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小說】《恐怖之月》09

作者:婚後幽影│AIR│2019-08-22 03:55:42│贊助:0│人氣:204
第9日 溫暖

「早安。」

「嗯……早安。」

聽見偽娘的聲音,育未睜開眼睛,緩緩從床上爬起來。梳洗時,她看到泡在清水中的兔子娃娃,已經比一開始乾淨許多。於是洗漱完畢後,她把兔子娃娃從水裡撈出來擰了擰之後,換盆乾淨的水再泡進去。

「我不會再問妳昨天的問題了。」

這是她出盥洗室之後的第一句話,隨後又道。

「可是我會問……有可能讓我找出關鍵的問題。」

「說的對。」偽娘露出了微笑:「妳想問什麼?」

「地下通道的其中一個出口,可以到一間位於竹林中央的小屋。裡面住的那個……上次出現在C棟的影子怪物,妳知道那玩意嗎?」

「問得好……往那邊調查,確實有機會讓妳找出關鍵。」

「……」育未默默地看著偽娘的臉龐。

……為什麼她不告訴我昨天那問題的答案,但又不阻止我從其他線索尋找答案?

……難道她有什麼苦衷?

「可是妳無需特地去那裡,因為……她是力量,也是意志;無形可觸,有相可視;無所不在,亦無所在……」

「設施是她的燒瓶,雖然無法離開,但在設施裡面,運用意志的力量,透過力量的意志,不管在哪裡,都能找到她。」

「力量?意志?意志的力量……力量的意志……?」

育未想起了昨天中午交換情報時,從有紀那邊聽來的話。

……『不可視之力是意志的力量,精神層面的力量』

……『猶如落在精神大地的種子,向下扎根於靈魂,向上開枝散葉於肉體』

……這條線索……應該對有紀她有幫助吧!

※      ※      ※      ※

空盪盪的走廊……

像是FARGO設施中的景色但又不是。

因為走廊上一個門都沒有,視野中除了走廊還是走廊。

看不到盡頭的走廊,不知會延伸到哪裡……

「這是什麼情況?」

有紀站在走廊上,完全不了解此時狀況的她,用了念動感知,並且還將精神力集束成線,意圖看出走廊的盡頭或轉角。

「怎麼會……」

宛如仰望滿天星斗的夜空,不論再怎麼使用精神力增強視力,也無法真正看到宇宙深處一般……這就是念動感知回饋給她的感覺。接著一股彷彿自己稍稍挪動身軀,就會立刻墜入無底深淵的恐懼,讓她驚了一下,這才回過神來。

這時她才發現,周圍的光線一下子昏暗了下來,眼前的一切變得像影子似的,顯得極不真實。走廊的牆壁像是煙幕一樣虛浮,天花板朦朦朧朧的好似一團霧氣,腳下的地板也變得模糊不清……

……又怎麼了?

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現在有紀面前。那身影沒有絲毫實體構成感,只是那塊區域的輪廓比四周的昏暗更加黯淡,才讓她能夠窺見其存在。

虛無得猶如幽靈的身影,伸出指頭朝著有紀額頭一點。

「啊!?」

猛然起身,有紀卻發現自己仍躺在熟悉的床上。她感覺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可是再怎麼拼命回想,都只有一個模糊的印象,想不出什麼具體的內容。

確認了一下現在的時間後,她下了床,往小客廳走去。看到在陰影與寂靜中忙碌的黑色手臂,她莫名其妙地,油然而生放下心來的舒坦感覺。

「有什麼事?」小客廳中央那好似來自黑暗的身影出聲了。

在黑色身影對面的椅子上坐定後,有紀開口了:「上次妳跟我解說過『識』,那妳有什麼具體一點的修練方法嗎?」

黑色身影動也不動的反問道:「妳想幫她?」

「妳也知道……啊,妳不可能不知……」

有紀話還沒說完,對方驟然舉起手中的刀,連著刀鞘朝她一劈。刀影一閃而逝,可是這一劈根本沒有任何殺意,甚至連碰都沒碰到有紀。而是劈開了某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那一霎那,她的記憶就像錄影帶倒帶一般快速倒退回去,僅僅只是電光石火間,她的思維就變得一片空白。緊接著,記憶中的畫面又飛速流轉了起來……

