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40 那些說不出口的

作者:雪洛茉絲嘉│2019-08-20 03:36:12│贊助:0│人氣:16
防雷




又走了三個多小時抵達了洞穴的深處。
點點螢光混著聖光照出牆上的苔紋。

「不太多,不過還是先採吧。」

打開了罐子,我刮取著。
但梅妮塔沒有靠過來,只是往另一邊去。

「喂,過來這裡,那裏搞不好有別的東西啊。」

「梅妮塔,過來吧,這邊的位置讓給你。」

接在格雷的後面,我說著。
但一聽到我的聲音,又讓他反感起來,他抽出了琉璃劍以後使用了火焰往另一端走。

然而在火焰照耀那端的瞬間,一張漆黑的獸臉,同為深淵般幽暗的眼眸被點亮了。

還來不及喊他的名字,梅妮塔瞬間就消失了三分之一,被咬落的髮辮與碎裂的琉璃劍掉落在漆黑的洞穴中。
妮雅尖叫著,一直喊著他的名字。

「影狩者?」

「這也太大了吧。」

潛伏在影子中漆黑的魔獸,有各種類型,因為不曾有人見過真面目,所以被統稱為影中的獵食者(影狩者)。
但眼前的這一只,至少有正常概念的十倍大,一個張口就可以吞下整個人也說不定。
幾個人馬上團團圍住妮雅試著在那個傢伙再次攻擊前離開。

魯迪自願斷後,哈吉拿起盾牌要大家從後面的通路撤退。
在慌張下仍努力保持警戒隊形,已經失去了魔法使,攻擊的手段會變得相當麻煩。
朝著原路退回去,哈吉在洞口的時候回頭。

「大家快過」

一隻雞蛇竄出,格雷來不及反應時被哈吉推了一把,而他被石化的詛咒禁錮了身軀,我抽出長劍將雞的頭顱砍下。
但是蛇的那一頭一個掃過,哈吉的身軀在不流一點血的情況下斷成了兩節。
起身的格雷將蛇頭切下,雞蛇才倒下去。

被血腥味引來的獸可能越來越多,但也可能被剛剛的影狩者嚇得不敢過來,但無論是哪個,現在留在這裡是非常危險的。
哈吉雖然沒有死,但離死亡也相近了。
格雷呼喚他的名字。

「哈吉,聽的見嗎?」

「我在......」

「別說話,我馬上救你。」

「沒用的,妮雅,已經來不及了。」

胸口以下都被石化而且碎裂了,拼回去解除石化之前就會先因為窒息而死亡,但是先解除石化就會大量失血。

「可是哈吉他還活著啊,他還沒有死,只要香緹你用你的力量,說不定哈吉不會死。」

或許強迫操作血流可以讓他多增加一點存活時間,但是後遺症相當嚴重,而且要這麼做需要足夠的光芒,以及大量的時間。
如果把哈吉治好了可能全部的人都要死在這裡。

「妮雅,沒關係的......你們快走吧,血味說不定還能拖延他們一陣子。」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不要讓他那麼的痛苦。

「香緹,你想做什麼?」

「對不起。」

「要說抱歉的是我吧,如果......我沒有被你的金髮所迷惑的話,她說不定就不會死了。」

哈吉的聲音,虛弱中帶著溫柔,呼吸伴隨著咳血的混濁,變小,隨後嘎然而止。
將短劍從他的喉嚨中抽出,甩淨了上面沾的血,撿起不遠處破碎的苔罐裝進自己的罐子。

「走吧,現在不能再停下來了。」

沒有感傷落淚的時間,不然我們會與他一起共赴黃泉。



看著桌上的資料,總算稍微確定了獸群的類型。
大小都有,小的大約是一個人大,中型的則有牠的三倍到五倍大。
可能有三種到五種共生群的存在,目前可觀測的種類是中小型種。

圍成一圈,我與各個隊長以及斥侯觀測班在傍晚時分開會。
亞歷克講解完手上的資料,大概給了這樣一個結論。

「總而言之,請斥侯們做對分探索的時候,不要離開觀測員的視線。」

對分探索大概是以一點為中心,朝前方視野切成多角度探索,觀測士通常會在中心高點觀察是否有問題,而斥候身上也會攜帶該觀測士的信號球預防萬一。
當探測的點變廣,需要更多人手去觀察斥侯的行徑安全,畢竟對方有時候會是在島上探索,你只能勉強從林間的空隙去辨別對方是否安好。

