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識馭者 15. 屈服於惡魔之力的女孩

作者:峇亞猊│2019-08-24 06:32:25│贊助:28│人氣:230

屈服於惡魔之力的女孩
  
  回到意識域面,曾經多如繁星的光點一一消失,逐漸被深沉的漆黑吞噬。
  
  我原地坐下,看著飄浮在我面前如電視般的光源,在那之中,是我一生的點點滴滴。第一次站起身,老爸老媽的歡欣鼓舞與寧姊的喜悅;第一次開口說話,老媽輕柔的回應、老爸驕傲的笑容和寧姊不服氣的嘟嘴;第一次上學,寧姊緊張兮兮地道別、老媽笑著安慰她,由老爸帶我到學校……
  
  那些回憶、那些被遺忘的珍貴細節,在我黯淡的意識中掀起清薄的波瀾:我在看見終於考上全校第一名的記憶時微笑,在看見老媽過世那天早上的記憶時鼻酸,在看見寧姊決定成為戰士的記憶時苦笑,在看見自己在電視機前強忍淚水的記憶時哽咽。我在回憶抵達與艾拉在市場上的打鬧時別開頭,此刻,黑暗已然籠罩四周,光源轉為純白。
  
  好短……總覺得,這一輩子就這麼過了……老爸也有看見相同的畫面嗎?
  
  「沒錯。每一個人都是,迪菲杜小妹妹。」
  
  我沒有回頭,因為我不會認錯那道帶著邪氣的低沉嗓音,在這理當獨處的時刻,墨鄔是我最不想見到的人。
  
  「走開啦,你不要在這邊破壞我氣氛,給人家一點隱私和尊重好不好?走開啦。」
  
  「妳真的固執到寧願孤獨地離去?一般人都不會介意在最後一程有所陪伴。」
  
  我挪動屁股轉身,嘖了一聲說:「你來這裡幹嘛?」
  
  「收取祭品。應妳的要求。」
  
  「祭品?我又沒有獻祭任何──等一下,」我走到他身前歪頭瞪著他說:「你敢告訴我犧牲自己也算是獻祭我就揍扁你,你明明之前不是跟老爸這麼說的。
  
  「這不僅是祭品,還是最高貴、最強大的奉獻,也是獻祭真正的意義。但妳要搞清楚,」我的拳頭直直穿過他的身體,他見狀拉起嘴角露出尖齒說:「杜瓦當時並沒有賈古魯答,也沒有真的做到犧牲自己。那份力量尚未經過你們的重塑、同化與適應,直到現在。妳完美達成了賈古魯答的鍛造。它化身為妳的能源、妳的魔法,融入人類的姿態當中,只有妳擁有資格。」
  
  「好啊,那就來啊,把我的生命收走嘛,不知道是誰在那邊說把力量給死人有何用喔?」
  
  「我要收取的是妳的舊生命,源自演化、受到干涉並維持至今的生命。再進一步給予妳足以駕馭賈古魯答、經過我精心完善的新生命。並非單純終結妳的性命。」
  
  「所以,我還不會死?」
  
  「如果妳非要這麼簡化的話,是的。」
  
  「我不要。」然後我很滿足地欣賞他睜大眼傻住的模樣。「我已經做好離開的準備了,都到這個時候了,你休想要我再回去那鬼地方受苦受難。不然你以為我坐在那邊是在回憶什麼?」
  
  「嗯,很有意思,容我問一句為什麼。」
  
  「我累了。我的力量、甚至我的存在只會讓更多人因我而死,只要艾拉能好好活下去,對我來說就足夠了。我做完了能夠做的事情,也很不幸的幼年早逝,那就讓我離去吧。無論死亡意味著什麼,都比現世、比悲慘的德羅卡好上百倍。」我雙手一攤,「爸媽都死了、姊姊也不知道算不算活著,愛人……我相信他能照顧好自己,所以我也沒什麼好留戀的了。」
  
