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月夜消逝的彼端】插曲 雨過之後 After Rain

作者:~半月~│2019-08-24 13:27:18│贊助:30│人氣:204
  插曲、雨過之後 After Rain


  好,心情放輕鬆唷,不要說話。

  逼!噗噗噗——

  於我手中的壓脈帶逐漸緊縮,而被其環繞的手臂,上面的青藍色靜脈逐漸浮出。

  噗噗噗——斯——

  血壓計的畫面數字衝高後緩緩降低,直至靜止不動。

  「141/85,76」

  還未脫下壓脈帶,眼前的歐巴桑慌張地抓住我的雙手。

  「血壓怎麼那麼高啦!我是不是有高血壓!」

  我露出笑容要她不用擔心,在有些時候這都是正常現象。

  是說……妳能先擔心一下對方的傷勢嗎?開著名貴轎車的歐巴桑。

  急診間真的是一片混亂,不僅會遇到醉漢、堵門尋仇的不良少年甚至是這種搞不清楚狀況的病患。總之亂七八糟的事情一大堆。

  臨時被請來支援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人力短缺嘛。  

  說起來,自己在急診間打滾過的日子少說也有兩年,時間過得真快呢。

  抬頭一看掛在入口處的電子時鐘,早就已經過了午餐的時間。再這麼下去就要跟下午茶一起享用了……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先把眼前的病患處理好,這才是最重要的。

  在這醫院工作已經邁入第四個年頭,經歷許多大風大浪。雖然偶爾還是會出錯,但大體上已經能獨當一面了。

  一轉頭便看到滿頭是血的少年正扯著手上的點滴針,嘴裡還咕噥著:「我要找那死老太婆算帳。」

  阿阿——不行、不行了,實在是按捺不住了,我扯開喉嚨放聲大喊:「給我差不多一點——!」


  *


  受不了耶……

  維持形象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尤其是溫柔的形象。

  真想大口大口喝著冰涼的啤酒,咬著香酥有味的魷魚絲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但看著眼前成堆的紀錄單與病歷,只能將這樣的想法暫時拋諸腦後了。

  窗外正下著雨,午後的傾盆大雨,毫不止息一路延續到晚間。

  「唷~怪力女還沒把紀錄寫完阿?」沙啞聲音的主人叼著一根棒棒糖搖搖晃晃走近桌旁。

  嘖……讓我沒辦法下班的罪魁禍首是你吧?

  「李——醫師有何貴幹阿?」我用異常溫柔的聲音回應。

  李醫師毛躁蓬鬆的瀏海下透出那對充血混濁的雙眼,真是不討人喜歡耶……

  「我下班了,要去喝一杯嗎?」他將一張用水墨風格寫著「鮪」的名片丟到桌上。

  「我還要一段時間耶,你不先回宿舍休息嗎?」

  「才不要勒,太麻煩了。妳趕快把紀錄寫一寫啦!」他將頭放在桌上左右晃來晃去。

  簡直就跟鬧脾氣的孩子沒兩樣。

  「閉嘴啦!再吵就掐了你!」我手握拳輕捶桌面,真的只是輕輕碰觸而已。成堆的紀錄單卻像山崩一樣灑落於地板上。

  偶爾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嘛,明明只是拿著一顆雞蛋,當回過神時已經不小心捏破了。不過就算手裡拿的不是雞蛋,也會被捏得支離破碎就是了。

  面前的李醫師絲毫不為所動,該說是習慣了我的應對方式還是力量呢?

