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地獄遊記】沸湯澆手小地獄

作者:Zu∮Dot│2019-08-22 23:08:21│贊助:4│人氣:532


小偷大盜惹貽羞。不義之財富亦休。養子胡為傷祖德。門庭落葉亦天愁。
 
 
時間:下午四點三十分
 
  炎炎夏日會使人的腦袋失去作用,兩眼發愣地看著前方的道路,感覺自己的腦髓已經被煮成了腦漿,酷暑蒸騰的地面冒出熱氣,蟬鳴聲連綿不絕嗡嗡聲響在腦袋中回應,那是頭疼發出的聲音還是蟬鳴聲已經分不清楚了。
 
  現在的時間是暑假沒有錯,只有學生才有的暑假,一班的學生是不會這樣想的因為暑假本來就是應該要有的,只有瑞宜才會那麼說。
 
  「喂喂在嗎,你不覺得學生的暑假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嗎,只要出了社會沒有學生的身分暑假將會從你我的生命中徹底消失喔,因此在這個暑假我們更應該把握這個時光,來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來紀念這個暑假才行。」
 
  怎樣有意義的事情?
 
  我在電話的一端一手拿著扇子單手插腰,毫無興趣的回應。
 
  「試膽大會!」
 
  又不是小學生了,什麼試膽大會阿。
 
  「正因為不是小學生了所以才要試膽阿,這次我準備了不一樣的試膽大會喔,不會讓你失望的,今天下午五點前到車站前公園的溜滑梯底下等我。」
 
  說完瑞宜就把電話掛掉了,完全擅自決定別人的暑假行程,話說我們有熟到這個程度嗎,只不過在放暑假前聊過一次交換了SNS然後她就傳訊息問我家的電話,沒想到她就這樣打過來了,在學校那次也是一樣她自己找我攀談。
 
  如果在那次聊天之前我還有可能認為她是對我有意思,現在可完全不敢這樣想了,挖眼小地獄實在太可怕了雖然只是夢,但這個外表非常漂亮的班級人氣王,內在其實是一個很恐怖的人,追求著別人所害怕的事物。
 
  什麼試膽大會從國小開始就是我最害怕的事情了,小時候露營由大人舉辦的試膽大會,老師裝鬼小孩去被嚇,那次被嚇到屁滾尿流,除了被全班嘲笑之外,留下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後遺症,那就是再也不敢參加有關試膽這兩個字相關的活動,像是雲霄飛車,海盜船之類的,朋友鳩遊樂園都要找理由不去參加,還有休學旅行也是行程也不知道怎麼排的初中和高中都有試膽大會,都用家裡有事情當藉口不去參加,那明明就是很好認識女孩然後留下美好回憶的活動我都不能參加。
 
  我最討厭試膽大會了,因為這三個字讓我單身到現在。
 
  「還有在這個炎炎夏日之下走路也是一樣,討厭的要命。」
 
  出門之前母親交代要在晚餐前回去,然後也沒有給我買飲料或是冰品的零用錢,說是這樣省錢又顧身體,吃冰對身體不好。
 
  話說為什麼瑞宜叫我出去我就要出去阿,果然因為她是美女的關係嗎?
 
  蒸騰的暑氣在襯衫裡面串流,衣服和身體之間的空間簡直就像是三溫暖蒸氣室一樣,可是如果把那空間壓扁衣服上的汗水就會貼到身體上面更加不舒服,早知道就帶一條毛巾或是陽傘出門了。
 
  從家中出門經過三十多分鐘的路程終於看到指定的公園的入口了,還好是五點之前就到了現在台陽還是相當的大,趕緊找個陰涼處休息吧,當要走進公園的時候卻發現附近的人有點多。
 
  公園人多其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雖然說是夏天不怕熱想要玩的人還是有的,特別是國小國中的學生,仔細一算其實人並沒有真的多道很誇張,大約十個出頭而已,只是因為這些人並不是小學中學生,她們穿著黑色西服每個人都是大人的體型,因為體積比較大在這個公園裡面顯得人就特別多了。
 
