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夏與海豹的故事-月搗兔&貓&海豹們 21 逐漸逼近的風

作者:維特夏│2019-08-21 21:47:16│贊助:6│人氣:125
預知前面劇情



  蘇士與拆家折騰了一個晚上,倒臥在沙發上面睡著了,就連一旁的樂樂米,也戰勝不了睡意,在沙發上窩成了一團,也跟著睡著了。
  
  看著窩成一團,就像是米黃色棉花糖的樂樂米,我不禁在思考樂樂米所說的事情。
  
  如果要讓月球照不到太陽的話,我想了一想,大概就只有一個時候有可能了,只有在太陽照射地球的時候,月亮剛好行徑在地球的陰影裡,這樣月亮就會處於在沒有陽光照射的狀態下。
  
  月全蝕嗎......
  
  九尾神秘生物,以及長生不死的嫦娥,還有月亮上面的兔子,總感覺事情好像有點複雜了,如果這不是正在發生的事情,我一定認為我到現在還在做夢。
  
  不過目前想這麼多也不好,只能等以後真的遇到在說了。
  
  「天亮了,你們不先休息一下嗎?」
  
  看著現場還清醒沒睡著的人,只剩下了我與海,以及光頭保標清醒著,剩下的人基本上都倒去了夢鄉。我用手指了指窗戶的方向,對著光頭保鑣與海豚這麼說道。
  
  外頭因為陽光的關係,已經非常的清晰了,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家外頭的風景呢。
  
  在我家外面有著一個小花園,雖然是花園,但其實更像是菜園,由於生活太過困苦,外頭都被我種植著蔬菜,雖然我本人是很懶的煮,但我會把那些農作物,拿到市場去換點現金,貼補一些生活上的經費,雖然補的不多就是了。
  
  「我們倆幾天沒睡,不會有什麼問題,不過倒是你,體力倒是不錯。」
  
  不怎麼愛說話的光頭保鑣,忽然開口問了看著窗外面的我。
  
  「我嗎?其實我也還好,說起來我以前也滿常不睡覺的。」
  
  「因為工作?」
  
  「算是吧,還有一些以前留下來的習慣。」
  
  「你不是個作家嗎?不是應該要有好的睡眠習慣,保持頭腦清晰,有必需要有熬夜的習慣?」
  
  「其實我以前是個在戰地的記者,為了新聞也是得在戰場上闖蕩,紀錄一些部隊出任務的情況,不睡幾天已經是常態了。」
  
  回想起自己曾經待過的戰場經歷,那真的什麼樣的血淚心酸都有。幾日常態不睡覺都屬正常,其實跟士兵為了完成任務一樣,必須躲在一個地方好幾個小時,就是為了成功擊殺目標,然而與他們不同的,記者只需要記錄著這最關鍵的訊息就好。
  
  「夏,辛苦你了。」
  
  光頭保鑣聽到了我曾經是戰地裡的記者,對我伸出了右手,示意要與我握手。我把手伸出去之後,他用著他巨大有力的手,握了握我的手,並把我拉向了他的面前,然後用他的左手拍了拍我左背,用著如同部隊兄弟一般的口吻對著我說。
  
  「嗯……不會。」
  
  光頭保鑣忽然間的動作,害我有些不知所措,我搔了搔自己的臉頰,短短的回應了他。回想起我似乎不知道光頭保鑣的名字,總在心裡一直稱呼他為光頭保鑣,現在卻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他才好。
  
