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達人專欄] 龍武傳‧起源之旅二部曲555篇 0-2-7【ENTER】

作者:大俠│DARLING in the FRANXX│2019-08-23 08:25:15│贊助:56│人氣:484
0-2-7ENTER】:記憶拼圖 Φ  Scene back to the Past



  「如果我說,我就是辦得到呢?」

  廣忽然提出的關於喚醒過往記憶的請求,本以為即使三番兩次創造神蹟的龍這次也莫可奈何,但萬萬沒想到,龍竟講得像在吃飯喝水般輕鬆,廣的心情被弄得起起伏伏,狐疑而些許失望而又重燃興奮。

  「你辦得到?真的嗎?」

  面對廣的吃驚並迫不及待的模樣,龍維持他絕不欺瞞的鐵口直斷,道:「真的可以做到的事情沒什麼好隱藏的,先坐下。」

  龍看上去反而沒有回應廣的那份躍躍欲試,表現得極其認真,廣不傻,他曉得龍一定不想把這種事情當作兒戲,所以柔軟的沙發也坐得腰挺身正。

  「那麼,我該怎麼做呢?龍哥。」

  龍抱胸嚴肅以道:「廣,我首先必須聲明,重拾記憶並不是百分之百正面的一件事情,否則就不會出現『遺忘有時也是一種幸福』這句話,記憶的復甦,伴隨而來的可能是本該因為時間或龐大衝擊所消失的恐懼與痛苦,這是當初為我治療失憶的人給我的原封不動的勸戒語句。」

  「所以龍哥你才會變得這麼嚴厲,不馬上為我動手的緣故嗎?」

  「是的,我確實曾因戰鬥而被打傷頭部失憶,因緣際會下剛好遇見我從小未見的祖母,被她醫治的同時也順勢傳授了她的神奇醫療術,沒有了記憶的我剛重獲所有人生片段時,那股由內朝外迸發的不適感幾乎使我想吐,就像一口吞進累積了一輩子的苦味。」

  「祖母?」廣被這名詞吸引而不是龍的一長串形容。

  「也就是我的爸爸的媽媽,不過那不是重點……」龍隨口說說,又道:「總之,我得確定你有辦法承受重拾記憶的風險,可別到時候埋怨我沒給你事先警告。」

  廣吞了口唾沫,深深吸氣,緩慢但堅定地回道:「謝謝你,龍哥,還讓我有做心理準備的時間,但,既然我決意來找你,而你回應了我的期望,沒理由現在退縮不是嗎?或許重拾記憶真的會取回痛苦,可是只有找回自己的記憶,重新拼湊出人生,那才會是完整的自己,我說的對吧?」

  龍再度被廣的堅忍意志感到由衷佩服,若龍至今展現的是很多次的神蹟,那廣讓龍看見的就是很多次的相似點,不只待人處事的態度,連這段回答都跟當初想重獲記憶的自己所講的簡直一模一樣,都在試著「找回完整的自己」。

  「你果然從不讓我失望呢,廣。」龍搖搖頭敬佩道:「恭喜你通過我的測試了!」

  兩人達成共識,行動立刻進行,廣躺於沙發上,龍就在他的頭前方坐著,就像進行心理治療的醫師與病患。

  「廣,聽好,我所要做的醫療術就叫『記憶拼圖』,是我祖母引以為傲的專門治療頭腦損傷的高端技術,這需要施術者透過連結病患的腦海,提取與重新拼湊混亂的片段,以達成施術目標。」

  「感覺……真的像個神才做得到的事呢?」

  「要注意很重要的一點,施術當下,病患會有如同在作夢的不真實感,而且病患必須完全信任施術者,將身心全部交給對方,一旦有任何的抗拒、抵禦之類的反向心理作用,兩者的連結就會斷開,我可就幫不了你囉!」