  真是的,明明才30歲出頭,卻頂著一大顆鳥窩頭,把自己弄得像個老頭一樣。

  我將地上散落的紀錄單拾起,吐了一口長氣,搔了搔後腦勺,並繼續自己手上的工作。

  「你真是完全不會討女生歡心耶,李醫師。」

  我試著挖苦他。

  「對語晴妳這種猩猩女沒有必要啦!」

  「唔…… 」

  少在那怪力女或猩猩叫個沒完阿。

  他隨手抽起桌上的一本病歷翻閱著。

  「妳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

  「一件小事啦……先去幫我泡杯咖啡好不好。」

  「妳敢命令醫師沖咖啡阿?!」

  他用略帶驚訝的語氣大聲對我說。

  嘴巴上雖然這麼說,他還是走進茶水間。

  沒一會兒,空氣中瀰漫著廉價的三合一咖啡香味。

  他將印有醫院標誌的紙杯遞給我,杯中微微冒著熱氣。

  「謝啦。」

  「明天不用去急診支援,剛剛收到阿長訊息了。」

  「是喔……」

  雖然鬆了一口氣,卻有些依依不捨的感覺。

  「急診忙翻了耶,妳那遺憾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啊?」

  李醫師拉了張椅子坐在護理長的桌前,雙手捧著紙杯,吹著熱氣的樣子看起來像個孩子似的。

  「你是貓舌頭阿?(註:指怕燙的食物的人)」我用揶揄的語氣問他。

  「要妳管!唉唷……剛剛應該多加點溫水的。」他沒有停下把咖啡吹涼的動作。

  「不夠熱的話就泡不出咖啡的香味啦。」

  「少在那胡說八道,即溶咖啡哪來的香味阿!」

  李醫師的聲音霎時變的有精神多了,真是的,開個玩笑而已嘛,咖啡癡。

  「喂,晴,妳聽過冷泡咖啡嗎?」

  「沒有呢,只聽過冷泡茶而已。」

  「雖然製作過程麻煩了些,但是苦味跟酸味都比一般的冰咖啡還低唷。阿,咖啡豆的種類也有差別唷,有些就完全不適合用這種方式……

  李醫師稍微認真的介紹了起來,嘴角還帶著一絲笑意。

  看著他認真的神情,我嗤嗤的笑了起來。

  不討厭呢,這樣的氣氛,與前幾天神情緊繃的他相比判若兩人。

  我試著打斷這不知何時會結束的小教室話題。

  「小希,真的沒事了嗎?」

  李醫師聽到我這麼問,原本帶有笑意的面容又變回平時一絲不苟的樣子。

  「暫時。」

  「暫時?」

  「嗯,那天只要再晚個幾步就沒命了呢,我到現在都還不能確定有沒有留下後遺症。」

  「……」

  「那孩子,對你弟來說是很重要的人吧……?」

  他不疾不徐的開口,沙啞的聲音變得有些細弱。

  「怎麼會這樣問?」

  「嘛……他從來沒難過成那副德性呢,就連狠狠揍他的時候感覺都像灘死水一樣。」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他這樣。」

  「總之,還是要先跟妳道歉,我最看不慣那種自以為是的笨蛋……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把他揍了一頓。」

  「道歉的話還是你親自跟他說吧,我沒什麼立場說你是錯的。」我攤了攤手,緊接著說:「你遇到緒的話,順便約他來醫院內找小希吧。」

  「咦?」李醫師發出疑惑的聲音。

  「小希請我擋住那笨蛋,不要讓他去病房探望。真是的,有什麼話就面對面說清楚啊。可是看到那可憐的樣子我又不忍心拒絕她。」

  有時真不想承認自己老阿……才差了八歲,思考邏輯什麼的都他們對不上了。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嘛,如果可以的話,自己也想回到那青澀的高中時光阿……

  「真拿妳沒辦法耶。」李醫師聳了聳肩嘆了口氣:「只不過——這樣好嗎?那孩子的病終生都不會好,如果他們決定一起走下去,妳弟可是最大的受害者唷。」

  所以說,有時真搞不懂高知識份子的思考邏輯與價值觀。阿,不如說是放棄理解吧。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哪能用簡單的利益關係來衡量阿。尤其在醫院看過許多生離死別後,更是感嘆抱著遺憾死去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直接跟他說清楚自己擔憂的事情好了,我不喜歡拐彎抹角的。

  「喂,聽我說個陳年往事吧?」

  「嗯?」

  「以前我讀五專的時候,那個笨蛋弟弟曾經自殺過。事後他說只是去幫人撿東西,表情也不像是說謊的樣子,但我對這件事存有疙瘩。當時的我在校成績也不好,整天遊手好閒,看了他那副慘樣後,我才下定決心絕對要畢業……」

