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武神 二十二章- 聖海爾姆要塞 (二)

作者:南雲桅上│2019-08-19 00:43:28│贊助:52│人氣:168

  「怎麼……妳今天這麼不來勁——」拉起厚布簾的軍官房間裡,男人喘著粗氣道,伴著的是巴掌拍在軟肉上的聲音。

  傍晚的陽光透過布簾,與木桌上的搖曳燭光映著兩個交疊的人影,跨在下面人影背上的男性輪廓時而高舉手臂、時而晃著影子。而下方的人影則嬌嗔著嗓音,看似哀求卻也挑著前線軍人那心中壓抑的一塊。

  狹小的軍官房間裡瀰漫稠厚的薰香味,還有些許淫靡。

  「中校大人,人家腰快斷了啦,你今天也太有精神啦,哦哦——」女子的嬌嗔似乎更上一層,帶著軍官房間外頭士兵也難以按耐的靡音。

  「妳總是給我慢了一拍,我被妳磨到都累了!」男人的嗓音轉為低沉,渾厚的警告意味裡卻讓人感受不出真正的威脅,「妳不讓我下面沒精神,我就叫弟兄們都去光顧妳的店!」

  「嗯哼——那、那可真是……生意興吚吚吚吚——興隆啊!」女子發出如波浪潮起的喉音,隨後被急促地響鈴聲打斷,那是一只鬧鐘的聲響,大力地穿著衣物的聲音給人聽出不悅。

  「可惜哪,時間到了。」方才的女子用著勾人的尾音嬌聲說道,撥著方才一陣交纏後披散的微捲長髮,在這昏黃隱晦的燈光之下更顯撩人。

  「媽的王八,每天都被帝國人搞到都出不來啦!」男人碎念著,把散到額前的亂髮往後撥。抄下掛在牆上的深藍色軍官制服,大力一甩套上鍛練精實地寬闊肩膀。

  「唉呀呀,中校大人這樣的王國英雄豈是那群帝國人能敵的呢?」穿回黑色裙底帶著白蕾絲邊的連衣裙裝,女子用那蒼白纖細的手指輕撫著王國軍中校的胸膛,「還是這樣吧……我給妳一點免費奉送?」

  女子直看進中校的眼眸裡,那雙飽經世事的眼眸透著不屬於這房間分為的銳利。

  「這麼大方?一定是個醜女。」中校說道,歪起嘴角一笑。

  「正的呦。」女子的回答則充滿把握。

  「我的營上次才剛拿下一個帝國的營,那些搜來的『好貨』不是都交給妳了嗎?」中校問道,像是討論著某種交易似地,話語裡踰越著軍人該守住的德性。

  「啊哪——那還真承蒙你們營呢,賣了個好價錢,我把她們都帶去旦爾贊山裡了,王國軍買了一些,我拗不過她們,只好半賣半送了。」

  「呿,好不容易帶回來的,可沒有下次了啊。」

  「貨源的確越來越難取得了,中校最近還是先自保比較重要呢!」女子的語氣雖然從容,話語裡是真實地擔憂,但又轉回了原先的嫵媚,「我這次只帶了兩、三個來,都未成年呢!」
「那種的我可硬——」中校直接地吐槽,卻幾聲被敲門給打斷。