  「我明白了。」

  龍抬起右手,掌面朝下,問道:「那,準備好了嗎?」

  「嗯!沒問題。」

  龍的掌貼上廣的額頭,連結兩人意識的關鍵就在於龍本身的龍骨能量,建立施術者與病患的溝通橋樑,表面上形容成一種醫療行為,卻也帶點玄幻的、來源於大自然的靈、氣、神之類的離奇虛無元素。

  深入廣的頭腦宇宙中,搜索著每一個片段,就是在搜索著每一塊記憶拼圖。

  正如作夢的不確定性,那些記憶片段呈現出來的「影像」,非常零碎、模糊、轉瞬即變。

  但從實際結果判別,這些片段既然存在於廣的腦中,它們都不會是虛假的,因為無論記憶拼圖的原理或者擴及全起源的定理,記憶不能被憑空製造,經歷過的一切才可以形成記憶,所有空降的謊言哪怕當事者如何被魅惑而去相信,這些都只能稱作「泡影」,記憶拼圖的神奇妙處在於能夠過濾掉泡影,只留下真正存在的那些歷史情景。

  依稀之中,龍看見了一點東西,一片雪景,天空似乎很灰暗,遠處有著建築物一類的大影子,周遭都是樹木,由於連結上了廣的記憶,第一人稱所觀察的這些景象絕對是廣曾親眼目睹的種種,可惜,廣再怎麼是神童,他記不起來的,這些影像就很破敗,簡直是壞掉的電視螢幕再加上收訊不良,影音都是如此地難以視聽,不是那麼容易修復的。

  隨著片段的播放,開始有了新的畫面出現,頓時使龍想更專注去看見,起初,廣的目光逐漸推移,他正在接近一個灰黑中帶點些微鮮紅色的東西,會動,輪廓像一個人,似乎是個小孩,目光追逐進那片雪景裡。

  接著,最讓龍訝異的事情是,雪白的地方,搖晃的畫面,黑色的軀體帶有深紅的條紋與一輪黃色的光亮,在近得終於可以靠半秒的停頓看清,沒錯,那確實是……FAIZ

  除了視覺,廣當時聽到的也會被存取下來,他身邊那個未知的生物在朝著FAIZ叫喊,聲音很大,但十分模糊,比影像還更不清楚,頂多能分辨出在叫著兩個音節的字。

  突然,廣的眼前一片紅,持續良久,再過一會兒已經是只有他跟那生物獨處,兩人有過幾段互動,還閃過幾次色彩繽紛的定格,應該是在翻書。

  後來,那鮮紅生物往外奔出,廣跟了上去,那生物跑向一個也跟周圍雪景同樣純白的另一生物面前,兩人互相伸手,那純白生物全身冒出藍色的光與熱,消失無蹤,鮮紅生物又開始在叫喊著根本聽不清的兩個音節。

