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布蕾思之城VI-作為鏡面的界線(上)(13)

作者:亞達六十七│2019-08-24 12:40:47│贊助:32│人氣:214
    這一刻,大概所有人的怒火都在爆發邊緣吧;幸運的是在場唯一衝動的傢伙目前正躺在醫療膠囊裡,否則光是這一句就足夠她衝進中華聯合軍總部把黎紹活生生咬死。

    沉默了一陣子之後,時千河才深吸了一口氣:

    「就為了這點小事來關心嗎?」

    「畢竟在我們地盤上。」

    「這算是威脅嗎?」

    「威脅?不,請別誤會,我並沒有威脅各位的打算,說到底會出現意外,我這邊也很驚訝,不如說對於為什麼會讓中華聯合軍的部隊出現在那種地方,我這邊已經開始著手徹查了。」

    黎紹的語氣很誠懇,不過這卻讓哈絲黛兒的眉毛跳了幾下:

    「說到底,是你那邊走漏風聲的吧?」

    「真令人汗顏,的確,知道你們在上海執行相關任務的只有我跟我的團隊……」

    「黎委員,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如何?走漏風聲的就是你吧?」

    「……」

    黎紹沒有馬上回答,只是保持沉默。

    「你就不怕挑起國際問題?且不提你是不是打算跟時之沙撕破臉,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上海估計得要被AAEO夷平,你賭注也下的真大。」

    哈絲黛兒話中帶刺,不過整體上語氣還算平和,沒有刻意挑釁。

    「……盯上扈毅長的,不只是你們,中華聯合軍內部,也的確有不少勢力正在想辦法奪取他,甚至不惜跟我們中央針鋒相對。」

    「所以呢?這就是妨礙我們任務執行,甚至讓人員受重傷的原因?」

    「不,我原先並沒有打算這麼做,不如說我的的確確是站在各位這邊的,請讓我解釋。」

    哈絲黛兒冷哼了一聲,安靜下來,算是允許黎紹說話。

    「首先這些跟我們針鋒相對的派系,本身也不是什麼善茬,當年中華聯合軍在急著擴張的時候,涂枋他的父親不計優劣大量收編地方軍事團體,現在中華聯合軍體系中有很多甚至更偏向長江解放軍或北方黃昏之幕的政治立場,是反布蕾思的。」

    「你想強調你們比較好?」

    「不敢說我們比較好,但我們是布蕾思之城的同伴這事實,而我們的存在可以多少抑制那些派系,起碼長江以南的政治局勢是穩定的,這對布蕾思之城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黎紹頓了頓,嘆了口氣:

    「第二點,我們現在絕大多數的兵力在對峙長江解放軍,很多人正對我們中央派虎視眈眈,如果我們在這一場戰爭中元氣大傷,甚至是吃了敗仗,中央派很快就會瓦解瓜分;老實跟你們說,光是這幾陣子要阻止他們越界來奪取扈毅長,我這裡就已經盡了全力。」

    「盡全力了,但還是讓他們過來了,不是嗎?那等於無用功啊。」

    哈絲黛兒說的話雖然很有道理,但意外地嚴苛。

    「不,我只是撤除了不讓他們進來的守備系統而已。」

    「你知道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嗎?」

    面對黎紹大方的承認,時千河出聲恫嚇。

    「我很明白我在做什麼,當初會阻止其他派系過來,主要也是因為我們承諾過扈毅長先生我們會保障他的人身安全,等到他想把扈汕的財產交出來的時候再說;但是,你們來了,而且先前提出的交涉,各位並沒有答應我的請求。」

    「所以你就想著如果沒辦法從中拿到好處,起碼不要花額外成本保護扈毅長對吧,把保護扈毅長的全部責任都交給我們了?」

    「那不正是各位的職責所在嗎?所以各位請別誤為,走漏風聲這種事情……我並沒有做,我只是稍微讓那些人知道,我撤掉邊防將戰力全力投入前線而已,他們自己的專斷行動與我無關。」

