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原創】檸檬糖先生(原創BG,長篇小說)〈第五章〉走上雙叉路上的兩人。

作者:詩音│2019-08-19 11:53:57│贊助:0│人氣:16
《第五章》 走上雙叉路上的兩人。

  人往往被艷麗的鮮花吸引,而忽略了靜靜綻放的滿天星


  「妍婕學姊,空的麵粉袋要放哪裡?」
  「啊、那個放在旁邊當垃圾袋就可以了!」
  「呼──有亦祈來幫忙還真是輕鬆多了。」青彥學長悠閒的坐在椅子上,手中拿著單字本,腿上還放著沛涵學姊手上那份考卷的解答。
  「這是我們的台詞吧……學長和學姊明明只是來監督我們做準備工作的。」我無奈的笑著,放下手中的白板筆,甩了甩抄寫食譜而酸麻的手臂。
  「誰叫我們三年級就沒有社團課了呢?」他輕鬆的笑了幾聲,不忘督促旁邊的沛涵學姊繼續寫考卷,不要再眼巴巴的看著我們工作。
  「我想要繼續上社團啦!」沛涵學姊一臉累到快哭的樣子,卻還是乖乖的寫著考卷。
  「啊、聽說最近學生會在爭取三年級下學期自由參加社團課的樣子……」小婕擰乾抹布,回想著自己聽到的情報。
  「真的嗎!」像是看見海中的浮木,她驚喜的大叫。
  「還在爭取而已啦。」青彥學長將學姊拉回椅子上,要她繼續寫考卷。
  我看著那兩個人鬥嘴的樣子,不禁輕笑出聲,隨後又壓低自己的笑聲。
  「咦?今天做的東西,學姊準備要送人嗎?」亦祈看見我拿出的包裝袋,疑惑的問道。
  「嗯,你要不要用?可以送給老師哦?」我竊笑著,看著亦祈的臉龐帶著淡粉,收下了包裝袋。
  「小楓要送人?要送給誰?」小婕一臉聽八卦的樣子衝到我面前,樣子和筱琪莫名的像。
  這是被帶壞了吧?那天真無邪的小婕呢?
  「朋友而已啦,之前碰巧送了餅乾給他,他就對我做的東西有興趣了。」然後就用各種方式和我拗,讓我後悔送餅乾。
  「感覺好曖昧哦,小楓!」
  「想像力太豐富了啦……」我無奈的笑著。
 
  下午的社團時間結束後,小婕和亦祈都因為要趕校車而先離開,而我清點完器具後離開社團教室。
  一轉過教室轉角就看見爵宇站在那,明明就可以待在走廊不用吹冷風,卻選擇在大樓旁等待。
  ……是為了誰呢?
  「果然過了你的生日之後,天氣就會變得特別冷呢。」我走到他身旁,帶著微笑。
  「既然冷還不圍上圍巾?」爵宇無奈的拿起我掛在手臂上的圍巾替我圍上。
  「嗯……如果感冒的話,就讓你來照顧我啦?」我笑嘻嘻的看著他,他嘴角掛著微笑,似乎也沒有要拒絕的意思。
  「爵宇,」我輕喚,抬頭看著那雙清澈的眼眸,「你變得比較愛笑了呢。」
  他直視著我的眼睛,伸出有些被凍紅的手指,輕輕撥弄著我的前髮,微啟的雙唇像是想表達些什麼。
  「澄楓……」他欲言又止,眼神複雜。
  我輕輕拿開他的手,默默將我們的距離拉開。
  「嗚──這種溫度根本就不能待在室外嘛!」
  從管樂團教室出來的筱琪毫無氣質的大叫,而和她一起出來的詩琪帶著不自然的笑容。
  「就是說啊!我們快去公車站,看看能不能趕上吧?」我附和著筱琪,想沖刷掉我們之間複雜的氣氛。
  我拉著筱琪聊天,不去看爵宇和詩琪的表情。
 