  ——叩叩叩叩叩

  「幹什麼?」中校對敲門聲不悅地喊道,這聲急促著實地讓他肩頭一震。

  「報告中校!有一隻小隊從迪馮爾營區過來,要求進到營地裡,請您下簽呈。」門外是底下的傳令士,帶著傳令士的職業習慣連珠而響亮地說著。

  中校先是開了門打發了那女子,女子對門外的傳令士快速地點個頭後,幾聲高跟鞋敲著木頭地板的聲音後就消失在暮色裡。

  「迪馮爾?中央的支援不是會搭火車來嗎?」中校又撥了撥寬闊額頭上的亂髮,暗忖道真該找時間給剪了,最近只有這種時候能抽身暫離部隊……

  站著的中校比王國標準身高的傳令士更高過一個頭,方才的慵懶轉為炯炯有神樣,看得傳令士是有些退縮。

  「報告中校,呃……他們比預期的日子早了,隊長是……切斯洛.道森少尉,說是六營的四二一部隊來著。」

  「六營?四二一……是迪維夫斯基吧?我不是早說不要把『麻煩份子』倒來我們這?是嫌我這裡麻煩不夠多喔。」

  中校一臉發難地碎念,仍接過傳令士手上的公文夾用鋼筆快速簽下自己名字,「算了,我簽吧,反正我們這也缺砲灰。」


  切斯洛的小隊從頭頂斜陽的午後等到天色昏黃的傍晚,他們沿著備戰用的佐拉山徑越過旦爾贊山脈,在略低的鞍部處沿著國境線避開帝國軍的蹤跡行走。直到山徑開始緩降,山路沿著漸漸寬闊的溪谷緊挨著峭壁,峭壁上的平台地形則可見高聳的圓弧形花崗石牆,那是橫亙著封住山脈尾端隘口的聖海爾姆要塞。

  目的地的聖海爾姆二營區,範圍涵蓋住聖海爾姆要塞的出口處,公路更得直接通過營區裡。

  此處的王國東部第一軍團下的第二營,從本來只是通往帝國的門邊守軍搖身一變成最接近前線的部隊,此時正與被擋在要塞前的帝國軍對峙著。

  「嗯,是屬於前線的眼神呢。」中士查斯特說道,他們在被放行進營區後一直受到經過的士兵的審視,沒有任何熱烈存在,更別說是歡迎,只有冷漠與納量隨著小隊行進的水仙花號的好奇。

  「查斯特,我說啊……」切斯洛手抱著胸,見多了如此眼神的他倒也習慣這種事了,「我們不能用既有的印象去看待一件事,要親身體驗才能下定論。」

  「我就最怕隊長說這句話了……」查斯特看著營區中間的房舍裡走出幾名士兵,大步大步地朝著他們而來。

  「人家搞不好正在想著怎麼歡迎我們,我們可是充滿誠意的比中央軍還要早上一天到。」切斯洛是故作樂觀的語調,透過水仙花號高大的車身,那些從營房裡走出的士兵的確來者不善。

  「那我覺得隊長又會被打臉了。」

  小隊被幾個士官扮相的營部士兵給攔下,帶頭的士官長年紀很輕,臉頰卻帶著那前線是兵慣有的風霜感,他點著手上的寫字板。

  「我們是依東部軍命令,前來貴營報到的四二一小隊,請長官告訴我們該往哪個連部去。」切斯洛先發聲宣示自己的來意,從側背袋中拿出牛皮紙質的,蓋著王國軍官印的命令。

  「我是營部連的尼洛亞士官長,你們六營派來的?過得應該不錯……怎麼會被叫來我們這亂七八糟的地方?」士官長嘴裡帶著輕蔑與戲謔,看不出任何誠意地對著切斯洛行禮。

  「我是東部第六營,四二一小隊的切斯洛.道森少尉。多虧士官長守著這,這趟行軍遇個幾次帝國軍還真讓我們受益良多。」

  切斯洛這樣的回擊沒有激怒士官長,只招來一聲冷哼。他吩咐聖海爾姆營部的士兵們點過小隊的名後,撇過頭對切斯洛說道:

  「跟我們來吧,中校想找少尉你好好聊聊。順便認識一下這裡。」接著轉頭把目光停在莎夏身上,「身邊那個克羅諾人也一起來,中校指名的。」

  四二一小隊被其他士兵領走,士官長領著切斯洛與莎夏沿營區最寬的石子路走著,那是供車輛行駛的車道,切斯洛卻注意到上頭的車轍少有屬於戰車的履帶痕跡。

  夕陽西沉,斜陽之下營區背後是高聳的要塞圍牆,圍牆上開孔的圓窗有些已點起燈火,近百呎高的圍牆上有士兵列隊行進,延伸出圍牆外的則是長度與口徑不一的野戰砲,要塞圍牆大門緊閉著。

