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LF2小說《LF鬥士戰記》第十八回-〈魔皇征伐隊正式啟程〉

作者:雷剋司│小朋友齊打交 2│2019-08-25 15:06:01│贊助:2│人氣:22
隔日清晨一大早,時間在早上六點整,地點位在塔伊虹村,蒼鳳派腿師Dennis的家中。

自從迅雷派門主Electer收到羅伊爾皇宮的宮中大臣Griffin的信,因而讓門下弟子Louis和其親妹Lucy利用時機,先行一步離開迅雷派道館,在跟隨多年好友Woody的帶領與介紹下,這三天以來,他們兄妹倆一直都借宿在Dennis的家,一來在三天後,大夥兒的遠征行動即將正式啟程前,他們家也可說是唯一供他們兄妹倆的暫時歇腳住宿之處,再者自早先DennisDoris的家中兄長Dave遭魔皇軍幹部綁走後,這對兄妹倆的造訪,倒也讓唯今只剩姊弟倆人的家裡增添不少熱鬧的氛圍。

今早第一個起床的正是Louis。昨晚,甚至該說,這三天兩夜下來,他每次都沒睡好,因為在讓自己的妹妹Lucy,跟Dennis的姊姊Doris,兩個女生一起同房共寢為前提,自己也當然就跟Dennis一起同床共眠。而問題就出在睡他旁邊的Dennis,這傢伙每次睡癖都很怪異,尤其是昨天晚上,他老是把他那隻腳給踢到Louis身上。

Louis起身坐在床沿,用一種怪異的眼光看著依然還在賴床,不時傳出均勻打呼聲的Dennis,整個人稍微愣了一下,爾後決定今天就讓他這個哥哥去幫自己跟妹妹Lucy,以及Dennis他們姊弟倆買些早點回來一起享用。首先他又回眸望了Dennis一眼,不時的搖搖頭,便站起身來,伸直了懶腰後,步履輕快的走到浴室先上了廁所,然後小心翼翼的把馬桶沖完水,心裡只希望自己這番動作,不會間接吵醒了其他還在睡夢中的三人。

隨後他洗了個把臉,把自己那頭金髮稍微梳理一番,將身上那平常都穿的天藍衣稍微整理一下,又把自己原本經常穿戴在身上的那組銀鎧甲還有紅斗篷全都先暫放一旁,然後從抽屜裡拿出一副白口罩並戴上,最後才拿起一只褐色牛皮製的皮夾,將它打開來仔細算計裡頭還剩多少零錢,足夠供他買四人份的早餐,隨後就出門去了。

距離Louis起床,到他總算踏出Dennis的家門口,已經早上六點二十五分了。才剛踏出門口,路上行人也沒有很多,最多不過幾個看起來普通平凡的村民經過。而後Louis稍微瞥了眼前的晨景,太陽已從東邊升起,和煦的陽光輕柔的灑落在整個塔伊虹村莊,登時大地還我本來面目。原本漆黑不見五指的夜晚,此時放眼望去,可清晰見得村裡的景緻,以及遠處由大自然風景所襯托的樸實美感。這個時候還能聽到附近別人家飼養的家禽,牠們正在高聲鳴叫著。

當他正被這景緻吸引的同時,無意間又看見一位年輕女子正牽著一隻小狗出門去散步。Louis不以為意,同時也不被那女子,無論身材、穿著打扮,又或臉上姿色所吸引。反之,比較有引起他注意的,是那女子所豢養的寵物──牠的體型之小,四條短小的小腿快速的奔跑躍動著,加上身上毛色亮麗又整齊,模樣也十分令人可愛。Louis看著那隻小狗一邊走著,還不時的伸著舌頭,顯得十分的興奮似的特別有精神,不禁瞇眼笑了起來。

看著那隻可愛又充滿活力的小白狗跟著牠的主人走遠了,Louis才想起正要去買早點。於是他轉抄近路、改走小徑,經過了兩條街口,便走到一家店名掛著『十美味麵店』五字招牌的麵攤,對著麵店老闆首先禮貌友善的開口招呼──

「老闆早安!」

「早!是Louis嗎?平常很少看你戴口罩的樣子,這陣子是不是感冒了?」

這時麵店老闆正在準備早餐的材料,見有顧客光臨,也一臉親切的回應。同時看見對方那頭金髮,以及戴上白口罩的模樣,就忍不住關心道。

「是的,今早起來有一點點身體不適,但好在不完全影響自身活動便可。」

Louis附和著老闆的親切問候,同時也給自己小小的掰了這個最平常的理由──現下他之所以給自己戴上口罩,最主要的原因,仍然在於三天前,透過迅雷派師傅Electer告知,自己的真實身份乃來自羅伊爾王國的大王子,已故的皇族先王Lennox的長子,除了這件事情可是非同小可,加上最近魔皇軍那邊也已經派出不少幹部跟士兵團,尤其三天前在迅雷派道館那邊,聽好友Woody所透露的,有關他和拳師Davis一同與侵入村中的Bandit大軍作戰的情形來看,現在他們也都進攻到向來都和平寧靜的塔伊虹村這裡來了,對於眼下目標,十之八九便是要來追殺自己的這群魔皇軍的傢伙,面臨這種足以威脅自己生命安全的重大狀況,有基於自己這個羅伊爾王子,若是在外不稍微掩飾一下自己的真實身份,難保不會在半路上,突然被人發現自己就是那些天殺的混帳,一直欲追殺的首要目標,那自不多說,就真的是天大的糗到家去了!

有基於此,除了現在給自己戴上口罩外,這也是另外為何他這時不穿戴自己那套銀鎧甲與紅斗篷的主要原因,因為要是直接穿這樣如此高檔的行頭出門在外閒逛,別說自己,在任何人眼裡看來,那無疑就是顯眼中的『超級顯眼』了…面對這種非常時期,他才不希望為此而惹人注目哩!

