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7 GP

[達人專欄] 我是肥宅#32 和風少女來敲門

作者:花梨.奇跡の狭間│2019-08-25 20:56:04│贊助:82│人氣:1135

  劇情概要:肥宅打開家門,發現小夜蹲在門邊對他微笑……

  「小夜!」肥宅震驚地喊道,「妳怎麼知道我住這裡?」

  「是鳥巢告訴吾主的。」小獅代替小夜回答,「鳥巢起先不願意透漏你的地址,經過吾主的曉以大義,鳥巢才同意幫忙。」

  「曉以大義?」

  「你忘了東西。」

  小獅指著小夜腳邊的保溫袋,肥宅認出那是他昨晚丟下的東西。

  「你們親自將袋子送過來?」肥宅簡直不敢置信。

  小獅和小夜不約而同點頭。

  肥宅連忙解開防盜鏈,打開大門歡迎小夜。

  「謝謝你們,謝謝。」肥宅脹紅著臉,「實在不好意思。」

  小夜站了起來,用燦爛的笑顏化解尷尬的氣氛。小夜穿著珊瑚色針織層次袖上衣、黑色及膝窄裙與黑絨面厚領綁帶鞋,頭上一頂黑色緞帶貝雷帽,背著卡其色小背包,完全就是一位有氣質的扶桑女孩。小夜的脖子上仍舊繫著一條絲巾,肥宅猜想大概是為了替脖子遮陽吧。

  「別客氣。」小獅俏皮地戳戳肥宅的肚子,「不過呢,暖男,我建議你盡快將這袋食物放進冰箱,不然光靠保溫袋很難阻擋夏天的熱浪。」

  「好,我知道了。」

  肥宅讓開一條路,讓小夜走進家門,他望著小夜走過自己面前,突然感到一絲不安,他和小夜只見過兩次面,邀請她進家門似乎不太合宜。小獅搖頭晃腦地觀察肥宅的反應,突然開始揮手搧風,還刻意用力喘氣。

  「暖男,我快熱趴了,給我一杯飲料吧。」小獅喘著說,「記得加冰喔!」

  「喔,好啊。」肥宅連忙說道。「請你們隨便找個位置就座。」

  肥宅有杞人憂天的壞習慣,但是他無法放著有需要的人不管。

  肥宅關上大門,提起地上的保溫袋,然後前往廚房,將袋內的食物(凍得跟石頭一樣硬)逐一塞進冷凍庫。小夜在客廳的椅子坐了下來,開始好奇地觀察屋內陳設。小獅懷疑地打量桌上的陶瓷招財貓,似乎認為對方會趁牠不注意的時候突然撲過來。

  「來吧,請喝冰水。」

  肥宅將一杯盛滿冰塊的冰水放到小夜面前,接著打開冷氣,將客廳門窗逐一關上。小獅趁著小夜對肥宅點頭致謝的空檔,將整個身體貼到杯子上。

  「謝啦,我快熱死了。」小獅高興地說。

  小獅的喜悅並沒有持續太久,小夜就用手指將牠彈開,滾到一旁的小獅只能沮喪地唉聲嘆氣。肥宅在小夜對面就坐,玩味地觀察眼前一人一獸的互動,即使已經看過好幾次類似的戲碼,仍舊感到驚奇萬分。

