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薰衣草原的克里斯》-〈30〉翻臉者必被翻之

作者:黑心米│2019-08-19 22:07:49│贊助:12│人氣:207
      睡了個好覺來到周六。周末大會沒有安排文科項目,而文賽我只剩下四天後的問答。雖然明天的十六強賽對我而言很是沉重,但空煩惱也無濟於事。總之,今天,我很閒。
      晉級十六強,加以參加的五項文科成績已經公布,我在佩德洛赫開始不得安寧。畢竟除非在外頭請吃晚餐或宵夜,西爾娜完全準時上下班;其他時候人形立牌布魯斯,絲毫沒有一丁點擋人的作用。總之佩德洛赫是待不住了,但又不想週六一個勁地悶在房內,就決定壓低帽緣、戴個口罩,到外面晃蕩。想起今天有防禦魔法、大範圍魔法、幻獸特性和近戰技巧的計分賽,就朝賽場走。

      計分賽說得直白點,就是誰的效果強分數就高。除了防禦魔法、幻獸特性等少部分例外,大多就是在測攻擊力-誰最能搞破壞誰就獲勝。不過想在這屆獲勝,還得看蓓妮組長的臉色。選錯會員證,無論是蓓妮還是選手,臉色鐵定都會很難看。

      在測試物件動手腳、弱化場地的魔法磁場、可變式評分標準-能操縱成績的方法太多了。我倒沒那個興致去探究用了什麼方法,只是想看個熱鬧消磨時間。

      到達會場的時候,下午幻獸特性的計分賽才剛開始。群眾很多,可能是因為這是所有項目中觀眾唯一能影響成績的一項,所以幾乎人手一筆一冊,推擠著遊走在觀賽走道上,鬧哄哄地聚在四周由柵欄框起的方形隔間。

      每個隔間都有編號,從 1 排到 56 號,當中都有一只幻獸。幻獸的主人多立於欄外,但也有少數會在隔間當中。觀眾或是一臉認真或是嘻笑鬧騰地擠在柵欄四邊,觀看幻獸演示特性,並在印有幻獸名稱和圖像的評分冊上勾劃。不過我只是來閒晃,所以懶得拿冊評分,況且觀眾的評分僅佔總分的百分之三,沒有多少實質意義,僅主宰『人氣獎』的娛樂性獎項。

      至於幻獸的特性,可從柵欄設下的保護措施略推一二。比方說,有守護結界的柵欄,一定是有高殺傷力的特性;用透明冰牆隔開的,裡面的特性八成與熱能相關;隔絕聲音的,八九不離十是衝擊波特性;建置禦魔結界的,很有可能是負面狀態特性。至於沒有設下任何保護措施的柵欄,不管特性是什麼,都不會對周遭的人造成不良影響-正面的影響倒有可能,雖然正面的定義見仁見智。例如前方這隻長得像巨大青色雛鳥的呆毛幻獸,特性是能提振精神的歌啼,結果圍著那個隔間的觀眾特別地喧鬧。

      「抱歉、借過。」想接著看下面的幻獸,還是得擠過這塊鬧區,不然就需繞一大圈。全身上下正在摩肩擦踵,側邊就被人猛撞了一下,直接把我撞出人群,但也仆倒在地。

      「嘖。」我摔得並不重,所以也就算了。爬起來拍了拍衣褲,正打算朝下一個區塊前進,就有顆淡藍綠漸層髮色的腦袋瓜,擋在我的視線下方。

      「你沒事吧?」這顆腦袋瓜往上抬,一對鮮豔藍綠交錯的雙瞳看向了我。

      原來是位『蘿莉』-也就是成長過程發生難解異常的女性,導致成人後仍保持濃厚的年幼感,一輩子讓人無法憑藉外表猜出是否成年。這位蘿莉正是巨大雛鳥幻獸的擁有者-伊薇特.梅利斯。

      也是我下一輪的對手。

      「不礙事,謝謝妳的關心。」

      參加對戰的選手很少參加這項比賽,因為需要在人前展示幻獸的特性。不過倒是能理解她為何依然參賽,畢竟幻獸的特性類似輔助魔法,不是對手需要提防的類型。

      而且和衝人氣也有關。

      原本擠在大雛鳥欄框四周的人群,現在將我倆包得水洩不通。伊薇特往旁踏了一步,伸出食指貼在嘴角,邊轉動身體邊說:「大家-請守秩序,不要推擠喔-」

      「喔-!伊薇小姐-!」

      「謝謝-」

      地下人氣偶像的實力,我算是親眼見證了。瞄了一眼旁人手中的計分小冊,我說:「倒沒見過妳在比賽中使用『舞杳咿』呢,梅利斯小姐。」

      她轉身面對我,猛然伸出雙手扯住我的衣領朝她猛拉-雖然事出突然,但速度力道都遠超乎我的想像,使我完全無法抵抗。將我拉近與她臉貼臉後,她鬆開衣領並捧住我的臉,貼在我耳邊輕聲說:「請稱呼我伊薇小姐喔-克里斯。」說罷,就撒手拋下我獨自面對一圈又一圈憤怒嫉妒恨的歌迷。