  「那門總是關著的,上面覺得這樣子帝國軍就進不來。牆夠厚,中央那些將軍認為有信心可以靠著這要塞擋住帝國軍。」尼洛亞士官長見到切斯洛的眼光停留在門上,而後又補上一句,「我們都被擋著進不去啦,你們也別肖想可以從那邊跑了。」

  背光的陰影蓋住營區,出操結束的王國軍士兵正集合著聽隊上長官講話。營區除了幾棟鐵皮搭建而成的庫房與原本就存在的木造營房外,剩下的就是臨時搭起的帳篷了,因為擴展營區防線而搭著的野戰砲與機槍則不規則地佈在各處,大概只有這些地方可以讓人感覺得出他們正身處前線。

  上頭表定的作戰時間是明後兩日,卻見不到營區裡有任何為了備戰而忙碌的樣子,這樣的步調卻讓切斯洛覺得害怕,一種似乎「聽天由命」的消極。

  他們最後走到靠近圍牆北側的灰泥建築前,這是聖海爾姆第二營的營部。外頭堆著沙包,窗戶都已被各種樣子不一的鋼板給封上,只挖了些槍眼作為防禦。

  切斯洛站在營部長官桌前,似乎只有營部因為了即將到來的作戰而忙著,文書兵振筆疾書的寫字聲是如站在蜂巢旁的密集,眼前的席維爾.萊昂中校——聖海爾姆第二營營長,他身形精壯,後梳的額髮之下,淡色的銳利眼神正如直逼切斯洛的刺刀刀尖。
有趣的是,見多了輕蔑的眼神,切斯洛早已視此為每次會見長官的一部分,這次卻無法在這中校身上找到任何痕跡。

  「免禮了。」抱胸斜躺在椅背上的萊昂中校揮了揮手要切斯洛把手放下,看著切斯洛的軍官領章問道,「切斯洛.道森少尉,今年三月從王國第二軍官學校畢業,一百零三期班生,都好一陣子了,怎麼還沒升中尉呢?」

  「報告中校,這中間有些意外,且讓我有機會再好好說明吧?」

  「不如趁現在好好告訴我吧?眾所周知,會來到四二一這支部隊的多半都有點問題,我沒記錯的話,你有叛國嫌疑?」

  王國軍官在派任到部隊後的第一個月就能迎來第一次的升任,只是切斯洛連第一個月都還沒到就被軍監局降了罪。不知是中校的刻意或是不知情的好奇,這被加註在兵籍資料的汙點對切斯洛來說,每次的詢問都得讓自己挨上一紀悶棍。

  「中校,那是誤會。若在下真的叛國,現在也不會接到命令後提早趕至聖海爾姆要塞,更別說的小隊還沒得休息,他們還站在那待命呢——」只是這次沒來由地,切斯洛想替自己開口爭取正義。

  「我懂了,把少尉的小隊交給第七連,讓他們先安頓在那。」中校揮了揮手要切斯洛就此打住,但切斯洛仍不想退卻——

  「報告中校,上面沒有給足我們食物,我們已經餓兩天,我希望可以讓大家應個急,吃些東西。」

  一旁的莎夏這才理解切斯洛要巴羅把補給品用光的原因,戰爭至此越來越不樂觀,補給已變成要部隊用完才有得補充,更怕的是下一次的補給還換變得更少。

  「好,要什麼就給你們。一來就要吃的要用的,迪維夫斯基都這樣教你們的啊?到還真有他的風格呢。」

  「迪維夫斯基中校只教我們永遠因應眼前的狀況作足準備,冒昧一問,中校與迪維夫斯基中校是舊識?」切斯洛問道,提起迪維夫斯基的萊昂中校語氣聽來該是認識,卻又聽出幾分疏離。