  「所以妳不執著於復仇?」
  
  「如果復仇代表要傷害更多無辜的人,我才不幹。殺掉迦德希又不能讓家人復活、奪回寧姊的身體,既然他不會對艾拉出手,我也懶得跟他計較了。」
  
  「那麼,妳就不好奇長大成年是什麼滋味嗎?」
  
  「已經知道答案的事情就沒什麼好好奇的,不就是苦澀、無可奈何和幾十年的痛苦嗎?拜託,看看老爸那個樣子。至少在德羅卡,這件事沒那麼吸引人。」
  
  「那艾拉傑達呢?留他在沒這麼吸引人的國家,妳真的安心嗎?」
  
  我看著他發亮的紅眼,垂下雙肩搖搖頭說:「我留下來只會害到他,雖然很捨不得……但既然我都決定犧牲了、說了那些漂亮的道別,再回去就太白癡了。不,我不後悔。」
  
  「很遺憾,時候未到。我還不想給妳死亡的權利。雖然妳的想法很特別,很有意思。」
  
  「那你問個屁啊?莫名其妙耶,能控制生命了不起是不是?」
  
  「這是我的興趣,長年來致力研究的事項。」他摘下禮帽,撥開漾著微光的紅髮,「去了解人類如此不完整的意識、去研究來自其他域面的意識,並為其樂此不疲。而妳,確實算是十分特別的人類。」
  
  「有屁快放啦。」
  
  「妳不畏危機挑戰近乎送死的任務也要博得偷渡的機會,面對毫無勝算的戰鬥仍能鼓起勇氣起頭,儘管妳自認為逃避。在凡人的生命中,有多少機會能看到一介少女挑戰全副武裝的緝毒組織?況且,妳敢膽當面衝撞販毒集團的大毒梟、面對反抗組織的首領也毫無懼色、甚至孤身穿越險惡的林間還帶著被敵人侵蝕的魁儡……這都不是為了活下去,而是為了他人、一位朋友與愛人而拚鬥。妳的旅程帶給我非常多樂趣。我好久沒有目睹這麼美妙的人性光輝了。」
  
  「你真的有病耶,那你怎麼不去看迦德希的人生?他比我還精采十倍耶,親手殺掉所有家人耶。」
  
  「這種事每天都在發生,邪惡與暴力終究對你們來說太容易了。但妳十分異常。」墨鄔蹲在我身前,以兩指夾住我下巴說:「歷經苦難、聰慧、堅韌又願意犧牲奉獻,妳的意識可說是為賈古魯答而生。正因為如此,妳才能脫穎而出,將意識之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我拍不掉他的手,只好退後一步,抱著胸說:「不管,我就是不要回去,休想要我害死艾拉。」
  
  「嗯,妳仔細聽好,」他的笑容變了,噁心的顫慄摸上我的肩膀,腹部傳來冰寒,他低沉的語調多了令人打從心底反胃的高音聲道:「毀滅世界確實是其中一個選項,端看你們努力的結局。小妹妹,包括妳不願傷害的艾拉傑達在內,所有人類都會死去,要是走到那一步的話。除非……妳回去保護他,並且,盡情揮灑賈古魯答。」
  
  「就是你在那邊亂殺人,迦德希才會對我家人下手,還敢提這件事啊?媽的,你真的邪惡到一個極點,從來沒看過像你這麼卑劣的混蛋。」
  
  「人們稱呼我為惡魔,我認為十分貼切。」他的聲音恢復原狀,陰森的笑容消失,「這不是必然發生的事情,連我也覺得用這麼沒效率殺戮太過拙劣。實際上,那些畫面並非真正的未來,而是刻意被製造出來的場景。」
  
  「這些和我無關,我不想知道。」
  
  「選擇權在妳手上。」
  
  我們沉默了一刻,儘管我只有兩個選擇,在可能害死艾拉和可能害艾拉被墨鄔殺死之間選擇,我仍舊感覺自己動搖了。畢竟,那個屠殺的畫面是如此真實、如此恐怖。
  
  我嘟起嘴吐了口氣,睜亮凶狠的眼說:「我不相信你,也不想管你要幹出什麼蠢事。你以艾拉的生命威脅我,對我來說,你就是我的敵人。我絕對不會因為威脅就屈服於你的命令。」
  
  「嗯……」墨鄔看似有些失落,他低聲說:「這對妳而言算是威脅和命令?若是如此,我向妳道歉。」
  
  「好吧,我接受。那你迴避一下吧,在最後的時刻,我想自己面對。」
  
  「妳聽見樂聲了,是嗎?」他突然問道。
  
  「進來這裡之前,有,那又怎麼樣?」
  
  一抹只在老爸回憶中看過的詭譎笑容嵌上他的臉,而他血紅的眼睛,則散發出讓我不禁後退一步的強烈光芒。「很遺憾,那就來不及了,迪菲杜小妹妹。妳,聽見了樂聲。」
  
  「到底有完沒完,要發病去別的地方發啊。」
  
  「要感受到意識真正的面貌,必須完成生命的轉化。這意味著,妳已經沒有選擇的權利了。」
  
  「操你媽的選擇權!夠了沒有!這樣耍人你很開心是不是!
  
