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自翻]芽愛の十年目の夏 FAVO 15th ANNIVERSARY BOOK

作者:紅色辣椒鎮魂曲│2019-08-25 03:09:38│贊助:510│人氣:576
Favorite 15周年紀念本的內容,前幾天送到了心血來潮想翻個
逃避考研壓力QQ

[img]http://studiofavo.web.fc2.com/graph/C96_stadiofavo_omote.jpg[/img]

主要是為了丟到某個快涼掉的論壇,紀念一下美好的過去。
然後想到哈哈有小屋功能,就備份一篇在這好了,能釣到FAVO廚同好就更好惹

這是星空のメモリア和星空のメモリアEH的後日談
整體來說是篇溫馨的文章,一樣是夢線的後日談,從芽愛的觀點描寫
不過沒跑過遊戲的會被透光,或是覺得整篇文在瞎雞巴亂寫 慎入

跑過的可以先看一下EH的op 夢迴2010


然後Loop無印的OP來看這篇後日談



============================================

文:なかひろ

  聲音傳來
  ——終於,找到了。
  無法判斷是男是女,宛如孩童般中性的聲音從某處傳來。
  ——好想見你啊,姊姊。
  聲音的主人是誰呢?不知道
  但是,卻十分令人在意,既然無法無視,就只能理所當然地繼續聽下去。
  ...問為甚麼?
  大概是因為曾經在某處聽過,所以給人一股懷念的感覺吧。
  這似乎不算是充分的理由,但內心深處卻不知怎麼地已經接受了。
  所以,芽愛就這樣在睡夢中傾聽著這帶有一絲鄉愁的聲音。

============================================

  小河坂芽愛睡眼惺忪走向浴室,花了比平常更多的時間梳洗。
  冰冷的水讓頭腦恢復了清醒,但心中的騷動卻無法平息。
  ...今天早上好像做了奇怪的夢。
  內容已經沒什麼印象了,但夢似乎本來就是這樣的東西,醒來時就將夢裡的一切忘個精光也是常有的事,但這回的夢卻無法讓自己這麼輕易地將之置腦後。
  說是這麼說,但忘卻的夢境卻也不會因此回憶起來,所以比起這場夢,芽愛似乎更期待母親所做的早飯。

  "早安,芽愛"
  溫柔微笑著的母親——小河坂夢,從廚房打了聲招呼。
  "今天沒有睡過頭呢,了不起 了不起。"
  "...媽媽也是時候別把我當小孩子了,我已經小學四年級,是堂堂的大人了。"
  "叛逆期的小孩子呢,嗯 小孩子。"
  "...笨笨的(バカバカ)[1]。"
  其實最喜歡母親的芽愛最近也進入了叛逆期[2],這樣的拌嘴也逐漸成了日常。
  而身為父親的小河坂洋現在不在此處,目前正為了出差而離家,但預定在今日下午就會回到這個小鎮—雲雀崎。
  至今為止父親不在累積下來的寂寞芽愛想一口氣的發洩出來,想將臉埋進他的胸口,任性的撒嬌,要他要他別再出差了,永遠待在自己的身邊。
  而喜歡父親的芽愛,現在卻強忍著心情,一臉無所謂的坐到了餐桌旁。
  "叛逆期呢,嗯 叛逆期[3]。"
  "...笨笨的(バカバカ)。"
  
  正值初夏
  梅雨季尚未結束的現在,今日是難得的大晴天,可謂艷陽高照
  早班的夢已經前往幼稚園開始了今天的工作,而繪本作家的詩乃是夜行性動物所以還在睡覺,能來送芽愛出門的一個都沒有。
  不,應該是有一人的。
  "睡過頭睡過睡過啦!"
  與母親在同一所幼稚園工作的千波,終於起床了。
  沒與夢一同出門的關係,雖然不是早班,不過與遲到也是一步之遙。
  "啊 小芽愛,學校路上小心"
  對於這個沒什麼誠意的送行,芽愛依舊一臉無所謂的態度,但卻以比平時稍稍響亮一點的聲音應到"我出門了。"便拿著白色的圓帽走出門外。

  戴上白色的帽子,陪襯著芽愛飄逸的長髮,一眼看去就如同位綺麗的大小姐。
  而帽子是芽愛登校時的必需品,為的是遮陽,芽愛沐浴於陽光下太久的話,相當容易貧血。
  這個體質,在小學入學時開始浮上檯面。
  因為頻繁的發生,所以到了鄰鎮醫院進行精密檢查,進而得到了是受到過去母親所患的天體電磁波過敏症遺傳所影響這一結果。
  與母親容易受到星之光影響相對,芽愛似乎更容易受到太陽的光所影響。
  雖說太陽也是恆星的一類,但就電波天文學專攻的父親所言,這兩種光似乎有所不同。
  例如,能從太陽光中感受到熱,而星之光卻感受不到。
  說明對於電磁波特徵的溫度以及波長之間的關係,這樣稍微有點困難的話題,芽愛不太能理解。
  但芽愛對於無法適應日光這件事卻不太在意,倒不如說,有點開心。
  因為是和母親一樣的體質。
  就像是最喜歡的母親一直在身邊一樣,芽愛不由得這麼想。

