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末光』 第二章:殊途同歸 2-2-3

作者:山原川│2019-08-19 00:15:32│贊助:4│人氣:24
     2-3
    時間來到隔天,我下樓去找兩人。
    「但是這裡有點危險吧?根本沒有遮蔽物。」
    「恩……也是啊……真傷腦筋……」
    一來到樓下就聽到兩人此起彼落的交談聲。
    我走進用餐處,看見兩人把地圖攤在桌上。他們邊看著上頭的路線,邊討論著如何到達避難所。細倉皺著眉頭,而谷木用手撐著頭,兩人表現出極力思考的樣子。
    看他們這樣,實在是讓我很難開口跟他們打招呼。
    不過,谷木的視線似乎捕捉到了我,他舉起手,向我問早。
    「早啊。」
    聽見谷木的聲音,細倉轉過頭,看見我後也向我問了早。
    「哦,你早啊。」
    我簡單回應兩人:「早。」
    「你們在做什麼?該不會是在規劃路線吧?」
    「是啊,以防萬一嘛,凡事都需要有個準備。」
    「你也過來吧。」
    兩人招手向我示意,於是我走了過去並拉了座位坐下。
    「我去弄點東西給你吃。」
    細倉從座位上站起,走進廚房,從大冰箱內拿出大瓶裝的牛奶。
    拿起碗,倒入牛奶後,再從櫃子裡拿出以透明玻璃罐裝的麥片,接著灑在牛奶上。
    金黃色的麥片浮在白色牛奶上,沒有拿捏好,不小心灑得有點多,麥片因此堆得像個小山丘。上方的重量壓下,所以在底下的麥片沉入了牛奶中。
    放入鐵湯匙後,細倉將碗放在我的桌子上,陶瓷做的碗碰到桌子,發出了清脆的「叩」聲,連帶著碰撞,鐵湯匙敲到了碗,「叮」的一聲,傳入了我們三人的耳裡。
    「謝謝。每次都麻煩細倉小姐了,真不好意思。」
    「別在意啦,沒什麼。」
    相較於前幾天的豐盛食物,現在在我眼前的麥片就顯得有些簡約。當然,我並沒有在嫌棄,有得吃就該感激萬分了。
    我舀起麥片,送入口中。
    一股甜味在我嘴裡傳開,還有蜜香的味道……是蜂蜜口味嗎?
    牛奶滋潤了我那乾澀的口腔,未浸泡到牛奶的麥片被我的牙齒磨碎,發出了響亮的「喀嚓」聲。
    由於量沒有很多,於是我一下子就吃完了。對於填飽肚子來說,這樣的量僅止於讓我不感到飢餓而已。
    我將碗放置於洗水槽中,接著回到座位上。
    「結果呢?你們有想到該怎麼走了嗎?」我問。
    「有是有……但是很多地方都很危險,要繞很多路才能安全抵達。」
    「可以告訴我關於你們的想法嗎?」
    「沒問題。」
    「你看這裡,」谷木指著地圖上的一點。「這裡是我們的所在位置。」
    「嗯。」
    「由於正門已經被封住了,所以我們沒辦法走正門出去的這條路。」
    「咦?那怎麼辦?」
    「我們要走後門連接出去的那條路,不過還要再繞一大圈才能朝避難所的方向移動。」谷木停頓了一下,接著說:「畢竟大門出去是條大馬路,沒有任何遮蔽,非常危險,所以走這也許才是上策。」
    「恩,有道理。」
    「我們準備一下,過幾天就出發吧,早點到會比較好,各種意義上來說。」
    「什麼意思?」
    「你想,如果容納不下這麼多人怎麼辦?」
    我思考了一下這句話。
    「……原來如此,」意識到谷木想說什麼的我點了點頭,接著說:「如果容納不下這麼多人,也許他們就不會再讓人進去了是吧?」
    「你說的沒錯。」
    如果倖存者都跑到了避難所,那麼這種事發生的機率是很高的,假設倖存者的數量遠超過我們所想的那麼多,那麼情況就會變得很不妙。
    ……是說,谷木先生知道殭屍的習性嗎?既然都要面對那些東西,總不能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我開口問:「你們知道殭屍的習性嗎?」
    「習性?什麼東西?」谷木一臉疑問的看著我。
    看來他並不知道這件事。
    「他們好像對強烈的陽光有排斥感,中午是殭屍最少的時候,但是一到夜晚,他們就變得異常狂暴,一旦被抓住,大概就必死無疑了吧。」
    「原來還有這種事……不過,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之前我躲在房子裡的時候觀察過。」
    「這樣啊,真是有用的資訊,之後應該會派上用場。」
    「對了,也必須告訴那兩個人。」
    (對了……還有那兩個人啊……真不想跟他們一起逃到避難所。)
    「好,今天晚上就來開個會議吧。」
    (會議?話說這種事需要開會議嗎?)
