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精靈的回憶

作者:禪淵│2019-08-19 16:37:20│贊助:0│人氣:11
我和過去所有偉大的精靈們住在一起。
好像是我哪裡受損了,當我開始作夢時,白櫻的花瓣便開始在我身上堆積。
當我醒來時,總會隱約看見樹上有著數道影子,彷彿和神樹合為一體的他們,對著我露出和藹的笑容。
我也曾在醒來時分,看見最初的精靈王陛下。她站在我身邊,低頭俯瞰著我。
她有著所有精靈都不曾有過的及腰金髮,柔長而耀眼。
而我看不清她的容顏。
我想著,難道是我不配嗎?
犯下如此滔天大罪的我,被如此對待也是合理的吧。
我很想和她說說話,縱使我沒有資格待在她身旁。可是我開不了口,光是一個人躺在樹下,四肢無力無法動彈,又無人能夠說話聊天。
每天每日,我都在夢裡與現實中交替。當我好不容易醒來,卻又不知不覺沉沉睡去。姑且不論這個狀態好不好,因為我在這裡也無法做些什麼,那些躲在樹上的前代們是不會跑下來找我玩的。而且,最讓我難受的事,我一直一直,都在重複做著那個,甜蜜卻又痛苦的夢。
最難過的是,我居然忘記了一些有關他的事。
或許是靈魂被抽走時,難免要付出的一些代價吧。
若是這能夠成為拯救他的助力,那麼我也能笑著釋懷了。回憶啊,我們還有未來,以後再繼續創造更多的回憶就是了,這並不難。
只要我能夠回去。
祈求最初的精靈王,也許能行得通吧?
每次當我開始如此想著的時候,我又開始沉睡。
回憶總是在這個地方開始,一座位於西方,靠近守約之河附近的樹林。我會帶著一小竹籃,裡頭裝滿許多我自己手做的甜點,在約定的那顆石頭旁,倚著樹幹,等著那龍。
簡單來說,就是下午茶的概念吧。
陽光很溫暖,灑落在葉與葉之間,在地面上形成無數光點。偶爾拂來的微風老是讓我犯睏,有幾次他真的遲到了,而我也真的睡著了。醒來時,他會陪在我身邊,倚著同一棵樹幹,懷裡卻僅抱著竹籃。因為有一次我們兩個都睡得不省人事,起來才發現籃子裡的甜點全都被附近的小動物給吃光光了。
雖然他那隻龍還不足為懼,不過當他揚言說要噴火燒了這整座樹林,我還是頗擔心他會被站哨的同胞給拖去打一回。如果真的劇情照那樣發展,我看以後可能要和他在空中見面了。
當他來的時候,風勢明顯會出現小小亂流,那傢伙嘴巴上誇耀著自己的飛行技術多好,得了什麼學校裡的冠軍之類的,跟一般的成年龍比起來可還差的遠呢。
我不曉得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想法,但是我每次從自己的眼睛裡看出去,卻總會想著這隻龍怎麼這麼悶騷啊。
不熟的時候安靜得像個小女生,熟起來了就開始會嫌我、虧我了。
「噁、唔嘔,這裡面怎麼會有青梅果啦!」他吐出舌頭,五官扭曲幾成一團。「就跟妳說我不喜歡了還偷偷加!煩耶。」
話是這樣講,接著還不是照著吃下去了,喔不,是用吞的吧,應該。
大概就是這樣吧,連好心做甜點給他當下午茶都要被嫌棄。
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偶爾我會假裝生氣,說那道甜點有多複雜難做,騙到他的道歉之後卻很想開懷大笑。
