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人生中企盼的風景:排球361話

作者:柳橙│2019-08-18 14:02:42│贊助:0│人氣:48
    【排球】這部作品,戰術上從寬度的跑動進攻、快攻、時間差都試過了之後,作者很直接平實的給出所有人和讀者質問:就這樣了嗎?什麼都已經做完了。就像你讀者的人生一樣,覺得很努力了,反正就是贏不了。
    這個作品沒有在這時引用霸氣或超能力或其他東西逃避這個命題。一步一步的帶讀者開拓、掙扎。他是王道漫畫的新高度,或者說是異類,不算王道漫畫也行。我再講一次,是真的第一次有作品讓我看到哭出來。不是眼眶濕潤。
    偉大的劇情搞出的悲劇我只會覺得內心空虛悲哀,根本不會想哭。但這一話最後3頁,哭了2次。很少王道作品能真的能把歲月、青春的重量和背負呈現在不斷的對決中。而且還善用了漫畫對人物細微表情和手勢的描繪。就算非王道的作品也是。
    這個作品關注度很高,但討論程度好像很普通。我覺得大家對這個作品都講不太出話來。因為講不出話來,每個人的感受都很豐富。我跟我朋友說:先感動才會有愛。不要因為人設或要素感覺自己不喜歡,就放棄了被感動的機會。我覺得我有責任向人分享我的感動。這個感動很純粹。試試看,看你可以啃到哪裡也好。我的感動都在那裏面了。
361話:頂端的景色
鷲匠──只培育身材高大、王牌選手的白鳥澤教練:「我要用我40年的人生來否定你。」

烏野10號的攻擊,沒有優秀的托球手就什麼也不是。

    
在這場烏野、鷗台各拿下一局的時刻,那個10號的翔陽拼命思考,矮小的自己能怎麼樣融入攻擊的組織中。「增加對方判斷的困擾,吸引攔網的注意力」──這是全隊對他的期望。但是翔陽仍保有有對自己的期望。
    12:9,烏野落後。遇上對面同樣矮小的星海,強發。所有的觀眾都希望趕快度過這一輪次。但是,只想著怎麼撐過去,苦難是不會自己結束的。場上的烏鴉們倒是不會有時間給自己逃避入思考的隔間內。就像王牌東峰。總是道歉的他今天突然意識到。後悔或思考,甚至沒有自信,今天都沒時間。身為最高大的隊員,他總是相信著所有隊友,卻對自己的態度最搖擺不定。今天沒時間逃入思考和自卑中。「今天,我要當自己的同伴。」只思考著怎麼串起攻擊,為其他夥伴帶來勝利。
    星海看著對面的烏鴉拼命把差點出場的球撈回來,又驚險的撐過一次毆台身高2米的白馬扣殺。對面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日向翔陽,這次並沒有將攻擊依賴給自己的身體習慣,而是安分地融入在群體中,沒有迅速隨便起跳。這種一支獨秀的快攻或誘餌,在鷗台的盯球起跳面前毫無意義。他肯定感受到了。  
    「日向這次忍得還挺久的嘛。」前排鷗台的攔網們應該都很困擾他到底什麼時候橫向竄出來吧。為了拿到球,日向必須履行烏鴉們對他的期待。所以大多時候作為誘餌,日向總必須比隊友的進攻節奏快出一個檔次,最後無情的被鷗台識別為誘餌,或單純以身高優勢的攔下。偶爾烏鴉全體起跳參與攻擊,盯著球起跳仍能應對這種讓人混亂的局面。自己的隊友真是優秀啊。那麼到底這次,烏鴉們會怎麼攻過來呢?
   日向這次沒有衝到網前引誘海鷗騰起,再橫向跑動進攻。發現鷗台不為所動後判斷前場空位,和隊友維持平行,鑽進了空著的網前右方,雙腳起跳,撐起攻擊的右翼。太突出的攻擊會被鷗台識別、拆解,完美應對。但這次,日向撐出右翼。烏野的托球手看到右方攔網的空隙,精準的將球送往空中。而鷗台的攔網面對左前、右前、中後3個攻擊點,猶豫起跳的瞬間,星海看著球飛往日向的快攻。
    12:10。「『矮』在排球中雖然是不利的因素,但絕對不是不可能的原因。」
「就連我,在某種程度上都放棄在高度上掙扎了。」
前排攔網的白馬聽到了,覺得無法理解。
「你們的彈跳力不是差不多嗎?」
星海盯著日向歡呼的背影,咧出好勝的微笑。
「『高度』比的不是跳高幾m,是比攔網高多少cm。」
    鷲匠和助教盯著螢幕轉播,盯著那個想以自己排球員、教練人生否定的烏野10號。
「日向翔陽的擊球點,果然從第二局終盤開始逐漸增高了吧?」
話語開始不由自主地對助教宣洩。   
「…我以為自己沒有足夠的身高。那就只能在高度以外的領域較量了。」  
「烏野的10號雖然力量不足,但他堅持在『高度』上取勝。」
回想起那個矮個子曾詢問同樣矮小的自己,怎麼樣才能入選國家培訓。自己就竟回答了什麼?
『沒有優秀的托球手,我在你身上看不到價值。』
這種事情,烏野10號一清二楚。
鷲匠的額頭,流下了和烏野對戰時不同意義上的汗滴。
「我以前很羨慕高個子。」他看著斜上方,像在看到自己還是排球員時盯過無數遍的排球網。
「塊頭大,就代表強和帥,起跳之後能從高處俯視一切。」
同時間,烏野東峰的強力發球正彈回場內,看著烏野的機會球,有別於第三局以來一直穩定配合隊友節奏的默契,日向突然比任何人反應都快,逕直助跑朝網前衝去。
鷗台前排的高個子們突然一楞。這次,是誘餌嗎?