    總之,結束話題以後又變得沒事做了,於是我回到房間打發時間,直到晚上的會議。
    ……回到餐廳,相同的場景又再次出現在我眼前,不過人數比早上時多了兩個人。
    兩位情侶坐在一起,與谷木他們相隔一張桌子的間隔。
    由於心中對他們有種厭惡感,於是我決定與谷木坐在一起。
    「幹嘛把我們叫下來?」男生說。
    「是啊,我們可是很忙的,沒時間啦。」女生附和著。
    不不不,是有什麼好忙的?我都閒到發慌了,你們好意思說自己很忙?有沒有搞錯?
    聽到這些話,我暗自在心中吐槽。
    「沒辦法啊,有些重要的事你們也要知道。」
    「什麼重要的事?」
    「我們決定要離開這裡。」
    「……什……蛤?」
    他看起來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該不會他以為能在這裡待到永遠嗎?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他也太傻了點。
    「就是這樣,所以希望你們能聽一下我們的計畫。」
    「不,為什麼要離開這裡?」
    「因為再過不久我們就沒有食物了,還有,我們得知有避難所在這附近,我認為我們去到那裡會比較好。」
    「這樣啊。」
    最後他意外的很冷靜,我還以為他會做出什麼誇張的舉動,例如說大喊著真不敢相信之類的,看來是我錯了。
    接著谷木將重要事項都告訴了他們,像是路線和一些注意事項之類的,但他們似乎沒把這當一回事。
    「就這樣?」
    「嗯。」
    他們站起身來,慢慢地離開了餐廳。
    等他們離的有一段距離後,我說:「還是一如往常地不能溝通呢。」
    「是啊,不過我也盡了我的職責了。」
    谷木突然站起身來,往裡頭的房間走去,向我招了招手,示意要我過去。
    我跟著他走過去,進到門之前,我和正要走上樓梯的男生對上了眼。
    從他的眼神裡看的見些許的不尋常,不過我沒有多想,便進了小房間。
    谷木一進去就走到電視機面前,接著──推開了底下的木頭櫃子。
    木頭與地板因摩擦而發出了巨大的聲響,而電視機後方隨著櫃子的移動,慢慢地露出了一扇門。
    「這就是我說的後門,出去是一條小巷,再外面就是道路了。因為很少使用,所以就一直讓櫃子擋著。」
    「真沒想到居然在這個地方,也藏的太隱密了吧。」
    我轉動門把打開了門,室內的光線照至外頭,有一小段的巷子充滿了光亮,但是光線沒有強到能把整個巷子給照亮,所以再遠就看不見了。
    一陣微風吹了進來,我的頭髮隨著風輕輕飄揚,臉頰被風拂過,感覺像是與柔軟的肌膚接觸般,非常舒服。
    但我隨即關上了門,因為我不想冒著被發現的風險,來享受與外頭的接觸機會……雖然我很想到外面沒錯。
    過了不久,我回到那令人無聊的房間,獨自躺在床上,雙手交疊,放在後腦杓撐著。
    「……這種無聊的時分還要持續多久?」我不禁想著。
    我將眼皮闔上,視野瞬間變得一片黑。而在沒有使用視力的情況下,我的聽覺變得敏銳了起來。原本安靜的房間在我閉上眼後變得更安靜了,我能清楚地聽見我的呼吸聲。
    放空腦袋,意識逐漸昏沉。
    時間已不知過去多久,也許是短短的五分鐘,又或許是五小時。
    這時,我聽見了一些聲音,查覺到有點不對勁,於是睜開了雙眼,決定要出去看一下情況。
    (發生什麼事了?)
    我盡可能地不發出聲響打開了門,雖然門把發出了一些聲音,但我不認為大到能被別人察覺。走廊被黑暗壟罩著,什麼也看不見,於是我摸著牆壁,慢慢地行走。
    來到了樓梯口,準備要下樓時──
    「這麼做真的好嗎?」
    剎那間,有人說了話,於是我豎起耳朵,仔細地聽。
    「管他的,只要我們活下來就行了,這時間他們都睡了,我們就把物資都拿走吧,反正明天一早,他們發現也已經晚了。」
    聽這聲音,是那情侶檔。
    ……他們在策畫什麼?
