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小說】《恐怖之月》08

作者:婚後幽影│AIR│2019-08-21 01:32:59│贊助:0│人氣:216
第8日 目標

「早安。」熟悉的柔軟聲音。

「嗯嗯……早安。」

育未揉揉視線朦朧的眼睛,回了聲早安。接著她將視線移出床的範圍,聚集到地板上的某樣東西……



那樣東西是個兔子娃娃。

可是偏白的淡粉紅色外層已經沾滿灰塵,變得灰撲撲的。原本應該是一雙濃眉加上紅色眼睛的面容少了一隻眼睛,並且少掉眼睛的位置上還破了一個小洞,一條白線伸出洞口掛在外頭,猶如眼睛被硬挖出來後,悽慘地留在眼眶中的神經束……

不但如此,兔子娃娃的肚子上還破了一個大洞,一大團同樣沾滿灰塵,變得髒兮兮的棉花,從那裡跑了出來……遠遠看上去,就像肚破腸流一般,第一印象給人的感覺十分獵奇。

……那傢伙的腦袋裡頭,到底都裝些什麼啊。

……居然送我這種東西,還說『覺得它很可愛』!?

……開什麼玩笑!正常人應該不會覺得這種玩意很可愛的。

……呃……不過偽娘這種生物,好像也沒多正常?

沒錯,這是育未昨晚回來後,偽娘送她的禮物。

……該不會設施的人從小就給她看些很獵奇的玩意吧?

……這種娃娃,拿去拍恐怖片還差不多。

她的嘴角露出了苦笑。

……不過,她是在關心我吧。

又看了一眼那髒兮兮的兔子娃娃,育未是想洗一洗啦,可是看它那副模樣,恐怕丟進洗衣機一洗,形狀就會完全走樣,變得更糟糕更獵奇了吧……

……算了,之後再想辦法吧。

「我出門了。」育未下床後,對偽娘喊了一聲。

「慢走。」說話的時候,偽娘在床上擺出了正座的姿勢。

聽到回答後,育未擺擺手,走出了房間。

※      ※      ※      ※

有紀醒來時,房間一片寂靜。

把悠衣留在床上,自己先出了房間以後,她發現小客廳空無一人。

……都出去了嗎?

有紀想起前天,這裡本來的兩位居民一同出去的事情。可是,就在她確認性質地走一圈每個房間的途中,她發現有個房間雖然關著,但燈卻是開的,並且還有小小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

「是怎麼了……?」

……桔梗的聲音。

分辨出聲音的持有者後,有紀敲了敲門。

「啊……請進,門沒鎖。」

得到回應後,有紀進了房間。然後她首先看到了,一張大大的灰色照片,照片正中央用白色的線條,描繪著一隻有一雙羽翼,並且尾羽極長的鳥。

……啊?

第一次進桔梗的房間,就看到這種頗奇怪的照片,令有紀不自覺地一愣。之前雖然曾經走一圈每個房間,可是出於對隱私的尊重,廚房、客廳以外的其他房間她都沒真正進去,只是一道精神力過去,知道裡面沒人就放過了。

回過神來後,有紀環顧四週,發現房間裡到處掛著類似的照片,除了一開始看到的鳥,還有樹木、蜥蜴、尾巴盤成螺旋形的猴子等各種圖案。

風格獨特的線條圖案,讓有紀認出了那是什麼東西。

「納茲卡巨圖……妳喜歡這個?」

納茲卡巨圖,位於南美洲祕魯,需要從至少離地百公尺以上的天空才看得清楚是在畫什麼。在沒有飛行技術的前提下,這玩意是怎麼弄出來的、用途是什麼,至今還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

