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追憶尋時】第七十章、初始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9-08-24 16:30:57│巴幣:4│人氣:142
【追憶尋時】第七十章、初始


  濸龍坐在樹下看向夏克特他們逐漸走遠的身影,他和殘月不約而同的嘆了一口氣,還互看了一下;冬語則在他們中間搖頭晃腦,殘月伸手抓住冬語頭上兩搓明顯的頭髮,也不曉得怎麼長得,怎麼壓都壓不下去,說不定是因為他這一頭特別的自然捲造成的。


       他們才剛從附近繞回來就被放鴿子。


  「怎麼都不通知一下再走啊,都要黃昏了耶。」殘月托著下巴,凝望著遠處的西格諾斯正在和小騎士們說話,那因哈特和平常一樣嚴肅的翻著報告書,和騎士們交談著接下來的任務內容;濸龍則靠在樹幹上,面無表情地看著遠處,這時冬語突然起身,兩個人的視線都朝他投去。


  「樂犽好像在這附近。」他默默地轉過來和濸龍說了,殘月還不懂他在說些甚麼,濸龍只是點點頭回覆冬語所說的話、接著起身:「要去見冬語的家人,你要來嗎?」


  殘月疑惑的歪歪頭,但還是跟上去了;接著在路上他好奇的問了:「冬語,你怎麼知道你家人在這附近啊?」


  「嗯……這有點難解釋,就是感受的到『心靈感應』之類的東西。」冬語少見的把聲音放大一些說話,殘月也很少聽他說這麼多話,但顯然的是,他半個字都沒聽懂。


  「連我自己都不曉得……這個只能問問樂犽了吧。」他傻呼呼的模樣太過正常,殘月都不忍心吐槽這個傢伙,濸龍瞥了一眼,和往常一樣,沒多說任何話。


  殘月想了想,心裡納悶了一會兒後、還是算了,他的家人總應該不會像冬語一般傻乎乎的;但世事難料,殘月看見冬語所說的人躺在草堆裡後就愣在原地,濸龍還停下來問他:「怎麼了?」


  在草堆裡投的女人是醒著的,見著冬語後便坐起來,冬語也一屁股的坐在地上,沒想到視線就往這裡來了,她那雙毫無波動的眼神直直地看向自己:「啊,是變態。」


  「並不是!」殘月整個人跳起來:「冬語、這個女人是你的家人?」他不敢置信,冬語乖乖的點點頭:「嗯,她叫樂犽,瑀樂犽。」




      跟著眼前的人步入陽光暖溢的小屋,望了望擺在小櫥櫃上的是當年四個人歡笑的合照,留下的只是有些沒落的感情;悲傷並沒有因此渲染,憶起當年的快樂,不自覺得露出微笑。


  呆呆的看著那個在相片中有著燦爛微笑的男孩女孩,只是流露了有點悲傷的笑容,他們當年的笑容早已流逝,卻懷念著彼此那段溫柔的時光。


  「還記著嗎?」看見相片後,跟在一旁的友人露出有點欣慰的笑容,雙手搭上少女的肩膀,輕輕靠在她身旁問道,她回答道:「嗯,記得非常清楚呢。」給予令對方安心的微笑,她點了點頭,他們倆四處看看,一邊持續跟在夏克特的高大身影後方。


        他們看著那張相片,回頭看了夏克特。


  「這是濸龍給你的?」涼雨好奇的問道,夏克特點點頭:「你不醒人世的時候,我在耶雷弗的港口遇見他,他將這張照片給了我之後就離開了。」


  「原來是這樣啊。」涼雨的笑容有點悲傷,把照片放回原處;他還想起他曾經做過一個噩夢,夢裡以前的他生氣地要把陌生的楓卡颯趕出這個充滿溫暖的小屋,憤怒地喊著這份美好的記憶不屬於楓卡颯。

  


  他打開臥室的房門,憶起他曾經做的一個夢,他疲憊的睡去,醒來的時候卻看見了冰龍的身影,見到他沒有立即反應到他早就已經不在了,而是向前給他一個思念又懦弱的擁抱;但他冰冷冷的身軀卻是他熟悉卻又害怕的溫度,他永遠記得他抱著那個濕熱卻冰冷的身體、帶著疼痛不堪的傷口走的每一步路。