  這個連貫的影像完畢後,緊接著就是一大堆在室內的未知狀況,訓練器材、醫療儀器、戴著口罩的大人、其他穿著冬季厚衣並哭喊的孩子們。

  喀嚓!連結斷去,記憶拼圖的療程到此為止,龍忽覺掌心濕潤,廣已如惡夢驚醒般從沙發坐起,冷汗直流,呼吸紊亂。

  龍道:「果然,這些記憶被拉回來之後,竟然使你痛苦到產生抗拒,可見當時的你的情緒也是沉浸於慌亂、害怕之中,是個相當恐怖的惡夢呢。」

  廣用袖子擦擦額頭汗珠,設法穩住思緒,才道:「大概吧?真的是很不得了的體驗,對不起,龍哥,我違背了你的警告。」

  龍起身去泡了點熱茶,希望安撫廣的不安,道:「別在意,你如果沒自己斷開連結的話,我還不會注意你已經處在很糟糕的狀態裡,不必勉強自己繼續承受那些苦。」

  廣喝著熱茶,甘甜味和花草香幸好是起作用了,記憶拼圖的療程最後一個步驟也是讓病患放鬆情緒,穩定精神,免得被那些令人降低理智的片段搞瘋。

  龍道:「倒是,我確實看見不少值得當作情報的東西,雪景、未知生物、彩色圖片書本,還有最重要的……FAIZ。」

  「所以,我以前是真的見過FAIZ,沒錯吧?」

  「千真萬確,這是已經肯定了的答案,因為FAIZ存在於你的記憶中。另外,你能夠想起來那個紅色生物是什麼嗎?在呼叫些什麼?」

  廣搖搖頭:「不知道,可能當時的我自己也不曉得那些是什麼。」

  「原來如此,光有記憶而缺少認知,難怪你都回答不出來關於以前的事情。」

  「龍哥,謝謝你,至少我終於知道那些既視感都不是虛假的,只差以後能不能真正弄清楚而已。」

  「哪裡,我想弄清很多事,你的記憶也是拼湊出那幅全圖不可或缺的一塊,但是你記著,剛剛發生的所有事情別輕易告訴別人,我想,我們倆都應該保有一點個人隱私。」

  「好的。」

  廣放下茶杯,帶著豁然開朗的表情離房,經過這件治療,龍翻開他的觀察日誌,在廣的那一頁擦去某些段落,重新書寫:

  〝神童嗎……在這樣的世界下擁有這樣的稱號,好或不好全端看他之後的表現而定,特別是他竟會問我「是否曾失去記憶?」,說來確實挺神的,這問題的深度與程度已經遠遠高於其他人,不過也算他運氣好,我真有辦法令他想起一些事情來,然而,這就更加深我對於這世界的疑惑,他的記憶中,那雪景、那個全身通紅的未知生物、還有FAIZ的身影,怎麼想都不單純,他可能掌握著某些事情的關鍵,並且在以後的日子裡將會幫助我釐清疑惑,不出所料,他跟02都是我認為最最複雜的人,可能正是他與02,博士才會親自要求我擔任園丁的吧?〞

  正巧,龍寫下最後一字的時機,雅兒依約赴此。

  「抱歉來晚了,我剛剛在半路上碰見心,跟她稍微聊了一會兒。」

  「不礙事的,我也才剛剛跟廣有一小段的交談,應該說,妳來得很正好。」

  「那本簿子是什麼?」

  「我為第13部隊至今的觀察所做的記錄與評論。」

  「你可真用心呢。」

  「再怎麼說,我可是被弗蘭克博士和T-1委託的『園丁』,留點實質的東西也不壞。」

  雅兒的赴約只為了一樣東西:龍答應為她個人製作的特調酒。

  那些迦南帶回的禮物讓龍的酒吧更添多采多姿的風味,之前在回程中雅兒與龍曾淺嚐幾口,兩人便約定有機會就互相以酒會友,這是只屬於日月戰神的特殊活動。

  「嗯!味道真不錯,不枉費我期待這麼久。」

  「雅兒,能說說妳以前遇見02的事情嗎?」

  「怎麼突然問我這個?」

  「雖然當下觀察日誌每一頁關於孩子們的內容都差不多長,但唯有02是我目前仍一知半解的,我認為,既然她和我之間還有尚未破除的壁壘,那麼想多瞭解她就得從她的周遭人開始,而妳是極少數在那壁壘範圍之內的人。」

  看著杯中的淡藍酒色,雅兒回憶著那一年的某件事:

  「我和那孩子結下的緣份,是在十年前,冬季的某個白天裡,鳥巢被一尊奧菲以諾入侵,我們把這事件稱為『鳥巢大破壞』,當時的我與K都還只是寄駛員,能夠對抗的只有教父變身的FAIZ,孩子們被緊急疏散,場面混亂而可怕,當警報解除,我自己一人前往鳥巢的植物保存區探查,就是在那兒,年紀尚幼的02來到了我的面前,而就是同一天,教父從此失去音訊,只留下FAIZ腰帶。」

