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小說】《404 not found》#4 轉捩點

作者:臭臉橘貓│2019-08-19 11:47:55│贊助:0│人氣:14
「噗哇啊啊!」

我聽到g11的慘叫聲。

「等等,不是吧?騙人的吧!?」

接下來是9那無助恐懼的叫喊。

「靠!」

我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吃了不少沙子,感覺衣服裡也跑進了不少。

「搞什麼!?」

我睜開眼,刺眼的黎明讓我的視線受限,但我隱約看見有個拿著槍的人形以陽光為背景,正瞄準著我們。

「你們也真可憐……都不知道自己這段時間變的有多值錢。」

德里的聲音揭露了緣由───我們被懸賞了。

「去你的克魯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抵抗著無力感,撐起精神來向他問道。

「你是說癱瘓你們嗎?我這裡可是有個新買的干擾器啊。」

「可惡……」

我握緊拳頭,想要爬起來,卻做不到,重力宛如加大了好幾倍一樣,把我壓得無法動彈,想必是干擾器造成了機體無力。

「好了,去死吧───!」

碰!

槍聲響徹沙灘,但我卻沒感覺到疼痛。

等等,莫非──!

「嗚嗚嗚嗚……痛…姐……好…痛啊………」

我聽見9的哀嚎。往後一望,她的臉部大量出血。本來整齊的兩排牙齒被子彈貫穿,上下顎已經無法辨識,撕裂更是波及到了鼻子下端。

「你…你……你…………!」

手掌因為握緊雙拳而被指甲刺傷,即使正在流血,即使怒不可遏,即使現在就想把他分屍一萬遍……!

我依然動彈不得。

碰!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

我的右腿被射穿,在劇痛之中,子彈卡進了我的仿生動脈。

在業界裡,德里是出了名的虐待狂,也是各大懸案的兇手,做物流只是他的興趣。

他的爺爺也是個殺手,最著名的案件就是洛杉磯的黑色大理花懸案。

「好了,接下來換那隻睡鼠………等等。」

他停頓了半晌,拿起手機確認了什麼,接著又收了回去。

「你們得救啦,有人出更高價來保你們活命,先去技工那裡把你們修理一下,再來委託人就會去技工那裡找你們。」

我被他撐了起來,率先放到後座,繫好安全帶。

「9…先把她安……」

我的視線因失血過多而模糊,但是我能感覺到德里把9給溫柔的抱到車上,並且對她的下巴做了緊急處理。

「接著是你這隻睡鼠……嘿咻,完工!」

車子一陣,引擎啟動,意識深沉。

「不好,失血過多………機體要休眠了。」

在這期間我們會毫無防備,身旁的9也早已進入休眠狀態。

416,幸好你沒跟來。





「嗚嗚嗚啊……痛死我了。」

9用手托著剛被修好的下巴,開合了兩下後說到。

「誰叫你們那麼值錢?沒辦法嘛~」

媽的,一點悔意也沒有。

「哇喔,眼神好可怕啊,但是你應該不會殺了我對吧?」

「哼」我放下緊握的槍「下次再說。」

說完後,我環顧了下四周,發現在一堆機台後方,有個頭髮已經略微泛白的老人。他貌似在維修著一團粉紅色的東西。

「欸欸,那邊的就是技工嗎?」

我出聲搭話,結果令我異想不到的是,回我話的卻是另一道聲響。

「喔?這聲音……是UMP45吧?」

這是……帕斯卡的聲音?

我循著帕斯卡的聲音走向她。是說她頭上晃著的一對貓耳已經比置物櫃還要高了。

「我猜……你就是委託人?」

我靠,不應該靠近她的,這傢伙幾天沒洗澡了?而且黑眼圈怎麼重成這樣?肝還想要嗎?

