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小說】《恐怖之月》12

作者:婚後幽影│AIR│2019-08-25 02:52:39│贊助:0│人氣:156
存稿已放完,餘下等10月左右繼續重製。

雖然《MOON.》《ONE》《Kanon》《AIR》都是許久以前的作品,但在下至今仍會為之感動。若各位也能體會到這份感動,將是在下的榮幸。

※若有什麼感想,也歡迎與在下分享

現有章節:

楔子
第1日 序奏


第2日 命運

第3日 回憶

第4日 搜索

第5日 兇手

第6日 排除

第7日 姊妹

第8日 目標

第9日 溫暖

第10日 半途

第11日 赤月

第12日 永遠

※      ※      ※      ※

第12日 永遠

破碎的世界、失去一切的世界。

黑暗的盡頭、虛無的深淵之底。

猶如漫無止盡的黑夜,又好似無法辨識的極短霎那……

一切都毫無變化,令人感受不到時光流逝的感覺……

這時,變化出現了。

最初只是無盡黑暗中的一點微光,隨後那光芒逐漸擴大,隱隱間顯露出一個圓形的日輪形狀,但卻又沒有像真正的太陽一樣,耀眼得令人無法直視。

隨後,那圓形光團繼續擴大,儘管還是很朦朧,卻已經可以看清本源了。

是……她。

嬌小的身軀背後那柔和璀璨的金色圓輪,好似躍出地平線的朝陽一般,蘊含著無限的生機。而且明明逆著光,但那圓圓的臉蛋上卻一絲一毫的陰影也沒有。

深邃的金色眼眸中,光芒用難以察覺的速度,既緩慢又靈動地流轉著,好似具體而微地,演繹著太陽光輝隨著星球運轉產生的種種變化。直達腰際的銀白長髮,映著和煦的光芒,彷彿流動的水銀似地,蘊含著說不出的神聖感。

她,開口了……

『妳應該沒有那麼脆弱的……』

『或許這樣也好吧……畢竟這也是妳的選擇。』

『以自由的意志做出的選擇,造成的後果、相應的代價也必須由自己承擔……』

『也罷,就由妳的選擇、妳的願望來決定一切吧。』

『最重要的是,妳真正希望的是什麼。』

『所以不管怎樣,請都不要絕望。』

『無論如何,我都會繼續等下去的。』

『只不過,要是有妳不知道的其他孩子來了。』

『那麼她就會成為下一個犧牲者了……』

……

「……啊?」

醒來的時候,育未感覺自己似乎剛做完一個夢,但卻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沒辦法清楚回憶。接著,她發現偽娘還枕著自己的右邊肩膀。

被刻上烙印的左手,擺放在黑色項圈上的那枚紅色卵形寶石上頭,暖洋洋的觸感,讓她感到一股舒服的感覺。

同時,已經醒來的偽娘,正用一雙漂亮的金色大眼睛注視著育未。那眼神,令她感到某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好像……

……媽媽。

重逢後,那短暫的幸福時光裡,媽媽時常用這樣的眼神注視著自己。

……那時,媽媽就知道以後再也見不到我了吧。

……她……也一樣嗎?

突然間,令她感到深深不安的言語從心中浮現。

……『比失去更痛苦的,是再一次的失去』

……不、不會吧!?

一瞬間,無邊的黑暗,彷彿那幾乎令她失去生存動力的那一幕,母親在面前悽慘地死去的光景,再次出現在眼前似地,包圍住了育未。

伴隨著如同墮入深淵的錯覺,悲痛、恐懼、絕望……無數負面情緒,宛如火山噴發一般,從體內翻湧而出,幾乎要將她徹底淹沒……

就在她幾乎要在這翻騰的黑色巨浪中窒息的時候……

一道光芒,劃開了黑暗。

「早安。」

讓育未感到自己並不是一個人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隨後,她看到偽娘露出了溫婉的微笑。

「嗯,早安……」

在她眼中,偽娘的笑容就好似黎明的曙光,照亮了心中的漫長黑夜。

……我這是怎麼了?從她身上尋求安慰嗎?把她當作心靈支柱嗎?

