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6 GP

【新章節-Cosmos in the Lostbelt-】主題:反逆的基爾什塔利亞&詳談威脅者戴比特論

作者:(£新夜£)│2019-08-24 05:35:51│贊助:3,172│人氣:393

*注意,此篇主題將涉及諸多相關FATE劇情雷,請觀看者自行選擇觀看或是關閉。


*注意,此篇文章內容涵蓋大量個人觀點,僅為個人推測和腦補,若有任何意見
可以底下留言進行討論。即使不喜歡也可以選擇BP表示


*注意,此篇文章內容可能涉及涵蓋大量相關劇透,特別是遊玩Fate grand order的玩家建議先遊玩至最新進度。

*注意,相關內容包含圖片或資料皆為網路攝取,若有異議要求附註來源請提醒我修改或刪除。


*注意,謝謝你的注意。











基爾什塔利亞·沃戴姆,俗稱的A組隊長,以下都用隊長來稱呼。

金髮、高傲、初代所長馬里斯比利的大弟子、有著千年世家的優良貴族魔術世家、活生生就是一個翻版的肯主任,但卻是第五異聞帶這種道中BOSS的位置。基本上早在當時2部序章開始後,所有人都認為他也大概會像肯主任那樣--直到陸續的劇情推展後,所塑造的方向就越來越....正氣凜然(?

隊長所展現的人格特質,高傲但並不自大、渾身充滿著強烈的自信心、以及對於【A組】這一整體的執著感。

最能體現這些要素的劇情就在於2.2的故事章節中。

因為炸彈波及而瀕死的奧菲莉雅再不經意中得知了隊長與異星神的交易,
【明明異星神只指名了隊長,並且質疑了A組其他人有什麼繼續存在的必要】
【隊長依舊以可能性為由,以自己付出代價為前提復活瀕死的A組們】



明明只要隊長坦白自己所付出的代價,開會的眾人就能更加地團結在隊長的指揮之下,但他卻拒絕了這條道路,選擇不公開事實讓所有人都保持著自己的個人特色來展開【復活後的再一次機會】

親自向奧菲莉亞解釋的他選擇的是每個人獨有的【可能性】,因為自己不是萬能的,但只要他人存在,就能補足任何他或許會錯失的機會。



當然,這段話可以考慮隊長是不是刻意在奧菲莉亞面前營造這種形象,但在2.3的A組開會結束後,隊長確實是在【單獨一人】的前提下為奧菲莉亞之死,以及她對自己所抱有著的期待感到婉惜與化悲憤為力量,更加堅定地自行宣言了勝利一定屬於A組這件事。

從2.3的A組開會過程中,我們可以察覺到【立繪】的變化在這種勾心鬥角的環節中有著相當重要的成分。其中特別明顯的就如貝利爾,在大部分都維持假惺惺微笑狀態的他,在幾個環節中變換的表情就格外讓人感到真實

【如隱藏自己想法情緒、抑或是談及馬修】鏡框直接泛白,不再刻意裝作為笑而是思考。

【提到馬修所保護的御主時】配合台詞,面露不屑,並進一步挖苦

【在反過來要求秘書狐作為異星使徒總該做點什麼】臉貌猙獰的許多


卡多克基本上都寫在臉上、要分析佩佩根本分析不完、強者
戴比特就連立繪都沒有任何破綻。


但隊長就有點意思了。

好比秘書狐在刻意提到【隊長放任蘇爾特的存在是否別有居心,想故意害到奧菲莉亞】這件事上就一臉機掰。而隊長則是以斜視、冷漠、死板的立繪進行回應。



要注意的是,隊長的台詞在開會中都是為了讓自己作為開會主導者的角度而下去分析,明確的點出奧菲莉亞失職、辜負自己期望、以及作為上位者所以必須對斯卡蒂可能叛變的這種隱憂下決策這三件事,讓秘書狐聽到所想聽的後不在繼續追問。


既便是一個人所說出的話,也要因為時間、場合、對象來進行應對。但2.3的開會結束後卻依舊給予了他【獨自一人】的獨白時光,也就是強調了【真心】的要素,也因此為了不與這段刻意留給他的場景有所衝突,口是心非的陰謀論應基本上是消滅了許多。

開會完後明顯放鬆神情的隊長。


那有趣的地方來了,隊長的獨白中,所宣言的是【勝利的必定是我等A組】在綜合一下,一開始異星神原本只打算復活隊長這件事,以及2.4的劇情中,由佩佩、秘書狐交錯對話下所透露的重大要點【A組、三騎異星使徒,彼此目的並不相同】這件事。