  我啜飲了一口快要涼掉的咖啡,稍稍整理腦中的想法,真希望這笨拙的話語能讓眼前的他理解。

  「我其實也忘了當初怎麼會想當護理師的這件事,可能是對人生茫然吧。家裡力氣大的特殊體質好死不死就落在我身上,從我爸嘴裡知道這跟詛咒或疾病沒兩樣的體質會跟著自己一輩子時,我幾乎是懷著自暴自棄的心情去過每一天。直到那個多愁善感的弟弟慢慢長大,我才驚覺這樣下去不行,嗯,絕對不行。」

  「很辛苦吧,我還以為妳這力氣是特別練出來的呢。」

  「怎麼可能阿……就算想跟我叔叔學怎麼控制力氣,他也說不出個什麼所以然,最後總會用一句玩電動的孩子不會變壞做總結,你說氣不氣人。阿!不對不對,離題了啦……剛剛說到哪裡?」

  「妳那個笨蛋老弟。」他撥了撥劉海,滿布血絲的雙眼專心的看著我。

  「我剛畢業的時候想去北部的醫院工作,在臨走之際,緒跟叔叔煮了一桌子的菜為我辦歡送會,我又驚又喜,開心的不得了……」

  「這不是挺好的嗎?那妳最後為什麼留下來?」

  「那天夜裡,我原本想跟緒說點道別的話,結果隔著房門就聽到啜泣聲……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心一橫跟已經面試好的醫院說不去了,另一方面也是擔心他啦。有時總會懷疑他自殺的原因是不是因為父母出遠門的關係……所以,我決定在他變得更堅強前,盡可能陪著他。」

  「妳太寵他了啦……」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從旁人眼裡看來就是這麼一回事吧。臉頰微微發熱,唉唷,這有什麼不好說的,會擔心家人是理所當然的不是嗎?

  叮咚叮咚——

  牆上的電子時鐘發出熟悉的整點報時聲。

  阿,不知不覺已經七點了。我用尷尬的笑容看向李醫師。

  「妳繼續說吧,我對這個故事很有興趣。」依舊是那沙啞的嗓音。

  「緒前陣子不是住院嗎?昏倒前的下午他問我為什麼不想離開。我隨意回他說:『我擔心你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交到女朋友啦』,結果沒多久他就昏倒了,小希從叔叔那聽到消息後急忙趕來探望他。說也奇怪,當時還只是普通同學的關係吧?沒想到小希哭的一發不可收拾,感覺連我這個親姊姊都沒這麼在乎緒呢……」

  「他們認識沒多久吧?」

  「所以才奇怪啊……在路上遇到同班女同學都會扭扭捏捏的緒,竟然能鼓起勇氣跟女孩子去約會。」

  「還真倒楣阿……第一次約會就碰到這種事。」他用眼角餘光試探我的反應。

  我並不介意。說實話,連我也覺得倒楣透頂了。兩個嘗試踏出那一步的孩子,在最初的一步就摔得鼻青臉腫,讓人心疼不已。

  「那天,我看著被你打趴在地上的緒以及醒來後淚流滿面的小希後,想了一想,果然不能袖手旁觀什麼也不管呢……」我低下頭去,不自覺搓揉著手緩緩開口:「所以,算我拜託你,幫他們一把好嗎……?」

  窗外的雨仍不止息的下著,如同我這忐忑不安的心一般,躁動不已。

  李醫師平時還算好溝通,但如果與他意願相左,他打死都絕對不會答應的。脾氣某方面來說倔強到不行。正因為明白他是這樣的人,我才會孤注一擲向他提出這個請求。

  我不敢抬起頭看他,如果他臉上是平時欺負新人那嗜虐的微笑該怎麼辦?