「妳的眼睛像兔子一樣紅喔,沒問題吧?」這是關心的言語。

即便只是微不足道的關心,但育未還是感到很幸福。

「別擔心……我會努力的……」

雖然嘴巴說別擔心,可是陰霾與迷茫,卻還沒有完全從心裡消退。

……為什麼月宮不肯告訴我真相?

「對了……」

她忽然想起,昨晚見到的那輪赤月。

……那玩意好像說了什麼,可是完全想不起來。

月宮的忠告倒還記得。

……『留意跟妳同住的那一位』

……她是什麼意思?

育未看了偽娘一眼。僅僅只有下半身裹著一條床單的她,正從床上坐起身來,抓起薄薄的黑色連衣裙準備往身上套。嬌嫩細膩的玉骨冰肌,長度及腰的銀白色髮絲,盡收眼裡。

「……咦?」

如絲如緞的銀色秀髮搖曳間,育未見到偽娘背上好像有什麼東西。好奇地走過去撥開來一看,一個直徑大約15公分的紅色圓圈,出現在雪白的肌膚上。

圓圈外側圍繞著一圈細小的方形符印,圓圈內側則是風格古樸厚重的圖騰式刻紋。並且只有圓圈有顏色,內外的符印刻紋都只是皮膚上的印痕。整個看上去,充滿了難以形容的神秘感。

……刺青嗎?可是我以前從沒看過這種刺青。

「這是……什麼?」育未忍不住發問了。

聽到這個問題,偽娘低下頭,不自然地沉默了一會兒後,緩緩地開口了。

「……我不能說。」

「是嗎?那就算了……」

育未也不追問,穿好身上的衣物後,逕自往房門走去。

「我走了。」

「慢走。」

※      ※      ※      ※

……『這是余最後的命令。』

……『永遠地……』

……『幸福地……』

……『活下去……』

銀色的光輝中,眼前的少女展開雙翼。

以她為中心,風化作漩渦。

不停增強的風勢,撼動山林、震天動地。飛舞著、肆虐著、壓制著四周。應該是敵人的士兵,被風毫不留情地捲上天空。

同時,風化作障壁,在肆虐的狂嵐中,保護夢中的『自己』與身旁的銀髮青年。

「……!」

青年大聲吶喊,可是『自己』聽不見在喊什麼。

『自己』能做的,只有看著少女緩緩飄離大地。

然後『自己』望著天空,見到天空中央的圓月。

羽翼沐浴著清冷的銀輝,流轉著寶石般的輝光。

低沉的詠唱聲,從對面的山陵傳出。

風勢減弱了,羽翼的光輝好像很痛苦地鼓動著。然後無數支箭矢,宛若從地面往天空降下的暴雨般,奔向那雙羽翼。

羽毛隨著光芒灑落,少女仍振翅飛向天際。數百人一齊詠唱的聲音也跟著升高,如同追逐著少女的枷鎖。

之後,刺目豪光驟然亮起,羽毛片片灑落……



皓月當空,少女動也不動,彷彿琥珀中的昆蟲般,凍結在空無一物的虛空中。羽翼漸漸失去光輝,少女的身影也隨之消失無蹤。

一同消失的,還有旁邊的青年、周圍的景物。之後皎潔的圓月泛起暗紅的色彩,宛如天空睜開一隻血眼,奪人心魂的朱紅瞳眸俯瞰著『自己』。

『有所圖者,無所不能。』

『只要得到力量,妳的願望必將實現。』

赤紅的圓月,釋放著如此訊息。

這時,『自己』開口了:

「我的願望是……」

……

有紀睜開了雙眼。

剛才的夢境,異常清晰地留在記憶中……

……昨天的『月』讓我做了這個夢嗎?

