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孤蒲》第五集第八章01(荀彧、郭嘉)〈每週一更新〉

作者:樂子喵│2019-08-19 10:51:37│贊助:2│人氣:49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章:連結

  曹操赴許,不單單為了華佗案。
  曹操支開眾人,與荀彧單獨議事。
  「吾開池肄水師,意在荊州,相信文若知曉吾意。」
  「是。」
  曹操一向迂迴幾句再切入正題,這次難得開門見山。
  荀彧從曹操凝重的臉色,讀出事態發展並不順利。
  「奉孝生前有言荊州是兵家必爭之地,需先平荊州,再圖發展江北,吾欲實行之。然而鄴城滿是厭戰之聲,士卒又恐疫病,讓吾甚為煩悶。」
  平定沃野千里的河北,收服戰略要地的荊州,以關塞保都,以海洋止邊,是奠定曹操霸業的基礎。現在距離霸業只有一步之遙,卻無人願戰,曹操決定尋求荀彧的協助。
  「曹公甫平烏丸,驟然征荊,以勞累之師攻擊安逸之師並非上策。」
  荀彧正襟危坐,以不卑不亢的態度回應了曹操。
  「……劉表是坐談客,吾不信他的軍隊比吾強盛。」
  曹操停頓了幾秒,眼睛一瞇,不滿意荀彧的回應。
  荀彧起身取了地圖,那是他請人繪製的荊州全圖。
  「……」
  曹操靜觀地圖,暫不表示意見。
  「未久,曹公曾指示夏侯將軍襲擊劉表,卻被劉備擊潰於博望,已讓劉表發覺曹公南征的意圖。曹公縱使以十萬大軍南下,劉表必安逸抵禦,待曹公軍隊疲敝回師。」
  荀彧以纖細的手指按了幾處荊州要地,上面都標有軍隊布置,顯示劉表早已率軍防禦,不讓曹操有突襲的機會。
  劉表的軍隊不比曹操多,訓練也不如曹操軍精良,但劉表記取曹操取烏丸的教訓,在大道、小道、險道等要地都有布置軍隊,又讓其可互相呼應,曹操猛然進攻討不到便宜。
  「吾與元讓豈是同一等級?劉備是吾的手下敗將,吾彈指就滅了他。」
  曹操吐出不滿之語,他是讓夏侯惇擔任先導隊,試探劉表軍的虛實。
  劉表發展荊州以文教為業,荊州士族多不擅戰,雖有數萬大軍,卻得任客將劉備為將帥。曹操曾視劉備為英雄,但數次對陣結果都是大勝,他對劉備也從讚賞逐漸降為輕蔑。
  「……」
  荀彧不理會曹操的激昂,收起地圖,為曹操奉茶。
  「……嗯?」
  曹操費解接過荀彧送上的茶水,乖乖閉上了嘴,等待荀彧的指示。
  「曹公,我軍可剿撫兼施,逼荊州士族獻地。」
  「……獻地?怎麼獻法?」
  面對荀彧胸有成竹的姿態,曹操發出了疑惑之聲。
  「曹公還記得韓德高否?」
  「吾與韓嵩、蒯越、蔡瑁都有通過信,他最近怎麼了?」
  曹操與袁紹對決前,為了確保劉表不會輕易出擊,曾與荊州士族有過聯繫。不過,曹操近期才回到鄴城,征荊準備又不足,對荊州動態難免生疏。
  「曹公擊破蹋頓後,韓德高以劉表的使者赴許,陛下拜他為侍中,遷零陵太守。韓德高回荊後,數稱朝廷與曹公之德,劉表以為韓德高有貳心,欲殺之,因其妻蔡氏之言而囚之,直到現在。」
  荀彧不帶感情敘述韓嵩的情況後,飲了一口茶。
