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台北異聞錄  第二十七嗷  家人

作者:小羊,喪失一半ed│2019-08-18 21:22:02│贊助:26│人氣:162
    ※圖片來自PNGTREE免費圖像



  永福橋上的戰鬥,開高走低。原先佔盡優勢,手撕巨人的羊頭女鳳凰,在黑色巨人隱身法術威脅下,只能挨打無法還手,陷入一面倒的窘境。

  眼下的情況有如貓逗老鼠,黑色巨人佔著隱形的便宜,一拳一拳毆打羊頭女鳳凰的頭臉。而鄭國弘即便得到挖眼成槍的異能,在這危機時刻,怯懦的他仍沒有辦法挖出自個左眼。

  所幸天無絕人之路,一團燃燒的火球,從永福橋北方,包圍台大校區的巨大白色光柱落下。火球撞擊的衝擊波,不僅將羊頭女鳳凰震飛,還撞斷了永福橋。

  永福橋被撞斷,黑色巨人被迫現身,他悻悻然地看著肥胖的鄭國弘,接著轉身離去。牠雙腳一蹬,跳過斷裂的橋體。看來佔據要衝才是黑色巨人的主要目的,買路財與劫殺路人不過其次。現在永福橋已毀,黑色巨人也沒有必要留在此處。

  鄭國弘先是扶起滿身是傷的羊頭女鳳凰,再壯起膽子,慢慢來到斷橋處,想查看是什麼東西撞斷永福橋。

  斷橋的邊緣,彷彿被高溫融蝕,難怪幾乎沒有斷橋的破片。觀望橋下,有一名衣衫破爛的青年正浮在新店溪上。這名青年就算化成灰,鄭國弘也不可能忘記他,他正是之前在師範附中附近沒找到的CFP。

  然而這下麻煩又來了,鄭國弘非得援救浮在溪上的CFP,可是他又不會游泳,雖然羊頭女鳳凰唯命是從,鄭國弘也不忍心下令鼻青臉腫,全身是傷的羊頭女鳳凰下水救人。

  與不像樣的鄭國弘血肉相連,人面瘡自然知道他在苦惱什麼。於是人面瘡提點道:「人手不足有什麼好煩惱?剛剛不是又殺死了幾隻鬼,吸取牠們的血祀,再用之前的方法召喚新的詛咒人偶啊!」

  「喔!喔!」鄭國弘受人面瘡提點,連忙聚精會神,緊握左拳,不一會巨人的屍體上冒出陣陣紅色光點。可是等了幾秒,紅色光點沒像在C牌飯店前,自動匯聚到鄭國弘左拳之中。鄭國弘時間緊迫,跑去屍體旁一一撈走紅光。接著從乾坤百寶袋中,拆開了失去功用的海茲爾,把蠟丸放上橋面。

  鄭國弘深吸一口氣,把點點紅光撒下。撒上紅光的蠟丸湧出混濁的黑泥,一道人影從黑泥中掙扎而出。

  又一名羊頭女,出現在鄭國弘面前。鄭國弘一與牠見面,便覺得牠有些眼熟,卻想不起來在哪見過。牠抹去臉上的黑泥黏膜,展露赤裸的身形,害鄭國弘老臉發紅。

  鄭國弘連忙調轉過身,說道:「妳?妳是海茲爾嗎?抱歉幫妳做了個半羊半女的身體,有諸多不便,還請見諒。」

  新出現的羊頭女沒有答話,牠眼神迷茫左右張望。

  「海茲爾,我不會游泳,妳能幫我把CFP救上岸嗎?我們在橋頭北岸會合?」

  聽著鄭國弘略顯客氣地命令,海茲爾低頭查看了浮在溪面上的CFP。牠沉吟點頭,說道:「不能。」

  「妳難道不會游泳?」鄭國弘有些失望,不過他自己也是旱鴨子,也不好多說些什麼。

  「我會游泳。」海茲爾得意地抬高下巴。

  鄭國弘圓臉一皺,碎念道:「會游泳,就下去救人啊?」

  「不要。」海茲爾撇過臉,說道:「新店溪那麼髒,我才不要下水。」

  「拜託妳吧!CFP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救了我兩次,嗯?如果算上剛剛,那他可是救了我三次!我不能對他見死不救!」

  「不要。」海茲爾冷冷地說道:「要救你自己去救,別期望我會替你當苦力。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別阻礙我離開。」

