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自由象限】《核爆末世》預知

作者:慈泰乄│2019-08-21 23:59:13│贊助:6│人氣:38
【第三輪題目】
角色:一個小嬰兒
物品:小熊玩偶
事件及意外:差點被刀捅死
 
 
  昏暗的房裡擺設幾張老舊沙發和茶几,斑駁的牆壁上掛著幾幅已經嚴重退色的畫,時閃時滅的燈光,地上大面積乾涸的血跡,讓房裡充斥濃厚的血腥味,若不是躺在地上的少年還有微弱的呼吸起伏,定讓人誤以為這裡是命案現場。
  德里昂迷茫的睜開雙眼,腦袋一片混亂的他下意識地將一手摀住插在胸口上的刀,一手撐在地緩緩地坐起身子。
  恍惚間,德里昂想起自己是被妹妹帶進這間房裡,然後差點被妹妹突然亮起的刀捅死。然而,妹妹呢?
  德里昂環顧四周,全然不見妹妹的蹤影,他吃力地站起身子,緩步走到一個小窗前,那是他們進來時的入口,德里昂使勁的想扳開窗口,但窗口絲毫未動,反倒將傷口撕扯開來。
  「嘖,看來是被鎖住了。」德里昂原本就沒多少血色的臉蛋,因傷口再度失血又刷白了一層,眼看目前沒有出口可以出去,他只好走回茶几前,翻找抽屜或許有可以用的物品。
  德里昂先是在抽屜裡找到急救箱、緊急糧食、換洗衣物,跟好幾瓶礦泉水,裡面還有個小冰桶,他將冰桶打開,裡面放著一包和他血型相符的血袋,這些物品都還很新,看來是不久前才剛放進來的,冰桶裡未完全融化的冰塊便是最好的證明。
  臉蛋越漸蒼白的德里昂,可以感覺到身體因失血過多變得冰冷,幾乎快失去知覺,他不多加思索地趕緊從急救箱裡翻找出輸液管,接上血袋後往自己身上打。
  在核爆末世當中,人們為了存活,除了不斷研發對抗輻射粒子的疫苗和商品外,對於一般民眾也教導如何使用各式針具及傷口包紮做第一時間的緊急處理,藉此來延長救命時間。
  坐在地上的德里昂靠著沙發,讓血袋裡的血液流進體內,他試圖想從最近妹妹的舉動去尋找一些蛛絲馬跡,卻發現他竟然無法察覺妹妹有哪裡不對勁。
  難不成妹妹預謀已久,不過為什麼她要這麼做?德里昂暗自地心想。
  儘管德里昂差點被妹妹捅死,他卻相信妹妹一定是有什麼苦衷才會這麼做,畢竟他和妹妹兩人從小就失去父母,被醫院收留的他們相依為命地長大,這份情感與信賴難以被撼動。
  片刻後,隨著血袋裡的血液減少,德里昂的體力也恢復了些。德里昂翻開醫藥箱取出生理食鹽水、優點、紗布、繃帶及藥膏,胸口上的刀所插的位置,只差一點便到達心臟,讓德里昂默默捏了把冷汗。
  德里昂一聲不吭的把插在胸口的刀拔起,替自己消毒包紮傷口的手段看起來極為熟練,白皙的身體上遍布大大小小的傷疤,甚至有許多針扎的痕跡,看著讓人怵目驚心。
  此時德里昂才發現房裡不遠處的角落放著一個小熊玩偶,他認得那是妹妹平時最愛的小熊玩偶,他走過去將小熊玩偶撿起來,有一封信從小熊玩偶身上掉了下來。
  德里昂將信撿起,淡藍色的信封上沒有其他的圖樣,裡面放著一張信紙,德里昂認出那娟秀的字跡是妹妹的沒錯。
  德里昂坐到沙發上,修長的手指將信紙攤開。
 