為了要進一步確立隊長的意志方向,有個人物的存在是【絕對不可或缺】的要素,也就是目前隊長底下的三位神靈級從者之一,具有著【橫渡大海權能】的凱妮絲。

一般來說,任何角色在作者筆下,既便是所謂的歷史或神話人物,只要他身為一位後世的二創魔改角色,那他在典故中所擁有的無論是性格、身世背景等等,都會變成參考用。

相對應的,【因為是現成的】所以作者一定會過目下其相關故事或廣為人知的逸事。參考歸參考,但【作者汲取了如何的點子、加入了什麼樣的個人解讀、造就了眼前的角色】這是可以被推裡出來的故事環節。



這邊作為額外插入來舉個例子。

福爾摩斯這位柯南道爾筆下的史上最知名的偵探。聰明過人、菸斗、英國紳士等等的要素是基本的。


但在這之上,原作中也不乏【徒手將弄彎的鐵管扳回的怪力】【一定程度的藥物成癮】【遊走於私闖犯罪現場的白色地帶】【對待思想跟不上他的警察們相當機掰】等等屬於負面的形象細節。

於是BBC的新世紀福爾摩斯就以此方向塑造出了一名極度反社會人格的福爾摩斯,由班奈迪克。康柏拜區所飾演的他也成為了新一代深植人心的存在。

但這時候就有些需要平反一下,同樣包括由2009年小勞勃道尼飾演的福爾摩斯版本,這兩個版本的福爾摩斯都相對於原作較為偏頗,【狂妄自大】【攻擊性反社會人格傾向嚴重】絕對不是個適合小說中的福爾摩斯的字眼。

因為原著中的福爾摩斯一直保持著相當高尚的英國紳士的形象,起碼不是涉及事件案件的時候。英俊、睿智、舉手投足都充滿著吸引人耳目的魅力才是大家對他的印象。

在1984年由傑里米。布雷特所飾演的福爾摩斯就完美地將這一形象呈現給了世界大眾,而FGO版本的福爾摩斯也是更接近他與原作的版本。靈基四手持著玫瑰望著窗外的卡面就來自其英國電視劇中的【海軍協定】這一集數的經典畫面。



總而言之,這一段想表達的意思就是【角色不只是僅有原典可以推論、後世的影集故事、知名作品等等,在二次創作後又被後續的作者採納,搞到最後,要解析一個角色說到底就是在解析寫手的想法】


凱妮絲、凱涅厄斯在原本的故事中為女性,被波塞冬強暴後不願再受這樣的痛苦而許願成為男性,換來了無懈可擊的強壯身軀的他,展開了對槍的崇拜信仰,甚至舉辦了槍之祭典。而這樣的他在被侮辱曾經是女人的狀況下,最後死於與半人馬的戰鬥中,並且在死後身軀恢復成了女性。


凱妮絲目前給人透露出來的人物要點,或者該說人格標籤有以下幾點

【對自身的強大與神靈的身分感到自豪】
【擁有跨越海的權能,以此橫跨著各異聞帶傳遞隊長的訊息以及監視】
【相當強硬、暴躁的個性,很容易打到殺紅眼】
【在男女私事上非常放蕩不羈,曾挑釁過皇女與卡多克之間的關係】

凱妮絲目前看下來就是位暴躁老姊,但從她的身上依舊能推導出許多訊息。

【有著大海權能】這件事,能呼應隊長

【攻略了希臘異聞帶的那座都市】
【與大神宙斯結盟】
【失去了海神後,泛人類史的從者開始出現】

結合原典與波賽頓的關係,認為凱妮絲復仇成功並獲得海神的力量並不是問題。

問題是
(1)凱尼斯自稱神靈是一開始被招喚就自帶、還是打倒後獲得神格?
(2)若是真有這般表現的她,依舊【輸給了隊長】並且臣服於旗下。

(1)的問題會延續凱妮絲是否是所謂的【異聞帶路線】從者,就好比是自帶400年雅嘎歷史背景的皇女般,【凱妮絲復仇海神】這件事是異聞帶本身獨有的路線。但因為會與【失去海神】這個要素衝突,因此這路線應該還是堵死。