  即使他很不想回憶那個刻苦銘心的一段記憶,但他仍無法忘記那個令人感到溫暖的笑容。


  米熊打開了深鎖的窗戶,外頭的風輕輕地吹來,黃昏撒過的地方出現了一點一點在空氣中飄浮的灰塵,沒有披戴斗篷的他坐上床,涼雨則率先躺了下來。


  「有點累了……」疲憊的躺上臥室裡頭柔軟的床鋪上,其他兩人也只是輕輕的躺到她身邊,一同闔上眼睛,進入溫暖四溢的夢鄉。


  涼雨在闔上眼的前幾秒,模糊的記著和現在非常相像的記憶。


  她記不清了,殊不知,那就是她最剛開始喚醒她的夢境。




  梓嵐晃著腳,此時月亮已經高高的掛起,伊卡勒特戴上了面具:「明天見,梓嵐。」


  「嗯!伊卡勒特,謝謝你願意聽我說話!」她的臉上充滿了燦爛的笑容,像個孩子一樣搖頭晃腦,在伊卡勒特突然消失後,她才從樹枝上一躍而下,接著就看到了冬語的白色身影。


  「冬哥哥!」梓嵐一邊呼喚著他,一邊跑了過去,冬語也朝他揮了揮手,見到濸龍後她又跑得更快了,沒三兩下就抱住了對方的脖子,濸龍明白對方怎麼會這麼高興,只是她已經不是那個矮小的小女孩了,被他這麼一飛撲差點跌倒。


  「小梓嵐,你就這麼喜歡伊卡勒特嗎?」殘月見她高興的飛天,不自覺得笑了出來,見她拼命點頭,殘月便揉了揉他的腦袋:「真是老實的傢伙。」


  她發覺有個比殘月更高的身影站在冬語後面,無害的對她眨眨眼睛,那雙眼睛在月光的照明下變得出奇的清澈透明,銀灰色雙眼猶如毫無波動的夜晚湖水;梓嵐小心翼翼得靠過去,發覺她和不說話的冬語給人的氣質很像:「姐姐你是、冬哥哥的家人嗎?」 


  瑀樂犽沉默地對小女孩點點頭,梓嵐像是回覆性般的點回去,接著抬頭看向冬語:「不愧是家人,還真像啊。」


  此話一出讓一旁的殘月和濸龍對看了一眼,他們心中都出現了相同的一句話:「哪裡像了啊、小梓嵐?」


  「你好!我叫風梓嵐、是這裡出生的聖魂劍士。」梓嵐用力鞠躬說道,瑀樂犽點點頭:「我叫瑀樂犽。」和冬語一樣簡潔的自我介紹,梓嵐心想。


  「你們吃飯了嗎?」一陣沉默後,梓嵐把視線移到殘月身上,殘月搖搖頭:「卡颯他們不知跑哪去了,我們都還沒吃。」


   梓嵐想了一回兒,耶雷弗的食堂也就那幾間,都開在住宅區,不如就先去吃飯吧。




  「疑,小梓嵐!我們在這邊喔。」他們來了一間世界各地冒險家們聚集的餐館,梓嵐走進去裡頭是先看到坐在那邊也略顯高大的夏克特,才找到了朝自己揮手的涼雨。


  「真是的,去那裡也先通知一下我們嘛。」殘月坐到米熊旁邊,而她旁邊是一邊和他道歉的涼雨。米熊一眼就瞥到了瑀樂犽的身影,她疑惑了一會兒,直到瑀樂犽朝夏克特點點頭打招呼:「你好。」


  夏克特愣了愣,他和星幻在天空之城見過這個神秘的人物,他也只是朝他點點頭問好,米熊愣了愣:「夏克特、你認識他?」


  隨後他點點頭:「嗯、在天空之城和幻見過,是冬語的家人,叫瑀樂犽。」涼雨和米熊頓了一下,腦子突然死機:「甚麼!在我們不在的時候嗎?」


  夏克特又再次點點頭,涼雨站起來看看至少有一米七的女子,幾乎是快跟冬語同一個高度,米熊吃驚地說不出話,涼雨對上她那雙毫無波動的眼睛和表情,對方沒說話,也盯著她看,過了好一會兒,殘月看這場面,有點令人匪夷所思。