「是啊。我告訴你,你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唯有幫我個忙,我才會把你們弄到安全的地方。」

她露出了壞笑,但是濃烈的咖啡味卻宛如毒氣一樣散發出來。

我將那些雜念揮除,並且向她問道。

「那個地方是哪裡?」

釐清這件事的真偽是沒有意義的,畢竟走投無路,也只能相信她了,於是我直接問了我們的去處。

「因為你們在戰況激烈的歐美地區已經眾人皆知了……當然,我是指有非法人形的這套說法。所以在相對穩定的亞洲會比較安全,而亞洲正好有著一個格里芬的指揮部。」

「那個指揮官叫什麼名字?」

「他是個男的,25歲,姓名不確定………但是可能叫海恩特•多姆斯曼。雖是個歐美和日本的混血,但是名字一點也沒有東方味呢。」

「那麼他的資歷呢?」

「剛上任。不過忤逆小隊可是以後要常駐在那基地的喔,所以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忤逆小隊啊……這樣的話,就算指揮官再爛,面臨危機時,也不至於會讓指揮體系崩盤。

考慮一翻後,我向她點了點頭,表示願意合作。

這兩三天以來,我們在一瞬間失去支柱,現在該是重新找個大腿抱的時候了。

「很好。那麼我就指派工作吧。」

她從口袋裡拿出一台平板,接著把資料直接傳了給我。

我的腦裡出現了一個座標,經過搜索後發現在離這裡不遠的米蘭,因為我們已經出了德國境內,到瑞士了。

我找找……目標的長相…找到了……!

然而事實卻令我錯愕,因為照片上的人正是我們的死對頭──夢想家。

我沒有表現出我的震驚,但是說實在的,我在看到目標人物時呆了幾秒鐘。

任務是去米蘭找到夢想家,並且把她接到位於亞洲的格里芬指揮部。

「我受理了。」

我簡短的說完後便站起身,準備離開這個地方去外面透透氣。

我緩緩的走向工廠內破舊的大門。在穿越了隔絕內外的門框後,看見了刺眼的朝陽。

可見我們在這裡昏迷已經有幾天了吧,畢竟在被德里給打昏前,我最後的記憶是沙灘上的豔陽。

我身處在一個高台上,現在這裡已經沒有瑞士往昔應有的繁榮,能辨識的只剩幾座人類修築過的高樓,剩下的就是山腳下的殘骸瓦礫。

老實說,沒有人類的蹤跡還有吵鬧時,這裡真的很美。有群山還有樹木環繞,還時不時有些鳥在空中飛舞著。

「噢?」

我注意到高台右邊有個人影。她有著一頭鮮豔的粉色頭髮,並且左手臂是條義肢。

我很快的認出來她是sopmod II,並且走上前去搭話。

「請問一下,你是……?」

我以一種平淡的方式引起了她的注意。而她也將目光移到我身上來。

「噢!是你啊45,你忘記我了嗎?我是sopmod II啊!」

等等………我當然沒有忘記她,但是她不應該記得我才對啊?