      我拉平衣領、調整口罩,看了伊薇特一眼,彈了彈帽緣—這一層又一層的仇恨值之高,實是前所未見,演藝人士果然有一套,有機會定向她要張名片,但現在還是避避風頭要緊。

      我向前踏了幾步,發現圍著我的人圈也跟著移動了幾步,大有在群眾邊緣打開缺口的態勢,也就直朝人牆最薄的地方走去,並順利突破了包圍。嘛、畢竟他們的目標還是她。我只是稍再遠離,立即就沒了存在感,人群全像被磁鐵吸走般貼回柵欄。

      我雖然鬆了口氣,竟也有一絲惆悵,就摳摳臉頰,選定下一個還未參觀的幻獸隔間邁步卻沒踏到地-我的腳騰空了。

      因為被二個大漢架起來了。

      才在猜測該不會仍有瘋狂的歌迷前來洩憤,頭一歪就看到右側的人是布魯斯;左側的,倒沒見過,但領口別著醒目的佩德洛赫徽章。周遭現在雖不是人擠人,但還是如菜市場般熱鬧的比賽會場啊?這樣公然架人,實在太旁若無人了吧?

      四周的群眾倒也都很配合,眼不見為淨,全部『路過』嘿?

      也好,反正我心裡有底所謂何事,就撇頭和布魯斯說:「是見盧佳長老吧?架著前往徒耗時間,我直接走,請帶路。」

      然而他沒聽勸,逕自和另一人架著我往研所的方向扛。但是大白天的,還是在人聲鼎沸的地方,就算無人敢阻,仍免不了一路遭人投以各種異樣的眼光。

      嘖、要綁人好歹派輛車來,這多難看?

      果不其然,連比賽會場都還沒走出去兩人就鬆了手,並用力推了我一把,一前一後夾著我前往佩德洛赫,但是沒走大門,甚至連外牆都沒摸著,而是在還隔著二條街外的地方就連拐了幾個彎,進入狹小陰暗的窄巷。巷內有個貌似在偷閒的書店員工見狀,下巴輕點並站起側身,打開他原本坐於其上的地窖倉庫入口,顯現通往昏暗地下的石磚樓梯。

      「下去。」原本一直走在我前面的那位,首次開口只說了二個字,是難以和他的粗曠身形聯想在一起的尖細聲調。視野死角馬上傳來一聲陌生的「噗哧」,八成來自喬裝成書店員工的人。我則遭遷怒,被尖聲壯漢使勁一推,直朝樓梯底部落下。

      嘛、我是也差點就笑了出來,算是罪有應得?倒是平常有做受身練習,這一推沒難倒我,幾個翻身就踏上底部,是條點著昏暗燈光看不清盡頭是牆、是門、還是拐彎的狹長窄廊。視野能見之處只有石磚構成的牆、天花板和地面,並且走廊的方向很明顯是朝佩德洛赫延伸。

      「走。」這次換布魯斯發出號令。

      也對。不走,這局棋無法繼續下。

      快步約莫十來分鐘,經過相當多條的岔路、樓梯、坡道,並跨越一座見不著底的無護欄窄橋。窄橋下方或許沒有多深,只是過於幽暗而無法探底,不過經過風聲瀟瀟的橋上時,還真有點怕他們就這樣將我推下去,畢竟以我現在的狀態,不一定能平安落地,更別提爬上來。

      最後我們在一扇鏽跡斑斑的暗紅門前停下。布魯斯在門上有節奏地敲了幾下、貼門低聲嘀咕了幾句,門就發著刺耳的聲響緩緩地打開,裏頭不比外頭明亮多少,我也被推進其中。

      在這配置與打光擺明就是訊問室的小房間中,擺著大陣仗。盧佳和幾位透過畫像而有幾分面熟的高位人士坐成一排,與黑黝黝的長桌一齊徹底擋住正對門口的一整面牆。手握武器並拔刀怒目的十幾位戰裝男女,從他們二側緊貼牆壁分立,一直站到門的旁邊,是一點縫隙都沒留下。昏暗的燈光照得房裡滿是似動非動的交疊人影映在眾人身上,以及長桌前略顯突兀的審訊椅背上。

      布魯斯猛推我向椅子後和尖聲壯漢守在門外。待門一聲喀嚓地關上,周圍霎時響起一連串拔刀持武指向我的聲響,直到我坐下才漸平息。而彷彿看到爛的舞台劇和三流小說,這時亮起幾盞大燈直朝著我的雙眼打來,照得眼前一片烈白。

      嘿、雖不是第一次遭遇這種事,但被這樣對待還是頗不爽的,而且我也著實開始心跳加速,就將冒汗的掌心緊貼在褲上,瞇眼朝前說:「諸位長老高位人士既然已經如此直接了當地表態,與在下同是暗人做暗事,再如何填滿外在的光明也無濟於事。煩請諸位直接提點,因何事而隆重歡迎在下?」