出生後不久,就被媽媽寄養在小寺廟裡……

和媽媽重逢之後,一起去旅行……

聽媽媽說起羽翼少女的故事,以及家族代代相傳的使命……

失去媽媽之後,憑自己身上的能力加入處理特殊事件的部門……

處理各種常人看來不可思議到極點的事件……

進入FARGO設施後,一連串的遭遇……

有紀如同以旁觀者的角度,重新體驗了一遍自己至今為止的人生。這影像比快轉更快上無數倍,但每一個細節又比逐格的慢速播放清晰無數倍,讓她看到許多當初根本沒有留意的訊息。

就在人生走馬燈的『過去』與『現在』,『意識』與『現實』重疊的一瞬間……

咚。

一聲鈍物落地的聲響。雖然音量並不大,可是卻奇妙地令有紀心頭一震,將她的心神拉回了現實。定睛一看,原來那是刀鞘觸地的聲音。

……從舉刀揮下到觸地的那幾秒鐘,我十多年來的人生就倒轉又重播了一遍!?

想到幾秒鐘與十多年的巨大差距,有紀心中不禁油然生出一股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奇妙感覺。並且她心中還隱約有一種模糊的猜想,如果剛才沒有中斷的話,她似乎還能夠看到『未來』……

「剛才那是……?」

對方沒有回答,而是反問了一句:「領會到,時光流逝的感覺了嗎?」

「……呃?」

「第七識『末那』包含『我』、深層潛意識與細胞意識,對應『時間』與『本體』的感知,也是必須直面心魔、原罪的修行。」

「真正掌控自己對時間的感知,需要認識時光流逝的感覺,進而掌控那股感覺。若是成功,就能調節思維速度,改變時間感知。」

「調節思維速度,改變時間感知……就是讓視野中的動作變慢嗎?」

有紀還沒有理解:「我記得第六識也有啊,為什麼第七識又重覆了?效果更好嗎?」

「那只是開發精神潛能,造成思維小幅度加速而已……」

對方搖搖頭,然後也沒看她做什麼,有紀身上那代代相傳的老舊人偶,就憑空出現在小茶几上。

「……啊?」

有紀完全沒有察覺,對方什麼時候把人偶從她身上拿走的:「妳做了什麼?」

「還沒發現嗎?」

說完,腰帶劍也莫名其妙地憑空出現在茶几上。

「空間傳送?」

「非也。」

「不是空間傳送……等等,改變時間感知……時間停止?」

「正確說來,只有停止主觀的時間,而非真正停止客觀的時間流動。」

「意思是……」

「生物對時間的感知是相對的、極易受外力影響的。比方說,在絕對的黑暗與寂靜中,幾個小時就會讓人感覺像過了數十天一樣漫長。在下剛才調慢了妳的思維速度,讓視野中的動作變快。假設剛才客觀的時間是『十秒』,可是妳的主觀感知把它當作『億萬分之一毫秒』不到。如此一來,妳自然以為時間暫停了。」

「就算只是假象,這也太逼真了……」

有紀想到了育未轉述的,A棟另一位信徒說過的話。

……『名為時間之物,是為了自己而存在的』

……她停止的,是為了自己而存在的主觀時間。

……對了,這招我可以模仿!

……家傳法術中,本來就有影響他人主觀感知的幻術系法術。

……而且我剛剛大概體悟到『時光流逝的感覺』。

……如果用幻術篡改他人的思維速度,理論上也能仿冒這招吧?

「第七識相關的體悟,除了時間,還有本體的感知。」

在她收起自己的東西時,對方又繼續解說了。

「真正掌控自己對本體的感知,需要認識身體每一處的存在感,用本心意志控制細胞意識。若是成功,就能以細胞意識守護自身生命和自我意志,形成將自身自我與客觀世界隔離的絕對領域,也就是第七識的體現『心之壁』與『心靈之光』。」

……心之壁、心靈之光?