    立華咲奈眉頭皺了起來。

    這種情況上合理但心理上無法接受辯詞,總令人很討厭。

    「順便借我們的手消消那些意圖抓扈毅長的派系的氣焰,是嗎?」

    「您可以明白真是太好不過。」

    哈絲黛兒一眼就看穿了黎紹更長遠的計畫。

    的確,派了大量的人力過來,結果全都無功而返,派出人員的派系們自然會心生忌憚,將激進的態度轉為觀望,以收集更多情報。

    如此一來,也不必擔心在與長江解放軍長時間戰鬥時,其他派系以各種藉口試圖侵占上海的小動作。

    黎紹解釋清楚之後,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雖然道德上有瑕疵,不過就法理來說都沒有問題,如果繼續對他採取敵對態度,很可能站不住腳。

    「所以……希望各位諒解之後,請不要向時之沙與布蕾思之城刻意挑起爭端,我們無意妨礙你們。」

    黎紹重申了一遍自己的立場,哈絲黛兒「嘖」了一聲,撇過頭去,看來是放棄了與他爭論。

    「請問黎委員,我能夠問個問題嗎?」

    一直保持安靜的羅特盧爾忽然冷不防出聲道。

    「是尼亞先生吧?請說。」

    「您能夠請其他派系的人員不要干擾我們嗎?以您的發言權是辦得到的吧?」

    「說的是呢,的確,我是辦得到,但可能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不過與之相對的,我們也能盡早解決你們上海境內的問題,對你來說不是好事嗎?」

    「解決上海境內的問題,我們已經付了一大筆錢給時之沙了,這是他們必須處理好的情,畢竟事關尾款的結算,所以算不上是交涉條件。」

    「那麼......您期待與這代價相符的其他報酬?」

    「畢竟沒人想做虧本生意,對吧?」

    黎紹苦笑:

    「代表南方中華聯合軍全體跟長江解放軍打仗就已經夠糟糕了,我可暫時不想花無謂的成本去處理其他事情。」

    「那麼……」

    「羅特盧爾!」

    哈絲黛兒意識到羅特盧爾的意圖,打斷了他;不過於此同時,雪蘿小跑步跑到了哈絲黛兒身邊,在她耳旁悉悉簌簌地講起悄悄話來。

    哈絲黛兒全程皺著眉頭,不過也就在猶豫了一陣子之後,嘆了口氣,朝羅特盧爾擺了擺手,表示自己無所謂了,隨便他。

    「──好的,已經取得許可了,那麼黎委員,我想請教一下,您先前提出的交易還有效嗎?」

    本來一頭霧水的時千河一聽到這個關鍵詞,瞪大了眼睛。

    「喂!羅特──」

    「當然有效,尼亞先生,難道你們改變心意了嗎?」

    「以我們布蕾思之城的權限來說,沒有問題,也就是我們同意您提出的交易。」

    「那真是太好不過了!這樣一來能請你們先來我們前線總部一趟代表布蕾思之城簽個字嗎?這年頭交易總得小心──」

    「但是──」

    哈絲黛兒打斷了黎紹:

    「僅限於扈汕的研究資料,其他都屬於我們布蕾思之城,同意嗎?」

    「我們需要的也就只有扈汕的研究資料而已,畢竟也沒打算冒犯布蕾思之城的權益。」

    「那就這樣吧,我們半小時後見,夏莉,準備一下!」

    哈絲黛兒命令道,自顧自地切斷了通話。

    「等等,哈絲黛兒、羅特盧爾!」

    時千河起身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你們……」

    「時千河同學,扈汕的財產屬於布蕾思之城,我們有判斷如何處理它的權力,希望你理解。」

    羅特盧爾搶先用比較不友善的態度對時千河說道,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警告,時千河不禁啞然。

    這種事情不用商量一下的嗎?就算時之沙無權置喙,但羅特盧爾與哈絲黛兒現在的行動,簡直跟黎紹沒兩樣。

    他們也在算計著什麼,但這到底是否對自己、對團隊,甚至對時之沙有利,那就很難說了。

    這兩個人除了自己以外,就只會在乎「使命」與「自我」兩件事而已,而使命更是他們心目中的第一順位;說起來矛盾,他們都是屬於那種「無私到極度自私」的人。

    正因為理解這兩個人的本性,所以在他們做出無法理解的行動時,時千河才感覺到無比恐懼。

    不過,他們的行為也不是不能理解,說到底他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對時之沙開誠布公,而是帶著大量布蕾思之城的軍事祕密,打算在這裡達成她們布蕾思之城自己的目標而已。

