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BL】交 惡_題外 - 老毛病_10_END

作者:✚悅 洸│2019-08-24 01:59:35│贊助:10│人氣:23
  葉允軒和劉治雅在飯店度過週末,回到家後,葉允軒像是忘了他的請求,星期一和往常無異,他們一塊享用精緻的早餐,時間一到,該去公司的人出門了,該留下的依然坐在餐桌前吃著未完的餐點,每口都很緩慢。

  在別人底下工作,葉允軒看不到肯定不准,才想說在他眼皮下行動總行了吧,但他似乎也不太樂意地顧慮著。想必是知道一旦和他共事,那些不想被知道的事……隨著時間都會一件件地被挖出來。

  劉治雅越吃越覺得沒有味道,卻也捨不得離開餐桌似的,就坐在位置上沉思,想收拾的女傭見狀,只好先去忙別的家務。

  此時有個女傭來到餐桌旁,語氣沉重得可以想像出她的臉色該會有多差。

  「治雅先生,能和您談談嗎?」

  聽是月萍的聲音,劉治雅立刻回頭,這一瞧令他不禁想問:妳怎麼了?

  尤月萍的眼下浮著黑影,面容憔悴。她看劉治雅拉開另張餐桌椅,但她沒要坐下,選擇站著,氣氛逐漸僵冷。

  「妳想跟我說什麼就說吧,這邊沒外人,他也不在。」劉治雅感覺得出她的猶豫。

  緊抿的雙唇在他的鼓勵下開啟了。「那天晚上,為什麼您會出現在那裡?」

  太過敏感的問題,劉治雅沉默了,他很希望月萍忘掉那晚發生的所有種種,明知不可能,也請當作彼此不作聲的默契。看著眼前的女孩,他其實懂月萍的心情,疑惑佔據了所能想的事,不斷地推敲著解答,卻怎麼想都想不透,最好的辦法就是忽視。

  劉治雅站起身,走到外頭,尤月萍跟著走到外頭。在往涼亭的路上,他反問身後的人。「妳覺得我們會在那奇怪的時間點上撞見,是偶然嗎?」

  他坐上涼亭內的躺椅,等著離自己有段距離的人回答。尤月萍的表情變得恍惚,大概是參悟了其中的道理。

  「我是被葉允軒叫出來的,他問我要不要吃點什麼?」劉治雅自嘲地笑了笑。「接著看到妳出現在那,我就想……糟了。」

  尤月萍覺得自己好像隨時都要昏過去,卻還要故作鎮定地站在治雅先生面前。「一切都是計畫好的?」

  他點頭,認了葉允軒的惡劣。「先澄清一點,我對於妳出現在那並不知情,純粹是因為跟他在一起久了,有了不合理的狀態,直覺就是有鬼。」這些年來,吃虧也吃出心得了,自己不是學不會教訓的人。「我沒拆穿他,是因為……我得表現出我對他的害怕,他已經夠瘋了,我不能再讓他繼續瘋下去,要是哪天我突然人間蒸發……我不知道有誰能找到我?」

  他的生活圈窄小到手機裡僅有母親及葉允軒的聯絡號碼,在南部也許還有以前認識的人,但完全不聯絡感情的狀態下,遇到了也不見得認得出彼此或是能熱絡地上前打招呼,在北部就更慘。

  「我把事情弄得更糟了嗎?您現在對葉先生百依百順,是我害的嗎?」尤月萍自覺愚蠢,竟想挑戰葉先生,害得治雅先生連氣都不吭了,愧疚感逼得她掉下了眼淚。

  劉治雅本想拿面紙給她擦淚,卻發現周遭沒有面紙,此時回屋內拿面紙,感覺會被側目,不想他麻煩,尤月萍隨意地用手背抹去眼淚並試著停止哭泣。

  「我已經遞辭職信給阿嬸了,感謝治雅先生這陣子以來的照顧。」她深深地鞠躬好表達她的感謝。「對不起,都怪月萍自作聰明,反而造成您的負擔。」

  「我對他乖巧,不是妳害的。」劉治雅並不是想挽回什麼,而是事情不解釋,只怕會害月萍日後蒙受不必要的良心譴責。「妳的出現讓我想到以前的事,很多事……。我不該執著於他要懂我,相反的,我必須要懂他,而這些都是為了讓自己好過。」平靜的語氣掩蓋不了他的無奈及悲傷。