有紀想到了前天對方解說第七識時,曾說過這麼一句話:這也是人與人之間的隔閡,心與心之間的『心之壁』。

「超越第七識的種種煩惱後,妳就有參悟第八識的資格,但也僅僅只是資格而已。」說完後,對方暫停了長篇大論。

「……」

有紀默默思索,家族法術與佛門的淵源。

……祖先的法術,來自一批擁有法術的僧人。那些僧人說:翼人在古代授與人們許多智慧,其中之一就是法術。

……祖先是翼人的隨從,並下定決心要拯救被封印在天空中的翼人,因此說服僧人們傳授她法術。

……我、媽媽、媽媽的媽媽……似乎每一代都有小時候被寄養在佛寺的經歷。換句話說,我使用的法術與佛門、翼人有很深的淵源。

……那麼,不可視之力呢?

有紀想起《夢的解析》一再強調『夢是願望的達成』,而對方也承認,夢中令願望達成的力量,和不可視之力在本質上是同一種力量,來自阿賴耶的力量。

……佛洛依德用『魔鬼』比喻那力量,可是A棟另一位信徒又說那是『神的力量』

有紀又想到育未轉述的,和偽娘初次見面時,她說過的:

……『這裡做的事情,就是要給妳那個力量』

冒充工作人員套話時,偽娘講:

……『要製造出完成體的機率還很低,至今還在研究階段不是嗎?』

……所謂完成體,又是怎麼回事?

努力拼湊線索的她,又想起育未被認定『資質』為A級時,神秘的聲音對她說:

……『作為素體的妳,更加接近神……接近神的存在。那是很有價值的人』

並且,某天育未默默地離開MINMES時,工作人員說:

……『妳最近怎麼都不出聲啦。也好,這也是一條通向神之座前的捷徑』

……接近神的存在……神之座前……

……等等,這不就很像羽翼少女!?

她猛然想到,傳說中翼人是『可以振翅飛到神的身邊,將人類的祈求上達天聽的神之使者,也被人們奉為神明』!

想到這裡,有紀感覺好像摸到了一點頭緒,但還遠遠不到水落石出的地步。從思考中回過神來之後,她才發現對面的位置已不見人影……

※      ※      ※      ※

……早安。

……懷念的聲音。

……清爽的聲音。

……我回來了。

……懷念的聲音。

……溫暖的聲音。

……晚安。

……懷念的聲音。

……安穩的聲音。

……

聽見『第8階段,結束』的聲音後,育未二話不說地離開房間。去餐廳之後,她發現蓉子還沒出現。本來想等蓉子出現,卻怎麼也等不到人,最後只好自己一個人在空曠巨大的餐廳裡,吃完了午餐。

……媽媽不在身邊的那段日子……

……自己對自己喊早安、我回來了、晚安……

……好空虛……

殘留在腦海中的記憶碎片,令育未感到陣陣心痛……

「嗨~」這是有紀打招呼的聲音。

……幸好,我還有同伴。

此刻,育未深深地慶幸這一點。

一起進入A棟育未的房間後,有紀先看了兔子娃娃的狀況。

「喔,乾淨多了。」

有紀拿起兔子娃娃擰了擰,又換了一盆清水後,將雙手扶著鋁盆兩邊,用念動力攪動水流,同時振動盆子裡的水分子,進一步將娃娃洗得更乾淨。

……魔法少女的魔法真好用系列又來了。

……上次是『魔法☆水果刀』,這次是『魔法☆洗衣機』嗎?

很快的,兔子娃娃裡裡外外都被洗乾淨了。

「等它乾透之後,就可以縫啦。」

用念動力幫娃娃脫水完畢後,有紀開心地說道。

……然後她要用『魔法☆縫紉機』來縫嗎?