  人面瘡聞言,問道:「妳現在就是打算不遵從召喚主的命令,還打算逃離他麾下囉?」

  海茲爾雙手抱胸,側身斜睨鄭國弘。牠答覆道:「當然。之前我被困在小木偶或是破爛塑膠玩具裡頭,不得已才任人使喚。現在我有自己的身體了,還需要聽從你指示嗎?」

  鳳凰或許是不希望氣氛弄僵,插嘴道:「主人。敵人已經離開了,不如就讓我去援救CFP大人吧?」

  海茲爾鼻哼一聲,說道:「既然有人自願要去,就讓她去啊!別耽誤我的時間!」

  看著傷痕累累的鳳凰,鄭國弘實在沒法讓一身傷的她下水。

  「有你這樣的對偶神,你的召喚物連我都看扁了!」人面瘡板起面孔,怒道:「海茲爾給我跪下。」

  海茲爾先是一愣,接著雙膝著地,乖乖跪在地上。海茲爾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她非得跪下。

  「可惡!我沒時間跟你們耗了!我還有更要緊的事要做!」海茲爾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雙膝仍牢牢釘在橋面上。

  人面瘡嘴角一歪,笑出聲來:「妳以為妳有得選嗎?妳可是被豢養的人鬼,使用著被製造出來的身體。妳那具身體,比起妳的自由意志,『我們』的『命令』更優先!妳剛剛以為自己能反抗?是因為他不過是『請求』妳罷了。」

  「啊。」鄭國弘總算想起來,在哪看過海茲爾那張臉。他在某間私立國小前看過那張臉,那張臉屬於一名牽著黃色洋裝小女孩的少婦。這下他完全能夠理解,海茲爾確實有比援救CFP更重要的事務。

  鄭國弘扶起海茲爾,說道:「妳說得對!妳沒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了,妳快點去吧!發生這樣的事情,妳一定非常擔心妳老婆跟女兒的安危吧?援救CFP,我會自己想辦法,畢竟他是我的恩人,不是妳的恩人。」

  海茲爾惡狠狠地推開鄭國弘,怒道:「少假惺惺了!」語畢海茲爾便從斷橋處跳下,濺起一個漂亮的水花。

  不到五分鐘,海茲爾便將CFP拖上岸。但牠是將CFP拖上永和側的南岸,鄭國弘正因為永福橋斷裂,待在北岸。

  「我明明是說在北岸會合吧?」鄭國弘看了一眼鳳凰,想確認一下到底是自己命令下錯,還是海茲爾實行有誤。見鳳凰微微點頭,鄭國弘只能嘆了口氣,牽起腳踏車,想改由福和橋過新店溪。

  鳳凰攔在鄭國弘身前,說道:「不如我們效法那個會隱形的傢伙吧?搞不好我也跳得過去?」

  「所以妳要帶著我跳過斷橋嗎?」見到鳳凰又點頭稱是,鄭國弘反問:「萬一,我是說萬一妳跳不過去呢?」

  「那就落在溪裡,游泳過去吧?」鳳凰憨直地說出她的想法。

  「好吧!我們跳過去吧!」鄭國弘左思右想,只能如此。情感上不只海茲爾急著尋找家人,鄭國弘自己也心急如焚。現實上,怎知道改走福和橋,路上就不會遇到攔路妖魔鬼怪?

  鄭國弘一答應,鳳凰就雙手齊使將鄭國弘高高抓起,把他當成大型垃圾一般,往斷橋的另外一頭丟。雖然成功過橋,但全身手腳摔得發疼,一時之間恐怕難以站起。

  待鄭國弘、鳳凰先後過橋,海茲爾頭一甩,便不知去向。鄭國弘也不生氣召喚物違抗命令,反倒希望牠能找到家人,保護一家安全。畢竟牠不像是其他三隻詛咒人偶,是已經死去很久,早無牽無掛的孤魂。

  畢竟人飢己餓、人傷我痛,鄭國弘有多著急尋找親人,想必海茲爾就有多著急。

  雖然身體又疼又麻,鄭國弘還是使盡吃奶的力連滾帶爬下橋,來到岸邊。鄭國弘翻看CFP,CFP雖然傷重,但是渾身散發淡淡金光。口鼻沒有積水,心跳雖弱,但還算正常。看來CFP也是受了某位大神庇護,才有辦法人摔不傷,水浸不死。

  「先別弄醒他。」人面瘡喝止鄭國弘企圖叫醒CFP,牠續道:「他受傷頗重,不知道受哪位神明庇佑才活著,不要叫醒他比較安全,非要叫醒他,還是讓你那群CCC的夥伴來吧。」