所以觀測士雖然不戰鬥,但卻是相當重要的警戒職位,有些觀測士會作為司令負責發號命令,團中五、十、十五的小隊隊長都是觀測士,作為刺探班。
同時配置的治療士與砲擊手也比較多,在自己與其他小隊需要支援的時候能更快更有效率的抵達,而需要近戰的支援則由其他小隊分人前往。
其他小隊配置觀測士大多是作為砲擊定位用途,但像現在的必要時刻,只將需要的人數分給弓箭隊與魔法砲擊隊,剩下的人則作為上述用的支援特殊班和斥侯進行探索觀測訓練。

訓練說得好像很難,不過就也是斥侯在島上躲貓貓,由觀測士在上空使用「遠視」尋找的小遊戲罷了。
「遠視」的魔法就單純是把視線拉遠,一樣會被其他東西遮蔽,同時,視野也會變窄。
所以觀測士的安全在使用「遠視」的時候反而是最脆弱的,有些人會同時使用「感知強化」同時戒備四周有無特殊物飛來,但感知強化是相對來說需要強大魔力與精神力維持的魔法,無法長期使用。
通常剩下非觀測士的隊員,會有兩三人以肉眼做戒備,在必要的時候會請觀測士切斷「遠視」,並且和斥侯通知交戰中。

雖然觀測士都會使用「通信」之類的感知魔法,但是只能單向傳送,對方如果沒有同樣的魔法也無法回傳,再加上「通信」有距離限制,比「信號」短上非常多。
到一定程度的遠方探索,同時要顧的不是只有前端的安全,後方遭受意料之外的襲擊也是需要防範的。
我之前在當冒險者的時候大致就是做這個類型的輔助角色,雖然不會使用上述的魔法,但是格雷的位置不會太遠,彼此約定用顯眼的衣物做為警示,可以快速簡單的雙向溝通。
必要時在有異常攻擊時,以魔法掩護被襲擊的格雷,並請梅妮塔在格雷與牠未交戰的時候先一步狙擊。
不然被梅妮塔的的魔法炸到,可不是普通的鬧著玩。

「所以面對以上的狀況還有人有問題嗎?」

一個斥侯團員舉手了。

「獸的種類是怎麼判別的呢?」

雖然不是很完全,但列表上寫了三種的獸名,其餘的只有寫出體型與可能的特徵。

「有一個情報班將自己埋在地窖下,藉由上面設置的紀錄球觀察,才辨別目前可視的幾種。」

將地窖的口用土魔法封死,為了讓獸聚集,不用驅獸粉,而是在那裏設置了相當多的信號球羊屍與組合型肉團。
在屋頂的位置設置觀測球,一邊在地窖下觀察一邊寫出獸的種類並將情報以感知通信傳到其他地區的情報點。
「通信」想要更加的遙遠,可以使用雙向媒介,雙方持有同調的「信號通信」就可以遠距離的通訊,但是成本相當高昂。
而且為了避免被用做惡途,這個魔導具被列為一級禁止的道具,只有通過權限的貴族才能持有。
我聽見的時候也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畢竟願意這麼做的人並不多。
即使存糧能夠撐上兩三個月,但是被關在那裏要死去也可能只是一瞬的事情,不管是獸為或是人為。

「龍種相當多呢,感覺需要對龍特化。」

已知的種類有雙足飛龍、拜亞特(赤晶炎龍)與帶翼的變種蠍獅。

前兩者都是重要的裝備材料來源,但通常不會成群結隊出現。
所以形成了聚落可能是有龍母之類的領導者在。
不過有比他更小與更大的獸存在,小的可能是幼崽,但這時節並不是龍的繁殖期,所以是別的幼獸?
蠍獅大約一個人大,其他兩種都大致是三倍大,更大以上的龍種,我思考著。
如果是真正的龍種,不要說打了,這個國家或許都會消失吧。

所謂真正的龍,大概就是傳說等級的龍,又稱為真龍。
可以幻化成人型,擁有高等智慧的種族,和一般順從野性的龍不同。
做為龍人的「嘉基薩」,據說是真龍血脈的傳承者,但因為過於混血,所以喪失了真龍的魔法。
真龍的體型相當的龐大,據說一踏可以毀滅半座小城,掃尾可以將大部分看見的東西都毀於一旦。
作為友好者,基本上遇上了真龍,或許還有機會以薩奧雷菲歐亞的名字去試著說道理。
但同身為龍種,真龍聽說還是會出手保護同族的亞龍種或是嘉基薩。
因為與加蘭希德有盟約,所以即使是真龍,也不會是冥龍。