給哥哥:
  哥哥,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或許我已經死了吧!你一定很驚訝我怎麼會這麼說,不、不對你應該也察覺到醫院要進行回收了,況且你一直都是犧牲自己來保護我的呀!
  我不願意,所以這次輪到我保護哥哥了。
  哥哥,你還記得你總說當我還是一個小嬰兒的時候總是在半夜突然哭醒嗎?你總是得哄我哄好久好久我才肯安靜下來。
  因為那時的我夢見你為了保護我死了啊!你說當時我那麼一個小嬰兒能不害怕嗎?所以你就別再壞心眼的拿這事來說我了。
  之後當我漸漸長大,我開始發現這個夢彷彿是預知夢,我預見了小艾的死亡、咲的死亡、羅格的死亡,最後我預見我們兩人的死亡。
  我試過許多種方法,試圖改變大家被醫院回收的結局,但不管我怎麼努力,卻無法讓大家逃離死亡的命運。
  絕望的我在夢中被醫院回收之前拿刀捅自己企圖自殺,最後卻活了下來。我驚訝於這個發現,於是我開始練習要怎麼詐死。
  在夢中無數次地拿刀捅自己,摸索生死邊界的位置,當然我也曾試過毒藥、燒炭、跳樓等,但這些方法難以控制,一個不小心就會造成真正的死亡。
  所以請原諒你愚笨的妹妹,只能用這麼笨拙的方式來保護你。
  你現在待的地方是醫院地下樓層的一間密室,這裡是醫院裡唯一沒有任何監控器的房間,但研究人員知道這地方的存在,我算準當他們找不到我和你時會進來密室尋人,屆時殺了你的我會被他們帶走,醒來的你估計會被困在這裡。
  不過你不用擔心,這間密室的出入口有許多個,只要你能找到其中之一破解的方法,便能安全地走出去。
  具體上要如何破解我也並不清楚,但我敢肯定你一定能走出這間密室,然後到外面的世界,請記得替我去看看書中提過的高山、大海跟草原和沙漠究竟是什麼樣子。
  我要聽你描述那些美好的風景,和什麼樣的人相遇,旅途上發生什麼樣的故事,最後,請記得我們的約定──下輩子還做兄妹。
                                  ─任性的妹妹筆

  當淚水打溼信紙,德里昂才驚覺原來自己哭了,他一閉上眼彷彿能看到妹妹總是帶著微笑的容貌,用她特有的溫柔聲音輕輕說著那些令他痛苦的話。
  果然是他的妹妹啊!明明既膽小又愛哭,卻在關鍵時刻比任何人都來的還要勇敢、堅強,把所有用看似不經意,輕鬆卻又溫暖的語氣,淡淡述說一切。
  德里昂仰起頭,輕聲地嘆了口氣,閉上眼睛任由眼淚不停的滑落,寂靜的房間只剩下眼淚落地響起的滴答聲。
 
