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鬼道品:十三. 龍王

作者:山容│2019-08-23 13:45:29│贊助:4│人氣:270
十三. 龍王

      途中柳條只停下來一次。
      那時入夜了,走了一天一夜,看不清前路、又餓又渴的柳條不敢再前進,只好找個山洞躲進去。陰冷潮濕的洞穴讓她暈眩作噁,卻又不得不強忍下來,委身其中等待黎明。
      第二天走進北方山地之後,有股臭味在她鼻前繚繞不去。柳條這下可是左右為難,如果要全力趕路她勢必得用上雙手,但是雙手不摀著口鼻又呼吸困難。柳條沒有辦法,只好深吸一口氣,然後像青蛙一樣快跳三步,再深呼吸一次快跳三步。

      落伽谷很快就到了,原先她以為會遇上的山豬、黑熊、惡豹都沒出現。事實上不只是這些猛獸,其他飛鳥走獸同樣不見半隻,連蚊蟲螞蟻都不見了。森林裡空蕩蕩的,第一天趕路趕得太累沒注意到,第二天柳條才驚覺自己接下了多恐怖的任務。
      落伽谷一片死寂,花草樹木垂著葉子彷彿待死的病人。
      詭異的熱氣不時從金翼的羽毛上散出。每當這個時刻,柳條就會趕緊窩到最近的樹洞或是草叢裡,豎直耳朵觀察四周。但是不管她怎麼看,總是不曾發現追捕她的人。真奇怪,為濟不是說天眾會嚴密保護龍王嗎?直到柳條不經意伸長脖子向上看,才發現這個問題的解答。

      那些力士在天上。

      柳條躲在一株桫欏樹上,攀著枯黑的葉子假裝自己是其中一片。綠葉遮蓋著柳條,天眾的力士踩著祥雲,就漂浮在她頭上三尺遠的地方。羽毛透出陣陣熱氣,柳條抱著扎人的梭欏樹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力士右手拿著嚇人的戟,左手手掌舉在身前,兩隻銅鈴般大小的眼睛瞪著自己虎口,好不嚇人。

      在陽光反射下,柳條看見無數細小的金線從他掌中往四面八方延伸。柳條沿著金線落下的方向往自己身上仔細瞧,才發現胸口和肚子上不知什麼時候像黏了蜘蛛絲一樣,沾滿無數的金線。她壯著膽子偷偷拍拍肚子,金線無聲無息滑落,只剩一兩條特別粗的掛在金翼的羽毛上。柳條騰出一隻手去扯,但是那些線怎麼也不肯掉下來,反倒惹得羽毛散出一陣又一陣的熱氣。
  
      力士納悶的視線向下,柳條趕緊停手,把桫欏樹抱得更緊一些。力士左顧右盼了一陣,大概覺得沒什麼好看的,又跺腳向高空飛去。柳條暗自感謝上天,她今天運氣還不錯。她爬下樹,繼續往落伽谷中心走。

      在她的記憶中,為濟一看到那些金線就立刻退出落伽谷,跑得比風還要快。奇怪,這些金線有什麼好怕的嗎?柳條一邊走一邊想,卻想不出個所以然。不過她再分心也沒有多久,愈接近落伽谷中心,雖然山路漸漸變得平坦,但是腐臭味卻更重了。半路上碰見的小溪變得像油一樣稠,枯萎、斷裂的草木倒得到處都是,好好的山路變得崎嶇破碎。

      越過崎嶇的山地,整天沒吃沒喝的柳條找到一些倖存的通脫木,攀到頂段用體重壓斷後咬壞外皮,啃裏頭的髓芯止渴。好在這些通脫木的莖桿不知道為什麼變得軟綿綿的,啃兩三下就支離破碎。壞處是她嘴裡留著一股酸臭味,附近也沒有乾淨的水能幫她洗舌頭。

      止住些許飢渴後柳條繼續趕路,她有預感她要找的龍王就在前方。因為不知名的原因,她手腳上的金線多到就算不特別去找,也能看出端倪。天上飛來飛去的力士不見了,從平坦的谷地望出去,附近的山頭周圍都有一道若隱若現的光芒籠罩。柳條猜那些山頭就是力士的崗位,他們也確實盡忠職守,沒有擅離。

