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布蕾思之城VI-作為鏡面的界線(上)(12)

作者:亞達六十七│2019-08-18 13:06:45│贊助:26│人氣:323
    不過也就在時千河抵達一樓的時候,直覺讓他感覺到一絲異樣。

    太安靜了。

    如果姬玥真的與哈絲黛兒他們成功會合,應該會進入建築物支援這裡的戰鬥才對;即使還沒成功會合,照理來說以姬玥的判斷能力,應該也能通報一聲。

    然而到現在為止,時千河沒有收到任何訊息,不僅僅是從姬玥那裡,就連總部也沒有傳來任何消息。

    「北澤到底在幹什麼……」

    時千河一邊移動試圖聯絡總部,雖然通訊有成功接上,但沒有任何回應。

    但看到中華聯合軍的人出現在這裡,大致上可以猜到是怎麼回事了,幸運的是總部那裡有著莫曉晶與哈蒙鎮守,雖然不是頂尖戰力,但起碼也不是四、五支普通士兵小隊可以輕易擺平的狀況。

    沒幾步,時千河就奔出了汽車旅館大廳,然而大門廣場上映入眼簾的景象卻讓他心頭一震。

    惡夢般的敵人,曾經為他帶來重大傷痛的光景。

    就像當時預選官在質量投射塔所見過的一幕。

    姬玥傷痕累累的身體被密密麻麻看不見的鋼絲給吊在了半空中,就像個操線人偶一般。

    而地面上怵目驚心的一大灘血,很明顯是會危及生命的量。

    古清此時注意到從大門衝出的時千河,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馬上當機立斷,將本來張開控制鋼絲的左手握緊。

   時千河很清楚這個動作代表的涵義,所以在古清有任何動作預兆的時候,就先毫不猶豫地朝著姬玥的方向揮出了龍息。

    鋼絲急速收縮,眼見就要將姬玥切成肉塊的千鈞一髮之際,高溫及時將所有鋼絲融斷,雖然這個舉動也讓姬玥受到了不小面積的燒傷。

    失去鋼絲支撐的姬玥馬上癱軟下來,基本上已經失去了意識。

    時千河一個箭步上前接住了姬玥,從腰際抽出了緊急治療針,將醫療奈米機器人注射進去,然而奈米機器人即使能修補傷口,也沒辦法解決血液量不足的問題。

    姬玥還是處於危險狀態。

    時千河不發一語,輕輕將昏迷的姬玥平放在地面上,提起了龍息。

    「哦,是你啊,好久不──」

    古清話還沒說完,時千河卻忽然從他眼前消失,這讓他心頭警報大響。

    下一秒,超越普通人認知的速度,夾帶高熱的龍息到就這樣朝著古清的天靈蓋揮落下來。

    古清立刻揮手,數條鋼絲迎向了時千河的刀刃,雖然很快就被燒成了鐵水,但成功在一瞬間阻滯了刀勢,為他爭取了逃出生天的時間。

    然而站在他周圍的士兵就沒那麼幸運了,雖然沒有被刀刃直接砍到,但高溫直接將近距離內的三人全部碳化,而距離較遠兩名士兵的則是半身起火燃燒,痛苦地在地上打滾哀號。

    這是什麼速度?古清在緩過氣來之後,才重新理解了剛才發生的情況。

    時千河在發動攻擊前,沒有任何前兆,而且一瞬間就從原地暴衝了過來,而那速度甚至超過肉眼捕捉的速度。

    照正常來講這不太可能,畢竟他此時身上並沒有穿著任何可以增強機動性的戰鬥服,同時他也算不上是魔法師。

    還是說之前曾坤振給的資料錯了,他實際上是會一點魔法的?抑或是他的腿也有可能是人工義肢?

