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極短單元劇《核爆末世:石心英雄》

作者:吟月氏樹海│2019-08-26 17:48:35│贊助:28│人氣:181
  前言:
  
  這是一份寫作同好公會裡的練習。大致流程是在核爆末日的這個固定背景下抽一份題目,開給自願者創作自己喜歡的故事。
  一篇末日後的日常生態、一份小小單元劇,還請鑑賞。
  
  
  固定背景:核爆末日的百年以後
  【本輪題目身著女僕裝的正義肌肉大叔、珍珠奶茶、跟一頭高達四米的變異生物產生戀情
  自由象限活動 第四輪 單元故事《核爆末世:石心英雄
  
  以下正文:
  --------------------------------------------------
  這是一個殘月高掛的夜晚,月相殘的只剩下半輪瓜皮般的圓弧,月色微弱、大地昏暗。
  
  飄渺的月光穿透薄雲,灑入一座由幾乎藍色寶石構成的城市,於是它便染成了藍光,映射著整座鋼鐵巨城都是滿滿的瑩藍色彩。
  
  充斥在柏油路旁交錯的碎石路上、鑲嵌在水泥與鋼筋裡的巨大石雕,這藍色石礦,可不一般。
  
  「嘶!我的左背……痛、痛啊!」
  
  在幽暗狹窄的巷子裡,一個赤裸的男人撞開了閒置的雜物,卻在空蕩的轉角站不住腳,扶著牆面上的藍石浮雕痛吼出聲。
  
  從左背下肋處開始,男子身上的血肉就像漲滿的氣球一樣轟然炸開,噴濺了一地灰黑色的污血和肉沫。
  
  冰藍石,它誘發著這座城市住民的基因異變,也維持了人類僅存的生存希望。
  
  在這個秩序重建的核災末日裡、在這塊核彈洗禮過後的土地上,人類都是畸形變異的。
  
  這種深淺不一的藍色石子,是末日過後的新生礦物,與森林樹木、河底卵石、空氣粉塵中那些忽強忽弱的波動性輻射不同,這種名為冰藍石的礦石能散發足夠穩定的輻射,強度在不同環境下常年一致。
  
  冰藍石能使週遭生物的衰變速度恆定下來,讓人類能在變異和突變的不斷輪迴中得到一絲安穩,在混亂不堪的末日裡成為人類建構秩序的一份基石。
  
  「它蠶食著我們的健康,卻能延續人類的生命。」是流傳在這座城市裡的名言。
  
  地上灰色的肉塊自發性的扭動,像是自己有著生命一樣,在冰藍石的輻射刺激下反覆跳動,散發著危險怪異的色彩。
  
  光著屁股的那名中年男性跌坐在自己的血肉之中,因著疼痛而喘息。
  
  「沒體力了?那……就便宜你了,噁心的東西。」
  
  沙啞的男中音從巷口飄出,冰冷的迴響在水泥牆壁之間,回音反覆重疊,讓赤身男子面露驚恐,忍著疼痛、跌跌撞撞的向前爬行。
  
  而在他身後,一道足足有著四米之高的巨大黑影猙獰的伸展著肢體,在微弱藍光的照射下,依稀能從黑夜中看見那筋肉糾結的輪廓。
  
  這具人型野獸般的巨大身影明明極其顯目,可當他隱匿在黑暗裡,卻像是變色龍一樣融入在陰影之中。
  
  若不是主動說話,甚至無法讓人察覺。
  
  「對不起、對不起!我......我以後不會再犯了。」
  
  赤身男子再次狼狽的前撲幾步,就又失去平衡的倒在了地上,像條幼犬一樣顫顫發抖。
  
  恐懼而皺縮的下體沾著幾分血紅與粘液,卻未見男子哪裡有流出鮮紅血液的傷口。
  
  「現在的她就在這裡,還沒跟你算完帳。你他媽的就要講以後?」
  
  巨人猛的傾身向前,彷彿戴著一層黝黑面具的臉孔因為憤怒而變得更加模糊。
  他吼出能夠震動雜物的咆哮,用著壯碩食指指向不遠處空無一人的平地。
  
  「你聽不見她心中的悲憤嗎?你看不見一個人心中,社會信任被鑿穿的空洞嗎?」
  
  他伸出漆黑如影的手掌,一把將裸體男子的半個身軀握在手心,輕輕鬆鬆的舉離了地面。
  
  「死不足惜的垃圾。」
  
  隨著冰冷的唾棄,巨人慢慢把手握緊。
  
  「我會把你的頭串在食人猿的尿池,讓怪物把你的腦漿吃光、泡進榆樹的樹膠裡做成自慰道具,讓千千萬萬的猴子都用著你的喉嚨洩慾。」
  
  肌肉巨人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吐著,手指一節一節的越扣越緊,讓裸體男痛苦的扭動掙扎、讓裸體男的口水和鼻涕滿面橫飛。
  