  到了學校,芽愛將書包及帽子收拾好,坐到了位置上。
  很快的,班會時間開始了,而今天有轉學生的自我介紹。
  因為沒有事前通知,事出突然,學生之間騷動了起來。
  在無法控制的喧嘩中,轉學生走入了教室,矗立於黑板前,艷麗的黑髮束成了雙馬尾,是位有著金色瞳眸的少女。
  班導在黑板上寫下了她的名字
  "三鳩蓮"
  而後蓮開始了自我介紹
  "我對區區的人類沒有興趣...,你們之中有若有廢柴人類、廢柴幽靈或廢柴宇宙人的話,和我友好相處吧...くすくす。"
  騷動的班級在這個電波的自我介紹下成了一片死寂。
  而芽愛是這樣想的,
  ——甚麼啊這女生,絕對不能靠近她。
  不可以被她誤認成朋友,芽愛在心中堅定的起誓。

  "如此這般,芽愛同學,和我成為朋友吧..."
  明明不想靠近,但不知怎麼的,轉校生的蓮在休息時間主動向芽愛搭話了。
  "為甚麼被纏上了呢..."
  "因為妳是廢柴人類的說..."
  "別擅自決定。"
  再者,明明是初次見面,蓮卻用相當親近的口吻面對芽愛,這個氣度值得讚賞,對於認生的芽愛來說,有那麼點羨慕。
  "總之,我才不是廢柴人類,才不做像妳這樣笨笨的孩子的朋友。去找其他同學如何?"
  "我雖然看起來是這樣,但也是很認生的說..."
  "...哪裡認生。如果是真的,真虧你能做出那種自我介紹呢...比起這個,既然這樣就別這麼輕易向我搭話啊..."
  "我對廢柴人類時,認生就會消失不見的說...而這個班級的廢柴擔當除了芽愛同學沒有其他人的說..."
  "...笨笨的(バカバカ)。"
  心想再這樣認真和她對話只會像個笨蛋,而芽愛在這之後仍對蓮的每一句話進行了吐槽。

  放學後芽愛從不厭其煩的繞在她身邊轉的蓮,像是要逃開一般迅速地跑了回家。
  而不繞遠路直直地走回家還有其他的理由。
  再過一下,父親就要回來了。
  要比誰都早,最快出來迎接,所以芽愛不是在家中等待,而是跑到了門外抱著"
是現在嗎?還是現在?"的心情等待著。
  "芽愛"
  聽到那個聲音,看見了他的身姿,心情彷彿要飛上了天。
  "我回來了,芽愛"
  在最喜歡的父親面前,芽愛立刻抱了上去。
  但有著已經不是小孩而是大人自負的芽愛,不該做幼稚的行為,正努力地故作平靜。
  "回...回來了呢,洋君。"
  雖然聲音有些顫抖,但應該沒有顯露在表情上吧。
  順帶一提,芽愛將父親稱做洋君,是因為母親也這樣稱呼,從而產生對抗意識的結果。
  父親打從心底愛著母親,而母親也打從心底愛著父親。
  但身為女兒的自己,肯定也是也是不輸給母親的喜歡著自己的父親。
  "有當好孩子嗎,芽愛?有好好聽媽媽的話嗎?"
  被父親摸頭的話,要求擁抱的欲求又更加的強烈了,但芽愛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嘟起了嘴別起了頭。
  "...才不是這樣呢,洋君。不是我聽媽媽的話,是媽媽該聽我的話喔。媽媽明明身體明明就不好,之前還逞強出去工作...那時可是我喊著笨笨的去阻止她的喔。"
  "是嗎,芽愛是大人了呢。"
  "嗯!我是成熟的姊姊。"
  "多虧妳,我能安心出門工作。謝謝妳支撐著夢呢。"
  "嗯...嗯,唉嘿嘿...洋君,喜歡。"
  本來該帥氣的回應的,但真心話最終還是漏了出來。
  "我也最喜歡芽愛了喔。"
  這句話,終於讓芽愛突破忍耐的界線,露出了不成器的笑容讓父親給抱了起來。
  "那麼,進家門吧,夢也應該馬上要從幼稚園回來了。"
  父親著麼說著,邊抱著芽愛走向玄關。
  而被抱著的芽愛,已經完全沒有故作大人的餘裕了。
  被幸福的溫度所包圍,芽愛已經連耳根子都紅了起來,縮在父親的懷中連話都說不出來。