  「只有02一個?妳尋獲02的時候沒有在她身邊找到別人?」

  「是啊,不然還會有誰?」

  「除此之外呢?當時的她有沒有別的異狀,比方,全紅的皮膚,帶著其他物品之類的?」

  「全紅的皮膚?你的問題真怪,她從雪地中主動朝我奔來時就已是現在的膚色了,儘管額上的角是有的,並且那本《魔物公主與王子》的圖畫故事書和FAIZ腰帶,也是她放在鳥巢那棵大槲寄生下面,引領我去尋找到的。」

  奇怪,這些說詞跟廣的記憶都有一些衝突點,不管小時候的廣對那天的記憶如何模糊,存在的記憶片段不會騙人,又或者說,廣持有的那塊「拼圖」偏偏就缺乏了能看清全貌的部分?

  「龍,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更之前的事呢?02一定在更早的時間就來到獵戶座環帶,妳和K都還是寄駛員,除了鳥巢大破壞那天,妳是否曾接觸過她?」

  「不,就是那天我才與02第一次見面,一路照顧撫養她直到現在。」

  可惜,看來雅兒持有的拼圖仍然不夠,僅存的有可能知曉02過去與FAIZ因緣的人,恐怕,就是弗蘭克博士了吧?龍如是思考。

………………………………………………………………………………………………………………………

  心有幸能成為第一個與雅兒單獨共談的第13部隊孩子,既帶著前一秒懵懂地吻了滿的小擔憂,也有後一秒更靠近銀白戰神的小開懷,走回宿舍的她,覺得還是先保持與滿的距離,現在就急著去辯解大概只能得到尷尬的場面,等雙方都足夠冷靜後再說。

  就在心要走上大廳的樓梯,這麼剛好與下樓的02迎面正對,眼看四下無人,這兩個雌蕊寄駛員曾因為滿而算是有點「過節」,一個強勢而居高臨下,一個柔弱而昂首仰望。

  但02向來只對廣會主動攀談,她只給心不知所想的微笑就錯身而過。

  事實上,在那起鶴望蘭共乘測試的鬧劇之後,心一直想找機會跟02道歉,無奈行動總是團體進行,實在苦無絕佳時間,於是,趁著「我都能跟戰神相談甚歡了,同級的寄駛員應該也不難?」的想法,心鼓起勇氣,轉身道:「那個,02,我可以……跟妳說說話嗎?」

  02停住了,這平時話就不多的女孩竟就這樣找上她說話?挺有意思的。

  「好啊。」02回答得很客氣,其實內心並不期待什麼。

  心兩手緊握放於胸前,這是一種出於自我防衛的態度和設法穩住緊張的做法,道:「自從滿那時候提出共乘鶴望蘭後,我就想親自向妳說對不起,如果我的搭檔的行為曾使妳感到厭惡,我可以代替他承受妳的怒火,希望妳別因為這樣就跟著討厭他或隊伍裡的其他戰友們。」

  心戰戰兢兢到發抖的聲音,02哪聽不出來她是在怕自己?不過是來自愧疚,而非來自她怪物的樣貌,這可很難得別的孩子是以弱勢的姿態去與她接觸。

  柔弱就激起02的惡作劇思想,她先是很安靜地靠近心的臉,然後輕輕「舔舐」了一下。

  當然這莫名其妙的舉止讓心不禁嚇一跳,摸著臉頰被舔的部分。

  「嗯……甜的,但也帶點苦澀。」

  「妳這是……」

  「妳的『味道』啊!」

  「我的味道?」

  「雖然並不會使我討厭,可是妳身為被女武神挑選的雌蕊寄駛員,有著這樣的味道,我得說,是很危險的。」

  「什麼意思?」

  「因為不夠信任,自己或搭檔都是,只要一點點的不注意,隨時會被FRANXX給寄生反噬的喔!」

  本來心只想道歉,卻被02的一頓教訓給嚇愣,02知道又是一次成功的嚇唬隊友,這群世面還見得不夠多的孩子如此天真單純,她真是樂此不疲。

  「算了算了,我接受妳的道歉,對於妳這樣的人我頂多就捉弄一下,能被女武神挑上表示妳也有著不同於他人的資質,起碼在我所接觸過的寄駛員中,妳是第一個由於搭檔的失誤而自願向我說出『對不起』這三個字的,光憑這點,稱得上另一種形式的『強悍』。」