明明是夢,卻像親身經歷過一般真實……

……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坐起身子,發現月宮的使魔就在旁邊。魔物使與使魔之間存在生命的契約,通常情況下,使魔還在代表月宮還活著,只是不清楚她現在狀況如何。

這時,昨晚月宮與赤月對峙的背影,驀然和夢中所見的羽翼少女重疊在一起。

……她是羽之子的後裔,羽翼少女算是她的……祖靈?

朱紅的瞳眸,又讓有紀聯想到那輪赤月。

……『月』與『月宮』又是什麼關係?

坐起身來,將目光掃向四周,發現自己躺在竹林的地上。

「先去吃點東西吧……」

自言自語了一聲,有紀撿起蜷縮著身子,動也不動的使魔放進衣服裡面,隨後往竹林中央走去。

「怎麼……回事!?」

清晨時分,太陽才剛從地平線探出頭來。柔和的晨曦,照亮了竹林中央的一小塊空地。

空地?

「到昨天為止,這裡還是屋子的……」

有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算是拆遷、爆破,也多少會留下一點痕跡。可是眼前的空地,就只是普普通通的空地,看不出任何建築物曾經存在的跡象。

……除了……我的記憶。

……到底是什麼手段,可以做到這個地步?

雖然從沒想過,這種非日常中的日常可以永遠持續下去,可是面前的光景,太過突然的變化,讓她完全無法接受。

「難道之前的一切,都是我在做夢……」

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迅速崩潰。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有紀雙手抱頭,跪坐在空地中央,不停吶喊著。

※      ※      ※      ※

……「早安。」

……咦?

……「早安,育未。」

……是媽媽。

……「怎麼啦?一臉吃驚的表情。」

……好想好想要見面,非常非常想要見面的媽媽。

……追隨媽媽的腳步,來到FARGO。

……遇到好多悲傷的事情。

……哪裡都幫不上忙的我……好無力。

……「是嗎……妳做惡夢了吧。」

……夢?

看了看手掌……好似楓葉一般的小手。

……原來我又倒轉時光,回到自己感到舒適的過去。

……現實的我在FARGO裡和她一起生活,而媽媽已經……

……我有點搞不清楚,到底哪邊才是夢了。

……夢是什麼?現實又是什麼?

……「夢,是現實的延續。」

……「現實,是夢的終焉。」

……是嗎?

……「不用再想那些了。」

……那越來越龐大的悲痛與絕望,只是夢而已。

……而我現在就像平時一樣,在溫暖的陽光下被媽媽給叫醒後,懶洋洋地爬起來。

……或許是這樣吧。

……「媽媽哪裡都不去,就一直待在妳身邊喔。」

……真的嗎?

……「真的是真的啊,媽媽會一直待在育未的身邊喔。」

……可是,逃回過去,還是什麼都無法解決吧……

……我才沒那麼脆弱!

……「來,育未,過來吧~」

……我很清楚,媽媽已經……不在了。

……即使真的有『回到過去』這個選擇,但……

……逝去的事物,再也無法真正恢復舊觀了。

……

「第11階段,結束。」

一聽到這聲音,育未二話不說就離開了MINMES。

端著盤子進入自己的房間時,她發現裡面多了一張餐桌和兩張椅子。

「哇……這是怎麼弄的?」

稍微靠近一點,育未看到這桌椅都歪歪扭扭完全不平,結構也亂七八糟拙劣無比,一看就知道是完全不懂木工的人胡亂做的。

……這能坐嗎?不會坐了以後當場解體吧?

「妳覺得如何?」偽娘微笑著問道。

「是妳做的?」育未反問道。

「對啊。」

「……謝謝。」育未有些感動。

……只因為我對她說想要桌椅,她就特地做給我。

「只不過有些粗糙就是啦。」偽娘補充了一句。

……是粗糙到無以復加吧!

「我坐看看喔。」育未將托盤放在一旁,坐上了其中一張椅子。

啪嘰!

「哇!」

育未坐的椅子解體了。

啪嘰!啪嘰!