  回到家後,我根本不敢到陽台去,只能坐在電腦桌前發呆。
  「我在幹嘛啊……」我將整張臉埋進摺好的圍巾中。
  明明裝作沒事就好!為什麼就是沒辦法好好說話!
  我只是想維持好我們的關係而已……
  壓抑著眼角的淚水,深呼吸了幾次,就算心情再怎麼低落,人還是要活下去,為了活下去,還是要吃東西。
  「嗯、去吃晚餐吧。」
  稍微平復了心情,我一進到客廳,簡直就想轉身衝回房間。
  先不提那個一天到晚往我們家跑的皓天坐在沙發上對我笑。
  為什麼爵宇會在這裡!偏偏在我最不想見到他的時候出現!
  而且我的眼角還殘留著剛才還沒乾的眼淚啊!
  「這是澄楓今天社團課做的檸檬塔哦,回來的時候還特別說這是要給皓天的呢。」媽媽將我冰在冰箱的檸檬塔拿出來,一個個分裝在瓷盤中,笑容滿面的端出來。
  「媽媽、等一下就要吃晚餐了現在吃這個不好吧?」我轉身制止著媽媽的動作,順手抹掉差點被看見的淚。
  「沒關係啦,小東西而已!」
  媽媽……為什麼妳一臉比我想吃的樣子?
  「澄楓特地為我準備的,我當然要好好品嚐。」皓天帶著游刃有餘的微笑,開心的接下點心盤。
  「只是順便而已。」我無奈的坐下,默默吃著自己的檸檬塔。
  「對了!下個月就是皓天的生日了吧?那天有空嗎?我們來替你慶生吧。」媽媽突然興奮的問道。
  「主任也有和我提過這件事,但我白天有些事,所以沒辦法一早就過來。」皓天臉上的微笑沒有改變,但雙眼卻比剛才還失了點光芒。
  「那晚上呢?那時候成浩他們也剛好回來了,可以久違的聚一聚,看你們之前似乎聊得很開心的樣子。」媽媽提議著。
  「如果不打擾你們的話,我很樂意。」他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對媽媽感激的笑著。
  我靜靜的看著他們之間的對話,明明應該要像平常一樣和爵宇聊天才可以……我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澄楓。」爵宇突然喚了一聲,我無措的轉頭看著他,他卻像是對我保持著距離一樣,帶著淡淡的笑。
  「檸檬塔很好吃。」
  「咦?真的?難得聽到你說甜點好吃耶,明明以前都不吃那麼甜的東西的。」我楞楞的看著他手中的空盤,明明是稱讚,心裡卻滲出了無名的苦悶。
  「嗯。」他輕點頭,「那我先回去了。」
  看見爵宇準備離開,媽媽驚訝的回頭。
  「不一起吃晚餐嗎?邀請你媽媽一起過來呀。」
  「我們今天已經準備好晚餐了,謝謝您的邀請。」爵宇帶著微笑,婉拒了邀請。
  「這樣啊,那替我謝謝你媽媽送的哈密瓜哦。」
  等爵宇離開後,我放下瓷盤,眼眶染上一股熱流,卻又只能壓抑著。
  「等我準備一下就可以吃晚餐了哦。」媽媽走進廚房,做晚餐的最後處理。
  沉默了一陣子,坐在我面前的人才開口。
  「親愛的公主殿下,不用忍耐自己的情緒沒關係,您隨時可以回房大哭喔?」
  「你一定要一開口就這麼讓人想吐槽嗎?」我無奈一笑,剛才的苦悶總算是緩解了一點。
  「因為公主殿下悶悶不樂,身為騎士當然要逗樂殿下才可以。」他勾著紳士的笑容,似乎對於這樣的扮演樂在其中。
  「什麼時候自詡騎士的啊……」我輕笑著,「你還真喜歡這個設定。」
  「不好嗎?還是妳不喜歡?」他挑眉,深邃的雙眼等待著我的回答。
  「沒有,我沒意見。」我聳聳肩,默認了這樣的玩鬧。
  「晚餐準備好了哦,快來吃吧!」媽媽溫柔的微笑,看著露出笑容的我。
  「嗯!」
 
