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艦風戰華 六十九章 在漆黑夜色中的作戰行動 夜戰突入!

作者:冰雪 霜華│2019-08-27 08:18:24│贊助:12│人氣:387


        隨著夜幕逐漸低沉,驅逐艦們紛紛開始準備自身的裝備,轉為夜戰的對應動作。

        已經和棲艦展開接觸戰的艦娘自然沒閒著,但原本會認為是混戰的右翼卻意外的平穩。

        「黑潮、親潮、磯風、谷風,妳們的節奏放慢點,濱風、浦風、菊月,輔助我,妙高姐、羽黑,我們把這個驅逐棲艦艦隊收了。」

        攻擊菊月的是一支基本的驅逐隊,單以配置來說反而有些平淡,是可以輕鬆解決的。

        濱風掏出照明彈,往攻擊打過來的方向丟了過去,照明彈逐漸落到海平面時,一艘驅逐棲艦跳出水面後又沉入海面。

        數秒鐘之後並沒有進一步的動向出現,全體艦娘們的砲口已經準備完畢,正當她們微微放下時,異狀再次發生。

        那智緊盯著另一的方向,四個殘影出現在有一段距離的海面上。

        「全體注意,左舷處四十五度,全主砲準備!開砲!」

        本來就是軍隊屬性的艦娘自然可以馬上做出反應,彈幕立即打了過去,透過彈幕的些微光幕中可以看到,是四艘巡洋艦級的棲艦,但沒有看到棲姬。

        『如果傳來的情報屬實,這支艦隊應該是負責打探敵情以及讓我們這邊增加戰損用的。』

        兩波攻擊下來,棲艦並沒有被打沉的情況下,通常已經無望,畢竟不是與大艦隊交戰,且夜晚的到來使能見度迅速降低到遠低於日戰的水平。

        「照剛才說的配置,全體保持單縱陣,陣型不能亂。」

        身為旗艦的那智並不需要下達方向相關的指示,既然已經發現棲艦的身影,沒道理放著丟失它們的行蹤。

        對面抱持著的想法也差不多,只見棲艦往艦娘的方向疾衝而來,濺起的水花暴露了它們的動態。

        「全砲門準備!」

        因為棲艦是往艦隊正中央打過去的,保持單縱的艦娘們自然取得有利的優勢。

        數枚照明彈丟下去,棲艦旗艦的位置瞬間暴露出來。

        此次棲艦的躁進讓艦娘可以先一步做出準備,發現自己暴露出位置的棲艦立即架起主砲,時間差過大的情況下,在那智手一揮,側弦火砲的攻擊瞬間打了出去。

        彈幕瞬間淋了下去,淒厲的叫喊聲中,棲艦中旗艦後方的一艘棲艦發出了金屬爆炸聲以及撕裂聲,眼看離沉沒只是時間問題。

        「嘖,測距問題嗎。」

        在火砲的攻擊準備時,雖然要調整為左右的比較簡單,但要調整距離困難度高於前者,雖然取得位置優勢,但也很難有充裕的時間可以調整距離的偏差。

        也因此雖然瞄準的是旗艦,但都往其它棲艦打過去,傷害反而被分散了。