      看來為濟最擔心的一關已經過去了,接下來柳條只要閉緊呼吸,快點進到谷地中央就行了。她找到匯入谷中大湖的溪流,藉著溪邊的樹林遮蔽身形,快速向前進。雖然整天下來只有腐壞的通脫木果腹,但是將要完成任務的興奮感讓她生出不少氣力。現在依然日正當中,柳條一定能及時完成任務。
      但也許事情沒有她想得這麼簡單。
      等到溪流流速變緩,水流漸漸加寬時,柳條的腳步慢下來。前方的大湖傳來陣陣惡臭。揹著羽毛的柳條小心踏出腳步,離開樹林的遮蔽。天上滿是烏雲,濃厚的腥臭薰得她連眼睛都花了,她得加倍注意才不會踩到地上的血汙。沿途血肉敗壞之後露出的骨骸,像一把把生鏽的斷刃,沿著湖岸穿出泥地。在白楊嬤的敘述中,落伽谷裡有個美麗的大湖,但是如今柳條只看到一個噁心的泥水池。在泥水池中,有條通體蒼藍的巨龍盤踞,那些恐怖的氣味就是來自牠。

      所以,這就是玄揠龍王?

      溪流的盡頭,龍王的身軀填滿了大湖,撲鼻的臭氣來源就是牠。龍王糾纏盤旋的身軀隨著呼吸上下起伏,遠望彷彿有一整湖的水蛇在蠕動。浮腫的皮膚撐開鱗片,露出底下發黑的皮膚,小山般大的頭就枕在湖邊,劍山般的利齒旁散落著屍骸,屍骸與絲裙糾結在一起。柳條這時才意會過來那些骨骸從何而來。
      香脂和髒血混在一起,難怪這四周這麼安靜,一點飛禽走獸的聲音都沒有,難怪力士們都在外圍的山頭守護,難怪——
 
   再多說一句,你就準備像荑情一樣滾到落伽谷去!
 
      柳條大概猜出這位荑情香陰的下場了。她壯起膽子往前走,金翼吩咐過,要讓玄揠看見羽毛上的咒文才行。
      即使時隔大半個月,還是看得出來當初的激戰對龍王傷害有多深。金翼犧牲了一邊的翅膀,換到龍王身上一道又一道見骨的爪痕,顯見巨鵬是鐵了心要牠去死。而不管龍王身上有多少傷口,都沒有牠口鼻上的傷口嚴重,在牠長嘴的前端,原本該是鼻子的地方只有一團血肉模糊。
柳條將一口酸水吞回肚子裡。玄揠長嘴前端的傷口像團病變的瘤,深黃色的膿血涓滴漫流,僅存的一顆門牙從這團瘤中突出。

      往前兩步,柳條決定還是吐一下。太噁心了。

      嘔!

      真的太噁心了。
       
      雖然從昨天開始就沒吃什麼東西,但柳條還是狠狠吐了兩大口酸水。就是跌進糞水坑裡,也沒有走進落伽谷那麼恐怖。這裡根本是地獄,除了腐敗和死亡一無所有。
      吐完的柳條抬起頭,在巨大的龍首邊緣、那一圈獅鬃般的鋼鬚後豎起兩片殘破的耳朵,一對枯樹般的犄角隨之動搖。柳條閉緊呼吸,看著龍首漸漸轉正,睜開兩顆太陽般巨大的眼珠向她逼近。她抱緊懷中的羽毛,因恐懼而驚惶倒退,想躲避腐臭與逼視。

     「何方豎子?」
     「我、我是柳條。」
     「一個餓鬼?這就是今天送來的食物?」龍王呼出一口沉重的惡氣。「這些香陰畜生當我是什麼?和他們一樣可以隨手打發的看門狗?狗眼的畜生……」
      龍王抬起身體,嚇得柳條連羽毛也來不及抽出來,便趕緊四腳並用往後逃。玄揠龍王的頭像座會走路的山往她壓過來,刺鼻的氣味幾乎要把她嗆昏,嚇人的陰影罩著她。柳條的背撞上一段特別頑強的老樹殘根,突然間退路全失,羽毛發出嚇人的高熱!