      「你交給盧佳長老的文件,頁數不全。」右前方傳來令我發寒的低沉女聲。

      「你說的、沒錯,暗事、我們沒、少做過,」左前方傳來難以捉摸情緒的斷斷續續中性男聲。「但、暗處有暗、處、的規矩,你、不會不、知道?」

      -這說話方式煩死人了!是為了故意擾人情緒?我暗使勁咬了下牙,說道:「已改用消除魔法磁場的方法?謎題真的解不開,對吧?」

      「明知這是唯一可行的方式,仍不交齊頁數,」盧佳的聲音從正前方傳來。「是何居心?」

      「在下僭越,想提點諸位長老一句,可否?」

      「說。」右前方傳來另一個偏高男聲,但不至於令人發笑。

      「依在下經驗,走後門永遠要為自己鋪排後路。不然待門一封,無論人在裡在外,都會很難受。」

      盧佳:「此話何意?」

      「感謝貴院多方相助,然而在拿到正式『背書』之前,在下必須得留一手自保。」我轉向盧佳的方向。「牽連到長老,還請原諒。」

      白光的對面傳來一陣低聲交談,接著左前方傳來難以辨認性別,沉穩的中性聲音:「好,戴恩先生既是明白人,我等立即備妥,明日交付。」

      「謝謝各位大德的理解。」

      「缺頁現不在你手邊,務必明日備妥。」

      我手頭上有什麼東西,你們很了解嘛?我說:「其實您老一聲通報,在下立馬赴約。今日這陣仗,晚輩實是受寵若驚。」

      「要、什麼?」

      煩人聲音的主人倒是蠻懂我的。我說:「解密之時,請容在下就近觀察,並知悉加密的內容。」

      話才剛落,一把灼亮的劍就抵在我的頸肩之上,極是火燙!我頓感劇痛,無法壓抑地渾身劇烈震抖了一回,卻不聞喝止之聲-這幫無恥渾蛋啊!

      在左肩滋滋作響、煙氣正旺的當下,我佯裝毫不費力地施放止痛術,並壓抑怒火以平和的語氣說:「想我明日退賽請繼續,文武都退。」

      「沒命令插什麼手!退下!」中性聲音的主人喝退了我肩上的劍,但身後也傳來了一聲「嘖」。

      我瞧了瞧焦黑一大片的肩膀:「治療呢?」

      一片白光中傳來些許騷動,許久我的左肩上才泛起藍光。

      待治療結束,我才繼續朝『主謀者們』的方向開口:「如此的待客之道,在下也就不客氣了:以你們的現況、我的成績,還有你們自合作以來主、動、提供的資源,我大可拒絕補上缺頁!」我故意緩緩地吸吐了口氣,確定有幾聲雜音但無人敢接話,才繼續說:「眼下這樣一搞,我親自到場見證解密,對你們也是個保障。」

      「何以、見得?」

      「你們知道缺頁有幾張嗎?」我不顧一切地站起-沒遇到任何攔阻。「我想也是。文件可禁不起多次的誤試。我親在現場,到時自不會拿身家性命開玩笑。」我朝長桌的方向深鞠一躬,但沒打算客氣:「『背書』煩請依約明日送至我的桌上。只要無誤,請在解密的前一天通知,我必定準時出席!但有對戰的當日和文考期間,恕無法赴約。」就逕自轉身朝門邁步:「告辭。」也聽到身後傳來開門口令。

      總算,踏出了生天!

      門外的二人似乎對我這麼快就脫身備感驚訝,淨是瞪大眼睜的意外表情。趁著門未關,我刻意提高音量對他們說:「別循原路回去了,直接送我回房,我得換套衣服。」他倆先瞧了我左肩衣服破洞一眼,再朝門內看。白色烈光這時已滅,昏暗中只見盧佳的剪影撇頭揮手,他倆便露出更滑稽的表情,隔了半响才再度一前一後夾著我走出地下迷宮,直達房門口。這段距離相當地短,路線我沒有特別去記就能清楚地回想,可見得打從最初就有隨時挟我審問的意圖!

      我關門將二人撇在門外,放下隨身物品、脫衣開櫃,抽出替換的襯衫換上。這件燒壞的談生意會穿,但損壞過巨沒有辦法補,只好處理掉……嘖!這局棋走到此,總算達到我想要的效果了!

      佩德洛赫急跳腳了。

      之前給出去的葛雷茲庫選手身家背景資料,長期而言可以發揮相當大的功用,但短時間內沒什麼用處,不過就是基本資料。把柄、馬腳什麼的,必須得尋著資料中的線索花時間挖,不過保險庫內我還是給自己留了備份。

      眼下除了佩德洛赫的比賽成績慘淡以外,目前的態勢更把領政府準備拿他們開刀的謠言襯托地人言鑿鑿,迫使他們現在就動機密文件的歪腦筋。有機會親眼見證破解官方一級機密的技術,我當然不能放過。要是真能解開並知道當中的內容,就算烤熟兩邊的肩膀也值得。

      畢竟,這才是我淌混水的真正目的。黑冊?管他去死。

      吃飯去!

=====黑米二三句=====
家崩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11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拷問|異世界|冒險|魔法|幻獸|翻臉|爾虞我詐|戰鬥|刀劍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SesenK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薰衣草原... 後一篇:[達人專欄] 《薰衣草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