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末光』 第二章:殊途同歸 2-2-4

作者:山原川│2019-08-28 17:07:24│贊助:0│人氣:15
    2-4    
    今天是六月五日,自我來到這裡已經四天過去了。
    而我們決定在今日開始執行計畫。
    看了看手錶,上頭的時針指向了八,而再過十秒便是八點十分了。
    「哇……真的什麼也不剩耶……」細倉看完用餐處的慘狀後說。
    視線掃過一遍,用餐處的桌子和椅子幾乎都倒了,如工廠內廢棄的機器人般,不規則的堆疊讓我看的心煩意亂。
    昨夜發生了那起事件後,我和谷木決定明早再來收拾殘局。也是,當下我大概也沒有那個心情想處理吧。如果失敗了一件事,想在當下就平復心情接著解決,是蠻困難的一件事,畢竟要讓自己低落的感情回復至正常,那可是要多麼強韌的心智阿!
    「唔……我盡力了……」我說。
    「也不能怪你啦,如果是我,我大概也沒辦法解決這件事。」谷木安慰著我。
    「但是……」
    「別在意,事情既然過去了,那就讓它去吧。」
    於是我們開始著手整理所剩的物資。
    谷木拿了個背包過來,我們將剩餘有用的物品都裝了進去,不過物資沒有如預期的那麼多,只裝了約半個背包。
    「這樣下去不行……沒辦法,我們今天就出發吧。」判斷情況,谷木說出了這句話。
    背包裡頭的物資大概兩天就會用盡,只有僅剩的兩瓶水和少數能食用的非過期食品。
    不走的話就等同於找死,但是到了外頭又有那些令人不寒而慄的怪物。但是與其在這裡等死,不如放手一搏,試著出去尋求機會還比較好。
    「川原,你還有東西沒帶嗎?」
    「不……我沒有什麼能帶的。」
    「那就好,做個準備,趁中午時快點出發吧。」
    「好,沒問題。」
    我現在多少能體會難民的心情了。抱持著必死的決心,拿著所剩不多的資源……亦或是空手,逃往指定的地點,途中還必須躲避各種可能致死的危險。而沒有任何人會保護那些人,他們只能夠靠自己的力量來完成。
    突然腦海裡閃過紗雪的身影。
    這麼說……她到避難所了嗎?
    我們已經分開四天了,四天應該足以從那裡到達避難所才對……真想見見她……
    一想到她,心底忽然間燃起了一絲希望,總覺得又有動力了!
    (好!得振作起來才行。)
    三個小時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
    「出發吧。」谷木說。
    谷木走在了最前面,再來是細倉,最後才是我。我們來到門前,谷木毫不遲疑地打開了門。光線從門外照了進來,有點不適應的我瞇起眼睛……九十六個小時後終於見到了日光,我不禁有些感動。
    眼前是條小巷,路並沒有想像中的窄,騎著摩托車也能暢行無阻。不遠處的右側佇立了一根電線桿,上頭的電線如麵條般被拉的又細又長,供應著這附近的電力。兩旁停著幾輛摩托車和腳踏車,或許是為了方便,也或許是找不到停車的地方,才會停在這裡吧?
    我們三人開始移動,來到了第一個轉角。
    谷木先靠著牆壁,將頭伸了出去,確認沒有任何危險後便向我們招手。
    我和細倉跟了上去。
    「雖然沒什麼看見殭屍的蹤影,不過還是小心為上比較好。」
    「恩。」
    然而,在經過三個街道以後,我們終於看見了殭屍。幾十隻正遊蕩著,他們的衣服不是破了就是不見了一大塊,身上各處染著血跡,乾掉的血呈現了偏棕的紅色。
   「出現了。」深怕被察覺到的谷木小聲地說。
    他們的眼神看起來就像飢餓的獅子般,是如此的銳利且凶暴,要是被他們看見的話,可能身體就會像雞腿一樣一下子被啃光了吧?想想就覺得可怕。
    「怎麼辦?」細倉問。
    「沒辦法,我們繞路吧。」
    於是我們往反方向前進。
    繞過一個路口後,我們便向左邊前進,但是在道路的正中央,一名殭屍正站著不動。於是我們躲在轉角處的房子外牆,等待著他離去。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過去了,殭屍依然沒有動靜。
    (可惡,你到底是想怎樣啦,我都可以泡一碗泡麵了!)