    時千河眼見一擊沒有得手,馬上追擊,一個閃身來到了古清的跟前。

    不過這次古清觀察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就在時千河起步的瞬間,他後方周遭無論是砂石還是長江解放軍的人員,都被無形的力量給衝擊並噴飛了。

    估計應該是那莫名其妙護盾的一種應用吧,古清心裡有了些結論,雙手在虛空中一抓,揮向了時千河的方向。

    鋼絲所織成的網以極高的速度,從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地朝時千河襲來,時千河轉動龍息的鋒刃,加大了輸出功率,讓熱能充斥在自己周身的空氣中,將鋼絲融斷。

    不過當龍息的熱量將古清的攻擊給融出一個破口,被遮蔽的視線總算得到解放之時,古清的攻擊也穿過了那個空隙筆直朝時千河射了過來。

    那是兩支矛,由鋼絲纏繞而成,這種攻擊型態時千河曾經聽羅特盧爾提到過。

    當時這支矛下的受害者……沒錯,是那個滿口髒話、擅長幻象魔法的張乾純。

    一想到此,時千河的怒火更加熾烈。

    他揮刀想要將第一枚矛融毀,但鋼絲在加大體積後,燒融的速度變的慢了下來,只好更改策略,把矛拍掉。

    但如此一來,時千河對第二發矛槍就沒有任何反制手段了,只能緊急迴轉身體,險險避過。

    古清沒有放過這個機會,一條鐵絲聚集成束的鋼纜悄悄從地面上遊走過去,纏住了時千河的腳,猛力一拉。

    糟糕!時千河暗叫不妙,想要維持平衡,但他這種臨時的應急行動根本不可能與古清的全力一擊抗衡,就這樣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

    古清知道如果自己繼續放任時千河亂來恐怕會夜長夢多,於是將他向空中一甩,自己周身則纏聚了十數根鋼絲矛,對準時千河。

    雖然戰局變化出乎意料,而且面臨壓倒性的劣勢,不過時千河的雙眼還是死死盯著古清。

    他沒有閉目待死的打算,何況預選官隊友們的仇不能不報,於是用力一咬牙,深吸了一口氣,之後調整了護盾的數據。

    護盾在時千河的後腦處凝聚力量,隨後朝反方向噴發,賦予時千河下下墜的加速度以及旋轉力。

    時千河高舉起龍息,化身火輪,直直斬向了古清。

    古清操作鋼絲矛,對時千河全數發射。

    前幾根鋼絲矛毫無全念的被直接斬散,甚至有其中一兩支被高溫融成鐵水,朝四周噴濺開來,嚇的長江解放軍的士兵四處逃竄。

    不過到後面,時千河的力度逐漸被抵銷,開始漸漸無法法直接消彌古清的攻擊,幾根鋼矛擦過身側,帶出了幾道淺淺的切口。

    很快的,古清鋼矛耗盡,於是一個箭步揮拳迎向了時千河也差不多到強弩之末的刀勢。

    古清的這一拳也是纏緊了鋼絲,就好比一個巨大的槌子,一口氣將時千河轟飛。

    時千河整個人有如砲彈般,筆直砸進了後方的花圃中,揚起一片煙塵。

    「怎麼了?被憤怒沖昏頭腦,攻擊變的單調了啊……還是說太過沉迷力量,疏於鍛鍊技術了呢?」

    古清嘴角掛著淺淺的微笑。

    不過即使他在想掩飾,呼吸比起往常更加急促也是事實。

    時千河從花圃中毫髮無傷地爬出來,解除了護盾,正要再次發起衝鋒攻擊,幾台防彈車輛闖進了戰場,上面走下了幾名與長江解放軍魔法師穿著同樣款式制服的人。

    「古將軍,已經疏通好了,我們撤退吧。」

    「終於來了,全部人聽令,帶著目標撤退。」

    「想逃跑?」

    時千河滿面怒容,恨怒的提出質問。

    「是的,很抱歉,我跟你們這些看到敵人就要上去拚個你死我活的小屁孩不同,我可是很忙的,那麼有緣再見──」

    時千河在次無預警衝鋒,但這次古清周圍的幾名魔法師搶先反映了過來,擋到了古清面前。

    面對這樣的肉盾,時千河一絲猶豫都沒有,手起刀落將的人斬殺。

    古清皺起了眉頭,但他並沒有任何戀戰之心,在確認扈毅長被搬上另一台車之後,自己也上了車。

    「別跑!」

    時千河一刀切開敵人織出的鋼絲網,對著古清離去的方向一邊怒吼著,一邊追了上去。

    但接下來突如其來的狀況卻逼得他停下了腳步。

    整個廣場附近的所有光源,彷彿彼此約好了一般,全部同時消失。

    原本汽車旅館廣場門口就因為戰鬥的原因,照明設備多有損壞,本來就不是相當明亮的狀態,但這樣一瞬間大面積的燈光全都同時消失也可以說是異常。

    雖然看起來像是停電狀態,但本來就仰賴太陽能板進行獨立供電的安全路燈系統也直接罷工,並不太像是在能源輸送上出了問題的樣子。

    時千河下意識將龍息的能源輸出關閉,否則在一片黑暗中出鮮一根燒得通紅的刀刃根本就是活靶;緊接著將全身護盾開啟,一方面是防禦古清的襲擊,另一方面也是想要藉就承受襲擊來判斷敵人的位置。