  「讓專業的來嗎?」鄭國弘伸手扛起CFP,扛了幾次,都沒有離地,他嘆一口氣,對鳳凰說道:「麻煩你背他吧!謝謝。」

  與CFP會合成功,可是他昏迷不醒。鳳凰橫抱著他也很難騎車,於是一主一僕攜帶一CFP,只好走路而行。兩人順著環河東路步行,十幾分鐘路程,總算回到家。

  比起台北街頭血肉橫飛,妖魔肆虐,永和除了永福橋上攔路的黑色巨人一黨,一路未見任何妖孽,看來在他們守護C牌飯店時,也有人清理過了永和。一有這種想法,鄭國弘又放下心頭一口重擔,因為他直覺認為,這個情況就是CCC成員仍活躍的旁證。

  鄭國弘的住所是棟老舊的六層樓公寓。這棟樓目前雖然未塌,但是多處牆壁出現裂痕。看來也成為了一間危樓,鄭國弘深吸一口氣,提起膽子衝上樓。

  怎料家中空無一人,只有一張放在客廳桌上的紙條。紙條上寫著『別擔心老母,老母隨廣播去避難』。

  鄭國弘拍拍臉頰,勸慰自己,這才正常,反倒家人硬是躲藏在家中才不安全。

  冰箱橫倒,鄭國弘也沒有打算扶正它,只是拿起已經不冰的保特瓶礦泉水,大口喝了起來,灌了幾口,鄭國弘才想到最辛苦的人不是他,而是鳳凰。便將礦泉水遞給鳳凰。

  接過礦泉水,鳳凰照樣學鄭國弘,大口灌了幾嘴,然後發出一聲啊,這聲啊一整個透清涼。

  「要洗澡嗎?」鄭國弘看了一眼浴室,隨即做罷,畢竟水、電供應都斷絕了,洗澡也不是易事。找了幾個袋子,裝上冰箱中剩餘的冷飲,一主一僕帶著一CFP又上路了。鄭國弘依稀記得社區避難點是網溪國小,便從小巷轉到竹林路上。怎料剛剛轉出,就被幾個穿西裝的黑衣人發現。

  黑衣人紛紛舉槍瞄準,先不說防人之心不可無,何況鄭國弘一身血污,左半身浮腫長有女性五官;羊頭女鳳凰人面羊角利爪硬蹄,主僕兩人看起來都非常可疑。

  「站住!舉高雙手!你們什麼人!」其中一名黑衣人用熟悉的聲音喝斥道。

  「別開槍!是我!我是CFP組的鄭國弘!她是我召喚的詛咒人偶,我在會內有登記這項能力。我們組長CFP受傷昏迷不醒,需要醫療支援。」

  「等等!不要亂動!」一名黑衣人緩步靠近,用妖力計掃描了三人,雖然鄭國弘跟CFP的數值不正常,但兩人確實是人類無誤。

  另外一名黑衣人邊滑動平板,邊問道:「國弘。你登記的詛咒人偶,素體是塑膠模型吧?她很明顯不是塑膠模型。這是怎麼回事?」

  第三位黑衣人插話道:「先不要問這個吧!你們難道沒有新能力覺醒,卻來不及承報的經驗嗎?他們好不容易死裡逃生,我們這樣盤問他們很沒人情味吧?」

  「是不夠意思。」拿著平板的黑衣人說道:「不過為了倖存者的安危,還是得問清楚。」

  鄭國弘趁兩人對談,截住話頭問道:「可以讓我先問個問題嗎?我媽有在社區避難所嗎?你們是在戒護網溪國小這個社區避難所吧?」

  「先回答阿民的問題!」拿著妖力計的黑衣人,將妖力計掛回腰間,高舉手槍瞄準鄭國弘額頭。

  「民哥。我的答案要講很久,你先行行好告訴我,我媽安全了沒有,不行嗎?我安心之後也會好好回答問題。」鄭國弘向來不擅長認人臉,不過這下他總『想起』,拿著平板的黑衣人叫阿民。

  「沒門,先告訴你沒可能。你先給我解釋清楚吧!難保你不是變身型或擬態型的妖魔鬼怪。」語畢,阿民自個都有些覺得牽強,他滑了幾下平板後說道:「好啦!你母親被安置在網溪國小體育館,在B五區,人平安無事。」

  見鄭國弘一臉喜色,阿民馬上又澆了一盆冷水,他照著平板上顯示的資料讀道:「但是你弟弟目前行蹤不明。」

  這話有如一根利樁狠狠戳進鄭國弘心窩。頓時他覺得頭昏眼花,再也支撐不住,像是一團爛泥癱在地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98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頭蝦
+LINE:3P228 看18歲少女視訊洗澡 絡聊 天天陪到底

08-18 22: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dddgb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台北異聞錄...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爆末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很好看的因果故事,可以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php?owner=shana96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