        躲過一劫的旗艦立即掉轉方向往右前方移動,那智眼神一變,注意到棲艦打算攻守交換,輪到它們取得攻擊的優勢位置。

        「不會讓你們得逞,妙高姐,妳領十七驅,羽黑和十五驅和我來,加快動作!」

        那智的想法也很簡單,目前艦娘是一支有十位艦娘的中小規模艦隊,全部集體行動在位置的配置上受限較多,不如分開指揮,也藉此保留實力,以應對後面的兩支棲艦艦隊。

        羽黑將探照燈開起來,強烈的光將前方的海域照的一片光亮,刺眼的亮光中,再次發現棲艦的位置。

        「既然是有目的性的移動,你們的動向就很好抓了,羽黑,關掉探照燈。所有人,全主砲準備,開砲!」

        連發的炮擊中,有一兩發順利的打中其中一艘棲艦,再加上前面已經被擊中過,傷害的累積下,棲艦快速的移動緩了下來。

        而其餘艦娘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沒多久棲艦方就再損失一艘巡洋艦級的棲艦。

        可能是連番的損失讓棲艦也聳了,在漆黑的海面上,愣是連水影都沒看到。

        「那智……」

        谷風正要搭話,只見那智比出了一個很大的手勢作勢靜音。

        下一瞬間,一道白影出現在那智眼前,配著月光可以看出是一艘重巡ネ級,也是對方的旗艦。

        「注意!」

        只來得及喊出這一聲,被近身的那智就被扎實的轟了一炮,電光石火之間,那智除了往後退,身上的其中幾門副砲也往ネ級招呼過去。

        這些只發生在短短的數秒鐘之間,等爆炸聲響起,其他艦娘才做出反應。

        「那智!」

        還沒等煙霧消散,因為艦裝較大的ネ級較早暴露它的位置,就算不用等煙散也可以馬上攻擊,幾發砲擊就這樣往它身上招呼過去。

        ネ級發出刺耳的慘叫聲,然而受損燃燒的艦身以及砲火的攻擊還是讓艦娘的行蹤被抓到。

        還沒等眾艦娘緩過來,又再次遭到攻擊,此次被重點針對的磯風瞬間受到三發的砲火攻擊。

        「嘖,我磯風是小小攻擊就阻止的嗎!」

        打出火氣來的磯風也不管自己會不會成為標靶,將全艦裝的砲門架了起來,只要看到高速移動的殘影就發動攻擊。

        「沒辦法,濱風、谷風,妳們和羽黑合作,試著至少把對面的驅逐艦收了。妙高姐,妳們還是先待命,確認另外兩支艦隊的動向。」

        才剛被突襲的那智看起來有些狼狽,其中一處的主砲半損,身上也有些許傷害,也許是因為攻擊較突然,沒有進一步攻擊的關係,並沒有造成較大的傷害。

        交待完後,那智就前去掩護磯風,在磯風連轟數發過去,以量取勝的情況下,還真的順利打中了其中一艘驅逐棲艦,相反也許是習慣了的關係,十五驅倒是沒有太大的反應,也沒有被波及到。