  就連活潑的梓嵐都沒再開口聊天,倒是和殘月竊竊私語起來:「哥哥,卡颯姐姐怎麼不說話?」殘月也不曉得這是甚麼狀況,只見濸龍淡定的畫著菜單,接著傳到殘月手哩,他便疑惑到:「喂喂,這是甚麼情況啊?」


  濸龍終於無奈地開口說:「我說過了,小冬的家人比他還要更加沉默。」


  此時涼雨似乎看出了一個所以然,說道:「還真像冬語啊。」


  「到底哪裡像啦。」兩個黑髮少年又在不約而同之中,心裡出現了同樣的吐槽。這時一旁沉默的米熊則是說了:「的確,給人的氣質滿像冬語的。如果說外表可不像呢。」


  涼雨點點頭,殘月和濸龍才恍然大悟,原來從剛剛梓嵐和涼雨說的相像是指氣質啊。


  米熊真能一語點醒夢中人,殘月這麼覺得。


  「不過外表一點都不像,你們真是親家人嗎?」涼雨這麼一問,夏克特突然緊張起來,米熊也注意到夏克特的反應,疑惑的挑挑眉毛。


  「小涼雨,你是不是問了不該問的?」不管瑀樂犽有沒有回話,米熊第一直覺是叫涼雨先停止他的疑惑,無心的涼雨緊張的說:「诶?我、我問了甚麼不該問的嗎?對不起!」他趕緊在米熊的提醒下道歉,瑀樂犽看他緊張的模樣還是沒有擺出甚麼特別的表情,只是歪了歪頭。


  「我們沒有血緣關係,但我們是家人。」瑀樂犽的平板音讓涼雨停止緊張的情緒,瑀樂犽見她呆呆的模樣便說了:「我們沒有親屬,所以他是我唯一的家人,有甚麼問題嗎?」他看起來沒有生氣,甚至一點情緒也沒有,當場沒有人明白這個女孩的心情究竟是怎麼樣,也驗證了濸龍之前所說的話。


  冬語像小孩一樣已經開始吃起麵條了,上頭是蕃茄醬和蔬菜製成的醬汁,這讓冬語吃起來像個小花貓:「他不喜歡這個話題,你們盡量別跟他提起,謝謝。」


  「喔、好的。」涼雨回答她之後,瑀樂犽轉身去找冬語,還幫他擦擦臉上沾到的醬汁:「樂犽──這個好吃。」冬語的聲音聽起來是相遇以來最大的,而且聲調居然和他們認識的某位夜使者很像,讓大家一愣一愣的,瑀樂犽則只是點點頭嗯了一聲。


  其他人點餐後各自安靜的吃飯,事實上都盯著瑀樂犽和冬語的一舉一動。


  「樂犽──我跟你說喔──」


  「嗯。」


  「樂犽──你知道那個嗎──」


  「不知道呢。」


  「樂犽──我也可以飛起來一點點了喔──」


  「小冬真厲害啊。」


  「等等等等──你們說甚麼東西呀?飛起來?你們是精靈還是長了翅膀的生物啊?」殘月終於聽不下去,其中太多他們聽不懂冬語說的話,或者瑀樂犽淡定得令人感到詭異。


  「你們這裡的人不是能飛的嗎?」瑀樂犽看上去沒表情,不過作為疑問的樣子歪了歪頭,殘月更不明白他這樣的反應了;濸龍像是見怪不怪,稍微解釋了一下:「他們這裡的人要使用魔法翅膀,或是本身擁有的翅膀才能飛行。而樂犽你飛行的方式和他們使用跳躍的感覺很像。」