  「死吧!人渣。」
  
  最後,把這個成年男人的軀幹活生生擠成一束肉條,讓這個人保受輻射而腐爛的器官肉泥和迸裂而出的骨塊一起順著黑色巨掌緩緩流下,變成地上一灘又一灘的肉色爛泥。
  
  「噁心的東西。」
  
  他用尖銳的指甲掐斷了屍體的脖頸,把一個人類的頭顱像是葡萄蒂一樣拔開。
  
  「該死的強姦犯......」
  
  他一臉嫌惡的拎著那顆停留在痛苦表情的腦袋,即使在人已經死去以後,還是持續表示著滿心厭憎。
  
  藍色微光打在巨人超過一層樓高的軀幹上,見證了這個黑色巨物逐漸縮小的過程。
  
  四米高的詭異外型就像百年核災前的漫畫角色,蜘蛛人的勁敵——猛毒一樣,在眨眨眼的時間裡收進了一個肌肉壯漢的身體裡。
  
  「好了!冰櫃、冰櫃......」
  
  肌肉壯漢拉開斜揹的女式腰包,從裡面掏出一個早就準備好的攜帶式冰櫃。
  
  一個埋不在乎的輕拋把手中的頭顱扔進冰櫃,壯漢隨意的在身上的女僕圍裙上抹了抹手。
  
  他向後退了一步,借著月光確認自己此時的裝束。
  
  「頭帶確認、圍裙確認,裙擺沒問題、絲襪很棒......」
  
  神經質的撫著腰間布料的細小皺褶,在鏤空的裙裝縫隙間展示著結實的腹肌,壯漢露出滿意而幸福的笑容。
  
  「果然還是穿這套有披風的女僕裝出門,最開心了。」
  
  他向後抖著披風,讓輕質披風上抖大的「正義」二字在空中飛舞。
  
  「正義,真好!」
  
  他舉起雙臂,讓健壯的二頭肌高高鼓起,愉悅的讚美自己。
  
  在這個充滿輻射的末日以後,有些人變異在基因與肉身上,在反覆的畸變裡醜陋的死去或者畸形的苟活。
  
  而另外一些存活下來的人類,除了肉體的詭異之外,還有精神上的扭曲。
  
  這個戀上女僕形象的肌肉壯漢就是其中之一。
  
  「做保鑣有什麼好?當然是自由自在的傭兵舒服!」
  
  他撫摸著圍裙肩帶上輕飄飄的荷葉邊,滿臉愉悅的自言自語。
  
  即使在這個混亂變異的末日世界裡,人類的畸形也多少找得出規則。有動物溝通師、緝穀師這種以師為名、受人尊敬的職業,也有適合躲藏在陰暗角落的人型變異。
  
  像這名壯漢一樣的生物,被稱為影子。
  
  神智清楚、能夠冷靜自制的影子在受過訓練以後,會是生存區裡高等文官的貼身近衛。沉默、忠誠、如影隨形而且近身武力值極高,是最優質的安全保障。
  
  而那些瘋狂病態的影子、那些偏執狂熱的影子,便成了陰溝暗巷裡的暗殺者和為錢賣命的傭兵,生存在骯髒污穢的城市陰暗面。
  
  又或者,像這名壯漢一樣,變成自以為正義的私刑愛好者。
  
  「喔,對了!不能忘記幫忙收拾垃圾呢!」
  
  壯漢猛的一跳,從自我陶醉中驚醒。
  
  他高舉手臂,讓右手在空中迅速膨脹,變回方才那隻將近兩米的粗壯猿臂。輕輕對著地上東一塊西一塊的血肉抹去,通通擠到了牆角、堆成一球灰紅混合的模糊團塊。
  
  然後,壯漢甩了甩巨臂,還是把沾在手上的髒血污物甩的巷子裡滿地都是。
  
  「那個103號女人,別哭了,我們走吧!。」
  
  他不耐煩的隨手一揮,向他方才和裸男交談時指著的那塊空地說話。
  
  可那塊空地確實毫無一人。
  
  因為壯漢口中的女人,是存在於他的幻覺裡。
  
  在這個肌肉女僕的視線中,那裡站著一個嚎啕大哭的長髮女性。
  
  樣式簡樸的格子襯衫被人從正面撕開而僅僅只能披在身上、螺旋變形的胸罩只剩半邊的肩帶還勉強支撐著不滑落,長度及踝的百褶裙已經拖在地上,而內褲早就不翼而飛。
  
  非常典型的傳達著她是一位強姦案的受害者。
  
  這副模樣,是壯漢第一次見到、也是最後一次見到這個女人時的穿著。人都死了,自然就沒有機會再見到以後的模樣。
  
  身為影子的他,其實並不在乎一個人死後到底是水葬、土葬還是火葬。可是他的瘋狂和他的怒火會讓他銘記每一個曾經見過的強姦受害者……
  
  「啊啊!煩死了……57號!去安慰一下她。就算大仇得報,也不要哭成這樣啊!」
  
  把右臂縮回和其他肢體一樣的大小,壯漢煩躁的搔了搔後腦,對著空氣輕斥一聲。
  
  於是從襯衫女性的身旁,慢慢浮現一位正面系著圍裙、背後不著片縷的微肉熟婦。
  
  她是壯漢遇見的第57名強姦案受害者,為人成熟、沉穩溫柔,是壯漢最常主動請出來的一個幻覺。
  
  幾乎是57號擁上襯衫女的瞬間,這個哭哭啼啼的103號就硬生生的緩下了哭聲。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事,只是……我只是很感動。」
  