好似骨牌效應般,一旁的桌椅也跟著散架。

「妳沒事吧?」偽娘露出好像嚇到的表情。

「沒事……」

……我親身領略到,什麼叫豆腐渣工程啦!

最後,兩人只能看著原本應該是餐桌和椅子的物體,坐在床上吃飯。

※      ※      ※      ※

有紀奔跑著。

並非要急著去哪裡,只是想離那個地方遠一點。她不停跑著,直到那片空地、那片竹林的景象消失在視野裡。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站在陰鬱壓抑的A棟走廊上。

「有紀!?」

熟悉的聲音,傳進耳朵裡。

「育未……」

定睛一看,是端著托盤的育未。

同時,有紀這才意識到,自己居然沒打開偽裝術,就在設施裡亂跑。

「妳怎麼了?」

「我……」

才發出一點聲音,就發現喉嚨乾得發痛。

「進房間再說!」

育未蹲下來將托盤往旁邊的地上一放,隨即起身拉著有紀進房間,並關上門。

「……?」

一堆木板、木塊,亂糟糟地擺在門旁邊不遠處。

……上次來,房間裡面沒這些東西啊。

「嗨,妳現在的樣子,可真不體面呢。」

抱著海盜兔坐在床上,偽娘微笑著說道。

聽到這句話,有紀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漆黑的FARGO工作人員制服,被塵土染得斑斑點點,看起來好像迷彩服。

「妳應該先洗個澡。」育未打量著有紀:「我有多的衣服借妳。」

有紀這才意識到,自己現在不只衣服髒兮兮,還渾身是汗……真不知道,剛才究竟跑了多久、跑了多遠?

「謝謝……」

沙啞地道謝同時,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

※      ※      ※      ※

……「妳好啊,愚蠢的育未,又因為一時的衝動,造成無法挽回的事情了。」

……沒錯……

……「來到這裡以後,妳又想做些什麼啦?」

……我……

……「哈哈哈!」

……咦?妳們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問妳自己吧,別忘了我們也是妳啊。」

……妳們、我……不對!

……「不對?」

……「難道妳不承認,自己隱約憧憬著她們嗎?」

……我……

……「難道妳不承認,自己對她們懷有欲望嗎?」

……我……

……「拋下毫無意義的假面具吧,這裡是只有妳與我們的世界。」

……我……

……「真的不想嗎?」

……我……

……「就先給妳其中一個吧。」

嘻嘻……

面前的『我』輕輕一笑,隨後身影融入黑暗。

接著,一道身影逐漸從虛像凝成了實體。

那不是我。

金色的近膝長髮、純白的連衣裙、長了雙翅膀的銀灰色十字架……

這些我都有印象。

「……好久不見。」這是耳熟的聲音。

對,的確是鹿沼蓉子沒錯。

「為什麼妳會出現在這裡?」

「因為妳的願望。」

「我的……願望?」

「對。」

……對。在這裡,可以隨心所欲地對她做任何事情。

……比方說,親吻她美麗的臉龐,撫摸她迷人的胸部……

……用舌頭探索她的每一個角落,從口腔到胸部,從挺立在尖端的嫩紅突起到曲徑通幽的泉眼裂隙。

……所有一切都可以因為我的願望而化為現實。

……因為這裡是只有我的世界。

……不會有人看見。

……不會有人斥責。

……不會有人輕蔑。

……不會有人受傷。

……既然有力量,就該好好使用不是嗎?

從黑暗中竄出鎖鍊,束縛了蓉子的身軀。

「妳要做什麼?」

看不見的手,拉開了蓉子的衣服,露出了如同陶瓷一般白皙的肌膚。

「妳好美……就像個洋娃娃一樣。」

出神地望著眼前的美景。

「……妳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妳是控制不了自己欲望的愚蠢人類嗎?」

這種言語,只會更加撩撥起欲望而已。

然而……

一雙纖細白皙的手臂,從背後環住了頸項。

「……啊?」

……這裡明明是只有我的世界,怎麼可能會出現另一個人!?