  「您沒想過要逃嗎?」

  劉治雅像是聽見笑話般地笑出聲。「逃?要逃去哪?我跟他的關係就像病入膏肓,無藥可救。面對一個愛你愛到不擇手段的人,說真的……我放不下。很多時候我可以踹開他的糾纏,但心沒他狠。」更怕被抓回來後,得面臨更艱難的窘境。

  「所以,您是愛他的嗎?」

  葉允軒在問他愛不愛自己時,他果斷地拒絕了,可面對月萍,他卻不知為何地猶豫了。「從被強迫到接受,這過程……算是愛嗎?」劉治雅突然認真地抬頭看著月萍。「就算是愛,我也不會對他說。」

  『我愛你』這三個字,才是他被剝奪了肉體,心靈,自由後僅剩的自尊,以及不成理由的根本原因,一旦說了『我愛你』,等於背叛他愛過的小芹,愛過他的蒂娜,沒錯……終歸是葉允軒自造的孽。

  對她們的下落不知所蹤,從沒給過答案的你,她們成了我埋藏在心裡最深的牽掛,如果她們好……我何需對你倔強?如果不好,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她們?別再讓我在夜深人靜或是獨自一人時想起她們,然後被內疚哄睡,在滿懷歉意中醒來。劉治雅對腦中逐漸清晰的身影感到鬱悶地扯出一抹苦笑。

  自己多事了,明明可能是相愛的兩個人……,但在離去前,她仍想表達心意,以免往後的日子裡為此感到遺憾。「治雅先生,在離開前我想告訴你,我喜……!」尤月萍將要出口的愛戀被劉治雅一手遮住。

  「別讓我那晚的辛苦白費了。」他的眼神訴說著抱歉。「把妳的感情收好,給值得託付的人。」別成為我心中的罣礙。

  「我知道了。」她哽咽地點頭。

  「什麼時候離職?」劉治雅不想再討論糾結的話題,提了別的事。「對了,預借的薪水不用還了,我等會去跟阿嬸說。」

  尤月萍一聽連忙搖頭。「不行,怎麼可以不還!」

  「本來就沒要妳還的,因為妳臉皮薄才提的。」劉治雅站起身,準備要回主屋了。「抱歉,本來還想幫妳更多的。」

  走在他身後的尤月萍搖頭:不……您已經幫得夠多了。

  她回到主屋後便和劉治雅各自分開,彷彿方才什麼事都沒發生,就是跟著主人在外頭晃了一圈回來。



  人在傭人房整理資料的阿嬸,看見從資料夾裡翻出的辭呈,月萍還是沒要拿回的意思,隨著月底越來越近,真是去意已決。正在可惜的阿嬸聽見敲門聲,趕緊將辭呈收好。

  「進來。」來人是月萍,阿嬸心想還真是巧啊。「怎麼了?」女孩的眼眶有洗不掉的紅痕,剛哭過?