  黑色西服和黑色墨鏡這樣的打扮會讓人想到黑社會的人士,我只是一屆高中生可沒有什麼膽識跟黑社會人是站在一起,是不是瑞宜約錯地方了阿,這裡的氣氛實在是太恐怖了,躲在公園圍牆外面看著裡面的人,裡面那些黑社會人是沒有一個人是坐著休息的,有的站著不動有的隨意走動,偶爾小聲地交頭接耳,完全聽步道他們在說什麼,也不知道他們聚集在這裡是為了什麼。
 
  只覺得好恐怖,突然有一個人似乎發現我,視線投射過來的瞬間把身躲回牆壁後面,我不清楚是那個人看到我了還是他單純的轉換視線而已,感覺他們似乎在等什麼東西,沒有特別的行動,不管那是什麼東西都跟我沒有關係,還是趕進離開好了。
 
  黑衣男子盯著公園入口看:「我說,剛剛是不是有人在入口偷看我們?」
 
  「那有什麼關係,我們人這麼多難免會被人側目,不用管普通人在交易開始之前我們等著就好。」
 
  「反正時間還沒到,我去看看也沒有關係吧。」
 
  那是一個身高約一米九的高大男子,黑色的西服被底下的肌肉撐大,墨鏡無法完全擋住他剛毅的臉,如果說他是運動選手的話應該也是很合適的,不過很可惜的是在場的人沒有一個跟運動選手扯得上關係。
 
  「小子你在這裡做什麼?」
 
  衣領被一個巨漢抓住無法動彈,原來這就是被抓住衣領的感覺,衣服皺掉一定燙不平,比起那個我整個人冷汗直流這個男的力道好大,墨鏡底下的顏神感覺非常的凶狠,為什麼我會惹到這些黑道阿……
 
  「大哥,對不起,我什麼都沒有做。」
 
  「什麼都沒有做那你為什麼要道歉!」
 
  「我,我,我只是,只是來等人的而已……」
 
  「阿人呢!」
 
  黑道大哥把連湊近,真的好恐怖。
 
  「因,因為我提早到了,還沒有看到她,我說的都是真的!」
 
  沉默個幾秒鐘有一個悅耳熟悉的聲音,正氣凜然的說道:「大叔,你可以放開我朋友的衣領嗎?」
 
  毫不意外那聲音的主人就是瑞宜,瑞宜穿著很適合夏日的白色連身裙,露出兩邊的肩膀吊帶上還有些花邊,如果是其他女孩穿的話可能會覺得太過誇張號像要準備去參加什麼宴會,可是喜瑞宜穿起來卻是相當的自然也相當的美。
 
  「大叔你聽不懂人話嗎,我等一下要跟他約會如果他衣服皺掉了豈不是奇醜無比嗎,他能看得只有他的衣服而已,如果真的皺掉的話就不好意思,要請大叔脫衣服和他交換了。」
  
  雖然我完全聽不懂瑞宜的論點在哪裡,可是這位黑道大哥還真的放手了,用手摸一下自己的胸口確認脖子有沒有和頭連著。
 
  「小鬼我給你們一個忠告,傍晚的時候就乖乖回家吃飯,不要在附近亂晃。」
 
  「大叔你可能沒有這個權利管我們,現在就是我們兩個的約會時間,掰掰!」
 
  瑞宜對這這個狀漢吐舌頭,那個模樣甚是可愛啊,感覺這個大叔也會多少一點心動吧。
 
  如然右手被挽了起來,觸碰到柔軟的觸感,讓我血液直奔腦門,這真是血脈噴張的感覺啊,突然想起上次上課打瞌睡夢到的挖眼小地獄,溫度馬上降至冰點,掙扎的要抽回手。

  「喂,你們真的是情侶嗎?」
 
  「走了拉,你在扭扭捏捏什麼,電影都要開始了!」
 
  瑞宜不理會狀漢的提問,用拖的把我拖走了。
 
  狀漢在原地看著我們離開,感覺他是有事情所以不會離開那個公園,直到看不到公園之後瑞宜才把手放開來。
 
  「我實在搞不懂你剛剛到底在做什麼,差點就被黑道留下來了。」
 
  「還不是因為你突然抱住我的手還我嚇到,那個挖眼小地獄我可不想在夢到了,每次跟你聊天都沒好事,這次居然遇到黑道了。」
 
  「你傻傻的,那些黑道就是我們得目標阿。」
 
  「啊?」
 
  「別發出呆瓜的聲音,你現在要扮演我的男朋友要有點氣質,先去找間咖啡廳喝咖啡吧。」
 
  這種跳痛的情節我的腦袋可以說是完全跟不上,電話裡面不是約在公園要做什麼試膽大會嗎,現在怎麼變成去咖啡廳喝咖啡約會了?
 