(2)的地方才是重點,從相關內容可以得知,凱妮絲並不是位輕易會【屈服】的存在。要讓她能夠侍奉一個對象,單單只是強大只會換來反抗。

凱妮絲曾經在2.2等到秘書狐離去後放話過
「可別覺得所有異聞帶都是你的同夥啊,『賞玩』之獸小姐」

這句話值得思考的方式很多,但最重要的是【立場】。對於直屬於異星神的三騎Alter ego,特別是立場又最為親近異星神(會被打小報告什麼的)秘書狐,凱妮絲不太可能只是作為單單的個體而刻意回應這句話。



說到底,目前的幾個要素,【A組】與【異星使徒】很明顯就是前者才是會去【真正在乎異聞帶】的立場。

A組們無時無刻都是以【孕育空想樹使其茁壯】為方向進展,雖然有兩位在所屬的異聞帶光是自保都有問題、一位擺爛。但無論是試圖推翻雷帝讓俄羅斯有更好方向發展的卡多克、與異聞帶之王斯卡蒂有著良好關係,空想樹成長度是A組第二、既便事態發展如此嚴重,也依舊【喜歡著這個異聞帶】的佩佩。

相對的,異星使徒的目的就極其私慾。


姑且不論讓體內的拉斯普欽在完成了願望後離去,只剩下不知道能算是什麼的擬似從者麻婆神父外。

已知秘書狐的目的是取代原本的玉藻本體,自立新九尾的存在,無時無刻都在籌備、捕獲異聞帶的稀奇物種、會與任何人做交易且絕對不食言,在高價值的條件下只要不違反契約甚至能透露異星神方的秘辛。要不是給她搞到一個能跟異星神打小報告的直屬位置,破事才沒這麼多。


而道滿更是靠北,【直接捨棄了異聞帶的一切,只為了換求最快的抵達結局】這一結果論上。

還記得隊長最一開始的二部宣言嗎?

「這顆星球從現在起,將轉變為古舊而嶄新的世界。

人類的文明並不正確。我們的成長並不是正解。

因此,我做出了決斷。要對至今為止的人類史——泛人類史發起叛逆。

現在要再一次,讓世界充滿非人的神秘。讓這顆星球,取回眾神的時代。

為此,神自遙遠的天空降臨。通過七個種子,來選拔新的指導者。

指導者們將會改寫這顆星球。最優秀的“異聞的指導者”會更新這個世界。

這個競爭,泛人類史的生命不可參加,連觀眾席都沒有。

空想之根落下了。創造之樹在地上盈滿。

現在,舊人類所進行的全部事業已然凍結。你們的罪業,將以此待遇來進行清算。泛人類史,於2017年終結」


【A組並不是在追求人類社會的毀滅】這是非常能肯定的一件事,而2.4透過佩佩更近一步地加強了這項衝突,【當我們自認泛人類史才是正確且該延續的一方的同時,那些被捨棄的一方也有話想說】



把主題拉回來,凱妮絲【不可能因為單純的實力差距而臣服】從對神的憎惡上與實際上的表現都能看出來,但【作為反抗的戰友】倒是個非常好的人選。

再加上隊長對於神的系統論,要說是承認神的同時找回所謂【人類的尊嚴】也不為過,推翻原本的人只是神手上的玩物,成為與其平等,利用與被利用一方的相對關係,這種立場上才比較可能呼應凱妮絲目前為止的塑造。

更何況只要換個角度來想,隊長假設在當時被復活時就這麼地以一人之姿管理異星神給的異聞帶,然後就如同貝利爾所說的【躺著躺著就贏了】輕輕鬆鬆地完成任務,那該會是什麼狀況?

我們已經知道異星使徒之一的道滿的目的可以是【既便異聞帶本身毀滅也沒差,空想樹完成就好了】換句話說,有1/3的機率,異星神並不Care嶄新的歷史本身這件事。再加上隊長也有透露【我們的神目前沒有身體】

那綜合一下就變成是:【異聞帶的成長茁壯與空想樹的繁榮息息相關】
A組的目的是前者、異星神的目的是後者? 