  就這麼過了好一會兒,滂沱的雨聲蓋過醫院內用餐時間的嘈雜感。

  此時,我聽到李醫師從椅子上起身的聲音,我隨即抬起頭看向他。
  
  「呿,你們這家子就會給我找麻煩,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李醫師用有些不耐煩的表情大聲嚷嚷。

  「咦?」

  老實說,我對他會這麼坦率地答應這件事情有些意外。

  「咦什麼咦阿?」他輕撫稍微變皺的白袍,用疑問的語氣問道。

  「嘿嘿,怎麼說……今天乾脆的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

  「你想說我是個不乾脆的男人囉?」

  我的臉上現在應該掛著尷尬的笑容。

  真是的,我可沒那麼說唷……

  「既然決定了,趕緊處理好紀錄單去喝一杯吧。」
  
  「是是是——」

  我壓抑內心的喜悅,打算等等去居酒屋再好好謝謝他。

  嗯,就這麼辦。


  *


  「喂——混帳傢伙,你不要三兩下就瞪鼻子上臉阿!嗝!我叫你倒酒就倒酒啦!」

  「臭猩猩,妳喝醉了啦!信不信我等等把妳丟在這裡付錢阿!」

  小小的居酒屋包廂中,充斥著濃厚的啤酒氣味。

  這是一間僅兩張榻榻米大小的小型日式包廂,扣掉擺設、裝潢還有在內的我們,剩餘的空間散落著酒瓶與空盤。眼前的語晴毫不顧慮外面的客人大聲喧鬧。

  「我都說沒醉了~~趕緊把酒倒滿啦……」

  喀咚!

  她整個人用前撲的方式倒在桌上,淡粉紅色的制服沾上食物的醬汁與溢出的啤酒。

  「呼……呼嚕……」

  我雖然滿臉脹紅,但意識仍十分清楚。我舉著啤酒杯,一口接一口將剩餘的啤酒飲下。

  我趴在桌上透過空蕩蕩的啤酒杯凝視面前沉沉睡去的語晴,輕嘆了口氣。

  「說什麼要謝謝我……結果到頭來還是給我添麻煩嘛……」我抓了抓蓬鬆雜亂的頭咕噥著。

  明明只是半開玩笑地跟她提了回北部的事情,沒想到一發不可收拾呢。糟糕、真糟糕阿,太小看這個有話直說的女人了……

  喝醉後就口不擇言,連以前我在停車場被混混圍毆的事情都大聲說出來。真是的,雞婆!而且有夠丟臉,怎麼說我也是個男人,總會有不想說與不能承認的事情……

  前幾天久未聯繫的教授寄了封信給我。信中提到他即將從第一線退休,並問我有沒有意願回到北部的醫院工作。

  這算是在小鎮待了許久的我,能夠重回那白色巨塔繼續攀登的絕佳機會吧。

  好的不得了呢……但我很猶豫,是否真的該重回那個扭曲人性與派系鬥爭的戰場中。

  不過,我並沒有拒絕的權利,畢竟教授是講究上下倫理與服從的人嘛。若是拒絕就意味著與教授為敵……

  這不明擺著強逼我回北部嘛……頑固臭老頭……

  「你就回去阿~~擔心什麼?」

  這是方才語晴在剛喝完第三杯啤酒,快要喝醉時所說的廢話。

  「唉唷……事情哪有妳想的那麼簡單阿,妳知道北部醫院有多少妖魔鬼怪嗎?」

  「不知道~~」

  「只要一步走錯就會跌入萬丈深淵喔,隨時隨地都得提心吊膽的去跟別人應對。」

  「好好做你自己就好啦~~硬是迎合別人很累唷。」

  聽語晴用輕飄飄的語調說著安慰我的話。其實我有點火大,嗯,事不關己的感覺有夠討厭!

  呼呼呼——

  她發出像大叔的笑聲,同時滿身酒氣湊近我身邊大力拍打我的大腿。等、等等等!不要打啦!很痛!痛痛痛——!

  我強忍大腿骨遭受重擊的痛楚,說真的,依她的力氣直接把腿給拍斷是輕而易舉的。

     啪啪啪——!

  終於,她停下手上的動作,像是得出什麼結論似的清了清喉嚨。

  「咳咳!你~~要是真的會怕,我陪你一起上北部好啦。」

  仍舊是那輕飄飄的語調。

  「別鬧了啦,又不是三歲小孩。」我打哈哈試著把她推開。

  沒想到語晴卻將身子越靠越近,那亞麻色的長髮就蹭在我胸口前。她喝醉後的力氣有夠大,不論如何使勁推她都不動如山,沒三兩下就變成將我壓倒在地的姿勢。

  「喂!大猩猩,放手、妳放手啦!」我壓低音量慌張地喊著。

  阿哈哈——

  她跨坐在我的大腿上,雙手牢牢制住我的肩膀,用那脹紅的臉不斷傻笑。

  包廂內的隔音及隱密性很差,我們又是店內的熟客,若真的被誤會了大概三兩下就會傳遍整個小鎮。

  阿哈哈——

  妳要笑到什麼時候阿,平常不是嫌我囉嗦難相處嗎?