      「這是什麼?」龍王乍然停下。「你這骯髒的小東西,我本該讓你肝腸塗地,給那些小畜生一點顏色瞧瞧。但是你有些不對勁,我說不出是哪裡……」
      逃過一劫的柳條說不出話,只能想辦法緊貼著樹根,想要繞過去逃跑。龍王撐著浮腫的眼皮,瞇了老半天瞇不出個所以然。
     「又不說話?真無趣,全是些沒有用的東西。廢物、畜生、小蟲,我早說過要他們帶香油給我,結果他們說了什麼?香油是給仙宮的供品,我有傷在身不能服用!賤胚、雜種、婊子……」

       突來的妄動大概觸動牠某處的傷口,形貌猙獰的龍王往後退縮,碩大的軀體隱隱顫動。這樣一進一退,牠身上的鱗片又落下不少,喀喀拉拉掉了一地。柳條好不容易喘過氣跪在地上,心臟怦怦直跳。

     「就是收掉方圓百里的田地又怎樣?只要一點香油、油就能讓我恢復體力,只要有體力,我就能收掉、收掉那下流齷齪的毒梟……」龍王一邊說話一邊發出隆隆雷聲,柳條猜牠在咳嗽,血腥味隨牠吐出的氣息揚起。
     「我能做掉他們,只要有油我就能恢復。這該死的湖水有毒,他們卻要我待在這裡,瞎扯那套傷體不宜妄動的鬼話——呸!我看透他們了。沒關係,不給我油,我就自己去拿。我聞得到他們的味道,不到百里外就有一個村子,只要我吃光裡頭的餓鬼,再到香海邊……」
     「百里外的村子?」柳條霎時清醒過來。「你想對我的村子做什麼?」

      龍王顯然沒聽到柳條說話,牠兩隻前爪把身體撐起來,撐起身體嘩啦啦拖動皮肉。周圍的湖岸這下如蒙天劫,被牠龐大的身軀壓得東倒西歪,連一點殘存的草木都沒留下。

     「吃的,只要有吃的,我可以……」
     「等等、等等!」柳條急忙跳上跳下,揮手想阻止玄揠龍王。但是和龍王的體型比起來,柳條只是一個跳蚤般大的薜荔多,根本吸引不了牠的注意。牠剛剛說的村子是小福村嗎?要天眾去種黑玉靈芝還不夠,牠還想吃掉整個村子的村民嗎?
     「等等!」柳條顧不得被壓成爛泥的危險往前跳。為濟說什麼要小心行事,此刻柳條已經把他的話全都拋到腦後。她絕對不能讓龍王離開落伽谷,可恨她只是一個小小的薜荔多,根本沒有力量能夠阻止龍王。她需要力量,需要一個能夠制服龍王,巨大無比的身軀——

      柳條手猛地往背後拍去,抽出金翼的羽毛!
     「看這裡!」她大聲尖叫:「你快看這裡!」
      柳條揮動羽毛,把四周摸不著的金線全部攪成一團,燙到快要燒起來的羽毛隨她揮舞散出一波波熱氣。她拚命往前跑想要趕上龍王,卻始終沒辦法拉近雙方的距離。拉鋸間兩方已經來到谷地邊緣,陽光從烏雲的隙縫中透出,龍王抬起身體,呼呼風雷聚集而來。

     「等等!」
      柳條孤注一擲,跳到一束陽光下方,用金色的羽毛將陽光反射到龍王眼裡。那是她的運氣,玄揠浮腫的眼皮正巧撐開,準備看清飛翔道路。

     「那是什麼?」龍王狺狺低吼,龍手再次向地面逼近。「老毒梟的羽毛?」
     「我、我找到牠了……」柳條舉高羽毛,鼓起勇氣大聲說:「我找到金翼熊王了!」
     「果真是牠。」扭曲的笑在龍王臉上綻出。「說,牠在哪裡?」
     「我、我把、把地點寫在羽毛上。」柳條說:「就、就在……」
     「在哪裡?」
      柳條定睛看了羽毛一眼,趕緊手忙腳亂將羽毛翻面正對龍王。他們此時已經近到不能再近,龍王的利牙幾乎要刺穿柳條。

     「哪裡?」
     「這裡。」她說。
      霎時只聞一聲巨響,金翼的羽毛炸成一團火焰,火光直刺玄揠瞳孔!玄揠痛得掙扎翻滾,身驅如旋風掃向柳條。霎時,柳條嚇得向後摔得四腳朝天,放開雙手、張大嘴巴不知如何是好,眼睜睜看著死神降臨!突然金色光影現身落伽谷,巨翅、利爪霍然一掃,排開烏雲陰霾,迎來耀眼金陽。

     「久見了,四腳蟲。」金翼說:「之後要永別了。」
      霎時巨鵬的唳鳴掃蕩天地!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50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鬼道品|言雨|盆栽人|奇幻|仙俠|玄幻|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曬圖文~鬼道品:為濟... 後一篇:[達人專欄] 鬼道品: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8c8c8c8巴友們
中秋節烤肉吃得太嗨,補更【異獸俱樂部】第七章 獸人的榮光, 稍晚再更新這周的文,讓大家看爽看滿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