  「……文若,真有你的!」
  曹操思忖數秒後,聽出荀彧的弦外之音。
  曹操將政略委託給荀彧,覲見朝廷與接待外賓皆由荀彧負責,他再經由荀彧的報告得知近期消息。不經荀彧的同意,漢帝哪有任命官爵的權力?這是荀彧精心籌畫的離間計。
  「沒想到韓德高竟犯此錯,枉費吾以為他是名賢士。」
  曹操搖了頭,對韓嵩頗感失望。
  劉表經營荊州近二十年,仰賴的正是荊州士族的力量。荊州士族雖以自保為優先,但他們治理政事的實力不容小覷,是曹操也想爭取的人物。然而,韓嵩竟如此輕易中了荀彧的離間計,曹操對他頗感失望。
  「當曹公平定河北,劉表亦知曹公下個目標就是他。韓德高出使納貢,欲免荊州兵燹,用心可謂良苦。」
  「說得好!」
  曹操大笑出聲,瞭解韓嵩是為整個荊州和平請命,有意歸順的荊州士族代表。
  「(……我也不會給他們游移的機會。)」
  荀彧默默飲了茶,不與曹操解釋複雜的內政斡旋。
  「為了取信於曹公,蔡德珪寄與一封信件,談起劉表的家務事。」
  荀彧從懷內取出信件,交給曹操。
  「……什麼?!劉表生病了!」
  曹操迅速瀏覽信件,跳過冗長的學術討論,終於看到關鍵的數行字句。
  諸侯的身體狀況,一向被視為最高機密,只有親信與醫師才能知曉。
  蔡瑁之姊正是為韓嵩請命的蔡氏,與劉表朝夕相伴,比誰都清楚劉表的身體狀況。
  「不是計嗎?」
  曹操將信件還給荀彧,事態發展過於順利,順利到讓他不敢相信。
  如果蔡瑁是佯裝劉表生病,誘使曹操來攻,曹操輕敵南下,將落得大敗;而且,告知劉表的病情,何有保衛荊州之用?
  「(我已經籌畫近十年,也該是收割之刻。)」
  曹操的懷疑有理,但荀彧私下作業的時間遠出於曹操意料之外,荀彧早已等待這刻的到臨。
  荀彧依然不會與曹操解釋。
  「姑且不論劉表是否生病,他將長子劉琦出為江夏太守,以次子劉琮為後繼為真。」
  荀彧將另一份情報交給曹操,證實劉表正在處理後繼問題。
  「現在的長子是越來越不爭氣了。」
  曹操有感而發,輕嘆一口氣。
  依宗法制度,要立嫡、立長、立賢,才能統領整個宗族。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
  袁紹立幼子袁尚,劉表立幼子劉琮,曹操欲立幼子曹沖,三者共同原因都是認定嫡長子不夠優秀。
  「……」
  荀彧沒有回應,不願牽扯曹操的家務事。
  「劉琮是蔡氏所生,有荊州士族的擁護,他會比袁尚的地位更為穩健;相對而言,劉琦是元配所生,與荊州士族素無恩怨,只能尋求外人的協助……」
  荀彧尚未解釋完兩位後繼者的關係,曹操就意會了。
  「外人是指劉備吧。」
  劉琦不是沒有野心的嫡長子,也恐懼被荊州士族斬草除根,只能尋求劉備的協助。
  這個答案,曹操僅需轉個幾秒,就能輕易回答。
  「劉備在荊州收攬民情,密會賢士,又於博望擊敗夏侯將軍,聲望日顯,也聽說劉琦是與劉備密會後,決定出任江夏太守。劉表讓劉備守博望,又讓劉琦任江夏太守,雖是分離了兩人,卻讓兩人獲得了軍隊,恐怕別有用意。」
  荀彧眼睛微瞇,纖指輕敲桌面。
