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GL】《墨彩》肆·解憂

作者:現世.夢│2019-08-26 02:19:36│贊助:6│人氣:29
       鄭奇琇發起脾氣來那可不是好受的,今個出來便打算等師妹消氣再回去,懷著這般想法……鄭舞墨穿成男子模樣,坐在酒館的角落。

       「怎麼養出她這副脾氣的……?」

       她倒了杯酒,一邊咕噥著,一飲而盡。

       「喂。」

       「是不是該稍微嚴格些……」

       鄭舞墨正想著,自己面前的桌子突然被踢翻,酒水灑在她身上,她這才抬頭望向來者。

       「這是大爺我的位置,不想挨打就讓開!」

       「這桌上寫你名字了?」

       「呦,還回嘴?」他一把提起鄭舞墨的領子,「看來你嫌命長啦?」

       「唉……」

       她嘆了一聲,手握住對方的手腕……奮力一抓便聽見了骨頭的錯位,那人疼的放開了手,鄭舞墨也不放過這個機會,一腳踹上他的側腹。

       趁著他重心不穩,她直接對著正臉出拳……對方倒地,鄭舞墨一腳踩在他的胸膛上,淡然的笑著。

       「唔啊……!」

       「為了幾杯酒殺人還是不值的,」她抽出腰間的長劍,劍尖就停在離那人左眼不到一吋的位置,「不過你這招子不放亮點也沒用,不如廢了吧。」

       說完,她便輕輕劃開對方的左眉……鮮血滲出,她舔去嘴角還留著的殘酒,不知是因為酒醉還是興奮……持劍的手也微微顫著。

       「你是用右手掀了我的桌,那……也砍下來好了?」

       「饒、饒命!饒命啊!」

      劍尖又向下移了些,傷口延伸到眼瞼,正當要劃過眼睛時……她突然收了手。

       「唔、唔……」

       「真是……壞了我的興致,」她踹了地上的人一腳,看他連滾帶爬的站起來並抹去臉上的鼻血,「還不快滾。」

       「你……你給我等著!」

       她也沒放在心上,環顧四周……其他酒客一對上目光便趕緊移開,鄭舞墨搖了搖頭喚了小二,塞些錢當賠償後就找了別的位置坐下。

       拿著酒杯的手還有些抖。

       「差一點……」

       「客、客官,您方才說什麼……?」

       「……沒什麼,」她將幾塊碎銀拍在桌上,「把你們店裡最烈的酒端上來。」

       「好嘞!」

       小二離開,她嗅了嗅自己的衣裳。

       「又來了,」低聲喃喃,「下次得再克制些……」
*
*
       「哼!師姐又扔下我……!」鄭奇琇走在大街上,低頭看著自己偷偷順走的鄭舞墨的錢袋,做了個鬼臉,「沒錢了我看妳能跑哪去!」

       正當她晃悠著,就聽見有人叫住了她,回頭一看。

       「啊~武叔叔!」

       她記得鄭舞墨曾經和自己介紹過這人,難得聽說師姐有朋友,之前碰頭的時候他也會帶自己去玩兒呢。

       「你怎麼來啦?」
       「……來找位故人,話說奇琇姑娘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啊啊~這個說來我就氣!」

       ……
       ……

       「師姐是不是很過分!」

       擇武不知道該如何回應,誰讓鄭舞墨在溜去酒館前把照料鄭奇琇的責任丟給自己?之前謊稱是友人介紹給她認識時只說是稍微幫著照看而已啊。

       這下好,他同意也不是,不同意也不是。

       好在鄭奇琇並沒有要擇武認真回答便繼續嘰嘰喳喳的說了下去,甚至將過往的舊帳也一併翻出來。

       「每次都丟下我然後偷偷跑掉!我也是很厲害的啊!對不對?」

       「的確是比同年紀的孩子厲害許多。」

       畢竟她底子不差,鄭舞墨不只一次和擇武說過要是鄭奇琇能把鄭衍的功夫學好,恐怕連她自己都得顧忌三分。

       不過讓擇武更印象深刻的是鄭奇琇有一次抄起硯台就往鄭舞墨砸去,那時鄭舞墨恐怕也是沒料到師妹發這麼大火就用左手去擋,在手臂上砸了好大一塊瘀青。

       整個鴛鴦閣就沒人敢對著閣主砸東西的,擇武知道之後都捏了一把冷汗,那時鄭舞墨抽抽嘴角似乎也有點想發作,但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但這下就導致鄭奇琇以為不管砸什麼都傷不到鄭舞墨……拿出來丟的東西可謂是越來越精彩。