育未一邊胡亂猜測,一邊向她道謝:「太好了,謝謝。」

「要道謝的話,就幫我一個忙吧。」

「什麼忙?」

「當我的練習對象。」

「妳要練習什麼?」

「妳猜~」

話聲一落,育未看到眼前有紀的身影,剎那間憑空消失。

「啊?」她發出了毫無意義的聲音。

「我在這裡~」循聲一望,她看到有紀在一旁不遠處,接著又在她視野裡憑空失去了蹤影。

重覆了幾次之後,有紀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

「呼,大概抓到訣竅了。」有紀自言自語道。

從剛剛就一直摸不著頭緒的育未,開口問了:「妳剛剛在瞬間移動嗎?」

「不對喔……」

有紀笑了笑,接著育未發現自己和有紀位置都不一樣了,變成兩人靠著肩,一起坐在床上。

「……是時間暫停。」

「呃!?」

「嚴格說來,是『讓人以為時間暫停的法術』,只是唬人的幻術啦。」

向育未簡單解釋原理後,兩人交換了手上的情報。

「所以……A棟現在只剩妳一個信徒?」

「對。」育未邊說邊拿出蓉子昨天匆匆交給她的小遊戲機。

「希望不要有事啊……」想起前天晚上的憾事,有紀低聲擔心道。

「對了,這遊戲機給妳吧。」育未將東西遞給了有紀:「我對這遊戲沒興趣。不過它快沒電了,想玩的話妳還得去弄電池來……」

「這不是悠衣給妳的嗎?妳留著當紀念也好啊……」

「不,我有照片就夠了,所以這給妳。既然我們都是她的朋友,那麼就應該都有她的紀念物才對吧。」

「……也好。」

有紀點點頭,收下遊戲機,然後伸了個懶腰。

「好睏……大概是因為剛剛練習的關係吧。」

「正好我要去ELPOD,妳就先在我床上休息一下吧。」

「不好意思……」

「才不會。」

※      ※      ※      ※

「嗯……」

「妳醒了?」柔軟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

睜開眼睛後,有紀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個靜靜地坐在床沿的嬌小身影。

……是她。

「抱歉抱歉,我馬上走。」

至今還沒搞清楚原因的排斥感,讓有紀連忙從床上爬起來準備離開……

可是,衣服卻被拉住了。

「……?」

「那是妳叫育未做的?」

順著偽娘的視線看過去,是那個已經被洗乾淨的獵奇兔子娃娃。

「不,是育未想洗,我只是幫她而……啊,該不會妳是指昨晚……」

這時,她想起育未剛才向她說過的,關於昨晚回房間之後的事……

「雖然我不知道她會那麼做,我也要負一點責任啦。」

「責任?為什麼?」

「因為東西是我給的啊。我拿了盆子和洗衣粉給她,她才會那樣對妳。」

「無法理解。」

因為讀心術對她無效,臉上的表情也看不出她到底真的不懂還是假裝不懂。只不過,這段莫名其妙的對話後,有紀感到心裡的排斥感似乎沒那麼強烈了。這時,她想起一個滿想問的問題。

「妳……為什麼要送育未那個玩意?」她一邊說,一邊指了指掛在一旁,已經洗乾淨,晾乾之後就可以修補的兔子娃娃。

「因為它很可愛啊。」

「妳真的認為那副被玩壞掉的模樣很可愛!?」

「對。」

……好吧,這傢伙果然不是正常人!

「可是,妳要明白。送禮物這種行為,不是自己覺得好就好,還要考慮送禮物的對象會不會喜歡才行啊。」

「是嗎?可是她對我說『謝謝』耶……」

偽娘低下頭,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她騙我的?」

看著她的模樣,有紀連忙安慰了起來。

「那是因為她雖然……呃,不太認同妳的品味,但是她感受到妳的心意,所以才說了謝謝……那不是騙妳,這樣妳懂嗎?」

「是嗎?」

「不然妳自己說,送她娃娃的目的是什麼?」

「想讓她打起精神,因為她無精打采。」

「妳啊……」

……雖然沒常識,但卻意外地單純?

……單純得像是腦袋有毛病……或者真的有毛病?