「真的不會傷害到任何人嗎?」

曾經聽過的聲音,有印象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纖細卻有力的雙臂扣住肩膀,將身體扳了過來。

紅寶石一般的美麗瞳仁……是她,月宮。

……對啊,這裡是只有我存在的世界,沒人會因為我的行為受到傷害吧!

「……是嗎?」

清澈的朱紅眼眸,就好似一面鏡子,映出了……

『我』

……不對……我錯了。

……不會傷害到任何人?才不是那樣!

……這裡是只有我的世界,意味著因為我的選擇、我的願望而受傷的……就是我!

……然後受傷的心,就會向我報復。

明悟到這一點的瞬間,周圍一切都消失了。黑暗的空間,此時只剩下自己。

……謝謝妳。

……

「第7階段結束。辛苦了。」

「……」

離開ELPOD後,育未將背靠在門上,仰望著單調的灰色天花板。

雖然剛才的記憶,仍舊如同捧在手中的水一般快速流失殆盡。勉強留住的破碎印象,帶給她一種好似與親朋好友離別的感覺。

這很像當年媽媽前去FARGO時,看著媽媽的身影遠去的感覺。只是,育未沒想到重逢之後不久,便是永別……

……難道我剛剛在裡面看到了媽媽,然後又把裡面發生的一切通通忘光了,腦袋裡只剩下這點印象嗎?

邊走邊想東想西的時候,無意間又走到需要刷卡通過的那扇門前方。

……距離吃晚餐還有一點時間,再去裡面看看吧。

昨天來過一次的通道上,其中一扇門沒有關緊。

宛如被那漆黑縫隙所引誘,育未輕手輕腳地走過去……好似早在一開始,她的行動就已被決定好了。

……嗚!

方形空間內,滿溢的惡臭,讓她幾乎要嘔吐出來。

味道的來源,是房間角落那……莫可名狀的某種物體。

除了『某種物體』這四個字,育未找不到其他更加貼切的形容詞。

……屍體?

……對,應該是屍體。

……從體積跟大致的輪廓來看……是人類的嗎?

育未想靠近一點看看,可是……

……噁!

劇烈的腐臭,讓胃液不由自主地湧上喉頭。恍惚與暈眩間,陰暗的小小房間彷彿突然變成一個黑暗、龐大又深不可測的深淵。包含自己在內,整個世界都在那巨大的黑暗中旋轉著。

育未感到一股錯覺,好似自己就倒立懸浮在那片猶如無星之夜的至黑中央,被某種力量牽引著不停回轉著……

用踉蹌的腳步倒退著跌出這房間後,她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感覺剛才短短幾分鐘的時間裡,好像就消耗掉相當於跑一次百米賽跑的體力。

……嗚嗚……幸好還沒吃晚餐。

……今天的探索,到此為止吧……

……

A棟,育未的房間。

「我回來了。」

育未拿著晚餐的托盤走進房間。

「回來了啊。」

一如往常的對話過後,育未輕輕呼了一口氣。今天自己一個人探索設施時,神經可繃緊到了極限,畢竟昨天才發生過那種事情……

「妳又在設施裡四處跑了對吧?」偽娘突然這麼說道。雖然是問句,但這卻是肯定的語氣。

「是、是啊……」

育未在心裡加了一句。

……今天發現了一具不成人形的噁心屍體。

「妳還是不要再這麼做了。」

「為什麼?」

「因為真相就在妳身邊。」

「……耶?」育未睜大了眼睛:「妳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偽娘微笑著補上了一句:「這是我給妳的暗示。」