  「小夜,謝謝妳親自將東西送來。」肥宅誠摯地說,「我欠妳一份人情。」

  「沒關係。」小獅搖著手臂,得意地說,「記得報答就好,你懂的。」

  小夜當下就賞給小獅一記腦天唐竹割,後者痛得滿桌打滾。小夜使了一個嚴厲的眼神,小獅見狀便忍著痛爬起來,沮喪地向肥宅告別。

  「暖男,吾主要親自和你交流,我這個電燈泡只有退場的份。」小獅依依不捨地說,「下次記得請我喝萊姆冰淇淋蘇打,那是我最喜歡的飲料。」

  語畢,小獅便鑽回小夜的口袋。待小獅消失後,小夜從背包內取出平板,手指迅速在平板上滑動。

  『早安,暖男。』

  「呃-早安。」肥宅還沒有完全適應小夜的溝通方式。

  『這麼早就來拜訪,實在不好意思。』小夜低下頭,「希望我沒有打擾到你。」

  「別客氣,我完全沒放在心上。」肥宅慌忙揮著手,「該說不好意思的人是我才對,居然讓妳親自把東西送過來。」

  『和你的幫助相比,這點人情不算什麼。』

  肥宅感到慚愧,他確實有幫助過小夜,但是那種雞毛蒜皮的幫助根本不值得一提,反而是他承蒙小夜和昆明伯的盛情,該道謝的人是他才對。特別是昆明伯,肥宅想到昨晚離去前是怎麼對待昆明伯的,就感到十分羞愧,他不只應該道謝,還應該道歉。

  「小夜。」

  『是的?』

  「妳想必從昆明伯那邊得知事情源委了吧?我指的是我離開前的舉動。」

  小夜點點頭。

  「對不起,我把事情搞砸了,我不該那麼做的。」肥宅懊悔地說,「希望他能夠給我一個道歉的機會。」

  『請別放在心上。』小夜微笑著,雖然她的笑容和數位語音有些格格不入,『昆明伯是見過世面的人,不會為此感到生氣。』

  「我欠昆明伯一個道歉。」肥宅堅決地說,「請妳告訴我昆明伯什麼時候方便,我將親自登門謝罪。」

  『昆明伯並不介意。』

  「但是我介意。」肥宅說,「既然我對他失禮,就必須道歉。若無法彌補犯下的錯誤,我永遠不會原諒自己。」

  小夜瞇起左眼審視肥宅,肥宅接觸到小夜的目光,心臟便突然猛烈一跳。肥宅驚訝地發現手指開始滲汗,手掌微微顫抖,眼前的小夜就像是盯著獵物的蛇,讓他感到不太舒服。然而下一瞬間,肥宅的不快感就突然煙消雲散,彷彿從一開始就不曾存在。

  『所以,你想和昆明伯道歉?』小夜向肥宅進行確認。

  「是的。」肥宅連忙回答,差點忘記自己正在和小夜交談。

  小夜低下頭,手指在平板上飛快跳動,然後她拉開平板後面的支架,將平板立在桌上,螢幕面對著肥宅。肥宅狐疑地盯著平板,直到看見堆滿笑容的昆明伯出現在螢幕上,他才明白小夜的用意。

  『年輕人,早安。』昆明伯精神抖擻地說,『小夜說你有事情找我?』

  「早安,昆明伯。」肥宅慚愧地說,「關於昨晚的事,我想向你道歉。」

  『沒關係。』昆明伯打斷肥宅的話,『沒關係的。』

  「可是-」

  『年輕人,你沒有錯,不需要道歉。』昆明伯加重了語氣,『你是一位善良的年輕人,你那麼做想必有你的理由,我不會質疑你的決定。』

  肥宅沒有回答。

  『小夜,妳在嗎?』昆明伯問道。

  小夜起身走到肥宅身旁,對平板內的昆明伯揮揮手。

  『沿路平安嗎?』昆明伯擔心地問道,「有沒有遇到麻煩?」

  小夜搖搖頭。

  『那就好。』昆明伯鬆了一口氣,轉頭面對肥宅,『年輕人,不好意思,小夜就有勞你多關照了。』

  肥宅張大嘴巴,昆明伯的台詞聽起來似曾相似。肥宅還來不及發問,昆明伯便向兩人揮手告別,隨即切斷通訊。小夜將平板收納起來,座回原本的位置。

  『這件事情告一段落,你不需要再為此煩惱了。』小夜微笑著說。

  「是啊。」肥宅說,他還沒有完全釋懷。

  兩人沉默著,冷氣的運轉聲反而讓客廳更顯寧靜,肥宅侷促不安地扭動屁股,不確定接下來該怎麼辦。他昨天進入小夜的家,今天換成小夜進入他家,這種展開完全出乎他的預料。事實上,這兩個星期以來,他一直碰到類似的展開,而他對此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小夜,妳是怎麼來的?」肥宅打破現場的沉默,「搭捷運嗎?」