  「只是妳不知道,妳已經在決定犧牲的那瞬間就遠強大於迦德希,並觸碰到超脫世俗的力量。靜下心,眼見為憑、耳聞為證。」
  
  我本想罵出壓箱底的一連串髒話,還沒說出口就被佔據知覺的旋律打斷。
  
  醇厚細膩的豎笛聲在高亢的擊琴與短促、富有生命力的長笛中悠揚飄出,包覆身體、發出靜光,照亮徹底陷入黑夜的意識域面。彈性十足的舒服低音過後,同樣的旋律以明亮又極具穿透力的雙簧管奏出,褪去黑暗。飽實而活潑的低音豎笛在背景雀躍著,鮮豔我的四周。
  
  明澈的草原、潔淨的藍天在暖和、圓潤的法國號與上低音號帶領下,一一湧進我的眼簾,澄亮的小號與躍動的笛聲跳著小步,點亮柔和的陽光,蘊含希望的光芒隨著柔軟舒緩的低音號灑落眼前這片絕美的景致。
  
  我跪了下來,跟隨木管與銅管交融飛舞的線條環顧漫出清香的草地,優美樂句帶來暖風,輝煌燦爛的長號聲綻放草地上的花朵,斑斕的色彩喚醒一度死去的意識。
  
  我抹去眼淚,顫聲吐出:「那些……不是震動……意識一直都是樂音……」
  
  「妳能因此戰勝他。舉世的意識,將再也不是秘密。」墨鄔在我身旁坐下,望著廣大的原野與花田,在漸強的旋律中輕聲說:「去吧。屆時,妳將會明白,倘若拒絕重生的話,將是妳這輩子所犯的最大錯誤。」
  
  「但是──
  
  「瞧瞧妳的身體,時間差不多了。」
  
  我低頭一看,發現身體的顏色越來越淡、越來越不受控制、手指甚至變成了半透明,視線開始搖曳,光線也迅速黯淡下來,我必須用力說話才能讓聲音傳出去,「這個回去的方法好噁心,就沒有個門之類的嗎?」
  
  「那不是這個世界運作的方式。最後,我還有一句話得向妳說清楚。」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不再銳利的紅眼看進我靈魂,同時,以超然肅穆的口吻說:「我的安排並非命令如此膚淺,而是必然、無可逃離的命運。迪菲杜.魯門利,妳將成為解放實域的英雄之一。」
  
  還沒有時間思考他的意思,黑暗就再度籠罩,樂曲抵達終點,回歸死寂。
    
  我離開了意識域面。
 
  我睜眼時第一個看見的景象,是迦德希驚駭萬分的臉。
  
  他胸口響起不和諧的鐘聲,在他立刻恢復冷靜的同時飄出中低音的不祥旋律,長音微微顫抖,宣告他的驚懼。我捏著一根隱形的指揮棒,在空中比劃,輕奏著堅定、如自遠方響起的號角,搭配蠢蠢欲動的戰鼓沉奏,揚起樂音將他震到幾步外。然後抹去嘴邊的血、摀著肚子起身。
  
  「不好意思,預演結束了,迦德希。」
  
  識刃從他手中急轟而出,每一道震動都帶出大小鼓與銅鈸的重擊,我揮動右手,加強號角的旋律,動也沒動便抵消沒幾分鐘前才讓我吃盡苦頭的攻擊,甚至撥開了籠罩夜空的烏雲。恐懼的鐘聲不時貫穿而出,我跛著腳緩步接近他,在他投射出風刃的同時掀起高音強烈的尖嘯、更徹底守住防線,接著抓住他攻擊的空檔持續以均勻飽滿的中音蠶食他的防禦。
  
  他的慌張化為無序的笛音、搭配我每一次的攻擊拉出連綿不斷的琶音,在我引導出的樂章中橫衝直撞。最令我滿意的,是他始終睜大眼、冷汗直流的表情。
  
  「如今,我夠強大了嗎?」
  
  「驚喜連連哪。」他喚出識霧朝看傻了眼、還在地上爬的艾拉殺去,我手指起落,指揮持續不斷的中音抵擋。保護之餘,我還喚出彪悍的銅管切分音節奏,配合小喇叭緊促、如浪般上行下墜的音符,在艾拉身旁織出細緻的防護網,讓他的雙腿恢復知覺。
  