  劉表防範劉備頗深,曹操出征烏丸時,劉備主張襲擊曹操的後方,劉表不允;這次劉表竟讓劉備率兵鎮守博望,可知劉表的心態有所轉變。
  「……文若認為劉表是為劉琦準備了後路?」
  曹操收起笑意,好不容易獲得荊州士族的支持,絕不能讓劉備與劉琦壞了這件大事。
  「我擔憂的是劉備的動向。」
  「有何好懼?劉備擔任徐州牧,徐州最後還不是穩穩在吾的手上。」
  曹操聽了荀彧的憂慮後,哈哈大笑,不將劉備放在心上。
  「(現在曹公的軍隊不能遠征,稍有不慎,又會重蹈徐州之失。)」
  劉備若以扶植劉琦為名占據荊州,擁有人民、賢才與兵士的呼應,足以與曹操長期對抗。
  「(劉琦任江夏太守,不僅避開荊州士族的鋒芒,又能獲得實質的兵權,劉備是經過這幾年的教訓成長至此嗎?還是……)」
  劉備讓劉琦出任太守是高招,讓荀彧不禁憂慮起來。
  曹操平定河北,所向披靡,劉備四處客居,落魄流亡,兩者的聲勢差距顯而易見。不過,曹操是驕兵,欲一戰定勝負,劉備是哀兵,欲與曹操長期對峙,實正中曹操軍的弱勢。
  曹操忘記了徐州之痛,劉備則記起了教訓。
  「(我曾暗示蔡德珪『處理』劉備,劉備非但未死,還獲得劉表與劉琦的信賴……這就是奉孝非得除去劉備的原因吧。)」
  劉備只有關羽、張飛兩名驍將,實力疲弱,不堪一擊,卻怎樣都無法消滅,如同春天的野草遭受烈火無情的烘烤,只會奄奄一息,但不曾斷過根。
  「(……我該怎麼做?)」
  不解決劉備的問題,收服荊州的計畫將會節外生枝,荀彧卻不知所措。
  「文若,你的想法很好,不必太憂慮。」
  曹操有感荀彧沒有往日的從容,輕拍荀彧的肩膀,要荀彧放輕鬆。
  曹操甫失去郭嘉,不能再失去荀彧。
  「……是。」
  荀彧應了聲後,曹操拾起情報,重新閱覽。
  「(奉孝,如果是你會怎麼做呢?)」
  荀彧自嘲苦笑。
  荀彧因不善軍略,將軍略工作交由他人處理,現在卻不得不擔起此重任。
  曹操越是輕視劉備,荀彧就越得重視劉備,避免因劉備全盤皆輸。
  「(……這次,劉備會把握荊州嗎?)」
  曾經,劉備不明白徐州的好,輕易放了手,導致流浪近十年;現在,他有機會獲得荊州,荊州又比徐州富饒數倍有餘,他會輕易放棄嗎?
  與曹操議事後,荀彧才發覺所謂「完美」的計畫破綻百出。
 
分隔線
 
  荀彧恭送曹操出許,回程時望到了程昱的身影。
  程昱在蒲池的涼亭內,灑著飼料,一臉凝重餵著魚。
  「……」
  荀彧隱約感受程昱不滿的心情。
  曹操難得赴許,只與荀彧諮詢荊州事務,程昱自是難掩不悅。
  曹操是豪族,是閹宦之後,但他長期居鄴,與冀州士族交流,難免讓程昱以為區區青州鄉賢,哪能與潁汝、冀州士族比擬。
  換言之,舊不如新,低不如高,程昱正是又舊又低的過氣代表。
  「(我也忽略仲德了。)」
  荀彧到鄴城赴約前,曾與程昱有項約定,但他匆匆回到許都,忙於荊州事務,一時忽略了此事。
  荀彧走到程昱的身旁,望著貪婪的魚兒吞食著飼料。
  「仲德,魚兒快要被你餵撐了。」
  程昱大手灑著飼料,完全不顧池內的魚兒可以吃多少,偏偏魚兒只會吃,撐破了肚皮也無悔。
  「就讓他撐破,之後看他還會不會這麼吃。」