  最後選擇了離公園最近的一家咖啡廳,我和瑞宜就坐在三樓靠窗戶的位置,在這個位置剛好可以看到公園裡面的情況,裡面大約有十幾個人還在那哩,現在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了這些人都不用吃晚餐嗎?
 
  「客人您點的雙份羅勒義大利麵和兩杯冰的黑咖啡來為您上餐。」
 
  服務員擺了一盤超大一盤的義大利麵在桌上,羅勒的香氣撲鼻而來,現在晚餐時間聞到就肚子餓了,這個雙人桌剛好被這一盤面的盤子占滿。
 
  「你好像肚子餓了,你先吃吧,我還不餓。」
 
  「可是我沒有帶錢出來……」
 
  「是我邀請你出來所以這餐我請你,趕快吃吧等等我們還要趕行程。」
 
  既然她都這麼說了我就不客氣地拿起叉子捲起義大利麵,服務員也是很貼心的準備了兩組餐具,可能真的誤會我們兩個是情侶之類的吧。
 
  「我們還要趕什麼行程呢?」
 
  「當然是試膽大會阿,不然你以為吃完飯就回家嗎,又不是情侶出來約會,我說過了離開學生身分之後就沒有所謂的暑假了,所以要創造有意義的行程,才不會白白浪費掉暑假的時間。」
 
  「一定要玩什麼試膽大會嗎?」
  
  我的心裡可是一千個不願意,雖然現在就很想要拔腿狂奔回家,但是這家咖啡廳副的義大利麵實在太好吃了,先吃完再說。
 
  「試膽大會才不是在玩呢,你以為試膽大會只是學生們很喜歡玩的遊戲之一嗎,因為試膽大會可以男女配對倆倆出發夜遊,趁著恐懼串入人心的時候創造吊橋效應,讓兩人有相依為命的吊橋效應因而成為情侶這種膚淺的理由嗎?」
 
  「吸……吸……(吸麵聲)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試膽大會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試膽大會是過去的歷史流傳下來的優質傳統,讓小孩子去黑暗的地方訓練他們的膽識,讓他們長大之後可以變成一個勇往直前的男子漢,簡單的來說就是這個樣子。」
 
  「你說的那個優質傳統,讓我變成一個膽小鬼,還在小學的時候成為全班的笑柄,我很懷疑那個傳統的效力是否屬實。」
 
  「要馬成為勇者,要馬變膽小鬼,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很不幸的你成為了後者。」
 
  「不要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給我的膽小負起責任來,吸吸(吸麵聲)。」
 
  瑞宜眼睛看向窗外,好像是在監是那些黑道分子,如果她不是高中生的外貌的話,那這樣的舉動真的很像便衣刑警。
 
  「沸湯澆手小地獄。」
 
  「什麼?」
 
  吃麵吃到一半突然冒出了一個和剛剛對話完全不相干的專有名詞,讓我的腦袋稍微當機了一下。
 
  「沸湯澆手小地獄。」
 
  「沸湯……澆手……小地獄?」
 
  「對,沸湯澆手小地獄,這個地獄專收壞人……」
 
  「等一下,給我等一下,怎麼突然又跳到了地獄的話題了!」
 
  「因為這是試膽大會。」
 
  「什麼嘛,原來你說的試膽大會就是坐在椅子上聽你說話啊,還以為是什麼恐怖的活動呢,那這樣我可以接受。」
 
  詩曰:小偷大盜惹貽羞。不義之財富亦休。養子胡為傷祖德。門庭落葉亦天愁。
 
  瑞宜喝了一口咖啡,伸出一隻手指在空中畫圈圈,那有點像是慛眠的動作,可是她並沒給任何催眠的暗示。
 
  「出社會之後沒有學生這個悠閒的身分,我們都要投入職場裡面工作養家餬口,沒有所謂的暑假這樣悠閒的假日,放假日多到不知道要做些什麼,凡爾盡力的去揮霍時光,打發時光將其視為理所當然,一個國家體制居然放任這樣的行為持續十六年的教育,一直從小學到大學,早就幫這些學生養成一個非常不好的壞習慣,每年的夏天就是要浪費時間,這樣的習慣會在人的記憶深處烙印下去。」
 
