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長篇】《琴緣三重奏》第二十一章──傷後時光(1)

作者:湛藍琴海│2019-08-25 18:08:44│贊助:42│人氣:289
  車禍發生至今,幾個月過去了。

  時光流逝之慢,就如幾乎停滯不前的河流一般。

  但時間確實在流動,滴答滴答。

  一點一滴在心頭,心海波瀾蕩漾,提醒我時間在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

  越是感受到光陰的流逝,越是感受到光陰流逝之沉緩。

  1、2、3、4、5、6、7……

  就如數綿羊一樣,數久了,就覺得煎熬了。

  每一刻都是流動得如此刻意。

  滴答、滴答、滴答……

  如慢格動作。

  煎熬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慢嗎?或許是,雖然知道現在必須靜養、慢活。但活在憂患之中的人,是沒有這種餘地的。

  我在跟時間賽跑,趕在死線以前,抵達終點線。

  直到我在中途重重摔跤。

  那一天,數個月前的寒假,由於一直在外奔波,身心較為疲累,在比較不機靈的狀況下,被一輛超速轎車撞了。

  一切都是如此措手不及。

  直接飛了出去,飛向半空,重重落地。

  碰咚一聲,視野一暗。回過神來,已經準備被搶救了。

  火辣燒灼的疼痛,焚燒全身,我知道很多部位都受重創了,尤其是幾根手指跟雙手前臂,似乎粉碎了。

  我的手。

  我的鋼琴。

  我的夢想。

  母親的遺願,及昕伶約好一起參加雙鋼琴大賽的約定。這一翻,翻碎了規劃。

  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

  可以治好吧?

  如此自我安慰,依舊心知肚明,哪怕是治好了,也恐怕必須毀了一起比賽的約定。

  不久,兄長來了,殘留意識的我,跟他說對於無法遵守跟昕伶一起參加鋼琴比賽十分抱歉。

  若是我個人比賽毀了還比較沒關係,但因為意外,影響到他人無法參賽,實在很過意不去。是我邀請昕伶再度參加雙鋼琴大賽的,她也為此不斷苦練,如今心血付諸東流,自然是百般內疚。

  為什麼要發生這種事?為什麼?

  上帝在考驗我嗎?

  我努力說服自己,這一定是上帝的考驗,並非惡整。我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為了成就自我。所有成就,都須經歷千錘百鍊。追夢之路上,必然一路曲折滿布荊棘碎石而顛簸不止。

  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至少保住了一條命,傷勢只要靠療養與復健,也能大抵復原。

  不是致命的挫折都是養分。

  品嘗這聽似很有道理的心靈雞湯,卻嚐不出溫暖。

  不願怨天尤人,更不願懷疑上帝。那將會顛覆我的信仰,長年以來的信仰。那是早已離世的母親,所遺留給我的重要之物。母親無法繼續擔任我的支柱,至少她所遺留下來的信仰,能成為重要的精神支柱。

  一旦否定的話,無疑會使我的心徹底傾塌,會徹底崩潰。

  緊咬牙關,尋找持續信仰的理由。

  或許就是沒有一無所有吧。

  我遇見了她,能跟我一起在鋼琴之路上並肩而行的女孩。

  我能一再再度過鬼門關,心靈上的重重鬼門關,車禍大難不死,鐵定是因為,我還有活著的價值吧。

  正因如此,我有求生意志。但只要心情低潮一來,意識到自身的無力,消極憂鬱的情緒便排山倒海而來。開始自我否定,懷疑生命的價值,輕生念頭若隱若現,又隨即被理性壓抑下去。

  沒有輕生的餘地,必須要為夢想奮鬥到燃燒殆盡為止。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外傷都是能治癒的,這些就是我的木柴,還能燃燒。

  一面治療外傷與復健,一面服藥與諮商(包括治療車禍創傷症侯群)。每天都是專注養病,畢竟這就是休學一年的最大目的。

  休學強迫我慢活,只是始終難以習慣。

  想要過上真正優雅的生活,也不是如此容易。

  更正確地說,裡外殘破的我,談何優雅呢?