  「待在原地別動,這次沒問題的,很抱歉讓你這麼難過。」我不斷在這首戰歌中加上器樂,在悠長且帶著殺氣的木管旋律當中,舔了舔沾著血的牙齒對迦德希說:「如果你還有什麼壓箱寶沒拿出來,現在是最好的時候。我會讓你好好體會,家破人亡的憤怒。」
  
  「小迪菲杜,真沒想到,妳把自己出賣給惡魔……」
  
  「我不過是遵照著規則,被你擊碎意識,被逼得浴火重生,同時打破了位階的限制、跨越了那道峽谷。所以,你可以坦然接受自己做過頭的事實。」
  
  「如此縝密、豐富而邪惡的意識,如此寬廣、沉重而令人畏懼的震動,這不是人類能夠做到的事情,即使是賈古魯答……」
  
  「是啊,一般人都能控制他人的意識,把意識壓縮到實體化,不知道高中會不會教這種事呢?好了啦,我知道那種煞費苦心的計劃在眼前崩塌的感覺,所有犧牲都白費了,對吧?」
  
  「嘴巴真狠啊,但我是不會放棄的,要是能拿到妳現在的力量……」
  
  「死到臨頭還在想這種事情,我很佩服你的執念和決心,要是你當初沒有殺掉我媽的話,說不定我們會很合得來。但,很可惜。」
  
  「我也這麼覺得。屈服於惡魔之力的女孩啊……」他眼中燃起鬥志,低吼道:「別想憑這種邪門歪道阻止我……」
  
  「這方面,我可不需要你的批准。」
  
  語畢,他便鼓起自四面八方的識霧,從中引出數十道風刃朝我飛來。我挪了挪腳,腹部的傷口與失血讓我舉步維艱,乾脆集結現有的旋律以身體為中心向外引爆,包括拳拳到肉的尖銳重音、沉穩蟄伏的中音、交織在背景的綿密高音與足以撼動大地的沉重低音,不僅卸下他盡全力的一擊,更把他向後轟得飛起,直直撞進廣場邊緣的牆上。
  
  我忍住痛、咳了點血,對艾拉一笑,「好了,你可以過來抱我了。」
  
  他又哭又笑地朝我跑來,以明亮的笛聲融入我始終維持警覺的號角,他緊緊壓著我的傷口,摟住我的腰抽噎著說:「我、我以為……妳已經……」
  
  「能看到你這樣的表情,這趟還是值得了。」我腳軟了一下,他連忙撐住我的身體。「討厭,果然只有在意識占上風。我痛到沒感覺了,這不正常吧?」
  
  「妳得趕快去醫院,出血太多了,可能傷到內臟了。」
  
  「還得徹底解決他才行,很快就會結束了。」顫慄的鐘聲響起,我抹去汗水,持續樂句,看著迦德希緩緩爬起來。「幫我壓住一下傷口,我空不出手,大聲的要來了。」
  
  但他並未立刻攻擊,只張開手臂發出一連串怪誕的聲響。首先是一陣一陣的沙沙聲,再來是從他身上流淌而出的銳響,詭譎、零碎、如雨滴般敲出叮噹聲,最後是沉悶如雷的鼓聲。同時,大批大批意識之霧湧入他的身體,補齊他的耗損,恢復他的力量。
  
  當我明白他幹了什麼好事的瞬間,我快速舞動手腕、率先轟出音波、不顧傷痛大吼:「給我住手!我們的戰鬥和無辜百姓沒有關係!立刻給我停下來!」
  
  沉地漸強的擊樂衝破我的攻勢,迦德希一個箭步衝到我眼前,伴隨猛烈至極的強大重音,近距離胡亂施放一波又一波的意識利刃。我奏出高亢、循環不絕的防禦樂音,釋放出喇叭與號角對話般的銳利旋律,合力擊破他的困獸之鬥。
  
  迦德希悲天憫人的雙眼此時既恐懼又慌亂,我本該報以喜悅與復仇的快感,但在深深理解他的絕望後,內心只留下遺憾,以及劇烈的哀傷。他高聲咆哮,識霧朝外擴散,被我靈活的低音轟落;他毫無徵兆射出意識光束,被我堅實、如狂風般的高音抵擋;他流著淚凝聚意識、在手中變出一把長劍朝我刺來,被我從死角襲來的戰歌號角湮滅。
  