        因為數量上的優勢,加上戰力差,右翼的戰況逐漸穩定下來。



        另一邊,同樣遇到敵襲的中間戰場,也同樣在第一時間做出動作。

        「名取,五水戰的指揮就交給妳,妳要怎麼做隨妳。任務就是順利的撐到清晨。」

        就算只有派一波飛機,有足足四位空母坐鎮的場合制空權還是可以輕鬆的拿下來,然而此時是夜戰,空母的作戰能力受限很大。

        此時的場合,比起空母,水雷戰隊為主體更有保障,但如果消息屬實,有兩支艦隊的情況下,戰力落差太大。

        故比起要像右翼取得壓制的戰果,不如利用夜晚的視線不佳的要素拖時間,要不等到天亮,要不等桑格島派來的艦隊。

        『可以,桑格島的艦隊也要一段時間才能趕過去,畢竟如果不警戒一點,導致妳們被孤立就糟了。』

        將這項決定回報給川時,他也同意了這個決定。

        這個決定的唯一不確定因素就是名取。

        「松風、旗風,追蹤動向的任務交給妳們,朝風和春風負責掩護。皐月、水無月在發現棲艦時就攻擊,但最多打兩發就撤,文月和長月負責輔助。」

        名取怯生生的說著,比起其餘水雷戰隊,五水戰的戰力低了許多,和六水戰的夕張有點類似。

        不同於夕張的點是,名取的弱氣屬性讓她的表現落在六位水雷戰隊旗艦的末尾,此次也是因為其餘水雷戰隊剛好在海外或是休整,能緊急調動的只有五水戰了。

        「你不打算安慰她嗎?」

        塔威塔威港中,卯月邊吃著零食,邊詢問在一旁的川。

        「名取嗎?就我的想法,就算名取的成績不算高,至少還是我家的艦娘,所以我一定會給予最起碼的信任就是了。」

        「喂聽到了嗎,名取,川都這麼說了,中間戰場就交給妳了pion。」

        卯月的位置在提督桌前,躺在那邊的情況下川也不知道卯月實際上在做什麼,所以連通訊器在她的手上都沒注意到。

        這些話在川沒有攔截下來的情況下,順利的被名取接收到。

        「我……我會加……加油的。」

        也沒有多少空間可以讓她們繼續交談,在方才的對話間,因為攻擊而讓位置被棲艦知曉的她們也成為了靶子,棲艦都朝她們衝了過來。

        雖然有調動飛機朝著棲艦發動攻擊,但因為夜戰用飛機設計上有差別,更多的是偵蒐用,所以無法造成有效的打擊。

        數枚照明彈丟了出來,在兩邊的行蹤都暴露的情況下,開始進行接觸戰。

        「雖感萬分抱歉,但是既然都已經得知位置了,那也不用客氣了。」

        等亮光稍微緩了下來後,松風摘下頭上的帽子,作勢做了個小禮,動作之間,位在腰間的砲口對準最前方的棲艦發動攻擊,極近的距離讓攻擊順利奏效。

        相比於松風,旗風倒是沒有太多的動作,抿著嘴唇將砲口對準了棲艦,數發砲擊跟著轟了出去,其中一兩枚也成攻打到了目標。

        然而似乎是慌亂的關係,或是想要躲避突然的攻擊,棲艦本來的單縱陣竟然解除了,陣型混亂的棲艦朝著艦隊撞了過來。

        「全體迴避,名取,下指令!龍驤,讓妳家的艦載機輔助!」

        身為總旗艦的隼鷹自然不會坐視不管,而且自己面對的多是巡洋艦,加上目前只有一支艦隊,如果偵察機報告屬實,另一支艦隊才是主力。

        在夜戰的情況下,這類混戰所造成的傷害效率低外,有可能會誤傷同為艦娘的夥伴,受制在這樣的情況下,要保持陣型也有困難。

        被點名的名取硬著頭皮下達指令。

        「丟照明彈協助艦載機,五驅和二十二驅分為兩列並拉開彼此之間的位置,沒有解除指令不準發動任何攻擊。」

        指令剛下,所有人立即散開,在這樣的狀態下為持單縱陣反而容易被切開,轉為副縱陣的確是比較穩的陣型。

        隼鷹嘴角露出微笑,做出了個大動作,接收到動作的龍驤與二航戰也點了點頭。

        最後方的旗風丟出兩發照明彈,強光讓混搭在陣列中的棲艦位置都暴露了出來。

        還沒等棲艦做出動作,在空中盤旋的飛機攻擊就轟了下來。

        不同於剛開始的攻擊,雖然只有數秒,艦載機上的精靈還是能在第一時間作出反應,頓時海面火光沖天,棲艦的哀號聲響徹入耳。

        名取做出個手勢,讓旗風關掉探照燈,如果時間太長除了傷到探照燈外,也會影響到這邊的作戰。

        「全體脫離,轉單縱陣,先不用管是否有T字……啊!」

        此時一個全身有一半被炸開的棲艦突然抓住名取,並發出刺耳的叫聲,尖銳的聲音刺進名取的耳中,加上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她驚叫了起來。