  「阿嬸,這些天來我又想了一遍,我決定留下來。」尤月萍略帶歉意地說道。「抱歉,造成您的麻煩,我能把辭呈拿回來嗎?」

  阿嬸心裡高興卻面不改色地將資料夾中的白色信封拿出,「妳能想通很好,下次做事要多想想,有時候受了委屈,忍忍就過了。」

  拿過辭呈,尤月萍根本無心聽她唸話,等她稍喘口氣吞個口水後才開口插話。

  「阿嬸,有件事我想知會您一聲。」

  「什麼事?」

  「在庭院圍牆的花台裡不是偶爾會發現菸蒂嗎?」

  「是啊,不知是哪個渾小子在外頭抽偷菸,找了幾天也沒找到人,要是被葉先生發現可就糟了。」那地方是死角,稍沒注意就有菸蒂插在花台的土裡。

  「我知道是誰丟的,那天是我無意間看到的。」尤月萍拿起桌上的筆,寫了某人的名字。「我還有事,先去忙了。」

  她行禮後便離開了,阿嬸覺得哪裡不對卻又說不出口,但眼下還有事要處理,她理理腦中要問話的說詞後也出了傭人房。

  尤月萍在戶外的垃圾桶上撕碎辭呈。她之所以想留下來,沒有多餘的原因,想起躲在儲物櫃裡時,治雅先生的道謝,說明了他其實渴望著有能傾訴的對象。

  如果她也離開了,治雅先生在這棟豪宅裡,就真是孤身一人了。她的愛情得不到回響沒關係,至少能看得到他,說不上話也無所謂,她都能理解的,這是屬於她和治雅先生之間的特殊情感。



  半個月過後,尤月萍授命到市區的西服店領取訂製的西裝,交代她來此的人是葉允軒本人,不知為何她不像初來時對先生感到畏懼,恭敬地接下從他手裡遞來的名片,他對自己若有似無的淺笑,像是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騎機車出發前,阿嬸怕路上風大,特地拿了外套給她,並用讚賞的眼神看著她。「這差事一向都是交代給管家去做的。」她的話語在提醒月萍,要好好把握難得的機會。「阿嬸退休前,會好好教妳這邊的管理方式,是月萍的話,我就放心了。」

  尤月萍笑著收下外套後便騎往市區,在西服店等待最後的修改時,外頭下起毛毛細雨,無聊的她就起身走到店外,呆呆地望著街上忙著躲雨的路人。

  西服是給治雅先生的,聽司機說這幾天都是載著先生們去公司,之後就是回市區的住宅。

  太好了,治雅先生……您的要求被接受了。尤月萍沒有因為日後將少見到劉治雅而感到難過,打從心底替他高興著,只是眼淚為何要不聽話地落下?



  葉允軒和劉治雅兩人正在位於市區的小家的客廳,他晚點想帶治雅去認識一下友人家的可愛小兒子。

  他坐在沙發上,兩腿間坐著穿家居服在看公司簡介的劉治雅,葉允軒親暱地吻著他頸上的頸鍊,每次回到小家,心情就異常愉快,說不上為什麼。

  「你的職位我已經安排好了,也會有指導員,你什麼都不用擔心。」他上身往前傾,好伸手去控制筆電的滑鼠,他關掉螢幕上的簡報。「公司所有人就在這邊你不問,光看簡報能看出什麼?你說是吧,我未來的小秘書。」

  就是因為你老不正經地在回答我,才不想問你。早在葉允軒在筆電裡下載了簡報檔後,一開啟後映入眼簾的是簡報精美的封面,再來就是讓他腦子產生大量疑惑的公司名稱『燦日』兩字。

  燦日是新興的年輕企業,主要營業項目是國外進出口的貿易相關,與老牌財團相比雖然略遜一籌,但近年來的成長速度相當快,連劉治雅的大學教授在課堂上都會提上幾句。

  「你事業做真大啊……。」劉治雅覺得背後的人的陰影變得更加巨大了。

  「怎麼,怕了?」葉允軒將頭湊到他的肩膀上,語重心長地說著。「我其實想把你放在安全的地方照顧,畢竟我在這條路上做不少壞事,如果你什麼都不知道,出事的時候也能安然離開。」

  無親分的父親說過的話,葉允軒記得清楚,被拋棄的他為了生存做了很多犯法的事,然而他對此沒有受到良心譴責,逐漸被養大的膽子使雙手弄得越來越髒,怎洗都洗不乾淨,怕自己的黑染到潔白的治雅,害他變髒該怎麼辦?