============================================

  隔日早上。
  起床的芽愛,心情仍像在夢中一般愉快。
  昨晚的團聚就是這樣令人開心,光是會想起來心頭便傳來一陣暖意。
  最喜歡的父親和最喜歡的母親,陪伴在芽愛身邊,孕育了無可替代的時間。
  而現在起床鈴尚未響起,所以,芽愛決定回到被再窩睡一會兒。
  因為就算睡了回籠覺,因而睡過頭,父母其中一個也會起床然後過來的吧。
  穰穰著趕快起床囉,然後輕輕搖著著自己的身子。
  芽愛對於那個感觸,與被摸頭同等程度的喜歡。所以,不如自己是期待著睡過頭而將眼睛閉上的。
  ...然而,那段時間卻遲遲未到。
  雖然沒睡成回籠覺,但也過了不少時間,但是卻誰也沒有起床。
  芽愛對此感到訝異,為了確認現在的時間拿起了枕邊的時鐘。
  這一瞬間,她宛如時間被停止般驚訝。
  不,是實際上時間也真的停止了。
  時鐘的指針指向了午夜零時。
  正常的話,多半會認為是時鐘的電池沒電了吧。
  然而,現在時鐘的每一個指針,全不偏不倚地指向了零時,就連秒針也不例外。
  ...這樣的狀況,有可能是巧合嗎?
  芽愛幾忽是反射地跳下了床,打開窗簾。
  而窗的另一側則是,漫天的星空無限延伸。
  原本璀璨的初夏夜空,如今只映出了說不出的詭異。
  夜晚沒有結束,
  黎明也尚未到訪——

  芽愛立刻走出了房間。
  或許,只是起床時還是夜晚的關係,只是比平時早上許多醒來而已。
  走入客廳,芽愛立刻檢查了時鐘。
  而客廳的時鐘也如同房裡的鬧鐘一般,所有的指針都在零時停下了。
  這未免也太奇怪了,芽愛臉色鐵青,陷入了恐慌
  ...到底發生了甚麼?
  此時她下意識地走向父母的房間,無論發生甚麼,現在最要緊的是最喜歡的父母是否平安。
  話說芽愛現在的確是自己一個人睡的,但是在小學之前都是跟父母一同,當時在芽愛主張自己是大人的意見下,成了獨自一人睡的狀況。
  其實,還想再和父母一起睡的,相當後悔的芽愛,事到如今也因為叛逆期的關係也做不到前言了。
  話說回來,洋與夢現在仍在寢室中沉睡著。
  無論芽愛如何死命叫喚或搖晃身體,兩人依舊沉睡不醒。
  言語無法形容的恐懼,在心中不斷擴大。
  ...爸爸和媽媽無法醒來,難道是因為生病的關係?
  芽愛回到了客廳,拾起了電話,想要找救護車。
  然而做不到,無論如何撥打,電話都無人接聽。
  "這...到底是...?"
  無法理解狀況的芽愛被絕望感所壓倒,雙膝止不住顫抖,只能呆站在原地。
  ——姊姊。
  聲音傳了過來。
  ——這個夜晚的世界,是姐姐所期望的時間。
  與這無法理解的聲音因相對的是,對此感到熟悉的自己。
  所以不知怎麼地就接受了這份聲音。
  夜晚無法結束——太陽不再東昇的世界,是自己造成的嗎...?
  "嗚......"
  芽愛甩開鑽牛角尖的思考,從家裡飛奔出去。
  如果電話不通的話,用自己的雙腳趕到醫院去報告父母的病情即可。
  方才還只能呆站著的自己,現在能如此做出行動,或許想從那謎一般的聲音逃開是原因吧。
  在這層意義上,芽愛自嘲的感謝對方。
 