    「夥伴」什麼的,一開始就不是這樣的關係,相反稱作「同盟」才更加恰當,是時千河從一開始就搞錯了。

    「夏莉、雪蘿,走了。」

    哈絲黛兒帶著自己兩名女僕往大門前進。

    時千河本想擋住哈絲黛兒前進的路線,不過他的身體卻向是石化一般僵住了,沒能採取任何行動。

    「抱歉,我們不能解釋,但請相信我們。」

    哈絲黛兒在經過時千河身邊時,低聲說道。

    時千河低著頭,沒能目送他們離開。

    正當羅特盧爾要為哈絲黛兒打開門的瞬間,一個聲音從房子內部傳了出來:

    「等等……你們……在幹什麼啊?」

    「姬……璇!?」

    北澤月子驚叫了一聲。

    沒錯,姬璇拖著疲弱的身體,一邊撐著牆,一邊艱困地從走廊中往客廳前進。

    肚子上的大洞已經結痂了,不過那個傷口還是怵目驚心。

    「你才在幹什麼!快回去躺好!」

    北澤月子一臉擔心,跑上前去攙扶。

    「都這種時候了……你還讓我躺著?……這兩個傢伙……想跟陷害我們的那群人做交易啊!唔……」

    姬璇情緒一激動,似乎牽動到了傷口,整張臉因痛苦而扭曲了起來,但她還是深吸了幾口氣,強行壓抑下來:

    「你們的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你們知道哪些情報?」

    「這跟你沒關係吧?傷患還是回去靜養……」

    哈絲黛兒冷冰冰地回應,走上前去打算幫忙北澤月子扶起姬璇,正當她伸出手的剎那,姬璇猛地將頭竄了出去張嘴就咬,所幸哈絲黛兒警覺,及時把手抽了回來,才沒被咬傷。

    「你幹什麼?」

    「我才想問……你幹什麼?你也好、布蕾思之城也好,一群人老是算計來算計去,誰知道你們這場交易是抱著什麼樣的詭計!」

    「請注意你的言詞,姬璇小姐,我們也是因為布蕾思之城的軍事機密……」

    「……機密?是啊,一個超重要的機密……害得我們護衛任務差點失敗,我妹妹被抓走……我也差點被殺,然後你現在要取把這個機密賣給那個妨礙我們執行任務的元凶之一……真好的機密啊……笑死人了……」

    時千河默默聽著,並沒有行動。

    雖然他也覺得這樣下去並不好,不過他很慶幸姬璇把他想說的話都講出來了。

    「你們就老實說吧?喂什麼不早點跟我妹妹匯合?為什麼不確保她的安全!」

    「你現在的意思是……任務出現問題是因為我們?」

    哈絲黛兒有些被激怒了,回應的表情越來越冷漠。

    「姬璇小姐,我們當時正在處理中華聯合軍的襲擊,為了不釀成國際問題,我們選擇無力化對方而非殺了對方,這方面的處理上比想像中更花時間……」

    「只是藉口吧?,你們根本就是跟中華聯合軍一夥的吧?呵呵呵呵呵……果然我是對的,你們打從一開始就不是我們的同伴!你們只是想利用……」

    「比起我們快點匯合,你如果夠強的話,不就什麼都解決了?問題不就是出在你自己無法獨力解決長江解放軍的敵人,所以讓你妹妹陷入險境的嗎?」

    哈絲黛兒湛藍的眼瞳露出鋒芒,居高臨下俯視著姬璇。

    被哈絲黛兒這麼一反駁,姬璇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眼見姬璇沒有回應,哈絲黛兒嘲弄似地拋下了個冷笑,走回到了門前。

    羅特盧爾動作流暢地為她開了門。

    「對了,忘了說……」

    哈絲黛兒停下腳步,轉過頭側目看著姬璇:

    「就像你說的,沒錯,我們並不是同伴,只不過是互助關係而已,請不要搞錯了,接下來還得請你多多指教,希望這個對話不會影響我們接下來的合作。」

    在拋下這種沒有溫度的聲明之後,哈絲黛兒等四人就這樣離開了臨時指揮總部。

    姬璇咬著牙,雙眼水氣氤氳。

    「姬璇!好了啦,我們回房間!」

    「媽的……果然布蕾思的人……一個都不能信……一個都不能……」

    姬璇喃喃念著,臉色又忽然蒼白了起來,全身無力癱倒在了地上。

    「姬璇!」

    時千河馬上上前,與北澤月子一起合作,把她抬了起來。

    「時……千河……」

    「我在。」

    「姬、姬玥她……」

    「放心吧,你好好靜養,姬玥那邊我會想辦法把她平安無事帶回來的。」

    「……我可以……相信你嗎?」

    「嗯,畢竟我已經不是布蕾思之城的人了。」

    時千河為了讓場面輕鬆點,試著說了笑話。

    姬璇用鼻子噴氣輕輕哼了聲,閉上眼睛點了點頭,被送回了醫療膠囊中。

    當艙門鎖上並且重新啟動醫療監控系統之後,北澤月子才鬆了口氣。

    「你沒事吧?」

    「嗯,雖然很擔心姬璇,不過看她還能那麼精神的跟別人吵架,大概我的擔心也是多餘的吧……比起這個,姬玥她……」

    北澤月子把夾雜著不安、期待與擔憂的目光,投向了時千河。

    「我知道,我會處理。」

    「我知道你會處理,不過不要太亂來了。」

    「欸?你也會擔心我啊?」

    時千河眼見氣氛有點沉重,稍微捉弄一下北澤月子。

    「不只是你,你們戰鬥員所有人一旦出擊了,我都不可能不擔心啊,畢竟我們是夥伴不是嗎?」

    北澤月子沒有順著時千河的意跟他鬧起來,只是正經地回應。

    時千河輕笑了聲,心裡忽然覺得輕鬆很多。

    即便哈絲黛兒他們的態度還有目的都不明,但真正的夥伴終究還是在的嘛。

    「謝謝啊,北澤。」

    「我才沒做什麼要你道謝的事情!」

    剛才沒有跟時千河吵起來的北澤月子這時候反而嘟起嘴,有些不開心地說道,大概是在掩飾自己的不好意思:

    「好了!這裡就交給我,我會照顧好姬璇的!你們就快點去把姬玥救回來吧!」

    北澤月子推著時千河出了房門,然後「碰」地把門關上。

    時千河嘆了口氣,重新回到殘破的大廳;立華咲奈一看到時千河回來,馬上起身:

    「怎麼樣?」

    「你是問姬璇的話,她沒事,比起這個,哈蒙跟莫曉晶呢?」

    「哈蒙在整備所有裝備,把自己鎖在臨時工坊裡,盡量別去打擾;莫曉晶的話……」

    「我在這裡唷~!」

    從二樓那裡傳來了精神飽滿的聲音,然後莫曉晶就從樓梯口那裡探了探頭,露出那一直都很爽朗純真可愛臉龐。

    「我把所有事情都已經跟團長報備了,團長說不要再讓姬璇參與任務,然後會派人送來第二座醫療膠囊以防萬一;再來就是針對時千河你的提案要遷走基地這件事,他說了如果哈絲黛兒那邊可以擺平黎紹的話,那就不用遷,但是扈毅長要另外找地方藏……」

    「另外找地方嗎……?團長有什麼建議嗎?上海我不熟啊……」

    「嗯……我也不知道,要不乾脆問問本人的意思如何?」

    「本人嗎……我了解了,還有其他事嗎?」

    「有,最後就是看起來扈毅長的護衛任務本身,還有在上海肆虐的『黑影』聯繫程度可能比原先預計還要高,所以合併執行,不用分頭做了。」

    「了解,辛苦了!」

    「那我就去處理我的日常情報收集任務了!」

    莫曉晶說完,蹦蹦跳跳地離開了。

    「真羨慕她總是這麼精神。」

    時千河苦笑道,不過立華咲奈倒是有些不同的看法:

    「她是……真的一直都這麼元氣滿滿嗎?」

    「嗯?」

    時千河正想要追問,忽然一個嘶啞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那個……能借一步說話嗎?」

    兩人馬上轉過頭去,只見一臉憔悴的扈毅長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他們的後面。

    「怎麼了嗎?」

    時千河關心問道。

    「我有件不得不說的事,有關於父親的『財產』……咳咳……」

    大概是因為先前嘶吼尖叫地太過用力,傷到喉嚨了,現在光是一般發聲都會引起不適;不過扈毅長輕咳了幾下,還是堅持繼續說下去:

    「在布蕾思之城的人回來前,有些事情我想先跟兩位講清楚。」

    時千河與立華咲奈對看了一眼,彼此都對扈毅長的行為感到有些疑問。


    「喝點熱水吧?」

    立華咲奈將水杯遞了過去,扈毅長感激地接了下來,啜了一口:

    「謝謝!像你這麼貼心的美女,缺男朋友嗎?」

    聽到扈毅長的調戲,立華咲奈沒有回應,只是對他微笑,笑到他心裡發寒。

    時千河就這樣看著扈毅長的表情從感興趣,逐漸變得有些尷尬,然後再變成恐懼到默默移開視線,總覺得非常有意思。

    「不,開個玩笑而已,比起這個……之前在汽車旅館那裡看到的那些黑影……」

    「你說過的吧?『父親的亡靈』。」

    時千河想起了扈毅長當時說的話。

    「亡靈……?」

    立華咲奈不解,偏了偏頭。

    「對,父親他雖然從以前到現在有很多不同的研究成果,但這個『黑影』是他至今為止所有成果的結晶,也是最珍貴的財產。」

    「長江解放軍跟中華聯合軍在爭奪的就是那個嗎?」

    「我不知道,雖然中華聯合軍有來跟我交涉過,但畢竟他們似乎也被我爸爸蒙在鼓裡的樣子,對於他的所有研究了解有限。」

    「不過既然你是他兒子,應該對他的研究計畫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吧?」

    扈毅長苦笑地搖搖頭:

    「一開始的時候的確是這樣,小時候我還曾經因為憧憬想跟他一樣當個研究學者;不過長越大越覺得自己不是個讀書的料,就想往演藝事業發展,不過到現在為止什麼名堂都沒幹出來就是了,工作的收入還不夠在上海吃住。」

    總覺得有些同情,不過現在應該不是談這個的時候,於是時千河把話題拉回正軌:

    「那這樣的話,有誰了解這些資料嗎?或是明白『黑影』是什麼的人存在嗎?」

    「就我所知應該是沒有,不過我有這個。」

    扈毅長舉起了手腕,露出一個破舊的手鍊。

    「咲奈?」

    因為時千河看不出端倪,於是讓有魔法視覺的立華咲奈檢查了下。

    「電子鑰匙?」

    「是,我小時候一直很想進父親的實驗室,不過他卻從來沒有讓我進去過。」

    「可以理解,畢竟如果是正在研究那種東西的話,讓小孩子進去實在太危險了。」

    立華咲奈一邊想著黑影,一邊點頭同意扈汕的作為。

    「嗯……不過那時候我也管不了那麼多,就是想進去,所以父親在我生日的時候給我了這個手鍊,他說這是實驗室的鑰匙。」

    「實驗室的鑰匙!?這麼一來的話我們……」

    時千河馬上興奮地站起身來。

    「是,我那時候也像你這樣興奮過,高高興興地跑去了實驗室想要進去,但一點用都沒有。」

    「欸?」

    「我氣呼呼地跑去質問父親,他卻哈哈大笑,然後說了:」

    扈毅長頓了一下:

    「我給你出個謎題,如果你能解開,就代表你有資格進入實驗室;沒有的話,那就代表還不是時候。」

    「你沒能解開嗎?」

    「沒有,一開始我也很認真地思考過答案,但後來就像我說的,我後來發現自己不是讀書的料,也就漸漸失去了對實驗室的興趣,最後就根本不曾嘗試了,只是下意識把這個手鍊一直戴著。」