「……很在意育未的感覺是嗎?」

「在意……是什麼?」偽娘歪歪頭,表示不解。

對此,有紀保持耐心繼續跟她解釋:「簡單來說,就是關心、擔心,還有想知道對方心裡的想法、對自己的看法……這類想法、感情綜合起來的產物。」

「感……情?」偽娘露出了好似十分困惑的模樣。

「對,感情。既能令人堅強,也能令人軟弱。有時可以化為力量,有時又會變成拖累……這就是人類的感情。妳能理解嗎?」

「……」沉默了一會兒後,小腦袋搖了搖:「無法理解。」

「就算這樣,妳很在意她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對吧?」

「……對。」

「這就是一種感情了。而且我可以告訴妳,其實育未也很在意妳,所以才會想把娃娃洗乾淨、修補好的。」

「……是嗎?」

「當然是啊!明天我會找時間過來縫的,先走一步啦~」

有紀笑著摸了摸偽娘的小腦袋,然後壞心眼地用一隻手箍住她的肩膀,另一手把那頭像緞子一樣柔順的銀色長髮弄亂。

看著偽娘從懷裡掙脫後,用像貓一般的動作理順自己頭髮,忽然覺得心情一下子好起來的她,踏著輕快的腳步離開了房間。

※      ※      ※      ※

……「妳有自覺,自己是個下賤的傢伙了吧。」

……這麼說……太突然了吧……

……「妳是個下賤的傢伙喔。」

……「因此讓妳背負了深深的傷痛。」

……不用妳說我也知道。

……「是嗎。接受妳內心的不安了嗎?」

……我已經明白了。

……妳的目的就是要我接受潛意識的『我』,也就是『妳們』所傳達的事實。

……「妳好像稍微明白『我們』的存在了。」

……對,『妳們』……潛意識中無數的『我』的集合。

……換句話說,『妳們』就是『我』在內心深處的想法。

……「對,所以妳知道這是什麼了吧。」

……我懂。他是個好人……

……真的很誠實、很純真……堅持接吻就好……

……真的很看重、很喜歡……我這個大混帳……

……我狠狠踐踏了他的夢想。

……「因為妳,一切都崩潰了。」

……原本,只打算接吻……

……原本,沒打算那樣……

……可是,失去了自制……

……「接下來就……」

……沒錯……

……為了我自己的愉悅,利用了他的身體……

……「作為代價。」

……我失去了他……

……「對。」

……好難受……心好痛……

……「對。」

……「可是妳的傷痛也拯救了我們。」

……「拯救了妳自己。」

……

默不作聲地離開ELPOD後,育未帶著混亂的腦袋踏進了餐廳。

「……」

……蓉子還是沒來。

一個人孤單地吃著晚餐的她,感覺本來就很寬廣的餐廳,變得更加寬廣了。她刻意放慢吃東西的速度,期待蓉子會出現,可是一直到最後,想見的人依舊不見蹤影。

「唉……」

帶著一種莫名的悲哀,輕輕嘆氣後,她離開了餐廳。

※      ※      ※      ※

……記得是在這裡。

有紀按照記憶裡的印象,通過A棟設施一角,需要卡片鑰匙的門之後,來到了月宮昨天帶她去的地方。

……沒人。

念動感知告訴她裡面沒人,於是她就直接推門而入。

「啊……」

裡面確實沒人,但是有使魔。

月宮的鳥形使魔像雕塑般,動也不動地站在一根T形長竿上。

……啊?之前都沒注意到……

左右打量,這才發現鳥形使魔的腹部中央,嵌著一枚晶瑩地綠色卵形物體。

……寶石?

單看外表的話,那樣東西完全符合『寶石』的定義。仔細看,淺綠色透明的卵形物體中央,有著純白的羽毛圖案。

……好小。

雖然羽毛的體積很小,但各種特徵應有具有,可說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看見到那樣東西的瞬間,有紀感受到一股流入內心的悲傷。不知為何……感受到悲傷的同時,心中又泛起一股說不出的懷念感。

……我在哪裡接觸過這東西嗎?

「妳對我的使魔有興趣嗎?」

聲音,傳進有紀耳裡。

「還滿有興趣的……」有紀坦率地承認了。

月宮點點頭:「跟妳解說她以前,我想先跟妳解說,神話傳說中的不可視之力、翼人。」

隨後拿出資料,開始述說……



這圖畫帶有濃厚的古埃及風格,右上是名為荷魯斯之眼(Eye of Horus)的眼狀符文;左上是太陽,放射著像是一隻隻手的光芒,太陽下方是個倒轉過來類似英文字母『T』,但頂上多個圓環的圖案。

這是『安卡』(ANKH),或稱『T形十字章』、『生命之符』等,是古埃及象形文字的字母,象徵『生命』,有時也被視作永生的符號。

中央是鳥頭人身,頭頂日輪與眼鏡蛇,腳踏黑色太陽舟的神祇,這是古埃及太陽諸神。

阿蒙-拉(Amon-Ra)為托勒密王朝信奉的太陽神與神王,其最後的法老『埃及豔后』克婁巴特拉(Cleopatra)稱號就是『太陽神之女』。

埃及語『阿蒙』意為『Invisible One』,譯作『不可視者』、『看不見的力量』或者……『不可視之力』。並且這位古神、這股力量和猶太教、基督宗教與伊斯蘭教也有牽扯,因為這三個宗教的共通用語『阿門』,據考證是從『阿蒙』演變而來。