「關於這點已經著手處理,近戰組可能需要研究對龍隊形,至於恢復班也會對於蠍獅毒準備血清。」

亞歷克回應完這個問題後坐回了位置上,有不少人的表情不好看。

「其他可能大型的獸,可能有著毒液或是腐蝕性的詛咒。」

我站起來,將這件事情說明。
注意到我的言論,不少人的視線朝我看去。

「上面沒有提到啊?」

「不,他這麼一說很有可能。」

「什麼意思?」

「小型的獸有蠍獅,正常來說龍種會捕食更小的獸,但是不吃的原因大概是蠍獅群相當大,再者就是有其他更多會讓龍畏懼的獸混在蠍獅群內。」

「融化龍鱗的毒液嘛......」

「是的,就同凱因隊長所說,現在要擔心龍種,可能更需要擔心是雙群的獸一起過來,因為龍種與另一群獸為了食物而競爭,但是龍卻無法打起來。」

「不是一大群,而是兩群嗎?」

這種情況也不是沒有過,防範了第一波卻被第二波進攻攻擊而潰散。
如果龍不多的話,推估在三十左右,而蠍獅的獸群混上他種獸,可以到兩百。
這樣一想,或許防備更加的困難。

「如果是龍群,再怎麼樣也不會大於三十,但是蠍獅群可能會有其他像是奇美拉或是羽冠雞蛇之類的共生種在裡面。」

和一般不會飛的雞蛇相比,羽冠雞蛇的攻擊性更強,但是石化的效果較弱。
再來是很重要的一個問題點。

「請大家做好準備夜戰,畢竟蠍獅群的種類都屬於夜行種,龍則是日行種,所以很有可能是需要耐力的車輪戰。」

這話連大致熟悉情報的核心組都不禁嘆了一口氣。

「你也,太過於現實了。」

說話的是維札,他沒有反駁我的意見,只是有點無奈。

「我要是不說的話,不做實力保留我軍全力進攻,撐不到戰爭結束的吧。」

「我還以為能說出『再撐一下就好』然後一騙到隔天呢。」

「現實上,這種提高士氣的哲學在冒險者這行一點都行不通啊,多的只是送死而已。」

「既然如此,就麻煩你提交一份對這幾種獸的戰術研究書吧。」

「我明白了。」

因為書寫的計劃書得到了不少好評,所以不少人對於我的態度也變得有些好感。
不過被說是以實力爬上這個位置是有點太過抬舉了,因為誰也不會想到一個破冒險者有這種能耐。

「好了,既然大家都聽見了,在他把戰術書遞交之前,各班負責人就請以耐力訓練,輪班機制,進攻分組的方向去發展,解散吧。」

他有些無力地揮揮手,要大家離開。
隨後,會議室只剩下四個人,亞歷克將剛剛的整理內容寫在紀錄上。

「那麼我就先和其他部門通知了。」

「去吧,晚點我再捎信給奇德的公部門。」

防毒支援的請求,並將情報送給那裏的情報員去做應對與派員,雖然只有五百人,但是能來的是對龍的戰士與解除異常狀態的治療士,那就是再好不過的支援了。
這時不禁想了,正是因為維札是聖宮騎士的一員,事情才會這麼地順利吧?
比起什麼都是被遞交上來才讀到後知後覺的領導者,在第一線上同時有著自己軍隊與聖宮騎士隨時能應變的領主。
正因為自己的權限與財力能做到非常多的事情,卻毫不吝嗇地使用,或許信號通信的魔導器也是維札給的。
不知道花了多少錢在買命上呢......

「在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只是在想你到底花了多少錢才弄到這些東西。」

「我可以只保留這句話前五個字就好嗎?」

還有心情開玩笑,不過看他很累的樣子,還是算了。
我唱了一首恢復體力用的聖言,讓他放鬆一點。
他趴在桌上閉起眼睛聽著。

「有人說過你唱聖言的時候很危險嗎?」

「哪個危險?」

他半張眼,把手伸過來。
用手指的指背輕觸著我的臉頰,我退了一步。

「看來還很有精神嘛,白擔心你了。」

「我是在誇獎你耶。」

「你還是去乖乖休息吧,聖言也不是能完全處理這種疲勞。」

雖說能恢復體力消除疲勞,但是人不睡覺對精神力不太好。
也會影響到魔力的集中力,可以的話還是自然狀態的養護身體。
他爬起來,想要拉我的手,卻被阻止了。

「怎麼,我要碰誰還要經過你的同意嗎?拉維爾。」

「他都已經迴避了不是嗎?」

意外的拉維爾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嚴峻,他也沒睡飽?
看來大家都累了,不阻止他們不知道會不會出問題。