  103號的聲音很弱、絲柔絲柔的,就像一匹暗橘色的極軟絲綢。
  
  「操!」
  
  於是壯漢抿了抿唇,把手中的冰櫃提把捏出幾道裂痕。
  
  「好啦!我們趕快去食人猿的生存領地吧!把這顆人頭交給他們做成玩具,肯定解氣。」
  
  他舉起手中的冰櫃,安慰著眼前這個活在他幻覺裡的女人。
  
  然後轉頭,讓他心裡的103個受害者,和他一起離開這條堆積著屍水的巷弄。
  
  ※
  
  「石、人猿,謝、謝謝,你的,禮物。」
  
  在距離石心生存區好一段距離的樹林旁,一座人工痕跡明顯、卻看得出來工程粗糙的小水池邊,像是披了一層石製鎧甲的人猿群聚在一起。
  
  一個體型比其他同伴大了半分的人猿用著生疏的人類語言出聲道謝,同時將手裡的小冰櫃交給身後的其他人猿。
  
  年輕的人猿們興奮的簇擁著冰櫃裡的頭顱,小心翼翼的用刀子掀開頭蓋骨,像是品嘗難得的美味一樣,一個輪一個的互相分享。
  
  「盡情的拿去用吧!這傢伙就是世界上最噁心的罪犯。」
  
  人類狀態的壯漢一臉嫌棄的這麼說著,用發黃的圍裙擦著自己提著冰櫃的那隻手,就像是沾上了什麼無形的髒東西一樣反覆擦拭。
  
  「那麼,失、失陪,了。我、去、忙。」
  
  食人猿、又或者是他們自稱的石人猿向壯漢點點頭,回身加入年輕人猿們交互傳球的圈子裡。
  
  在距離水池邊好一段距離的草原上,留下裙襬隨風飛舞的壯漢。
  
  他看著人猿們分食腦漿、看著人猿剃了皮膚上的軟毛,從遠處提來一桶又一桶的樹脂,一步一步的進行加工。
  
  「103號。怎麼樣,心情有沒有好一點?」
  
  他對著身旁空無一人的石墩說話。
  
  在他的世界裡,石墩上靜靜的坐著衣服依然殘破的103號受害者。
  
  「有、有吧……」
  
  她注視著人猿們行雲流水的操作、注視著那顆人皮頭顱一層一層的刷上樹脂,從皮膚粗糙的人類男性,逐漸變成琥珀色的晶瑩藝術品
  
  「給她一點時間吧!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
  
  57號的聲音很溫和,輕輕的撫進了壯漢和103號的心裡,讓兩人的表情都和緩了幾分。
  
  「唉……辛苦她了。」
  
  忽地,從榕樹後走出另一個短髮女,她身材極好,是她穿著藏青色系的警察制服和方便行動的褲裝也藏不住誘人的曲線。
  
  而這樣的她,是在場唯一衣著整齊的女性。
  
  「99號?真是……我一定是太常被你本人糾纏了,居然在這個時候讓你出現……」
  
  壯漢有些訝異,不過輕哼一聲之後,便不再看向這個新來的女警。
  
  在他的世界裡,有被先姦後殺的女孩,自然也有劫後餘生的女性。不論本人生存與否,她們同樣都會進入壯漢的腦袋裡,和他生活在一起。
  
  「去去去!不要說風涼話。你這時候出現一點幫助也沒有。」
  
  他不耐的揮手,看都不看99號的面容。
  
  「別這樣嘛……我是來看你的啊!不照慣例,喝杯珍珠奶茶嗎?」
  
  而女警則是用笑臉迎向他,手邊相當順勢的,遞出一罐透明瓶裝的奶茶。
  
  褐黃色的奶茶裡漂浮著她自己煮的黑糖珍珠,有股特殊的誘人香氣。是壯漢每次遇到99號本體時,總會忍不住收下的禮物。
  
  「嘖!幻影給我的東西,我又喝不到……」
  
  他仰頭翻了個白眼,可還是乖乖的伸手去接。
  
  「嗯?奶茶有實體?你是99號的原型本體?」
  