  若問這個地區最值得信賴的醫院,那便是鄰鎮的綜合醫院了,那裏也是過去母親曾住過的醫院。
  要到鄰鎮搭乘電車是必須的,所以芽愛筆直地往車站前進。雖然是衝動跑出家門所以身上的服裝還是睡衣,但錢包可是好好地帶上了。
  而芽愛在穿梭於小鎮的途中,注意到了。
  誰都不在,一個人也沒有,從剛剛開始一個人也沒有遇到。
  即使到了車站前,也沒有任何一台行車經過。
  這個小鎮無論如何偏鄉,也不至於午夜零時就杳無人煙。
  而後,踏入車站內的芽愛,更加錯愕了
  記載電車發車時刻的跑馬燈上空無一物。
  而旁邊的時鐘也無情地指向午夜零時。
  無論等了多久,也沒有電車要來的跡象,另想他方攔計程車也做不到。
  窮途末路的芽愛抬起了頭,仰望了那令人不安的夜空。
  初夏的夜空,受銀河所分隔,牛郎星與織女星正閃爍著光芒。
  就在此時,七夕的群星宛如在嘲笑自己。
  "芽愛同學"
  附近傳來了搭話聲。
  那是,在被夜色所浸染的世界中,初次感受到的溫度。
  挹注著期待回眸一望,眼前的是有著三鳩蓮之名的電波轉校生。
  "...原來是妳啊。"
  "甚麼嘛,那個一臉期待落空的反應...。對芽愛同學來說或許比較期待白馬王子..."
  "誰也沒有期待。"
  "難道不是期待洋先生嗎...?"
  "才...才沒有。"
  " 臉紅了——臉紅了——"
  芽愛試圖藏住那張通紅的臉,只能嘟著嘴別過頭。
  "...話說回來,蓮,為甚麼你會知道我爸爸的名字?"
  "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沒必要在這重新說一遍...比起這個,我們不事該儘早解決朝陽無法升起的城市——雲雀崎的異相嗎?"
  "說解決...能做得到嗎?"
  "做不到的話,我們不就只能永遠被關在這個世界嗎...?"
  "被關住?"
  "對...。身為高次元存在的我已超—博學的見解,我們經由某人之手從原來的雲雀崎招進了與原來不同次元的空間的說。"
  "你只有電波嗎?中二病呢。"
  "雖然對你的發言森氣氣(ムカムカ),但芽愛同學現在應該也理解了目前的狀況並不尋常才是的說...。"
  確實,時間停在午夜零時不動,鎮上一個人也沒有,如果用闖進了與現實完全不同的世界來想的話,姑且合的上。
  "就我的調查所知,這個世界存在的人類似乎只有芽愛同學、洋先生和夢小姐三個人而已的說...。"
  "這樣的話,那你呢?"
  "我是特例的說,而我以外的人外存在也是...。也就是說除了我以外的那個人外,或許就是能稱為元凶的人..."
  芽愛完全無法理解,再說連朋友都還不算的蓮說的話該不該相信都令人猶豫。
  "再說,人外到底是什麼?是你在自我介紹上說的廢柴外星人或廢柴幽靈的事?"
  "芽愛同學...有聽過星神這樣的存在嗎?"
  "...嗯?那是甚麼?"
  "星神,在這個國家稱之為天津甕星(あまつみかぼし[4]),西洋則是被視作死神,其中特別是希臘神話,被稱為司長死亡與命運的塔納托斯(Thanatos[5]),這位星神不僅使人陷入噩夢,也擅長使人看到幻象...。以人的觀點來說,會被歸類在集體幻覺那類的東西吧...?"
  芽愛無法插話,光是要了解話中的意義便已拚盡全力。
  "人啊,是由星所孕育的存在...。由此,人的生命是被星的生命所覆蓋...,而人的夢境被包含在星之夢的說...。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乃是星所夢見的世界...單憑人的力量要醒過來我想是很困難的....。"
  ——姊姊。
  懷念的聲音在次流入芽愛的耳中
  ——回憶起來吧,回憶起,真正的自己。
  "...這個是?現在有股很強的電磁波...。"
  蓮抬頭注視頭上的星空片刻,彷彿理解了什麼,重新看向芽愛。
  芽愛就這樣睜著眼睛,一動也不動。
  "芽愛同學...?怎麼了嗎...?"
  蓮的話語,芽愛無暇反映。
  (這份記憶是...?)
  受謎之聲所呼喚,沉睡於芽愛心中的什麼受到了刺激。
  那是,與現在的自己似是而非的存在,名為梅婭的死神當時的記憶。
  那天,在晚霞中閃爍的流星。
  流轉至雲雀崎女兒星[6]的隕石,洋與夢向它許下了願望,從而誕生了梅婭。
  當時的她,藉助了存在於廣闊夜空中的星之光,第一次顯現了身姿。
  所以,當時的她許下了願望,希望無論是早晨亦或正午,都能如同在夜晚中生活。
  如此一來,或許能有更長的時間,能陪在洋與夢的身邊吧。
  (原來...是這樣啊...)
  腦中流過的記憶如在霧面玻璃的彼方,隱約透出的斷片,卻無不使芽愛感受到自己的過去。
  過去的自己——前世的存在。
  瞭望台上的死神,梅婭=s=艾菲梅拉爾
  作為梅婭時的體質,在轉生為芽愛的當時,以母親遺傳的型態留在了身體中。
  所以每當日光強烈的中午,不戴帽子的話連要外出都成了困難。
  即使如此,芽愛仍舊沒有憎恨這個體質的想法。
  ...但其實跟自己想的不同。
  或許是並非是現在的自己,而是過去的自己所許下的願望。即女兒星——前世的自己所盼望的現實。
  夜晚的世界不斷持續下去的話,自己就能永遠待在洋與夢的身邊了。
  這樣想著。
  這個夢...這個惡夢或許是女兒星所夢見的也說不定。
  ”......嗚"
  芽愛往回奔跑著,朝家裡的方向歸去。
  而蓮目送著那份背影,少見的流露出認真的表情。