  連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都做不到了。

  幾個月來,我需要他人照顧。身邊唯一能照顧我的只有兄長,但兄長也無法一直照顧下去,他要返回外地繼續發展。昕伶也沒義務照顧我,她能偶爾來探望我,跟我討論音樂,已經感激不盡了,不願欠她更多人情。這種困境,只能暫住到舅舅家。

  我不願寄人籬下,希望能盡快回歸獨立的生活。

  生活自理能力恢復後,立刻返回老家獨居了。

  心理素質比想像中高,不只是比過往更適應寂寞,就連憂鬱症也再度逐漸減緩,可以再度減藥了。車禍創傷症候群也不嚴重,雖然對於騎車有所戒懼,但經過治療以及一次次的順利騎車經驗,也逐漸克服了。

  生活自理不成問題了,只差持續復健,恢復練琴。

  踏回逐夢的道路上。

  我追隨在昕伶的身後,她如眼前的光,我如她身後的影子。過去或許我像她的光,引領她向前邁進,如今是她超前,我必須加快腳步。

  她是我的光,做她的影子不曾覺得陰暗。

  比做兄長的影子好多了。

  對於兄長,我的情感始終是矛盾的。我跟他的關係一直很疏遠,他似乎也沒意識到「身為某人的影子」這種心情。他只是把我當作需要扶助的親弟弟,在經濟上尚未獨立,以及身心重創後,需要他人照料的弟弟。

  他對我的照顧並非施捨,是慷慨大方,不斤斤計較的。並非他手頭有多闊綽,僅僅只是他知道自身的義務而已。

  他沒有耍帥,沒有擺出架子,是平易近人可以信任的存在。他敞開心房,我卻始終沒有踏足進去。

  距離是我造成的。

  直到不久前才意識到這點。

  我連自己的心房都無法敞開了,那就沒有踏入他人心房的權利吧。

  又或者,我不曉得踏入他的心房後,等待我的光景究竟為何,假使過於耀眼,我一定會摀住雙眼,奪門而出吧。

  會被照回原形的。

  寧願若即若離,保持安全距離,從自己的心窗望向房外,那才是安全的。

  兄長也沒有多問,是沒有察覺到嗎?畢竟粗枝大葉吧。

  我感激他願意在我遇難時伸出援手,讓我感受到僅有的親情。但我依舊包著厚膜,無法直接感受到他的溫熱。

  他似乎沒有察覺到那道膜。

  我們始終是遙遠的。

  曾同住一個屋簷下的手足,如此而已。

  那昕伶呢?

  毫無疑問,除了兄長以外,最關心我的莫非昕伶莫屬。她每周都會來探望我,有時還會帶慰問品。實在很過意不去,雖然每次都會婉拒,但終究無法推辭她的客氣。

  我一心回報,但還在養傷的時候,根本無能為力。直到傷勢好轉,我開始可以製作簡單的料理,才能報答一點恩情。

  我了解她完全沒有為我做這些的義務,但她仍然做了,持續不斷,從不計較。每次我答謝推辭,她都說這只是回報過去的恩情罷了。

  對於並肩作戰的夥伴,做這些也是應該的。

  沒有因為違背一起參加雙鋼琴大賽的約定,就被她拋棄。

  沒有因為我休學一年,就將我從夥伴名單中除名。 

  她待我始終如一。

  為了這些恩情,更加深刻感受到必須尊重生命。

  活下去,不只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那些重視我的人們。

  無論我已經失去了多少。

  至少我能做的,就是不再虧欠誰下去。

  想要繼續為我重視的人付出。

  想要再一起登上舞台。

  這就是我繼續咬牙練琴的理由。

  也是我,努力做飯的理由。

  她只要一來,我就會做飯給她吃。料理是有溫度的,我希望她能感受到。

  當她流露靦腆的微笑,我也笑了。

  前幾天,她又來我家了,我做了菜,跟她單獨共進晚餐。

  早已不是第一次了,正因已經習以為常,我才意識到,或許要打破常態。

  一切都是從她這句話開始的吧:

  『感覺常吃你做的菜真的不太好意思啊,溫廷均……』

  她低下了頭,輕描淡寫的語調並沒有掩飾她的難為情。

  怎麼會不好意思呢?這只是我小小的回報。

  跟她解釋了這些,她才逐漸比較能夠接受。我凝視她,察覺她雖然近在咫尺,但或許也只限於物理上的距離而已。

  明明認識這麼久了,應該彼此很熟悉了,為何還拘泥於客套禮節?

  其中有點我一直有點在意。

  『昕伶,有件事想問妳,可以嗎?』

  放下筷子,與她四目相對。


 
  暑假了,一個學年又宣告落幕。

  這學年似乎過得特別快,尤其是第二學期。第二學期發生的事情太多,每件事都成為了時間的加速器,箭矢般的咻一下就過了。

  首先是小溫休學一事。

  他因為車禍跟憂鬱症而休學一年調養。雖然之前就察覺到他精神有狀況,但得知真的是憂鬱症,還是需要休學調養的程度,依然出乎意料。更別說他車禍重傷。

  一切都是如此不幸,讓身為學長的我不禁心痛。

  這一年,他註定不會在了。

  我的直屬學妹,小伶也變得更加孤獨。

  她無法跟小溫朝夕相處了,原本兩人可以一起上課,一起練琴,這一年卻必須暫緩了。

  看他們相處,身為學長的我有時會不禁會心一笑。

  雖然也嘗到了酸澀。

  年輕真好,明明才大他們一屆,我卻仍這麼想。

  年輕真好。

  還有另一件大事。

  我最敬愛的學姐,主修薩克斯風的湘琳學姐,她畢業了。

  在此之前,我問過她很多次畢業後的發展方向。她的答案始終沒變。

  『加入樂團啊。』

  簡潔有力的答案,至於要參加什麼樂團,她說一切隨緣。

  『哪裡需要我,我就去哪裡,隨遇而安。』

  果然是湘琳學姐的風格。

  我憧憬的是,這種不畏一切,勇往直前的颯爽姿態。我從來沒有湘琳學姐如此颯爽,我的「颯爽」似乎是一種鎧甲,一種在我看來滿是破綻的鎧甲。

  湘琳學姐就比我自然許多。

  那是我理想的姿態,我知道她之所以能夠如此的理由。這也是讓我更加敬佩她的原因。

  我知道她的過去,她也知道我的過去。

  我們彼此惺惺相惜。

  彼此相互理解,但也只是相互理解。

  她在注視他方,或許我也是。

  只是我們所注視的為何物?

  『夢想啊,難道你不是嗎?』

  當我問她的注視之物時,她這麼回應我了。

  或許吧,夢想的定義太廣泛了。

  我還有一年的時間,可以尋找夢想的答案。




  畢業了。

  沒有暑假,就是緊鑼密鼓的參加樂團徵選。凡是需要薩克斯風的地方,我就會前往。

  這一切都來得比想像中還早。

  捨不得大學生活嗎?我想緬懷或許是在所難免的。與熟悉的校園與人們告別,多少有些傷感。只是這必然到來,不如說要是無法到來,那才是更大的遺憾。

  在離開校園前,必須做些事情。

  珍惜與人相處的時光。

  比方將一些話留給我的學弟妹們。

  我收到了許多祝福,其中包括許多學弟妹的。給予最多祝福的,非阿傑莫屬了。阿傑真的很講義氣,不管對誰都很慷慨大方,對我更是不在話下。只是我常婉拒他的好意,作為他的學姐,應該是要多付出而非接受給予。

  吃飯時,搶著付帳單,是這三年來時常上演的戲碼。

  能跟他結緣,是我很大的福分。

  或許很多人以為他輕浮,還怕我被他拐走。但是啊,那是因為一般人只會看到他虛浮的表面。他的「本質」並非如此。

  只是有多少人可以揭開他的鎧甲?