就算被罵被唸了,我還是能夠嘴角上揚地接受這一切批評。
對於我這種人來說,這類狀況不多見啊。
能讓自己這樣想笑就笑的時刻,也不是常有的,所以我除了好好珍惜,努力做甜點給這隻貪吃龍以外,沒有其他能夠報答。
他大概以為我就是一個閒來無事喜歡做蛋糕、餅乾的精靈吧。怎麼會知道,他自己是個多厲害的傢伙,擁有把人從絕望中救回來的本事。可能他最愛的爺爺也沒告訴過他吧,他是有這種力量的一條龍。
我說過的吧,我似乎沒有這段回憶以前的記憶,可是我總會這樣覺得:他長大了,變成一隻真真正正的龍了。
尾巴和翅膀收的比以前還要漂亮,從前說話說到一半,若是情緒太高昂,便會突然蹦出其中一樣。鱗片感覺也較以前更完整而堅硬,紋路整齊,光澤也相當好看,果然不負銀岳之名。月色一般的銀岳鎧甲,他們翱翔天際時,恍若是月亮墜落浮洛斯特一般。
從前從前,大家都是這麼稱呼他們,敬意他們。
化成人形後的他,面貌也跟著改變了。
變得脫離了稚嫩,總算是有點可靠的樣子出現。
聽說爺爺還準備幫他找一個好妻子了,我還想著他已經到了這個年齡了嗎,那麼我—
「哦?那你爺爺幫你安排的女朋友怎麼樣了啊?」我故意逗他的這麼說道。
「噗!」他一口餅乾全給我吐了出來,嚇跑了在附近等著餵食的動物們。
我移開擋在前方的手,說:「啊啊,你幹嘛啦。」
「妳才幹嘛啦,突然問這什麼問題...」他隨便用衣袖抹了抹嘴,眉頭皺的跟他爺爺差不多,感覺可以夾住紙一樣。
「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笑出聲,無法克制下來。
這種開心的感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是真的真得打從心底覺得快樂,不是需要看臉色表現而出的,假意的笑顏。
跟他在一起就會有這種做自己的機會,還有和自然一同歡笑的時刻。
時間啊,停止吧,就停在這一刻該有多好呢。就讓我貪圖這短暫的時光吧,一生中真正快樂的時間一點也不多吧,我們都是活在痛苦之下,亦是在苦痛之中而生。
在失去與獲得之間掙扎,醜陋的苟延殘喘。
可以的話,請聽我一言吧,偉大的櫻靈們啊,曾經的王們啊。
無論如何,都請不要讓痛苦,降臨他的身上,他的龍翼。
「嗯,吃飽了。」他放下被清空的竹籃,起身拍拍屁股後,向我走來。「那我們走吧。」朝我伸出的手,似乎充滿了自信。
「啊啊啊——不管坐幾次都很好玩耶!」我抓著簡易龍鞍,趴下緊緊貼著龍身,以免在向下俯衝時被風阻吹走。
「準備囉,下一個是——」完全聽不見他的後半句話,我毫無心理準備的迎接了他的急煞,然後剎那間,振翅一拍,我們又往上加速,衝破重重雲層時,他還給我來個後空翻。
風聲感覺像是從沒斷過一樣,不斷在耳畔肆虐。
身體的感受也很奇妙,彷彿隨時都會被扯離至半空中,好像我在跟世界上所有的東西戰鬥一樣,必須要很努力的抓緊他,才不會失去和他的連結。
狂風逐漸冷靜了下來,我緩緩挺直身子,發現我們正漫遊在雲層之間。雖然還不到看夕陽的時刻,不過眼前已經能看見太陽快要休息的頹樣。