  見樂犽點點頭,表達他明白的意思,涼雨好奇的問了:「你能不靠魔法飛起來嗎?你看起來是個普通人,我也沒察覺到你的魔力氣息……」


  瑀樂犽看上去呆住了一下:「要說魔法的話,我的確沒有魔力。」他的聲音很平淡,聽不出任何思緒的聲音令夏克特冒了下冷汗。


 「我是用心靈能量在發動超能力的。」毫無波動的雙眼、說著他們都聽不懂的話,米熊一臉就是:「啥?」的表情。


   濸龍似乎是真的看不下去這場面了,開口說道:「樂犽跟冬語使用的不是魔力,而是能替代魔力的能量,雖然跟我們的認知不大相同,不過他們確實是個普通人。」


  梓嵐將意麵嚼了嚼吞下肚:「好神奇喔,居然有替代魔力的能源。」瑀樂犽盯著她的眼睛看了好一回兒,梓嵐茫然的表情看向她,接著瑀樂犽還是沒離開雙眼的視線:「你的眼睛真好看。」


  突然、小梓嵐的臉就「刷──」的紅了起來,整個臉都紅的像顆蘋果;殘月嘴裡的食物還滑出來掉回餐盤上,毫不客氣的誇獎令人莫明害燥。


_


  「樂犽誇人還滿直接的,但不是虛偽的,所以不用太擔心她想做甚麼。」濸龍出了餐館後的第一句話是這麼告訴梓嵐的,涼雨倒是傻笑了下:「在不熟的時候這麼誇人,都不知道是不是想佔人便宜了呢。」


  米熊和殘月點點頭,他們這時的想法不謀而合;濸龍戳了戳腦門,大家似乎都明白照顧冬語還有和瑀樂犽說話是多麼一見累人的事。


  「她人挺直接的說話,我也是認識了之後才知道她雖然常常讓人難以理解,不過唯一相信的是他們倆都很真誠。」濸龍一說完,他們四個便像是明白的點頭,對瑀樂犽的想法稍微不是那麼的怪異了。


  不過有件事夏克特還挺好奇的,就是不久前才提到的「飛」這件事,於是他走了過去,涼雨還好奇的在遠處看夏克特想做些甚麼;冬語見到夏克特走過來,匆匆的跑過去抓住了夏克特的手,把他帶到瑀樂犽面前,讓他瞬間一頭霧水。


 「樂犽──我和你說喔──夏克特是個很溫柔的人喔。」他像小孩一樣抓著夏克特的雙手晃來晃去,被抓的人不知如何是好,就讓他跟著冬語晃的幅度扭來扭去;這時候瑀樂犽終於開口了:「謝謝你照顧小冬了。」她稍微向高她一個肩頭的男人行了禮,夏克特才緩和不知所措的情緒:「嗯。」


  「不過,我想我得走了。」瑀樂犽這麼一道,冬語的手停了下來,但他沒有特別的反應,只是靜靜的,讓夏克特感到有些憂心;瑀樂犽一手抓住了冬語的手腕,另一手伸出了手要夏克特放上去,他猶豫了一下,但他見到她背著光,依然明亮的那雙眼,平淡的道了:「我讓你知道我是怎麼飛的。」


  夏克特愣了下,將自己大她一些的雙手給搭上去,瑀樂犽就像個紳士,輕輕地握住他的那雙手;頓時腳下的土堆崩裂,瑀樂犽一跳,便躍上了好幾公尺的高空、腳下的泥寧形成了土塊,夏克特只是輕輕的握著她的手,腳站在原本應該散掉的泥濘上,他沒感受到任何魔力,取而代之是在心靈上給予了某種能量。


  瑀樂犽的頭髮飄逸在空中,在月光照耀的夜晚,她的眼睛格外的閃爍,冬語只是看了一眼他的家人,底下的隊友們都向看到了甚麼神奇的畫面──


 「嗚啊──真的飛起來了!」殘月跟梓嵐驚呼道,米熊目瞪口呆。


  「夏、看起來交了新朋友啊。」涼雨見那個大男孩即使被拋到那上頭去,依然盯著自己看,給他了一個微笑才害羞的撇過頭。


  「小冬說了。」瑀樂犽突然開口,夏克特看過去她依然沒有任何表情的側臉,靜靜地聽她說道:「濸說他很有可能不再旅行了。」她這麼平淡的說道,但夏克特聽到這樣的話有點不敢置信。