  「聽你這麼一說,好像很有道理呢。(吸吸)」
 
  「因此出社會之後無法改掉這些習慣的人就將會成為廢材,今天我約你出來就是要讓這個暑假變得有意義,不是讓你在浪費時間,是避免妳走路廢材的道路,之後你要好好地感謝我才行。」
 
  「聽你在胡扯,出社會後我會認真工作的好不好……」
 
  「沸湯澆手小地獄也不是專門收廢材的,因為有些廢材其實人很好,只是一顆軟草莓而已,但是就算你不是一個廢材,只要不好好工作而是去竊取強奪別人的財物,那麼就會被抓到這個地獄。」
 
  「現在社會治安這麼好,所以很少人會下去那個地獄了吧?」
 
  「生了小孩放縱他什麼都順他的意,他犯錯也不責備他反而在他面前責備別人,讓他覺得自己沒有錯,長大之後去造成別人的困擾,還有可能會浪費國家的資源,這些資源都是大家繳納出來的稅金,這樣的父母也會到此地獄。」
 
  「地獄連小孩都要管啊?」
 
  「天地法則才不管這些小是,如果你辛苦一輩子的心血積蓄,有一天被一個人騙走然後他的父母還說他的小孩沒有錯,錯就錯在你太笨了這樣也可以被騙,然後你晚年就窮困潦倒成為流浪漢餓死街頭,這樣的情節如何。」
 
  「不要把我預設未來這麼慘阿,當然那些人要下地獄阿,騙人錢財哪有孩意正嚴詞的,未免太不要臉了!」
 
  「沒錯所以這類的人就會進入沸湯澆手小地獄,你能夠理解了嗎?」
 
  「理解是理解了,那又跟今天有什麼關係呢?」
  
  「關係可大了,吃完了我們就出發吧。」
 
  「出發,去哪裡,今天的試膽大會不就是聽妳說故事嗎?」
 
  「那是你一廂情願這樣認為,就像你好像自以為我喜歡你所以約你出來,你還興高采烈地出來付約一樣,我從來沒有這樣說過呦。」
 
  說完瑞宜又裝可愛了一下,肯定又是在勾引我,不,我不會被勾引的,現在時間還在下午五點半而已,七點前回家應該都沒問題,我絕對不是被一個可愛的校花勾引出去什麼試膽大會,我只是還有時間可以在外面閒晃一下,看看他說的有意義的暑假長什麼樣子。
 
時間:
下午五點四十五分
 
  我們結完帳之後又沿著原本的路回到了公園外面,瑞宜拉著我的手,另一手做出了一個安靜的手勢讓我不要出聲,叫我不要出聲那我滿肚子的疑惑該如何解決?
 
  我們最後繞到公園後面蹲在草叢裏面偷看裡面的狀況,這個情況真的相當糟糕,跟一個超級可愛的女孩在一起,躲在公園後面看著一群黑道的行動,他真的沒有打算引起我的吊橋效應嗎?
 
  「不是跟你說過了,帶錢來才有發言權!」
 
  很大聲的喊話,那聲音裡面並沒有什麼憤怒大部分都是裝出來的,主要是滿滿不耐煩的情緒。
 
  「可是現在真的很不好拿到錢,畢竟之前發生那些事情,警察也盯得特別緊阿——」
 
  「那是你的事情,不要開口閉口就說條子,怎樣你做這一行還要把條子當作藉口是不是!」
 
  一陣悶哼。
 
  我最怕別人大聲了,不管他是不是生氣,感覺是要發洩不滿的情緒時我就會相當害怕,本能地縮在草叢裏面,瑞宜抓住我的頭髮往上拉強迫我抬頭看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個中年大叔跪在地上雙手保護著那顆禿頭,周圍有三個黑衣人對他拳打腳踢,每一全落下去中年大叔就悶哼了一聲。
 