    「要不我們試著走過去?」我說。
    「不,太危險了,還是再看看吧。」谷木說。
    「好吧。」
    五分鐘過去,殭屍仍然沒有想要移動的意思。於是我撿起路邊的一顆小石頭向殭屍丟去。
    石頭不偏不倚砸在了殭屍的臉上,如果是一般人被砸到的話,早就一邊用手蓋著臉一邊大叫了吧?但是他依然如裝置藝術般佇立在那裡,並沒有向我們這裡看過來。
    「難道他真的就不會動嗎?真是奇怪了。」谷木一臉疑問。
    是啊,連我都覺得有些奇怪了,照理來說應該會像剛剛碰到的殭屍一樣隨意走動才對,怎麼會站在那一動也不動?難道……這隻殭屍就這麼特別嗎……
    「或許……這一隻是特別的?雖然我心底還是抱持著疑問就是了。」
    「……也許你是對的,我們就試著過去吧。」
    我們小心翼翼地離開外牆的遮蔽,接著走到了道路上。
    他似乎沒有發現我們的樣子,不過經過他身邊時,我的心臟卻跳個不停。或許是因為心中存著對他們的恐懼,又或許是那已經脫離人類的姿態令我感到害怕。但是不管怎麼樣,總有一天我還是得跨越這道障礙,畢竟我正在這已經異變的世界裡生存著。
    經過他身邊時能聽到極其細微的低吼,他的視線始終看向前方,與其他殭屍不同,眼神似乎有些呆滯,給人一種沒有威脅的感覺……或者是說錯覺比較好?
    總之,我們總算是渡過了這一關。
    「嗚哇,剛才真是亂緊張的。」細倉說。
    「總之,沒事就好。」谷木說。
    於是我們繼續前進。
    途中碰上殭屍的地方我們都盡可能地繞開,還好這個時候沒有太多的數量,不然連繞路都變得沒有用了。
    就這樣過了兩個小時,至少走了四公里有了吧?我們移動了很大一段距離,卻沒有停下來休息過。我的腳已經開始有點痠痛了,於是我向谷木提議:「要不要休息一下?」
    「沒問題。」
    我們找了個小巷子並躲了進去,這附近沒有任呵殭屍的蹤影,所以能放心的休息。
    在熾熱的陽光底下走兩個小時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除了面臨容易口渴以外,中暑也是一個大麻煩。
    谷木從背包裡拿出兩瓶約莫只有四百毫升的瓶裝水,一瓶遞給了細倉,另一瓶則是給了我。
    我將蓋子栓開,接著──大口飲著水。
    如旱地降下甘霖,嘴裡的乾燥感瞬間消失殆盡,這感覺有如重生般,是如此的令人感到舒爽啊!
    喝完以後,我將水瓶傳回給谷木。
    ……休息了十分鐘,我們又出發了。
    我們不斷地前進,直到──
    來到了大街道上,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群的殭屍,數量之多,連我都忍不住瞪大了雙眼。
    「那、那是怎樣……也太多了吧。」
    「真不敢相信吶……」
    我們趕緊躲在了停在一旁的車子後方。
    「怎麼辦?」我問。
    「老實說我也有點束手無策了。」
    (一定能找到方法。)
    我探出頭來看情況:和剛才行走的小街道不同,大街道顯得更加地混亂,除了隨意倒塌的路樹以外,還有許多的車輛堵住了路口。我瞇起眼睛,往遠處一看,似乎有輛油罐車倒在了路中央,車子上頭壓著一顆路樹,或許是路樹倒了下來,間接導致油罐車翻覆吧?嗯……或許能把油罐車給引燃,這樣就能斷絕後路了!