 
  十一月,天氣開始變得寒冷,卻是我最喜歡出門的天氣,沒有一月的寒冬刺骨、沒有七月的盛夏炎熱。
  「澄楓?好久沒看到妳了,悅禾姊都一直叨念著妳呢。」坐在櫃檯的菲菲推了下眼鏡,笑容溫暖的看著我。
  「之前太忙了,所以沒有時間嘛。」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先坐一下哦,等等就好了。」
  我輕點頭,在一旁的沙發坐下,放下手中的書籍,無聊的看著手上因為提重物而壓出的紅痕。
  一直以來,我對於自己的事情就不是那麼的關心,就連察覺到自己未來志願時,都是悅禾姊提起,我才發現自己對於心理學的興趣,在那之後才開始朝這個目標努力。
  ……或許我多少也有意識到自己的人格有點缺陷,才會一直來這裡看診,但是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抱持著怎麼樣的心情接受這一切的。
  說到底,自己根本不記得當初到底為什麼會到這裡來,意識到的時候,早就已經習慣了這些事情,放棄了找尋答案的想法。
  「澄楓──」悅禾姊帶著燦爛的笑容,打開了看診室的門,如果我忽略她睡亂的長髮,我大概會覺得她今天的心情很開心。
  「悅禾姊,好歹也整理一下頭髮再出來嘛……」我無奈的看著她的亂髮,真是浪費了她那頭漂亮的深灰長髮。
  「反正澄楓又不是沒看過我隨便的樣子。」
  悅禾姊幾乎不會在工作時間睡覺或偷懶,只有家裡的事情不順、心情特別差的時候才會在沒有工作的時候小睡。
  「哇──這些書好懷念!」悅禾姊翻著我的課本,「對了、對了!這本很重要哦,很多考題都從這裡延伸。」
  看著她輕鬆的笑著,我也不打算多問……才怪。
  「悅禾姊,發生什麼事了嗎?」我在她辦公桌旁的沙發坐下,看著正在翻書的她。
  「咦?怎麼這樣問?」悅禾姊笑著抬頭,像是想裝作沒事的樣子。
  「這邊。」我指了指自己的眉心,「就算笑著,也還是沒放開哦。」
  「那麼明顯啊……」她無奈的苦笑著。
  「今天就稍微放鬆一下吧,累了吧?」我抽走悅禾姊手中的書本,「我的事情就先放一邊,不急。」
  「澄楓真的是好孩子啊……」悅禾姊一把抱住我,頭輕輕靠在我的肩上。
  「昨天又和老公吵架了?」我輕聲問道。
  「嗯……還讓我有點後悔結婚這件事了。」她笑了幾聲,聽起來像是要嘲笑當年的自己。
  「後悔嗎……可惜現在還沒有時光機,就算後悔也不能回到那個時候阻止自己呢。」我勾著淡淡的笑。
  「是啊,所以人生中的每個選擇都很重要。」悅禾姊輕嘆了口氣,重新坐直身體。
  「如果真的很痛苦的話,放棄就好了不是嗎……」我遲疑的問。
  「嗯──每當想放棄的時候,就會有很多東西擋在自己面前,像是不甘心或是感情這些不理智的東西。」
  「總會想著當初自己付出了多少心力在維護這段感情,當初自己所感受到的愛又是如何?這樣的感受總是佔滿了腦袋。」
  「但是,還沒到真正想放棄的時候,就代表自己其實還不到撐不下去的地步吧!」悅禾姊莞爾一笑,「這不正是人生嗎?」
  我細細咀嚼著她的話,還沒能給出回應,悅禾姊便結束了這個話題。
  「澄楓,和妳說說話之後果然好多了,謝謝妳。」她輕拍了下我的頭頂。
  「不會,其實我根本沒做什麼……」我輕搖頭,對於悅禾姊那麼快結束話題有點錯愕。
  「言語的力量是很強大的哦,就算只是毫不起眼的對話,或許也能帶給對方強大的能量。」
  「而且心裡的煩悶只要說出口,就可以輕鬆多了。不是有句話說只要說出口,總有辦法解決的嗎?」她的笑容輕鬆,柔和得像是鳥羽。
  「嗯。」我輕點頭,掛著微笑,「那今天妳就好好休息,我先離開了哦?」
  「好,回家的路上小心喔。」
 
  回到家,我站在落地窗前,卻不敢走出陽台。
  自從看見爵宇對我露出了充滿距離的笑容後,我就沒再正眼看過他,並不是生氣這種幼稚的理由,我一直很害怕,如果不去正視自己對他的感情,或許哪天我真的會失去爵宇。
  等到那天到來……後悔就來不及了。
  「理想是那麼簡單,現實卻難以實現啊……」
  我離開落地窗前、逃跑了,我不想看見那雙陌生的眼睛。
  「這種狀態下卻莫名其妙的靈感豐富……」我深呼吸了幾下,打開電腦敲打著文字。
 