  在手指接觸到奶茶罐釋放出來的冷氣那一刻,壯漢才發現眼前的這個她,其實就是女警本人。
  
  
  「大老遠來這裡幹嘛?太危險了吧!」
  
  他動作流暢的接過珍珠奶茶,第一時間說出口的,是食人猿對普通人類的危險性。
  
  「在這裡等你啊!鼎鼎大名的性權英雄——影魔大大。」
  
  女警俏皮的蹙眉。
  
  「那顆頭,是四個小時前姦殺了圖書管理員的那個通緝犯吧?」
  
  她瞇著眼睛,看著遠方那顆幾乎已經完全失去人類外型的螢光肉壺。
  
  「明天的報紙,影魔的名字又要更響亮囉!」
  
  擺著手的女警,在偷笑的同時向壯漢貼近了一步。
  
  「哼!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只是在維護我心中的正義。」
  
  而壯漢並不在意,只是冷冷的說著話。
  
  「現在幻覺有幾個人了,102?103?你們影子都這麼瘋的嗎?」
  
  足夠靠近的她用手肘頂了頂壯漢的側腰,賊賊的笑。
  
  壯漢環顧四週,掃過103號的背影,瞥過57號的笑臉,以及開始圍觀的102號、101號。
  
  「至少我清楚的知道自己並不正常。跟那些完全陷入狂熱的影子比……好多了。」
  
  雖然吸著珍珠奶茶的壯漢並沒有推開女警的貼近,但他始終不給什麼好臉色。
  
  所以,兩人變得沉默,一起靜靜的看著遠方的食人猿。
  
  「嗯?又有案子發生了!」
  
  十來分鐘以後,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壯漢忽然抬頭說出的這句話。
  
  他的幻覺,或者說他認為影子的幻覺並不只是虛假無用的自我欺騙,而是帶有幾分神秘色彩的奇妙知覺。
  
  他看向生存區的方位,手臂上的汗毛就像刺蝟一樣豎起,於是下個瞬間,整個人就被黑影包覆,膨脹回那個史詩般的肌肉怪物。
  
  跨出長長的步伐,他一刻也等不下去。
  
  「你要留我一個人在食人猿旁邊嗎?帶我一起去吧!」
  
  女警高舉雙手,用左右顧盼、大聲呼喊來吸引黑色巨人的視線。
  
  「哼!你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來的吧!」
  
  巨人呼出一口足以使女警衣襬獵獵作響的吐息,回身伸出大手,便粗魯的一把抄起女警。
  
  他提起這個相形之下像是玩具布偶一樣的人類女性,單手壓在自己胸前,讓女警正面感受他又硬又韌的黑色外殼。
  
  然後跨出大腳,踩在樹木和高草的影子裡,融入其中。
  
  「……」
  
  感受著四周的寂寥,趴在胸膛上的女警試圖說話,卻發現自己怎麼樣也發不出聲音。
  
  她覺得自己像是隔著一層薄紗在看這個世界,明明飛逝的景物相當熟悉,卻又看起來有些陌生、有些扭曲,有些……噁心。
  
  「影子的世界很不舒服吧!好奇鬼……忍耐一下,等等就到。」
  
  猙獰巨人的沙啞嗓音在女警的身體裡響起,才讓她躁動的感覺停止下來。
  
  等女警的感官回歸正常的時候,兩人已經站在了一名陌生少女的床前。
  
  僅用薄薄毛巾遮住自己的下身,這名乾瘦的少女兩眼迷茫。
  
  即使一具只有上半身出現的龐然大物擠滿了房間的所有高度、即使一個身穿警服的大姊姊忽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她也眼神空洞。
  