    但攻擊並沒有如期而至,相反古清的團隊那裡也絲毫沒有輕舉妄動。

    難道不是他們的計劃嗎?正當時千河心理冒出疑問的同時,一聲鐵皮被壓扁的巨大聲響從長江解放軍的車輛那裡傳了過來。

    「攻擊!攻擊!」「啊……」

    伴隨著驚慌失措的攻擊指令、暗夜中響起的槍聲以及慘叫聲,時千河大概能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但這個臨時出現攻擊長江解放軍的敵人,是否與自己站在同一陣線也很難說。

    很快,時千河不祥的預感應驗了,一個像是無機質般冰冷的殺意,像利刃一樣刺進他的背後,然後在不到0.1秒的時間差之內,背後的護盾就受到了一股巨大的衝擊。

    時千河將護盾設置為定點,承受住這簡直如小轎車般的衝擊之後,立刻解除護盾朝敵方襲來的方向揮刀,但僅僅只砍到一片虛無。

    讓時千河更加感到驚訝的是,在發動這麼強勁的攻擊之下,敵方卻絲毫沒有發出任何一點聲響,而且當自己的攻擊被時千河擋下之後,也沒有絲毫訝異的感覺,繼續沉穩地發動下一波攻勢,保持完全的冷靜與精準,令他不寒而慄。

    這樣的對手可以說是最恐怖的敵人。

    這次是右側感知到了殺氣,這次時千河不開護盾,直接用右手的手甲去承受。

    「鏘!」一聲清脆的交擊聲,即便是義肢,時千河也能感受到一股穿透骨髓的麻痺感。

    既然敵方的攻擊被自己抵擋住了,那麼趁著對方僵直的時機,時千河揮出了左手的龍息,意圖在這一斬之內把敵人給解決。

    不幸的是,龍息的斬擊依然落空,即使時千河沒辦法在黑暗中看清楚,也能明白對方是用根本非人類能做出的動作迴避過去的,而且對方在最快的時間與最小的角度內重新調適好,再次朝時千河發動攻擊。

    這次反而是時千河自身陷入僵直,沒有餘裕使用龍息或手甲抵擋,只好開啟護盾,切換成移動模式,承受了對方的一擊,並借著被打飛的力量與對方拉開距離。

    本以為這樣可以爭取到一些喘息時間,但本身對戰鬥與危險的直覺讓時千河率先感知到後方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朝自己高速接近,於是並沒有解除護盾。

    果不其然,時千河的後方又被不知名的敵人痛打了一下,連人帶護盾又飛了回去。

    時千河絲毫不敢怠慢,直接預設自己附近有兩名敵人,於是在計算了下在兩名敵人的正中央停了下來,解除護盾。

    面對這樣的良機,敵人自然也不會放過,對時千河衝了過來。

    聽著尖銳的破空聲,時千河矮下身體,想要砍左邊敵人的腳,不過敵人靈敏地轉身避開,同時右邊的敵人也發動了攻勢。

    時千河利用手甲把敵人巨大的力道引開,同時抓準破綻對敵人的軀幹砍了下去,不過刀才揮到一半,清脆的聲響與火花從上方傳來,原來是另一個敵人搶先在刀刃命中夥伴時先格擋住了。

    敵人的連攜配合,比預料中還要完美。

    而能在這樣即使視線不佳的情況下,不發一語彼此搭配,時千河除了恐懼與緊張外,也不禁讚嘆對方彼此搭配合作的戰鬥技術。

    就在時千河被牽制住,兩名敵人也分別因為承接刀勢而攻擊落空而僵直的狀態時,又是一股殺意從時千河背後突襲而來。

    時千河立刻開啟護盾,並且將之猛然擴張,把三名敵人全都彈了出去。

    太棘手了,簡直就像在砍煙霧一樣完全無法捕捉對方的動作,已經不能利用一般體術對應,時千河也不管會不會暴露自己的位置,將龍息的功率提高。

    火炎般狂野的刀身又開始捲起赤紅的離子體,此時三名敵人卻步了,隱身在火炎所照耀的光芒之外圍繞時千河踱著步,沒有妄加接近。

    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時千河才發現距離自己不遠處,扈毅長正跌坐在地,一臉驚慌。

