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翻譯】國外有聲長篇小說——Design(計畫) 第一季 第六章

作者:煉獄│2019-08-25 22:52:39│贊助:0│人氣:12
這次為各位帶來的是第六章的更新。
這章的長度會比之前短上不少,因為它在影片中只佔了大概十來分的篇幅。
不過,還是可以期待之後的劇情的。
至於為什麼沒能在昨天發布呢,因為我太怠惰了,嘻嘻。
===========================================
我們最終到了一個周遭數英里都沒有看見任何黑車的地方。
不久之後,我發現自己就在我停車的街區。
我們現在正在穿過別人的後院。我希望沒有任何人在看我們。
我更加希望沒有人會報告任何一個女孩的訊息。因為她背上有著鏈子。
我懷疑他們通常會接到這樣的電話。
當然,如果有人決定向窗外看,我握在手中的槍對事情並沒有任何助益。
最後,我們終於到達了我的車。我將突擊步槍藏在座位下,並讓女孩進入。

當我驚恐地意識到,仍有直升機在頭頂上盤旋時,我緊張地環顧四周。
幾個小時的有節奏劈砍聲是如此地不斷重複,在我的腦海裡已經變成了白噪聲。
我抬頭看了看。有一個已經幾乎消失在地平線上。但還有另一個。它更近了。
我僵住了,但試圖驚慌失措的呼吸。
當然,我們在這個街區看起來並不合適。直升機在高空上。
當然,他們無法在這麼遠的距離上辨認這個女孩。
如果他們甚至朝著我們的方向看,他們下面就有如此多的房屋。

當那個生物笨拙地跳進汽車裡時,我的心臟仍像被槌打著。
她看起來可以很好地收回她的鏈條。但即使她將其完全收回,它們仍拖在地上。
這讓她坐在乘客座位上時,幾乎讓人感到十分彆扭。
令我非常寬慰的是,這架直升機並沒有向後退,
而是懶洋洋地飄過森林,在設施周圍掃過。
我趕緊躲進我的車裡,然後把鑰匙從口袋裡掏出來。
當我轉動鑰匙,點火啟動車輛時,汽車發出轟鳴聲。

這個生物的臉上帶著幼稚的歡樂。
發出的讚嘆與汽車的聲音夾雜在一起,就像個合唱團。
我開著汽車快速駛向主幹道。
當我們在高速公路上奔馳時,感覺就像是永遠一樣久。
我輕輕鬆了一口氣。
我把手伸向我的汽車遮陽板,然後拿出一副更好的太陽眼鏡。
鏡片有著大面的著色和反光。
「這裡。」我微笑著,然後把它們交給了這個生物。
她猶豫不決。隨後帶走了它們,並用她自己的交換。
「謝謝。」她低聲說。臉上泛著一絲淡淡的紅色。
她現在看起來像一個秘密特工。我笑了。

「什麼?」她問道。她的手緊張地坐立不安。
「哈哈,沒事。」我笑了。
「但是看起來很酷。」當我感到震驚的時候,我自己中斷了我正在說的話。
「哦...啊...這裡。」我斷斷續續地說。
然後在她面前翻轉遮陽板,抬起蓋子,露出下面的鏡子。
「不要害怕我或任何事物啊,哈哈。」我尷尬地笑了。
「妳看起來有點...有點殘忍..。」她敬畏地凝視著。緩緩降下她的太陽眼鏡。
「但是以一種漂亮的方式。」我窒息著,試圖抓住自己。
「哈哈,我不是想傷害妳的感情。」
「我的意思是...無蓋眼睛有點令人不安...不過老實說,我的意思是...除此之外,妳很善良...很可愛。」
我很快就讓我的聲音慢慢淡出,然後視線轉向前方的道路。決定不再開口。
我笨拙地用手指敲擊方向盤,偷偷看了一眼,她的臉就像番茄一樣紅。
「你...覺得我很可愛?」她的聲音傳到了空氣中。她的臉上出現了點害羞。
「啊,哈哈,嗯...」我結結巴巴地說,試圖迴避這個問題。
「我認為它無所謂,重要的是妳的想法。」