        當下在旁邊的朝風和春風是可以有動作的,但是不知要怎麼處理,一不留神就會對名取造成傷害。

        此時旁邊傷害較淺的棲艦架起主砲,瞄準了半殘的棲艦和名取。

        「「「名取姐!!??」」」

        眾人驚叫聲中,爆炸聲突起,瞬間的火光讓海面就算沒有夜戰裝備的輔助,也宛如白晝一般。



        夜晚時,要進行反潛作戰的難度大幅上升,概念上這也是為何需要支援的原因之一,因為此時和潛水艦糾纏的艦隊不可能馬上提供支援。

        並不是無法拖著棲艦,但增加敵艦數量只是給所有艦娘添加麻煩。

        左翼主戰場,輕巡棲姬滲人的笑聲讓人打起了冷顫,雖然因為視線不佳的原因無法看見她的臉,不過陰涼的感覺依然仍讓人大腿起顫。

        「要掌握主動權,大潮,開探照燈,其餘人跟緊我。」

        探照燈將前方海域照亮,輕巡棲姬的臉才剛出現,在一旁的驅逐棲艦就對大潮進行攻擊,慌亂閃躲中大潮也被迫關燈,避免自己再成為攻擊目標。

        但哪怕只有極短的時間也足夠了,海面上水花湧動,朝潮將速度提聲到極速,砲口對準了輕巡棲姬出現的位置。

        「一發必中!開砲!」

        原本距離就相差不大,所以朝潮的攻擊在瞄準上面有利很多,火光讓朝潮的臉頰感到一斯灼熱感。

        雖說沒能對艦裝造成傷害,但至少打到了輕巡棲姬,而且傷害是有效的,而非簡單的擦傷。

        『可恨啊……。』

        幽暗的聲音環繞著海域,而此時輕巡棲姬也如過往的遭遇報告一般,竟然將探照燈開了起來。

        「小看我們嗎……。」

        夜戰時,照明彈和探照燈是很重要的夜戰裝備,其中一個點是因為夜戰的照明問題,而且相比探照燈,照明彈對艦娘的影響更大些。

        本來照明彈就有燒傷眼睛的危險,在艦娘也成了人型之後,這類傷害也同樣反饋到艦娘上,所以近距離盡可能不使用照明彈也成了在教導艦娘夜戰指令時的必提項目之一。

        把這個動作視為挑釁的朝潮咬了咬牙,而她也沒在客氣,做出手勢讓其他八驅的僚艦和六驅做出準備集火。

        轉眼間砲口就準備完畢並開砲,而輕巡棲姬也沒有更近一步的動作。

        相比之下,其餘棲艦倒是先行動了起來,因為陣型的改變以及角度無法調整的偏差,攻擊大多打到了這些棲艦上,就算有打到棲姬,也只是擦傷而已。

        本來兩邊就不是呈現T字,而且輕巡棲姬的位置並不是在第一位而是中間的位置,所以位在兩邊的棲艦可以馬上做出動作。

        探照燈有無法久開的特性,這點對深海方的裝備似乎也適用,這波攻擊結束時,探照燈也關了起來。

        「要換我們開啟探照燈嗎,還是有什麼準備?」

        滿潮輕聲的問朝潮,後者頓了頓後,看向了旁邊的曉。

        「曉,有什麼指示嗎?」

        方才被遺落的曉脹紅了臉,有點要哭的感覺,啜泣聲都出來了。

        「我們打拖延戰,目的是要等到支援過來,而且我們還有其它戰場沒解決,所以要保留一點戰力。」

        雖然有點情緒,但眼前必須馬上做出下一步行動,有點資歷的曉自然也知道嚴重性和輕重緩急,只能把委屈硬吞。

        「不知為何有種想要說抱歉的感覺。」

        雖然還想要多說些什麼,不過如果此時要拖延時間,將聲音降到最低就是必要的動作,所以只說了一句話後就止住了。

        當時的狀況下,朝潮也忽略左翼旗艦是曉,以八驅旗艦的身分發出了指示,而曉也因為晚了一步沒能將話說出來。

        「嘛……朝潮也沒錯啦,如果沒能快速做出反應,在輕巡棲姬將探照燈打開時,自家這邊也同樣陷入危險。」

        這些川也有聽到,此時他能做的也只有安撫這些小朋友了。

        當然這個想法如果被曉聽到,那他可能會直接去見過去先烈了。