  「小夏似乎不知道你的名字,你不介紹一下自己嗎。」
  
  然而一旁的海豚,似乎聽出了我的心聲,嘴巴上揚起了嘴角,對著光頭保鑣這麼說著。
  
  「喔對了,第一次見面抱歉了,那時沒跟你介紹,是我還不知道夏的經歷,還以為夏是個乳臭為乾的小鬼。」
  
  光頭保鑣對著我說,並提起了第一次在我家面前,一直盯著我看的事情,然後跟我道了歉。
  
  「沒關係啦,不過說我乳臭為乾也太過份了一些。」
  
  我癱了攤手,對著光頭保鑣表示無奈。我雖然外表看起來還滿像小朋友的,但我至少也快三十了好嗎。
  
  「抱歉抱歉,我自我介紹,我是現役海豹部隊成員,名字算是機密,但可以稱呼我瓦爾。」
  
  「這個我了解,這算是國家級機密,不過瓦爾我現在有個疑問,現況海豹部隊不是應該在戰地嗎,目前米國對中東戰火不是還滿不樂觀的?」
  
  對於瓦爾他們國家中,關於部隊成員的真實姓名,都算是國家機密,是不能對外公布的。然後我緊接著問了問他,關於部隊目前在出任務的情況。
  
  「哦?沒想到你還滿清楚的,確實是這樣沒錯,不過目前是我們兩位的休假期間,在過不久就要回到戰線了。」
  
  瓦爾聽了我所說的,簡單的回應了我,從他的臉上似乎對我感到了佩服。我雖然很久沒在戰地,但對於目前戰況,還是多少有訊息可以收到,姑且算是個小小情報網。
  
  「原來如此,不過瓦爾你們是怎麼認識社長的?」
  
  聽著瓦爾他們所說的,他們應該是在戰地的軍人,怎會認識水冥音社長,關於這點實在讓我非常的好奇。
  
  「其實我們也不算很熟,只是剛好一些原因被水冥音小姐委託了任務,所以才會被調派過來,剛好在那個任務中,才算是正式認識水冥音小姐。」
  
  「那個任務莫非是…決勝賽的裁判?」
  
  我轉頭看向了在一旁的海豚,他則是對著我點了點頭。
  
  第一次遇見海豚,那是在蘇士跟拆家的比賽,沒想居然能把現役海豹部隊的成員,請過來賽事當裁判,水冥音也未免太點大材小用了吧。
  
  賽事原本的舉辦單位,本來好像是地方風哥所舉辦的,但是後來不曉得發生了什麼原因,變成了水冥音社長在管理。
  
  然而那個原舉辦人我也稍為認識,似乎是叫阿提風的樣子,多次與他接觸過,感覺他人還不錯,給人的感覺還蠻陽光的,雖然他似乎有點怕水冥音社長,但依照他的本事,似乎也是不容小看的。
  
  海豚聆聽了我的心聲之後,忽然對著我這麼說。
  
  「對了那個阿提風,我總感覺他的身上,有種莫名熟悉的感覺。」
  
  「莫名的熟悉感,莫非你曾經在戰場上看過他嗎?」
  
  「應該不是,那個感覺在阿提風的身上,我隱約感受的到那隻貓的氣息。」
  
  海豚用著小圓手,推了推墨鏡的邊框,然後對著我說。
  
  「那隻貓?六百年前跟著你們,被嫦娥給丟出來的那隻?」
  
  「是——」
  
  海豚滄桑的語氣,短短的回應了我。在六百年前蓬萊島事件後,嫦娥把他們四位,丟出了快沉的島,相隔這麼久遠的時光,最近幾天海豹們才正式團聚,但海豚所說的氣息是怎一回事?
  
  「是什麼的氣息,讓你感覺是那隻貓?」
  
  「他的身上有種暖暖的氣息,就像是那隻貓一樣。」
  
  「暖暖的氣息?是指給人很陽光的感覺嗎?」
  
  回憶起風哥,總是有著讓人感到陽光的感覺,不論自己的飯店倒塌之後,或是受傷住院,他的身上絲毫沒感覺到有一絲的消沉。
  
  「不是這樣的,是他周圍的氣息,有種比一般空氣還要溫暖的感受,然而那隻貓的能力,正好也是類似的能力。」
  
  「聽起來那隻貓的能力,不會是可以控制氣溫吧?」
  
  「這個其實我也不清楚,她一向很沉穩低調,連月球上的那位,也不是很清楚知道她的實際能力到底是什麼。」
  
  「你六百多年以來,都沒與那隻貓相見了嗎?」
  
  「沒有,這麼久沒見不知道她過的好不好。」
  
  海豚搖了搖頭,並抬起頭看向了窗戶外面,用著滄桑沙啞的聲音,緩緩的跟我說著。
  
  然而同一時間,一股白色狂風,劃破了天空雲霧,就如同噴射機一般,穿梭了天際,夾帶著非同小可的氣流跟氣壓,正往這裡飛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32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ob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夏與海豹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夏與海豹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abbit1212所有人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票給蔡英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