「這樣啊,等會兒回去道館的時候,記得好好休息。順便幫我跟你師傅問候一聲!」

「會的,那麼老闆,我一樣點炸醬麵,還有這次要四人份!」

「四人份的炸醬麵啊──另外三份是幫你師傅還有同門師兄弟們點的嗎?」

「呃…並不是,其中一份除了是我妹妹的以外,另外兩份是特別幫朋友買的。」

「原來如此,也難怪從以前到現在,看你的人脈總是這麼廣闊,我就喜歡像你這種喜歡到處交朋友的人。話說你妹妹最近也還好吧?」

麵店老闆的語氣親切和善,Louis也瞇著眼並露出笑容,並頻頻點頭──從上述Louis與老闆對話來看,可見Louis從以前到現在,想必都經常光臨這家『十美味麵店』。也正因如此,在面對老顧客光臨時,老闆只要一有機會,就多少會跟對方聊天、敘敘舊。

而這家『十美味麵店』,顧名思義,這家麵店的主菜單上所列出的有蔥油麵、炸醬麵、牛腩麵、魚丸麵、肉燥麵、鐵板麵、雲吞麵、椒香麵、油拌乾麵、沙茶炒麵,這十種家常麵食所使用的材料,佐以較平常一般來的特別的手工做法,煮出來的成品,也較普通在外的平凡貨色要來的色香味俱,吃起來更精緻可口,加上價格親民合理、份量又十足大碗,相當令人飽足胃口,『十美味麵店』正因此而得名。由於廣受各大食客好評,別說是本地顧客,同時也吸引了不少外地觀光客前來品嘗消費。

然而或許因為個人喜好因素之故,甚至其他原因。一直以來,對於常常喜歡吃麵食的Louis而言,每逢光臨十美味麵店時,不外乎總是都點炸醬麵,其他諸如鐵板麵、牛腩麵、椒香麵、魚丸麵、油拌乾麵等,似乎都不怎麼合他的胃口。除了肉燥麵還勉強吃得下口外,曾經有一次為了給自己換個口味、嘗試新鮮而點了一碗雲吞麵,而在那回嘗試過後,最後下的結論是,還是不如原先自己最喜歡的炸醬麵,要來的合他口味,最終很勉強的儘速把那碗雲吞麵給解決掉。飯後Louis還另外跟老闆額外加點了四個小籠包,才把那股自己始終不甚習慣的雲吞麵味給蓋過去。

在這之後,大約為時七分鐘,麵店老闆已經準備好了四人份的大碗份量炸醬麵,將它們全數用透明袋子盛裝後,又拿了四條紅色橡皮筋給綑綁好,再全部放進另一個較大的綠色塑膠帶,交給了LouisLouis從身上取出牛皮夾,將零錢算計好後便向老闆付了帳。臨走前,老闆追問一句,說是他需不需要筷子之類的餐具?Louis則推說不用,並不忘感謝老闆的好意。在跟老闆又打過了一聲招呼,他便帶著那袋香味四溢的可口早點,轉身準備回去Dennis的家。

當他才剛踏進家門口,正巧一位身穿淡綠底配水藍橫線條的圓領短袖上衣和淡棕色短褲,腳上穿著白襪和拖鞋,留著褐色短髮,身材姣好、面貌頗秀氣又極具親和力的女子正從門口經過。當她看見一頭金髮,身上並無披著鎧甲,卻戴著一副口罩的Louis,登時突然感到些許的訝異,事後在Louis跟她報出自己身份後,她才露出親切的微笑,並把右手放在自己胸口,「吁」一聲的鬆了一口氣。

「我以為這個時候是誰,原來是Louis先生,看你戴那副口罩,還差點就認不出來,呵呵──」

「看來這樣還真的很有效──就是因為不想在外頭輕易被人家認出來,所以別說戴口罩,Doris小姐妳沒看我也沒穿那副鎧甲跟披風出門了。」

Louis一邊說著,先把自己的口罩給拿了下來,隨後和Doris一起穿過玄關,走進室內,將仍然提在手上的那綠色袋子盛裝的四人份早點,先放在餐桌上。而Doris則仔細打量了Louis一會兒,發覺確實這陣子經常看他身披鎧甲與紅斗篷,這回一早卻見他這般反常的『光溜溜』,忍不住打趣道:

「幹嘛?沒事弄得這麼神秘,是不是Louis先生做了什麼虧心事,還要這樣掩人耳目呢?嘻嘻…」

「哎呀!我Louis身為堂堂男子漢,向來行得端又坐得正,又怎麼會幹出什麼虧心事來惹人懷疑?好啦!那不是重點。話說我妹和Dennis,他們倆到現在還在睡啊?」

「不是,Lucy小姐才剛起床,正在浴室裡洗臉、打理自己;至於Dennis嘛…待會兒去他房間看看便知──我這個弟弟向來就是愛賴床、睡懶覺。嘻嘻──」

Doris語調輕快的回答,語畢後又掩嘴竊笑。隨後便帶著Louis一起走回原本他和Dennis這三天來一起同房共寢的房間──房裡的空調已經因為遙控器在昨晚作過的定時關閉設定,而停止運轉。唯獨旁邊一架電風扇仍然在開啟狀態中,一陣讓人感到涼爽快意的風,不時的從那架電風扇徐徐吹來。

然而LouisDoris,他倆人眼下所關注的,是躺在那張床上的Dennis──此時他仍然穿著那件淡綠色長袖上衣與那條淡棕色長褲,原本經常穿在他身上的那件鋼青色背心,也都掛在旁邊一張椅子上。他整個人四肢攤開呈大字形,那條棉被已經被他給完全踢到床角一旁,所以可見他全身暴露在棉被外,臉往右側倒著,依然在沉睡中。

Doris被他這副相當『不良』的睡相所吸引,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這彷如睡死了的弟弟,先是嘆息了一聲,又伸出那纖細的右手食指,輕輕的向前戳了戳Dennis的臉頰一下。接著她面向Louis,用手指著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Dennis,一副調侃的語氣道:

「你看看他,到現在都還爬不起來。我這可愛的弟弟說不定還置身於睡夢中的美妙仙境,遲遲不肯回來也說不定。哈哈哈──」

「噢!老天,看他現在居然還可以睡得這樣沉。不瞞妳說,昨晚他一直都把腳給踢到我身上,我差點沒鬧失眠也就算了,還美妙仙境咧!美妙個頭,假如還能睡得那麼熟,八成早就掛了…」

Louis趁這機會向Doris抱怨道。其實說抱怨倒也不算是相當不滿的抱怨,就是昨晚他確實是沒有睡好,但至少總比從昨晚開始,就一路通霄到早上,就只因為一直被Dennis踢得睡不著覺,起碼要來得好多了…若真是換作這種情形,別說是抱怨不滿,說不定連Louis到現在,都還想好好躺在床上賴個床,更別說根本沒意願爬起來,出門去替自己妹妹還有他們姊弟倆買早點回來享用。

聽完Louis的抱怨,Doris似乎也不以為意,只是掩嘴乾笑了一會兒,又稍微瞥眼瞧了瞧還在賴床的Dennis──若是這個時候他們家大哥Dave還在的話,只要煩請Dave伸手揪他耳朵一下,多半就可以輕鬆把他喚醒。在他們三兄妹離開父母、離開老家,一起出遠門獨立生活前,原本她父親也經常這麼做,效果從來不曾失敗過。而後便是大哥Dave悄悄跟父親學會了這一招,在Dennis這個弟弟偶爾不聽話、鬧彆扭時,使出父親的老招,可以多少讓他轉而安分一點,這才讓她這個姊姊可以不用每次都要為了這個弟弟操心而那麼辛苦。

LouisDoris發了點小牢騷後,便沒再說些多餘的話。甚至覺得這個時候想要把Dennis給拉起來,也都有些嫌懶。於是提議說先去把他剛才買回來的四人份早餐全都先準備好;Doris亦不反對,隨後跟著Louis,兩人一起回到了餐桌,並聯合一起把剛買回來的盛裝炸醬麵的透明袋子全部取出,爾後Doris又去廚房裡拿了四份大碗,以及四雙筷子,在餐桌上放好。

Doris已經將四份大碗都擺妥後,Louis便把裝在透明袋子裡的炸醬麵,全都小心翼翼的將它們倒入四個大碗裡──Doris見那簡直是她所看過最豐盛的炸醬麵,除了已經沾滿褐色的香濃豆瓣醬,使其香味撲鼻的麵條,還有黃瓜絲、青豆、蛋絲還有一點肉絲和些許青菜等,看起來實則挺豐富有料的。於是她忍不住開口詢問,說這究竟是在哪裡買的炸醬麵?Louis則毫不保留的說出,他自以前都經常去的那家十美味麵店的位址。由於他自早先以來都喜歡吃麵食,加上十美味麵店的風評向來甚佳,因此常常去那裡用餐,甚至偶爾還會帶妹妹Lucy一同前往,因此連麵攤老闆至今也都認識他們兄妹倆。而他更稱說,若不是這趟只是去買早點,否則在午飯或晚飯時刻,他通常還會再額外加點一些像是酥烤蔥餅、鮮肉包、千層肉餅、小籠包之類,甚至其他各式各樣的小菜來搭配主菜。

聽完Louis介紹的十美味麵店,Doris不禁歪著頭,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他們家三兄妹自離開老家,而後來到塔伊虹村,起碼也已經住了幾年,怎麼都不曾對這家麵店有所印象?還是說那是最近才新開的?而就在她心裡始終正為此感到困惑的當下,突然在Dennis的房間裡傳出一陣怪聲,之後才聽見自己弟弟正在房裡胡亂喊叫的聲音。

這對身為姊姊的Doris來說,弟弟的房間裡這時傳來怪聲音,絕對不是什麼常有之事。因此她連忙往Dennis的房間裡衝;Louis也覺得情況不對勁,便跟著再度走回Dennis的房間──

「別跑!你這個可惡的鱷魚人,抓走我大哥就罷了,連我姊姊也想抓走?還不快放了她!」

當兩人已經再度跑回Dennis的房間,見到那躺在床上的Dennis,雙眼始終沒睜開,卻不斷的在揮舞雙臂、猛踢雙腳,同時夾雜著各種咆哮謾罵聲──眼見至此,首先Louis不禁看傻了眼,整個人呆愣住,半天說不出話;而Doris則把手放在胸脯上並「吁」了一口氣,她此時知曉自己那弟弟,肯定現在是作噩夢了…於是她便來到床前,開始使力的搖晃著猛烈揮舞手腳的Dennis

就在她故意在Dennis的耳邊大喊一聲他的名字,才終於見到自己的弟弟猛然睜開了雙眼。已經脫離夢境的他,一副不曉得現在是什麼情形似的,對房裡四周的情景,表現出相當茫然的模樣。直到Doris再度喊了他一聲,Dennis轉頭一看,才發現是自己的姊姊在叫他,頓時臉上籠罩著一股相當悲傷失落的表情,接著便將自己投入Doris的懷抱中──

「姊──我…我看到那個鱷魚人把妳也給抓走了,他們…他們還要殺了我們的大哥!嗚──」

「我可憐的弟弟,你一定是作噩夢了…沒事的,姊姊我現在就在這裡陪你,不用害怕,這裡也還有Louis先生在,任誰也抓不走姊姊的…」

看著Dennis十足被嚇壞了的模樣,拼命往自己這個姊姊的懷裡縮,對於向來都如此愛護自己弟弟的Doris,更是於心不忍的把Dennis在自己懷裡抱得緊緊的,並把自己的嘴唇,深深的貼在他額間。

