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耽美】殺手《紅街》第九章 百丈風塵

作者:牧葵│2019-08-24 08:06:21│贊助:4│人氣:150
第九章 百丈風塵
  1.
  病中,他總是想到許多近於虛妄的事,李景熙和亭亭輪流照看他,他卻把他們坐在床邊的身影,錯認成倫敦街角長凳上的遊人,接著想起自己並沒有真正地去過歐洲。
 
  ──流動的畫面瑣碎如絮,究竟是前世,還是他無緣的今生?
 
  彭澤理病了一場,病得太重了,以至於發現莫小姐、和某個黃穆奇的客人再也沒來過,已經是舞會的兩周後。
 
  他嘗試聯絡胡捻,可電話無一不是在漫長的嘟嘟聲後轉入語音信箱。唯一一次接通,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對方便搶先掛斷,如此明顯的拒絕,使他不得不打消了聯絡的念頭。
 
  雨季綿延的腳步依舊未停,經過變裝舞會,生意確實比往年好了些。紅街迎來了一些好奇的新客人,而也來了彭澤理意料之外的訪客。
 
  當中性打扮的女子推開店門時,已經是打烊時間。彭澤理從櫃檯裡抬起頭正想告訴對方,卻對上了熟悉的面孔,對方有些不自在卻勉強裝作從容的樣子,一下和舞會當時的陌生女人連結在一起。
 
  「嗨。」
 
  羅茜素淨著一張臉,打招呼時僵硬的神態,看來對於自己出現在這裡仍感到窘迫。
 
  「澤理,待會有空嗎?一起去吃個早餐吧。」
 
  「好。」
 
  彭澤理笑了。老同學碰面,如果說有少數能讓他覺得真正放鬆的,羅茜肯定是其中一個。大學那兩年他們互動有限,但十年前後,他們都一眼看出對方與自己是同一種人。
 
  於是,收拾完旅館,彭澤理搭羅茜的車,來到了市區的西式早午餐店。兩人在靠角落的座位上,雖是平日的早晨,但身上無事、倒也難得能享受閒適的氣氛。
 
  「我真沒想過會在那種地方碰上你。」
 
  羅茜將早餐的炒蛋分成一小份一小份,刀叉輕碰瓷盤、有意無意地徘徊在繁複青花紋路上。當彭澤理說出那句「我也是」,兩人同時笑起來。
 
  「那天同學會你先走是對的。要不聽那幫人在那兒吹噓攀比,喝多了的表現可真丟臉。」
 
  「他們在學校就是那樣的。」
 
  「是啊,所以連你先一步離開學校,我都覺得是個明智的選擇。」
 
  彭澤理淡淡微笑,羅茜看見他灰藍的眼睛,卻只是在第一時間愣了一下、便沒再說些什麼。對於她的玩笑彭澤理也相當接受──只因兩人某種意義上同病相憐。
 
  收起笑後,他們有短暫的安靜,彭澤理看著羅茜低頭擺弄刀叉,抬頭時,他便垂下了眼睛。
 
  當初最有才華的跳級生,最終也只是依傍在膚淺的富家子弟身邊過活,很難說她畢業後經歷了什麼,或者聰明地看透了社會規則後,失望地發現世上壓根沒有能讓她這樣的人、靠自己躋身上游的辦法。
 
  現在外人眼裡的她也許過得很好,但從走進紅街的那一刻起,彭澤理便能明白羅茜的落寞。
 
  「澤理,我能冒昧問你,你當時離開學校的具體原因嗎?」
 
  既然相聚,就避不開這個問題了。彭澤理無意與羅茜隱瞞,他放下餐具,斟酌著自己的用詞。
 
  「那時……我父親生意失敗,一夕之間欠下筆數目不小的債務。」
 
  「嗯,這我略有耳聞,但這真的至於讓你直接放棄你的學業嗎?那時我們也大二了,再兩年,你至少可以畢業後再處理你家的狀況。」
 
  「我原本也是那麼想。」
 
  彭澤理笑著搖了搖頭,忽然側過身、招來服務生。
 
  「不好意思,你們有供酒嗎?」
 
  羅茜默默地看著送上桌的酒杯,彭澤理一個人喝,倒酒執杯的動作仍是那種優雅、富有教養的作派,可見在風塵中打滾了十年,紅街的生活仍沒能改變他刻在骨子裡的出身。
 
  「要從哪裡說起呢?兩歲時,我的父母親離婚了。我母親是個自由奔放的義大利女郎,她愛她的孩子、只是更愛自己。她不甘願被我父親綁在身邊,生下我弟弟後,便回到歐洲。」
 
  「原來你的眼睛是這麼回事。」
 
  「嗯,由於當時的離婚協議。我跟著父親、而我弟弟隨母親去了義大利。到了大學時,我才開始跟我弟弟頻繁地信件聯絡。他憧憬世上的一切,想去更遠的英格蘭讀大學。」
 
  看彭澤理平靜陳述的神情,羅茜皺起眉頭,問了一句「就這樣嗎」,前者似乎有剎那恍惚,眨了幾下眼,才回過神。
 
  「也不是。他像我媽媽,有自己的主見、也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我父親缺席了他的童年,原本卻也答應滿足他想要的人生,只是誰都沒想過會出現意外。」
 
