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怪物酒吧】前傳-24 鏡夜 β

作者:人一兌│2019-08-19 22:03:10│贊助:22│人氣:188
  書桌是灰藍色的。書櫃是灰藍色的。衣櫃是灰藍色的。
 
  灰藍色的垃圾桶、灰藍色的椅子、灰藍色的床鋪、灰藍色的牆壁和壁紙花紋。唯有月光能穿透的那扇窗,往一屋死灰裡蓋上一塊蒼白的餘燼。
 
  今天天氣很好。
 
  蒼白中見著一名男子的輪廓,頭髮散亂,背脊拱得像蝦。他手持一張褪色發皺的相片,當中一對男女勾肩搭背,笑容好不陽光燦爛。
 
  「瑪莉……」男子的拇指撫過女子可人的臉頰,輕柔地喚著她的姓名。
 
  他曾經也這般年輕。青年略嫌模糊的身影真令人嫉妒啊,他想。男子年不過半百,面容枯槁憔悴,彷彿失去所有的生命力。他明白時間並不是偷走青春的主謀,真凶另有其人,只是他不願意承認。
 
  「瑪莉,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
 
  他們不過是一對平凡夫妻,從來不奢望孩子能有什麼傲人的成就,然而Herobrine打從出生便以不平凡──或者說不尋常──的姿態降臨人世,因此被祭司冠上「墜落之星」(dis-aster)的稱號。他的外表與行為,跟同年齡孩童並無二致,只因為村民篤信祭司,相信Herobrine會帶來不幸,紛紛疏遠Herobrine,甚至不准自己的孩子與Herobrine來往,唯恐厄運敲門。
 
  Herobrine的誕生也導致瑪莉喪生。
 
  那日,天氣也很好。
 
  十幾年過去了,他仍然無法忘卻那血淋淋的場面。若不是瑪莉重視Herobrine,喬治很難說服自己原諒這個殺妻兇手,遑論撫養長大。他為Herobrine付出的一切,都是為了告慰愛妻的在天之靈。
 
  「他也只是一個無知的孩子啊。」
 
  Herobrine懵懂的神情經常讓喬治陷入掙扎。他向Herobrine佯稱「媽媽」是因病去世,好讓Herobrine相信自己是不折不扣的「正常人」,不是從天而降的怪物;即使面對眾人的冷嘲熱諷,還能保有一絲自信與堅強。
 
  「妳一定會同意我的作法吧?還記得嗎?妳說他是『英雄』呢。」
 
  喬治萬萬沒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玩家事件,竟讓瑪莉的遺言成真。
 
  那一夜,白眼男孩自玩家的魔爪下重生,消滅玩家,成為村莊的英雄。但事件之後的黎明,才是惡夢的開始。
 
  如果真的只是一場夢就好了。
 
  「兒子」突然對機械和機關產生熱情,他的桌上總有一些奇形怪狀的小零件,書架上也多出好幾本相關的書籍。
 
  兒子沒有刻意鍛鍊身材或執行特殊的飲食計畫,他的體格卻比同儕強壯許多。
 
  夜闌人靜,兒子的房間時常傳來怒吼及哀號。
 
  甚至是怪物的聲音。
 
  為了證明兒子的清白,好幾個半夜,喬治偷偷地把耳朵貼在Herobrine的房門上,怎料事實將他拖入更深一層的恐懼。先是骷髏的喀拉聲、苦力怕的嘶嘶聲、蜘蛛的尖叫聲……以及數不清的不明聲響。
 
  然後昨天是Enderman的咕嚕聲。
 
  疲倦日復一日,在兒子的面龐塗上一層又一層棕灰色的眼妝;他森白的目光也越來越犀利凶狠。
 
  「我要打敗玩家。」諸如此類報復性的言詞,喬治已聽Herobrine說了不下數百次。
 
  「瑪莉,」他反覆咀嚼愛妻的名字,像撫著心愛玩偶的孩童。字音中每個細微的婉轉曲折,是亡者影像的局部:眼睛、一根寒毛、一小塊肌膚。
 
  近來兒子總有意無意避開自己的視線,喬治不禁懷疑Herobrine可能在隱瞞什麼,而且肯定和「打敗玩家」脫不了關係。
 
  「瑪莉,他和我們一樣,都是再普通不過的村民。」
 
  一介「普通」村民又能奈玩家何?
 
  喬治明白,在這個視「普通」為「正常」的世界,Herobrine註定一輩子得忍受外界的異樣眼光,所以他不停地將Herobrine導向「普通」──「正常」的道路,然而玩家事件徹底粉碎了他的努力。夾帶怪力重生的白眼男孩,頭也不回地往岔路的另一端走去。
 
  「他曾說要聯合怪物制服玩家,我以為那只是玩笑話……可是、可是……」
 
  喬治盯著冷白的床鋪,思緒聚焦在今日中午荒唐的種種。
 
  「他居然真的和怪物溝通了!」
 
  眼前不禁模糊起來,分不清是因為憤怒、恐懼、哀傷,亦或不解。就在這時,一陣砰然巨響,伴隨刺耳的玻璃碎裂聲,震得視線頓時通透清明!
 
