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薰衣草原的克里斯》-〈31〉踢我一腳,還妳一爪

作者:黑心米│2019-08-27 21:56:21│贊助:10│人氣:142
      昨天出門散心的舒壓效果在被人惡整之後,是絲毫也沒有帶到今天的十六強比試場上。心情整個烏煙瘴氣;天氣也不照預報地下起濛濛小雨。
      今天到目前為止,唯獨一件事讓我的心情稍有好轉:我的比賽是十六強的最後一場,並且比賽進行到現在,佩德洛赫僅餘我尚未出局。尤其和卡琳對戰的那個廢柴,慘敗之狼狽連我都不忍心笑在臉上,只能在心裡前仰後合。雖然第七場還沒打完,但二位選手都是葛雷茲庫的,已經篤定葛雷茲庫有六人晉級八強。我如果今天有幸取得勝利,接下來的對手幾乎篤定全是葛雷茲庫的人。

      八強賽中佩德洛赫是否掛零,全看我這一回合-再烤啊?

      嘛、想是這樣想,但根據觀戰的結果,我的結論仍是:伊薇特,我沒有必勝的把握。

      而且還得再加一句:就算贏,也得讓對方『輸得漂亮』。不然即便贏了,四周多到數不清拿著伊薇特支持標語揮舞的群眾,很可能再度把我團團包圍。萊斯利那場的神祕相助者,如果這場再用同樣的方式幫忙,八成我也會被插上幾千支粉絲旗。伊薇特比萊斯利棘手的可能性不高,還是想辦法靠自己贏下比賽為佳。

      想到這裡,第七場的裁判已走至場中央,我便提劍走出休息室。

      好、該上場了!

      場上的伊薇特,裝備是走可愛路線,並與黛安娜的同樣輕便-水藍連身短蓬裙之上,套著連帽的米白短夾克;其下是同為米白色,外側呈鏤空菱形條紋的大腿襪。平底、厚根且泛著青綠色金屬光芒的海藍低筒鞋,和雙手同色系的金屬網織長手套,倒是替她的輕便裝備做了絕佳的詮釋:這是講究機動性的拳鬥士穿搭--喔!

      戰鐘敲響,前一刻見她還在對觀眾席揮手,下一刻她就已貼在身邊,一拳打在我的腹部上!我被打飛地老高,但幸好她的出拳力道倒是遠遠不及卡琳的巨斧……怎麼我遇到的女性選手都是格鬥派的?雖然對現在的我而言,這遠比直接開噴魔法的要容易應付。接下這拳後我的雙手陣陣發麻,腹部倒沒受什麼傷,畢竟已經知道是高機動性的類型,早在她仍朝粉絲致意的時候就已拔劍預備--怎麼天地旋轉起來了?

      落地的當下,我還在猜測是沒站穩還是頭暈,旋轉的視野之中已見伊薇特鋪天蓋地的雙膝朝我的額頭猛壓,頂住我的頭向地板直撞!在後腦即將血濺當場的前一刻,我使勁用手推向她的膝側以借力扭轉身子,雖然仍免不了頭側朝地板猛撞了一下,但讓必殺的膝擊只在鼻頭前面掀起一陣碎石粉塵,而非直接送我去見母親。石塵撲面而來的時候,我已是撞得頭暈耳鳴且眼前一黑,但還有意識用仍貼在她膝側的左手發勁續推,想藉此拉開點距離;持劍的右手也順勢朝她的方向劈砍,卻沒砍中任何物體。正想可以就此順利彈開,背中卻毫無預警地遭到了猛擊!當下口張眼瞪、視野重新一亮,就見閃著綠光的鞋尖迎面襲來-

      我才從暈眩當中恢復的視野立即少掉了一半。

      映入殘餘一半的,則是與竄流的鮮血一齊在前方旋轉奔騰好幾回的景物,以及我在地上打滾了數圈後跪地翻身想重整態勢的當下,朝正前方踹來的一隻鳥爪與接踵而至的人類拳腳和鳥類爪喙。這陣連擊的來勢之快,我直到對方的攻擊消停而整人墜趴於地的時候,才感受到渾身筋斷骨裂的強烈劇痛!

      嘿……這是我第幾次動彈不得了?