她安靜了很長一段時間,沉默很不舒服。我寧願她把我切成兩半
「不。」她過了一會兒回答。「這不代表全部,妳的想法的確很重要——」
她甚至沒有觸摸它,僅僅是拍了一下衣服,遮陽板猛然撞上天花板。
「唯一重要的是妳的想法。」她繼續說道。
「哦,天啊。」我喊道,結結巴巴地說:「哦,啊,嗯...」
我對這種事情早就不太擅長了,而這女孩用金屬長矛威脅我的身體的事實並沒有幫助。
事實上,她在我眼中看起來很像一個屍體。我從沒想過以其它方式看著她。
也許她的外表是蒼白皮膚和鏤空的雙眼,
但她撕裂這些人的方式讓我有點難以這樣看待她。
我看了她一眼,第一次完全地審視著她。這讓她害躁的退縮了。
「停止。」她結結巴巴地說,將臉轉向一旁。
「你在做什麼?我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啊,哈哈,抱歉。」我喊道,將臉轉了回來,感覺自己臉紅了。
我畏縮了一下,然後把車轉回了路上。我沒有意識到我是多麼的分心。

我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聽見汽車經過瀝青而發出的聲音。
我試圖努力思考,但現況清楚地表明我對這種事情缺乏經驗。
我決定簡單地大聲說出我的想法,而不是試著拼湊出一個答案。
「我...我認為是的。」我結結巴巴地說。
「看看妳的臉。當妳臉紅的時候很可愛。但是當你撕裂人們的時候完全不。」
我本想繼續說話,不過現在正在發生的談話太過荒謬以至於我暫停了一分鐘。
「我的意思是....」
「當妳微笑的時候,我覺得很難找到妳的吸引力。」
我的血液凍結了。我的手幾乎從方向盤上移開,遮住了我的嘴。
「呃,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尖聲說道。
「我的意思是,當妳殺了那些人時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不、不是妳正常的笑容。」
「好..噢,天啊,我很抱歉。」我繼續說道:「我很想看到妳的笑容。」
「嗯,我只是想把這輛該死的車開離懸崖邊,我怎麼可能這麼糟糕呢。」
「拜託,微笑。」我沮喪地喊了起來。
她的臉上充滿了混亂。

「我的天啊。」我嘆了口氣,終於抓到了她的目光。
在她眼睛中旋轉的濃密黑色汙泥後方似乎是如閃電般的電風暴。
「啊,如果我有這麼多麻煩..」我緊張地笑了起來。
「哈哈,我想即使我直到現在還沒有意識到,我發現,妳確實很漂亮。」
她的目光落到了地板上,我轉頭看著道路,但新的發現使我緊張地想要尖叫。
「天啊,該死的。」我笑了。感覺到身體已經在畏縮。
「妳為什麼必須去做它?這很奇怪。」
「很奇怪?」她回應道。「是的。」我笑了。
「妳不能告訴我,妳不覺得這個...這...無論如何——」
「看起來很幸福。」她慢慢地琢磨後說道。
「是的。我會說是尷尬,但妳可能會感受到另一種情感。」
「一部分是因為它困擾了我一段時間,一部分是因為我會說什麼來改變主題。」
我很快地說完這句話。

「妳還記得妳在設施中待了多久嗎?」她看著我,想了一會兒。
「我記得很久了。」她最終說道。「像是...六周一樣?」
我嘆了口氣。「這不是很有幫助。」「好吧。」她回答道。
「你是對的。我不確定,但我想我是在那裡出生的。」
「我對此十分懷疑。」我說。她好奇地看著我。
「妳沒有在那裡學到任何東西。但是妳的意思就像是那裡像學校一樣。」
「當妳在那裡時,妳沒有學過英語、數學,或類似的東西。妳—」
「我知道。」她說。「我們從來沒有時間來談論這樣的話題。」
「好吧,那麼四乘以八是多少?」我問道,中斷了她的話。
「四乘以八...」她思索著。「是三十二。但為什麼這麼問?」
「那科羅拉多州的首都叫什麼?」我問道。
「丹佛?我想。」她回答說。「你為什麼問我這些?」
「妳在哪裡學到這一切的?」我在她回答之前繼續問道。
「聽著,如果妳真的是在這樣的設施中出生和長大的話。但,妳擁有四歲的智慧。」
「好吧,也許我在失去記憶之前就已經在設施裡學到了它們,但是我不記得了。」
她慢慢地說。似乎在思考這個話題該如何回覆。
「那是可能的。」我思索著。「但不知怎地,我對此仍表示懷疑。」
「早些時候,我問過妳了。妳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這就像一個俚語,只能在外界學習到。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之前住在那個地方?」她開始看著她的手,然後緩緩轉動它們。
「是的。我想是這樣的。」我說。
「這只是一個給妳注射藥物,或者是想讓妳成為什麼的設施。」
「看著妳的臉。妳是什麼?所有的這些都意味著—妳完全是一個人類。」
「天啊!」她喊道。抓著她的頭髮。「為什麼我不記得了?」