    時千河第一時間將龍息改成了槍的模式,對著敵人的方向就是幾槍。

    理所當然的,敵人毫髮無傷地將子彈全數避開,不過這些迴避動作也產生了一些缺口,時千河鑽了這個空檔開啟護盾衝刺,朝扈毅長的方向把自己噴射過去。

    敵人立刻追了上來,不過時千河,看都沒看地對著背後就是一陣掃射,多少牽制住了對方的腳步。

    「扈毅長!沒事吧?」

    「他……他們……他們來了……!咿啊!」

    扈毅長似乎連話都說不好,完全陷入在恐懼之中。

    「『他們』?你是指什麼?」

    「還能是什麼!?他們是……他們是……爸爸的……亡靈啊……」

    聽到了扈毅長的回答,時千河一臉嚴峻,架起槍對準了黑暗中敵人的方向。

    「事後得好好聽你說明清楚了,能站起來嗎?能跑嗎?」

    「不……不行,辦不到……誰都逃不掉的,誰都會被殺的,全都會被殺掉的!」

    「你冷靜一點!」

    「咿!」

    聽到時千河大吼,扈毅長受驚地縮起半裸的身體。

    「總之我們先回旅館們口,咲奈他們也差不多出來了,先跟他們會合!」

    時千河也不理會扈毅長的意願,直接將他一肩扛起,仗著只要有龍息在,敵人就不太敢貿然接近的這種情勢,看準方向跑了起來。

    「這些傢伙是……!?等等,攔住時千河!別讓他帶走目標!」

    在後方長江解放軍的混亂之中,時千河聽到了古清慌忙下令道,幸運的是對方似乎整個團隊都被莫名其妙的敵人給拖住了,即使知道了古清的命令,也無法順利執行。

    大概似乎是覺得不能讓時千河繼續前進了吧,後方的三名敵人在猶豫了一陣之後遽然加速,對時千河與扈毅長本人發動了攻擊;時千河馬上對他們開火,但似乎亦點用都沒有。

    距離不斷縮短,直到利用爆發力可以瞬間觸及的時候,三名敵人都同時在地面上猛然蹬出,從不同角度圍攻時千河。

    時千河這才發覺事態不妙。

    當然自己是可以開啟護盾避過,但沒辦法跟自己一起躲在護盾裡的扈毅長估計就會被打個血肉模糊。

    不過自己也有手甲跟龍息,多少可以應扛下兩個敵人的攻擊,第三個可以試圖閃避,不過終究有風險,要是閃避失敗別說是扈毅長,自己都小命難保。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了:

    「夏莉,掩護。」

    「是。」

    下一秒,時千河忽然感受報到背後好像突然有一股空氣的洪流噴射而過,三名敵人都被那股突如其來的衝擊被撞飛出去。

    「沒事吧,時千河同學,我們來晚了。」

    「羅特盧爾……」

    「是的,時千河同學。」

    羅特盧爾手上漂浮著幾個照明用的光球,一派優雅而高傲地站在不遠處。

    「哈絲黛兒呢?」

    「小姐可是個戰鬥狂,她跟雪蘿去壓制敵方魔法師團隊了。」

    「壓制?但他們正在被其他敵人攻擊,哈絲黛兒她們要是貿然闖進去很容易被……」

    「是,不過小姐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她的元素魔法很擅場廣域鎮壓;雪蘿的魔法在場面控制上也有很大的優勢。」