「嗯,我很喜歡喔。」坐在床上的桔梗,微笑地說道。

「為什麼妳會喜歡呢?」有紀覺得很奇怪,心想她這年紀的女孩,應該很少有人會喜歡這種東西吧。

「大概是……我覺得那很浪漫吧?」

「浪漫?」有紀一邊表示不解,一邊拉了張椅子坐下。

察覺到有紀的不解,桔梗微笑地問了:「有紀,妳相信這顆星球上,曾有上一代文明嗎?」

「呃……上一代文明?」

有紀想到亞特蘭提斯、姆大陸這些消失的古文明,以及『巴格達電池』之類的歐帕茲(在不該出現的地方出土的加工物、科技水平與時代不符的出土文物)。

「對,上一代文明。除了納茲卡巨圖,這顆星球上還有很多不可思議的遺跡。造出這些東西的人,曾經興盛過很長很長的時間,可是現在卻都已經不在了……」

桔梗望著那幅『鳥』的照片。

「總之……就是已經離去的存在。想到這裡,我總會有一股心痛的感覺。」

「已經離去的存在啊……感覺真像是在說我家代代尋找的人呢。」有紀下意識地這麼說道。

「代代尋找的人?」

「嗯。我之前說過,我的媽媽,還有媽媽的媽媽,都有去旅行吧?」

「對。」

「那旅行的目的就是找人。尋找天空之中,持有羽翼的少女……更嚴謹一點說,是她靈魂的轉世。」

想起媽媽的事情,有紀低下了頭。

「不過,我沒有跟媽媽她們一樣。因為……」

……『我們大家都遇到了那孩子,我們明明比任何人都還接近她,但卻救不了她……因此大家都有了十分悲傷的回憶』

這段話,再一次浮現在有紀的心頭。

「早知道最後會悲劇的話,那還不如……打從一開始就不要尋找、不要相遇,這樣對雙方都比較好吧。」

有紀搖搖頭,甩開不知為何從心底油然冒出的悲痛感。

「媽媽她們,肯定不會允許我這麼做的。天空中的羽翼少女,也不會原諒我吧,但是至少……我希望以後我的孩子,能夠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

「有紀,妳前天問我:『夢裡的我有翅膀嗎?』……就是因為這個?」

「嗯……沒錯。」有紀點點頭,承認了。

「好,那麼……」

桔梗舉起右手,將拇指和小指搭在一塊,豎著另外三根指頭。

「……吾赦免汝。」

「什麼?」有紀感覺自己的思考發生了斷線。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搞什麼啊!之前問妳有沒有翅膀什麼的,只是我的直覺啦,別這麼簡單就把自己代入角色好嗎?」

不知道為什麼,一股莫名的焦急感從有紀心裡湧現出來。

「可是,妳又不知道妳的直覺對不對,搞不好我真的是啊~」

說到這裡,桔梗的嘴角露出帶著一點點邪惡的小惡魔式笑意。

「還是說,有紀妳是那種嘴巴不老實的傲嬌科生物呢?」

「胡說,我才不是傲嬌呢!」

有紀氣鼓鼓地把頭往旁邊一扭:「而且我一點都不覺得妳有哪裡孤獨了,所以肯定不是妳啦!」

「可是我的夢……」

「那只是夢而已,跟妳沒關係啦!妳只要開開心心地活下去就好了,明白嗎?」

……我從小和媽媽一起旅行,因此我很嚮往跟普通人一樣的家庭生活。

……雖然是在謎團重重的設施中,可是待在這裡,就好像這個願望實現了。

……不知不覺間,我習以為常到這種地步了嗎?

「啊……好了。」這時,桔梗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

「什麼好了?」有紀不解。

「早上腳有點不舒服啦,不過剛剛好了。」桔梗動了動腳丫子。

「睡覺的時候壓到了嗎?」

「哈哈……或許吧。」

桔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      ※      ※      ※

……競賽。

……由於自己身為自己,所以想藉著勝利誇耀自己比別人出色。

……真是卑賤。

……那種東西,讓給那些卑賤的人們也無所謂。

……風很舒服,於是跑到了最後。

……只是為了些小小的理由,我才跑下去。

……我想要抵達那裡,就只是這樣……

……

「第7階段,結束。」

「……」聽到這個聲音後,育未默不作聲地轉身就走。

MINMES的訓練結束後,育未馬上去地下通道的集合處。很快地,有紀和悠衣兩人就到了,接著她們一同前往信徒們來到設施的第一站……幾天前,悠衣和育未初次見面的倉庫。

……日常與非日常的分界線。

育未在心裡暗道了一句

「……」

感受到悠衣的遲疑,育未開口說了:「去吧,悠衣……妳不應該繼續待在這裡。」

拿著裝有偽裝術飾品的小筒,悠衣低著頭說:「可是……妳們還在奮戰,就我一個逃到安全的地方……」

「妳姊姊……她一定也希望妳回去的。」育未這麼說了。

……抬出她姊姊來……是最有效,也最卑鄙的做法。

育未滿懷罪惡感地想著,同時看著一言不發的有紀。

……她肯定看穿我這破綻百出的醜陋面具了吧。

……不過這是為了她好!這是為了她好啊!