  「我們呢,是同期。」萊昂中校說道。
「不過那傢伙運氣好,從來沒被派到前線過,樣子就像你看的,一點也不是個軍人,看不出對國家會有什麼憂慮。」中校看著自己對切斯洛上司那些批評無動於衷一臉平淡地聽著——迪維夫斯基該是對下屬又更隨便了。

  中校停頓了下,接著說:「他過去帶過的部隊,下場通常不怎樣,上面總會把些問題人物集中起來給它處理,我看他大概也是工作丟給你們以後就放著不管了,只教你身邊那個傳令士跑來跑去吧?」

  「差不多是這樣。」切斯洛同意這個事實,儘管一直以來自己的確在意極了,卻也莫可奈何。

  「不浪費時間了。」萊昂中校止住這個話題,把重點放在眼前的插著藍色旗子的地圖上,「少尉你剛剛也注意到了,我們這營區是一塊突地,後面是聖海爾姆要塞,再過去就直接沿著索姆平原直指王都了。」

  「報告中校,帝國軍現在的態勢會是三面包圍吧?」切斯洛問道,從一路以來遇到的國軍的頻率來看,這塊突起的前線早晚會被夾攻。

  「是的,我們是僅存的聖海爾姆前線第二團。本來有四個營、十六個連,我現在把它們全部併在一起了,只有兩個營,其下八個連。」

  萊昂中校的回答道出現時的窘迫,這裡的部隊因為帝國軍的包圍與消耗不停損失,而帝國對此地並沒有全面的出兵,只是不斷地利用王國軍毫無效率的反應慢慢磨損其力量。

  「這一陣子來損失三分之一的弟兄,整併就是為了隨時能夠機動防守帝國軍的攻勢,這確實有效。上面這次要我們從側翼展開防線,好容納更多來支援的王國兵,你們得要加入打開側翼的編排裡。」

  「中校,那打開側翼這方面,會有多少部隊一起?」

  「你們會安排到突入營的第四連,到時候整個連會在七十七厘米野戰砲的掩護下挺進,這是我們最強力的武裝了,你們的工作就是盡全力的挺進。」

  萊昂中校看出切斯洛並不能認同這樣的方式,切斯洛看出這對北面的強攻只會加劇僅存部隊的損失,更進一步來說,這樣的戰鬥模式在兵力佔劣勢的王國軍來看,更像是刻意去消耗兵力一般。

  「但是,北邊的側翼地形複雜,掩護夠多。我們的偵查兵也確實告知帝國軍已經在那築起保壘,甚至運輸鐵道都已經蓋好,上面要我們拿下這些目標,再靠帝國築好的鐵路反打回去。」

  切斯洛認為萊昂中校不像之前在迪馮爾遇過的軍官這樣迂腐而保守,該是能溝通的。

  「中校,恕下屬直言,我們更該做的是打開南邊吧?如此可以從東邊截斷北邊下來的支援,再讓整個連快速越過開闊地,我們的戰車防禦力夠強,偵察兵可以靠我身邊這女孩,她的經驗跟戰鬥力沒問題的。」

  「其實……我也是這麼想,但是現階段由不得你這麼做。」但萊昂中校的回應卻也如切斯洛預期,如果這是中央所下的指令,根本就是要刻意讓此地的王國軍被消滅。

  「中校,南邊屆時可以容納下更多的支援,再讓王國從要塞大門口運來重型火砲,到時候能有更多的火力拿下北側,下屬是這麼想的。」切斯洛輕嘆一口氣,如果把中央軍的支援算進去,戰線南面是可以建立起包圍網,分散從東面正線衝突的強攻,「中校,明日王國中央軍的支援會到吧?如果支援能夠到兩個營以上的量,下屬認為是撐得起這戰線的話,請問中央有提到的時間嗎?」

  「明日會先來一批中央軍的團,還有一隻從軍部直接派來的禁衛營,兵力加上我這裡約三千人、戰車二十輛、禁衛軍有騎兵支援,先強攻下北側建立防線,中央會正式派大部隊接手這裡,這就是問題所在。」