「哇哦──今天早餐是誰買的炸醬麵?看起來真好吃!」

就在Dennis才被噩夢給驚醒,接著在房門外才又傳來了像是Lucy的聲音。而一聽到『炸醬麵』三字,原本還在為方才自己所作的噩夢所驚嚇受怕的Dennis,頓時臉上那恐懼又失落的神情,便瞬間全都煙消雲散,更滿臉興奮的問Doris說,是否早餐的時間已經到了?看他那表情轉變之大,Louis不禁顯露出一副頗無奈的神情,並把手放在額頭上;而Doris則只是苦笑了一陣,隨後又恢復為青春燦爛的微笑,並溫柔的向Dennis說,現在再不起床,等等那些早餐就全部都要涼掉了,而到時免不了他又要說涼了不好吃什麼的…而在她說完後,Dennis更是顯得一副頑皮樣的往姊姊懷裡撒嬌,那種有如長不大的小孩般的可愛模樣,瞧的Louis也忍不住發笑了。

「老哥、Doris小姐,你們在哪?」

這時Louis又聽見自己的妹妹Lucy在叫喚了,於是自己率先離開了Dennis的房間,走回餐桌時,才看見那位身穿白底藍線條露肩衣和海藍短裙,給自己那頭金黃秀髮給綁了一條長馬尾,在經過一番梳洗後。看起來十分秀氣又有朝氣的Lucy,已經在餐桌一個位子先坐下,目不轉睛的看著桌上那些美味豐盛的早餐──

「早啊,老妹,剛才去幫忙把老是喜歡賴床的Dennis挖起來,叫他來吃早餐。」

「原來如此,真是辛苦老哥了…話說這些炸醬麵都是老哥你買的嗎?」

「呵呵──老妹妳知道的,這碗炸醬麵,就只有我們兄妹倆以前常去的那家老麵店才做得出來。」

「我就知道啊,那家十美味,老哥就只喜歡吃他們家的炸醬麵;若是炸醬麵賣完了,唯有肉燥麵或是千層肉餅配酥烤蔥餅,外加一盤煎餃子,是老哥的第二順位選擇。其實也因為最近天氣開始有明顯升溫的跡象,否則還想看他們店裡有沒有在賣涼麵哩?在天氣炎熱之時,來一碗搭配黃瓜絲、蘿蔔絲、鷄肉絲,再加上一點蒜味花生的麻醬涼麵,肯定是世上最棒的享受跟滋味了!」

「既然如此,對於比較喜歡吃熱食的老哥我,老妹妳享用涼麵這檔事,老哥就恕不奉陪了…」

語畢,Lucy也滿臉開心的用雙掌掩嘴並哈哈大笑;而在這之後,他們兄妹倆才看見那位已經將平常都會穿的鋼青色背心再度穿上的Dennis,從他房門口出現並走到了餐桌旁。在不忘跟LouisLucy都道過一聲早安後,視線隨即被桌上所擺置的豐盛早點所吸引住了──

「哇──今天早餐真的吃炸醬麵啊?我等不及要開動了。」

「慢著,在享用美味早餐前,先去洗把臉吧,要是沒洗手洗臉的,等一下不准吃!」

「喔…好吧!那再等我一下,我去去就來。」

這時跟著從Dennis房裡步出,並很快的走到他身旁的Doris,馬上伸出左手並擋住他說道;而Dennis儘管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然而姊姊的命令又不能擅自違抗,因此他仍然乖乖的往盥洗室的方向走去。在看他終於乖乖的進入盥洗室後,Doris倒也很客氣的請Louis兄妹倆都再稍等Dennis一會兒,等他做完梳洗的動作後,大夥兒可以再一起享用早餐。面對她的要求,Louis首先完全點頭同意;而Lucy則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嘟著嘴,便安靜的坐在位子上一語不發。

約莫數分鐘後,看原本睡眼惺忪、頭髮凌亂的Dennis,在經過一番梳洗與整理後,總算變的比剛才要有精神許多。Doris看過後顯得很滿意;接著原本坐在位子上沉默不語的Lucy,自一見到Dennis再度回到餐桌來,馬上也滿臉活潑笑容的跟他招手。

Dennis也一臉開心的微笑,而後兩眼有神的望著擺在桌上的四大碗炸醬麵,在同樣跟著問起誰今早去買這些炸醬麵回來時,Doris則一臉微笑的用手指向Louis後,Dennis恍然大悟,滿懷感激的說道:

「今天真是謝了,Louis大哥,還要你特地幫我們跑腿、買早餐,辛苦你了!話說也不曉得這些炸醬麵,Louis哥是去哪裡買的?看起來還真是『秀色可餐』啊!」

當他一講完,Doris轉頭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

「秀色可餐是這樣用的嗎?少丟人現眼了。應該是令人『食指大動』吧?」

「就是啊,而且真要說起這秀色可餐的意思,難道說Dennis今天早餐打算要『吃』本小姐我呢?還是你姊姊Doris小姐哩?」

Lucy話一說完,立刻惹得DorisLouis兩人捧腹大笑;Dennis雖然第一時間愣了一會兒,但也見得大家都笑這麼開心,於是也忍不住跟著大家露出了俏皮的笑容,並把手放在後腦勺抓了抓,又吐了吐舌頭。儘管他確實也沒真正聽懂Lucy的笑話亦同。

Dennis也跟著落坐定位後,四人便各自挑了一碗自己想吃的炸醬麵,開始放懷大吃──DorisLucy兩個女生都動作十分輕柔優雅的把麵條放進嘴裡,細細的品嘗著滋味;而LouisDennis兩個男生則剛好相反,在把碗裡的豆瓣醬跟麵條還有其他的配料全部都攪拌均勻後,皆絲毫不客氣的狼吞虎嚥,兩人的嘴巴一刻也沒歇著過,把那大碗份量的炸醬麵痛快的大嚼特嚼一番。

Louis邊含著麵條跟黃瓜絲還有肉絲,將它們都嚥下嘴裡後,才開口說道:

「我們上午八點整就出發如何?現在已經七點五分了,還有相當充裕的時間可以讓大家準備。」

當他才一說完,首先Doris在跟著嚥下麵條後,才開口透露說,早在Louis還沒把早點買回來時,她在家就已經先接到了來自風俠Woody的電話,說是他跟他師姊Lotus已經先準備好在塔伊虹村的廣場上等候,他們倆會先負責接應坐公交車前來村口廣場,與眾人集合的火俠Croaker和女冰俠Rusly兩人。晚點他還會繼續聯絡拳師Davis他們。至於集合時間方面,據Woody透露,最晚他們會等到八點半,一旦超過時間,他們就不等人,直接出發了…在她滿口應允後,才聽Woody掛了電話。

Doris語落,首先LucyDennis兩人一邊吃,一邊點了點頭。而Louis不禁心裡感到好奇,自己那位疾風派的多年好友Woody,竟然這麼一大早就先跟他那位Lotus師姊一起先出發了?從自己還沒買炸醬麵回來的這個時段,意思就是差不多早上六點半的時候了?不過他也並沒有為此想太多,畢竟他也知道自己那位好友,早在他加入疾風派修練武功前,也曾經入伍從軍一段時間,在那段軍中服役的日子裡,也已經養成了早起的習慣,因此對於除了主要身為風俠,同時也是一半軍人身份的Woody來說,每日早起已經是家常便飯,Louis也不以此而感到任何反常之意。

這時Dennis又吃了一口炸醬麵,將它嚥下後,便放下筷子,轉頭面向Doris道:

「姊,冰箱裡還有一些可以喝的嗎?」

此話方落,Doris先望了Dennis一眼,之後又發覺連LucyLouis兩兄妹的視線也都放在她身上了,於是開口道:

「那個,冰箱裡面應該還有貯放幾瓶飲料才是,待姊姊我去找一些來給你們喝喝吧。」

說罷她便離開餐桌,來到了位在廚房門口旁邊的一個銀色的大冰箱旁。一打開冰箱冷藏庫的門,一大股冷濕霧氣,從冷藏庫裡對著她的臉衝出。但當然Doris一點都不覺得相當寒冰徹骨,尤其是最近天氣有些微的開始升溫後,加上他們三兄妹家裡無論客廳還是餐廳,都沒有安裝任何冷氣空調設備,因此這個時候家中室內的空氣也多少要來的令人窒悶。對Doris而言,自她一打開冰箱,從而感受冷藏庫裡所散發出的那些冷空氣,反倒還讓她覺得有那麼一絲些許的舒適感。

她朝冷藏庫裡看了又看,氣泡水與蘇打水之類的氣泡飲料,上次幾位客人來家裡作客時,都給拿去用完了。旁邊又好像沒什麼看起來較甚為理想的飲料,例如果汁或茶水之類,不禁令她傻了眼,不知這下該拿什麼才好──她總不想就這樣隨便捧了一壺冰開水出來給自己和大家解渴,更別說現在又出門跑一趟,去買些冰涼的氣泡蘇打水回來。

儘管當下她著實苦惱現在並沒有什麼冰涼爽口的氣泡蘇打水可喝,不過好在她依舊很仔細的把他們自家冷藏庫給搜索了一回,總算讓她找到了一瓶木瓜牛奶、巧克力牛奶,草莓牛奶還有一瓶蜂蜜牛奶,就這樣她總共拿了四瓶不同口味的調味乳,順便也拿了四根吸管回到餐桌來。

「那個真是抱歉,我們家裡已經沒有任何氣泡水之類的飲料,上次請客都給喝完了,就連原本想看看有沒有什麼果汁也都未見一瓶。不過好在剛才從冰箱裡,還有找到這些冷藏過,而且看瓶上標註時間,也都還尚未過期的調味牛乳,且拿來請大家解解渴吧。」

「哇!調味乳好,我要!謝了,Doris小姐。」

看到Doris總算拿了四瓶像樣的飲料回來,不只Dennis,連Lucy也都顯得特別高興──今早這頓早餐吃下來,她也都還沒喝過些什麼好喝的。一見Doris從冰箱裡拿來了這些平常自己也特別喜歡的調味乳,心情更是激昂了起來。連Louis也都頻頻點頭──向來都顯少飲用氣泡蘇打水的他,原本方才也都以為Doris可能會拿出一些像汽水之類的飲料,這回一見是調味乳,他心裡也就完全放鬆了起來,此時他正看著那四瓶不同口味標籤的牛乳,正想自己該喝哪一瓶──

「那個,麻煩可以給我草莓牛乳好嗎?謝了。」

Lucy首先示意要那瓶粉紅色包裝的草莓牛奶。Doris點頭並「嗯」了一聲後,便把她拿來的那唯一的草莓牛奶遞給Lucy

「木瓜牛奶就可以了,謝啦!」

「姊,那瓶巧克力牛乳,就留給我這個乖巧可愛的弟弟吧!拜託妳了。」

Louis表示要那瓶橘紅色包裝的木瓜牛奶,Dennis則打算喝巧克力牛奶,不等Doris遞給他,他自己都已經把手伸過去準備要拿了──Doris在笑著把木瓜牛奶遞給Louis後,又將那瓶淡褐色包裝的巧克力牛奶放到自己弟弟的手上,隨後自己也把剩下最後一瓶金黃色包裝的蜂蜜牛奶開封,將吸管放入其中並開懷暢飲。

在這之後,Louis面色平靜的打開牛奶瓶蓋,將吸管放入並靜靜的喝著那木瓜牛奶;而Doris用吸管喝了幾口帶著甜味的蜂蜜牛奶,打算把剩下的炸醬麵吃完。另外DennisLucy倆人已經用完早餐,現在則皆一臉開心的享用清涼爽口的巧克力與草莓牛奶,心情亦好得不得了。

在眾人已經都把桌上的炸醬麵與調味乳等飲料全數解決,早餐時間就這樣結束。其中LouisDoris,這對哥哥和姊姊分別把四個盛裝過炸醬麵的大碗,兩人一起負責各拿兩碗,合力捧進廚房裡,花了約數分鐘,才把那四個大碗全部清洗乾淨。