「……………下次別想再對我的記憶動手腳,感覺很糟啊。」

「唔……!」

她的表情一轉,換上了鄙視和兇惡的眼神。這讓我嚇了一大跳,因為這和我所認識的sopmod II不是同個人。

「很驚訝對吧?我居然變成了這樣的性格。」

「是的呢。」

現在我也收起了笑容。反正都已經被看穿了,再裝下去也沒意思。

「唉……」

她嘆了長長一口氣,並且把身子依在那看來很不可靠的欄杆上,眼神望著遠方,不知道在想著誰。

「人是會變的……即使是我這種人形,也會被時間所消磨…大概是這種感覺吧。」

我同意她的說法。

「你為什麼在這裡?」

「在等某個人啊……」

我想我大概猜到是誰了,就是和她關係最近的那個。

「人形?」

她聽到後點了點頭,並且開始用槍托敲著欄杆,發出響亮的聲響。

「ro啊……你也知道吧?」

「是啊,就是那個滿嘴正義的那位。」

她說完後,便從外套裡的內側口袋拿出一小罐威士忌,喝了幾口。

「你這樣不怕被ro罵嗎?被她看到的話她會很生氣的吧。」

我輕輕笑著調侃她的行為,但她只是嘆了口氣,並且用充滿濃烈酒味的口氣對著我開口。

「我已經等了兩年了。」

聽到她這句話後,我想我已經知道是什麼狀況了。

我還記得兩年前的那份報告。她倆在出任務時,去到了瑞士南部的一座小城市,並且在那裡遭受了攻擊。

而攻擊者正是惡名昭著的error,她們襲擊了ro的小隊,並且在綁架走ro後音訊全無,直到近幾個月才又重新出現浮出檯面。

也許是她幸運的死裡逃生吧?反正現在事實就是:sop II正在等著一個再也不會出現的人的到來。

「有她的消息嗎?」

我想想這樣就結束話題也不太好,於是順著她問了下去。

「你覺得會有嗎?」

「也是呢……」

沉默了半晌,她再度開口。

「我要去下面的酒吧喝幾杯,要去嗎?」

原來下面還有酒吧啊,我還以為只有廢墟呢。

「好啊,走吧。」

我們就這樣沿著已經殘破不堪的坡道往下走,直到見到山腳下依稀冒著煙的一座小鎮為止。

其實也就是個座落在廢墟之間不超過一百公尺的小巷弄,實在不知道為什麼會被稱為小鎮。

「嗨!狗狗,最近怎麼樣?」

一位站在外頭抽煙的大叔笑著對sopmod ll招呼。

呵呵呵,狗狗……呵呵。

「你敢笑就準備吃子彈!」

「噗嗚嗚……好啦,不笑不笑。」

她狠狠地瞪了臉頰差點失守的我,並且把保險給打開上。

「進去吧。」

我隨著她的腳步走進那已經些許殘破的酒吧。進入到散發著如電影裡一般神秘氛圍的酒吧後,映入眼簾的是幾張桌椅,還有樸素的裝飾。

吧台邊只有幾個壯漢在喝著啤酒。他們聊天聊得很大聲,但我沒有去在乎他們在說什麼,反而比較在意狗狗和酒保的互動。

「哎呀,狗狗來啦!來來來這邊坐,兩個人是吧?我有幫你們留位子!」

吧台後的壯漢指著靠右的兩張椅子對我們招呼。

說什麼留位子,這裡根本除了我們之外就只剩那兩個壯漢了好嗎!

我揮別心裡的那些吐嘈,開始觀察起了他們的對話。

「這是你的新朋友啊?」

「不是。只是剛好遇見,想要拓展人際關係才找來的。」

她的表情顯得很不以為意,把已經放在桌上的酒杯拿起來當樂器敲,發出清脆的聲響。

「和你說過多少次了別敲了,壞了可要去很遠的地方才買的到啊。」

「好啦好啦,如果真的敲壞了我再去買啊!是說酒啊?酒啊!」

匡匡匡!她越敲越大力,似乎顯得很煩躁。翹起二郎腿的右腳像過動一樣的抖著,可見她不想再等下去了。

「好了好了。」

酒保無奈的端上了兩瓶海尼根。我心想這種鳥地方大概也沒什麼選擇了,於是伸手準備接下酒瓶。

「喂!」

原本我的那份被她蠻不講理的搶走,於是我發出了維權的叫聲。

「誰理你啊,老娘現在心情不好啦!喝兩口又不會死。」

她一邊叫著一邊把整根給乾完。就在我正想著要拿另一瓶時,也在瞬間被她乾個精光。

「算了……」

「妹妹別擔心,這裡還有的。」

「唔喔……謝謝。」

我只能接過酒保遞來的一小杯科隆巴赫,小口小口啜飲著這珍貴的美好。

就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裡,我們就這麼的喝了不知道多少瓶。而她也漸漸的在酒後吐露出埋藏於心底的心事。

「其實啊………我每天都好想她喔。」

「………」

她現在趴在桌上,口齒不清的叨叨念著什麼的樣子。

「老闆,來個草莓蛋糕。」

我沒打算理會她,因為我的肚子有點餓了。況且我也沒興趣知道她們之間的爛事。

倒是她現在神智不清,我想應該可以讓她請客。畢竟之前因為走的太匆忙,現金什麼的根本沒帶在身上。

「ro啊……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唔……草莓蛋糕真好吃。好啦,也是時候該走了。還是說你想睡在這?」

我拍了拍雙手,讓蛋糕屑掉到地上。接著我把手伸進她腰間的收納袋裡,想知道她究竟有怎樣的財力才敢點這麼多杯。

「……………沒、沒有!?」

難道是她還有哪裡的口袋是我沒看見的?