  他把相片塞進口袋,連滾帶爬逃出房間,沒有多想便急急奔向閣樓。
 
 
  「好痛……」Herobrine用扎滿玻璃碎片的手肘撐起上半身,鮮血削弱了摩擦力,得耗費更大的力氣才能防止身體滑動,卻也導致玻璃刺得更深。他強忍住呻吟的衝動,簡直快把牙齒咬碎。
 
  空氣裡瀰漫著陳舊厚重的煙塵,牆上的火把苟延殘喘,艱困地吸吐僅存的、黯淡的焰影。月光不偏不倚打在他的正頭頂,場面酷似獨角戲。
 
  倘若王所言不假,他應該要出現在醫護中心或家中,無論如何也不會是這種看起來像廢棄空屋的地方。到底哪戶人家的天花板是用玻璃做的呢?他仰視繡上緋紅色邊緣的玻璃殘骸,被強烈的月光刺瞇了雙眼。
 
  絲毫不覺疼痛正偷偷摸摸地消失。
 
  地板下方傳來緊湊的腳步,音量越來越大。有什麼東西正在逼近這裡。Herobrine心一凜,才準備發動瞬移,一聲「磅咚」把朦朧盡頭轟出一個長方形的大洞。彈指間塵霧飛揚,依稀可見一道人影佇立在洞口。
 
  人影有些蜷縮,一步一步龜速靠近Herobrine,看來有所戒備;後者屏氣凝神,不敢輕舉妄動。
 
  「Herobrine?」走不過幾步,人影發出詫異的嗓音;Herobrine也大吃一驚,當場脫口而出:
 
  「爸?」
 
  熟悉的面容穿出煙霧,Herobrine馬上連珠炮式追問:「爸,這裡是哪裡?為什麼你會在這裡?我……」
 
  說到這兒就嘎然而止──爸爸的神情不太對勁。Herobrine想到自己一身血汙肯定把爸爸嚇壞了,連忙辯解:「爸,沒事啦,只是一些小傷,很快就會好的。」說著說著伸出手臂,好證明傷勢真的不嚴重。
 
  旋即他也愣住了。
 
  原本傷痕累累的肌膚,莫名其妙完好如初,連一點淡淡的疤痕也沒有。Herobrine親眼目睹少數較深的傷口,以驚人的速度癒合,並將玻璃碎片擠出剛復原的組織。
 
  「我……」他雙手一陣癱軟,「我不知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兒子,聽我說。」喬治似乎視若無睹,他平靜地凝視Herobrine,柔聲插嘴道:「我們被逐出亞宿塔了。」
 
  沐浴在白光之下的白眼青年,突然變成一尊慘白的砂岩雕像。
 
  「為、為什麼?」僵住了好一會兒,他澀著嗓門回應。
 
  「和怪物溝通,又被怪物帶走,這已經構成『私通怪物罪』。審判長感念你曾經拯救過村莊,從輕量刑,只判處『驅逐出境』。」
 
  「可是、可是就算這樣,你也是無辜的!」豆大的淚珠在青年眼眶裡打轉,「不然這樣吧,我們搬到其他村莊生活,從頭開始……」他還來不及說完,眼前男人早已蹲下,一雙溫掌沉甸甸壓在肩頭上,迫使他不得不直視對方。
 
  「我被認定涉嫌包庇罪犯,不能倖免。我們必須在太陽出來前離開這裡,否則會遭受更嚴厲的懲罰。」喬治輕輕拍去Herobrine身上的碎玻璃,不知是喃喃自語還是認真對談,「離開前,有一件事必須告訴你。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Herobrine老實搖了搖頭。
 
  「這裡,是我們家的閣樓。」喬治收手抱胸,接著說:「我和瑪莉──也就是你的媽媽,年輕時喜歡觀星。雖說空曠的平原才是觀星的最佳地點,可是容易引來殭屍追殺。於是我把閣樓的天花板改成巨大的玻璃天窗,如此一來不用出門冒險,也能欣賞滿天星斗。」
 
  「十七年前七月四日的深夜,我們家無故被轟出一個大洞,看起來就像是一顆從天而降的石頭砸破的。」
 
  Herobrine瞪大雙眼,並非故事內容駭人,而是發生時間竟剛好是自己的生日;而「從天而降」四字,更令他渾身起雞皮疙瘩。
 
  那是他打從有記憶開始便無法撕除的標籤。
 
  喬治起身,深吸一大口氣,鼓足勇氣平順地敘述下去:「那時瑪莉不在我的床邊,她在……她在大洞底部,全身紅通通。我想她可能是在閣樓被打下來的,否則身上也不會插了那麼多碎玻璃。」他轉身背對Herobrine,語句斷斷續續,「她抱著一個熟睡中的嬰兒,嬰兒毫髮無傷……她替這個嬰兒取完名字後,就……就走了。」
 
  男人仰起後腦杓。「那天晚上的月亮,和今天一樣明亮潔白,那個嬰兒的眼睛也是。」
 
  「瑪莉她……一直以來都希望生個孩子,無奈事與願違。她說這個從天而降的孩子是創世神賜予的禮物,說他是英雄,所以……所以幫他取名為……」
 
  Herobrine忍不住摀住耳朵,可音節還是暢行無阻穿過手掌,重重打在耳膜正中央。
 
  「不可能!」他咆哮,淚水終於決堤。
 
  「房屋修繕完畢後,我把閣樓封鎖起來,避免觸景生情。」
 
  「但你從以前就告訴我,媽媽是病死……」何以、何以眼前人能如此平鋪直敘?
 