正當他們一邊有說有笑的從廚房走出時,見已經把那四瓶調味乳空瓶給處理掉的Dennis已經回來了餐桌;而Lucy正獨力一人拿著衛生紙,把桌上的汙漬和麵食殘渣全部擦拭乾淨。在她終於完成了餐桌的清潔工作後,Doris更不忘的和她頻頻道謝。

接下來Doris便走回自己的房間,開始整理一些出門時必備的用品;Dennis則跑向角落一個大木櫃,將櫃中所『珍藏』的一堆泡麵全部都拿了出來,總計有九碗未拆封的不同口味的泡麵,全部都給Dennis一股腦的塞進一個袋子裡。

看他在袋中塞了這麼多保麗龍碗裝的泡麵,Louis不禁問他這是做什麼?Dennis則回答說,這是等會兒大夥兒準備啟程出發時,這些泡麵可以當作這一路上的必備糧食之一。

Louis聽完,忍不住暗自竊笑。但爾後仔細想想他這樣做,其實也沒什麼錯,於是就隨Dennis去搞。自己則率先走回Dennis的房間,把原本還擺放在他的房間裡,到現在都還絲毫未動的那組銀鎧甲還有紅斗篷全部都整齊的穿戴了起來。

時間來到上午七點五十五分,Louis兄妹倆跟Dennis姊弟倆都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距離原本Louis所提議的出發時間還剩五分鐘,然而有基於現在WoodyLotus那對師姊弟倆,想必已經在塔伊虹村廣場上等候許久了,於是他們也決定不拖延時間,能及早出發就趁早現在動身。就在LouisLucy還有Dennis首先踏出家門口,Doris回頭拿出鑰匙將家門給鎖上後,四人便一同出發了。

一行四人在路上皆有說有笑,約走了數分鐘的路程,當他們終於抵達了村子的廣場,見得廣場中央,有個身穿草綠色上衣搭配深綠色襯衫,胸前掛著一條印著『王』字的鐵牌,留著一頭向上翹起的淡棕色長髮,平常那張臉總是一副沉著平穩的氣度,帶給人冷靜且充滿睿智的意味的年輕男子。那人正是Woody──此時他正在跟那位身穿與他的深綠色襯衫幾乎同一個色度的深綠短袖上衣,穿著一條足以露出一大截腿的白短褲,一頭長度及肩的褐色秀髮,顯得眉清目秀,但也多少讓人覺得有些多愁善感的疾風派師姊Lotus交談著。

而在他們師姊弟倆旁邊,還有一位身穿深褐色上衣與深褐色長褲,領口和衣袖皆呈鮮黃色的向外翻出,留著一頭暗紅長髮,看起來終日顯得嘻皮笑臉的男子;而在那深褐衣男子旁邊,還站著一位面相起來著實冷酷無比,甚至令人倍感有些許寒氣冒出,身穿淡紫色短袖上衣和一條天藍色短褲,腳穿水藍色女用短靴,背後穿戴著一條淡藍色斗篷,一頭深藍短髮的女子。

看著那不時露出滿面笑容的深褐衣男子,與總是保持陰沉冷酷表情的淡紫衣女子,首先LouisLucy皆表示不曾認識那兩位如今也都跟WoodyLotus師姊弟倆站在一塊的一男一女;而DorisDennis則一眼便認出──早在三天前他們也曾被Woody叫來過他們家參加啟程前的臨時會議,那正是火俠Croaker和女冰俠Rusly。跟三天前不同,這回他們也難得這麼早就先到了,想來也必定算計好公交車的班次時間,才得以這般準時才是。

他們四人連忙上前,先跟Woody招呼了一聲;而Woody一看正是自己的好友知己Louis,帶著妹妹Lucy還有Dennis姊弟倆到場了,臉上露出十足欣慰的神情,也跟著上前打了聲招呼,隨後把身旁的CroakerRusly介紹給Louis兄妹倆認識──

「哼哼,看來除了身為女冰俠的老娘我Rusly,還有CroakerWoody,你們一個火俠跟一個風俠外,現在倒也多了LouisLucy這兩個雷俠,往後這一行也想必是挺熱鬧又刺激的啊…」

首先看那一臉冰冷陰沉的Rusly並不上前和Louis兄妹倆握手表示禮數,更甚態度始終冷淡的唸了一句。見得對方的語氣不是甚有禮貌,原本Louis才顯露出一抹奇怪的表情,連Lucy也都稍微表現得有些許的不悅。所幸站在一旁的火俠Croaker立刻上前打圓場──

「這是身為女冰俠的Rusly小姐的一點個人習慣,她向來常常都是這樣子說話的。小弟在這裡代她向兩位雷俠道個歉、賠個不是,還望請兩位切莫見怪!」

Croaker出面當和事佬,Louis兄妹倆的表情才逐漸放鬆了下來;唯獨Rusly仍舊不屑的神情並嘟著嘴,而後又像打算藉機轉移話題似的語氣,說是怎麼到現在都還不見他們這支長征隊伍的隊長,那藍衣拳師Davis的影子?面對她的詢問,Woody則再三強調說,在他跟師姊Lotus出發前,還有事先跟Davis用電話聯絡上的,這個時候也許應該已經在路上了才是。而他這答案,似乎並不能讓Rusly感到滿意,還口氣令人倍感相當不佳的指向Woody,什麼叫作『也許』?就不能有個十足具體的說法,而不是這種讓她向來也頗為感到厭煩的猜測性意味的用詞嗎?