  「那些人就是黑道。」
 
  瑞宜小聲地講解。
 
  「他們在追討商店街的保護費,黑道們瓜分地盤,只要是在他們地盤內的店家他們就有權力收取保護費,這樣的事情就連警察都管不了,因為表面上保護費都是店家自願繳交的,因為如果不交錢店面就會被搗亂,而且他們收錢的時候更不會被警察看到,像這樣動用私刑更可以說是觸犯法律了,但那個禿頭大叔卻不敢報警。」
 
  「瑞宜,你為什麼要帶我來這麼危險的現場……」
 
  我說話的聲音都盡可能的小聲,唯恐被公園的那些黑道人士發現。
 
  「當然就是試膽大會了,拿著手電筒去黑暗的地方走一圈拿一根樹枝回來,到底有什麼試膽的價值,那不過是小學生的遊戲罷了,這裡就是人性的黑暗面這樣才有試膽的價值。」
 
  這個女人才不是什麼校花,根本就是個瘋子!
 
  「叫你把錢拿出來啦!」
 
  「我們在這裡到底有什麼試膽效果,我可是怕得要命啊!」
 
  「躲在旁邊當然沒有什麼試膽效果,要效果就要挺身而出!」
 
  瑞宜一腳踢在我的屁股上,這力道可不小讓我連滾帶爬的滾出草叢。
 
  頓時之間感受到了許多目光投射而來,那巨大的壓力讓我膝蓋不自主地顫抖。
 
  「搞什麼啊,這小鬼是哪裡來的!」
 
  「喂,你一直躲在那裏偷聽嗎?」
 
  一個年約十八歲的小混混噘起巴一手拉住我的衣領,另一手作勢要打人了,今天衣服的領子真的是無妄之災阿。
 
  「痾,不沒有……」
 
  「蛤,沒有,你從哪邊出來說你一句話都沒聽到,你不要睜眼說瞎話喔,小心我打你喔!」
 
  「聽到了,我全部都聽到了,不要打我!」
 
  「什麼全部!」
 
  可以感覺到空氣瞬間冷場,其他人原本沒有那麼在意現在全部都用凶狠的眼神瞪著我,有必要這樣嗎?
 
  「沒有,沒有全部拉,我根本不曉得你們在說什麼,為什麼要那樣瞪我。」
 
  「組長,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根本不曉得他到底聽了多少,處理掉!」
 
  「是。」
 
  正當小混混要動手的時候,瑞宜也從草叢走了出來,她的眼神相當堅定,而步伐相當的悠閒。
 
  「可以請你放開我男朋友的衣領嗎,如果衣服皺調他就醜到不堪入目,還是你要把衣服脫下來給他穿呢?」
 
  「你這個女人到底在說什麼?」
 
  「你們是剛才的!」
 
  剛剛那個巨漢發現我們了,可是他話還沒說完遠方就響起了警鈴。
 
  「是警車,可惡你這個禿頭居然還敢報警!」
 
  禿頭跪在地上動也不敢動,連反駁都不敢。
 
  「只能硬幹了嗎?」
 
  「不行啊組長,這次警察不知道為什麼來的特別多,有十輛警車啊!」
 
  「什麼,禿頭你到底有什麼人脈居然找到十輛警車!」
 
  「警察是我打電話的,我跟他們說我在公園裡面遇到了好多流氓好可怕,警察叔叔快來救救我,聽到這麼可愛的女JK的聲音,警署裡面的人民保母都忍不住生出了愛護之心全部出動了吧!」
 
  「可惡的女JK,我要把你打昏然後讓你知道黑社會的恐怖,讓你對自己的身體失去主控權!」
 
  那個狀漢飛快道走到瑞宜的前面高舉拳頭,毫不猶豫地揮下去,我的身體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居然自己撲了過去想要英雄救美,在腦海內模擬的景象是撲倒瑞宜躲過拳頭然後迴旋踢道流氓的要害。
 
  結果飛撲過去是撲到瑞宜了沒錯,可是沒有躲過拳頭,一拳扎扎實實的打在後腦勺,然後我的意識慢慢的模糊消失了,隱約聽到警察的聲音。
 
  「你們在做什麼,把手通通舉高!」
 
  ……
 
  ……
 
  一片黑暗中,紅色的火光印襯著雲霧,飄盪的雲不像是陽世間的雲,有股怨氣參雜其中,遠方的山谷似山水畫,顏色更加的深沉,這裡是什麼地方,難道我死了嗎?
 