    「嗯……我們能知道謎題是什麼嗎?」

    時千河問道,扈毅長點點頭:

    「這也是我想跟你們私下談談的原因,我希望你們可以幫我解決這個謎題讓我進去實驗室。」

    「那麼謎題是?」

    「『葡萄藤、葡萄藤,藤上掛滿長明燈,日夜顛倒至三更,四株英桐刨大坑。』」

    「「啊?」」

    時千河與立華咲奈俱是一愣,一時之間無法理解扈毅長的話。

    「搞不懂吧?聽到這個謎題的時候我才八歲,看來老爸根本就沒打算讓我進去。」

    「不過等等,你父親所說的這個謎題,是真的能讓我們進入實驗室的指示嗎?」

    「很不幸的……是,至少據我所知,我父親從來就沒有說過任何謊言,只要他說可以就一定可以,只是怎麼達成他期望的目標,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時千河思考了一下,看向了立華咲奈:

    「你有頭緒嗎?」

    「完全沒有,不過……我有一個疑問。」

    「請說。」

    「為什麼這件事不能讓哈絲黛兒他們知道呢?」

    「如果他們有能力進入實驗室的話,大概會一瞬間拿走所有東西或是摧毀他們吧,這樣一來我就什麼都被奪走了。」

    「你是想……聲張自己的權利?」

    「可以這麼說,不過說實話,我也不是研究者,甚至說那些研究對我來說值多少錢或有什麼用處都沒有意義,但實驗室裡面有一個是對我來說絕對不能被奪走的東西。」

    扈毅長一反常態,表情不再輕浮,眼裡也閃爍著堅毅的光芒。

    立華咲奈看向了時千河,等他做決定。

    時千河猶豫了,像這樣擅自締結密約,那不就與哈絲黛兒與羅特盧爾他們的行為差不多嗎?那種自己當對方是同伴,但對方卻完全不這麼想的難受感,時千河非常明白。

    可以的話他不希望哈絲黛兒或羅特盧爾也體驗這種感覺,畢竟以牙還牙這種事情本來就不是時千河的風格,何況他們可能有什麼來自布蕾思之城官僚的苦衷,現在自己這邊卻完全沒有。

    「先問一下,如果我不同意的話會怎麼樣?」

    「不會怎麼樣,畢竟我也沒辦法對你們怎樣。」

    扈毅長的眼神忽然變的飄忽不定。

    真是簡單好懂,時千河這樣想著,嘆了口氣:

    「那東西,對你來說很重要嗎?」

    「是,就算我付出我所有的一切,我都必須守住。」

    毫不猶豫,率直而誠懇地回答。

    「那麼……我就答應你吧……」

    時千河無奈地答應。

    「太好了,真的非常感謝。」

    「畢竟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你會轉去投向長江解放軍對吧?」

    「欸、欸……?沒、沒有喔!」

    扈毅長用相當刻意的語調掩飾自己的動搖。

    「算了,去推測你原先的打算也沒意思,不過……我這裡有個條件。」

    「嗯?請、請說。」

    「如果你先進去了,你可以隨便確保你想要確保的東西,但研究資料的話我們這邊想要全部拷貝一份。」

    「沒問題。」

    扈毅長一絲遲疑都沒有,秒答,然後對時千河伸出了手。

    時千河沒辦法,只能懷抱著一絲對哈絲黛兒還有羅特盧爾的歉疚,握上了扈毅長的手,象徵雙方都同意了這筆交易。
------------------------------------------------------------------------

【下集預告】

時千河:想不到......我還是做了啊......

扈毅長:你看我們就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了,對吧?

時千河:不過話說回來,你想要守護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搞得我都好奇起來了

扈毅長:欸──就──那個......那個啦,就是那個

時千河:算了隨你愛講不講,下周,布蕾思之城第六卷--作為鏡面的界線(上):實驗室,敬請期待

------------------------------------------------------------------------

隊伍成員發生小摩擦了哦哦哦哦哦

不過畢竟價值觀、效忠的組織也有所差異

如果只是一味地停留在當年或停留在回憶裡

那麼是沒辦法相處下去的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類似的體驗呢?