    「谷木先生。」
    「嗯?怎麼?」
    「我想到好方法了。」
    「你說說看。」
    「你看到遠處那個油罐車了嗎?」
    谷木探出頭來,往遠處看了看,說:「嗯,我看見了,還有棵樹倒在上頭。」
    「沒錯,要是能把那個油罐車給引燃的話,就能夠斷絕後路了。」
    「聽起來可行,但是殭屍這麼多,我們沒辦法過去。」
    「是啊,所以只能等待機會的來臨了,不過我們應該沒那麼幸……」
    話還沒說完,遠處傳來了車子的聲響。
    「叭──叭──叭──」
    聲響不絕於耳,如同一臺錄音機般,不斷地循環撥放著同一個項目。
    聚集在十字路口的殭屍們往聲源處走去。
    「好機會!」
    我們離開車子,開始用跑的來抵達目的地。
    「呼……呼……」三人皆發出了喘息聲。
    雖然剛剛的聲響將大部分的殭屍都引走了,不過現場還是有剩幾隻在遊蕩,於是我們一邊躲一邊前進。而沒過多久,我們來到了油罐車面前。
    路面有一個大油攤,一靠近便能聞到濃濃的汽油味,而油攤反射著明亮的蔚藍色天空……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該怎麼把這些給引燃。
    「川原,我想我們得快一點,他們可能會折返回來。」
    「我明白了。」
    我看向遠處,這裡有一整排的路樹……或許可以引燃這些樹,再延燒到這裡,接著做出一個大爆炸?不過……這就是問題所在了,要怎麼保持一定的距離,且又能生出火來?
    我看向周圍:車子、路燈、招牌、交通錐、住家、路口標誌、電線杆……電線杆?有了!只要把電纜給弄下來,就能夠利用……我記得是約兩萬多伏特的電壓來引燃樹木,接著就能夠將樹木給引燃了!真虧我能想到啊!
    「我想到了,我們能夠利用高壓電來引燃樹木!」
    谷木看了看高掛在上的電纜,接著說:「應該是可行的,川原,虧你能想到。」
    「事不宜遲,得快點才行。」細倉說。
    「但是我們要找一個能把電纜拉下來的工具才行。」
    嗯……有沒有什麼好東西能把東西給拉下來?
    細倉思考了一下,說:「繩子之類的東西如何?」
    「恩,或許可行。」
    「那麼我們分頭去找,找到了以後再回到這裡會合。」
    「好。」
    於是我們三人分別往不同的方向前進。
    細倉往左邊,谷木向前直走,而我則是向右邊前進。
    看來殭屍都往聲源處那邊去了,因為在路上,我連一隻殭屍的蹤影都沒有看見。
    不過這是好事,至少我不用避開,也不用躲躲藏藏的。
   (試著去住家附近,或是什麼商店之類的地方找找看吧。)
    我走了幾個轉角,來到另一個十字路口。
    正當我在猶豫該怎麼走時,不遠處出現了兩個人。其中一人用右手摀著左肩,表情顯得十分猙獰,他的衣服上紅了一大塊,但我很確定的是那不是衣料的顏色,而是鮮血。另一個人正攙扶著他,或許是因為體格上有差異,又或是單純的力氣不足,似乎顯得有些吃力。
    我趕緊跑了過去,但是才踏出幾步,我便認出那兩人是誰。
   (這不是混混二人組嗎?)
    「喂!」我大叫一聲。
    在大叫之後,兩人發現了我。
    「幫幫我們!」女生著急地說。
    「等等,不需要!」男生說。
    「可是幸次,你都傷成這樣了!」
    「奈花,別再說了,我不想相信任何人。因為我知道,相信人的下場是如何。」
    「但……」
    「好了別再說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是該無視那個叫幸次的人,接著救他們,還是應該聽他的,就這樣丟下他們不管?