  『計程車。』小夜的手指在平板上舞動著。

  「也對,提著那麼大包的行李,計程車比較方便。」肥宅說,「妳能夠提起這麼重的袋子,實在不簡單。」

  『謝謝。』

  「外面想必很熱,辛苦妳了。」

  『不會,這不算什麼。』

  肥宅傻笑著,心裡卻十分氣惱,他的發言蠢得跟智障一樣。

  「妳搭計程車總共多少錢?」肥宅問道,覺得自己又問了一個蠢問題。

  『765元。』

  肥宅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

  「對不起,小夜,妳剛剛說多少錢?」肥宅問道。

  『765元。』小夜重複道。

  「為什麼這麼貴!」肥宅詫異地問道。根據他的估算,彩雲軒到他家的計程車資頂多300元。

  『第一部計程車刻意繞遠路,我察覺後要求下車,付了175元。』小夜笑著講出讓人笑不出來的內容,『第二部計程車送我到這裡,下車前問我是不是扶桑遺民,我點頭,他就把車資增加一倍,嘴裡嚷著他的車不是給我這種扶桑鬼子搭的,還威脅要叫車行的人修理我,我付了590元才脫身。』

  怒意在肥宅的肚子裡迅速累積。

  「該死的混帳。」肥宅低聲罵道,「居然對一位女孩做出這種事。」

  『這無所謂。』

  「或許妳該將這件事告訴昆明伯。」肥宅想起來,昆明伯剛剛也在關心小夜的狀況。

  『沒有必要。』小夜顯得蠻不在乎,『這種程度的遭遇不算什麼,我已經習慣了。』

「妳經常遇到那種事情嗎?」

  小夜微微點頭,『不只是我,昆明伯也一樣。』

  肥宅把髒話吞回去,他知道開罵只會讓小夜難堪。

  「可是昆明伯並不是扶桑遺民。」肥宅說。

  『昆明伯站在扶桑這一邊,這就足以讓那些人排擠他了。』

  「排擠?」

  『網路攻訐,電話騷擾,攔路唾罵,以及其他你能想到的一切。』

  肥宅面色凝重,「我知道有些人不喜歡扶桑,卻沒想到這麼嚴重。」

  『排擠扶桑的風氣很久以前就已經存在,不過規模並不大,直到去年發生一件大事,才讓這股風氣浮上檯面。』小夜說,『你一定知道是哪件事吧?』

  「3F大遊行。」肥宅回答,口氣很不屑,「一群神經病舉辦的反社會活動。」

  『他們不是神經病,而是思慮細膩的仇恨團體。』小夜指正肥宅的說法,『Fann-Fusou Folk,反扶桑集團,又叫3F黨。3F黨於大戰時的華夏發跡,由軍人及政要組成,目標是反制扶桑與日俱增的影響力,不擇手段的激進做法令他們聲名狼藉。大戰後,部分3F黨成員遷來福爾摩沙,煽動人民仇視扶桑的一切,但是沒有成功。3F黨式微了很長一段時間,最近開始死灰復燃,利用各種媒介攻訐扶桑,並用激烈手段威脅任何親近扶桑的人,特別是扶桑遺民。3F黨去年舉辦了一場反扶桑遊行,吸引超過十萬的人上街附和,許多人對此憂心忡忡,認為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