  「我跟父親其實沒兩樣,做壞事的時候沒有任何猶豫,然而對你卻有著說不出的虧欠。」葉允軒乾笑幾聲。「這間公司是我高中時,一個商界大老問我要不要開的,我明知這間公司是拿來走私用的,但我還是做了。」背離治雅的期待,往偏路走去。

  劉治雅不太意外地聽著,想想也是,葉允軒財力累積的速度怎想都『不正常』。「那現在還做犯法的事嗎?」

  「有資金之後就改做別的了。」葉允軒像是自認做了好事,等著被摸頭的小孩,卻對上懷疑的目光而鬧起彆扭。「進公司後你可以自己去探究,你有興趣的話。」

  「你所做得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嗎?」劉治雅淡淡地問了。

  「沒錯,都是為了你。」要綁住一個人,不是嘴上說說那樣簡單,無財無權,要誰乖乖聽話?「我可是要你在我身邊享受,而不是要拖著你受苦的。」為了實現這點,他付出多少?那些他完全不想讓劉治雅知道,那些黑暗的歷史過去就是過去,不想再被提起。

  葉允軒遮住了他的雙眼,不想給他看見自己泛紅的眼眶:你人在這裡,是我最大的安慰。

  「你是好是壞我都接受,別擔心我會離開你,就算你被抓了,我也會每天去探監的。」劉治雅沒拿開他覆在自己眼上的手,側過頭,在他唇上留下一吻。「既然是為了我,相對的……我也會對你負起責任。」

  葉允軒慶幸遮去了他的視線,才不至於陷入狼狽。他痛苦地回吻,難過地想著:別再說著疑似愛到深處的話語,我真正想聽的,我想要的……你給不起,『負起責任』,是嗎?

  劉治雅沒拒絕他撩起上衣的手,略帶笑意地說著。「這下子,我們可真的是分不開了。」

  葉允軒難得沒回話,把臉藏在他肩上,輕輕地點頭。



  尤月萍在葉宅的廚房忙進忙出,將做好的早餐端上桌後便退到一旁,等候主人們下樓用餐,先出現在樓梯口的是治雅先生,他穿著西裝,瀏海全往後梳去,露出的面容潔淨明亮,雖還有點剛出社會的稚氣,可在正裝的加持下增添了成熟的味道。

  「今天有您喜歡的雞肉,飲料要喝綠茶還是烏龍茶?」尤月萍邊拉開餐椅邊詢問。

  「綠茶好了。」劉治雅看著桌上被分成兩份的餐點,他喜歡的雞肉以及葉允軒愛的牛肉。

  尤月萍將泡好的茶送上桌時,葉允軒才下樓用餐,詢問完他的需要後,便不打擾地離開廚房。

  「這幾天還可以吧。」葉允軒笑著問正在用餐刀切雞肉的人。

  「你不要老是把我叫進辦公室就很好了,你是沒自己事要做嗎?」大家對他的好奇,比不上不時被叫出去的困擾。

  葉允軒拿起牛肉三明治,笑得可樂了。「你就我在隨手可及的地方,害我總是忍不住想跟你說說話。」濫用職權的他並沒有反省的意思。

  上班第一天熟悉完環境後,就被辦公桌上的一通電話給叫去高階主管的樓層,途中還因為不知道葉允軒在哪間辦公室,被秘書小姐取笑了一會,現在那層的職員都認識他了,看見他就是一抹不知要被歸類在親切還是曖昧的微笑。

  「不然我在同樓層幫你設間辦公室,這樣你就不用搭電梯來回了。」葉允軒深怕別人不知道自己要給這新來的菜鳥多少特權似地提議。

  劉治雅瞪了他一眼,握緊手中的茶杯。「你不要鬧了。」

  「還是我幫你調職位,秘書課正好缺人,剛好是同樓層。」他像是搞錯重點,淨想自肥的餿主意。「等你變秘書長,經常待在我的辦公室也不會有人說話了。此時的葉允軒哪有平時的從容穩重,笑得跟傻子沒兩樣。「辦公室的隔音很好,你可以放心。」