  "那個小姐這次沒有體驗劵了吧"
 
  "沒有"
 
  "陽魂,看看你的肚臍"
 
  肚臍?
 
  有一條線從天上垂降下來連接著我的肚臍,往上一看看不到那條線的盡頭,在你被回收之前就在那裏待著哪裡都不要去,被抓到其他地獄可不會管你的!
 
  "嗚啊!"
 
  滋滋滋,那是肉被煮熟的聲音。
 
  "嗚阿ㄚㄚ!"
 
  蕭蕭,啪啪,那是藤條落在皮肉上的聲響。
 
  什麼也看不見,除了雲跟山之外什麼也沒有,但有一段內容直接進入到意識之中。
 
  整個獄內,充滿水蒸氣,哭叫聲想成一片,獄內罪魂雙手都被釘在木架上,鬼差各提整桶滾水,用瓢澆在罪魂雙手,個個燙的哀聲痛叫,另一位鬼差提鞭,一聞哭聲便鞭打一下……(註:截至地獄遊記)
 
  被燙的雙手會變成麼樣子,那是什麼感受,那哀號聲通遍了這裡的天空,一瞬間被往上拉,失重感越來越嚴重,所有的景物都模糊了感覺全部都在往下掉而不是我往上升。
 
  直到一整片陽光掉到我的頭上為止。
 
  「ㄨ啊!」
 
  「呵呵,你做惡夢了嗎?」
 
  那是悅耳的笑聲。
 
  「這裡是哪裡,是醫院嗎?」
 
  強烈的光線讓我眼睛張不太開。
 
  「只不過被打到一拳你就想睡病床阿,這來只是公園的板凳上,沒有枕頭只能借用我的腿給你躺,沒有枕頭舒服真是抱歉了阿。」
 
  我側身躺在公園的椅子上,那個光線的源頭就是上方的路燈,頭還枕在瑞宜的腿上,還好他是穿連身裙並沒有直接碰到肌膚,雖然很想興奮可是我滿身冷汗,一點也興奮不起來,剛剛那裏是什麼地方,技藝相當模糊記不太起來。
 
  「剛剛你很帥喔,擋在我前面接下一拳,像個男子漢一樣。」
 
  「是嗎?」
 
  「這次的試膽大會讓你成為一個男子漢了呢,懂得保護女孩,這個暑假因為你的勇敢變得很有意義喔。」
 
  瑞宜輕聲地說著,語氣中略略有著一點喜悅不知是不是自己誤會了,但這個感覺很不錯。
 
  「妳饒了我吧。」
 
時間:晚上六點半
 
  「回家去吧,我扶你。」
 
  「恩……」
 
  「剛剛我打電話去你家,跟伯母說,我也會一起去吃晚餐喔~」
 
  「……」
 
  「你剛剛欠我一餐喔~」
 
  不是說要請我的嗎?
 
  兩人慢慢的離開了公園。
 
  在原本他們去的咖啡廳座位上,坐著兩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但和黑社會不一樣這個西裝是相當高級的高檔貨,兩人沒有路臉也沒聊天。
 
  「小姐沒事就好真是太亂來了,還好署長有守承諾帶足夠的人及時趕到,回去吧沒事了。」
 
  下周的英勇市民頒獎就給那男孩吧,老爺不想讓小姐上公共報紙。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44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試膽大會|小說|zu|句點。說故事|達人專欄|地獄遊記

留言共 1 篇留言

♅飄飄♄翎♅
一個大小姐帶人出遊(危險之旅)的概念~XDD

08-27 17: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udate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輕小說】我的作家生涯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ove1597FB
FB來互讚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26596988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