  程昱繼續持起飼料,這次往其他地方灑去,吸引另一批的魚兒爭食;程昱又將飼料揮到南側,卻故意灑少了,南邊的魚兒吃得不滿足,直接朝向飼料最多的地方。
  魚兒瞬間密集起來,為搶奪有限的飼料爭食,大魚欺壓小魚,小魚欺壓更小魚,原本吃得最飽的魚兒被壓迫到他處,勉強取了殘渣。
  「之前照料蒲池的人員,似乎都離開了。」
  郭嘉的小弟很注意蒲池的情況,看到程昱這種餵法,肯定會走上前好聲說個幾句;但現在留下的人員看是程昱在灑,只是埋頭做著自己的事情,不想惹禍上身。
  「他們一心請辭,我只能准了。」
  荀彧柔聲回應程昱的問題,不捨郭嘉的小弟離去。
  郭嘉雖命其小弟在他死後繼續輔佐荀彧,但小弟聽聞他逝世後堅持離去,到易水旁為他守墓。
  郭嘉的小弟認定郭嘉之死與傳聞密不可分,寧可遠赴易水守墓,也不欲留在對郭嘉滿是敵意的環境裡。
  荀彧隱約明白郭嘉的小弟是怨他的,所以他沒說什麼,任他們離去。
  「哪一天我也會變成這樣。」
  程昱想灑著飼料,飼料卻將要見底,暗示自己也快失去了利用價值。
  「仲德……」
  荀彧想說上話時,程昱只是擦好雙手,盯著荀彧。
  「文若,你覺得曹公能獲得全部的荊州嗎?」
  程昱不需竊聽荀彧與曹操的對話,因為他們除了討論荊州,沒有其他的可能。
  「策動荊州士族獻上荊州,曹公迅速入主,依據既有的荊州勢力分配是可能的。」
  荀彧何嘗沒有程昱的憂慮?但木已成舟,只能照著既定計畫實行。
  「文若,你策反荊州士族過當,引起劉表的反感,劉備因此獲得兵權,並與劉琦聯合。就算劉表以劉琮為後繼,劉琦、劉備握有兵權,你認為荊州士族有辦法對付他們嗎?劉備是弱,但他比荊州士族來得強,耕耘荊州超過五年,他若決意搶奪荊州的統治權,你的計畫就失敗了。」
  程昱的顏面有青筋隆起,雙目瞪大,毫不隱諱指出荀彧的問題,將沉積於心內的話語傾巢而出。
  「劉備強取荊州,勢必遭受世人的批判,他還能糟蹋幾回名聲?」
  程昱的質問,狠狠命中了這個計畫的弱點。
  荀彧調整吐息,試圖穩定情緒,回應程昱的指責。
  「名聲只對士族有用,百姓與豪強只管實力。你將希望賭在沒有實質兵權的荊州士族,卻忽略發生危機,第一個逃難的就是士族!」
  程昱握緊了拳頭,用力敲擊了涼亭的樑柱,發出強烈震動的咚聲。
  程昱的手都是鮮血,順著指縫流到地面,他的雙目依然怒瞪荀彧,完全符合他「性剛戾,與人多迕」的形象。
  這是荀彧第一次看到程昱這種神情。
  「……」
  荀彧站挺了身,眼神一斂,不在氣勢上敗給程昱。
  程昱說得不錯,發生重大危難,士族往往帶頭逃難。
  荀彧率領族人離開潁陰,不就是如此嗎?
  「(即使如此,我也……)」
  荀彧不認為策動荊州士族是錯誤,只能說有瑕疵,卻被程昱如此指責,即使是以溫和有禮著稱的荀彧,也難忍這種待遇。
  「……為何不跟我討論?先將附近的諸侯處理好,劉備再有能力也插翅難飛。」
  面對荀彧強硬的態度,程昱嘆了一口氣。
  「(……仲德?)」
  程昱難得示弱,因為他珍惜與荀彧的相處。
  程昱像是洩了氣的氣球,年過六旬的他,還能再發怒幾回?