「我說你們,沒有休息夠的話還是先休息吧,這幾天你們也辛苦了。」

兩個人一起看我。
我說錯了什麼話嗎?
維札用手撐起臉,歪著頭。

「那麼,克利香緹,明天你就休假吧。」

「啊?我說的可是你們。」

「我只是不想看到那種令人作嘔的臉,就這樣吧。」

他站起身,頭也沒回的走出去。
現在是什麼情況?我滿臉疑惑地站在原地。
而且現在哪有空休假,不把戰術書趕出來,對訓練有影響的。

「......我做錯了什麼嗎?」

「不是你的錯。」

我轉頭看著拉維爾,原來是說給拉維爾聽的嘛,不過跟我有什麼關係?
話說這兩個人......

「你跟維札吵架了?」

「有點。」

這個節骨眼上,內鬨最要不得啊。

「如果是警備或守備上的事情,好好談還是可以處理的,你就」

「不是那種事情。」

不知道怎麼了,他的語氣充滿著不耐感。
唔,私事的話就難處理了。

「既然是你們自己的事情的話我就沒辦法插手了,畢竟每個人都有無法讓步的事情嘛。」

他看著我,從原本的表情,變得有些難過。
拉維爾伸出手,原本以為他又要摸我的頭,但是手停在空中,然後放下了。
似乎下定決心那樣地直視我,他開口。

「明天,我有話想單獨和你說,約個地方見面好嗎?」

所以放我假是要我處理拉維爾嘛,維札這傢伙,一點都不吃虧。

「這裡不能說?」

他皺起了眉頭。

「需要一點時間,我......」

似乎有口難言,也是啦,如果是要說有關別人的壞話,的確私下談比較好。
不過我不覺得要特別放假去說,該怎麼辦呢。
突然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去你家的工坊找你吧,既然他都這麼說了,明天你也翹班吧。」

「......明天我本來就休假。」

我就知道,這個滿腹壞水的傢伙。
總而言之這回換我當一輪保母就對了。

「那麼,明天你家見啦。」

見他沒什麼反應,我問他怎麼了。
他只是有點困窘地吐出幾個字。

「為什麼要選我家?」

「伯母說很想看看你嘛,既然都放假了,回去看一看嘛。」

之前跟吉娜閒聊的時候知道拉維爾工作真的很忙,上次見到他大概是我剛進騎士團不久的時候。
見到我的次數還比自己的兒子多,受了他們照顧,不幫忙一下有點過意不去。

「我知道了。」

「那我先去聖宮了,你如果沒什麼事就早點回家吧。」

我笑著對他揮揮手,見到我的表情,才慢慢地展開笑容。

「嗯。」

我在前往聖宮的路上,一直想著他們兩個到底會為了什麼事情吵架。
私事的話,我和男人間的友誼一點都沒有印象啊,啊,好像有。
吵一架以後打一架,然後隔天又和好了,魯迪跟格雷吵架的時候總是這樣。

為了團隊的任務吵架,畢竟格雷總是負責比較危險的部分,但是魯迪總是喜歡一劍把全部都劈了,導致獸群分散或是材料被破壞了。
格雷總是吵著「老頭子你這樣要怎麼完成任務啊!用點腦袋行不行!」
然後魯迪就會回答「行,我用腦袋把那群獸一起轟了不?」然後看著他用腦袋把野獸的頭骨敲碎。
格雷氣不過就會喊著來決鬥啊,然後被魯迪修理一頓,隔天又沒事的繼續任務。

想起那時候的氣氛,忍不住笑了。
如果他們兩個也能這樣打一架或許就能和好了吧?

「克利?」

亞娜逸絲呼喚著我。

「抱歉,來晚了,剛剛在開會。」

她搖搖頭。

「你過來我就很高興了。」

和茉跟萊莎換班以後,我檢查亞娜逸絲的學習狀況。
聖術看來沒什麼問題了,聖言的部分,雖然不在預期,但也是超前了正常九成的學習者在快速吸收著。
雖然很希望能再多學會一點,不過勉強不來。

注意到旁邊一直飄來的視線,我不禁問了。

「亞娜,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突然地發問,她縮成了一團。

「唔,呃,那個......」

一臉難以啟齒的樣子,我等她整理好心情。

「你慢慢來,我等你,想好再說就好。」

摸摸她的頭,她卻掉眼淚了。

「那個,你要走了嗎?」

「我不是才剛來嗎?」

她拼命的搖頭。

「是,那個,茉跟萊莎說你要離開這裡。」

是這個離開啊,我想說晚點再說的。
把手收回萊,我坐著。

「嗯,就是那樣,獸群的事情結束我會再離開這裡去奇德。」

「不會回來了嗎?」

這孩子什麼時候這麼敏銳了?