  他抱著自己的鎧甲不放,要揭開他的真實,只有讓他放下防衛。

  當然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我們也是從搭話開始的。

  有次我在琴房練吹,注意到他在戶外聆聽很久。我放下薩克斯風,打開門跟他打招呼。那是我們第一次搭上話,他說本身沒有特別喜歡薩克斯風,但很喜歡我的吹奏。從此締結了緣分。

  相處過程中,發現他在粗放豪爽的外表下,有敏感抑鬱的一面。在談到某些話題時,他的神情會黯淡下來。

  似乎有不可告人的過去。

  說不定與我有些相似,只是現在我不認為那些過去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了,只是沒必要宣揚而已。

  或許正因為氣味相投,我跟他相處格外自在。我們的關係很單純,是學姐弟,是好友。他對我似乎比較沒有非分之想,若說他喜歡拈花惹草,那我顯然不是他的目標。或許是我的容貌與性格所致吧。

  純粹的心靈交流,純粹的。

  只是心靈距離依舊難以拉近,他身上的鎧甲太厚,必須慢慢卸下。

  毋須刻意,只要抱持讓他卸下重擔的心情,就夠了。

  我希望他在我面前,能夠解放自己。隨時隨地全副武裝,那是很累的。

  掙脫枷鎖,解開禁錮,沒有比這更讓人嚮往的。

  我切身體會。

  或許就是這種盼望,我才能卸下他的鎧甲也說不定。

  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卸下鎧甲的方法。

  先揭露自身的過去吧,因為他的鎧甲是掩飾過去的鎧甲。

  當我揭露自己的過去後,不久他也跟我坦誠相對了。

  果然跟我一樣有不幸的過去,只是他比我不幸太多了。

  也難怪他需要穿上如此厚重的鎧甲。

  在我面前,他會卸下鎧甲了。我們彼此更加惺惺相惜,成為無話不談的摯友。

  自我揭露果然是很有用的吧,或許還能幫助到誰。

  我更加坦然了,願意將自己的過去,分享給需要的人。

  畢業前,我更加把握機會,將自己能夠分享的,分享給需要的人。其中,包括了阿傑重視的女孩。

  小伶,阿傑的直屬學妹。

  因為阿傑的關係,跟小伶也逐漸熟稔了。有次我們在午休時間巧遇,一路閒聊。我問她,廷均還好嗎?廷均是她很重要的人,又休學一年,自然會關心。

  有好轉不少了。這是她的回答。

  那就好。我很欣慰。

  跫音迴響沉默。

  在這邊不是很方便說話,先離開走廊吧。

  『我們到那邊去說話吧,比較好聊。』

  我指向大樓外的草坪樹蔭下,那邊有張長凳。

  她頷首答應,跟我一起走向長凳坐下來,問我要聊什麼。

  『我只是想問,廷均的心理狀況有改善嗎?我不確定妳剛才說的好轉,有沒有包括這個。』

  我知道廷均休學一年的原因,除了車禍重傷外,還有憂鬱症需要調養。在發生車禍前,他的精神狀況就聽說不穩了,直到發生車禍後一陣子,我才得知他有憂鬱症。

  比起車禍外傷,或許精神疾病才是更棘手的。

  『有吧,我認為應該有改善。當然這也只是我的觀察,實際情況如何,只有他本人才會知道。』

  『確實。他不太談這方面的事嗎?』

  『很少,即便講了也不深入。或許是不想讓人擔心,他都會刻意輕描淡寫帶過去吧。或許有慢慢稍微坦率一些,但是……』

  『但是?』

  『……我不知道。總覺得還是少了什麼吧,他是不太願意袒露自己的人。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是很壓抑的個性吧,我也感覺得出來,他身上充滿了枷鎖。』