  女兒星的隕石,被做成了父親的吊墜,以及母親的結婚戒指寸步不離。
  芽愛對此知情,但為何那顆隕石如此重要卻沒有聽父母說過。
  但現在的話能明白,那顆隕石曾寄宿著過去的自己,或許現在仍沉睡著。女兒星的少女,正向大家展示著自己的噩夢。
  芽愛對隕石只有一句話想說。
  自己並不期望夜晚的世界,希望這樣的事立刻停下。
  芽愛回到了家裡,走向雙親的寢室。
  兩人仍沉睡著,但這個世界既然是因女兒星的噩夢而生的話,對兩人所持有的隕石做些什麼的話或許就能醒過來了。
  ——就是這樣,姊姊。
  聲音再次傳來。
  ——將女兒星的隕石破壞掉的話,兩人就能醒過來唷。
  將隕石給...破壞?
  即使隕石真的是元凶,也沒想到要做到破壞這種程度。
  而且說到底,那是父母最珍惜的東西,那種事根本做不出來。
  ——還不明白嗎?姊姊。
  ——兩人無法醒來,是因為不被這個世界接受的關係。
  ——姊姊是應當在夜裡的世界生活的,而人類卻是渴求著白晝的世界。
  ——這份不同,即是人類與星神的差異,人類與作為星神的姊姊是不相容的存在。
  ——星神,無法喜歡上人類,無法與人結成家族的。
  ——所以姐姐應該與我們一同才對。
  ——快,將隕石破壞掉吧。
  ——然後,回到我們身邊...我們才是姐姐真正的家人啊。
  此時,芽愛終於察覺到了這個聲音的身分。
  是多虧了梅婭。
  前世的自己——沉眠於回憶中做為女兒星的梅婭告訴自己的。
  這個聲音是,處子星[7],我過去的弟弟...。
  處子星是與女兒星相同,添於牛郎星身旁的四等星。
  ——星神時而將意識寄託於隕石旅行。
  ——姐姐也是這樣的。
  於是女兒星的隕石在這顆星球,地球墜落了下來。
  梅婭在雲雀崎生活著,如今作為人類出生了。
  但,倘若作為依代的隕石消失的話,梅婭——芽愛也得回歸夜空中的女兒星。
  能回歸處子星、織女星及牛郎星的身邊。
  ——就這樣生活下去的話,姐姐只會變得不幸的。
  ——人類也會變得不幸的。
  ——所以希望你能在這個夜之世界,將女兒星的隕石給破壞掉。
  ——而使之成為可能的狀況,是姐姐自己創造的。
  ——只留有隕石的持有者,將其他礙事的人類都排除的,不是別人,正是姊姊自身的意志。
  父親的脖子上正垂掛著女兒星的吊墜。
  母親左手的無名指則戴著女兒星的結婚戒指。
  而沉睡中的兩人,是毫無防備的。
  像現在,芽愛若使用鐮刀之類的武器的話,便能讓他們的隕石化做粉碎吧。
  ——囚禁姐姐的這座城市,雲雀崎到了夏季七夕的星座是最閃耀的。
  ——所以身為處子星的我也能像這樣從遠處幫忙。
  ——如果姊姊將隕石破壞,回到我們的身旁的話。
  ——回到七夕的家族的話。
  ——這個城市的夜晚將會結束,迎來黎明。
  而芽愛也會在日出的同時消失在這座城市吧。
  那一定會是,永久的分別。
  自己會因為這樣而幸福嗎?
  最喜歡的父母會因此而得到幸福嗎?
  "...爸爸...媽媽....。"
  不知何時,芽愛的手上多了一把金色的鐮刀。
  刀刃上刻劃著象徵忘卻的盧恩文字。
  將作為芽愛的時間從父母身上奪去、破壞隕石,回歸七夕的家族。
  芽愛像被什麼附身了一般緩緩的,靠向了兩人的睡臉。
  "這樣的話爸爸媽媽也不會困擾了...。也不會因為我的錯,被困在這個夜晚的世界裡..."
  過去的自己,確實為了父母的戀愛而焦急。
  以展望台的死神之姿,七年間,不斷等待著洋。
  梅婭一個人獨自仰望著星空。
  或許心中真的有著回到家人的身旁這樣的願望也不一定。
  ...但即使如此。
  梅婭她,選擇了繼續等待洋的到來。
  選擇了與人所締結的約定。
  除了家族外第一次得來與他人的連結。
  如同洋與夢當時第一次有了與家人外的人產生連結。
  梅婭也在當時締結了無可取代的羈絆。
  肯定,人與神是一樣的, 都有著喜歡上他人的心情。
  即使難以在這顆星球上自由地活著。
  即使無法適應太陽。
  ——吶,另一個我。
  另一人出聲了。
  並非處子星,而是女兒星的捎來了話語。
  那是,在父親的吊墜與母親的戒指上所見的,來自夢幻般少女的訊息。
  ——妳呀,是想背負身為女兒星的我的思念嗎?
  芽愛回答了
  想要背負起來。
  ——謝謝妳。
  ——這樣才是作為成熟姊姊的我呢。
  ——已經,不要緊了。
  ——我做著這個夢...這個仲夏夜之夢,正是為了這個瞬間。