「不,事情辦完還是會回來的。」

「要多久呢?」

我望了旁邊的窗外。

「要好一陣子吧,我也不知道呢。」

聽見這個回答,她露出了相當悲傷的表情。

「克利......」

「別那樣喊我嘛,又不是見不到面了。」

「可是,那拉維爾怎麼辦?」

拉維爾?

「唔,他也知道我要去啊。」

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他遮起嘴。
感覺是有些隱情,不過要問他嗎?
見我沒有追問,他才又慢慢說著。

「拉維爾知道你要離開,沒有說些什麼嗎?」

想起那一天的事情,我思考了一下怎麼說才不會引起誤會。

「他希望我不要走。」

「那麼。」

我搖搖頭。

「不是你們說能不去就能不去的事情。」

這話好像有點重,亞娜逸絲張大了眼。

「那是什麼意思......?」

糟了,好像不能瞞過她。

「就只是教廷希望我能過去奇德輔佐聖王而已,不過這件事只有你、拉維爾、維札跟卡珊德拉知道而已,可以的話不要告訴別人好嗎?」

撒了一個超爛的謊,會相信的大概也只有她了。
說出這句話的瞬間,她撲上來,抱著我,眼淚不停的掉著。

「不要去,克利,不要去。」

就和那天的拉維爾一樣的反應,究竟該感到開心還是該感到難過呢?

「抱歉啊。」

哼起了聖歌,我拍著她的背,就像是給小孩子唱搖籃曲那樣,在她停下哭泣之前,不停地唱著。
我走了以後,拉維爾會好好照顧她的吧。
哭累的她抽噎著,卻依然緊緊抓住我的衣服。

「謝謝你,亞娜,我會好好珍惜你這份心意的。」

「......我不想要這樣。」

「嗯,我知道。」

雖然知道,但是卻也莫可奈何。

「你不知道。」

雖然無法完全明白她的意思,但我清楚的是,我離開了會給她帶來悲傷。

「沒事的,還會再見面的。」

「分開什麼的,最討厭了。」

「只要大家身體健康,一切安好,我就滿足了。」

她嘟起臉,小小的生氣。

「所以我才說克利什麼都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

「拉維爾真的什麼都沒和你說嗎?」

「......除了這句話以外,還真的沒有。」

那一天以後彼此都是忙於處理獸群的事情,沒有太多的交集,談事情也只有談公事。
所以才會連他跟維札吵架也是剛剛才知道,我的社交技能果然要再加強一下嗎?
聽見這個回答,亞娜逸絲稍許有口難言,感覺是拉維爾跟他說了些不能告訴我的事情。
我摸摸他的頭。

「既然你不能說出口,那明天我再問問拉維爾吧。」

他抬起頭,露出了會讓人心碎的表情。

「克利......」

「放心吧,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沒關係的,我也不會怪你沒告訴我,因為你跟拉維爾約好了不是嗎?」

那對似乎能融化他人水靈靈的眼眸凝望著。

「克利不會討厭我吧?」

這是什麼問題?

「為什麼?我很喜歡亞娜逸絲啊,我也喜歡大家。」

所以我才必須去。

「真的,不會討厭我吧?」

感覺又要哭了,我將他抱進懷裡。

「沒事的,我在這裡。」

亞娜跟拉維爾果然就跟兄妹一樣,連撒嬌的感覺都很像。
雖然不知道拉維爾對他說了什麼,不過應該多少提到了我前一次去奇德的事情。
不然這個反應實在是有點難以想像只是單純說一些普通的事情。
是在我回來見亞娜的時候說的嗎?還是在那之後發生的呢?

不管是哪一個,我其實並不介意。
我只是單純希望,能夠不要再對我的離去留戀,那只會讓雙方更加難過而已。
如果能像亞克傑爾那樣的乾脆,或許我也能毫無牽掛的離去吧。

但,這就是人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14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llcass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後一篇:薩奧雷菲歐亞聖劍奇譚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