  『枷鎖?』

  『是啊,枷鎖。看起來總是很體面,待人溫柔又很拘謹。不是嚴肅的那種拘謹,而是很壓抑的那種拘謹。為了維持美好形象,不惜在身上加諸許多枷鎖。』我眨眼,語調悠然:

  『這種心情我很明白呢,雖然有點不太一樣。』

  『什麼不太一樣?』

  『我過去跟他一樣,是充滿枷鎖的人。或許正因如此才格外敏感,但我們應該還是有些差別。』我泰然自若:

  『妳要聽聽我的故事嗎?或許妳也可以把我的故事講給他聽,對他產生一些幫助也說不定。』

  『好的,湘琳學姐請說吧。』

  小伶有些錯愕,但依舊保持禮貌。

  『就從我的家庭背景開始說起吧。我啊,是父母私奔的產物。』


--------------------------------

  因為這章比較長所以也分篇了,選了這個地方斷,不曉得效果怎樣(X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74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湛藍琴海|長篇|小說|鋼琴|古典樂

留言共 9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

08-25 18:44

湛藍琴海
不會08-26 00:08
老周
(我484很少針對寫作手法發表意見)
這篇雖然場景切換也只有兩次,但是可以感受到思緒從溫媽媽、阿傑到湘琳這一連串有如小河的流水一般,平靜的表面(語氣)底下卻是暗濤洶湧的亂流(思緒),圍繞著「自我揭露」的主題展開。其實之前在跑溫媽媽憂鬱症線的時候,情感表達都(對我而言)還蠻滿溢的、甚至有點過頭了(我說對我而言)。這次細細品味那種慢慢對自己、也對別人坦承的情感,相較於前面幾章舒服上很多,上次有一樣感受應該是雙男主跟女主鋼琴大賽初賽、以及恩師出現。
我個人認為是因為溫媽媽故事線的主題是蠻沈重的啦,所以(對我而言)如果前面幾章中間可能先讓其他配角偶爾出現一下,或許會改變前幾章情感過溢的感覺。(比如嚴總裁啊他對溫的事情怎麼想我超在意的欸)當然這只是我一個小渣渣的意見而已啦m(_ _)m

喔對,身為一個不論怎麼做都會對自己手足造成壓力跟陰影的人,我非常贊同溫媽媽那句「距離是我造成的。」這句話,各方面來說。
我妹妹是個乏善可陳的傢伙,雖然這樣講很過份但這是事實,不過她個性非常軟弱、也禁不起一點挫折、更沒有一點獨立思考的能力,朋友看起來比我多只是因為她太好說話、太過隨波逐流,而非擅長交際。
我以前在家裡都會瘋狂嘴他(剛開始有好好跟她說她哪裡可以做得更好啦)直到有一天她哭著對我大吼「我的人生只要快樂就好」,但是十來歲的屁孩、正值應該要對未來有所規劃的年紀,講出這句話只不過是不負責任的享樂主意而已。可撥。
為什麼會忽然這樣說呢?前鎮子學測放榜,要選填學校科系時,被她的消極態度氣到吧,叫她問輔導老師各個科系在做什麼、自己的分數怎麼填比較有利也懶惰,現在還在氣。TM的要讀大學的是妳啊,可不可以不要對自己的未來這麼不負責任。

所以我其實沒有很喜歡溫媽媽用那種帶有距離感的語氣提到自己兄長。
其實我們做哥哥姊姊的也很為難,要怎樣才可以讓弟弟妹妹無視我們身上那些不重要的、多餘的標籤,然後正常的互動。幸好溫媽媽有理解到障礙都是自己給的。
謝謝琴海聽我囉唆這麼一大串。