她拼命地這麼想著,就像是要說服自己和有紀,同時也藉此壓抑心中湧出的罪惡感與自我厭惡。

「育未、有紀……」悠衣低下頭後,接著又緩緩抬起:「我們一起離開好嗎?」

育未搖搖頭:「我還沒有達成目的……」

悠衣接著把頭轉向了有紀。

「我還沒解開所有的謎團,並且……」有紀苦笑了一聲:「裡面還有幾個傢伙我很在意,所以還不能走。」

「可是……留下來也不代表妳們就能達成目的啊。」

「是沒錯。但是不留下來,就一點可能都沒有了。」有紀把話題丟給育未:「妳也一樣吧?」

「沒錯,那也是我來這裡的理由。」

「對不起,我不該說那些的……」

「沒關係……我知道悠衣是在擔心我們。」育未擺擺手,示意她不用在意。

「謝謝……妳們達成目的以後,請務必跟我連絡。」

「好,到時我會跟育未一起去找妳。」有紀點點頭。

「嗯……」悠衣從身上掏出一張折成四折的厚紙:「上面有寫我家的地址和電話。」

「這是……照片?」育未把它打開:「上面是妳和姊姊……這樣好嗎?」

「我已經不需要照片了。」

悠衣閉上眼睛,將左右手交疊在胸前,並且右手放在左手的烙印上……

「一切的回憶……美好的回憶、悲痛的回憶……全都放進去了,已經再也不會偏袒哪一邊了。」

「……妳好堅強。」育未由衷地說道。

「那是因為遇見妳們……並且,還面對了自我封閉的內心,以及另一個自己。」

她邊說邊露出了笑容。

不變的笑容,跟幾天前一樣的笑容。然而少女的內心,在失去了重要的姊姊、邂逅了寶貴的東西、接受了一切之後,有了很大的變化。

「能夠遇到妳們,真是太好了。」

說完那句話後,悠衣轉身走了過去。小小的身影,很快就從視野中消失。

※      ※      ※      ※

B棟與C棟地上通道途中的某個工作人員休息室,悠衣曾經待過的房間。

午餐時間已經過了,不過憑有紀的本事,要弄到食物並不難。不一會兒,兩人就一起坐在地板上,吃起了有紀帶來的炒麵。

吃麵的時候,兩人趁著這次比較輕鬆的見面,交換起各自的情報,以及這陣子以來的見聞。

「納茲卡……啊!」

「妳想到什麼了?」眼見育未的反應,有紀不禁問了一句。

「有紀,妳知道我在A棟,要接受兩種精神訓練吧?」

「知道啊,MINMES、ELPOD。」

「那兩個訓練的房間地板上,有一些發光的圖形。我本來只是隱約覺得以前好像看過那種風格,聽妳這麼一說,我才恍然大悟,那些線條就是納茲卡的風格啊!」

「原來如此,上回我也沒留意那個。不可視之力跟那裡還有淵源?」

……對了,我還沒有仔細調查過這些精神訓練的房間。

育未又補充了一句:「還有,安息室也有那種圖案,只不過是放在天花板。」

……也還沒仔細檢查過烙印。

不久後,兩人就把麵吃完了。

「育未,等一下我跟妳一起去A棟,調查一下那些機器……在那之前,妳先讓我看看妳的烙印。」

「好的。」育未點點頭,伸出左手,將手背上的A-12烙印送到有紀面前。

肉眼看,完全就是一個普通的烙印。普通的精神掃描,同樣也找不出異狀。於是有紀不斷提高掃描的精密度,就像昨晚一心一意要救悠璃一樣,將自己的精神力盡可能變得至細至微,滲入烙印所在的每一個角落。

只不過,她只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感受烙印所在處每一個細胞的活動,沒有強求將精神力侵入其中。

「這裡會有什麼痛、癢之類的異狀嗎?」

「完全沒有。」

之後,有紀要育未再度敘述,被打上這枚烙印的經過。

……那裡的皮膚組織很健康、很完好……但這就是問題所在。

育未是在初入設施時被烙上這個印記,可是足以形成烙印的燒燙傷,至少都是第二度、第三度燒燙傷了。照道理,那種創傷怎麼可能恢復得這麼快。

……對方也擁有治療能力,是她嗎?