我這麼想的同時,才發現到:她已經有沒口袋了。

唯一能裝東西的就是那個收納袋和彈匣袋。但是彈匣袋已經被彈匣填滿了。

「好了小妹妹,接下來交給我們吧。」

大叔笑盈盈的走向sop ll,把她給抱了起來後,眼看就要走向二樓起居室。

「等等!」

我出聲叫停他,而大叔也轉過頭來,帶著一臉疑惑望著我。

「你該不會是想……」

「那不然小妹妹你有錢嗎?」

「…………」

「好了好了,這裡沒你的事了。即使是戰術人形,也得遵守這裡的規矩。」

坐在隔壁桌的兩個壯漢出聲向我說道。

「這是她自願的,可沒人強迫她。不管你攻擊人類的權限有沒有修改過,勸你別多管閒事。」

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只是提起槍,低著頭走向室外。





「45姐你去了哪裡啊?都已經九點了欸。」

9攤在沙發上和帕斯卡在看著電視,而g11正舒服的躺在帕斯卡大腿上睡覺。而我已經聞不到她身上的臭味了,所以我看她八成是洗過澡了吧。

這下我也願意靠近她了。

「我去喝了點酒,樓下有個酒吧。」

「喔…那你和誰喝?該不會和一群大叔喝吧?」

「呵呵…當然不是了,自己一個人喝悶酒啊。」

「下次也找我去吧。」

「嗯哼。」

我簡單的回答後,轉過身想要去休眠倉休息,不然明天要啟程的話我怕我會過勞。況且熬夜對皮膚不好,我還是想保有一張漂亮的臉蛋,所以不想睡太晚。

是說休眠艙可硬的很啊……為什麼是人形就要睡那種東西?人家也算是嬌羞的公主吧。

「真煩燥……」

最近爛事真的一大堆,假如真的有神存在的話,我一定提著強衝過去幹他。

「你要睡在那上面?」

我往聲源望去,發現是技工用疑惑的眼神望著我。

「不然你願意提供床墊嗎?」

我沒好氣地邊撓著頭邊向他問道。因為我不認為他會把舒服的床讓給我們。

「當然不會啊。」

「…………別浪費我時間。」

我說完後正準備爬進休眠艙時,他卻又突然開口。

「你不是應該做些什麼表達感謝嗎?」

「你聽著,我是不會讓你睡的。你想要的話可以去找sop II……」

「別說這種話。」

我的話被打斷了。然而他貌似被我激怒的樣子,握著板手的手捏得很用力。

「………我只是個技工,我無能、無力、懦弱!這些我都知道………」

我從他哀傷的眼神中,察覺到他似乎還有很多話想說。

「她把她的故事都告訴我了。她是這麼的重視我,而我卻不能為她做出奉獻………」

「你是指下面發生的事?」

「是的。她是這麼的辛苦,每天承受著失去家人的痛,但是我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一切發生。」

我在聽完這些賺人熱淚的獨白後,並沒有太多感覺。反倒是一股好尖銳的睡意刺上心頭,打了的大哈欠。

「我知道你沒什麼興趣……但是能至少聽我一個訴求嗎?」

「……說吧。」

「明天帶走她吧。她去哪裡都好,待在這裡就沒有找到家人的可能性。」

我沒有回答他,只是靜靜的蓋上休眠艙的艙蓋。
====================================
終於是把兩部的劇情給快要銜接上惹,不然我不知道《心的追隨者》還要拖多久。

我預計在寫完下一章之後就要開始動《心的追隨者》了,所以…………希望能完成吧!

然後啊,我發現之前的作品都很粗糙。所以我決定要開始走精品路線。以後的每一章我都會控制在5000字左右,方便閱讀!

也會開始校稿………(早就該做的事

如果喜歡我的作品的話還請不吝嗇的給個GP,如果有哪裡需要改進的話也可以留言,或者單純想說些甚麼也可以留言區來講!

那麼我是苗外卡月月,下次再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05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fxb8ke87m65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404 not...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