    如果我救他們,是違背了他的信念,但是如果我就這樣見死不救,不就是我沒有同理心嗎……我頓時陷入進退維谷的狀態。
    他們搶了物資,理應來說我應該是要丟下他們不管,但是我內心大概會過意不去。
    (可惡,為什麼要給我這種難題。)
    ……內心掙扎了一下子,我還是選擇要救他們。
    我慢慢走過去,而隨著距離的縮短,我越清楚的能看見兩人的臉龐。那個叫奈花的女生,從臉上的表情能看出她非常著急,就如同一隻在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再加上那急促又大口的呼吸聲,更能凸顯出她現在手足無措的樣子。而幸次額頭上不斷冒著冷汗,看來他受的傷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小傷,而且還能看見血如同小瀑布一樣,從肩膀附近流下來,看來是沒有做好止血的工作。
    「我不是叫你別過來了嗎!」
    幸次脫離奈花的攙扶,從口袋裡拿出一把刀,並用刀尖指著我。
    「嘿,冷靜點。」
    我舉起雙手,慢慢地靠近他。
    「我叫你別過來!」
    幸次作勢揮舞著刀子,打算不讓我靠近他身邊,要是我貿然接近的話一定很危險。
    看來這下子我也只能放棄了,既然本人都這麼堅持不讓其他人幫他,那我也沒辦法。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堅決地要我離開,那麼就再見了。」
    我丟下這句話,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幸次!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才好!」後方傳來奈花的責備聲。「明明你都傷成這樣了,為什麼還要堅持你自己的想法!」
    「誰敢相信那種來路不明的傢伙啊,要是他想對我們怎麼樣,我們又該怎麼辦!」
    「但是我們也沒辦法了啊!」
    「隨你怎麼說好了!」
    看來奈花是真心為幸次著想,不過幸次似乎有過什麼慘痛的經驗,讓他不得不回絕他人的幫助,不過那慘痛的經驗也不過只是我個人的推測,真正在他身上發生的事,也許只有他自己明白,這我就無從得知了。
    背後的爭論聲不絕於耳,但我也只是當作耳邊風,不去理會,並且不發一語地走掉了。
    在那之後,我四處尋找著能夠用得上的工具,但是卻徒勞無功,於是我只好到指定的地點與谷木他們會合。
    繞回原路,到了油罐車附近。
    「你怎麼這麼慢。」細倉說。
    「抱歉,中途發生了一些事。」
    「我們的動作得快點,他們慢慢地回到這裡了。」
    往後方看,確實數量有在慢慢增加中。
    啊!對了,他們拿了什麼來當工具?
    谷木手上拿著一根棍子,棍子長約兩公尺,比谷木高出一些,而上頭用繩子綁著一把銳利的刀,刀身長約十五公分,組合在一起就變成了類似薙刀的武器。
    「我雖然找到了繩子,不過根本不夠長,派不上用場。但是只要和他帶來的木棍和刀子組合起來,就能將電纜切下來了。長度又夠長,可以保持安全距離。」
    兩人都找到了有用的東西,但我卻連一點貢獻也沒有,我感到有些慚愧:「抱歉,我什麼也沒找到。」
    「沒關係,沒什麼大不了的。」谷木安慰著我說。
    「我們沿著這條路往上走,讓路樹延燒到這裡吧。」細倉。
    「嗯,走吧。」
    我們三人沿著大道往上走了約兩百公尺,判斷應該是在安全距離內後,谷木切斷了電纜。
    電纜落下,瞬間噴發出火光,眼睛沒來的及閉上,視野變成了一片白色。掉到樹旁,一顆大火球在轉瞬間形成,接著吞沒了樹。火勢逐漸變大,我們趕緊跑走,因為深怕會波及到自己。
    十分鐘過後,火焰已經燒至最後一棵樹附近。我們三人在三百公尺外,看著這場自己製造的壯觀大火。
    也許是燒透的樹葉,又或著是星星之火,落到了油面上,油面俄頃被火焰包覆,不到兩秒,便燒到了油灌車。
    我們還沒來的及反應,天空就竄出了一條火龍。巨大的爆炸聲不到一秒便傳了過來。
    (耳鳴了……)
    接著是在腳底下的晃動,但是只持續了一下子,與前幾天的地震相比根本是小兒科。
    感覺得到熱氣在皮膚上遊走,像是把剛蒸熟的蒸氣鍋打開一般,熱氣就這麼直撲我的身體表面。
    (好熱!)