  ——走吧。
  ——梅婭與芽愛,兩人一起,活下去吧。
  不知何時,梅婭在芽愛的眼前出現了。
  如同鏡子兩面的二人,牽起了彼此的雙手,十指交疊,眼神在近處交會。
  夢幻的梅婭與現實的芽愛,宛如二重星[8],一即是全的兩顆星一般重合在一起。
  在芽愛心中,身為梅婭時的思念全部重新合而為一。
  所以說,兩人吶喊著。
  這樣的世界,我們才不期望!
  爸爸媽媽也是,才不會希望這樣。  
  "我的家人才不想要這些——!"
  芽愛手執鐮刀,加上梅婭的力量,以二重的思念將之揮動。
  而刀刃指向的並非熟睡中的洋與夢。
  芽愛與梅婭為了劃開這這仲夏夜的惡夢,向什麼都沒有的空間揮出了斬擊。
  隨後留下的龜裂,迸出了光芒。
  象徵著白晝的,太陽之光。
  芽愛難以適應的,但絕不討厭,與夜晚同等喜歡。
  因為啊,醒來的時間是與太陽同在的。
  世界的崩壞開始,而後徐徐的結束,在沒有龜裂的寢室房間中,窗簾間透出了朝陽的曙光。
  芽愛看向時鐘,並非午夜零時,指向了清晨六點。
  那是家人起床的時間。
  "早安啊,芽愛。"
  父親起床了。
  "芽愛...是來叫我們起床的嗎?"
  母親也起床了。
  "被芽愛叫醒什麼的,還是第一次呢。"
  最喜歡的父親,用稀奇的語氣說著邊摸著芽愛的頭。
  "平時明明都讓我們很難叫呢,還想著明明是小孩的說,是長大了嗎...?而且今天這個日子..."
  最喜歡的母親也以綻開了平時溫柔的微笑撫摸著芽愛。
  芽愛的眼眶溢滿著淚光,隨著眨眼不斷流下。
  "爸爸...媽媽..."
  芽愛被兩人溫柔地抱了起來後,嚎啕大哭了起來。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父母驚訝之餘,迅速到發生了什麼,抱著自己的孩子。
  然後,說著差不該說了呢。
  "芽愛的十歲,生日快樂!"  
  蓮隱藏著身姿,照看著事情的始末。
  "相當努力了呢...芽愛同學"
  芽愛沒有認輸,戰勝源於自身的惡夢。
  還只是小學四年級的芽愛,遇到這樣不講理的狀況不可能不害怕。
  "原本想說如果有意外的話,就由我來處理的...。那個轉校就是為了這件事的...。但芽愛同學她一次也沒有借助我的力量...。真的成長了呢...芽愛同學。"
  芽愛直到最後一刻都沒有示弱,也沒有逃跑,一個人面對著惡夢。
  "不...並非一個人呢...是這樣吧,梅婭小姐...。"
  這個惡夢,雖然是女兒星所夢見的,但事端是處子星所挑起,最近載浮於夜空的處子星閃爍著不自然的光輝。
  蓮的夥伴三鳩大河對此現象展開了調查,偶然捕捉到 素粒子 ——微中子(neutrino[9])。
  微中子雖有能以比光速還快的實驗結果[10],但在現時已經被否定了,但仍被期待著能用於遠距離星間通訊。
  例如地球到織女星長達了25光年,牛郎星也有16光年的距離,處子星的光要抵達也須要花數萬光年(這邊我真不能忍,光年怎麼突然變時間單位了)。
  由此,要在有限時間內進行信息交換,能做到的大概只有微中子了[11],這使得大河能在異常事態發生之前察覺問題。
  將做為保鑣相當有能的蓮送入女兒星轉生的芽愛所就讀的學校,便是為了以防萬一。
  而其中也有著其他的理由,住在大河老家的姊姊說了,之後要和蓮一起生活的話,蓮也得好好的過像個人的生活才行。
  如此這般,蓮成了有三鳩蓮之名的看似怪異電波小學生,事實卻是持有作弊力量的中二小學生,往後也會陪伴在芽愛身邊吧。
  這樣的蓮,能和芽愛好好地成為朋友嗎...?恐怕這是只有神才知道的事了。
  而處子星的思念也傳達給女兒星了,正因為有著想傳遞的話語,才從遙遠宇宙的另一端傳遞了訊息。
  將女兒星的隕石破壞,回歸七夕家族的願望。
  這份信息無論是芽愛還是梅婭都收到了。
  而梅婭她,做了將自身的記憶與芽愛共有的決定。
  那是比起七夕的家族,她選擇了在這顆星球上的家人。
  "不...也不是這樣..."
  並不是選了哪邊,也不是割捨了哪一邊。
  要說的話,就像是神的孩子,嫁入了人類的家庭那種感覺。
  "梅婭小姐與芽愛同學的的思念互相重合的話...那麼總有一天,芽愛同學也會像身為父親的洋提出結婚的願望吧...クスクス......。"
  蓮做為三鳩蓮注視著芽愛的未來,沒有比這個更開心的事了。
  廢柴人類控的蓮,今天也如同往常惡趣味地笑著。
  