  「嗝——!我說阿~~臭醫師,你還是處男吧?」

  「蛤!?」

  童貞、Virgin、Puceau,不對不對不對!冷不防胡說八道些什麼東西阿!

  「別裝了啦~~阿長都跟我說了。」

  可惡阿!那死八婆!我以前剛到醫院參加第一次尾牙,那時拗不過她歐巴桑式的問答,跟她提了這件事情。我真想掐死還是菜鳥的自己,阿阿阿,為什麼偏偏讓語晴知道!不對阿,我是不是處男關她什麼事!

  「喂,這不關妳的事吧!」

  「哼哼——嗝!也是啦!討人厭的臭醫師就一直當個處男好了!弱雞——!太弱了啦!連幾個混混都擺不平的傢伙就永遠當個處男吧!」

  唉唷,不要一直處男處男的叫個沒完啦!總歸就是一句時機未到嘛。人生的路上只有讀書與晉升這兩個選項的自己,本來就是女性結緣體。年輕時還以為只要有了社會地位跟錢,女人就會自己找上門。別傻了別傻了,先照鏡子看看自己是多陰沉難搞的傢伙吧!

  「比妳這個永遠怪力的大猩猩好多了——妳趕快放手不要抓的那麼緊啦!」

  聽到我反駁的話語,她的雙手卻愈發用力按住我,鎖骨與肩胛骨隱隱作痛。

  我凝視她那幾乎瞇成一條線的雙眼。感受彼此因喝了酒而稍快的喘息,隱約還能聞到下酒菜中涼拌海蜇皮的酸鹹味,她身上化妝品淡淡的香味此刻只讓人覺得違和多餘。

  雙手逐漸失去知覺,是血液循環不良產生的麻痛感。

  我猜不透她在想什麼,唯一能確定的是她對於我要回北部的事耿耿於懷。

  借酒裝瘋?

  我們之間的距離約莫只有五公分吧,實在是太近了。濃厚的酒味與微開的制服領口,內衣的上緣若隱若現,讓人不自覺心跳加速。

  「臭醫師……帶我一起去啦……」她用泫然欲泣的語調低聲呢喃。

  「……」

  饒了我吧……護理師小姐,妳是臨時起意才用這種粗暴的方式跟我說嗎?

  「妳先放手好不好?」

  她搖搖頭,披散的長髮輕拂我的脖子。

  「我不答應妳的話,就不放手是嗎?」

  她點點頭,脹紅的臉與微微咬著的嘴唇彷彿我才是壓制她的人。

  再重申一次,這家人真的很會給我添麻煩!姊弟根本一個樣嘛!不,精確來說是姊姊的問題比較多。

  以前喝醉酒夜歸的路上,因為受不了宿舍旁混混的挑釁,仗著自己在念書時練過自由搏擊,便出拳毆打其中一個混混。想當然爾,連路都走不穩的我很快就敗下陣被按在地上一陣毒打……

  我結識暴力護理師的那晚,活像電視連續劇裡老掉牙的情節,但打趴壞人的是女主角。事後還說什麼混混貪圖美色騷擾她所以才出手,將責任全攬到她身上去。呸呸呸——亂說!就不能找個好點的藉口嗎?