以前見過的老同學、老朋友

明明當年還很好,不過後來因為升學、或是在不同地方工作

短短一陣子沒見面忽然就變得陌生了起來


接下來時千河他們要怎麼解決團隊內的問題呢?

扈毅長所說的謎題又要怎麼解呢?

請繼續收看布蕾思之城每周更新喔~


閱讀完畢之後別忘了給我一個GP或在下方留言回應
喜歡我的作品可以點擊頁面右上方訂閱我的小屋以取得更多內容

那麼我們下周再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60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植物與昆蟲
《姬玥》用鼻子噴氣輕笑了下,閉上眼睛點了點頭,被送回了醫療膠囊中。------>姬璇

08-24 13:04

亞達六十七
感謝,已更正08-25 21:13
凌軒宇
立場不同,價值觀自然也會轉變

08-24 21:42

亞達六十七
是R08-25 21:13
曾老裴
大大辛苦,字數好多,感覺描述字數有些過多,轉接點,從「夥伴」,那邊,接不起來。感覺上要戰爭,可是沒有,後面接上主角感情描述。

08-26 04:01

亞達六十七
什麼意思,我不是很懂你想說什麼???能解釋一下嗎08-26 04:06
曾老裴
這篇故事主題是講主角對戰事看法,歷史戰爭寫法是看法寫完,就發生戰爭,這篇有兩個交接點,就討論戰事看法,又跳到其他主角內心世界

08-26 04:11

亞達六十七
抱歉,還是不懂你想要表達什麼
這篇沒有表達主角對戰事的看法吧,前半部分都是跟黎紹的交涉,屬於事件敘述;再來是哈絲黛兒他們的行動違背主角期待,這屬於主角內心與感受得橋接,作為伏筆還有讓讀者感受到隊伍分崩離析的不安,然後接到下一段就是正常事件發展,跟歷史啊戰爭啊看法啊其他主角內心世界沒有什麼關係08-26 04:18
曾老裴
戰事看法可以精減,我們從戰爭爭取什麼,失去什麼,如何打,敵人是什麼,我方是什麼,大概是個人看法

08-26 04:15

亞達六十七
你想說的是戰爭策略的部分嗎?08-26 04:19
曾老裴
這樣解釋大大了解嗎?

08-26 04:16

曾老裴
對的,是這樣

08-26 04:21

亞達六十七
所以策略怎麼了嗎?說明各角色的動機還有行為,這對後續的劇情發展有重要影響,一方面是解釋現在,另一方面是鋪陳未來08-26 04:23
曾老裴
後面半段是感覺描述主角對戰事看法心情描述

08-26 04:23

亞達六十七
我先自動把你這句有點意義模糊的評論翻譯為「描述主角對未來行動方針的策略思考」,有不對再跟我說

是沒錯,主角在當下不能選擇並判斷任何行動,這牽涉到角色塑造,缺乏解釋會造成角色的行動沒有理由,全都是由作者說了算,那這就不是故事,只是作者自high的紀錄片而已
再來就是如果要寫一篇「故事」,你也要有所鋪墊,對讀者讀到這裡會有甚麼想法進行揣測,這個地方很明顯是屬於故事在Escalate的區段,所以在隊伍內不吵架後,將強劇情張力,刻意在明顯的地方拉入這種疑似會讓情勢惡化的行動,讓讀者期待接下來的發展,是故事寫作技巧裡很基礎的一環08-26 04:30
曾老裴
描述手法是跟歷史戰爭小說有些不同,個人看法

08-26 04:28

亞達六十七
因為這不是歷史戰爭小說,而是主角為基準囊擴其餘角色的群像人物傳ww
大哥你都看到第六卷了沒意識到嗎w
我不是以一個史書的角度在寫故事
而是跟主角一起在一個個事件中掙扎啊www08-26 04:32
曾老裴
喔,了解,可能以歷史戰爭小說代入大大小說,誤解了,還有寫作自己功力太差,無法理解大大寫法。

08-26 04:38

VooDoo〞巫毒之子
連續肛

09-15 11:02

亞達六十七
連續反肛09-16 02: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otpaaad135b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可能是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22552158酒精
謝謝你總是願意在我最需要的時候陪伴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