  「我是影魔。」
  
  這是一道兇惡又沙啞、卻特地說的溫柔又緩慢的嗓音。
  
  能夠回頭看向聲音的方向,可少女依然面無表情。
  
  「這種類型的受害者,是可能暫時說不出話的。」
  
  女警的聲線帶著幾分鼻音。
  
  不過,巨人搖了搖頭。
  
  「我……是在對104號說話。」
  
  在他的世界裡,眼前的少女有兩個,一個坐著放空、一個站著發怒。
  
  在女警看不見的世界裡,巨人已經知道了他需要的。
  
  「好,我答應你。他會死、他會死的乾淨俐落、安安靜靜。」
  
  所以他憤怒的把手掌按在水泥牆壁上,勉力克制著只淺淺的壓出一隻巨大掌印。
  
  然後對躺在床上的那個少女說:
  
  「我會替你復仇。」
  
  他一把抓在女警的腰部,緊的她都有些呼吸不順。
  
  然後一起繞過公寓的樓道、遁入樓下,找到那個看著妻子相片喝酒的男人。
  
  在男人還沒有來得及露出驚恐的表情之前,滿臉怒容的半身巨人就伸出手指,彈斷了赤身男子的脖頸,結束他的一生。
  
  「104號,你說你這樣就滿意了。可我……還是很不爽阿……」
  
  黑色巨人壓著嗓子說話,讓房間裡的玻璃櫥窗都隱隱震動。
  
  他消了風,變回只比女警高出兩顆頭的健碩人形,連自己身上的女僕裝都沒心思整理,就直直坐到男子屍體對面的沙發上。
  
  「真是個他媽的爛人。」
  
  深深陷入柔軟的沙發,可他緊緊盯著對面那具腦袋軟軟垂下的屍體,生悶氣。
  
  可畢竟今天不像以前,殺完人就只剩他自己。
  
  「影魔?你……你這是在幼稚什麼?哈哈!」
  
  也許是為了報復剛剛腰被捏痛,女警輕輕踢了一下壯漢的小腿肚。
  
  「哼!」
  
  而他雙手抱胸,仍然死盯著對面那變形扭曲的脖子。
  
  沉默了幾分鐘之後,是女警率先開口。
  
  「吶……影魔……」
  
  「為什麼你就沒幫我『復仇』呢?」
  
  她的聲音很平靜。
  
  「嗯?這你還問我?」
  
  所以壯漢頭也沒轉,漫不經心的回話。
  
  「因為99號說她不要我動手啊!」
  
  他隨口一說,倒是讓站立一旁的女警呆若木雞。
  
  「之前會這樣說的那些受害者,不外乎是自己想動手,就是捨不得對方死。」
  
  抬頭瞥了一眼女警呆滯的面容,壯漢的聲音還是生著悶氣的狀態。
  
  「你是哪個原因我也不知道,自己問自己吧!」
  
  他努嘴,把問題了拋回去。
  
  「我?」
  
  愣了好一會,女警的面容才吐出一個字。
  
  「我?自己想動手?捨不得對方死?哈哈哈!」
  
  她重複著壯漢的話語、斷了線風箏似的大笑幾聲。
  
  然後,才恢復一貫的輕靈態度。
  
  「哇!你真的很厲害、真的很厲害。」
  
  她一臉欽佩看著眼前健碩的壯漢。
  
  她這個閱讀過「影子」學術資料的人認為,影子所謂的幻覺,其實並沒有太多無法想像的神秘色彩,而是強化了經驗直覺與綜合觀察力的一種模糊體現。
  
  「完全沒有痕跡的事情,影子是看不出來的……對吧?」
  
  女警喃喃自語,點著頭看向壯漢坦承的眼睛。
  
  「嗯……差不多吧!」
  
  在女警的注視下,壯漢伸了個懶腰,悶氣慢慢消彌開來。
  
  「來石心做了這麼多事,也是差不多該離開這個生存區了,避避風頭。」
  
  他先是整個人癱在沙發靠背上。
  
  「剩下的就交給你們警察囉!」
  
  然後指了指對面已經從椅子上滑落地面的男性屍體,再慢慢坐起身子,一副開始熱身的模樣。
  
  「這樣啊……」
  
  女警有些神情悵然。
  
  「辛苦啦!最後也是照慣例,來杯珍珠奶茶吧!」
  
  她默默從身後撈出一罐冰鎮好的珍珠奶茶。
  
  「哪裡拿出來的?你變魔術啊?」
  
  雖然很是吃驚,可壯漢還是動作自然的接過奶茶罐,像是小孩子一樣愉悅的開喝。
  
  「哇……這幾天喝了你好多珍珠奶茶,都快要上癮了呢!」
  
  大大的吸了幾口,他已經用懷念的神情在喝這最後的餞別禮。
  