  從那之後,她成了我在南部少數能交心的朋友……還有酒友。

  在一次喝酒時跟她稍微抱怨胸腔內科缺人的處境,沒想到她就從急診請調到胸腔內科。雖然粗線條的個性在工作上偶爾會出狀況,但大多都在可預期的範圍內,勤快的工作態度著實幫了我大忙。

  「男女之間哪可能有純友誼。」

  這是一個長期住院的大叔對我說的玩笑話。現在想想,的確是這樣,是我不想承認對她的感情吧?我都三十二了耶……兩人相差快要十歲,而且工作還是同個領域。不適合,總之有太多因素值得我停下腳步好好深思。

  只是……並非完全不可能……

  「喂,大猩猩,妳根本沒喝醉吧?」我嘗試掙脫她的壓制,一邊故作輕鬆的問她。肩膀與手臂的連結處彷彿快碎了一般傳來陣陣劇痛。

  「誒~~人家喝醉了啦!」她刻意別開視線,有點心虛的樣子。

  果然是這樣,他們家都不擅長說謊。

  我嘆了口氣,居酒屋內熱鬧的感覺與屋外的大雨混雜交錯。本來就有些昏暗的包廂內充斥著料理、酒的氣味還有曖昧的氛圍。

  為了我的人身安全與將來,我得說服她才行。

  「妳如果把我的手掐斷,那我可就沒辦法寫推薦信了呢……」

  語晴聽我這麼一說,原本緊繃的表情恢復成原來軟綿綿的大叔式笑容。她乾脆地鬆開雙手回到她原本的位子上,再次將酒杯斟滿金黃色澤的啤酒,大口大口喝了起來。

  嘿嘿嘿——

  她沒有多說什麼,只顧一個勁兒飲下那廉價的啤酒並開懷大笑。

  「喂,要去北部醫院的話,妳可要努力唸點書才行,研習還有證書什麼的都要準備好。聽到了沒阿?」

  語晴微微點頭,不清楚是回應我的這句話還是飲下啤酒的動作。

  唉……看來我也是個愛給自己找麻煩的傢伙,一點長進也沒有。

  「好歹替別人想一想嘛,老要別人替妳善後……」我呢喃著。

  於此同時,她將酒杯捧在胸前,若有所思的閉上眼對我說。

  「嗝——!臭醫師,十年後你如果還是單身,我看我們就結婚吧。」

  「才不要勒!所.以.我.說——站在別人立場好好想一想阿!」

  「嘿嘿嘿~~反正十年後你肯定還是處男,我也嫁不出去!這不是剛好嗎?趕快幫我倒酒啦!」

  「不要再處男處男叫個沒完啦,再說為什麼我非得娶妳不可阿!」

  聽我這麼一說,她情緒高昂的將酒杯伸到我面前。

  「喂——混帳傢伙,你不要三兩下就瞪鼻子上臉阿!嗝!我叫你倒酒就倒酒啦!」

  真拿她沒辦法……

  不知不覺中,屋外的雨似乎停了。

  雨過天晴?
  
  不,不太合適,畢竟現在可是晚上呢……

  呵呵,我不自覺笑出聲來。還是老樣子想不出貼切的語句形容。

  但是,雨過之後總會有什麼等著我吧?

  

後記:
這裡是半月,謝謝大家能花點時間來觀賞這部小說。
此為短篇的第一篇,章節插入點為13.5章,原版本的插入點為9章後,我整理了幾次後覺得還是不太對勁。索性砍了重寫,撰寫過程中有些苦手,不過整體還算順利。
想想還有9~13章還沒修好,救命_(´ཀ`」 ∠)_
「喂,這不關妳的事吧!」

「誒~~人家喝醉了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60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月夜消逝的彼端

留言共 3 篇留言

麥仔茶‘-ωก̀
[e17]

08-24 13:37

~半月~
[e18]08-24 13:58
LBH泓
我好喜歡 「上北部」這種說話方式,感覺有一種親近感。[e16]

08-24 14:00

~半月~
北上南下(◔౪◔)08-24 14:15

「反正十年後你肯定還是處男,我也嫁不出去!這不是剛好嗎?」
這句話怎麼聽起來好氣又好笑XDDDDDDDD

是說,這就是所謂的「成功的戀情背後,總有一對冤家和酒精」嗎?
(沒有這句話XDDDDD)

08-24 14:18

~半月~
莫名其妙就被說服了呢(點頭

不對不對wwwwwwwwwwwwwww
總之祝兩位幸福[e16]08-24 14: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hiyo65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記錄用】修稿進度&am... 後一篇:【發廚】阿阿阿阿阿阿阿!...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99116199巴友
【捨精保命 殭屍酒呑OwO】小屋更新 入內請小心!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3621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