看似相同,實際上【是能夠拆開的】。2.3與2.4就是實實在在地舉例。

2.3的學姊單純只要異聞帶存在著就好了,不希望戰禍影響這個世界。
2.4的道滿覺得世界就給他毀滅下去好了,比任何異聞帶還快迎來終末就是印度的優點。

最後再把一切綜合起來,A組的目的是什麼?嶄新的人類史


只要方向正確,順著異星神沒什麼不好,但絕對不可以本末倒置。

而且講實話,隊長假設就只讓自己被復活,那他就會陷入彷彿新宿黑A在被招喚出來時同時被教授、狼王、燕青、歌劇魅影等人包圍一般。被異星神、三騎使徒的控管下,完全地按照他們說的去做。

那換作是隊長這種人,面臨這種狀況該怎麼做?

【活下去,並擴大自己的勝算】

隊長執意復活其他人,是真的【相信其他人帶來的可能性】,為的就是不讓異星神完全的掌控。刻意不團結A組可能也是為了製造更多的變因,增加未知數讓事態更加模糊不定,以及有理由塘塞。

而且再加上,把A組當作先天條件的話、那【凱妮絲】的存在就是後天努力的證明。

目前為止的A組都與自己的所屬從者有著互補抑或是加強的相性,
【未曾擁有一切的男孩】與【願意放下一切的女孩】崊北就卡皇黨齁
【祈求他人拯救的女孩】與【回應她願望的男人】
【不曾擁有過自我這種想法的機械】與【只渴求彼此永存的真祖】
【為了生存與世界妥協的御主】與【願意代替他對世界發怒的從者】

凱尼斯這種明明強勢卻願意臣服於隊長之下,桀傲不遜靜靜等待著反擊的一天,這樣的她與隊長的搭配不知為何總讓我想起這組的結局。


總而言之,隊長有著明確的目的、團結的組織、臣服的戰友。

這也是為什麼他作為近乎異星神的代言人般的同時,也是最大可能性的反叛人選。





以上就是本次的第一主題:反逆的基爾什塔利亞



【詳談威脅者戴比特論】


戴比特·賽姆·沃伊德,A組中最身分、目的不明的成員

他的塑造方向有點奇特,
以往的特點包括以下。
【第七異聞帶的御主】
【達文西與馬修的解說中對他的印象是不親近人也沒這打算,一開始就無法溝通】
【從直屬於時鐘塔校長的科目-人數最少的傳承科被趕出來,異端中的異端】
【被初代所長與達文西贊不絕口的優秀能力】
【講話方式缺乏一般人言語中的個人性格,過於單純且縝密的分析事物】
【能夠讓隊長、佩佩比起理性更希望得到他直覺方面的建議】

而另外幾段話能強化他的人格
【俄羅斯。嗯? 問我為什麼,這是理所當然的吧。作為潛入虛數之海的迦勒底需要緣分才能上浮,而現在他們所知的唯一敵人也就只有襲擊了迦勒底的皇女,同時也成了他們唯一的座標】

【奧菲莉亞在我的記憶中以時間換算也只佔了一天的比重。是呢,當作失去了這一天份的記憶,那也的確有些感到失落】

【完美的神自然是不可能有方法攻略的。完美至所以完美就是因為如此,但,是呢,雖然不可能無中生有,但若有什麼能滿足地條件存在,那就一定有機會】

這邊先(1),戴比特的思考視角很奇特,而他的背景剛好符合某件事

戴比特是傳承科,而賽勒姆的魔神柱提到過,時鐘塔的傳承科有著所羅門王的弟子
戴比特的思考方式,比起佩佩那種深植人心,掌握道德觀念,更像下意識的對所有事物的走向全盤了解與分析。

思考必要的事、只留下必要的事、只關心必要的事,除此之外的則不需要。這種典型的人格角色並不少,例如原作老福就連地球繞著太陽轉都不知道-因為既便今天知道地球繞著月亮轉,也不會影響他的想法、改變他的生活方式。

戴比特的人格標籤,有
【總是看透一切】【邏輯怪物的心思】【將事物甚至是人當作記憶般歸類】

相對的,他完全不適合拿到一般人常有的情緒標籤
【自傲】、【自卑】、【積極】、【忠誠】、【風趣】


戴比特並不是個帶有過多個人情緒要素的人,但必須要注意的是,他絕非是毫無人性的機械。

最大的證明就在於2.4出手幫助佩佩,光是從對話就能感覺得出,戴比特的思想並不冰冷,有時還會很可愛的鑽牛角尖。

【開會中的你完全沒提到過自己的異聞帶的訊息,雖然A組有著互不干涉所屬異聞帶的條約,但並沒有限制個人接觸。這不是道理而是感覺,所以來是因為朋友的感覺....給你添麻煩了嗎?】


