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霹靂-玄同x挽風曲/赩翼蒼鸆】紅傘

作者:只是執著習慣不願放下│2019-08-26 15:37:54│巴幣:0│人氣:93
【玄同x挽風曲/赩翼蒼鸆】紅傘
 
落日,夕陽餘暉散在傘頂。不知是餘暉紅,抑或傘更紅?
 
徹日的雨將寒意深鎖於椅中,尚未靠近便感一陣寒冷襲來,坐下,那冷更是直透身裡──彷若要將全身血液冰凍的溫度。
 
來者自得地落坐椅上。
一襲艷麗如血的金邊紅袍像是最狂妄的火,要將整個冰冷的空間都摀的溫熱。
 
伸出的手筆直修長,在探得雨已停時又復收回。
收傘。
 
落日紅暉為群山覆蓋層輕紗,觸眼所及一切全被同化,化成同色調的綺麗景象。
美不勝收。
 
 
那裡。紅中藏黑的人,邁著沉穩地步伐向著幽深的前方,直往。
卻在不經意中,注目到輕倚著石椅的紅傘。
 
 
江流天地外。
 
 
在一片清明裡那紅,紅的醒目、紅的刺人了。
本欲向前者,也不禁為之停留。再次舉步卻是朝外邁步。
 
逐漸顯露的,有山巒、江流,有長椅、紅傘。
獨缺的是,心中無法訴諸他人的身影。
 
 
山色有無中。
 
 
廣闊的天地、相似卻又不相同的時空。
一人於紅傘左側、一人於右側。同樣將念頭深藏,看著相似卻又不相同的廣闊天地。
 
最靠近卻也最遙遠。
 
天色將暗。左側的人起身,在夜色降臨前離開了。來時的紅傘仍還在原地,停留、等待。
 
等待著緣分到來的時候。
等待著思念人兒到來的那一刻。
 
於是,在天色漸明之前,右側之人拾起傘,離開。
 
無人知曉曾有過這樣短暫的機遇。
他不知道。
他亦不知。
 
緣分是這世上最任性不過的頑童。興時將兩人牽連在一塊,興畢就斬斷。任由事者為此痛苦不已卻全然不在意。
 
可再痛苦也無從抵抗不是嗎?
 
 
 
是嗎?
 
 
 
相同的場景,一樣張狂的金紅身影又來到此地。
收起相似的紅傘,又復坐於長椅左側。
感受著落日帶來的餘溫。
 
在這方世界獨自生活,他沒有親人、沒有至交好友。雖然又再活一世,但日子一久,也開始讓人有點感到不耐煩了。卻也奇怪,不論再怎麼意亂心煩,每到這裡,心,就能變得平靜。於是他開始享受著第三萬四千三百八十三個日落時分。
 
即至的仲夏之夜。
最是群魔亂舞、虛幻、瘋狂又奇妙的時分。
 
紅黑的身影也乘著這溫黃的暮色而至,但手中多了一把紅傘,卻原是上回於此帶回的那把。
 
收起傘,將傘放置於椅邊。他撩開衣襬坐下。
 
在兩把傘互觸的瞬間。
金紅的人似有所感,略感遲疑地望向右側忽現的紅黑身影。
 
幾世紀的等待,終究有圓滿的一刻?
 
挽風曲收緊拳頭。心中感觸萬千,想訴諸於言詞,幾番開口卻又遲疑。
怕只是幻象、怕對方還未原諒、怕……
 
持續了幾世紀的想念,原以為已逐漸淡去。不料就算每日思念漸緩,但往日的想念依舊留存於心,不曾消失。一見出口,便如翻天覆地的大浪將其淹沒。
 
就算是幻想也好。
 
歡愉難掩卻又克制地開口稱讚了眼前的山色。
惴惴不安地等著玄同的應和。
 
然而山間風景依舊。
那話彷彿落入泥潭的石子,不見蹤跡。
 
期望與絕望只在一瞬。
 
玄同起身取回紅傘。
便在剎那間,自挽風曲眼前消失。
 
如夢般。
是誰離開了誰的夢中?
蝶或莊周?
在這即將邁入夜晚的仲夏裡。妄然。
 
 
玄同撐著傘看著石椅的另端。一片空蕩蕩。
等待了幾世紀的人,仍只存活在自己心中。
幾日前拾回的紅傘莫名讓對他的思念潰堤,這才每日都來此休息片刻。
 
但,已該回歸往日生活。
 
逝者已矣。
即使想念,也只會是想念了。
他,跨步離開。
 
但在背後。是尋覓著他的挽風曲。
不相信那只是個如此真實的幻想。
 
越希望越絕望。
但再怎麼慌亂地尋找,玄同就同未曾真正出現過。
 
或許他真的從未出現?
挽風曲不願意相信。
 
或許他真的從未出現過……
挽風曲望著石椅旁孤單的紅傘。
 
或許他真的從未出現過。
挽風曲頹然掩住雙眼。
 
是天在給他一個警醒。
告訴他──逝去之人已逝去。
即使傾盡三萬四千三百八十三日的想念,也僅能讓自己看到轉瞬間的幸福幻想。
卻終究只是個荒唐的夢。
 
癡愚者注定在虛幻的夏夜裡斷盡心腸。
 
挽風曲撐開傘。遮住了那苦澀的笑,留下落日帶著希望隱去。
 
 
有緣。
無緣。
是誰說了算?
 