  不知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多久,手機突然震動,嚇得我差點把手機掃下桌面。
  「詩琪……?」我看著手機顯示的邀約訊息,「怎麼會突然想約我出來?」
  雖然在這種心情鬱悶的時候是最不想出門的,但是想想好像應該要準備一下皓天生日的禮物……
  說是要想禮物,但我根本不了解皓天這個人。
  明明常見面,卻從來沒有真正去了解他的笑容背後的秘密,自己卻被他看得透徹。
  不對,其實自己也沒有那個資格去挖掘他所隱藏的事情吧……
  「澄楓。」伴隨著房門的輕敲,媽媽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我要進去了哦。」
  「啊、好。」我轉頭看向進入房間的媽媽,「怎麼了嗎?突然找我?」
  「嗯,我想和妳說說有關皓天的事情。」媽媽的嘴邊帶著淡柔的微笑。
  「皓天的事情?他怎麼了嗎?」
  我拉了張椅子,讓媽媽可以坐下慢慢說。
  「雖然澄楓都沒有表現出來,但是應該也對皓天感到很疑惑吧。」媽媽輕輕的笑著,「其實在那孩子當上實習醫師之前,妳叔叔就很注意他了,皓天也很尊敬他,也就是因為這樣,妳叔叔他很快就發現皓天所發生的事情。」
  「等一下!」我開口制止了媽媽繼續說下去,「接下來的,我真的可以聽嗎?」
  媽媽像是早就知道我會這麼問,勾起了微笑。
  「怎麼會這樣覺得?」
  「我只是一個孩子,就算知道了皓天所發生的過去,也幫不上他的忙,或許還會衍生多餘的同情甚至憐憫。」我悄悄收緊了拳,拳頭不自主的顫抖,「人類很容易改變對於他人的看法。與其變成那樣,不如繼續無知下去。」
  媽媽露出了然的笑容,伸手輕撫著我的頭頂。
  「澄楓不管在什麼時候,都那麼關心他人的想法呢。」她柔柔的瞇著雙眼,笑容恬靜。
  「但是無知有時候也會傷害到他人,特別是在雙方交流頻繁的時候。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只要把我所說的當作故事,細心的去對待身旁的人,這樣一定沒問題的。」
  我輕點了頭,等待著媽媽的下文。
  「皓天那孩子,在當上實習醫師後沒有多久,他的養父母就去世了,或許因為那是失而復得的幸福,所以他一直難以釋懷,妳叔叔他一直鼓勵著皓天,他還說他覺得他在皓天身上看見了年輕的自己呢。」
  「皓天也沒有辜負他的期望,努力到現在。」媽媽牽起我的手,掛著溫柔的笑容。
  「皓天曾說過,他能夠那麼快振作起來,是因為在他最難過的時候,有個女孩為他打氣,就算自己顫抖著,也還是告訴他別難過了。」
  「那個是……」我愣愣的看著媽媽,沒想到皓天連這個都告訴他們了。
  「所以啊,我們也想和那個女孩子一樣,為他加油打氣。」媽媽輕輕摩挲著我的手背,「澄楓是善良的乖孩子。我們也想要和澄楓一樣,替他做些我們能做得到的事情。」
  我是……乖孩子嗎?
  「不管澄楓對於皓天的看法有沒有改變,那都沒關係,澄楓只要朝著自己覺得正確的路走就對了。」媽媽起身,充滿元氣的笑著,「好了!要準備晚餐了唷,今天就做澄楓愛吃的咖哩吧!」
  「嗯。」我輕應了一聲,原本迷茫的心情似乎也撥開了雲霧,「媽媽。」
  我叫住了準備離開房間的媽媽,她轉頭看著我,等待著我的下文。
  「一直以來,謝謝妳。」語畢,一道溫熱的暖流滑過臉龐。
  媽媽勾起了安心的笑容。
  「不客氣。」
 