  荀彧停止與程昱辯論的念頭,只是靜靜地看著程昱。
  「你與袁紹對戰前,安撫內部,西結馬騰,南禦劉表,讓曹公無後顧之憂,得與袁紹一決死戰。為何你這次會如此著急?僅聞劉表生病,就要曹公率軍南下,萬一又如徐州故事,這次你打算以許都為前線嗎?」
  程昱是關懷荀彧的,即使他的話並不中聽。
  「(我……太著急?)」
  經程昱的金口木舌,荀彧終於明白是誰讓劉備有機可趁。
  荀彧如海洋的雙瞳仿若時間靜止,失去了流動。
  千載難逢取得荊州的時機,變成劉備奪取荊州的最佳時機。
  「劉備有兩種選擇,上策是結合百姓與豪族的力量,在荊州自立為王,中策是結交外援,與曹公爭奪荊州,我們得提早處置。」
  程昱不相信劉備會再度錯過時機,只能提早籌備。
  「既然無法阻止劉備,只能維持現有的政治均勢……文若,你去維持與各諸侯的外交,我要親自對付劉備。」
  程昱見荀彧沒有反應,輕搖了荀彧的肩膀,交代事宜。
  「……對不起,仲德。」
  程昱的分析,正是荀彧需要的。
  荀彧與曹操當局者迷,他們發覺旁人對出征有疑慮,索性不與他人討論。然而,執迷如一層布疋遮掩他們明智的雙眸,矇蔽他們透徹的智慧,導致起手大錯。
  「道歉無法扭轉局勢,快去盡你的分內之事。」
  程昱搖了頭,要荀彧不要陷入自怨自艾的心態。
  「(軍略……我還是得放手。)」
  荀彧苦笑,放心讓程昱接管荊州軍略。
 
分隔線
 
  曹操回到鄴城,加速營建玄武池,迅速培訓水軍,為出征荊州作打算。
  與此同時,曹操從朝廷為郭嘉命諡之事,斷定可踏上更高的位置。
  曹操討平不服漢帝的逆賊袁紹,為朝廷收得河北沃土,攻不可沒,他以此為名,欲升任丞相之職。
  孔融對此大發議論,指責曹操有稱王之野心,被曹操的法律專員奏狀,遭誅棄市,再無人對曹操升任丞相有異議。
  曹操因荀彧堅持不任三公,罷除三公官,置丞相、御史大夫,使太常授印綬,升任了丞相。
  這是六月的事情。
  此時,荀彧接受程昱的忠告,將重點放在安定後方。
  「(馬騰與韓遂爭奪兵權,最後是馬騰戰敗。)」
  荀彧接到鍾繇的報告,瞭解現在的局勢。
  馬騰與韓遂曾助曹操平定郭援的軍隊,使曹操得以全面進攻袁家,因助漢有功,兩人升官並開府,在西邊的勢力如日中天。不過,兩強難以共容,馬騰與韓遂的和睦關係因部曲糾紛撕裂。當韓遂殺了馬騰的妻子後,兩人的仇怨再也無法弭平,互相征伐,嚴重影響西邊的安寧。
  曹操的目標是荊州,無暇顧念西邊,只知不能任馬騰與韓遂在西邊起亂,派遣鍾繇勸和。
  鍾繇有了困擾,書信給荀彧,詢問良方。
  「(元常早有主意,卻總是書信給我,這點倒是從來沒有變過。)」
  鍾繇是幹練的官員,又經營長安有年,怎會不知如何處置馬騰與韓遂的糾紛?