       「妳師姐這麼做,也只是怕妳受傷,」他拍了拍鄭奇琇的小腦袋瓜兒,「就忍耐些吧?」

       「可是……你不覺得下藥太過火了嗎!」

       「這……的確是……」

       雖然鄭舞墨有稍微把藥量調少怕影響到鄭奇琇的身體,不過要說也真的說不過去……

       「對嘛!」

       「咳嗯……這之後我會和她提一下的……」

       「那你順便勸她少喝些酒好不好?每一次都能聞到那味道!對身體也不好……」

       擇武沉默了一小會兒後才點頭答應……這的確也需要擔心,畢竟這些時日鄭舞墨的酒是越喝越烈,但他卻也不知如何阻止,又想到鄭奇琇語中帶著的擔憂……

       「姑娘這是……不生她的氣了?」

       「誰、誰說的!我還氣!」

       「呵……」

        擇武能理解鄭舞墨的決定,就連自己都能看清孩子眼裡的清澈……也不願它變得混濁不堪。

       「氣歸氣……也不能拿走我的東西啊。」

       「師姐?!」她才剛驚訝,又立馬捂住鼻子,「哇啊……酒味好濃……」

       「還說啊,幸好我身上還帶了些碎銀,否則就讓小二踹出來了!」
         
       鄭舞墨嫌棄的說道,不過她本身就有隨身攜帶錢財的習慣,鄭奇琇手裡拿著的錢袋不過是她拿來唬師妹的。

       「妳這不是沒被踹嗎,」鄭奇琇鼓著臉說著,「我想買糖葫蘆!可不可以?」

       「怕了妳了……去吧,吃完可不准再鬧脾氣了。」

       「嘿嘿!」

       見她歡喜的朝小舖子蹦去,鄭舞墨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頭看向一旁低著頭的擇武。

       「看來你挺討孩子喜歡的。」

       「不敢當。」

       「……說正事,派人再給我送些靜心凝神的藥,最好再來些烈酒……」她長吁一口,「最近總是能聞到血腥味,這兒的酒太淡,根本蓋不過去。」

        「……您還是要注意身體。」

        「我明白,但又能如何?現在拖一日是一日……」鄭舞墨笑了兩聲,「就不知道琇兒知道我私地下那些爛事時,可會捨得替天行道,手刃同門。」

        擇武沒有接話,任鄭舞墨拍拍他的肩膀……隨後又拉開平時的微笑迎接拿著糖葫蘆回來的小丫頭。

*
*
【後記】

鄭舞墨被家暴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80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做夢人
被師妹家暴⋯⋯(@@下次丟開山刀~)

08-26 09:15

現世.夢
開山刀是真的會出人命的w08-26 12:37
星夏&夜雅+一隻葉喵
為她的肝默哀……(๑•﹏•)
(是說古人酒精抗性好高的感覺(@_@)

08-28 22:40

現世.夢
畢竟嗜酒是特色嘛~不過我想她的肝不會有問題的!

因為中國古代的酒其實是屬於發酵酒,就是有酒的味道,但沒有太高的酒精濃度,所以發酵酒中的“烈酒”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刺激。

而我們現在所謂的烈酒--比如說威士忌,是屬於蒸餾酒,酒精濃度會是發酵酒的好幾倍,同時對身體的負擔會比較大。

當然啦,不管是哪種酒,喝多了還是不好OuO08-29 00: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4911975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遊戲的朋友委託... 後一篇:中秋節的練習...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請再給我~~一個理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