 
  坐在咖啡廳裡,我看著眼前有點緊張的詩琪,一臉有什麼想說的話,卻又難以開口,一時半會大概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我決定先來想皓天的生日禮物。
  雖然昨天聽媽媽說完那些話,心情是坦然了許多,但是禮物還是沒有頭緒,甚至開始出現了隨便寫張卡片送出去就算了的想法。
  「澄楓,那個啊……」
  憋了老半天,詩琪總算開口說了今天我聽見的第一句話。
  「怎麼了?那麼緊張我真的會以為妳要和我告白哦?」我等待著她的下文,隨口說了個玩笑,誰知道她的臉居然直接紅起來,什麼話都不說。
  「等等……妳不是喜歡爵宇的嗎?」我一臉驚恐的看著詩琪,腦袋開始閃過拒絕的理由。
  「不是啦!」詩琪似乎是被我的玩笑弄到受不了,決定好好說話,「不是要和澄楓告白。但是也是和告白有關的事情。」
  「詩琪妳這句話好繞舌,妳的校刊總編頭銜不保了喔?」我忍不住吐槽她。
  「我現在很緊張啦……」詩琪無奈的垂下頭,對於沒辦法好好說話感到無奈。
  「好啦,不用緊張。」我微微一笑,「我慢慢等妳說。」
  深呼吸了一下,詩琪垂下眼,手指輕輕撥弄著咖啡杯中的茶匙。
  「前幾天,我和爵宇告白了。」她沒有看著我,似乎想放鬆著說出口。
  「我們開始交往了。」
  啊──真正的自己最不想聽見的答案,卻是理智的自己最想聽見的句子。
  「這樣啊,恭喜?」我努力想表現得開心一點,嘴角的弧度還是停留在方才的微笑。
  「咦?澄楓不會驚訝嗎?我還以為我會被拒絕的……」詩琪抬起頭,雙眼圓睜。
  「和我想像得差不多吧,沒有太意外啊。」我點點頭,含著冰拿鐵的吸管,心不在焉的說道。
  「今天特別約我出來就是要說這個?」我看向詩琪,揚起笑容。
  「呃、嗯……」詩琪遲疑的點點頭。
  「好啦,沒嚇到我也別太失落,我可是沒那麼容易被嚇到的。」
  「那澄楓呢?沒有特別問我為什麼要出來就赴約了,有什麼想要買的東西嗎?」詩琪放棄般的轉移話題。
  「嗯,我還在想生日禮物要送什麼。」喝完最後一口冰拿鐵,我無聊的拿著吸管對杯子裡的冰塊東戳西戳,想戳出一點靈感。
  「生日禮物?最近有誰生日嗎?」
  「皓天。我們家之前說要幫他慶生。」我放開吸管,把空杯推到一邊。
  「這樣啊……」詩琪點點頭,歪著頭替我思考著。
  我托著腮,隨意看著咖啡廳裡的人們,視線掃過櫥窗裡的蛋糕,突然想起什麼。
  「我想到了。」我輕輕開口,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之前苦惱成那樣簡直就像是笨蛋嘛!」
  離開咖啡廳後,我拉著詩琪跑到食品材料行添購需要的材料。
  「澄楓要做什麼甜點嗎?」詩琪一邊看著我手上的奶油乳酪,一邊問道。
  「嗯,既然不知道要送什麼禮物,不如就發揮自己擅長的能力,這樣也能表示誠意嘛。」我點點頭,將選定的商品放入購物籃。
  「想來想去還是來這裡了,我很快就好哦。」我有點抱歉地看著詩琪。
  「沒關係啦。」詩琪搖搖手,笑容溫婉,「我比較少來這種地方,感覺還蠻新鮮的。」
  我勾著微笑,繼續採購的工作。
  只要讓自己陷入忙碌,就可以不用那麼在意胸口的煩悶了。
  只要看不見那一切,就可以裝作沒事的繼續生活。
  這些都沒什麼的……
 