  「這些人在發什麼神經?搞出這麼多仇恨究竟有何意義?」

  『我也很想知道。』小夜說,『特別是他們來彩雲軒抗議的時候。』

  「他們還去彩雲軒抗議?」

  『他們來過彩雲軒好幾次,抗議我們搶走當地人的生意,喝令我們滾出這個國家,用廚餘及臭雞蛋破壞彩雲軒的店面。』

  「你們有報警嗎?」

  『有,但是警察能做的只有勸阻和協助報案,無法阻止抗議行動。根據警方說法,抗議是他們的表現自由,如果他們沒有犯法,警方也愛莫能助。』

  「去他的表現自由。」肥宅咕噥著說,克制自己別罵出更難聽的話。

  『對不起。』小夜低下頭,『破壞了你的心情。』

  「沒關係。」肥宅說,「真的沒關係,我不介意。」

  事實上,肥宅對此非常介意,居然開啟這麼糟糕的話題,讓前來做客的小夜難堪。肥宅苦思著該怎麼挽回局面,房間裡面突然傳來歐巴馬的語音。

  『維吉爾,你聽聽這個!』歐巴馬大聲喊道,『有人問我說誰是本伺服器最壞的玩家,我就把你的名字報出去。結果那個人居然認識你,說你曾經在新手期間指導他,他現在還戴著你送的附魔白金耳環,附魔白金耳環耶!送這麼貴的飾品給初次見面的菜鳥,你這壞蛋未免壞過頭了吧,哈!』

  小夜好奇地朝室內張望,肥宅連忙出面解釋。

  「房間裡面沒有人,那是線上遊戲的語音通訊。」肥宅說,「妳聽得懂雅美利亞語?」

  『當然,我經常和雅美利亞人語音通訊,雅美利亞語還難不倒我。』小夜敲著平板,『你在遊戲中也會幫助人嗎?』

  「只要有機會的話。」

  『你好了不起。』

  「謝謝。」

  『剛剛說話的那個人是誰?』

  「我在遊戲裡的好友,名叫歐巴馬。」

  『是那位前雅美利亞總統嗎?』

  「當然不是。」肥宅覺得這個想法十分好笑,「剛好同姓而已,歐巴馬這個姓氏在雅美利亞還算普遍。」

  『他是黑人?』

  「是的。」

  『他住在雅美利亞北方,而且受過正規教育?』

  肥宅感到納悶,「妳怎麼知道?」

  『他的雅美利亞語帶有北方口音,語句大致符合正規的文法規則,這些是在北方受過正規教育的特徵。』

  「歐巴馬曾就讀於北克拉瑪斯大學,後來因為家庭因素而輟學,提早進入職場。」肥宅佩服地說,「妳這個年紀就能夠聽懂雅美利亞語,聽出這麼多資訊,太厲害了。」

  「謝謝你的稱讚。」小夜靦腆地笑了,「不過我必須坦承,我使用了電腦分析,才能夠得到那些資訊。」

  「電腦分析?」

  『我的平板有一套語音分析程式,可以分析環境內的語音。』小夜擺出難得的頑皮神情,讓肥宅聯想到小惡魔版的琉璃,『想見識一下嗎?』

  「願聞其詳。」

  小夜的雙手在平板上快速敲擊滑動,乍看之下真像一位彈鋼琴的音樂家。不過幾秒鐘,平板就傳出一大串的訊息。

  『歐巴馬的年紀在25歲至35歲之間,這是資料庫的估算結果。他說話中間只換了一次氣,代表其肺活量高於標準。他發出特定氣音有漏風現象,證明他的門齒或犬齒有缺牙,門齒比較有可能。他的位置靠近馬路,理由是環境噪音包含汽機車的呼嘯聲。他的聲波震幅不太穩定,顯示其聲帶處於疲勞狀態,原因可能是喉嚨發炎,或是這幾天說話過度所致。』

  肥宅聽得一愣一愣,他大學曾經修過語音辨識課程,知道現在的語音辨識技術已趨成熟,但是真的能夠靠幾句話就得到這麼多資訊嗎?肥宅想提出質疑,又覺得這麼做有些失禮,索性做出最保險的反應,也就是稱讚對方。

  「非常專業的分析結果。」肥宅拍著手說。

  『謝謝。』小夜將話題轉回線上遊戲,『歐巴馬剛剛稱呼你為維吉爾,你為何將角色取名為維吉爾呢?』

  「我的角色是吟遊詩人,便以古羅馬的同名詩人替角色命名。」

  小夜面露期待,『那你一定讀過維吉爾的詩囉?』

  「從來沒有。」肥宅不好意思地說。

  『是嗎。』小夜略顯失望。

  「妳喜歡維吉爾的詩?」

  『是的,我很喜歡。』小夜說,『可惜,我不能把一生奉獻給孤獨,也不能承受如此的苦痛。這是維吉爾在《埃涅阿斯紀》的詩詞片段,我很喜歡這幾句,它精準描繪出我的心境。』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小夜別過頭,不經意流露出寂寞的神情。肥宅見狀感到很難過,一位女孩子不該有這種表情。