  所以,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
  
  「怎麼好像有點……睏……你、你下藥……嗯?」
  
  已經是連手指都動不了的睏意襲來。
  
  ※
  
  等壯漢醒來的時候,窗外已是一片明媚暖陽。
  
  他整個人是呈現大字型的躺在一張柔軟的蠶絲大床上,而非他想像中監獄裡的冰冷鐵床。
  
  「這是……」
  
  他微微弓起身子、環顧四週,第一眼便看見床前的全身落地鏡、看見鏡面上用粉色口紅寫著的娟秀字跡。
  
  「總是都當英雄?這次換你當受害者。」
  
  看著這一排特意狂妄的大字,壯漢長噓一口氣。
  
  從鏡框上簍空的店名,他認出自己身處石園賓館,是這座生存區裡一間他知道價格並不頂尖、但自己卻也住不起的旅店。
  
  他掀開薄被、看向自己的身體,果然是乾乾淨淨的不著片縷。
  
  「那個瘋女人,居然這麼有錢?」
  
  他緩緩下床,仔細感受自己腰部受到的些微小傷。
  
  聽著窗外特意養來營造氣氛的媚鳥輕聲鳴叫,壯漢走向鏡旁的小桌。
  
  在裝飾著藍色圓石的造型桌上,擺著他鍾愛的女僕裝,折的方方正正,上面還擺著一封敞開的短信。
  
  「你衣服我親自洗的,放心。
  
   石心抓你的意願不算大,還是路上小心。
  
   若是不滿被姦,再偶爾回來復仇。
  
   你的99號本體,小女警」
  
  而在信尾署名的最後,她另外寫著:
  
  「瘋的是這個世界,不只是你。」
  
  壯漢愣了許久,久違的眼角有些濕潤。
  
  「真他媽、瘋女人……」
  
  他捏著信尾,五味雜陳的輕聲細說。
  
  沉浸片刻後,忽然驚醒般的環顧四週。
  
  「99號,這不是你自己寫的嗎?跟103號、57號一起湊這麼近做什麼?還有,你們這群圍觀的女人……笑什麼?通通不准笑。」
  
  
  
  --------------------------------------------------
  後記:
  
  核爆末世主題下的三篇故事,這篇的影魔是我最喜歡的角色。
  
  除了設定有趣而琢磨的很快樂之外,他的個性也和我自己有許多相似之處,很有共鳴。
  
  是一份寫起來很愉快的故事。
  
  那麼,下回見。
  
  --------------------------------------------------
  初稿完成日期:2019/08/24
  最後校稿日期:2019/08/26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84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核爆末世|吟月氏樹海

留言共 2 篇留言

月殼表面
有警察卻無法治,很有末世的感覺。

話說女警也不是普通人呢,搬得動影魔XD

很好奇女警背後的故事呢。

08-26 23:30

吟月氏樹海
哎呀呀,被月殼發現伏筆了。

下一輪題目我正想以女警的變異為主軸呢!
於是,肯定會越來越偏向奇幻(゚ノД`゚)゚

放棄治療、放棄科學解釋囉!08-26 23:51
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
大愛末日風格~~~~

09-03 09:49

吟月氏樹海
真的?
那這一系列末日主題的短文你都可以品鑑一下。
感謝你的喜歡!09-03 09: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CapyzZ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六千字短篇《核爆末世:石... 後一篇:六千字單元劇《核爆末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各位巴友
假日愉快~我快熱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