  「……學姊、學姊?」
  我回過神,遲疑的轉頭看向那雙碧綠的雙眼。
  「啊、抱歉,我發呆了一下。」我抱歉的笑了笑,「你剛才說什麼?」
  從詩琪那裡知道爵宇和她正在交往的事情,自己就變得很不對勁。
  和爵宇也還是那樣子,沒能好好說話、沒能好好看著他。
  「學姊最近是不是有心事?」亦祈輕聲問道。
  「嗯……大概是有一點吧。」我勾著唇邊的弧度,「沒有什麼啦,不用擔心。」
  「不可以喔!老師有和我說過,學姊很喜歡把心事往內心深處塞,不肯讓他人靠近,也說學姊這樣總會悶出病來的。」亦祈細眉輕垂,水潤的雙眼擔心的看著我。
  「楊奕悠那傢伙真的什麼都看在眼底啊……」我無奈的笑起來,「看來亦祈是真的很喜歡楊奕悠呢,他說的什麼話都記得那麼清楚。」
  「不是喔,因為這是有關學姊的事情我才特別記住的!」他睜大雙眼,認真地說著。
  看他那麼嚴正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太好了、學姊笑了。」他像是放心般的垂下僵硬的雙肩。
  「謝謝你,那麼擔心我。」
  他露出溫暖的笑容,代替了沒說出口的回應。
  「今天中午也要幫忙備料對吧。我很期待下午的社團時間唷!」
  「對了、學姊有沒有看過這禮拜新出的動畫?真的很精彩哦……」
  像是要讓我不去在意煩心的事情一樣,亦祈不停和我聊著,臉上自始至終掛著那抹令人感到溫暖的微笑。
  如果真的要說的話,這樣的孩子幾乎可以被稱為天使了吧?
 
  吃完飯後我回到教室,看著桌上成堆的待批改小考考卷除了問號以外還有嫌棄。
  「小楓歡迎回來──」座位在我旁邊的小婕轉頭給了我一個甜甜的笑容,「那個是歷史老師要請妳幫忙改的考卷。」
  「……為什麼我當初會被指派當小老師?」我欲哭無淚的拿出紅筆,一邊核對解答一邊批改小考考卷。
  「因為小楓看起來很聰明?」小婕臉上掛著天真的笑容,讓我想伸手巴頭也沒辦法。
  「大概就是這樣吧……」我無奈的打上扣分和總分,想起中午還要準備下午社團的東西。
  「那今天的備料工作就交給我和亦祈就好了。小楓改完考卷就休息吧?今天的材料只有一些些,不用那麼多人幫忙。」小婕手中拿著上次社團發下來的食譜。
  「謝謝……!」我感激的看著她。
  「那我先過去準備了哦!」
  小婕和我道別後,我又繼續批改著考卷,想快速解決這些不重要的東西。
  下午第一節課的鐘聲響起,我也正好改完最後一張考卷,收拾好書包後,我抱著登記完分數的考卷,打算去社團教室的路上順便把考卷拿給老師,偏偏一走出教室,就遇上準備去上社團的爵宇和詩琪。
  「啊、澄楓!」詩琪驚喜的和我打著招呼,「這個時間妳怎麼還在教室,妳不是都要準備下午的東西嗎?」
  「今天因為要改考卷,小婕就說她和亦祈兩個人弄就好。」我忽略一旁爵宇的眼神,表現出急急忙忙的樣子。
  「我還要去辦公室,先走了哦!」我揮揮手,轉身往辦公室的方向快步離開。
  ……他們大概覺得很奇怪吧。
  明明以前就可以好好對話的,現在卻變成這樣。
  面對爵宇的勇氣,這種東西我可沒有啊。
  特別是那樣子隱藏著什麼情緒的眼神,就像是把我拒於千里之外……那太難受了。
  進到社團教室時,指導老師還沒到,我鬆了一口氣,穿上圍裙後等待著老師過來。
  「小楓怎麼了嗎?感覺臉色不太好哦。」小婕偏頭看著我的臉,有點擔心的問著。
  「是啊,學姊感覺和平常不太一樣。」亦祈在一旁附和著。
  「沒有啦,可能是有點累。」我勾起笑,想讓他們別那麼擔心,「等等泡芙做好之後,吃個泡芙補充能量,一定就可以恢復的!」
  「小楓真的很喜歡甜點呢。」小婕露出微笑。
  我給了他們一抹笑,暗暗垂下雙眼。
  大概……真的累了吧。
 