  「這就是你非得放棄自己前程的理由?」
 
  「如果總得有人犧牲,作為平凡的一個,付出多一點、也沒什麼。」
 
  酒杯見底,彭澤理凝視著杯弧的反光。他的母親和弟弟他不清楚,但據說他父親已經找了他很多年,找到今天跟道上借了第二手的債都還乾淨了,卻遍尋不著這個離家後只寄錢、卻未曾有半封書信的孩子。
 
  羅茜啞然了半晌,餐桌上的氣氛已經有些壓抑,偏偏彭澤理仍是淡淡地微笑著。她實在忍不住,明知道現在說這些都是徒勞無功,她仍想問:
 
  「你沒有自己的夢想嗎?沒有想過跟同學們求助嗎?那時大家都不知道你遇上困難了。」
 
  彭澤理倒酒的手頓了一下,他放下酒瓶,一手托著臉頰,看向身旁的窗外,回答時有意避開了羅茜後半段的問題。
 
  「有。我曾想等畢業後到義大利居住,去看看這雙眼睛的故鄉、見識書籍上的古城,眺望著地中海、朗誦中古的詩歌給我的愛人聽。」
 
  「那現在還來得及。」
 
  「不,紅街需要我,我已經把這輩子留在這裡了。」
 
  羅茜愣然。彷彿在眨眼間歷盡滄桑,忽地驚覺他們竟已都在各自的人生中被定型。生命到此青春先一步結束,那些輕狂的念想消逝在現實的折磨下,再回頭似乎皆已沒有重拾的可能。
 
  她不停搖頭,想反駁他,可就現狀來說,彭澤理的學歷和工作經歷又能支持他去哪裡呢?稍一深思便會知道,他說的是對的。
 
  而她自己何嘗不也是呢。
 
  「真是……不小心就感傷起來了。」
 
  羅茜拿酒給自己也倒了一杯,想驅趕掉桌上沉重的氣氛,可彭澤理一直看著窗外,驀地笑了下,眼淚竟就流下了臉頰。
 
  「澤、澤理?」
 
  「我現在只想等一個還願意和我一輩子在一起的人。但我……我其實不知道。」
 
  彭澤皺剛才沒有告訴羅茜,當初他確實沒想過尋求幫助,畢竟江楚霽都能拋下他了──分手後他有很多天只能癱軟在床邊,失神時哭、回神時便恍惚地想到了死。
 
  或許因為羅茜是當時的人,又恰巧不知道他這十年的人生。所以當他與她說出那些事,那些極其脆弱的感受便還魂似地回到身上。
 
  羅茜手忙腳亂地拿出手帕遞給他,彭澤理好像才意識到自己正在流淚,說了聲「不好意思」、卻未接受她的手帕,扶著額頭,淺笑的表情像是忙了一夜、實在疲倦極了。
 
  「我希望紅街的生意,哪怕只是交易,也能讓每個人有所依託。我希望他們誠心對待每個客人,就像來到那裡的人,總是不小心便帶來一顆真心──只是我終究發現,這樣的盼望或許太異想天開了點。」
 
  多情的紅街老闆有些迷茫地睜著那雙眼睛,羅茜不太能理解。只有彭澤理清楚,那些客人在旅店想得到的,以及他自己想得到的又是什麼。
 
  「想共渡困難、想交換承諾、想長廂廝守……想一整夜都張著眼睛,就只是看著另一個人類的臉。但我以前不知道原來這樣的盼望,可以讓人看起來如此面目可憎。」
 
  羅茜收回手帕,沉默許久。從聚會時其他人提起江楚霽,看彭澤理的反應她就發現了。這位命運曲折的同學,自始至終沒有走出情關。
 
  為什麼呢?是因為放棄了所有夢想,只剩下愛可信奉,或者只是遲遲忘不了十年前的舊情人?
 