有紀很清楚,那個至今正體不明的黑色身影,便擁有這項能力。

「還有一件事。」有紀停頓了一下:「現在……妳還會時常想著母親嗎?」

「會啊。為什麼你要問這個?」育未感到不解,為何有紀要特地問這個。

「我就直說吧。我對妳下過精神暗示,讓妳下意識地不會跟別人講,發生在妳的母親身上的事,並讓妳下意識地漸漸不去碰觸相關的回憶……」

「妳……!」育未這才知道,初次見面時,有紀講『妳會照我說的做』是什麼意思了。

「可是,那明顯已經被消除了。」有紀露出凝重的神情:「我懷疑妳被烙上那玩意時,對方就破除了我下的暗示。」

相視無言了一會兒後,有紀先打破了沉默:「我把盤子送回去,然後一起去A棟。」

「對了……」育未開口叫住有紀:「妳去廚房的時候,能不能幫我帶個臉盆之類的東西?」

「做什麼用?」

「想洗個東西……」

育未簡單地說明了一下,關於那個造型獵奇的兔子娃娃。

「……那傢伙的品味還真是異乎常人呢。不,她根本不是常人吧。」

有紀調侃了一句:「會在乎她送的東西,代表妳心裡有點喜歡她是嗎?」

「哪有,妳別胡說啦!」

「是是是~」

※      ※      ※      ※

不一會兒,育未和有紀就來到了A棟。

「先把東西放進房間裡吧。」

說話的有紀,手上拎著一個洗菜用的塑膠盆、一小包洗衣粉。

「那當然。」

「沒人……」看著空盪盪的房間,育未自言自語了一聲。

「可能去別的地方吃午餐,還沒回來吧。」有紀鬆了一口氣。

自從上次見過一面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有紀很不想見那名銀髮金瞳的偽娘。彷彿冥冥之中有個聲音在警告自己,千萬別接近那偽娘……

搖搖頭,甩開那些雜念後,有紀把鋁盆放進盥洗室,俐落地弄了一盆泡泡水,同時育未也把那恐怖的兔子娃娃……或者該稱作『兔子屍體娃娃』的玩意給帶進來,泡進裡面。

「這樣泡到晚上,妳再換清水,然後輕輕搓揉搓揉。這樣弄乾淨以後再晾乾,就可以修補了。」

有紀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妳會修補嗎?」

育未搖頭:「我練田徑的,對家政一竅不通。」

「那好吧,我找時間幫妳補補。」

「……多謝了。」育未低下了頭。

「好啦,我們去MINMES吧。」

「嗯。」

……

A棟MINMES。

隨著房門的推開,走廊的光線射進陰暗的房間裡。

「怎麼了?下午妳應該去ELPOD才對吧。」揚聲器中,傳出工作人員的聲音。

「我知道。」

「那就快去。」

育未轉頭離開了房間。這看似毫無意義的舉動,其實大有深意。因為施展偽裝術的有紀,已經溜進了MINMES。

……真的,從上往下看著看著,忽然就有好似自己飛翔在天空,俯視著那個圖案一般的感覺……

有紀注視著地板上散發著黯淡白光的,納茲卡巨圖風格線條。隨著精神力放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懷念感,冷不防地從內心深處湧現。

不知不覺間,心神為之吸引的有紀,一步步地走向地上的圖案中央。懵懵懂懂間,她緩緩地半跪在地,向著那中心伸出右手……

……

……「我要回去旅行了喔。」

……這是,媽媽的聲音。

……「因為我一直都是這麼過來的。」

……想起來了……

……「讓更多人歡笑,就是我現在的使命。」

……和媽媽在一起一個月後,她又要踏上旅途的那個早晨。

……「要和我一起走嗎?」

……媽媽對著年幼的我伸出了手。

……「看來是多餘的問題了,走吧。」

……我……緊緊握住了她的手。

……

「嗨,想不到妳居然會在這裡。」

一道有些熟悉的聲音,讓有紀回過神來。

「是妳……」

循聲一望,有紀看到了月宮。

「先離開這裡吧。」月宮朝著她伸出了手。

「好。」應了一聲後,有紀拉著對方的手站起身來。

※      ※      ※      ※

出了A棟MINMES後,月宮帶著有紀到設施一角,通過一個需要刷卡通過的門,再走過一小段走廊,來到一間像是小辦公室的地方。

「剛才……是怎麼回事?」

隔著一張茶几面對面坐下之後,有紀問出了一直壓在心頭上的問題。

月宮沒有回答,而是反問:「妳看到了什麼?」

「媽媽……我看到了媽媽。」

有紀將雙手搭在自己的胸口。那股懷念感過去後,想起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她就忍不住一陣心痛。