  心被弄糊塗了,02的喜怒無常出了名,這一番又是嚇唬又是讚美的,她都不曉得該不該高興。

  「但是呢!」02用指尖輕戳心的額頭。「我說的也都是事實,無論聽起來好的或壞的,妳和那個叫滿的都一個樣,貴為金雀花的雄雌蕊,卻仍然沒有足夠相應的實力與意志,以後萬一碰上會造成嚴重心理打擊的事件的話,最好自求多福。」

  「為什麼?」

  「沒辦法克服傷痛,也別想讓女武神言聽計從了,別以為FRANXX就是永遠乖乖照人類命令做事的機械,繼續軟弱下去,被女武神給看穿,到時吃虧的還是妳和妳的搭檔,若發展如此,難不成妳就要換成跟搭檔道歉了?」

  「這是忠告嗎?」

  「妳要這樣講我不反對,或者妳把這些話當作一種『警告』也行,要不然左思右想都沒有人會覺得我是那種給人忠告的乖孩子,對吧?」

  說完,02最後只留給心一個露牙的裝笑,轉身即走,然而潛藏於她的玩笑背後的,卻是隱隱的嘲笑他人與自我諷刺:

  〝從我下定決心連結鶴望蘭的那天起,我就發誓絕不再顯現懦弱之情,雙手沾灰、伸手不及的無力感,那是自年幼時就銘刻於我心的痛苦,軟弱的妳尚且願意對我說聲抱歉,但,又該是誰應當對我所失去之物而向我說抱歉,甚至付出代價呢?〞

  那是,心再怎樣也捉摸不透的背影,一如櫻花色的秀髮,稍縱即逝,美好也不長久。

………………………………………………………………………………………………………………………

  至於滿,剪完髮之後出了溫室,漫無目的在米斯特汀閒晃,可以的話還真不希望忽然跟心又碰上,海邊龍親吻雅兒的急救行為,竟然就這樣發生於自己身上,被女性所吻,還是來源於平時很恬靜的心?典型的小孩學大人,什麼都只是有樣學樣。

  坐在湖邊不知所措,傻傻丟地小石頭進水裡,以心的性格絕對也是跑走後開始胡思亂想,這時的滿到底該怎麼辦呢?以前他只會諷刺別人,要如何才算「關懷別人」呢?

  「咦?滿?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廣和五郎結伴來釣魚,這下可糟,廣也是滿目前很難開口的對象。

  「不……沒……沒什麼!」

  滿快速跑走了,不帶一次回頭。

  釣魚有著大量的空閒,不必打叫龍和聽例行教育課程的時間中,娛樂方法不多的孩子們能釣釣魚就不錯了,廣和五郎比肩而坐,看著湖面載浮載沉的浮標。

  不過廣依然是那個廣,本該無所事事放空的休閒,他楞是不改隨時動著腦筋的習慣。

  「五郎,我想問你個事情。」

  「是什麼?」

  「我剛才有跟龍哥談過,我在想,會不會是因為以前發生過某事,才讓滿對我很厭惡的?」

  「怎麼?難道你覺得他這樣對你是你自己的錯?」

  「我已經依稀回憶起小時候在鳥巢的一些事情,滿說我曾發了瘋似地鍛鍊,忽略他人的關心,只顧自己往前衝,那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五郎抬頭思考,又道:「那個嘛,我隱約記得是在鳥巢大破壞發生之後,你連我和莓都不怎麼說話了,只是開始一味接受大人們的測試和訓練,我和莓是不在意你的變化,滿我就不敢保證,但孩子們既然是為了成為寄駛員而努力,這樣的你沒什麼地方好非議的不是嗎?我看啊,八成是滿覺得被你漠視,懷著怨恨才對你口出惡言,那小子的個性會這樣不意外。」