    「可是……」
    「妳覺得心裡過意不去?」
    「嗯……」
    「都這種時候了,心裡過意不去有什麼用?」
    「……」聽到這句話,女生頓時說不出話來。
    「活下去,或者死,我們別無選擇。」
    「好吧……」語氣顯得有點委屈,看來這番話讓她不得不接受這殘酷的現實。
    我慢慢走下樓,用餐處內有幾束光線正亮著。
    我蹲低身軀,一步一步往裡頭走去。
    兩人拿著背包,將所有可見的食物和水給裝進去裡面。
    背包看起來很大,而裡頭的物品早已將背包塞至鼓起。
    再這樣下去物資就會被拿得一點也不剩,於是我出聲叫喊:「喂。」
    「誰!」
    說完這句話的同時,手電筒的亮光瞬間照到我的臉上,瞳孔因瞬間的強光而收縮,於是我舉起手擋住了光。
    「原來是你啊。」
    過了幾秒,待眼睛習慣了以後,我便把手放了下來。
    「你們在打什麼主意?」
    「這不關你的事,快滾吧。」
    「喔?所以我應該回房間睡覺嗎?」
    「你明白就好,快回去睡吧。」
    「雖然我現在有點睏沒錯,但是我也沒辦法視若無睹。」
    「不然你想怎樣?」
    「也沒怎樣,就只是請你們把手上的東西給放下而已,如果你們照做,我可以把現在的事通通當作沒發生過,如何?」
    「……」
    「我能明白你們這麼做的原因,但是一起逃走不是更好嗎?」
    「難道你一點也不在乎我們這些人嗎?」我追問著。
    「沒錯,反正又不關我的事,只要我活下來就行了。」
    「這麼自私好嗎?」
    「哼,我自私是天生的,這樣你滿意了嗎?」
    「多想想你身邊的人吧,為你付出的那些人。」
    「……反正也沒有人關心我,那麼我又為什麼要為大家付出?一點意義都沒有,打從一開始就是。」
    「那麼你嘗試過嗎?」
    「沒有,我一點都不想去嘗試。」
    「沒有嘗試過怎麼知道,雖然你那態度讓我很火大,但是我相信只要努力便能改變,沒有努力便是空談,我可以幫你,只要你願意踏出第一步。所以,留下來吧?」
    沒錯,雖然他們讓我很不開心,但是他們畢竟跟我一樣是人,是人就該互相幫忙,每個人都不例外……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他拉起背包的拉鍊,金屬的摩擦聲在這個空間傳遞著。
    雖然在黑暗之中看不見他,但是我隱約感覺得到他正看著我。
    我勸說成功了嗎?
    「我會接受……」
    「看來你能理解……」
    我話還沒說完,他便回了一句:「才怪!」
    接著一張椅子朝我飛過來,情急之下,我用左手擋住。
    椅子掉落在地,發出聲響。與此同時,兩人也跑走了。
    手臂深處傳來麻痛感,雖然打到了骨頭,但是沒有大礙,只不過疼痛感讓我忍不住用右手緊握著左手。
    看來是我想得太美好了,原以為我的勸說能夠成功。早知道就衝上去打他一拳了。暴力雖然沒辦法解決事情,但是能解決有問題的人。
    我追了上去,但是在這黑暗的環境裡我根本看不見東西,於是只好摸著黑前進。
    途中因為看不見,所以撞到了許多東西,這讓我的速度減慢了不少,但是我仍盡我所能地想抓住他們。
    他們往深處的小房間跑去,眼睛捕捉到那飄過去的身影後,我趕緊衝了上去。
    到了小房間,我打開了燈。
    整個空間充滿了光線,但是卻沒見著兩人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敞開的門。
    (可惡,被他們給逃了。)
    「發生什麼事了!」
    我的背後傳出人聲,我回過頭,谷木正站在我的後方。
    他一臉就是在睡夢中驚醒的樣子,表情有些呆滯,看著打開的門,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
    「如你所見,他們跑了,而且帶走了不少物資。」
    「怎麼會……」
    「很抱歉,我沒能阻止他們。」
    「算了……既然人都跑了,那也沒辦法。」
    對於沒能阻止兩人,我有點懊悔,如果自己能再有能力一點,說不定就能成功了……不過,事情已經無法挽回,兩人的離去已成了定局,我也沒辦法再改變什麼了。
    我站在門前,看著門外,夜晚的風拂過我的身旁,微弱的風聲傳入我的耳裡,但我不覺得它是在對我訴說什麼秘密,而是在嘲笑著我的無能。
    於是我帶著失落,迎向了明天。


小後記:下一篇應該就是川原在第二章的最後一篇了。快、快要可以寫紗雪篇了,我好興奮RRR
   
感謝前來觀看的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01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fdsa12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末光角色繪──細倉希羽子... 後一篇:『末光』 第二章:殊途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y0522小說
靠詐騙賺大錢吧!-4 最新突破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