「嗯...,四十五度三角形的正弦是多少?」我問道。
她斷斷續續地說,臉上因不確定而露出沮喪。
「它是...我、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我可能會做,但我不記得怎麼去——」
「哈哈,沒關係。」我說道。再一次打斷了她的話。
「如果我告訴妳,它是二的平方根,或以適當的形式來說,二的二平方根。這是否具有意義?」
「...是的。」她慢慢地回答。「我覺得這很有意義。」
「好的。」我說。「進一步思考,如果我要求妳找到函數的導數,妳能做到嗎?」
「可能無法。」她誠實地回答。「如果我要求妳計算積分?」
我繼續仔細地觀察她的臉。「啊...啊 ..」她結結巴巴地說。
「極座標的半徑,或是參數方程式的XY座標怎麼樣?」我再次問道。
她的臉上只顯示出混亂。「妳沒有任何印象嗎?」我問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回答。在抓了抓自己頭髮的一兩秒後。
「嗯,好吧。」我說。
「這只是一個非常粗略的估計,因為我必須考慮妳並沒有擁有所有記憶的事實。」
「但根據數學課程在這個國家的進展情況,妳目前的知識水平可能會讓妳大吃一驚。」
我停下來,想了一會兒。「可能是在中學結束到高中一開始這段期間...」
「我只是在猜測妳的年齡,但妳看起來取決於妳的年齡。」
「這意味著,妳已經在設施待了大概四年。」
她看著我,很明顯正在腦海中思考這個想法。
「四年。」她靜靜地說。再幾秒鐘後再度呼吸。
「是啊。」我慢慢地說。「但是,在那之前...」
她繼續說道。但說話的聲音逐漸變小。
「是啊..」我再次說道,視線轉回道路上。

馬克斯住在離我家很近的地方,當我們經過他的房子時,我試圖不去看它。
我知道他的父母會在那裡等他。等待他們永遠不會歸來的兒子。
我的心臟凍結得如此之快。我差點緊張地把車轉向另一條道路。
在房子前面,被周圍樹木遮蔽著的是五輛左右的黑色車輛。
還有一個巨大的大黑盒子,像拖車一樣附著在其中一個上面。
我在我的呼吸下詛咒。我怎麼會這麼傻?
他們當然能夠在設施辨識出馬克斯的身體。潘妮的房子很可能也會被尋訪。
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辦法認出薩拉。
她的身體被灼燒得不成人樣,他們有辦法從她身上做出任何形象的鑑定嗎?
當我直視前方時,我們在一陣沉默與擔憂中經過了可怕的場景。
我的心臟狂跳不已。「他們會找到我們。」這個生物緩緩地說,瞥了一眼窗外。
「他們會殺死所有涉入其中的人。」駭人的噁心侵入了我的肚子裡。

「那...馬克斯..和潘妮的...家人呢?」我斷斷續續地說。
「可能會面臨審訊。」她輕聲說道。
「如果他們真的不知道些什麼,那...他們應該會沒事。」她不確定地停頓了一下。
我緊緊地抓住方向盤,感到極端憤怒。最初是擔心,隨後化為仇恨。
「不,如果我關閉了那個他媽的設施,那他們就無法這麼做。」
我咬牙切齒地說道。試圖解決問題。我的指關節因過度的施力而變得蒼白。
「哦。」她呼吸著。靜靜地轉向前方。
「所有人 ?」我的血液冷卻了。我正要問她有多少人。
當我突然意識到這是什麼時。我的恐懼正在被實現。
我感到一陣惡寒竄上我的脊椎。我顫抖著、喘息。
「妳的意思是,還有更多。更多像妳一樣的人。」


本文章並不屬於我,我僅是翻譯成中文,並推廣這部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77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tom60166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國外有聲長篇小說... 後一篇:【翻譯】國外有聲長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大家
小說更新囉,歡迎大家前來坐坐看看喔,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