    在爆炸之後,油罐車附近像是被潑了墨汁一樣,周圍都被燒成了黑色,其中還能看見幾個倒在地上的黑色人體,看樣子他們都被碳化了吧。
    「真可怕,威力真大耶。」細倉說。
    「還好我們站的夠遠,不然的話我們早就被烤熟了。」谷木說。
    我嘆了一口氣,說:「不管怎麼樣,總算是渡過一個難關了。」
    「是啊。」谷木簡單地回應了我,但在幾秒過後,又接著說:「啊!忘了說一件事,我們幾乎快要到了。」
    「咦?真的假的?」細倉驚訝的說。
    「嗯,再過幾個轉角就是了。」
    (總算是快要到了……)
    接下來的路上沒碰到什麼危險,甚至連一隻殭屍的身影都沒看見。
    於是我們順利到達位於避難所所在的大道。
    判斷沒有必要在拿著手上的武器,谷木於是丟在了路旁。
    「看,」谷木指著一棟建築物,「那就是了。」
    我往手指的方向看,一棟四四方方的建築物映入我的眼簾。看上去似乎是個禮堂,外觀漆成了白色,樓高大約是兩層樓高,以一個禮堂來說,未免也太矮了點,印象中的禮堂不都是很高的嗎?算了……不管這麼多。正門口附近用許多的物品擋著,還有鐵絲網架在周圍,彷彿一個堡壘似的。而一旁站著兩個男子,兩人似乎是看守正門的人,都配有槍枝。
    我們慢慢走了過去。沒過多久,兩人似乎注意到了我們,一番交頭接耳後,其中一人向我們跑來。
    「你們是誰?」
    「我們是看到了網路上的那篇文章才來的。」我說。
    「原來如此,你們跟我來吧。」
    我們遵照他的指示來到了禮堂大門前。
    另一個人來到了我們身邊。
    「你們三個,說出你們的名字和國籍。」
    最先開口的是谷木:「我是谷木秋竹,東聯日本人。」
    「細倉希羽子,東聯日本人。」細倉接在谷木後面說。
    最後則是我:「川原恆也,東聯日本人。」
    對了對了,你一定很好奇為什麼日本前面要加個『東聯』對吧?讓我來解答吧:自西元2021年以後,整個亞洲在日本的倡導下執行了『聯合』,也就是各亞洲分區選出一個代表國。而代表國將代表整個分區所有的國家在國際上的地位,但是非代表國的國家仍能出席各國際會議和參與國際事務,除了決策以外的事情,皆不受代表國的影響。
    亞洲分區分為:東亞(東北亞併入)、西亞、南亞(東南亞併入)、北亞、中亞,冠上一個聯合名,就變成了東亞聯合、西亞聯合、南亞聯合、北亞聯合和中亞聯合。分別的代表國為:日本、土耳其、印度、俄羅斯、中國(中國簽訂了《併中條款》後,與中亞合併)。
    簡單來說明關於『聯合』的歷史: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就提過「大東亞共榮圈」的概念,原先是為了使亞洲各國擺脫西方列強的殖民所提出,但之後日本卻實際佔領亞洲各地,將原先的理念給扭曲掉。不久,日本戰敗,「大東亞共榮圈」宣告解體。
    「大東亞共榮圈」解體以後,日本再次構想「東亞共同體」的概念,其意在於想仿效歐盟、非盟,在東亞建立一個區域合作組織,在中日韓會議後,因中日關係惡化而宣告失敗。
    最後,在西元2020年,日本提出「亞洲聯合」的概念,獲得大多數亞洲國家支持,因而實現各區域亞洲的聯合。雖然途中有一些國家表示不滿,但是因為大多數都同意此做法,所以那些不同的國家也只好順著大多數的想法走了。
    「好,你們可以進去了。」
    谷木和細倉走了進去,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那、那個……」
    「有什麼事嗎?」
    「我想請問一下,有沒有一個叫熊井紗雪的人來到這裡?」
    「熊井紗雪?」他擺出一副疑問的樣子。
    「是的,銀白色頭髮的女生。」
    「我幫你問問看,畢竟可能是上個輪班所接見的人。」