  賈古魯答失效後,他拔出刀,集中防禦揮舞向前。我張開雙臂、隨著節奏舞動,將旋律拉高再急速俯衝,完美的合聲偕同整個樂團的齊奏激起吹散雲朵的震波。隕石般墜落的波動揚起沙塵,蓋過他的哀號,破碎他的防護,奪走他最後的力量。
  
  我緊緊掐住他意識的核心,以終章前的高潮將他團團包圍,在震耳欲聾的壯闊樂音中,我低聲說道:「优達哈.迦德希,還有什麼遺言嗎?」
  
  他笑了,頹然、失去一切地笑了,扯動著燙疤,他說:「千萬別忘了那些惡魔……和鮮血的煉獄……小迪菲杜……去拯救世界吧……」
  
  「我會的。」
  
  他閉上眼,安然承受我集中所有樂器、連艾拉也忍不住遮起耳朵的激昂長音,完美和諧的樂聲漸強,帶走他僅存的震動。
  
  當樂曲在驚滔駭浪中結束後,迦德希倒落沙地,與靜默的意識一同死去。
  
  我癱在艾拉身上,喘不過氣,覺得身體好冷。「再等一下……帶我到……老爸那邊……」
  
  「可是,妳都已經──
  
  「拜託你……」
  
  他哼聲將我扛在懷中,勉強維持重心走到老爸的遺體旁,慢慢將我放下。我顫抖地撫摸老爸帶有餘溫的臉龐,挪動沉重的身體,環抱他的脖子,最後一次感受鬍鬚磨蹭臉頰的粗糙感。
  
  下雨了。
  
  雨點混著淚水滴落,洗去他鼻樑與嘴唇上的泥沙,我撥開他的頭髮,帶著來不及說出口的道別,吻了他的額頭。
  
  在哭到暈倒前,我只記得,在艾拉輕柔的愛之音符中,交融著我悲愴傷慟的緩慢樂句。
  
  那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卻的旋律。

下一章
第零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58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都市奇幻|奇幻|魔法

留言共 1 篇留言

幻藍
呼……一口氣看到目前連載的段落XD 還是不知道要寫什麼心得,總之,這劈哩啪啦(?!)的、嗯就是劈哩啪啦的XDDD 因為閱讀得很快、也因為類似這種中篇小說很需要的轉折來得很迅速,各種情感快速的洗過一輪,腦中就是一種劈哩啪啦(?!)就到了這裡的感覺(到底在講什麼

不只是故事中的菲菲歷經了這些,閱讀的人也隨著文字心情起伏啊!

沒想到到後來震動是「聲音」啊!自己對管樂稍有接觸,很能想像那種感覺呢:D 很意外、或者說是驚喜般的,用樂音形容這些情感,感覺真的很舒服(?!

哈哈哈哈,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XDDD 總之,故事看來到了尾聲,還是期待著最後一篇章,似乎可以想見那幾近完美的圓落在故事的尾篇了!

08-24 14:49

峇亞猊
  哈哈~不過這部故事有一個非常致命的缺點就是您所提到的,情緒醞釀的段落實在是太少了,也就是節奏過於快速導致讀者沒辦法深入角色內心跟著迪菲杜一起體驗整個劇情的迭起

  如果以現在的能力,肯定能寫得更好的

  管樂的話我自己只是略懂,因此找音樂部分是請朋友幫忙的,若您有興趣,在意識域面當中聽見的音樂是「諾亞方舟」的最後一個樂章,與迦德希對決的片段則是整個「奧德賽第四樂章」,或許搭配音樂的話會讓您有更深的感觸

  其實故事還沒結束,迪菲杜的旅程只是整個德羅卡接下來大動盪的起點(雖然還會再以全新的面貌呈現出來),時間表上或許會排定在明年的春夏交界處公開新版的識馭者,而往後的故事則會緊接著問世~

  前提是現階段自己的飆稿功力要先練起來,真的挺累的......

  感謝您一路上的支持,明天將會發布識馭者最後的篇章,沒意外的話得沉寂一段時間了(不過目前還在猶豫要不要讓原始人重出江湖,給我一點時間思考吧‡D)~08-24 18: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Paan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識馭者 1... 後一篇:[達人專欄] 識馭者 E...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大家
小說更新~~歡迎留言參觀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