  鍾繇的目的只有一個--不出差池。
  「(馬騰與韓遂的軍力相當卻屢戰屢敗,馬騰的氣勢已去,再發動戰爭也只會敗北。)」
  軍隊交鋒,首重士氣。
  馬騰失去不敗戰神的名號,軍隊只求保命,難以保有昔日旺盛的戰鬥意志。
  「……嗯?」
  鍾繇隨信附上馬騰與韓遂的交戰圖,其標有每次戰爭的出兵量、遭遇點與概況,吸引了荀彧的目光。
  「(原來如此,元常想告訴我馬騰的敗北並不單純。)」
  馬騰行軍迅速,每每在韓遂的意料之內,韓遂不僅以逸待勞,還能出計擊潰。韓遂料事如神,連曹操的謀士團都自嘆弗如,荀彧直覺是馬騰軍有內賊。
  「(馬騰軍有內賊,馬騰竟找不出來,那名內賊不是能力出眾,就是馬騰不可能懷疑的人物……元常是想找出那名內賊吧?)」
  荀彧微微一笑,很好奇是誰鼓動馬騰與韓遂之間的爭執。
  那人希望馬騰與韓遂大打出手後,坐收漁翁,統領西方局勢是小事;那人有意藉西邊生亂,使曹操不得不處理,難以兼顧荊州是中事;那人若想藉此讓西邊與荊州串成一起,就是嚴重的大事了。
  「(解決的辦法很簡單,請馬騰離開就好。)」
  這是複雜的問題,解決辦法卻出奇簡單--馬騰與韓遂不再交戰即可。
  內賊越是想讓兩軍交戰,荀彧就越不稱他的心意。
  「(馬騰年事已高,所求不過頤養天年,何不讓其領官,到鄴城與子孫享清福呢?)」
  荀彧寫好回覆,細則交給鍾繇困擾就好。
  「(接著是益州……)」
  荀彧拿起下份文件,他得確保益州的劉璋不會出兵。
  「報,東曹掾請求接見。」
  傳令兵進入門內,通知荀彧。
  「(……東曹掾?是為荊州而來的吧。)」
  傅巽,字公悌,雍州北地泥陽人,傅介子之後,曾被朝廷的三公辟召為尚書郎,之後輾轉客居荊州,擔任劉表的東曹掾。傅巽有高名,以鑑賞人物知名,受荊州士族的欣賞。
  「請他到貴賓室,我整裝就去。」
  荀彧站起身,面對傅巽這種貴賓,他得全神貫注。
 
分隔線
 
  荀彧身著藍底白袍,只以多層次的藍色顯現質感,沒有多餘的裝飾,充分展現尚書令的威儀。
  傅巽容貌瑰偉,身材高壯,荀彧若不在衣裝與儀容下更多工夫,以荀彧秀氣雅緻的容顏,很難在氣勢與傅巽比擬。
  荀彧踏入貴賓室,傅巽已坐在軟墊上恭候他。
  「奉茶。」
  荀彧坐定身,請左右為傅巽添加新的熱茶。
  「荀令君公務纏身,未先通報,匆匆來訪,敬請見諒。」
  「聞東曹掾來訪,自當放下公務,請您勿憂。」
  傅巽只可能為荊州而來,荀彧也只會與他談論荊州,兩人卻故意客套幾句,這就是官場生態。
  「曹丞相未至許都受命,欲請您引見而不得,甚感憂慮。」
  「丞相公務繁忙過我,若未先行請見,連我都很難見著。」
  荀彧是尚書令,名義上與曹操同為漢官,但任誰都知曉荀彧是曹操的部屬。傅巽先提曹操只是客氣,他的目標是荀彧。
  「傅某是來與您商議荊州之事,可否撥冗時間予傅某呢?」
  傅巽喝了熱茶,表示願與荀彧暢談。
  「請說。」
  荀彧也飲了熱茶,接受與傅巽會晤。
  「曹丞相征討不臣,想必荊州是下一個目標。」
  「這點您比我清楚。」
  荀彧微笑,不正面回應傅巽理所當然的問題。
  「傅某雖非荊州人,長居荊州也生了感情,欲保荊州安好之心,如荀令君以許地為都,欲求潁川安好之心未有不同。」
  「誠然。」
  當年曹操迎漢帝,有感洛陽殘破不堪,董昭議以許地為都。荀彧未發一言,與曹操相視而笑,因為他是潁川士族,出言贊同不免讓人詬病。
  「曹丞相以弱擊強,能與袁紹大戰數年,仰賴的是後方綿綿不斷的軍備。軍備的籌備與運輸,與您密不可分,然而曹丞相知曉您的辛勞嗎?」
  傅巽眼神一瞇,觀察荀彧的反應。
  「這是我的分內之事。」
  荀彧保持微笑,從容飲了一口茶。