「怎麼樣啊?我的技術又更好了吧,哼哼。」非常自滿的龍,自鼻中噴出兩道氣來,感覺對自己這次的飛行體驗提供得相當滿意。
「嗯,超棒的。」
偶爾我們會像這樣,享用完點心,就到龍族領地的上空盤旋。
當初是我提出想要這種體驗當作點心的回饋的,其實當下也只是無心說說,沒想到眼前的傢伙居然一口答應。一般來說,龍並不會讓其他種族騎於背上。遠古的戰爭之中,精靈與龍就是這樣子互相幫助的。也許並非全部的人都這樣想,不過在精靈中,我想在龍族中一定也有,反對這幅模樣再度出現的群體存在。
可是我就是敵不過好奇心吧。
誰叫我們精靈與龍族之後不合了呢,曾經與龍族那般友好的我們,為何如今卻必須分隔兩地,各司其治,若非商業不相往來。就連欲知曉對方情報,都不能大喇喇的走進他方領地親眼見證。
精靈會如此渴望翅膀並非沒有理由,我們失去了過往的歷史,起初也是不受人認可的旁支小族。沒有翅膀的我們,只能仰賴大地的恩澤,自然的惠賜。
我微微睜開眼,做夢突然中斷了。
還是一樣,最初的精靈王陛下,此刻正站在我身側。
說起來,有關於她的傳說,我的母親時常說給我聽。傳聞最初精靈王陛下死前,指定了她的心腹劍士為下一任王,並將代表王的象徵,白櫻的印記刻印在那人身上。從此以後,誕生的精靈王都伴隨著那神聖的印記,前任的王將作為輔佐,養育與教導,並在下任成年之時回到神樹身邊,等待大地的呼喚。
從初代精靈王後,就再也沒有女性的王出現了。
大家都相信著,沒有出現的原因一定是因為,最初的精靈王陛下尚未從神樹裡甦醒、重組。她的靈魂猶在修復,因此在那之前,將會由身為劍士的精靈們,守衛她的櫻座,還有她的子民與這塊土地。
另外一個則是,當精靈王歸來時,有可能會出現的事。當然,身為精靈的我們,永遠只相信當王回到我們身邊時,那就是我們獻身之時。
所有精靈將會賭上一切,實現王之所願,調停紛爭,創建和平。
若非最初的精靈王這般致力於大陸上的和平榮景,恐怕我們也不會在遠古的干戈之中得到那麼受人尊敬的地位與敬佩,成為領導的種族存在。
我們無時無刻都做好了準備,就算是為未來的王而成為基石。
然而,其他的種族卻不是這樣想。
有揣測王將會揭曉我們精靈與妖精一族間的歷史;也有人猜想或許精靈會得到超越妖精的力量,精靈將脫離歷史的隙縫,擁有自己的書頁。
在我看來,這全都是僅能一笑置之的猜測罷了,我們精靈從來不尋求力量。只要擁有自然的庇護,便已心滿意足,我們和王的心一致,尋覓的只有大地的願望。
因為我們都是大地的孩子。
我感到有人替我撥開了頭髮上無聲無息飄落的白櫻花瓣,霎時,我的視線開始模糊,眼皮漸漸沉重。
有種不祥的預感浮上心頭,覺得這將不會是個好夢。
那個溫柔呵護般的觸感還留在我的髮間,也是同樣的溫暖,卻有些不同。
這種感覺是跟他在一起才會有的。很安心的氛圍,能夠完全放鬆筋骨,全然不去警戒,只要放空腦袋,然後睜開眼,望著他的澈藍眼眸,只要這樣就好。
眼睛開始接受光線的瞬間,身體突然變得冰冷,但是和他有所碰觸的地方,卻都溫暖得不可思議。即使我的身體在逐漸失去該有的溫度,我的心卻好像還能夠繼續跳動,只要我還能看見他。只是可以的話,希望他不要哭了,抬起頭來看看我啊......