烏野的托球手影山曾說過,自己只為了勝利托球。日翔翔陽因此嘗試了橫向寬度的跑動進攻、比任何人都早起跳的快攻、時間差攻擊。從隊伍的角度來看,是為了撕裂攔網,並讓對手在後續的所有進攻中因為日向的蹦蹦跳跳而分心。但是不知不覺,這些戰術、還有這場比賽中,日向融合隊友協同組織進攻的安定感,加大了對手對於快攻的遲疑。而影山只為勝利托球,包含任何對手身體──或思考慢半拍的地方。日向以自己的奮鬥,製造了貫徹自己期待的機會。為了看一眼那個總想一窺的,排球網頂端的景色。
鷲匠揪緊眉梢,想把螢幕中的球看得更加清楚,看著烏野10號的右手伸向左右撲來,隨時會封起的鷗台攔網之間。攻擊手視線的前方,正向著2樓觀眾席上懸著,烏鴉們繼承的橫幅──「飛吧」

鷲匠張大眼眶,視線將要穿過螢幕。眼前的烏野10號重疊到自己曾穿上的白鳥澤10號。
自己放棄了戰鬥,透過培養王牌獲得勝利。
曾與烏野對陣時,賭上40年人生,想否定作為球員,矮小的烏野10號和自己。
看著螢幕中10號的背影──鷲匠感受著這漫長的40年中,短暫10年的青蔥歲月在呼喊著──
──高度即是正義?高個子至高無上?
從高處俯視一切、最帥的排球、

12:11

我的青春在呼喊──
我也能夠做到──
觀眾席上,幾屆前啟發翔陽,畢業後放棄排球的烏野小個子攻擊手宇內吃驚的看著場內。
場上,星海露出了肯定與挑戰的微笑。
再次看到了頂端景色的翔陽開心的笑著。
永遠正襟危坐的鷲匠教練,輕輕抬起放在膝蓋上的右手──
向著螢幕另一端,默默送去自己握滿的拳頭。

這飽滿17頁的結尾,寫著:向所有小個子同胞們,獻上這一握勝利。

曾有人好奇討論排球後續的走向。在幾乎所有戰術都用上了之後,排球這部作品還能走到哪裡?大部分的人終究不會擠進職業選手的窄門。這個作品也不可能用超能力唬弄過去,那他還有什麼出路?
就像是學生時我們有時間去鑽研一些不同的興趣,好像稍微有點成就。然後呢?
我記得我的留言:
可能對大部分人來說,能最接近職業球員/學者生活模式,單純因為自己而打球/研究,就是學生時代了。這樣一想這種自由有夠沉重的。
這些話當時用的是一種「走完青春之後,徬徨自己沒留下什麼」的感嘆。大學畢業之後,連唯一多過別人,自由運用的時間都沒有了,還必須茫然的投入未來。自己該做什麼呢?該不該繼續維持興趣呢?同時喪失了最後能大量摸索和投入興趣的時間,徬徨的不知道該怎麼立足於未來之中。宇內就這樣覺得和他程度的選手很多,因此不再打球,投入工作。
人生選擇的岔路的當口,一個關於妥協或堅持什麼的時刻,我的心被361話填滿了。
原來我也可以努力堅持自己想要的。就像翔陽那樣。
也覺得自己的人生被肯定,原來以前的努力就算白費了,希望與可能性仍飽含於其中,並不是徒勞。就像鷲匠那樣。
我們在世界的痛苦掙扎奮鬥,或者再堅持一下,或放棄。
但未來可能會有人於我們之中接續下去,連同我們的份,到達我們都企盼的景色。
雖然不可能每個日向都能遇到影山,但對我們來說,最後不管到達於否,希望那個景色是存在的,是我們最真切的憧憬。而我們也會不吝於給予每個旅人祝福。
希望所有的旅人都能以不同的形式,企及自己心中的那片景色。

這部作品中,幾乎全部的校名都含有鳥的名字。
希望大家都能更靠近心中的未來,
飛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93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4b3c2d1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1231546tw大家
清明時節雨紛紛 路上行人欲口罩 借問酒家何處有 牧童遙指大藥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