「那是……強制讓人回憶過去的裝置嗎?」

「那只是手段,那台機器真正的目標,是精神層面的強化、培養。」

……『要怎麼樣,才能避免那種狀況?』

……『需要足夠堅強的意志』

驀然間,有紀想起了昨天那段對話。

……也就是說,這些訓練是為了讓信徒能掌握力量的手段?

「所有人的大腦,其實都儲存了自己生命中的每個點點滴滴。一般所謂的『忘記』,只是因為處理記憶的海馬迴,將那些不常用的記憶扔到大腦的角落而已。」

月宮露出肅穆的神情。

「那麼,如果把裡面儲存的一切,以為早就忘掉的事情,眾多遙不可及的記憶全都恢復的話,妳覺得會怎樣?」

「啊?這……大腦被撐爆?」

「大腦沒這麼脆弱。別忘了,那些東西本來就在腦子裡。」

搖搖頭,月宮繼續說了。

「透過最大限度的記憶修復,人將會再次用最仔細的方式,認識自己從出生到成長到現在的一切。理論上,人將能藉此得到極限的自我認知。」

……『脫離一切虛妄,得到極限的自我認知』

這段話,從有紀的腦海中閃過。

……這不就是……第八識!

「所以……妳們想用它幫人體悟第八識?」

「喔,妳知道?」

「有人跟我解說過。」

「是她對吧?那我就不用重覆了。」

月宮點點頭。

「妳想得沒錯,人類精神連接阿賴耶,那裡儲存了宿世輪迴的行為,乃至平行世界無數自己的所有行為結果。理論上這種記憶修復,同樣也會引導精神從阿賴耶讀取這些東西到腦袋裡,讓人認識所有屬於自己的真相,找到存在的真實。」

「就像是……魔術側所謂的接觸『阿克夏紀錄』?」

「對。雖然恢復意識之後,出於自我保護本能,裡面體驗過的一切,絕大多數都會重新埋藏在大腦之中。可是即便遭到埋藏,那份體悟也是真實存在的。」

「那……前五識的感官迷惑、第六識的情緒雜念、第七識的心魔原罪呢?」

有紀提出了疑問:「沒克服這些的話,應該無法證得第八識吧。」

「ELPOD。」

月宮簡潔地說了另一個精神訓練的名稱。

「那裡會讓人和另一個自己對峙,直面不願面對的過去。這訓練同時牽涉到八識,並且還會引出自我的陰暗面,精神壓力更為沉重,因此需要安息室幫助穩定精神,以免訓練還沒完,人就先發瘋、崩潰了。」

「可是……為什麼那些信徒還是死了?等等……」

……『我的心太脆弱了』

突然間,有紀想到了悠衣轉告她的,悠璃當時說過的隻字片語。

……『要製造出完成體的機率還很低,至今還在研究階段不是嗎?』

接著又想到了偽娘的話。

「……還在研究階段?」

「沒錯。」語畢,月宮嘆了口氣。

一時之間,兩人相對不語……

「為什麼……」

「嗯?」

「為什麼妳要來到這裡……」

「因為我的罪。」

「……罪?」

「我犯下的罪孽……就算我現在死去,那一切也無法挽回了。」

月宮露出了悽楚的神情。她緩緩地脫下戴在左手上的露指手套,再將手輕輕抬起來。

「妳……」

有紀睜大了眼睛,因為她在月宮的左手背上,看到了自己來A棟之前,才剛研究過的東西,FARGO信徒的烙印。

編號『B-11』。

「有興趣聽個故事嗎?雖說不是什麼有趣的故事……」

※      ※      ※      ※

今天沒有ELPOD的訓練,只是像上次一樣在安息室裡舒服地睡一覺。因為有紀事先說過,她調查完會直接離開,因此育未也沒有再去MINMES一趟,而是像平時一樣去餐廳吃飯。

……今天吃咖哩飯啊。

她端著晚餐,走去平時的位子。

……咦?

