕命終結站》(或譯作《死神來了》)的電影呢?」

「有啊,就是說一班學生去畢業旅行,當學生們一個一個登機的時候,其中一位學生夢見飛機爆炸,全班學生罹難,於是他趕忙下飛機,因此讓包含自己在內的六個人逃過一劫。可是這幾位生還者在日後,卻一個個莫名其妙的意外身亡…」說到這裡,麻衣不由自主的驚叫出聲:「…呃、呃啊!?」

※      ※      ※      ※

離開天蠍宮繼續向前走之後,來到了分別通往蛇夫宮和射手宮的岔路時,幽影停下腳步,看了看那面指示牌後,往射手宮的方向走去。

雖然麻衣想出聲提醒,沒有先過蛇夫宮的話,可能就沒辦法走到射手宮。可是想到幽影剛進天蠍宮時說的那些,她就把話又嚥回了肚子裡,一言不發的跟在後面。在相對無言的步行前進中,麻衣想到了一個以前看過的故事…

那篇故事的大意是說,有個警察在調查一件兇殺案,先找到第一位關係人A,再用A提供的蛛絲馬跡找到第二位關係人B,再依序找到下一位關係人C…依此類推的找到了幾位關係人之後,手上的線索卻又指向了第一位關係人A…案件就這樣陷入了迴圈…

『…順著幕後者的引導前進,真的就能夠找到真相嗎?』

這是幽影說過的話。回想一下這幾天來的經過,真的…感覺就像是有隻看不見的大手,在引導自己的行動一般。故事裡頭的那位警察,在兇手的佈置下,陷入了證詞與關係人的迴圈之中。而自己如果照之前的想法去做,又會有怎樣的結局呢?記得故事後來好像是…

「麻衣。」

就在麻衣胡思亂想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幽影的聲音。原來在她想東想西的時候,兩人已經又回到了分岔路口的指示牌前方…

「宮司長,妳想怎麼做呢?」麻衣知道,依照幕後者的設定,應該是要闖宮者先去蛇夫宮回來,才能去射手宮。不照設定走,就會陷入無法前進的窘境。可是問題來了,到底要用什麼方法,才能夠跳出幕後者的設定呢?

分別朝向兩邊看了看之後,幽影開口了:「…妳留在這裡別動。」

麻衣照做之後,幽影跑到指示牌那邊,不知道動了什麼手腳之後,只見一道醒目的白光直衝天際,好像那支指示牌一下子被改造成了探照燈一般…

接下來,在麻衣不解的目光下,幽影面對著那支探照燈般的指示牌,一步步的連連向後退,用這種莫名其妙的奇怪走法,往射手宮而去。

看到夜空之中的火炬時鐘,陡然想到十二宮還沒走完的麻衣連忙問道:「宮司長,妳不陪我們走完剩下這幾宮嗎?」

「蛇夫、摩羯、水瓶、雙魚…」輕聲說完這幾個星座的名稱後,幽影停下腳步,從身上掏出一本黑色的底,上頭畫著一輪血色赤月的小書,從裡頭掏出兩張夾在裡頭,看似書籤…或許真的就是書籤的紙片交給麻衣:「用這個吧。」

「這是…」麻衣一臉『?』的看著那兩張書籤。只見一張上面畫著一位淡紫色長髮的少女,在異樣的赤色月亮下,用不帶絲毫感情的金色瞳孔,冷冷的看著畫框外。另一張則畫著一位深藍色長髮的少女,怒睜著金色的瞳孔,朝著畫面上方的赤色月亮咆哮…

「妳就把這當作…」幽影停頓了一下後,露出一個苦笑後繼續說道:「…召喚獸吧。」

「召喚獸…?」麻衣疑惑的盯著書籤看了好一會兒,就在她將注意力從移回前方時,幽影已經從視野裡頭消失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11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Kanon|MOON|ONE ~前往燦爛季節~|AIR|CLANNAD|planetarian ~星之夢~|鋼彈|聖鬥士星矢|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認真的惡搞】夢星宮 黃... 後一篇:【認真的惡搞】夢星宮 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en60708巴友們
歡迎大家來看看小說哦!拜託Q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