埃及語『拉』意為『太陽』,創造一切之神與太陽神,古埃及太陽諸神中,最廣為人知的一位。

古埃及和瑪雅、阿茲特克等美洲文明有許多相似之處,因此兩地的太陽神極可能是同一位神祇,只是稱呼不同罷了。



類似沉思者姿勢,背後有個圓圈圖案的石雕,是阿茲特克太陽神,托納提烏(Tonatyw)。阿茲特克語『托納提烏』意為『日之運行』,著名的太陽石(Stone of the Sun,或稱:曆法石)上,這位神祇居於圓環中樞,支持其運行之理。



阿茲特克人相信,太陽神需要大量祭品才能與邪神戰鬥,維持太陽的運行,帶給大地生機與希望。因此信徒常舉行大規模活人獻祭,供奉這位渴求鮮血與靈魂的神王。



這是阿茲特克神系之羽蛇神奎札科特爾(Quetzalcoatl),也就是瑪雅神系之庫庫爾坎(Kukulkan)被視作太陽的化身,以及掌管風雨的神明,形象為羽翼大蛇。

風格粗曠古樸的石雕,整體是一條盤起來的蛇,左上為首,盤身為環,通體雲紋,蛇尾迎著蛇首吐出的雲氣,姿態宛如銜尾蛇(Ouroboros,原意:自我吞食者)。現存阿茲特克文物中,羽蛇神確實也有符合銜尾蛇概念的圓環形態。



阿茲特克神話中,羽蛇神擁有風神艾維卡托(Ehecatl)這個化身,和翼人的『風之使』能力重疊。傳說中,羽蛇神給人類帶來文明,符合『翼人在古代授與人們許多智慧』這個說法。猶太教傳說中也有相似存在,伊甸園內引誘夏娃食用智慧果的薩麥爾(Samael),形象為十二翼赤色羽毛蛇。

※『庫庫爾坎』直譯是『持有羽翼的蛇』;『薩麥爾』希伯來文原意為『紅色的蛇』『有毒的光輝使者』,擁有控告者、誘惑者與破壞者的形象,被視為善惡同在

羽蛇神的對頭,黑暗神泰茲查里波查(Tezcatlipoca)為夜之主、闇與不可視之神(Darkness and the Invisible)。

※『泰茲查里波查』直譯是『煙霧鏡』

此外,阿茲特克神話還有與太陽相對的黑太陽,並以蝴蝶表示黑太陽在地下世界的運行軌跡。伊茲帕帕洛特爾(Itzpapalotl),兼有星之女神與星之惡魔雙重身分的翼人型女神,同樣代表這些含義,其神職是在日全食下吞噬人類。

※『伊茲帕帕洛特爾』直譯是『黑曜石蝴蝶』

……

「那麼遙遠的時代,就存在不可視之力、翼人的傳說?」

有紀感到腦袋有些混亂:「埃及神系的『不可視』是太陽神,瑪雅神系的『不可視』卻是黑暗神……這個力量究竟是光明,還是黑暗?」

「或許……兩者兼有吧。阿茲特克的神明啊,往往具有多重化身,既慈悲又殘酷,既善良又邪惡,反覆無常,毫無感情……」

月宮搖搖頭,將自己的使魔召來:「在尋求的途中,我得知魔物使運用『看不見的力量』製作使魔,並將這股力量稱作『不可視之力』。」

「相同的力量?」

「不,性質不太一樣。但我還是學習魔物使的能力,用聖瓦爾普吉斯的油、聖女貞德的心臟製作了她。」



聖瓦爾普吉斯(St. Walpurgis),自古傳頌至今的偉大聖女,不列顛騎士王亞瑟之後裔,黃金龍氏族(威塞克斯王室)之聖王理查德之公主,日耳曼宗徒聖博義法爵之外甥女,聖騎士阿斯托爾福的阿姨,聖女貞德的主保聖人,古歐洲女神信仰之女神化身,歐洲第一位女作家與古武學宗師。現存歐洲最古劍術《瓦爾普吉斯劍典》、女神信仰之『瓦爾普吉斯之夜』皆得名於她;『聖瓦爾普吉斯的油』是從她的遺骨滴下的透明聖油。

