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耽美】殺手《紅街》第八章 為你送來玻璃鞋

作者:牧葵│2019-08-20 14:37:13│贊助:204│人氣:155
第八章 為你送來玻璃鞋



  1.

  胡捻?

  雨下得像子彈打在地面上似的,彭澤理拿了傘,可依然在走出屋子的瞬間淋濕了全身。他頂著雨勉強睜開眼睛,過街的時候看見對面的人視線似乎隨著自己在移動。現在他幾乎肯定了,那就是胡捻,那人高而瘦的身影站在雨裡,落魄得、竟有幾分形銷骨立的味道。

  隨著兩人距離拉近,彭澤理看清了老同學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水珠沿著他的輪廓滑至下巴,他的目光一路追著彭澤理,直到那人來到眼前。

  「你怎麼在這裡?」

  彭澤理那身西裝也濕透了,他半濕的頭髮貼著微紅的臉頰,因跑動而有些喘。胡捻低下頭靠近那雙不假修飾的眼睛,在裡頭看見了自己的倒影,吐息靠近,在冰冷的雨夜中這樣的溫度格外清晰。

  「我給你送來玻璃鞋了。」

  他笑著說出有些意義不明的話,彭澤理卻有些驚嚇地把傘丟下,伸手去解他胸前的襯衫釦──他受傷了。深色的衣料下透出顏色更暗的血汙,一拉開他衣服,便見到橫過軀幹的幾個彈孔,還在汩汩冒血。

  彭澤理說不出話,胡捻卻還一副無所謂的態度,發現他在看自己的傷,「哦」了一下,動手去挖其中一個彈孔。掏掏弄弄、挖出一個彈頭,彭澤理才猛然回神。

  「我去開車,你到屋簷下面等我。」

  「哦,不去參加舞會嗎?」

  「別開玩笑了!」

  彭澤理難得地提高音量,他感覺胡捻是瘋了,返回馬路對面便去開自己的車子。這段時間,胡捻確實站在原地等他,只不過是在雨中,鮮血被雨沖到地上、迅速地流入排水溝。

  轎車停在他面前,彭澤理都顧不上血漬弄髒沙發事後要清理多久。胡捻上了車,仍一副輕鬆的樣子──他是裝的。那些細小瑣碎的傷,疊加起來一樣可以要了人命。

  天知道他在想什麼、去了哪裡。受了這樣的傷,還跑來紅街。

  「你該直接去醫院的。」

  彭澤理一面轉動方向盤一面說道,胡捻把座椅放了下去,讓自己能舒服地躺下來。從他的角度,正好能仔細觀察駕駛座上那人的耳朵。他忽然低笑了聲,感覺到彭澤理隨著他的笑輕顫了一下。

  「我記得那年,灰姑娘踩著他的玻璃鞋,和王子一起出現。」

  「……都什麼時候,提這個做什麼?」

  「也沒什麼,就是想到大學那場變裝舞會。江楚霽讓你穿上裙子,扮成童話裡的女主角,有好多人都在等著看你笑話,結果你倒讓大家都驚豔了。」

  彭澤理不說話,他加重了踩油門的力道,往醫院開去。胡捻含混不清的語調讓他猜測他應是在發燒,這對傷患來說並不是好徵兆。

  「澤理啊,我剛剛在對面看紅街,我就在想,我是真的很佩服你。你的王子給不了你魔法,可你也守著自己打造的堡壘到現在了嘛。」

  「你想說什麼?」

  「啊,我一開始就講嘛。我來給你送玻璃鞋。」

  在一個轉紅的號誌燈前急煞車,彭澤理終於轉頭看向他。胡捻彈了個響指,眼睛卻閉上了。他用手臂蓋住自己的眼,因為認真起來而沉下聲音:

  「你收到了威脅不是嗎?是新區的人,有人在覬覦紅街的生意。你這裡是不是有個叫莫曉紀的客人?嘿,她透露你接殺人委託的事,他們就故意找人給你另一個委託,再讓你手下的男妓經過那裡。」

  要不是後方的車子按了喇叭,彭澤理都不會注意到綠燈了。胡捻說的話讓他一下子難以反應,可順著他的敘述想,事情的脈絡又倏地變得清晰。

  他睜大了眼──是了,要男妓們自己離開紅街,這的確是一種辦法。對方想在不驚動警察的前提下揭穿他,利用黃穆奇,試圖引導其他男妓自己發現真相。而紅街的客人,那些貴婦只要以買娼的事作威脅,讓她們配合不過小事一樁。