  瑀樂犽轉過來看他,他或許不太相信剛剛她所說的話:「濸是我在這個地方遇見唯一一個願意接納小冬的人。」


  「但稍微明白了他旅行的原因,所以讓他陪著小冬旅行。」瑀樂犽並沒有特別的情緒流漏,但夏克特似乎明白了她在說些甚麼。


  「但小冬捨不得那樣的濸。」


  他們之間沉默了一回兒,那樣平淡的聲線卻在夏克特耳中聽來是多麼悲傷的一件事。


  「小冬答應了我,他會尊重濸的選擇。」她持續這麼說了:「或許分離是件很悲傷的事,但不管是小冬、還是你我,都沒有權力去插手。」


  「濸是個很溫柔的人,至少在最後,你能救救他嗎?」


  不光是拯救那個失去至親的他,還有那個對世界失去熱情、放棄曾經最愛旅行冒險的他。


_


  後來在耶雷弗的乘船處趕上了今夜的最後一艘船,望著瑀樂犽離開的背影,夏克特依然思考著她剛剛和自己所說的話。


  冬語突然在船駛去後開始掉下一滴滴的眼淚,夏克特頓時分不清那個眼淚究竟為何而流;其他人都先行去了旅館歇息、殘月選擇回到自己的住處。


  冬語第一次哭得這麼沉悶,他沒有像平常那樣大哭起來,反而是靜靜的憋著聲音哭了,現在周圍沒有任何人,他走向前撫著他柔軟的白髮、輕輕的揉了揉,微微的彎下身軀:「冬語?」


  他的哭聲聽得比以往還要更加心疼,像是心中的苦說不盡,那樣的哽咽。


  他讓他輕輕地靠在自已的肩膀上,他記得以前涼雨就是讓他這麼靠著的,他覺得這樣很溫暖;至少在自己陷入悲傷的時候,有人陪伴著自己安靜度過,是最好不過的。


        梓嵐還沒回家去,殘月都先行離開了,沒想到他還跟在米熊跟涼雨屁股後頭,他們正要去旅館的路上,濸龍不時看向她,但她顯然沒有要離開的跡象;涼雨發現了濸龍的反應、但也是過了好一回兒才想起梓嵐的家就在耶雷弗。


  「小梓嵐,你不回家嗎?」涼雨不曉得該怎麼開口,但在怎麼樣都已經很晚了,旅行後最期待的不是回家嗎?


  梓嵐其實在回耶雷弗前想家想的讓她起死回生,但一踏上這片熟悉的土地,那些埋藏在心中的不安簡直像巨大海嘯一樣、朝她撲天蓋地而來。


  「我、我想等父母都睡了再回到家。」她的十根手指頭纏在一塊,放在胸前扭在一起;濸龍沒說話,米熊則是開口,跟以往不同的是,她向前把手掌放在她的那顆腦袋上:「沒事的。」


  梓嵐默默的點了頭,她知道米熊的話不只令人安心、還很可靠,但她還是想起了當年的恐懼,對父母大吼、離家出走,太過突然的一切,使她現在回到這裡變得無所適從。


  「這是你的最後一關,這關我幫不了你,他們還是夏克特都不能拯救你。」濸龍淡淡地說了,梓嵐看他的表情很淡然,看起來很失神,其實她早就注意到濸龍漸漸地不說話,話變得比先前還要少很多。


  她擔心地望了黑髮男人一眼,米熊過來用力壓了一下他的頭頂,梓嵐回神過來,涼雨才說道:「別擔心。」


  風吹拂著他們,梓嵐頓了頓,用力的點頭:「我知道了。」


  她邁起步伐,開始朝家的方向奔跑,他們三個人站在原地,望向已經從小女孩變成一個為隊伍付出渾身解數的勇士從他們眼中離開。


  即使很害怕,她卻依然沒有放棄面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62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原創|新楓之谷|楓之谷|小說|冒險|奇幻|更新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繪圖】我們十週年了耶!... 後一篇:【繪圖】末日之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大家
冷冷天氣想睡期間,終於更了一次文了,窩被被,窩被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