  「如果妳遇到困難,可以來找我,我可以幫妳想點辦法。」肥宅小聲地補充道,「雖然幫助不大。」

  『謝謝你,暖男。』小夜溫柔地說,『你是我見過最仁慈的人。』

  「妳過獎了。」肥宅紅著臉說,「對了,關於我的稱呼,希望妳可以改一下,暖男聽起來太拗口了。」

  『我認為那很適合你,不過我願意尊重你的意見。你希望我怎麼稱呼你?』

  「叫我肥-」

  『不行。』

  「耶?」

  『那個稱呼不行。』小夜堅決地重覆道,『絕對不行。』

  「那就換一個好了,妳想怎麼稱呼我都行。」

  『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

  『浩然。』

  肥宅掩住臉,不讓小夜看見他的嫌惡表情。

  「這也是鳥巢告訴妳的?」肥宅問道。

  『是的。』小夜觀察肥宅的反應,『你不喜歡自己的名字嗎?』

  肥宅沒有答覆,然而這個反應就已經是答覆。小夜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重新滑動平板。

  『我也不喜歡自己的名字。』小夜說。

  肥宅詫異地抬起頭,沒料到小夜會這麼說。

  「為什麼?」肥宅不解地問道,「這個名字很好聽啊。」

  『這個名字背後有著太多回憶。每當有人喊出這個名字,回憶就會開始撕扯我的心。』小夜閉上眼睛,渾身僵硬,似乎正承受著不可目視的苦痛,『有時候我也會和你一樣,想要放棄這個名字,逃到一個沒有人知道我叫小夜的地方。』

  肥宅注視著小夜,覺得現在的她簡直就是自己的倒影。

  『然而我並沒有這麼做。』小夜重新張開眼睛,『我很清楚,無論改名還是逃避,不堪回首的過去仍舊會緊跟在後,直到我承認失敗並澈底崩潰,我絕不允許自己淪落到這個地步。所以我決定堅強,抵抗這個名字背後的詛咒,總有一天,我會重拾這個名字的驕傲。』

  小夜整個人容光煥發,與平時的柔弱截然不同。肥宅無法完全理解小夜的發言,卻可以感受到這番話的堅定決心。一陣苦澀感在肥宅心中快速蔓延,他剛剛還以為小夜和自己很像,結果是他搞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小夜,你真令我佩服。」肥宅強顏歡笑。

  『我還需要努力。』小夜害羞地說,又變回原本的女孩,『既然我辦得到,你一定也辦得到。』

  肥宅並不這麼認為。

  「我會試試看。」肥宅勉強說道,「小夜,謝謝妳的鼓勵。」

  『不客氣,浩-』小夜停下手指,猶豫該怎麼繼續下去。

  「妳還是繼續稱呼我為暖男吧。」肥宅說,「我明白妳的用心,小夜,但是我還沒有做好準備。或許有朝一日,我也可以找回自己名字的驕傲,但不是現在。」

  『我明白。』小夜包容地笑了,『我對你有信心。』

  「謝謝妳。」

  此時,又一陣語音自房內傳來。

  『維吉爾,你還在線上嗎?』歐巴馬喊道,『我們公會想請你幫個忙!』

(待續)

其他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76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肥宅

留言共 3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遞茶

08-25 22:12

Ŝiba-Hundo
真的好看!!!

08-26 15:57

帥斃復仇者
「或許妳該將這件事告訴昆明伯。」肥宅想起來,昆明伯剛剛也在關心【琉璃】的狀況。
->小夜

09-01 16:00

花梨.奇跡の狭間
謝謝你指正我的筆誤 感激不盡 [e5]09-01 17: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7喜歡★vermili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山本アリフレッド】理系... 後一篇:【RRR】FGO幼稚園:...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eterwen152all
[達人專欄] 《一輩子的長度》第10回:心動乎? 上架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