※華語圈子『龍的傳人』通常指中國人,其實不列顛皇族也以龍的傳人自命。比如騎士王亞瑟為不列顛紅龍,統一不列顛後,成為現代英國前身的威塞克斯王室,家族紋章為黃金龍,此為體燦若金、長身如蛇而有翼之龍,形相類似中國神話的應龍

「真的假的……」

「佛經有云:迦樓羅日啖五百龍蛇,終毒火發作,焚體成灰。其心火中不化,作純青琉璃色……」

月宮雙手合十,神色莊嚴肅穆:「貞德受火刑殉道,焚體成灰。其心火中不化,最終被拋入海。」

「可是,妳又怎麼找到的,這可是名副其實的大海撈針耶!」有紀仍難以置信。

「因為貞德是風之使,瓦爾普吉斯也是。在那無遠弗屆的天空之中,無法獲得幸福的少女,只能作著悲傷的夢。我們分享她的力量、分擔她的詛咒,而產生共鳴……」

將使魔抱在懷裡,月宮娓娓道來,宛如吟唱詩歌:「我這負罪者,與兩位聖女本不會有交集,只因我藉著人類不該得到的力量活下來,才生出這段因緣。」

「妳……」

悲嘆……

懷念……

悸動……

有紀的心裡,交錯著如此的感覺。媽媽的話,驀然在心中浮現。

……『她一直在不變的大氣中,展開雙翼持續地承受著來風……』

……少女作著悲傷的夢,美麗的景象也因此染上了悲傷的色彩。

不知不覺間,想到了桔梗。

……『我感到非常哀傷……為什麼我會那麼哀傷呢?』

……『明明是那麼舒服的風,那麼漂亮的風景……』

※      ※      ※      ※

「……我回來了。」

今天育未吃完晚餐後,去了平時的集合地點,可是卻等不到人。最後她只能帶著深深的失落感,回到自己的房間。

「回來啦。」偽娘的聲音。

因為早上MINMES的所見,她現在覺得回到這裡時,有人對她說『回來啦』就是一種小小的幸福了。

「呼……」

她重重地將自己的身體砸在床上……

咚!

似乎是因為分心,她沒計算好力道,結果腦袋碰到了牆壁。

「嗚嗚……」

她雙手摀著腦袋,彎著身子坐在床上。

這時,頭部傳來了不一樣的感覺。

「妳……」

咬了咬下唇,她發現自己的眼角,不知何時泛起了淚花。

是因為疼痛嗎?還是因為……

「……妳在安慰我嗎?」

「只是覺得妳需要這樣。」偽娘用小手撫摸著育未的頭。

「是嗎……」

……或許,這是她這缺乏常識的孩子,唯一懂的安慰手段吧?

……可是……意外地有效。

被刻在心靈上的傷痕,是無法治癒的。不管隱藏再深,都會侵蝕著靈魂,帶來更多的悲傷與心痛。但是至少這傷痕累累的心,還可以得到這一絲絲的溫暖。

一股莫名的悸動下,育未用雙手將偽娘拉進懷裡,第一次在偽娘面前卸下了心防,抱著她泣不成聲。

「今天……這樣陪著我好嗎?」

摟著偽娘嬌小的身子,育未用有些變調的聲音問道。

「如果妳想要這樣的話……」

「……謝謝。」

育未感覺懷裡暖呼呼的嬌小身軀,不但溫暖了她的身體,還溫暖了她的心靈……就好似寒冷的冬天裡,在溫和的陽光下,身體慢慢暖和起來的感覺。

……好舒服。

偽娘的髮絲,散發著一股類似陽光照射所發出的乾爽氣息。在這股安心與溫暖的氣息中,育未滑入了夢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36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IR|ONE ~前往燦爛季節~|久彌直樹|麻枝准|Kanon|MOON|Key|PrayForKyoani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恐怖之月》08... 後一篇:【小說】《恐怖之月》10...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is541sdImgur
Google play: Quickimgur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