  「收服烏丸後,不論是軍隊的士氣,還是河南的軍資,都到了極限……曹丞相欲以大軍踏破荊州,恐怕有難度吧。」
  「(他說得不錯。)」
  傅巽所言,正中曹操軍的弱點。
  荀彧總在書信聯絡中,強調曹操軍有旺盛的戰意與充實的軍備,要讓荊州士族萌生懼意。
  事實上,兩軍互鬥,曹操軍不占上風。
  「您不需辯駁。蔡將軍、蒯將軍都知情,卻依然與您聯絡,您知道原因嗎?」
  「請說。」
  傅巽有備而來,荀彧也樂於當名聽眾,傾聽荊州士族的想法。
  「劉琮公子代病重之劉荊州親自督軍,慰勞百姓,有與曹丞相長期抗戰,保全荊州之宏願,絕非會被曹丞相大軍逼降之諸侯。」
  「前提是貴公子身旁的文臣將領都要幫助他。」
  劉琮有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但他身旁的幕僚未必有此決心,上下不合心,無法與曹操軍長期作戰。
  「蔡夫人有降心,但她素以愛子著稱,若是劉琮堅持抵禦,她也會挺身而出,請荊州士族支持。」
  「您是來宣戰的嗎?」
  荀彧放下茶杯,茶杯與盤面的碰觸,發出清脆的敲擊聲。
  荀彧的音色依然清脆,但他的語氣略帶冷意,警告傅巽不要觸犯曹操軍的底線。
  傅巽藉由提升劉琮的實力,獲得談判的籌碼,荀彧不會一味退讓,讓傅巽得寸進尺。
  劉琮再堅強,也不是曹操的對手;荊州的物資再豐饒,也沒有長期作戰的本錢。
  因為--
  「荊州是兵家必爭之地,東北兩面接丞相,西臨劉璋,南抗孫權,內部還有劉皇叔虎視眈眈……」
  荀彧開始反擊,傅巽是荊州官宦的代表,只要說服他,就能獲得荊州官宦的支持。
  「讓劉備率領荊州軍隊抵抗丞相,事成,劉備有保護荊州之美名,不成,也有客將報答恩情之美名;讓劉備自行招兵抵抗丞相,事成,劉備堂而皇之入主荊州,不成,劉備也有出擊名望;不讓劉備出兵抵抗,事成,劉備將以蓄積已久的力量反撲,不成,眾人呼喚劉備率軍出擊,亦不免失去荊州;下獄劉備,不論事成與否,都有害賢之名;驅逐劉備,不論事成與否,都有驅虎咬己之危。」
  劉備如受傷的獵鷹,早在荊州養好了傷,磨利了爪,只差再度振翅高飛。
  「劉備興起,勢必重賞其幕僚,原本手握重權,身居高官,占有沃土之荊州士族該何去何從?與其與丞相鷸蚌相爭,讓劉備坐收漁利,不如歸順大統。」
  荊州士族的願望是保持現狀,但現實容不得他們如此。
  荀彧只給荊州士族一個選擇--投降曹操。
  「曹丞相雖勇,也非唯一……」
  傅巽不被荀彧的氣勢掩過,他要繼續談判。
  「孫權屢次犯邊,荊州百姓怨聲載道,你們不會依附孫權。」
  傅巽尚未說完,程昱就踏入貴賓室,直接回話。
  程昱身材高大,鬍鬚修長,比起傅巽更具威勢,瞬間奪回了風向。
  「(仲德時機掌握得真好。)」
  荀彧望著程昱,微微一笑。
  「聽說有貴賓來訪,請讓我加入。」
  「請。」
  荀彧指示左右安排座席,不讓程昱站著說話。
  「……尚書也在,那就更好談了。」
  現在的局勢完全倒向曹操,傅巽失去強硬的籌碼,只能苦笑面對。
  「您今日前來,不是談宣戰,而是談投降的吧。」
  荀彧早已掌握傅巽的來意,所以傅巽不可能獲得「中立」這種完美的回覆。不過,荀彧不會趕盡殺絕,在不違背曹操軍利益的原則下,他可以有條件賦予荊州士族恩情。
  「荀令君有話說對了,我等確實不想讓劉備漁翁得利,不過傅某有幾點疑慮,需要您的承諾。」
  傅巽喝完茶,左右就添上熱茶。
  「請說。」
  荀彧眼睛一瞇,對傅巽的舉止感到興味。
  「荊州收納各地的難民、士人,包括傅某。劉備在荊州能迅速獲得人望,是因為他掌握到來自徐州的難民。」
  「(……又是徐州。)」