      還未消停的耳鳴響得更大聲了。整個右半邊臉與其說是痛,不如說是麻痺-難以忍受的劇烈麻痺。

      我以吃土之姿趴在地上,下面是濕冷的地板,上方是冷風吹徐,只覺耳鳴漸退而噪音漸增-是震天動地的狂熱歡呼聲,音量遠遠超過之前遇過的任何一次。我感到有股陰影籠罩在頭上,便想抬頭一窺究竟,卻只能渾身發一陣顫。

      「這樣,你就體會過比賽中的『舞杳咿』了吧?」伊薇特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聽到這句,我體內竄起一股殘餘力量,便忍住一陣又一陣襲來的麻痺和疼痛,睜大勉強還能視物的左眼,顫抖地撐起頸脖將視角往上帶-她頸後的帽子口,隱約露出一點圓滾滾的藍色和一根呆毛-就覺得朝我踢來啄去的爪喙和冷不防從死角襲來的攻擊都很小號,原來是束縛體的尺寸?也在這時,我意識到在歡呼聲之中夾雜著一道極細微的歌啼,並隨伊薇特朝四周揮手致意而稍加挺直上半身的動作中斷入耳;我體內的殘餘力量也在這時一併消散,使我再次親了地板。

      我太小看地下偶像了,太小看呆毛鳥了。

      伊薇特分組預賽的成績在晉級選手中不算醒目,所以我沒有特別關注。從未在比賽中見到呆毛鳥出現,我原本推測是因為歌啼的範圍效果敵我不分,沒想到她在這一回合才使用了殺手鐧。方才的是與昨天不同的旋律,而她的攻擊雖然都很快,當中仍有明顯的快慢輕重之分,一定是這首曲調的強化作用,只在呆毛鳥靠近她時才產生效果的緣故。

      提高戰鬥勝率的幻獸,我竟漏了它!藏招的可能性,我竟沒有提防!

      「三秒內投降,不然真打爆你了。」上方傳來她頗為輕蔑的笑聲。

      這傢伙!我不想認輸,但事已至此再打徒勞。然而,我根本動不了,嘗試清喉嚨的幾聲咳,就已過去三秒了。

      她輕聲詭笑,說道:「我就知道。」就聽到耳邊傳來一陣窸窣與音量爆衝的歡呼。

      從一開始她就沒想放過我。

      我只來的及憶起小時候打架時,吃最後一擊的不爽感,視野就又乍然全黑!

      ……但意識仍在?也沒感覺到新的疼痛或麻痺?而且臉上還一股蓬鬆軟綿的毛茸茸?嘴裡的血腥味仍舊令我反胃,右臉的麻痺依然辣辣作響,耳邊的風蕭聲也清晰可聞-然而我的耳鳴已止,四周竟也無歡呼聲。

      「你!」

      只聽伊薇特驚訝的大叫,我的腦海中隨即浮現一個未聞之名:瑞帝庫勒。

      一道陌生但又異常熟悉的清晰身影,也在我的腦海中浮現,並與眼前的黑黝一片串連起來。

      待殘存的左半視野又能見到四周景物,我才意識到自己已然站立,身邊是什麼也沒有。而伊薇特雖然毫髮無損,卻已身在場外。

      …………

      我抬起遭受連擊時丟失長劍的右掌,盯著動了動手指,將其貼上僅剩血窟窿的右眼眶,成功施展了高階治癒魔法,泛起溫和止痛的藍光,光芒並逐漸包覆至我的全身上下。

      ……原來如此,我贏了啊。

      我找到長劍拾起入鞘,抬頭斜望場邊的伊薇特,憑藉高階治癒的威力邁步走向她。頓時四周響起各種喧嘩吵鬧聲但獨缺歡呼響。我步下比試台,對著她浮現驚愕、狐疑、憤怒、不可置信,以及殘留幾道鳥爪小印的臉說:「承讓了。」

      她呆了一下,所有的情緒停止在臉上亂竄,恢復職業微笑:「算你厲害。」但接著又暗嘖了一聲、緊力捏了捏裙襬,抱著舞杳咿在漸強的粉絲加油打氣聲中,一路微笑揮手地、簽名合影地,緩緩離開賽場。

      真敬業啊,不過她沒發現身上有爪印吧?

      我的右手仍貼在臉上治療,可沒法這麼悠哉。推掉醫護班的協助之後,我在眾多訝異質疑的眼神中,跛著腳盡快朝休息室前進。


====黑米砸筆=====
根本沒人在看,好像沒必要寫這個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97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異世界|冒險|魔法|幻獸|戰鬥|刀劍|詼諧|格鬥|地下偶像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SesenK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薰衣草原... 後一篇:[達人專欄] 《薰衣草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amhero9子君
妳的笑容甜到林北勃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