============================================

  今天是芽愛十歲的生日。
  父親的出差也在昨天結束也是為了今天而調整行程,這點芽愛仍不知道。
  所以為了今天而在幕後準備的一切,芽愛也一無所知。
  小學的課程全部結束,放學的芽愛正要打開玄關大門的同時,禮炮的聲音一齊轟鳴了起來。
  在那裏,芽愛熟識的人齊聚一堂。
  南星明日步、姬神小桃、姬神小雨、蒼衣鈴、小河坂千波、諏訪雪菜——以及蒼鈴葉和飛鳥火子這些最喜歡的人們,都前來為芽愛的生日祝賀。
  大家各自為此工作早退,在這個時間為了芽愛齊聚一堂。
  "廢柴人類有一大堆的說...クスクス......。"
  ......不知道為甚麼蓮也在這裡。
  但有著大人自負的芽愛可不能把笑容展現出來,以冷淡的態度說了
  "死神才不會因為生日而開心呢。"這樣的話
  但臉果然已經紅到耳根子去了。
  
  在這之後客廳的生日派對開始了,過了一段熱鬧且開心的時間,在這之後夜晚來訪。
  做為二次會,大家向著會場的展望台移動。
  在那裏的是小河坂詩乃、姬神萬夜花、南星總一郎以及三鳩大河這些大人世代的夥伴們,做好天體觀測的準備等待著。
  七月七日的今晚,牛郎與織女隔著一道銀河相望著。
  而四等星女兒星及處子星也以不輸給父母的亮度閃耀著。
  ——姊姊,生日快樂。
  此時,處子星捎來了消息。
  ——星星呀,偶爾會乘著隕石踏上旅程。
  ——姐姐也是這樣對吧。
  ——姐姐為甚麼會這樣做呢,我想姊姊自己可能也不明白吧。
  ——但是能夠想像的到喔,我的父母,牛郎與織女是這麼說的。
  ——姐姐會踏上旅途,是自己的關係。
  ——父親一年只有一次能與母親會面。
  ——對於在父親身邊的我也是一樣的。
  ——姊姊也是,能與母親會面的機會也僅止於七夕。
  ——所以或許姊姊她是想與母親見面...希望能夠一直在母親身旁才她上了旅程。
  ——而姊姊在漫長的旅途中逐漸忘卻了記憶,最後到達了這顆星球。
  ——因為自己的關係而有了寂寞的回憶,抱歉呢...父親與母親無時不在道歉著。
  ——看著這樣的父母,我想或許是對姊姊產生了像是憤怒一樣的感情吧。
  ——對不起,做了像是欺負人的事。
  而芽愛搖了搖頭。
  確實有著寂寞也不一定。
  但多虧有此,自己才能與洋和夢相遇。
  能夠締結新的羈絆。
  芽愛至今為止只能一昧地收取來自星星的訊息,如今自己也遞出了。
  與身為梅婭的女兒星同的自己,現在是可能的。
  ——吶,我的弟弟唷。
  ——家人啊,即使分開了也是家人喔。
  ——光啊,會將大家聯繫在一起的。
  ——所以啊...你也能不再寂寞就好了。
  ——至今為止沒有任何聯絡,真對不起呢。
  ——今後我的聲音也能傳遞到了。
  ——現在正充滿元氣的努力著,向弟弟的你報告。
  ——所以也向牛郎與織女...父親和母親傳達...請多關照。
  ——我正和現在的父母幸福的生活著。
  而後,夜空中的處子星閃爍著。
  牛郎星與織女星也同樣,像照顧著芽愛的雲雀崎居民,降下了溫暖的光芒。
  