戴比特如此這般的性格的確神秘又強大,放在最後一個異聞帶的確毫無問題。

但說實話,目前的要素來看,戴比特並沒有隊長那般強烈的執著、對於異星神相關的事務,也都是抱持著【既然如此,那就只能這樣了】的態度。

換個方式問好了,光靠現在的選項,我們【現在】能想像戴比特會為了守護空想樹而有以下畫面嗎?
【為了偉大的異星神!】
【無論如何我都要守護空想樹!】
【我是不會辜負隊長和其他A組們的期待的!】
【你們跟我打毫無勝算,要問為什麼的話,因為事實就是如此。】<<痾,這句可以,不過不是重點

戴比特並沒有展現過多的執著要素,這就讓他處於一種有點突兀的位置。

因為【理由、邏輯】是戴比特的行動準則。目前看來既便是什麼泛人類史與異聞帶之爭,戴比特都還是沒有表現出太大的波動。畢竟他與貝利爾所處的異聞帶位置都是【連自保都有問題、懷疑真的是人類史可能的世界嗎? 】

就連與自己的冠位從者也是這麼個相處方式。

雖然以上講了很多因為是戴比特所以XXX的討論,但戴比特這種不上不下,目的性也模糊的角色,【正好有一個最適合他的陰謀論】





0話那個威脅所長關閉迦勒底的影子,在各大推測中從鞋子的樣式推測是
戴比特,以及連老所長都說了【真是難得,你居然會遲到】,這邊直接假設就是戴比特了。

為什麼戴比特要做這種事?已知要讓戴比特行動,首當其衝的是充分的【理由】抑或是【立場】

換句話說,整個過程必須說的詳細一點。

【那個戴比特居然會威脅所長關閉迦勒底、而所長還為了表明不怕威脅而自殺。】

這時候可能會想,嗯?說不定戴比特是被指使的、抑或是組織什麼的?

想到這裡就會聯想到異星神,說不定是異星神指使戴比特?畢竟人家可是最後一個異聞帶的御主

呵呵。




說到底,正常玩FGO的玩家,會覺得迦勒底關閉,是好事還壞事? 

【迦勒底可是保衛人理的組織?,怎麼能關閉?喔戴比特一定是想威脅人理,壞人,喔氣氣氣氣】

直接來統計證明

說到底,本傳、EXTRA、事件簿等等的其他世界線。都沒有人理毀滅和異星神事件。

前者需要滿足不少條件,如最明顯的【雷夫自殺】【所長打聖杯賺錢】

後者最接近的是Extella的方向似乎有在提示游星的相關路線可能與異星神相關,但並沒有明確的說明。何況年代對不上。

這是個很簡單的分水嶺,說直白一點。【就只有打著保衛人理名號而建立的迦勒底FGO世界路線,才是唯一一個同時遇到這兩起事件的世界路線】


假設今天是別人威脅,那我們還可以討論是不是有人存心想要毀滅人理。

有人可能會想舉例雷夫?錯了,魔神柱的他確實是想人理燒卻,但【他是促成迦勒底的必要條件之一】

做個假設,用序列的看就看得懂了。

【所長選擇關閉、兩起事件發生】=【所長是對的】
【所長選擇不關閉、兩起事件發生】=【所長是對的】
【所長選擇關閉、兩起事件不發生】=【威脅者是對的】
【所長選擇不關閉、兩起事件不發生】=【威脅者不一定是對的】


站在無論如何兩件事情都會發生的角度來看。

【只要所長打著的名號是保衛人理】,而沒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事。

那麼只要事情發生,無論關閉不關閉,所長的立場都是對的,是好的。


不關閉,事件不發生,那反過來說開著也影響不了誰。

但既然事件不發生,就表示威脅者的立場【不是人理威脅】,那他的立場就不一定了,所以是個浮動數值。

但唯有第一個項目,【只要關閉就不發生=威脅者是正確的】,這個項目非常特別。而且就能對應的到戴比特


戴比特的人格標籤【總是知道】【不加入個人要素】【沒有情緒心思】是最適合這個項目的人選



站在比較的立場上,以【迦勒底不成立就不會有兩起事件】為前提來看。

威脅者的立場就是正確的,而且如果威脅者的正確是帶有著某種【超前的視野】這又是一個符合戴比特的人格標籤。

但要說失算的話,那就是所長已經以自己的死亡証明了威脅他關閉也沒用。<<這段非常重要

只看動畫或許還不這麼覺得,但初代所長拿到了非常多的

【老子不管,老子就是要用咱家天體科的魔術達到根源】標籤



也就是個這方面的瘋子,既便開槍自殺也阻止不了他

更何況還有一個要素,假設威脅者知道成立後會引起兩個事件那他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說不定當他知道的時候就來不急阻止建立,只能找計畫的所長威脅他。