※      ※      ※      ※

有紀再度睜開眼睛時,第一眼看到育未好奇地看著她,第二眼則是旁邊的偽娘。

「嘻嘻……剛剛才發現,妳熟睡的樣子也很可愛呢!」育未笑得像個調皮的小女生。

……我好像洗完澡、換過衣服,就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因為早上……呃?」

有紀忽然記不起早上發生的事情:「早上……怎麼回事?想不起來……」

說不清、道不明的不協調感,讓她坐起身子抱頭苦思,卻毫無頭緒。

「妳還好吧?」育未也坐到旁邊:「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就先別想了。」

「不行,這很重要……很重要的什麼……消失了……」

「該不會,昨天的紅色月亮,對妳動了什麼手腳?」

「紅色月亮……紅色月亮……」

有紀眼睛一亮:「對!早上的夢裡有看到!然後我進去竹林……竹林裡面……」

「裡面有什麼嗎?」育未一頭霧水地問道。

「對了,妳也進去過!」有紀雙手緊抓育未兩肩:「快告訴我,裡面有什麼?」

「我去過!?」育未滿臉疑惑:「可是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為什麼會忘記?」有紀兩眼圓睜,聲音越來越大:「為什麼連育未也忘記?為什麼!?」

「有紀,冷靜點!我完全不懂妳在講什麼耶!」

有紀近乎癲狂的舉動,讓育未十分不安,於是她望向偽娘,試圖向她求救:「拜託,妳也別站在旁邊看,幫幫忙吧!」

「如果那是妳所希望的。」偽娘點點頭,開口說道:「請閉上眼睛。」

「……!?」

偽娘的話語帶著一股莫名的力量,傳入有紀耳中,讓方寸大亂的她忽然一愣,雙手鬆開育未的肩膀。

「請閉上眼睛。」偽娘的語氣依舊溫和。

……『妳若執意留下,那我要給妳一個忠告。』

……『留意跟妳同住的那一位。』

想起昨晚月宮給育未的忠告,有紀遲疑了一下,但由於也沒別的辦法,最後她還是閉起雙眼,只不過打開了精神力感知。

「其實妳現在就差一點助緣……」

聲音,直接在腦海中響起。

遠離塵世的心靈之音,宛如成千上萬個體一齊開口,匯聚成直指人心的巨浪。

「……福慧智子覺,了本圓可悟。」

然後,她看到了……光。

與幾天前試圖讀心時截然不同,精神力的視野裡出現了燦爛柔和、生機盎然,宛如晨曦的光團。

這光,只存在於心靈層面,也僅僅作用於心靈。明亮透徹又毫不刺眼的醇和金暉,帶著本性真如,遠離顛倒夢想的韻味。

猶如明珠一顆,照破山河一般……

有紀睜開眼睛:「我想起來了!!」

「太好了!」育未也很高興,並也好奇地追問:「剛剛我們兩個都忘記的是什麼?」

「竹林中央的小屋。」

「啊?妳說那裡!?」育未頓時恍然大悟:「奇怪?為什麼剛才怎麼也想不起來?」

咕~~

不合時宜的聲音。

有紀肚子的叫聲。

「妳先吃點東西吧。」育未將擺在一旁,放著食物的托盤拿過來:「抱歉……這裡沒桌椅。」

「要桌椅去餐廳搬過來就好啊。」有紀看了一眼房間角落那堆木板、木塊:「妳該不會想自己搞木工吧?」

「對啊,餐廳就有桌椅!」育未頓時感到臉上無光,這麼簡單的辦法居然沒想到。

「不用麻煩,我坐床上吃就好。」

狼吞虎嚥地吃完東西後,有紀望著偽娘開口問道:「關於早上的事情,妳應該知道什麼吧?」

偽娘淡淡一笑:「她用『空真理』的力量打開門扉,前往永遠的世界了。」

「我知道『空真理』……可是,永遠的世界?」有紀表示不解:「現實當中,根本不可能會有什麼永遠吧。」

「倘若不是現實呢?」偽娘語氣好似帶著一絲憐憫,又好似沒有:「永遠是存在的喲。」

育未聽得一頭霧水:「什麼是永遠的世界?」

「那是……好像在前進,其實根本沒有,猶如梅比烏斯之環(Mobius strip,即『∞』),或者旋轉木馬般,不停覆唱(Refrain)的世界。」

「所以說……她對我們的記憶動手腳,然後前往永遠的世界?」有紀試圖釐清頭緒。

「她不需要動妳們的記憶,只要讓『存在』法則運作就行了。」偽娘悠然搖頭,然後解釋:

『永遠』是『存在』的喲。

這句話揭示了,『存在』為永遠世界的根本法則。落入永遠世界者將不存在於現實,不只記憶,就連文字、圖片、影像等相關物都會消失,或者失去意義,就像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深厚的羈絆、堅強的意志能對抗這法則,因此才會出現有紀那種好像發神經的狀況。偽娘剛才是以心靈之光撼動法則,幫助有紀想起來。然而『存在』法則會持續運作,並非現在記得,以後就不會忘掉……

「她為什麼要這麼做……?」這雖是問句,可是答案已不言而喻。

……『若兩個人的心太過靠近,兩個人都會一起生病。兩個人都沒得救。』

……『所以那孩子說了:離開我身邊。』

這是有紀的母親講過的。

……『也罷。不管那願望有多麼崇高,忽視後代的自由意志,將血脈的延續作為實現願望的手段,這……本身就是一種束縛,也是和羽翼少女形式不同,但卻同樣漫長,同樣悲傷的詛咒。』

這是那個正體不明的傢伙說的。

……如果這是羽之子要對我說的,就代表……

……她認為我們家族因為她,遭受形式不同,卻同樣漫長、同樣悲傷的詛咒。

……所以要在心太過靠近以前,抹殺自己的『存在』,讓我忘了她,或許以後我連媽媽的話也會忘掉……

……然後,她就……一個人獨自承受痛苦、一個人獨自背負詛咒。

「不要……我不要這種結局!」有紀用力搖頭,感覺前路一片漆黑,不知如何是好:「拜託,妳可以阻止她嗎?」

「阻止她?這個願望我無能為力,我只能告訴妳……」偽娘停頓了一下:「妳所行走的道路,不可能始終有光。所以面對黑暗時,妳必須成為自己的光。」

有紀喃喃道:「我必須……成為自己的光?」

※      ※      ※      ※

「那麼,明天我再把衣服還妳。」

「好的。」

然後,有紀穿著育未的衣服,拿著月宮的使魔與換下來的衣物,離開了房間。今天晚上她要住月宮的房間,然後打算在那裡尋找線索……如果有的話。

將托盤送回餐廳,再跟偽娘合力,搬了一張小桌子、兩把椅子到房間裡,隨即一股疲倦感,襲上育未心頭。

「要睡了?」

「對……」育未衣服都沒換,就往床上一倒。

「我去關燈。」

「嗯……」

……

深夜。

育未推開門走進房間。

「怎麼了?」偽娘從床上坐起身來。

「為什麼你要把我抬到外面?」

「我為什麼要做那種事?」偽娘反問道。

「是嗎……」育未看對方的神情不似作偽:「也就是說,我睡覺時夢遊,身體自行走動了?」

……啊!

「中午似乎也有這種狀況……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出現在別的地方。」

「……」

偽娘默默地注視著育未。

……她怎麼了。

「那種事,妳最好不要對別人說。」這是嚴肅的語氣。

「……為什麼?」

「這裡不太歡迎那種狀況。」偽娘神色凝重。

「什麼意思?」

「意思是……真相已經與妳同在。」

「咦……?」

「妳先睡覺吧,可以睡覺的時候就該好好睡。」

「好吧。」

育未躺回床上,蓋上被子。

……『真相已經與妳同在』

……我還是不懂,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也完全不懂,我的身體究竟出了什麼狀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69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IR|ONE ~前往燦爛季節~|久彌直樹|麻枝准|Kanon|MOON|Key|PrayForKyoani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恐怖之月》11... 後一篇:【翻譯】海獅行動的仆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蘿樂娜的鍊金工房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