    「哈……看來一陣子沒見,她也成長很多嘛。」

    羅特盧爾只是微笑並不說話,但時千河馬上就感覺到危險正在逼近,正要出聲警告。

    但比他開口速度更快,夏莉一個閃身出現在了敵人的正前方,一個正拳揮出,夾帶的風壓直接壓碎了地面上的石磚,摧枯拉朽的空氣砲橫掃正面的整塊區域。

    不過,正如時千河先前戰鬥的狀況一樣,即使是這樣大面積殺傷的攻擊,敵方就像雲霧那樣難以捉摸,竟然毫髮無傷地從夏莉的攻擊之下脫身。

    「這個似乎有點麻煩……」

    羅特盧爾與夏莉的一擊未得手,很快地吸引來了更多的敵人。

    「不行,這樣下去很不妙,讓咲奈處理這種抓不到的敵人會比較好,把哈絲黛兒叫回來,我們去汽車旅館門口會合,我也很擔心姬玥現在的狀況。」

    「我知道了,不過在這之前……」

    羅特盧爾手上的光球搖晃了一下,隨後高速升起,並且瞬間加強了亮度,把廣場區域徹底照了個明白。

    不知名的敵人們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全都在皎潔的光芒下顯露真身。

    但那是否為真身,也的確叫人懷疑。

    要說有什麼詞可以相對準確地形容這些「東西」的話,應該就是「黑影」。

    時千河馬上就連想到了稍早在賀琬君那裡看過的戰鬥紀錄。

    那就是扈汕的實驗兵器嗎?

    背光照耀到的黑影似乎惱羞成怒,一瞬間激憤地陷入了狂暴的狀態。

    當然,一樣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就是了。

    除此之外,他們的行動模式也發生了改變,原先似乎本來試圖抹殺包含時千河他們以及長江解放軍他們所有人的殺意,一下子收斂了很多。

    但他們都跑向了同一個方向,並不難猜出對方的目標是什麼。

    重傷昏迷的姬玥。

    時千河一下子背脊發涼,對著附近的羅特盧爾與夏莉大叫,但兩人一時之間也反應不過來,加上黑影們的行動搭配非常完美流暢,馬上就有幾個黑影為了牽制時千河他們而來。

    到底為什麼……為什麼是姬玥?時千河腦子裡簡直像是被鞭炮炸了一樣一片空白。

    在這個混亂的瞬間,立華咲奈架著姬璇出現在了汽車旅館門口。

    「咲奈,擋住……」

    時千河話還沒說完,立華咲奈肩上的重量忽然消失,這讓她吃了一驚,趕緊轉頭看向了離開她攙扶的姬璇。

    姬璇拖著重傷的身體,強行催化自身的獸化基因,搶在黑影抵達姬玥附近之前就守護在了妹妹面前。

    但面對排山倒海的黑影,她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

    四名黑影迅速地逼近並牽制住了她的四肢,第五名黑影絲毫沒有猶豫,伸出了「手」直接貫穿了姬璇的腹部。

    姬璇瞪大了眼睛,嘴裡淌出了大量的鮮血。

    「姬璇!」

    時千河大喊,也不顧魔力存留量了,強硬地開啟護盾,把周邊的全部黑影連同扈毅長、羅特盧爾與夏莉一起彈飛出去。

    此時第六名黑影一把抓起姬玥,頭也不回地準備逃跑。

    「一個都別想走。」

    不知道是否正在憤怒著,立華咲奈把黃金長槍往地上一插,從她周身朝四面八方開始燦出了常常的電弧,領域內的所有黑影全都遭到雷擊之後徹底癱瘓。

    不過對方似乎也不是傻子,一看到立華咲奈的魔法,那第六名黑影馬上就將手上的姬玥拋出,另一名黑影也默契十足地在半空中接住,隨後與大部隊一起全速撤退。

    立華咲奈沒有料到敵人有這樣的行動,慌忙拔起了長槍,準備朝空中發動攻擊,奈何一方面怕誤傷姬玥,另一方面對方的行動也是絲毫不馬虎,發現了立華咲奈的舉動之後立刻就有署名黑影自願當肉盾檔在了攻擊路徑上。

    然後先前被立華咲奈癱瘓的所有黑影,也在同一時間全部爆炸,遮蔽了大家的視線。

    爆炸本身並非什麼為了將周身全部波及的攻擊性爆炸,反而比較向為了不讓自身情報落到敵方手裡的那種自毀性爆炸,一瞬間原本可以用來當作線索的樣本全都變成帶著高熱的一團灰燼。