  曹操因一時氣憤,又管理青州軍不善,造成徐州屠殺的悲劇,不僅讓呂布有可趁之機,也讓劉備興起,現在甚至影響到荊州的局勢,讓荀彧略感無奈。
  「首先,請荀令君承諾,若是我等歸降曹丞相,請保證荊州百姓與士族的安全。」
  「沒有問題。」
  程昱眼睛微閃,不敢相信荀彧竟不假思索,就同意傅巽第一點要求。
  保護軍民安全,說起來簡單,實際上卻很困難,只要有個閃失,就會違背這個承諾。
  「(我一定要和平收服荊州。)」
  荀彧以眼神暗示程昱,這是他與郭嘉的承諾,他定要實現。
  「張繡不敵曹丞相,率城投降,曹丞相不僅納妾,還欲殺人滅口,而有宛城之失。第二,請您承諾劉家宗族與仕官家族的安全。」
  「沒有問題。」
  曹操的宛城之失是不必要之失,荀彧相信曹操在經歷慘痛的教訓之後,不會再犯這個錯誤,坦然接受了第二點。
  「第三,如果曹丞相移封劉家宗族與仕官家族,請您承諾他們移封的地區與安全,讓其可安享天年。」
  「……沒有問題。」
  傅巽比荀彧想像得更為謹慎。
  曹操歷經宛城之失後,不會再讓諸侯留守故城,傅巽推測曹操會採移封之策,要荀彧提早給予承諾。
  「(……讓他埋沒於荊州太可惜了。)」
  荀彧會心一笑,這是遇到賢才的微笑。
  比起蔡瑁、蒯良等只求和平的荊州士族,荀彧更欣賞為劉氏宗族請命的傅巽。
  傅巽有勇,隻身來許都談判。
  傅巽有仁,只求保護劉氏後裔。
  傅巽有智,能夠依各種場合制定合適的談判。
  這是荀彧想要收羅的賢才。
  「尚書,您也可以接受嗎?」
  傅巽看向程昱,他也想獲得程昱的承諾。
  「理解你的苦心,但我不會承諾。」
  程昱直接否決傅巽,他無權置喙此事。
  曹操將荊州攻略的權力委交給荀彧,只要能獲得荀彧的承諾,傅巽的請求應該沒有問題。
  「不愧是尚書。」
  沒能獲得程昱的承諾在傅巽的想定範圍內,傅巽的態度倒也從容。
  「今日很高興得到荀令君的承諾,傅某先行告退。」
  傅巽靠近荀彧,親自將出使的禮物交到荀彧手上。
  那份禮物是一個包裹精緻的布盒,從外觀看不出內容。
  「遠道而來,辛苦東曹掾了。」
  荀彧確實收到禮物,並要左右送傅巽離開。
  「……看來前置作業完成了。」
  程昱盯著荀彧手上的禮物,雖然他不清楚內容為何,但他肯定與收服荊州有關係。
  「包裹了數層……」
  荀彧拆開了布盒,裡面是一層又一層的布盒,布盒中央凹陷,最後只有一片精美的樹葉放置其中。
  「(凹陷……宛是盆地,葉片是葉,原來如此。)」
  傅巽暗示曹操軍從宛、葉小道進軍,荊州士族就會呼應。
  「……什麼意思?」
  程昱將之前被荀彧取出的大布盒看過一次,依然看不出原由。
  「禮輕情義重,正是如此。」
  荀彧收起布盒,現在還不是公開謎底的時候。


下一章: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05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三國無雙|三國志|荀彧|曹操|郭嘉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wu198802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孤蒲》第五集第七章02... 後一篇:不論何時都會來迎接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deGamer大家
國產獨立復古 RPG 《魯蛇轉生》首週特價 NT$89 ,只剩最後五小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