  聽者有意的說法害劉治雅一口茶差點噴出來。「葉允軒,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在公司亂來,我……。」想不到可以威脅的方法,他頓時語塞。

  「你就拿我沒辦法,與其想些有的沒的,不如想想是不是該穿性感的黑絲襪來誘惑我?服務得好的話就幫你加薪,劉會計,你覺得這提議如何?」毫不避諱地表示想在神聖的工作場合來一場的葉允軒,臉上掛著勢在必得的勝利微笑。

  劉治雅懶得理他,用紙巾擦嘴後便離席了。

  葉允軒想起治雅試穿西裝的那天,合身的剪裁加上他喜愛的白襯衫,自己可是花了極大力氣的才把湧泉般的情慾用意志力堵住。

  看治雅在穿衣鏡前擺弄領帶,手笨拙得可愛,最後是受不了了,站到他身後示範了一次。

  想到這,治雅是會打領帶了沒?葉允軒趕緊吃完早餐,一到玄關,就看見尤月萍那女人在整理治雅的衣領。

  劉治雅看著她將領結往上推後又稍微拉了拉西裝外套的領子,「不好意思,麻煩妳了。」

  「不會。」尤月萍整理完後便走出門口,準備要送主人出門了。

  葉允軒不作聲地走到他旁邊,小聲地說道。「你等等進公司就到我辦公室。」

  「為什麼?不是才剛跟你說過。」這人是有什麼毛病?老愛往人不開心的點上鑽。

  「教你打領帶,我有的是時間跟你耗。」葉允軒不悅地走出家門,那一晃眼似乎見到了尤月萍的微笑。

  「先生,慢走。」尤月萍恭敬地行禮,不受葉先生的氣勢影響。

  葉允軒回頭看向皺著眉頭走出來的劉治雅,想著尤月萍的改變,冷哼後便上了停在大門口的車,隨後上車的人才剛關上車門,就被葉允軒冷不防地扯開領口,露出藏在頸上的紅色頸鍊。

  「喔,有戴上。」

  劉治雅不懂他此舉背後的意義,只知道自己又要重新把領子整理好了。

  目送主人們離開的尤月萍走到傭人房,今天阿嬸休假,由她代替阿嬸看新投來的面試履歷。

  她看著一疊履歷,沒照片的先丟了,看起來會抽菸的也扔了,留下的都是看起來聽話的,感覺乖巧的,如同她當時的面容。

  會對主人的言行碎嘴的傭人是不必要的,關於這道裡,她會好好地教導新進的人。

  『喜歡的東西就是要好好地留在身邊』,這是葉先生在收了治雅先生的西裝後對她說的話。

  對尤月萍來說,她只想待在喜歡的人身邊。

  確定你好,就好。



◀上 回              


作者後話✚

這篇算是補完未來的衍生文用的
梗埋超久的,終於在某年開花結果了
想說先發晚發似乎都不影響就發了(嗯?)
也該收心回去把坑填上了
卡在收尾很尷尬XD

相關聯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57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L|耽美|原創小說|交惡

留言共 1 篇留言

維尼熊
這一對總算是有個好結局(?)


雖然結尾了 但還是不免俗的要挑幾個小毛病XD

"「我知道是誰丟的,那天是我無意(見)看到的。」" 錯別字(間)
是說 這人物並沒有登場呢 莫非...

"葉允軒親暱地吻著他頸上的頸(練)" 錯別字(鍊)

"葉允軒記得清楚,被拋棄的他為了生存做了很多(的)犯法的事"
根據語意這個(的)應該是贅詞

"這是葉先生在收了治雅先生的西裝後對她說(得)的話。" 同樣是贅字

08-26 02:47

✚悅 洸
莫非......可能就是熊想得那樣沒錯喔。
(驚悚臉)
08-30 02: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igyueg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BL】劣質的粉色泡泡_... 後一篇:【BL】劣質的粉色泡泡_...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f00033迷茫的人
所謂的愛,就是一段不斷超越自己的過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