  展望台的天體觀測結束後,慶生派對也到尾聲,如同祭典結束一般的寂寞留在芽愛的胸口。
  所以,就這樣吧。
  回到家,到了就寢時間,芽愛仍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
  在覺得奇怪的父母面前,死命地想將要傳達的話語說出來,但嘴唇卻只是動著,卻沒有發出像樣的聲音。
  ——加油啊,我。
  絞緊的胸口,照耀了光芒。
  ——你已經是大人了吧?是成熟的姊姊對吧?
  ——偶爾坦率一下,也是姊姊的嗜好喔。
  鼓舞的聲音,那道光讓芽愛挺直了背。
  芽愛她,下定決心說出口。
  "我...我想和爸爸...一起睡。"
  "...犯罪呢"
  母親盯著父親。
  "也想和...媽媽一起睡。"
  "不是犯罪呢,嗯 不是犯罪。"
  母親臉上露出了現實的笑容。
  "那芽愛,今晚三人一起睡吧。"
  父親無視了母親的視線,摸著芽愛的頭
  "洋君真是木頭呢,嗯 木頭。"
  母親又再次盯著父親。
  "...為什麼啊,夢。"
  "說著今天的洋君,不了解芽愛心情的關係。"
  而後用眼角餘光與芽愛對上視線的母親,慈祥的說著。
  "芽愛說的不只是今天,而是明天也要再一起對吧?要永遠三人都在一起。"
  芽愛轉過了臉,用不仔細看便無法發現的角度,微微的點了頭。
  看著這幕的父親苦笑著,抱起了芽愛。
  芽愛則在父親的胸口中縮成了一團。
  在這期間母親將三人分的棉被給鋪好了。
  就這樣,芽愛背父母夾在中間,川字躺的睡著了。
  肯定,這場覺做的夢,不會是惡夢。
  會是讓人想要一覺不醒的,幸福的夢吧。

  完   

[1]バカバカ 可能不少人是玩漢化的特別標出來,經典的口頭禪。
[2][3]原文是寫天邪鬼(あまのじゃく) 指愛唱反調和搗蛋的人。
[4]天津甕星(あまつみかぼし) 日本的惡神,也是象徵金星的神祇。
[5]塔納托斯(Thanatos)  希臘神話中的死神,曾被風神之子騙過數次,在星史中打敗巨蟹座的那個。
[6]女兒星 原文為娘星(むすぼし),正式名稱為河鼓三,視星等三,距日395光年
[7]處子星 原文是用息子星(むすこぼし),正式名稱則是河鼓一,視星等四,距日47萬光年。
[8]二重星 為二恆星共同繞著質量中心旋轉的恆星系統,銀河系的恆星系統有約1/3屬於聯星或多星。
[9]微中子(neutrino) 曾經轟動一時的微中子,為基本電中性粒子,質量極小,故速度能與光速相差無幾。
[10]CERN曾在實驗設備校正不足的狀況下,得出超過光速的結果,但在一年後被重新實驗推翻,愛因斯坦依舊是不容挑戰的,嗯 不可挑戰。
還有值得一提的是作家西尾維新在當時出版的戀物語曾使用了這條錯誤的資訊。
[11]這個我也不知道該說甚麼,河鼓一距日47萬光年,就算不考慮中子衰變的問題,大河拿到的也是47萬年前的資訊,還能做到防範未然,真是不簡單呢。

============================================

  每天念完書睡前翻一點,也花了一周多QQ
  夢戲份不多但還是很可愛 さすが私が嫁だ
  在多年後能看到這些老朋友還能有一點的演出機會,這情懷賣得真好。
  之後也打算翻這本みなみ老師的五彩四格和ミズタマ老師的四格,先讓我想到一個不用拆書的掃描方法就開始幹。
  要是國中時沒遇到CK天體愛好同好會漢化這部作品,高中我大概不會對理科產生興趣,也不會成為一個GAL廚,大概只會是比現在更不擅交流而且不會日文的兇兇型月廚(雖然現在也是型月廚還兼了正田廚),真是想想就害怕,我現在能當個普通的考研+365肥宅,一切都要感謝CK和Favo,給我的國高中有了段美好的回憶。
  
話說翻譯有問題或誤字漏字的部分歡迎指教,謝謝大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69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星空のメモリア|Favorite|乙津夢|メア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天空٩(๑´0`๑)۶
謝翻譯

09-11 19:42

紅色辣椒鎮魂曲
不客氣 如果有翻的不好的地方歡迎指教喔09-11 20:51

這次是夢線後日談呢,之前出了好幾個梅婭後日談,都出到男主跟梅婭結婚的部分了(X

09-12 08:21

紅色辣椒鎮魂曲
嗯...其實純論短篇的話夢現在多一點
梅婭線是光之接力、蓮與梅婭的情人節和一篇與白永的聯動
夢線則有超越時空的約定、夢的新婚生活、蓮平凡的一天以及現在的這篇09-12 08: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minakami44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翻譯]黒白のアヴェスタ...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imopo55687所有人
轉生到可以使用放置攻略的異世界 204回更新 歡迎巴友光臨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2198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