  感覺到雨水浸透了皮膚,彭澤理忽然渾身發冷。他不知道幾時在外人眼裡,紅街也成了可以圖得巨利的地方。

  「我處理掉了。」

  「什麼?」

  「新區那兒的主使,讓他知道紅街不是適合他亂打主意的地方了。剩下那個大嘴巴的女人,還有你手下的男妓,你自己看著辦。」

  離醫院只差兩個街口,彭澤理卻因再也握不穩方向盤被迫把車停到了路邊。他整個人頓在那兒,良久,方能吐出一點聲音:

  「你去了新區,才受的傷?」

  「唉。畢竟我的專業也不在打架,要給他們一點教訓,只能這樣啦。」

  彭澤理側過臉,看胡捻放下手,睜開眼和他對上了目光,又故意笑了笑──上次手上的刀傷也是嗎?彭澤理沒問出口。他發現自己害怕聽見肯定的回覆,那會打破兩人之間脆弱的平衡、也會讓他失態。

  他以為是他一個人在維護整個烏托邦,卻有人要在別的地方,護著他最初對愛情的全部嚮往。

  「澤理,給我來一個唄。」

  胡捻指了指自己嘴唇,彭澤理頓住幾秒,幾度欲言又止。他垂下眼,手離開方向盤、撐著座椅間的置物箱便側到了胡捻上方,陰影遮住了胡捻的臉龐,剩下黑暗中幽亮的一雙眼睛。

  他的唇抿了抿,輕輕落下,在半途卻被一隻手擋住。

  一時寂靜無聲。胡捻的眼微微瞠大,好似這一秒才忽然清醒。

  「天啊,我開玩笑的!我要死了……喂,你還是趕緊把我送進醫院吧。」

  

  2.

  胡捻被推進了診間,彭澤理在走廊的塑膠椅上等著,思緒一直茫然地飄浮在空中,醫師走出來和他說了幾句話,大概只是告訴他胡捻沒什麼危險,傷口處理完後觀察一天便可以離開醫院。

  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卻有更多複雜的思緒湧上心頭。彭澤理茫然地想著他們在車上的對話──雖然因為淋雨和受傷,說出來的話很可能不是胡捻的本意。可他難免因此多想一點,想到前不久同學會結束,他才淡化的念頭。

  自己對胡捻是什麼感情?至少之前,絕對有些好感存在。但對方幾次表現出拒絕的態度,彭澤理便克制了情感。或許他的感情需要取決於對方對他的看法,他在意對方是否喜歡他、遠大於他喜歡對方與否。所以李景熙對他抱有愛戀、他也沒想過拒絕。

  太習慣任他人去定義他們的關係,可胡捻的作為又前後矛盾。所以在這個時刻,他手足無措。

  走廊上幾個年輕的護士走過,她們偷瞄向他的眼睛,不等走遠便開始竊竊私語。和感情的事類同,當初江楚霽說奇怪,他就藏起了雙眼的顏色,而今天李景熙認為它好看,他便有短暫的一瞬想:以後不必特意遮掩了。

  可胡捻問的、他真正的意志,他實在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這輩子唯一稱得上決定的事只有經營紅街,試著讓這座旅店,變成可讓客人及他自己相信愛情真正存在的地方。

  但紅街真的成了他一開始希望的去處嗎?而他,在底層與上層的夾縫間看盡人間百態,除了青春慢慢消逝外,又得到了什麼?

  彭澤理看著自己指間的暗繭,診療室的門開了,他才抬起頭。胡捻的上半身被紗布裡三層外三層的包著,躺在病床上被推向觀察區,彭澤理起身跟了上去。

  「哎,這醫院的床沒有旅館的舒服呀!」

  胡捻看上去精神好多了,頂著護士嫌棄的眼光,大聲抱怨著。他被推到了觀察區的角落,護士警告不要打擾其它病人,他才不情願地閉嘴。彭澤理默默地在他身邊坐了下來,拉上簾子,姑且算是隔出一塊稍微隱蔽的空間。

  護士交代下次來換點滴的時間、及傷口護理的注意事項,便匆匆離開。簾子內剩下兩個人,胡捻「哎」了幾聲,也不知是什麼意思,撇過臉、漫不經心地問道:

  「不回紅街嗎?我看舞會都要結束了。」

  「……為什麼幫我處理紅街的事?」

  彭澤理無視他的問題,逕自問出自己所想的。聲音很低,聽上去有些壓抑。

  「你是我的長期客戶,我當然要保護一下我的生意來源啦?」

  胡捻好似沒有感覺到他背後複雜的想法,用那種理所當然的口氣回答、惹得彭澤理片刻間還不知怎麼接下去。胡捻把他的眼神都看在眼裡,想那泛白、帶著酒精氣味的嘴唇差一點點就親到了自己,在被單底下,他暗自握緊了拳頭。