  「這樣嗎?」

  「可是呀,你到底怎麼回事呢?鳥巢大破壞你只是短暫與大家走散,好不容易被找回來後為什麼就成了那副發瘋鍛鍊的模樣?我也記得我和莓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又是勸說又是鬧脾氣,才把你從那種狀態裡拉回正常。」

  「怎麼說呢……我似乎只是覺得,不能保護不了其他人,所以希望衝得更前,把自己變得更強,雖然這份感覺很淡了,淡到我甚至不曉得為何當初會有。」

  「你還是老樣子,總會去思考別的孩子所沒有的煩惱,別亂想而把自己搞憂鬱了,王牌,你的做法絕對沒錯,不要只在乎滿一人的看法,我、莓、其他所有人一定都支持著你的!」

  「謝謝你。」

  講是這樣講,五郎還是很為廣這個多年戰友感到憂心忡忡,支持是因為信任,信任是因為交情,自己和戰神差距甚大,能幫的僅限於此。

………………………………………………………………………………………………………………………

  廣的記憶牽扯出FAIZ,從首次種子搜索至今獲得的情報碎片,龍花了一整個晚上書寫出來,每張白紙如同一塊拼圖,牧師的、阿基里斯的、T-1的、雅兒的、廣的,龍正一步步接近這世界在他之前的那位FAIZ的真相,而且很明顯,02也必不會是在這範圍之外的無關者。

  抽絲剝繭,串聯線索,只要釐清前任FAIZ的真面目,應該也就能釐清為何02對龍的反感,若非意義重大的人物,02不可能在意到非他不可。

  隔天一大清早,龍下至種植園的戰情室,直接通訊連結了弗蘭克博士與T-1

  「真難得您終於主動與我們聯絡,能讓戰神親自邀請談話,想必所為之事非同小可吧?」

  「看您的神情,以及急於在早晨就迫不及待,您發現什麼重大突破了嗎?」

  龍不管他們的老套讚美,非常斬釘截鐵就衝耳問道:「跟我說說一個人的事蹟吧,他究竟有何來頭?那位米迦勒‧赫克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48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DARLING in the FRANXX|龍武傳‧起源之旅|基督宗教|同人小說|DitF|北歐神話|假面騎士555|希臘神話

留言共 19 篇留言

麥仔茶‘-ωก̀
[e19]

08-23 08:31

亞爾斯特
塵封的記憶,總算是出現一點光芒了

08-23 08:33

大俠
是啊,因為太陽照進來了08-23 08:45
亞爾斯特
原來如此,改變他們兩人最深的,就是米迦勒的死

08-23 08:38

大俠
雖然這章我故意沒寫得完整,但感覺已經把一些最重要的伏筆給揭露至少八成左右了08-23 08:46
亞爾斯特
心願意替滿對02說出對不起,但滿現在還沒有辦法直視廣,金雀花這一組能否順利成長呢?

08-23 08:42

大俠
當他們勇敢踏出那一步,就是成長的證據08-23 08:47
亞爾斯特
真相只有一個!兇手就是克魯!

08-23 08:46

大俠
但是戲中的人們還不知道08-23 08:59
亞爾斯特
克魯他既為凜冬的寒風,也為灼熱的地獄之火,可謂是四天王中最強的一位,龍應該要拿到那東西才能與他抗衡

08-23 08:48

大俠
當祂再見到FAIZ,深紅戰神的裡外都不可同日而語了08-23 09:00
亞爾斯特
對應在之前的特別篇,想必第四季是四季軍團與叫龍之間的決戰

08-23 08:49

大俠
王子的臣民進攻黑暗地帶,所以是人類對抗叫龍08-23 09:01
亞爾斯特
想不到龍竟然會開門見山地問了他們,不知道他們願不願意回答呢?