08-25 19:29

湛藍琴海
沒關係,說這麼多我覺得是很好的回饋(欸

場景切換兩次?不是切了三個人的視角嗎(唯獨沒女主X)為什麼說是兩次啊XD

之前太專注於溫媽媽上了,所以才會有這種感覺吧,如果安插更多他人視角,劇情推進大概就會更慢(?)所以的確要斟酌拿捏呢@@

唉,妹妹被說成這樣好可憐,這樣關係會不好吧(?)沒有一個人能接受一直被嘴的,開開玩笑打嘴砲可以,如果是一天到晚說教還羞辱(?)然後用自己的光環去壓她(即便不是有意),這樣肯定超級不好受。當然也是要看到什麼程度啦,但我一想到如果妹妹是一直被兄姐壓著打(心理)的狀態,我就難受得要死,可能我太敏感了ORZ

當然我也可以理解家人之間可能會苦口婆心、用心良苦,但正因如此,家人關係才是那麼的.........不好意思離題了(汗顏

雖然可能不太喜歡用這種有距離感的方式來提到自己兄長,但我想那是他最真實的心情,我只是將他最真實的心情給寫出來而已,嗯。08-26 00:52
蜉蝣
怎麼感覺男主角的OS有種虔誠基督徒的印象[e21]

08-25 23:04

湛藍琴海
設定上他就是虔誠基督徒啊?這之前早就有提到了耶[e21]08-26 00:53
老周
啊就三個人的視角,所以有兩個間隔,當然是兩次啊(?

的確,不過嚴總裁的想法我還是很在意啦。

一直都不算很好,這個情況直到我去北部念書才有所改善。但琴海啊,我就說了我不論做什麼,只要旁人還會閒言閒語,妹妹就會有相應的壓力啊,我也很無奈QQ

我知道,我會努力對她好一點的。但是對我這麼冷血的人來說,交流起來沒有意思的家人、思想沒有一點獨特性的家人,對我來說就是個普通人。
何況還是個對自己這麼不負責任的家人。
琴海妳是少數我提到這事時特別關心妹妹感受的人欸,可能是因為我沒有把妹妹對自己未來多不負責講的很清楚吧,但這再講下去就扯遠了(而且這還牽涉到現行升學制度之類的)。

我知道,只是同為兄姐看了心裡總有點疙瘩,或許是時候自我檢視身為兄姐,要如何改進了吧。
琴海大可不必在意我,個人想法而已。

(想了想,刪減一點尖銳的用詞,不想被當成太刻薄的人,縱使我自認我並不寬容

08-26 01:10

湛藍琴海
嚴的想法喔,好吧,我沒想到有人居然那麼在意他(啥

其實原本的有看到,但實在太晚了,所以現在才回,結果就發現又重回了XD

我了解旁人會閒言閒語,我是覺得「為了對方好」這種心態勸告是在所難免,不如說那是在意家人的表現。只是什麼都以「為了你好」之名,對方若不接受,那也只是強行將善意施加到對方身上而已,這樣還是善意嗎?當然我也深刻理解,這非常無解,就如很多父母「為了子女好」而施加許多「善意」在給子女,但對子女而言都是一種壓迫。這種壓迫到底能不能讓子女「變好」也不好說,只能說親子、手足關係永遠都很難........

就像溫媽媽身在音樂世家,他受到了許多各方面的壓力,這我也不用多說了,對我而言就是可能是相當常見的悲劇,不受家人重視、被手足比下去、被當作替代品這些。

或許妳有很多理由,說為什麼會這樣,比方妹妹是玩咖啥的,做不正經的事什麼的。對,身為家人如果還有感情與責任感,那自然會憂慮,會想「奉勸」(矯正),但對我而言有再多理由,我都難免會想到,妹妹的感受又是如何呢?就算做了再多的錯事,但一旦設身處地去想,就會想到她也有為難之處吧。我不知道那為難之處是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難處,我們永遠無法完全同理對方、體會對方,因為我們不是當事人。但一想到妹妹可能是表面放縱自己,但也飽受各方面的壓力,我就難受不已........要說為什麼我會關心(不敢說同感)成這樣,大概是因為我可以理解何謂「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吧,嗯,總之再說下去就扯遠了(已經扯遠了),我只是想說,同樣身為妹妹,比較能感同身受吧........