  她想起幾天前在同學群組看見的訊息,嚥了口唾沫,她問:
 
  「彭澤理,你現在還單身嗎?」
 
  「可以那麼說吧。」
 
  羅茜以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看他。他注意到,以紙巾擦乾了淚痕,露出了一個體諒的笑:
 
  「妳說,沒關係。」
 
  「嗯……因為你不在群組,不會知道,江楚霽這幾天要回國,他在問我們你的聯繫方式,說想見見你。」
 
  彭澤理明顯僵住了,羅茜見狀趕忙搖了搖頭,要他別放在心上:
 
  「我本來想如果你有心結還沒解開,或許可以和他碰面看看。但如果你見了他反倒會不愉快,那還是當我沒說過吧。對不起。」
 
  江楚霽。彭澤理在心裡默默地重複那個名字,深呼吸、眉頭一下擰緊了。以為不會那麼激動,但心跳仍不受控制地加快。喉嚨像是被東西噎著,哽得難受。
 
  他笑了聲,自我嘲解的意味居多──他的初戀、曾摟著他在漫漫長夜裡重複了整晚誓言的初戀,變故的日子,當他痛苦地蜷曲在床上卻不在身邊。
 
  「也好。」
 
  他突兀地說道,羅茜眨了眨眼,還沒反應過來。
 
  「嗯?」
 
  「其實,我最近好像喜歡上了一個在紅街工作的男孩,但也的確放不下他。如果能跟江楚霽碰一面,說不定就能確認自己的想法呢。」
 
  換羅茜愣住了,她雖然受朋友慫恿踏進過紅街,但也就那麼兩次而已,一次還是為了找彭澤理──她不能說她對娼館的男妓們沒有偏見,從彭澤理口中聽見這種話,她反射地就想說:荒謬。
 
  期待在那種地方遇上愛人本來就不切實際……可是,誰知道?
 
  她看見彭澤理倦然的臉色,想到對方可能遭遇過了自己不曾遭遇的種種風塵,又不敢確定了。
 
  「就看你的意思吧。要是有打算在一起的人,好像也不用去見江楚霽了?」
 
  「就是因為並沒有在一起。」
 
  彭澤理鬆開蹙起的眉頭,猛地閉上眼睛。剛才的話多少有逞強的成分在,但舞會之後,他確實也有仔細考慮過他和李景熙的關係。
 
  「想回應那個男孩的告白時,他只說,沒辦法那麼快把跟客人的關係斷得一乾二淨。」
 
  「豈有此理。」
 
  羅茜發現她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等反應過來後,話已經脫口而出。彭澤理張開眼,倒是不置可否,他想起幾天前李景熙與他最後一次單獨說話的場景。
 
  ──真的可以嗎?老闆。
 
  對方驚疑不定的表情,他一開始錯以為是喜悅罷了。就照胡捻說的,這樣就好,彭澤理原先這麼想。可李景熙卻像還沒準備好一般,事到臨頭反而退縮了。
 
  他咳起來,李景熙也只是匆匆忙忙地說要將亭亭找去。彭澤理單獨留在休養用的客房時,思索著李景熙的反應,卻莫名想到了胡捻。
 
  他總會想到胡捻,想到那天雨中負傷的身影,以及對方無由的話。他想到,車上的玩笑真不有趣,而再看身下承載過交易與欲望的雙人床,胸口便覺得空空的。
 
  或者他知道胡捻說得對,自己不可能甘心寂寞。在平靜的表面下彭澤理從未安於現狀,無聲地掙扎抵抗,拒絕沒有愛存在的未來。
 
  「就去見一見江楚霽吧。」
 
  「……你確定?」
 
  嗯。彭澤理輕輕應聲,再微笑時又成了那副平靜的模樣。這樣的神態再也找不出一點狼狽了,羅茜卻總隱隱地感到擔心。
 
  餘下的早餐在沉默中結束,她的同學已經決定好。即便不知道舊情人想見自己的目的,彭澤理也想知道對方這幾年過得怎麼樣。而更大部分的一塊,單純地想證明他很好──
 
  已經走過了百丈紅塵,不會害怕與傷害過他的人碰面,也可以被愛、在新的愛情上邁出腳步了。
 
  他但願如此。
 
  幾天之後,他接到江楚霽的電話,那頭清亮爽朗的聲音似昨日枕邊的記憶,笑著說自己一下機便迫不及待地第一個聯絡了他。
 
  又說,他的義大利男友一起回來了,想三人一起吃頓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59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紫由
好好看!好期待下一集 [e12]

08-25 01:23

牧葵
下一集又是另一個修羅場了((08-25 08: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gjo3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殺... 後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4755063巴友
久違的小說更新,快來看喔~喜歡的歡迎追蹤留言或分享,我是id我愛你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