平時都比自己早到一些的蓉子,今天居然還沒到。

……訓練的關係嗎?

想了想,育未決定還是自己先開動吧。只不過在吃飯的時候,她總有一股心神不寧的感覺,也不知道是不是蓉子不在的關係。

這時,耳朵捕捉到了一陣不算大的腳步聲。抬頭一看,是蓉子。

「嗨,蓉子。妳今天遲到了,飯都涼掉啦。」

育未邊說邊想起,昨晚自己回A棟時,無意間偷窺到對方換衣服的那件事。

「是。」她沒去拿晚餐,也沒有坐下。

「……?」育未不解地望著她。

「……還妳。」語畢,她從口袋裡拿出一樣東西……育未之前送她的鑰匙圈型掌上型遊戲機。

……啊?我記得她之前說扔了……

育未伸手接過那東西後,蓉子隨即說道:「我先走了。」

「妳不吃晚餐?」

「是。」簡短地回答後,她就走出了餐廳。

「她今天是怎麼搞的?」

自言自語了一聲後,育未下意識地按下遊戲機的開關。

……聲音好小,畫面也暗了好多……快沒電了吧。

「哈,還真是個口嫌體正直的傢伙。」

消遣了一句後,育未關掉電源,收起遊戲機。

……嘴巴說扔了,實際上卻大玩特玩吧。

……搞不好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接觸遊戲機。

心情一下子愉快起來的育未,吃完晚餐後,朝著對面空空如也的座位喊了句『承蒙款待』後,離開了餐廳。

……

「回來啦。」回到房間時,偽娘已經在裡面了。

「嗯,我回來了。」

「有什麼問題要問我嗎?」

「喔,妳還真是了解啊……」

育未開口問出了昨晚就想問,可是卻一直拖到現在的問題。

「為什麼悠璃會死?」

「人類本來就會死。」這是理所當然的語氣。

「喂,別迴避我的問題好嗎!」育未表示,她很不爽。

「我沒有迴避啊。」

偽娘歪了歪頭,微笑著說道:「再明亮的星星,也有失去光芒的一天。這顆星球、太陽、銀河系,甚至整個宇宙,都有迎接終結的時刻。相比之下,人的一生簡直像是剎那間的事,不管生命的長短、愛戀、希望、悲痛、絕望,都只是剎那間的邂逅,最後都要歸入死亡的懷抱。」

「不要轉移話題!」育未加重了口氣:「不然我換個問法,是什麼東西把悠璃變成那樣的!?」

「那是關鍵中的關鍵,我不能說。」

育未微微一怔。

……是錯覺嗎?為什麼我覺得這一幕非常熟悉……

……明明我應該是第一次這樣質問她才對啊。

用力搖搖頭,甩掉剛才那股突然從心裡冒出來的異樣感覺。

「意思就是妳知道,可是不告訴我?」

「抱歉。」

「哼!」

育未轉身走進盥洗室,看見角落那個泡著兔子娃娃的鋁盆。

……對了!

她把兔子娃娃拎出來,接著將那盆變成灰黑色的泡泡水,移到房間地板上。

「過來。」

偽娘立刻過來了。

「正座。」

她乖乖地照著育未的指示,在鋁盆面前擺出正座的姿勢。

「知道嗎,這是加了洗衣粉的水喔,只要一點點進去眼睛裡,就會讓人痛得受不了。要是喝進肚子,就要準備去腸胃科報到了。」

育未坐在地板上,左手放在偽娘的小腦袋上,微笑著說出很可怕的話。

「妳不說的話,我就把妳的腦袋按進這裡面。要是一個不小心按久一點……哼哼,妳可能會沒命喔~」

和媽媽分開的那段時間,她因為內心的孤單與空虛,成了一名四處廝混的不良少女,還憑著矯健的身手、田徑王牌級的體力與腳力,闖下了一番名號。她現在這招,就是在那時學到的。