 
  聖誕夜,走在路上就能看見不少的情侶手牽手約會著,我像是不想被當成異類一樣,牽起身旁男人的手,想裝作沒事的樣子。
  「澄楓……?」成浩哥疑惑的看了下我交握的手,又看了下周圍的氣氛,露出沒轍的微笑。
  「我才不想被周圍的情侶包夾。」我賭氣般的說著,隨即露出調皮的微笑,「我不是說過了嗎?成浩哥是我的王子啊。」
  「還小的時候對吧?」他勾著嘴角的笑,「我還記得澄楓笑得很可愛,說著要我當妳的王子,還說不讓其他人當。」
  「這樣想想,我小時候還真可愛,純潔的像是天使。」我轉了轉眼珠,燦爛的笑了出來。
  「我倒覺得澄楓不管怎麼樣都是最可愛的哦。」成浩哥微微收緊了和我交握的手,溫柔的笑著。
  「要買的東西只有這些嗎?有沒有漏掉什麼?」
  「啊、我看一下。」我從口袋拿出清單,「沒有,這樣就可以回去了呢。」
  我不盡興的垂下肩膀,低聲喃喃:「本來還想再和成浩哥約會久一點的……」
  「乖、看妳已經凍得手指都紅了,我們就先回去。等到澄楓放寒假,只要有時間我就會陪妳的,好嗎?」
  「嗯!」我滿足的露出笑容。
 
  晚上是皓天的慶生會,下午開始我就開始忙著裝飾昨天做好的咖啡蛋糕,要當作皓天的生日蛋糕兼禮物。
  「終於結束了!」我小心的把蛋糕放進冰箱保存,等著晚餐後要拿出來。
  「辛苦了,快去休息吧。」成浩哥進到廚房,輕撫著我的頭頂。
  我點點頭,將手上的水珠擦乾後,不經意轉頭看向成浩哥,卻看見他帶著嫉妒的眼神盯著冰箱。
  「成浩哥在吃醋嗎?因為我做蛋糕給別人當生日禮物?」我試探性的走近他,剛才的嫉妒眼神又消失了。
  「說不羨慕是騙人的。」他柔柔笑著,「但是澄楓在我生日的時候給了我更棒的禮物,所以沒關係。」
  「然後呢?澄楓一副有話想說的樣子哦。」成浩哥沒有繼續禮物的話題,反而是開口問了我一直說不出口的事。
  「……有那麼明顯嗎?」我疑惑的摸了下自己的臉,對於隱藏情緒這件事我還有點自信的啊。
  「沒有,如果不是我就看不出來。」成浩哥微笑著,牽起我的手往房間走。
  在房間坐下後,我從抽屜拿出學院的簡章。
  「我寒假的時候又要去考試了不是嗎?」我輕輕皺起眉,「但是最近寫測驗題的時候一直出錯,明知道心理狀態會影響自己的狀況,自己卻沒辦法停止心裡煩躁的感覺。」
  「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靜靜地聽著我說,最後只拋出了這句話。
  「和爵宇……吵架了,不對、說吵架好像不太對。自從詩琪和我說他們在交往的時候,我就很少和爵宇說話,就連陽台也不怎麼出去了。」我的聲音微微顫抖,無力感狂襲而來,心頭出現了酸楚,「想見他的時候卻還是會顧慮詩琪的感受。」
  「我明明和爵宇相處了那麼久,可是為什麼我還是搞不懂自己對他的想法……」
  「澄楓,妳對爵宇很重要,妳知道的。爵宇也對妳很重要,所以妳希望他可以幸福,對吧?」成浩哥讓我坐在他身旁,一邊說著,一邊讓我靠在他肩上。
  「對……但是、我不知道我這麼做到底是不是正確的啊。」我咬著唇,痛苦的閉起雙眼。
  「澄楓、妳不需要去想對錯,只要做妳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成浩哥伸手抱住我,語氣帶著疼惜,「最後、妳就會知道自己想要答案了。」
  輕柔的話語中,帶著一絲絲的心疼,成浩哥輕輕撫著我的頭頂。
  他從來不會想要逼我說出答案,而是要我自己找出想要的答案,像是早就知道我會選擇哪一條道路一樣,在我身後等待著我的決定。
  「嗯……」
 