        剛剛的激烈攻擊如幻覺般,戰場瞬間安靜下來,只能靠有限的月光看出敵艦的蹤影,這點對兩邊都是相同的。

        此時曉比了個簡單的動作,是讓大家調整因剛才的作戰混亂的陣型,重整為單縱陣。

        陣型組出來後,接著就是試著取得有利位置了,六驅與八驅整成兩支陣列,一前一後擺出陣型。

        這些動作都在緩慢的速度完成,期間棲艦有試探性的進行攻擊,但因為天色昏暗,所以都打了個空。

        正當下一波攻擊準備的差不多時,意外橫生。

        可能是時間太長的關係,結果輕巡棲姬再次開啟了探照燈,將曉和朝潮等人的位置暴露出來。

        「嘖,所有人,全主砲準備!」

        在曉的大聲喊叫中,所有人架起了主砲,不同於剛才的攻擊,此次輕巡棲姬也舉起了手臂,幽籃的光芒閃爍了起來。


=======================================================================

夜戰比想像中的還要難寫一些。
說一下這一篇比日戰難寫的理由:
1. 夜戰裝備的差別:
和反潛時差不多,該用水聽時要上水聽,要用爆雷時再爆雷,同樣視情況要用照明彈和探照燈,不同的裝備會造成一定的副作用。
2. 視線差異:
日戰時有利的部分在夜戰時多會轉成不利,如反潛,所以不能硬寫,也不能像日戰一樣馬上知道敵情,所以要輔以夜戰裝備。

另外在裝備上也要花些時間,歷史上到了二戰早就有夜戰用飛機了,只是要如何定位就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要如何輔助或攻擊,海面上的船需要做什麼行動。

所以夜戰還真心不好寫,另外本篇也用了T字陣相關的描寫,倒也不是之前都是亂打,不過在夜戰時比起一對一或二對一,因為視線不佳所以需要集火攻擊,想要寫這類的描寫段落,所以特別強調T字。

夜戰應該還會有一定的篇幅,塔威塔威港作戰篇盡量收在七十一章結束,不然會太長。

以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92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收藏

留言共 4 篇留言

皮克西斯
優質給推
是說曉真的跟探照燈很有仇 可以跟捲雲手牽手結拜QQ

08-27 08:30

冰雪 霜華
嘛,捲雲是秋雲受害者協會的,只能說秋雲的探照燈可以說是一種傳奇了。08-27 12:12
雪芽
夜偵…。

08-27 09:02

冰雪 霜華
空母應該是搭載艦載機,而史實上日軍的確有研發相關的飛機,這次的設計是以夜間戰鬥機為主,而非遊戲中的夜偵。
遊戲中有的裝備小說中是有的,只是有沒有用而已,而為了劇情安排與設計,會添加史實上有的船艦和裝備,不然海外艦會被大大的受限。08-27 12:15
皮克西斯
樓上 那是川內的寶物啊www

08-27 09:14

Gcat
左翼戰場的前端 感覺有地方寫的有點奇怪
明明朝潮叫大潮開探照燈 怎麼後面變成輕巡棲姬把照明彈打了下來?
這邊是不是需要修正一下?

沒有攔截下來的「強」況下
¬¬而非簡單的擦傷 (前面的¬¬ 是表情符號嗎?)

08-27 22:49

冰雪 霜華
我之前有調整哪邊用照明彈,哪邊用探照燈,應該是那時沒改過來。
剩下的就我打字打太快的問題,只是漏掉沒有刪掉。08-27 23: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MingYue5218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霜談動畫... 後一篇:[達人專欄] 【Pray...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an861015巴哈的大家
歡迎來看看我的小說>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