    「姬璇!」

    時千河第一時間衝上前去,看到姬璇的慘狀,心涼了半截。

    腹部那裡一個透明窟窿,鮮血淌了一地,內臟也流了出來。

    「……」

    由於滿口都是血,姬璇根本沒辦法好好說話,時千河只能把她的頭稍微墊高。

    姬璇在看著時千河一陣子之後,大概是覺得累了,於是緩緩闔上了眼睛。

    羅特盧爾與立華咲奈在近距離看到這一幕之後,似乎都不約而同想到了些什麼,臉色蒼白著。

    「長江解放軍那群傢伙我們清掃得差不多了,不過最後他們還是有些人逃跑……」

    哈絲黛兒帶著雪蘿,蹦蹦跳跳地從遠處跑了過來,眉飛色舞地本來想炫耀些什麼,但一察覺氣氛不對,然後又看到了在時千河身邊的姬璇,也不需要人提醒自己就安靜了下來。

    就這樣沉默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時千河的行動裝置內出現了通話介面。

    「時千河嗎?抱歉,我們指揮部這邊出了點問題……」

    北澤月子語氣中能聽得出她的疲憊。

    「嗯……」

    「……怎麼了嗎?」

    大概是能感受到時千河聲音那細微的情感波動,北澤月子擔心地問道。

    「姬璇她……」

    時千河艱難地把狀況說明給了北澤月子聽,越講越覺得口乾舌燥,過去失去隊友自己卻無能為力的那股黑暗的情緒開始侵蝕他的精神。

    北澤月子不發一語聽完了時千河的報告,只是冷靜地問道:

    「有傷到心臟嗎?頭還在嗎?腦部有損傷嗎?」

    時千河促起眉頭,有些不理解北澤月子的問題,但還是老實回答了:

    「沒有……的樣子。」

    「那還有機會,給她注射一針緊急治療針,盡快把她抬回來……」

    「月子。」

    時千河打斷她:

    「姬璇她已經……」

    「正常人是已經沒救了沒錯,但姬璇身上有專門處理瀕死特化用的基因組在,快‧點‧把‧她‧送‧回‧來!」

    北澤月子激動大喊。

    「啊?」

    時千河聽到意料之外的情報,楞了一下。

    「你仔細看看傷口附近有沒有開始結痂了,有的話就不要廢話快點送回來!」

    「哦、喔!」

    時千河馬上低頭查看姬璇肚子周圍的那一圈皮膚破口。

    果不其然,鮮血已經開始凝結成硬塊,

    「快!立刻將姬璇送回總部!咲奈,你那邊的治療針!」

    「欸?好!」

    立華咲奈慌忙從腰際掏出了治療針拋給了時千河。

    「羅特盧爾、雪蘿,過來幫個忙;哈絲黛兒、夏莉,警戒周遭,咲奈,扈毅長交給你可以嗎?」

    「「了解!」」


    凌晨兩點三十七分,時之沙特殊戰鬥隊上海臨時指揮部。

    時千河在客廳踱著步,咲奈也沉默地坐在沙發上等著。

    沒過多久,北澤月子從裡面的房間走了出來;時千河他們一見狀,馬上迎了上去:

    「怎麼樣?」

    「膠囊的顯示器上說是已經穩定了,接下來就是她再生就可以了。」

    「是嗎……」

    時千河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鬆了口氣,但心情上依然急躁。

    另一個一樣傷得很重,性命垂危的夥伴,此時卻下落不明。

    「之前曾經姬璇講過,自己身體裡有些基因是瀕死的時候才會發動,所以只要腦子跟心臟沒有被破壞,絕大多數的致命重傷都能恢復過來,只是團長並不喜歡她依賴這種能力,所以不管演習的時候還是戰術制定上從來沒把她的這些基因組算在戰力中。」

    「我能理解團長的想法……」

    立華咲奈安心道。

    「所以應該沒事了……」

    「不,不是沒事,這狀況不能稱為沒事吧?」

    時千河稍微側過身,讓北澤月子也沉默下來。

    整個指揮部一片狼藉,牆上布滿彈痕。

    「還有姬玥,她也傷得很重,現在怎麼樣了也不知道,我……」

    「千河,你現在要冷靜。」

    立華咲奈按住了時千河的肩膀,堅定地望著他的雙眼:

    「你是隊長,不要慌。」

    時千河聽到立華咲奈的勸告,深吸了幾口氣:

    「你說的對,抱歉。」

    雖然過去會覺得立華咲奈這種對他人有距離感的個性似乎對團隊本身並不好,但現在時千河反而感激起來她處於這樣的立場來勸導自己。

    時千河整理了下思緒,說道:

    「不管怎麼說,這裡不能待下去了,得換個地方;另外就是我們必須要向黎紹討個說法。」

    「不是直接殺進去嗎?」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北澤月子講這種恐怖發言的時候到底是故意的還是真的傻。

    「不,如果他真的想除掉我們,我們不可能現在還有喘息的時機,這應該是……警告?」

    時千河說出了自己的推測。

    不過回應他的卻是來自二樓的聲音:

    「沒錯喔,那傢伙喜歡借刀殺人的這種算計,大概是對我們有什麼要求吧……不過要推測也很簡單就是了……真是令人不爽。」

    哈絲黛兒出現在二樓,她剛淋浴完,一邊擦拭著還濕著的頭髮,一邊走了下來:

    「不過,我們也總不能放任他肆意妄為,不然接下來的工作就麻煩了。」

    「嗯,我同意。」

    於此同時,一通電話撥進了時千河的行動裝置裡。

    沒有見過的號碼。

    時千河皺著眉頭接通電話:

    「請問是哪位。」

    「是時千河隊長,是吧?」

    電話的那頭,傳來的是黎紹的聲音。

    本來還想去找他算帳的,沒想到他自己上門來了。

    時千河壓抑著怒氣,把通話切換成了擴音模式,分享到了伙伴們的通訊裝置中。

    「聽說各位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遇到了一點『小意外』是嗎?」

    哈絲黛兒的眼神一瞬間變的冰冷了起來。

------------------------------------------------------------------------

【下集預告】

黎紹:你們應該很難處理吧?

哈絲黛兒:說吧,你有什麼條件?

時千河:沒問題的,我會把姬玥救回來的

立華咲奈:這些東西是......

扈毅長:下周,布蕾思之城第六卷--作為鏡面的界線(上):爭執,敬請期待

------------------------------------------------------------------------

先向各位抱歉又晚了一天更新ww

總覺得最近一直在延後更新ww

不過起碼都有如期更新啦,所以應該還好吧(自己講w

總之就像之前說的,近期會比較忙碌一點

在更新時間上我會盡量保持以往的狀況

不果有突發事件的時候可能還是需要大家多多包涵

感謝各位的支持


閱讀完畢之後別忘了給我一個GP或在下方留言回應
喜歡我的作品可以點擊頁面右上方訂閱我的小屋以取得更多內容

那麼我們下周再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93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凌軒宇
如果腦子跟心臟其一受到傷害,還能有恢復能力嗎

08-18 17:46

亞達六十七
這牽涉到姬璇改造本身的狀態喔,之後會有說明08-18 21:27
大同寶寶
是怎麼判斷出黎紹對他們有敵意的呢?
是因為中華聯合軍小隊出現,或者是放任長江解放軍干擾作戰嗎?

08-18 19:42

亞達六十七
中華聯合軍突然出現並且對姬璇他們發動攻擊搶人,雖然不清楚狀況但也能明白中華聯合軍有鬼吧ww
不過詳細的部分會在下回由黎紹說明08-18 21:28
曾老裴
字數很多,辛苦大大,場面好混亂,有些分不出敵軍跟友軍,一場戰爭,分割好幾場面。

08-18 19:44

亞達六十七
這次本來就是三方混戰,而且黑影方本來就是亂入戰場,先前也沒接觸過,本來就無法辨別敵友,我要的就是你有這種感覺w
至於你說分割成好幾個場面,這次並沒有吧,畢竟沒有分別作戰的描寫而都是聚焦在場上的混戰,當然因為不能卡在同一視角上把所有細節都描述出來,這樣會變流水帳,適時運鏡也是很重要的08-18 21:33
is樂小呈
但沒辦法跟自己憶起躲在護盾裡的扈毅長估計就會被打個血肉模糊 - 一起

08-22 10:17

亞達六十七
感謝!已更正08-24 12:51
is樂小呈
\好看/
\刺激/

08-22 10:17

亞達六十七
\刺激/08-24 12:51
VooDoo〞巫毒之子
一直肛一直爽

09-15 11:03

亞達六十七
一直反肛一直爽09-16 02: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otpaaad135b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通知】布蕾思之城第六卷...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130135437全世界
e04 連四天早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