落落長打了一大堆廢話,感謝看完ORZ08-26 10:19
蜉蝣
可能太久沒發揮了XD

是隱約記得有這設定
不過前面的劇情不會有這種印象[e5]

08-26 09:39

湛藍琴海
沒耶,除了前期以外,上一章才有這段描述:

  不信神的我,用了這些話語來慰勉身為虔誠基督徒的溫廷均。我不信神(更正確地說是不知道是否有神),但這些不幸接二連三地加諸於溫廷均身上,或許真的不是偶然。縱使於心不忍,為他深深打抱不平,又能奈何?比起怨天尤人折磨自己,不如先饒了命運,饒了自己。

直接下註腳是「虔誠基督徒」了,當然我也不會要求讀者什麼細節都要記得,只是說一下這設定到上一章都還有在講0.008-26 10:23
蜉蝣
啊,我指的是劇情不是設定[e11]

08-26 14:24

湛藍琴海
所以就是記得有虔誠基督徒的設定,但劇情沒太彰顯出來?若是的話可能是因為重點不是宗教,所以才會這樣吧[e18]08-26 15:01
七咲千影
這邊安插的視角變換,感覺上還滿有一種擴大視野的味道,讓故事中的世界觀及各種設定,變得更加有所體會,另一方面學長和學姊的視角,描繪的內容也可以感受到這段時間的流逝,整體來說,有種故事的風格忽然和先前不太一樣的感覺。

第一段溫同學的各種心境帶入,個人的感覺是有點急促,雖說大多都是先前有所提及的內容,不過串在一起感覺讀起來稍微有點負荷,感覺上可以在某些段落時,穿插一點現時間點溫同學的行動,像是可能還在做菜之類的,接著一個動作之後再帶入下一個思緒,最後再把鏡頭帶到一起在餐桌上用餐,雖然感覺這樣的話,整體內容可能又會被拉長了些。

不得不提的是,第一段最後的提問真的頗吊胃口,還以為會在最後一段回到這個鏡頭,但看來應該是要等到下一篇了。


最後,不知道會不會有點失禮,我順帶看完了上面在討論的手足問題,其實我是覺得從他人的角度來看,或許永遠沒辦法完全了解一個人,即便是相當親近的對象,不過也正因為是從其他角度來看那個人,所以可以看到那個人的視角所看不到的事物,因此感覺適當地給予建議,或是指點一些方向都是能對那個人有所幫助的,但畢竟每個人的人生都必須由自己決定,即使對方不接受,感覺也不能夠去勉強,或許手足間能做到的最大範圍,是在對方求助於自己時,自己能夠給予對方最大的幫助吧。

08-27 01:26

湛藍琴海
嗯嗯,主要是要在有限的篇幅內帶過很長一段時間的事,所以一定會大幅濃縮,將重點交代出來就好,不打算拖太長。

第一段最後的提問是指?不太確定是哪個(?

不只是手足,對於任何人,當對方是有求於己時,給予建議,雖然不一定有用,但比主動灌輸好些吧。08-29 01:26
七咲千影
就是放下筷子,四目相對的那一段,那邊真的勾起滿多期待感的。


只回這麼一句真有點不習慣,不過我也認同給予建議比灌輸好的這一點,畢竟即使可能是正確事情,對方也需要打從心底了解。

08-30 00:30

湛藍琴海
喔,那一段,之後會收回來的,放心XD

只回這麼一句?是指我的回覆嗎?其實不只一句啦,只是真的沒想到太多可以回的,因為你說得很有道理,所以我也沒有要解釋或補充的地方,覺得太少的話不好意思了@@08-30 00:58
七咲千影
啊啊,妳誤會了,我是說我的回覆就只打了這麼一句,感覺很不習慣……。

08-30 01:15

湛藍琴海
原來如此XD08-30 09: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a7354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雜談】關於寫作美學...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86189642重新振作
收到了精華的回饋,真是感人QA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