是命運?
是我?
還是你?
 
 
皓月銀色無邊際的夜色裡。
生前未識瓊漿液者,手揣著酒壺與傘,搖晃的上了橋。
 
藉著托望的幸福酒香,以期再次相遇。
舉起杜康,灌入。
一口又一口。
 
再夢一次可否?
再次地進入我夢中……
 
沒落的紅自醉地癱倒橋上。
望著銀月勾起壺妄想,一飲而盡。
 
你不來我便去找你。
由我入你夢中。
 
薰風吹拂,吹過枝間、吹過沉淪夢中者的身邊。
帶來了涼意,也帶來了另抹身影。
 
因月色太孤單而偶然至此的人亦上了橋。
手中握住的是,即使回歸往日生活仍攜帶在側的紅傘。
 
他本重情。更何況……
 
金鏡高懸空中,憐愛的照映著大地。為來者披上層披肩。
清透而鮮明。
 
倏地,一把紅傘自腳邊滾離又停下。
 
玄同望著與手中如此相似卻又不相同的紅傘。
終彎腰拾起。與自己手中的紅傘同握於掌中。
 
雖無法再見,但若能將此做為種寄望,代替兩個終無法相見的人,走往另個結局……
玄同撫過傘面。
 
抬頭卻見橋間有人醉躺其上──是自己盼著整整三萬四千三百八十三日的紅影。
 
緩步向前,遲疑地伸手觸碰眼前醉者,指間微涼但仍能感受溫熱蘊含其中。
 
玄同張口欲喚,怎知一行苦劃過眼前人臉側。
 
他手腕翻轉,為其拭掉痕跡。卻也驚醒沉淪者。
 
挽風曲在迷茫之中又遇朝思暮想的身影。
卻不知該喜或悲。喜的是總算如願再見,悲的是自己依然陷於未醒的夜裡。
那近在眼前與自己如此相似,近看卻又迥異的面容。
 
明明是這麼的想念……
等真入了夢中卻又清楚的感受到心臟被篡緊的疼痛感。
因為明白這僅是黑夜裡絢爛的煙花,就算奪目金芒自空中墜落的猶如伸手可及──也依然遙不可及。
 
「本欲一醉」搖晃著起身「一醉……尋你」
「但那不是你……」
 
「不是。吾倆早已……即使再相像你仍只是吾。不是他。」
「不是他。」
 
是啊……自己醉了。
醉了。
眼前所見萬象皆為虛妄。
 
「非也。」沉靜的紅出言打斷。「是吾。」
 
但不久前方體驗一把得而復失的人難以給出任何反應。
 
玄同伸手將兀自沉浸於悲傷中的紅影扯至眼前,用輕微的撞擊力道與溫度強迫介入對方的思緒中。
 
「看向吾。」
 
「……」
 
「再相似也總有不同之處,告訴吾,吾是誰?」
 
替代一人須需對對方之行為、思想都揣摩上千上萬遍,連同細節的部分也知之甚詳。
 
眼前人的動作、表情都與所祈望的他無異。
那麼真是自己等待已久的人嗎?
真的會是嗎?
 
挽風曲下巴微抬、鼻尖摩擦,最終薄唇互觸。
 
真假難辨,但是真是假在此刻已不顯其重要性。
從未知曉醉酒為何的猖狂紅影得寸進尺地掠奪著另方的空氣。
 
不論是莊周或蝶,已無誰願離開這幻夏夜裡。
就算回歸虛妄,此刻間眼前人是真,倆被脹滿的心也是真。
 
緣之一字雖有定數,但若真無緣又怎能相遇?
天既給出此線,牽與不牽全在個人。
有緣無緣,也只因人有情無情罷了。
 
倘若有心,便有緣。
可若無情,便無緣。
 
「人生來回,幾度輪轉。過去已不能追悔,但現在仍可掌握。」
「挽風曲。你這一世歸吾了。」
 
你曾是我,我亦曾為你。
你曾身不由己,曾困鎖原地千萬年。
而我則被情所缚,撐持執著。
 
這世上再沒有誰比我倆更熟悉彼此。
 
仍醺著的人,也不知是否真聽清楚了,只是淺笑著囁嚅:「是吾的。」
 
天邊的燦目色澤隱而欲出,在第三萬四千三百八十三個夜晚過後,終是在空中劃出一道完全不同以往的金色光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84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霹靂開天記之創神篇|挽風曲|赩翼蒼鸆|玄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uiy802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霹靂-玄同x挽風曲/赩... 後一篇:【同人、自創人物大雜燴】...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7d7ffgkt有在用YT跟FB的人
不要相信這家的廣告:https://forum.gamer.com.tw/C.php?page=1&bsn=60076&snA=630686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