面對Rusly的指責,Woody仍舊保持一貫的冷靜作風;而站在他旁邊的Lotus則顯得好像不知該怎麼應對一般,還望著DorisDennis姊弟倆,臉上表情好像在說『現在這種情況,該怎麼辦?』一樣。

然而原本就已經對Rusly感到印象略為不佳的Lucy,此時已經再也按捺不住心中對Rusly的不滿,直接大步走上前,劈頭就反指責她的語氣不佳,而且說起話來,還比Rusly的語氣還要來的兇狠又忿忿不平──眼看一場女性鬥爭隨時可能即將爆發,LouisCroaker兩人連忙上前將她們兩人拉開,才算勉強平息一場可能的風波。

「老哥你別攔我,那個Rusly小姐實在太過份了,人家Woody先生是有做錯什麼嗎?還要這樣受她指責,她以為自己是誰?再這樣讓她囂張下去,老妹我非給她一點教訓不可!」

「老妹,看在大家都是即將共同踏上征途的夥伴,老哥我都沒說話了,妳就不能稍微冷靜一點嗎?」

Louis剛說完,又轉頭看著Croaker,那副表情明顯就像是在說,既然你都上前把那女冰俠拉開了,好歹再跟她說點什麼吧?面對Louis的舉動跟那副嘴臉,Croaker也自是苦笑了一陣,隨即跟著上前,用以夾帶理性與感性的語氣,委婉的勸說了Rusly一番。可最終他這番動作,卻只得到了Rusly用鼻子重重的「哼」了一聲。見此,Croaker也實在無可奈何,又只是搖了搖頭並笑了笑。

就在這場小小風波好不容易結束後,在場眾人才終於聽到遠處傳來一陣呼喊聲──

「抱歉啊!各位,害大家久等了,拖到這麼晚才來…」

此聲方落,在場眾人全數往發聲處望去,方得見一位身穿海藍襯衫與鐵灰長褲,雙臂與胸前都纏著白布,一頭往上翹起,前額有兩束短落髮,看起來年輕俊俏又不失陽剛威武的男子,身後跟著一位穿著色度雖淡,卻顯得明亮的淺藍露肩上衣和一條淺藍短裙,一頭接近深灰色的留長秀髮現在綁著一條長馬尾,雙腕戴著鮮黃色護腕套,看上去挺秀氣卻又有點稚氣的女子,出現在眾人面前。

「喔呀──即將要像鬥士王Billy一樣強大又偉大的Davis隊長總算現身了,好在三天前有你指名我Woody來擔任負責協助你這個隊長的副隊長,來幫忙集結有參加咱們這支遠征隊伍的總人數名額,否則大家若都像你一樣晚來個幾分鐘,大夥兒豈不就如同一盤散沙一般、群龍無首了?話說究竟發生什麼事了?你跟Alice小姐兩位怎麼會這麼慢啦!」

Woody原本向來一貫冷靜沉穩的面容,登時瞬間轉變成滿面青春光輝燦爛,語氣還不時多了似是調侃的意味所在;而在他喊完後,身穿海藍襯衫,胸前纏白布的Davis才語氣些許不滿的回嘴道:

「還在那邊說風涼話,首先是你指名要我當隊長好嗎?再來若不是因為我後面這兩個小麻煩,說什麼都堅持硬要一起跟來,不然我跟Alice師妹早就先到了好唄?」

正當他才說完,Woody也才正要詢問他方才口中的所謂『兩個小麻煩』是誰,登時方得仔細注意在他跟那位名喚Alice的淺藍衣女拳師身旁,出現了一位穿著天藍色襯衫並且內著淡灰上衣,腳穿丈青色長褲,那兩隻手可明顯看到正戴著一組暗紅色的露指拳套,看起來也是拳師身份,留著一頭向後散逸的褐色長髮,樣子看上去也是挺年輕的少年。

在這之後,接下來的光景令眾人皆雙眼為之一亮,在Davis他們身後還跟著出現了兩名外表頗為亮麗秀氣的少女──其中一位有著一頭烏溜長髮,一副嬌媚的臉蛋,眼眸柔情似水,身穿水藍露肩服與藍色短裙,那短裙的色度和Davis身著的海藍上衣差不多,頭上戴著一條淡棕色髮箍。那副嬌媚的臉蛋流露出一股活潑稚氣、童心未泯的韻味,雖然不免令人覺得孩子氣,卻照樣有著一種很是教人喜愛萬分的氣質所在。

至於另一位身穿白底水藍線條的圓領短袖上衣,搭配一條牛仔短褲,露出一大截腿來,腳穿一雙白色運動球鞋的少女,看上去和那位戴髮箍的少女不盡相同──前額戴著一個深綠色髮夾的她,始終一臉保持正經,那副道貌岸然的模樣,給人感覺就是一位心思成熟穩重的女孩,一點都讓人感受不到有一絲孩童稚氣的味道。那股成熟的韻味加上整齊美觀的打扮,更讓她整個人顯得格外賢淑美麗,和戴髮箍,身穿水藍露肩衣的少女,兩者散發出的韻味可說是大相逕庭。

「唔──這是怎麼啦?沒想到我們的隊長竟然還帶了這麼多人來,要一起參加這場遠征路途嗎?」

眼看Davis那一方的陣仗如此之大,WoodyCroaker兩人上前打趣的語氣說道。

「你們說呢?還不都是Alice師妹那張大嘴巴害的!這次的遠征行動,如果連Zero師弟也要參加,身為師兄我是不反對,畢竟在師傅那邊,最終也同意他一起過來了。然而要說YahuiRuyue這兩位大小姐…也不看看我們這支隊伍裡,都已經有這麼多女生在了,說什麼希望可以再多一點女生陪她說話、交流心聲,才順便把她們全都一起挖過來。而這其中最大的問題,在於我們還要負責細心看顧本來就不會武功的她們兩個,簡直擺明增加我們往後這一路上的負擔啊──」

就在Davis語調相當不滿的抱怨過一陣後,還未等Alice跟著開口,原本站在他們倆身後,那位身穿水藍露肩衣與深藍短裙,同樣露出一截美腿,顯得十足性感美麗,戴著髮箍的少女突然竄到他旁邊,伸手便揪住Davis的耳朵,痛的Davis哇哇大叫──