【因為未來會出事,所以必須去努力避免】

思考到這裡的話會發現,用這種角度去思考分析,會發現這個思考方向並不是特例,而是有前例,也就是醫生。

醫生在最後一刻用千里眼得知了未來、戴比特的背景【正好是有所羅門弟子的傳承科】要說戴比特有千里眼?我會信,但當然不是那種隨時開著的感覺,畢竟他完全是用【絕對嚴謹的思考邏輯】活著,而不是什麼在看推理小說時先翻到最後看兇手是誰的人。

但,這裡就要注意了。戴比特並沒有醫生那種【努力】的標籤。

戴比特所有的是【既然事態發展成這樣,那也就這樣了】的標籤。

戴比特並沒有明確的目的方向,雖然他的確會【關心朋友】。但這完全是因為【佩佩值得他這樣】

但他也並不是【覺得凡事都沒有意義】的這種態度,也不像為了生存可以放棄一切。給人的感覺就只有【他存在在那裏】而已

但,假設戴比特真的因為某種原因,例如前面舉的例子,再不小心地翻閱或是不怎麼個人的前提下,知道了小說的兇手是誰呢?

也就是說,假設他【知道要試圖阻止迦勒底來避免一些最壞的局面】所以跑去威脅所長,但失敗了。

他會因此發憤圖強,像醫生那樣花個十年半載,或是學冠位炸彈雷夫那樣,事先就開炸迦勒底?

這邊就是在思考【假設威脅者失敗了,那他的下一步是什麼?】

戴比特的人格標籤看下來,我覺得答案很簡單。那就是【什麼也不做】

或許他原本就是保持一個來嘗試,失敗就算了的想法在威脅所長。

我換個方式強調:
「正因為戴比特從來沒表現過他有什麼目的,就變相證明,他能去做、會去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

因為戴比特完全沒表現出「執著」過。
最複雜的人不是有著信念的人,而是沒有什麼堅持的人。

自卑、忠誠、愛情、自我、執著、背骨垃圾仔。

戴比特完全沒有A組其他人這種強烈的個人要素。

他嘗試去威脅,而失敗,那他持續保持平靜的樣子也不是什麼意外。


這是戴比特跟其他A 組差別最大的地方,

因為威脅者的存在,所以會讓人思考,威脅過後的威脅者的下一步會是什麼。但假設是代入戴比特的話,「嘗試過後事情還是發生,那也只能這樣子了」是我覺得最合適的後續發展之一。

而且做為二部最後一個異聞帶御主,等著告知主角【打從一開始他們的努力就是整個世界的禍根】這畫面還是蠻到位的。


後記:

從以前就構思了很久關於隊長目前下來為止給人的觀感與走向,會讓人覺得他是救世主一般並不是錯覺,單論看待的方向是怎樣的而已。

屠殺了泛人類歷史絕對是事實,但他所追求的也不是【人理毀滅】而是【人理再編】,更何況只要那一直以來的宣言【原本的泛人類史並不正確】這潛藏著更大威脅可能性的疑慮還沒被消除,難保說不定隊長這以異聞帶替換掉的手段還真得更合適。

反正就等2.5的嘴砲大戰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58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GO|Fate/Grand Order|Cosmos in the Lostbelt|異聞帶

留言共 1 篇留言

あおそら(青空)
有個地方有誤
凱妮絲回應秘書狐的的地方應該是「可別覺得所有異聞帶都是你的同夥啊,『賞玩』之獸小姐」

說起來0話比起補洞,不如說是挖了更大的洞呢www

08-24 05:51

(£新夜£)
YUP,原本的意思這樣的話更加凸顯【異聞帶】的某種向心力(矛頭的對象指著異星神

其實原本還打算將之前提到的前所長戴著所羅門替換了正常冬木聖杯戰爭的推論拿出來,但感覺好像不太適合這兩個主題就作罷了。果然不管怎樣,看下來依舊是所長最強論呢08-24 05: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6喜歡★sx766555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個人綜合雜談】-FGO...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