    他拿起無線電,按下了按鈕,無線電發出了「滋」聲。
    「是我,幫我查一下生還者名單裡面有沒有一個叫『熊井紗雪』的人。」過了一下子,無線電那頭傳來了另一個人的聲音:「抱歉,我找不到欸,這個人沒有在名單裡。」
    「我了解了。」
    「怎麼會……」
    胸口突然感到一陣憂悶,感覺整個人都不舒服了。
    (難道紗雪她……可惡……為什麼……可惡!)
    「她是你的什麼人?」
    「不,只是朋友而已……」
    「勸你還是放棄吧,有很大的機率她已經……」
    我不等他說完,便衝向大道,往另一頭跑去。
    「喂!你要去哪!」
    我不相信紗雪已經死了,她一定還活著!
    可惡!
    可惡!
    我不相信!
    就在我要進入轉角前,一位銀白長髮的少女出現在我眼前。
    她看見我後便大喊:「川原!」
    接著衝向了我,將身子撲在了我身上。
    還沒反應過來,她便踮起腳尖,將嘴唇貼上了我的嘴巴。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
    接著她抱緊了我的身體。
    「嗚嗚……川原,我好想你……」
    聽到這句話後,我知道抱著我的少女正是紗雪。
    「嗯……紗雪,我也是……」
    「嗚哇,好閃啊!是誰丟了閃光彈!快閃瞎我啦!」
    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我往前一看,一位少女站在我的面前。
    「紗雪,她是?」
    「我嗎?我叫御子奈津羽,你是川原恆也對吧,我知道你喔。」
    「御子……啊!妳是那個御子嗎?不會吧?」
    「哼哼,站在你面前的就是本人喔!是不是很想要簽名呀?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喔!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一下?」
    「哈哈……」我乾笑著。
    我有點不擅長應付這類型的人呢……不過認識之後應該可以跟上這種步調……不,我想……這很難說吧……
    「川原,我們先進去吧,那個就是避難所了吧?」紗雪手指著禮堂。
    「嗯。」
    於是我們走到門口。
    「妳是熊井紗雪吧?」男子問。
    「是的。」
    「國籍呢?」
    「東聯日本和北聯俄羅斯人。」
    「好。」
    男子看向奈津羽,於是她回應:「我是御子奈津羽,東聯日本人。」
    「你們可以進去了。」
    「謝謝。」我向兩人道謝。
    兩人舉起手示意。
    回憶了剛剛的事,我瞬間脹紅了臉。
    剛剛腦袋還很混亂,結果紗雪就這樣突然親過來,讓我猝不及防……現在冷靜下來後就讓我超害羞的啦!我單身二十年,終於是給我逮到機會了嗎!真是感謝天、感謝地。
    不過……女生的嘴唇原來是這麼軟的嗎?


小後記:這個禮拜突然空下來了,所以趕緊寫了一下,真棒!

感謝前來觀看的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105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fdsa12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末光』 第二章:殊途同... 後一篇:末光角色繪──御子奈津羽...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超精彩的因果故事,可以改造命運、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