「先說清楚,我是不會說的。」偽娘臉上的神情,沒有一絲驚慌:「可是如果妳覺得這麼做能讓心情好起來,那妳盡管做吧。」

育未直視著偽娘的眼睛。金色的瞳孔裡,看不到一絲陰翳。

於是育未明白了,就算自己這麼做,她也不會說的。

「唉……」

嘆了一口氣之後,育未拿開了左手,將鋁盆端回浴室裡。倒掉裡頭的髒水換上清水後,再照有紀說的,把兔子娃娃放進裡面細細搓揉了一翻。

默默地做完這些之後,她沖了個澡,換了一身衣服後,疲倦地往床上一躺。

「請不要被一時的衝動牽著鼻子走,那並不是件好事。」

偽娘坐在床沿:「多動點腦筋的話,應該會有更多的方法和手段。」

……她說的沒錯,我實在太衝動了。

……對了,記得有句話是這麼說的……衝動是魔鬼啊……

※      ※      ※      ※

「……呼。」

回到竹林中央的小屋時,天色已經晚了。

有紀將身子放倒在床上,腦袋裡想著月宮告訴她的那些話……

……

我出生在風之使的家族中,母親因為她是風之使,因此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而父親也在幾年後隨母親而去。從小,我就和姊姊月宮七名相依為命。

風之使,轉生為人的羽翼少女之後裔,覺醒原本屬於翼人的能力後,就會遭詛咒波及,死於無藥可救,沒有名字的疾病。

我很清楚自己的宿命,可是詛咒發作時我已有小孩,不願讓孩子為我陪葬,於是尋找了許多方法,最終來到FARGO。

由於風之使的身分,我擁有等同A級的待遇,並在獲得不可視之力後許下願望:『讓我活下去,最起碼活到孩子出生以後!』

我的願望,實現了。

身體狀況快速好轉,很快就幾乎完全康復。我馬上回家要和家人團聚,卻沒料到姊姊與孩子的父親,都莫名其妙地忽然病倒,很快就衰弱至死。

我以為這就是願望的代價,但是我錯了。

繼續活下去的唯一理由,肚子裡的孩子,彷彿時間被凍結般,停止了成長。

我回到FARGO,試圖改變這一切,但是……

……『意志的自由,是神賜給人最珍貴的禮物』

……『以自由的意志許下願望,神也同意這願望後,在簽訂契約當中,這珍貴之物就要成為犧牲品』

……『如果妳以為還能用自由的意志反悔更改,那麼妳就是想用不義之財達成目的,這是不被允許的』

我不能接受!

我想用盡身上一切力量,毀掉這個地方,卻敗給那正體不明,好像根本沒有實體的影子。可是不知為什麼,明明是那副詭異的形相,卻給我彷彿親人的感覺……

那影子告訴我,孩子停止生長,是因為第七識『末那』的關係……前六識『眼耳鼻舌身意』對應『色聲香味觸法』六感,第七識則對應『時間感』與『本體感』。

很睏很睏,想再睡一下,以為只多躺了十幾分鐘,結果一看時間才知道自己多躺了將近一小時……這種區別時間長短的感覺,也是生理時鐘的體現。孩子無法成長的關鍵,在於細胞意識的時間感。

還告訴我,傳承著拯救羽翼少女之使命的一族,若能領悟第七識,並以此境界施展治療法術,讓精神力入微,達到足夠感應、影響細胞意識的地步,或許就能將時間感恢復。

我不知道,她為何知道這些,更不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總之,我把她的話當作線索,在各地打探消息,同時也尋找其他辦法,還在途中修得魔物使的力量,直到遇見了妳……

……

「……第七識嗎?」

有紀仰面躺在床上,將右手伸到面前。聽完月宮至今為止的遭遇後,她感到一股強烈的焦躁感,從內心深處油然而生。

……孩子出生後,恐怕她將命不久矣。

……不過她明顯不在乎這一點。

……所以……問題就在我這邊了。

右手用力一握拳。

……根據她的說法,想體悟第七識應該與深層潛意識、細胞意識有密切的關聯。

……也就是……『心』的修行。

……就像她說的……『需要足夠堅強的意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24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IR|ONE ~前往燦爛季節~|久彌直樹|麻枝准|Kanon|MOON|Key|PrayForKyoani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恐怖之月》07... 後一篇:【小說】《恐怖之月》09...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d61008巴哈姆特
持續推廣新作品,祝巴哈23週年生日快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