 
  「快走!」一群人穿著大白袍,催促女孩的腳步加快。
  女孩的身子瘦小,好像你輕輕一推,她便會摔倒在地,她的四肢都被套上手銬和腳鐐,還掛著淚痕的臉上,有雙能攝人心魄的雙眸,彷彿你一個不留神,便會被她吸了進去。
  「居然連自己的哥哥都敢殺,還真看不出來妳有那麼大的本事。」一位年輕女性尖酸刻薄地諷刺女孩。
  「那可是我們目前最好的研究材料啊!原本想看今天能不能讓他進行時空跳躍,人在死之前的求生意志可是最強大的,我們的研究明明已經進步很多,前面那幾個廢物卻沒能成功。」一位中年大叔搖了搖頭婉惜的說道。
  莉薇雅很生氣,他口中的廢物都是和莉薇雅一樣同為孤兒的小艾他們,她自責沒能救出她的朋友們,不過她更憎恨這些瘋狂的科學家。
  醫院在表面上是為大家治療輻射粒子所帶來的後遺症的地方,也收留了許多孤兒,殊不知背地裡是一群瘋狂科學家在進行違背倫理道德和世界法則的研究場所。
  醫院將收留的孤兒們作為實測對象,不僅在他們身上施打極高濃度的測試藥品或疫苗,更可怕的是他們妄想進行時空跳躍,回到核戰還未爆發的年代,企圖讓一切重新開始。
  時空跳躍的進行,會將一個人的身體構造不斷地扭曲,運氣好點的可能只有斷手或腳,運氣差點的便是直接死亡,但不管是活下來的或已經成為死人的都進入回收環節。
  只因進行過時空跳躍的軀體太過脆弱,已無任何利用價值。
  「哎呀!果然還是好不爽啊!那麼好的研究材料就這麼被妳殺了。」年輕女性說罷後掐住莉薇雅的下巴,吐了一口唾沫在莉薇雅臉上。
  「娜蘭塔,夠了。」說話的是一位成熟的男性,約莫三十歲左右,身上散發冷峻的氣息,宛如連他周遭的空氣都能凝結起來。
  「是、是,真搞不懂奧克爾你這傢伙把這些孤兒那麼當一回事幹嘛。」
  「往往最令妳意想不到的,就是妳不當一回事的人。」
  莉薇雅感受到一股視線,她不禁地回頭望去,發現奧克爾用帶著一絲玩味的眼神看向她。
  「哎!你倆都別吵了,趕緊把她送進時光機要緊,她可是沒接受過太多藥品注射的材料,而且說不定她的耐受性跟她哥哥一樣好咧。」中年大叔興奮的神情,讓莉薇雅忍不住地作噁。
  「嘖嘖,糟老頭還是一樣性急。」說罷,娜蘭塔便把女孩往時光機裡推去。
  「啊──」尖銳的叫聲響徹整間研究室,但發出尖叫的不是莉薇雅,而是娜蘭塔。
  這時大家才驚覺莉薇雅的手銬和腳鐐不知何時已全落在地,娜蘭塔心臟的位置更是被插了極深的一刀,此時正不斷地噴出鮮血,瞬間將研究室染了紅。
  莉薇雅面不改色地繼續她的攻擊,她熟練的動作,像是練習已久的殺手,迅速敏捷地在研究人員的槍林彈雨下穿梭,順勢放倒幾位研究人員。
  「都當心點兒,別傷到機器和材料,奧克爾你還不趕緊把她抓起來啊!」中年大叔氣紅了臉大吼。
  「這不就來了嗎。」就在一瞬間,原本距離莉薇雅數尺的奧克爾,迅速的貼到莉薇雅背後,用槍抵在莉薇雅的頭。
  莉薇雅的攻擊停止,她閉上眼一動也不動的等待奧克爾開槍或將她送進死亡機器裡,她早已料到了死亡的結局,所以她不介意在死前多拖幾個人下水,更何況是讓她憎惡至極的人。
  「妳算對了過程,卻算錯了結果。」奧克爾貼在莉薇雅的耳邊呢喃。
  砰──
  槍聲響起,遲遲感受不到疼痛的莉薇雅張開雙眼,只見中年大叔的額間被射出一個洞,其他研究人員也紛紛放下手中的槍械。
  「奧克爾…你……。」中年大叔不可置信的張大雙眼,指著奧克爾倒了下去。
  「為什麼?」莉薇雅抬頭看向奧克爾問。
  「當初羅特提出收養孤兒的時候,大家都沒有想到他竟然會把孤兒當作實驗體,曾經也有研究團隊的人對此非常不滿,要求羅特放了孤兒,但羅特不肯,甚至悄然無聲地在所有人體內植入誘發性病毒,將那群反對他的人全殺了,以至於沒有人敢再反抗。」
  「那麼在你把槍指向他時,他就應該將病毒引發了不是嗎?」
  「這就得感謝妳把娜蘭塔殺了,掌控誘發因子的是娜蘭塔,羅特的女兒。」
  「你們無法對娜蘭塔下殺手?」
  「沒錯,娜蘭塔非常狡猾,身上藏有許多種致命毒藥,一旦失手便無法挽回,況且她的警戒心非常高,若不是妳將殺氣掩藏的微妙至極,她也不可能會大意。」
  「這父女倆簡直狼狽為奸。」
  「是的,而妳這丫頭則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那麼,一切都結束了對吧?」
  「結束了,走吧,我想妳哥哥應該也差不多從密室裡出來了吧。」
  「你早就知道我的計劃嗎?」
  「並非完全,只是偶然夢見關於妳的事。」
  莉薇雅不置可否的哼了哼聲,自己都能作預知夢了,那麼有人能夢見類似預知夢的事也不稀奇是吧。
 
 
  莉薇雅和奧克爾兩人共同前往密室,莉薇雅憑直覺走到其中一個出口,等待德里昂的出現。
  「那麼肯定是這裡?」
  「嗯,畢竟我們是兄妹嘛。」語畢,眼前不算門的出口打開,當莉薇雅帶著微笑的身影出現,德里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三步併作兩步地朝著妹妹奔去。
  可就當快要將妹妹擁進懷裡的那個瞬間,奧克爾悄悄地換了站位,讓德里昂撲了個空,還差點往地上跌下去。
  慌張的德里昂愣了愣,隨即憤恨地看向站在妹妹旁邊的奧克爾。
  「哥,都結束了。」
  「妳沒事就好。」
  「嗯。」
 
  只要妳沒事,那麼一切都是好的。不過妳身旁那位先生,哥哥會想辦法把他趕走的,德里昂暗自地下定決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34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hta12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自由象限】《核爆末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