  「換句話說,中央可能會接手指揮權?」
  
  「是的,如果……你真的堅持要往南打開戰線,請少尉你自己想辦法去做,但是後果自負。」

  萊昂中校只能授權至此了。換句話說,如果自己真的私自帶著部隊攻打南邊,將會被中央萊的指揮官給制裁,萊昂中校並不想擔起這個風險,得想出一個不會因此被制裁的理由,才是現在的首要之務。

  切斯洛把眼神移向身旁的莎夏,莎夏回看了一眼,彼此默契著等會先偵察南邊的帝國兵力,中央還會再增派禁衛軍到場,利用瑪瑟琳與蒂耶娜的關係也許能說服到來的中央軍團長,還有一天,還有空間能夠操作。

  ——如果能在支援抵達前用最快的方式連繫到蒂耶娜,那就更省事了,但是這方法現在行不通,這裡該沒有、也不會讓他直接使用通往中央軍部的電報線,搞不好跑完行政程序,這場仗都已經打完了……

  「喂!你還有沒有問題?」萊昂中校稍稍提高了音量才把切斯洛從思考中拉回現實,這裡只能先服從他的命令。

  「中校的意思下屬了解了,會『依照』命令行動的。」切斯洛舉手行起軍禮,這才剛放下手,一名所屬於萊昂中校的傳令士前來。

  「報告,『維琴夫人』轉移給隊長的兩個克羅諾人來了!」

  「哼哼,少尉有興趣嗎?」

  萊昂中校把臉色放得輕鬆往大力椅背一躺,對門邊的庶務兵招了招手。兩個衣著髒汙破爛的克羅諾族女孩縮著身子被帶到中校身後,她們與莎夏對上了眼,女孩們的不解與莎夏的不捨互相交會。

  「興趣?」切斯洛不解,但聽來就不是好事,「下屬不了解是什麼意思。」

  「我們總會收治到一些克羅諾人難民,做為少尉你提早到來的獎勵,今晚先讓你『嚐嚐』吧?」萊昂中校毫不掩飾地當著同為克羅諾人的莎夏說道,莎夏的肩頭則輕輕地抖了一下。
看著中校身邊的克羅諾女孩們,就算聽不懂希維亞王國的語言,那些陌生地打量的眼神卻也讓她們如受驚的小動物般畏縮。

  中校的的目光在莎夏身上游移,切斯洛感受到莎夏的怒意,他斜瞟了一眼,從背後輕扶住莎夏的手臂要她冷靜。如果萊昂中校不是刻意地試探自己的話,那這人的轉變也太快了。

  「報告中校,下屬不行此道,您的好意就讓下屬心領了。該回去小隊了,明天開始的作戰還有很多事要忙呢。」

  切斯洛準備離開,莎夏卻被幾名中校身邊的王國兵給攔住,萊昂中校站起來擋在兩人之間。

  「但是,我可要把你的克羅諾人給留下來。」



作者後記:

最近想好好的趕個進度,不然就像卡著什麼似的。
在看著電影、新番或玩遊戲某個橋段裡,總會提醒起自己是不是該對這篇故事有個交代。
就繼續寫了,也增加新的角色,其實他們對劇情都會有很大的影響哦。
絕對不是前面那種免洗長官或路人。

總之,希望還在看的人有些小小的期待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02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帝
看到指名要帶莎夏過去就覺得沒好事,果不其然⋯⋯是說你有沒有考慮放一張地圖呢?看到現在已經開始對位置頭暈了

08-19 11:21

南雲桅上
其實我不想寫得太芭樂,希望接下來的一點點不同能夠更加有趣
是說之前是有做地圖的,但是很久沒隨著劇情更新了啊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62123008-20 00: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後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uis335633巴哈的各位
玉藻神話禮裝開箱,老婆收藏又多一隻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5861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