「還在胡說些什麼!若不是Alice小姐及早跟大小姐我和Ruyue小姐透露,你們要參加這場路途那麼遙遠又充滿未知數的遠征行動,否則放你一個人家我最心愛的男友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簡直教身為女友的我寢食坐立皆難安啊!還關Alice小姐什麼事?人家她這麼做也是應該的好嗎?」

「什麼應該還不應該?要我來說,Yahui妳跟Ruyue小姐,兩位目前最『應該』做的,就是馬上回家去,好好陪陪妳們的家人,別跟著來扯我們大家的後腿!」

就在Davis硬忍著耳朵疼痛,語氣仍舊不佳的回敬了被喚作Yahui的水藍衣少女一句,站在Yahui身旁那位身穿白底水藍線條短袖上衣,前額戴著深綠色髮夾,樣子看起來頗為穩定成熟,想必則是被喚作Ruyue的少女,則也跟著站出來,語調聽似不懷好意的說道:

「真是不好意思啊!也許Davis先生說得容易,然而人家的好朋友Yahui早就已經幫她自己跟本小姐我,向我們的家人告知,她那套幾乎是花了一整晚的時間,才總算編好的出遠門的理由,而且在全都已經同意准許的當下。這時若要叫我們回家去,只怕他們還不打算讓我們進門哩!如此一來你又教我們倆何去何從呢?」

Ruyue一說完,Yahui也都相當忠肯的神情頻頻點頭,那雙呈現深藍瞳孔,顯得宜喜宜嗔的美目仍舊緊盯著Davis不放,那隻手仍然緊緊揪住Davis的耳朵不放。這時連Alice也都跟著出來說話了:

「師兄連這種事情也要大為計較,明明就無傷大雅,能多幾個人又有何不可呢?」

但就在她說完後,原本到現在始終都還沒出過任何聲音的那位身穿天藍衣襯衫,戴著暗紅色拳套,名喚Zero的少年,卻跟著插進來說道:

「師妹妳始終沒站在師兄的立場看事情,麻煩搞清楚好嗎?我們這些身為武鬥者的拳師是還沒甚問題,但她們兩位大小姐都不會武功的情況下就這樣跟來,萬一出了事情,我們三個之中誰負責?」

此話一出,不只Alice,就連YahuiRuyue兩位少女都用一種頗異樣的眼光看著他,看的他不禁好生尷尬;而就在Yahui的注意力已經開始轉到Zero身上後,那隻揪著他耳朵的手,力道已經有些開始放鬆了,Davis才藉機大力的甩開Yahui的手,用手撫慰自己被揪痛了的耳朵後,站到Zero身邊,雙手插腰,一臉相當不滿的望著眼前三個女生。

就在雙方之間的氣氛已經顯得劍拔弩張之時,所幸Woody等人全都上前,先打了圓場後,首先Woody率先開口,說是他們這一行人擅長武術的人也頗多,算起來這總計十三個人當中,起碼只有YahuiRuyue兩位小姐不會武功,也沒什麼大不了,了不起他們大夥兒也會一起幫忙保護不會武功的兩位小姐──他這麼說,也是希望DavisZero兩位可以放鬆心情,事情並沒有他們所想的那麼嚴重。在Woody發表過意見後,接著不只CroakerLouis兄妹倆,就連Dennis姊弟倆都上前表示,希望他們師兄弟倆別為了這件事情,傷了自己師妹、更傷了這支團隊裡的和氣。

而在見過大家都作出如此反應,首先Zero轉頭望了Davis一眼,後者也只好忍下這口氣,同時更伸手去捏了Yahui的臉頰一把,說這是針對她剛才揪他耳朵那麼大力的一個小小回報;而身為他女友的Yahui也倒毫不反抗的欣然接受,似乎只要Davis這個男友答應她可以一同前往,什麼都值得也不過;RuyueAlice兩個女生也都互望一眼,皆露出相當欣慰的甜美笑容。

而在他們一夥眾人後方的LotusRusly,前者則依然表現出十足曖昧的笑容;後者則從原本冷酷陰沉的面容中,擠出一抹看似詭異的微笑──

「對老娘我來說,要是此行還多了幾個臭男生,我一定會大有意見;然而如果是多一兩個可愛的女孩子,我這還能接受。」

就在Rusly一說完,Lotus則面帶微笑的回敬了她一句:

「話可別說得太早,別以為同樣都是女生,我們的職責就是專門陪她們聊天講話就好。這一路上要是碰到魔皇軍的士兵跟幹部,我們這些女性武鬥者還得一起負責看好她們,別讓她們才到半路,就被那些魔皇軍的人給擄走了才好。」

「妳說那什麼話!要說那也都是Davis他們的事情,關老娘我什麼事情?」

「看來Rusly小姐就是不懂得設身處地啊,所以難怪Davis先生才會那麼激動,一方面要找到那黑衫拳師,幫忙救回Dennis他哥就已經很麻煩了,更何況那位Yahui小姐還是他女朋友,更是他未婚妻,要是往後也跟著被魔皇軍的人抓走,豈不是讓咱們的工作量又加倍了嗎…?」

「唉…說來也是啊…只希望不會連老娘我都要變成她們兩人的專屬保姆就好──」

就在LotusRusly還在交換意見時,才聽到不遠處傳來了呼喊聲,兩人不約而同的望向前方,才發現是WoodyCroaker已經在喊她們,說是準備要出發了,若是再不加快腳步跟來,他們大夥兒就要在此丟下她們倆不管,直接出發了。

一見至此,LotusRusly兩個女生才快步的跟上眾人的腳步。在WoodyDavis還有Croaker三人的交換意見與提議下,將他們這支遠征隊伍命名為『魔皇征伐隊』後,由DavisWoody,這支征伐隊的隊長與副隊長率先走在眾人最前頭,這一行六男七女的組合,隨即正式展開了這場既是充滿驚險的旅程、同時也是一條充滿未知的不歸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72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朋友齊打交 2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LF2小說《LF鬥士戰記... 後一篇:LF2小說《LF鬥士戰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86189642孤單
兩年多沒有和叫得出名字的人說話了......難受的感覺QA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