08-23 08:53

大俠
下一章會更清楚一些往事08-23 09:01
亞爾斯特
看樣子事情已經慢慢地接近事實,也同時離星星殞落的日子靠近了

08-23 08:56

大俠
是的,第28章就是虐點的開端08-23 09:02
亞爾斯特
看樣子米迦勒是用奧菲以諾的身體與克魯戰鬥,只是為什麼他不使用腰帶呢?

08-23 08:58

大俠
這就是廣的記憶無法呈現出來的片段了08-23 09:02
亞爾斯特
看樣這種狀況,想想看也知道應該是莓他們去就廣了

08-23 09:07

大俠
後兩季將會把焦點更偏向叫龍一方,因為這個新物種也持有這世界真相的其中一塊拼圖08-23 09:15
亞爾斯特
不過那群傢伙在之後是夥伴還是敵人,這些都是未知數呢

08-23 09:07

大俠
是敵是友,如同阿基里斯所說,全憑相不相信08-23 09:15
鋼仔
雖然還不完全,但記憶也是提前恢復了,想必會對劇情有更多影響吧

08-23 09:07

大俠
沒有過去,就不會有現在,有些角色之間的關係都是跟這段歷史密切相連08-23 09:17
鋼仔
根據廣的記憶片段,會不會米迦勒才是02原本的darling,並且廣與02一同見證他的死亡?

08-23 09:10

大俠
很好的推論,不過這代表你又被劇情成功誤導了,以現今的伏筆揭露程度而言,從時間點、人物關係、歷史推移,其實多少都可以推導出正確的方向了08-23 09:19
亞爾斯特
現在的所有的謎題都正在被揭曉,然而真相的辛酸就如同玫瑰的刺一般

08-23 22:00

大俠
真相或許殘酷,但總比一輩子活在虛假的和平謊言中好08-24 08:03
亞爾斯特
不想要失去的心情,應該就是他們兩人共有的心情吧

08-24 08:12

大俠
生命總是會有這種無法伸手抓住而流失的東西08-24 08:16
心恩
失去記憶的人,不僅僅是廣吧?

08-24 20:58

大俠
每個人的記憶都是一塊拼圖,一定會有缺角的地方,隨著時間而淡忘的記憶就是這些缺角,所以需要找出每一塊然後拼湊出來才可以看清全部08-24 21:14
疾風星星
每次我都覺得,雖然02跟大夥的關係已經比開頭好很多了,但她的言行還是很難讓人親近呢
然後其實02常常會說一些像是提醒或忠告的話,但又因為態度都有點讓人親近、所以氣氛上不像是在提醒夥伴似的

08-25 10:18

大俠
雖然廣和R把02帶進了這個團體,可是她仍然在尋找自己與他人之間最佳的距離,簡單來說她還沒辦法徹底放開就是了。

而且以02的獨特個性,也總不能馬上就讓她像個天真孩子笑嘻嘻去跟人互動吧?原作那個高冷的02忽然變成傻白甜,讓不少觀眾傻眼的說XD08-25 20:53
亞爾斯特
大俠,說不定那時的02說的不是darling,而是daddy也說不定

09-15 09:22

大俠
我覺得故事連載到這裡已經有很多線索可以拼湊起來了,不過還是等到02的記憶完全揭露再說吧,先把所有的猜想藏在自己心裡就好09-15 09: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rw506fr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小靈感語(19)... 後一篇:一些立場言論,請和平理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thouse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小說。「賢者轉生(偽)」第二部完結、「比史萊姆還不如」第二部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