  「我必須撒謊,你才會相信你是一個普通的村民,才會表現出合乎普通村民的舉動。」
 
  「所以、所以大家的『謠言』都是真的?」
 
  「算是……吧。很抱歉,Herobrine,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但我始終把你當成人類。」喬治的肩緊緊聳著。兒子的反應早在他預料之內,但他卻訝異於自己的冷靜。
 
  迎來兩人的是膠水一般黏滯的靜默。
 
  「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殺了我?」Herobrine率先開口。他刻意深呼吸以控制情緒,然而聲音仍免不了顫抖。
 
  「你的媽媽一定希望你能好好長大、好好活下去,不管你是普通村民,還是怪物,還是──」
 
  玩家。
 
  開什麼玩笑,雖然Herobrine身上有眾多玩家的特質,也絕對是巧合罷了,畢竟他生來就異於常人。
 
  喬治嚥下一口口水,岔開話題:「我是說,就算我們搬到其他村莊,你確定那兒的村民能接受你嗎?」
 
  「可以的,只要我不施展奇怪的能力,大家都會把我當作普通村民。」Herobrine胡亂抹乾臉上的淚水,自一片狼藉中站起來。
 
  「消息會不脛而走,總有一天他們會發現這個祕密,屆時將沒有我們的立足之地。」
 
  「那我們就再搬到其他村莊……」
 
  「Herobrine,」喬治側身,盡可能避開那對幾乎和月光融為一體的眼眸,「你擁有強大的力量,我相信你獨自一人也能活得很好……就像那些隻身四處冒險的玩家。」
 
  為何一而再、再而三提及這個既可怕又討厭的名詞呢?
 
  「爸!……」Herobrine伸手想抓住喬治的手腕,不願放棄任何一絲希望。他已經失去為數不多的朋友,怎能再失去唯一的親人?
 
  「兒子,我們該分道揚鑣了。不要再壓抑自己,既然你的能力可以與玩家相抗衡,就努力成為村民們的英雄吧。」喬治推開白眼青年的手。
 
  「不然、至少讓我用瞬移送你到其他村莊,這樣中途就不會被殭屍襲擊……」
 
  「不用擔心我了。」喬治握拳,語意堅決,「你先去收拾行囊吧,我要親眼看著你用走的離開亞宿塔。」
 
  「可是……」
 
  「聽話!」
 
  青年沒有吭聲。喬治維持相同的姿勢,不曾回頭查看。他聽到身後傳來鞋底與地板長長的摩擦聲,想必對方是十分不情願吧。
 
  他和青年會面在家門口。青年的衣角別著一朵乾枯的玫瑰,肩負一只木箱。臨行前白眼睛朝自己眨了眨,好像捧著一個盛滿的湯鍋,有什麼東西即將滿溢而出。
 
  然後匆匆遠去。
 
  人影已然比遙遠的星光還要黯淡。喬治回到寢室,腦中勾勒枕邊人被嬰孩擊中之前的身姿。
 
  「瑪莉,我這麼做是對的嗎?」
 
  與普通村民為伍,或許能為Herobrine帶來歸屬感,但,他又能蟄伏在普通村民當中多久呢?
 
  喬治家的梁柱咿咿呀呀地竊竊私語起來。
 
  森白的牆面上,映著一個褲裝晴天娃娃的影子。
 
  褲子的口袋露出半截皺巴巴的相片。




嗨,大家好,這裡是剛從系上營隊爬回來的人一兌。

終於!下一篇就是寫起來最輕鬆的最後一篇了!

沒想到居然可以在暑假結束前完成前傳耶我好欣慰

話說各位有沒有覺得這次的插圖很眼熟呢?答對了也不會有任何獎勵歐

雖然有很多話想說但想想還是放到後記ㄅ

以上,感謝各位的耐心閱讀,你們的回覆是創作的最佳動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10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遞茶

08-19 22:39

人一兌
謝謝!(接杯子08-27 15:03
章魚茶
沉重?或是沉痛……吧
這樣也只好讓Herobrine走了

08-20 00:00

人一兌
必須壓抑自己的能力才能和正常人生活,一不小心洩漏馬上就被唾棄,這種生活可不好受08-27 16:20
小天
要藏住會讓人懼怕的能力感覺好累...( ̄▽ ̄)

08-20 11:37

人一兌
就算自己被動,事情也會主動找上門來XD08-27 16: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uf4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怪物酒吧... 後一篇:[達人專欄] 【怪物酒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vin8837可愛的巴友們
小屋更新了乳神赫斯提亞~ 是個大屁股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