我抬起手,很努力地在身體僵硬、冷去之前,能再看見他對我那樣笑。
觸及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他的臉頰,是這樣的觸感,帶點鱗片的粗糙,卻又參雜一些光滑的表面,更重要的是,把我抱在他懷裡的這股溫存,實在太讓人忍不住想貪心。
他哭得厲害,並在我的指尖輕觸的剎那,睜開了紅腫的眼,緊緊握住我冷冰的手,快要無法動的手。
「不要...拜託不要...我求求妳...」他拖著我脖頸的手將我摟得更緊了些,帶著濃濃哭腔,斗大的淚滴,他如此求著我,求著龍神,求著他所能想到的一切偉大的存在。「我贏了啊,我打贏、惡魔了,爺爺說、過他會聽我的、我跟他說,我想介紹一個朋友給他認識的......」
「為什麼是妳呢?...為什麼要這樣......」
「別擔心,靈魂保住了,只要好好休養一定會好起來的。」一位男子在旁邊如此說道,聲音聽來頗熟悉,然而我已經沒有力氣,也不想回憶當時在身邊的所有人是誰。
因為那時,我正用盡我人生最後的時光在看著他,等著那隻愛哭龍給我一個微笑。
「對、對啊,沒事的,龍族和精靈都會全力為她治療。」一個尚未平靜下來,仍然在發顫的女聲傳來。「我們還是先離開吧。」貌似女子想要接過我,可以感覺得到她的善意,伸過來的手卻被狠狠抓住,滯留半空。
「你們先走吧。」深藍的眼眸,如今以盛滿悲傷。
我都清楚的感受到了,在我臉頰上流淌而下的淚水,是多麼冰涼而無力。我努力想說些什麼,可是我已經不行了,怕是說出口得當下,我就失去了視覺,喪失最後看見可以安然死去的,那個笑容的機會。
「你快點吧,雖說那傢伙已經死了,外面還是有他的軍隊。我會帶著他的頭顱出去,幫你爭取一點時間。」說完,男子離開的腳步聲逐漸遠去。
「你就這麼傷心嗎?」女生怯懦的聲音傳來,語氣雖然和緩,卻是直搗痛處的一問。
「離,開。」
他的聲音低沉了好多,是我不曾聽過的音色。
而女子也快步跑開,帶著不亞於他的傷心欲絕。
「妳會回來的,對吧?」他總算稍稍停止了淚珠的滴落,好好看著我說話了。
「妳最守承諾了,不是嗎?妳總是說到做到。」
是啊,哪像你,每次不是爽約,不然就是遲到,無論怎樣都可以聲出一堆理由來。讓人想對你發脾氣都不行,而我一直沒有說出口的是,我那麼守約的原因。
你有發現嗎?還是你一點都不曉得呢......
如果讓靈魂受點小傷能夠讓你察覺的話,那好像也不賴。
——才怪,這表示我無法知道你明白當下的第一反應,也不會知道其它人是怎麼調侃你的,更不會知道,在那之後你會怎麼對我,會不會更守時一點呢?會不會更珍惜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呢?會有和我一模一樣的感受嗎?
覺得離別,竟是如此殘忍的時刻?
無法看見你,居然是如此的痛啊,比心臟被刺穿一個大洞都還要疼痛無比。
我嘗試動動嘴巴,那怕是無聲也好,笑吧,笑給我看啊。
澈藍的眼睛微微瞠大,和精靈的碧眼相較,龍族的藍眼也很美啊。
「怎麼可能笑得出來啊...」
「都這種時候了,讓我,跟妳說說話啊...」

「讓我為妳,承擔這些痛苦啊......」

最後的最後,我只記得,我在他的懷裡,茗著他的安心氣息,悄然死去。
當我再度張開眼時,我已經躺在神樹白櫻之下。
沒有任何人存在,只有無法動彈得我,在這裡時醒時眠,與時間一同流逝、和神樹一齊接納自然的回應。
上方是由樹枝圍起的圓頂,穹頂周圍垂下不少細藤,枝間的縫隙更透著黃綠色的光芒,神樹周圍被小河流所圍繞,空中時而會有螢光掠過,應該是某種昆蟲吧。
還要在這裡待多久呢,何時我的靈魂才會完整。
我應該還不到該來這裡報到的時候吧,我想。
「就快了。」不知是哪位精靈的影子落在我臉上,不過聽聲音就已經心知肚明了。

「這樣啊,那真是...讓人迫不及待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07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jzoe9474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龍族的序章... 後一篇:????-新娘的宣戰佈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321232ㄤㄤ
繪圖更新 初音ㄌ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