  傍晚,我像是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的進到客廳。
  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的皓天正坐在沙發上和成浩哥聊天。
  「啊、澄楓睡醒了啊。」成浩哥隨口幫我編了一個沒有精神的理由,或許是看見我的臉色比剛才要好得太多,他安心的對我露出微笑。
  「嗯,果然準備生日禮物是很累人的呢。」我調皮的眨眨眼。
  「這還真是勞煩公主殿下了。」皓天向我微微欠身,還附帶了一抹完美的微笑。
  「完全沒感覺到歉意啊。」我笑了幾聲,在成浩哥身旁坐下。
  「其實也沒那麼辛苦啦,畢竟是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聳聳肩,沒想到卻看見皓天的嘴角帶著愉悅卻透出傷感的笑容,鏡片下的那雙墨瞳輕顫。
  看著他露出那樣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泛出了酸澀,想知道他為什麼會露出那樣的表情,想好好安慰他,但是卻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資格過問。
  多少感覺到氣氛不對的成浩哥稍微瞄了我一眼,隨即將話題轉向。
  「……公主殿下?那是皓天哥對澄楓的特殊稱呼嗎?」
  「可以這麼說吧。畢竟澄楓的確能夠和『公主殿下』的稱號相符。」皓天原本殘存的傷感消失,像是要轉換心情一樣開始和成浩哥大論他的腦內設定。
  「先說好哦,我只是順著他的意而已。」我提出聲明,兩人卻用寵溺的眼神看著我,像是把我當作三歲小孩一樣。
  我無言的嘆了口氣,拿出筆電複習考試的考題,不再理會那兩個自顧自聊開的傢伙。
 
  晚餐完美解決了媽媽為皓天做的大餐,雖然我們小孩都吃得很開心,但是爸爸似乎對於媽媽那麼用心而感到吃醋,拉著叔叔喝酒,最後兩個人趴在餐桌快要睡著的樣子。
  「真是的──現在睡著的話,就沒得吃蛋糕了哦?」我無奈的走到餐桌旁,放下剛從冰箱拿出來的生日蛋糕。
  「這個是……澄楓做的嗎?」皓天才剛走過來要看看叔叔的狀況,一看到桌上的蛋糕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苦甜巧克力淋醬包裹咖啡戚風蛋糕,表面晶亮、光滑,點綴著幾顆銀珠和金粉,中間的夾心是核桃焦糖鮮奶油。
  「嗯,花了我不少時間,但總算做出來了。」我偏著頭,回想做蛋糕的過程真的快把我的精力花光了。
  「不好意思,為了我的生日而忙成這樣……」他不知道是感動還是不好意思,一改平常的大方,就連說話都放軟了語氣。
  「你在說什麼啊!」叔叔突然站起來,手臂一伸勾住了皓天的脖子,「你早就是我們家的孩子了啊。家人為自己的孩子慶生還客氣什麼!」
  「是啊。」爸爸點了點頭,帶著滿臉的笑容,「如果不嫌棄就把這裡當作家吧,任何時候都會歡迎你。」
  雖然兩個人都滿身酒氣,叔叔甚至說完話又閉上眼睛要睡著的樣子,但他們無論是感情還是言語,都帶著十分的真誠,對皓天敞開了雙臂。
  「好的……」皓天低下頭,聲音像是在壓抑什麼一樣。
  「好了、好了,別管這兩個睡著的人,來切蛋糕吧──」姑姑拍了下手,直接把她的兩個弟弟排除在外,拿出西點刀專業的分切著蛋糕。
  看著這充滿歡笑的畫面,嘴角的弧度不自覺的上揚。
  「這樣的感覺真好呢……」
  「嗯,我們在一個很棒的家庭長大,真是太好了。」成浩哥輕柔的撫著我的頭頂,像是在對待一個易碎的陶瓷娃娃。
  「是啊。」
 
  慶生會的尾聲,只剩下我和成浩哥保持清醒,就連千杯不醉的媽媽都打起瞌睡了。
  「抱歉啊,叔叔喝得那麼醉,給你添了不少麻煩。」我站在玄關,和準備返家的皓天道別。
  「不會,我也受了不少主任的照顧。」皓天的眼角似乎還殘留著一點淡紅,「今天我很開心喔,謝謝你們。」
  「不客氣。」我笑了笑,突然想起一件事,「啊、話說回來,我好像還沒對你說過吧?」
  「什麼事?」他疑惑的看著我,等待我的下文。
  「生日快樂,皓天。」我微笑著,輕聲說道。
  皓天微愣了幾秒,接著笑了出來,對我紳士的微微一鞠躬。
  「得到公主殿下的祝福,我深感榮幸。」
  「快回家休息吧,檸檬糖騎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05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oon2013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創作】審神者與代理審神... 後一篇:【原創】檸檬糖先生(原創...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uck2929大家
歡迎參觀我小屋進來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