  「是嗎?」

  「拜託,澤理,別誤會。你以為還能是什麼?」

  有時會這樣。胡捻在的笑容後面,傳達出一種將人拒絕的冷漠。彭澤理微弱地勾了下嘴角,只覺得心裡一空。他缺乏精確的詞彙能形容他的感受、也找不到更多能問的話,確認另外一人的看法。

  「那時的舞會……」

  「嗯?」

  「我記得我穿著高跟鞋,對著鏡子走了很多遍,跌倒幾次、腳後跟也走到腫了。可只要想到江楚霽、想到不能讓他丟臉,就想,那樣練習也是應該的。」

  胡捻張了張嘴,臉頰抽搐了下。彭澤理敘述時那種認真的模樣、就和他當時的想法一樣氣人,他把一些尖銳的話硬生生地吞回肚子裡,過了半天,只擠出一句:

  「所以我說是他配不上你。」

  「呵,也許是我配不上被愛的位置呢?」

  「哎你──聽著、聽著聽著,現在那個誰,景什麼?不就在追求你?你就接受他得了!我就不該問你去同學會的,真是……我可不記得你有這麼軟弱了。」

  彭澤理僵住了,他意識到自己在同學會後的表現已經讓人不耐煩。他做錯了、還自顧自地會錯意,和胡捻說了太多,自然消磨掉對方的耐性。他想開口辯駁又覺得只會激怒對方,低下頭苦笑了下,便不作回應。

  他的神態讓胡捻發現自己似乎把話說得太重了些,抓了抓頭,他「嘖」地說道:

  「我不是要說你什麼……是,我是沒可能跟你在一起,但你用不著想這麼多吧?你離開學校那年,我偶然找到紅街,知道那家新開張的店是你的,我嚇死了,結果你只跟我說你得給你老媽那裡寄歐元。」

  「那是因為我父親欠下的債。」

  「我知道啊。但那一大筆錢,哪是誰都能說要還就還的?我知道你還是很堅強的。而且現在我看出來了,你是真的想經營好紅街。」

  胡捻停了一下,放慢說話的速度,同時收起臉上自嘲一樣的笑。

  「所以我幫你處理了一點麻煩,就這樣而已。我是外人,與你和你的旅館無關,你都說了,你也是在那裡等一個人跟你在一起,現在有人選出現了,不是很好嗎?」

  彭澤理抬起頭,目光相對了好幾秒,是胡捻先別開了臉。彭澤理有些不確定,很輕地、他問道:

  「胡捻,那確實是你的想法嗎?」

  胡捻笑了聲,他快受不了彭澤理這些不自覺把他逼到角落的話。他的拳頭握緊了又再鬆開,重複無數次,他說:

  「我配不上你,我是真的這麼想。」

  彭澤理的電話響了,一看,是李景熙打來找他。再瞧手機裡的簡訊,原來他從幾個小時前便在試著聯絡自家老闆,好幾封簡訊被擱在那裡,彭澤理沒有馬上接電話,而是先打開了訊息。

  ──老闆?你沒事吧?

  ──舞會一切都很正常。亭亭醒了,我們能處理。你回覆我好嗎?我有點擔心。

  ──老闆,求求你,你在哪裡?

  溢於言外的掛念不知為何,在此刻使彭澤理內心狠狠一顫。他看著胡捻,緩慢地接起電話,隨著喧鬧的背景音出現,李景熙的聲音近乎哭腔:

  「老闆、老闆……太好了,我還以為你怎麼了。你在哪?有沒有需要我去接你?」

  觀察區的安靜與那頭的喧鬧形成強烈的對比,一如兩個不一樣的世界。胡捻也正看著他,大概猜到了來電的人,擺了擺手,意思要他把自己丟在這兒就好。

  夜還剩一半,現在回去可能趕不上紅街的舞會、但還趕得上去找那個男孩。而他──胡捻的工作早已結束,他的灰姑娘自己有能力找到魔法。





*

有沒有要買股的,動作快!下好離手(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17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怒目少年
景熙

08-20 15:17

怒目少年
話說又是莫小姐招惹來的,真煩

08-20 15:29

牧葵
其實這批不完全算是啦((08-20 16:06
怒目少年
我知道她不是有意的,但她幹嘛隨便告訴別人啊,這種買兇殺人的事是可以隨便說的嗎?

08-20 16:19

牧葵
這個⋯就確實比較(ry08-20 22:42
紫由
好期待下一集啊! [e15]

08-20 21:25

牧葵
先大聲告訴我站誰!(遞麥08-20 22:42
紫由
胡捻!! [e19]

08-21 02: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gjo3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不垢】悲情女子齊優兒(... 後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pqr0508SinoAlice人魚公主
小屋繼續更新繪圖~歡迎大家來坐坐 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