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第一百五十章

作者:一定可以穩定用四年│2019-08-18 09:01:18│巴幣:0│人氣:140


 
1936年底到1937年新年,不列顛尼亞和扶桑的皇室都靜悄悄的,而且也不舉辦新年朝拜,在以前,這樣的訊息通常都是皇后要失勢的前兆,不過,這是二十世紀,意義當然不同,兩國的王后都懷孕了,肚子也變大,也需要休息,朝拜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朝臣和天皇都一樣,因此兩方都樂得借此理由不舉辦,當然,那是正式官方禮儀,她們親近的朋友還是會去拜見,不過因為是朋友的見面,就沒有那麼多規矩,也自在的多。

雖然外面很冷,不過凜和櫻還是會穿得暖暖的在外散步,出門透透氣之外,也鍛鍊生產時的體力,在櫻有了身子之後,凜就養成了牽著她的手的習慣,不管到哪裡去都一樣,連出席重要的場合也是,記者們拍到了好幾次這樣的照片,阿爾托利亞也是,只是她的時間更早,結婚之後就光明正大的牽著愛麗絲薇爾,曾經有記者這樣問過宮內大臣,「這樣牽手,符合皇室禮儀嗎?」「一般來說在民眾前面這樣做,確實比較直率一點。」「但國王陛下和王后陛下從不避諱。」「合法的丈夫和妻子要牽手出席宴會,這個很奇怪?」「但她們是國王和王后陛下。」「她們也是一般的夫妻,這很正常,你不和太太牽手?」,那名記者挑挑眉毛,沒有再接著問下去。

當然,這樣牽手的習慣不是從阿爾托利亞開始的,而是從她的祖先愛蜜莉亞女王和菲力克絲親王開始的,由於個性較為平和又柔弱,因此女王常常需要親王的支持,牽手的行為給予她不小的力量,那個時候沒有相機,但兩人身邊的侍從和女官們都知道,這對皇室夫妻,是無時無刻都在牽著手,而且非常自然,而父母這樣的行為,自然也會影響小孩,耳濡目染的情況下,阿爾托利亞這一系的親戚都會這樣做,當然和溫莎家族成了對比,不過那也只是小報上會這樣做,公開場合或者嚴肅的報紙,從來沒有針對這樣的禮儀來比較過。

而扶桑這邊,當然是從凜開始的,扶桑的歷史中,天皇和皇后很少牽手,基本上在公眾場合出現,都是各走各的,這並不代表他們感情不好,只是,這是傳統的皇室規矩,在那個年代,牽著手太過驚世駭俗,不過,到了凜這個時代,她就沒有那麼多顧忌了,而且,兩人親密的感情表現,在民眾的心裡,也是一種加分的效果,皇室典範關於皇族外在的行為,也被凜做了適當的修改,讓皇族們不用那麼的拘束。

年底,凜和櫻在外散步,對於兩人來講,1936年,是個亂糟糟的年份,一整年都有著麻煩事,因此,她們很希望這個年趕快過去。而今天,她們聊的話題,還是跟今年發生的重大事件有關,「櫻,啟的表現怎麼樣?」「很沉穩,多了啟的力量,醫院的設置還有資源更好處理了,也因為他和永子一起工作,夫妻倆的感情變的很好。」「他有再見到甚麼軍方的人嗎?」「沒有,至少我們在的場合沒有,私下我就不知道了。」「最近,我這邊的報告也是,除了紅十字會的人他會見之外,再來就是一些大學的同僚,還有高僧以及神官,其她就沒有了,生活比較平靜,他準備到皇國學士院繼續深造,我覺得,這對他來說是好事。」「是啊,當裡面的學士的話,環境單純,他說話也有一定的份量,而且也少了亂七八糟的事情往來。」

說到亂七八糟,凜突然笑了出來,「姊姊在笑甚麼呢?」「我想到晨風和祐巳,他們那天跟我在閒聊時說的事情。」「甚麼事?」「招待所。」「招待所?」,凜對著櫻眨眨眼,「是那種祐巳去的話,祥子會跟她分手的招待所。」「啊…是那一種…」「沒錯,是那一種,對他們來說挺困擾的,他們並不喜歡那種地方,但是有些人就是會邀請他們去,而且只跟他們說去吃飯而已。」「那他們怎麼克服?」「用了一個很妙的方法,雖然事後有人跟我說他們很笨,不過,說這些話的人,都偷偷被我記下了。」

櫻贊同的點點頭,「那些人真的很不應該,帶著他們去那種地方,居心叵測,好好的侍從,為什麼一定要有桃色新聞?」「沒錯,我也這麼覺得,她們也覺得一直這樣被邀請拒絕很困擾,終於,她們六人做了個決定。」,那天,六個人,阿倍晨風、福澤祐巳、二條乃梨子、島津忠之、細川可南子和中原師潔,在侍從們休息室開了一個緊急會議,先發言的是阿倍晨風,「我覺得這個邀約的事情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那該怎麼辦?一直拒絕,好像也不是辦法。」「要想一個方法一勞永逸。」「甚麼方法呢?只要去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了,接下來,我們的家庭也完了。」「我可不想這樣收場,也不想離婚,更不想出席。」

六個人絞盡腦汁的在想著方法,突然,乃梨子說:「我們六個都去。」,祐巳吃驚的看著她,「乃、乃梨子,妳沒說錯吧?」,忠之也有點錯愕,「這傳到小寓寺不太好呢,乃梨子。」「嘿嘿,當然是有條件的,我們,攜伴。」「攜誰?啊…」「雖然那種地方,帶著另一半出席,對於她們的身分是一種褻瀆,但是,為了我們彼此家庭的和諧,只能犧牲這個地方。」「喔喔,如果是用這種理由,我想她們應該不會拒絕吧。」「是啊,我們的貞操也是挺重要的。」

六個人就這麼決定,果然,又有不長眼的人,來邀請他們去招待所,而且這一次還找來一個聽說是挺有頭有臉的政黨大老,肥頭大耳的,吸著雪茄,裝作和藹的看著她們,「六位侍從的身分這麼高,如果能夠蒞臨我那個小小的屋子,是蓬蓽生輝,而且,姬宮公爵也難得同意,我們派人說了好幾次,這一次終於說動她了。」,六個人妳看看我,我看看妳,最後都點點頭,「好的,這次我們會出席。」「那就麻煩諸位了,我們派車子去接?」「不了,我們習慣坐自家的車子,請把地址和時間給我們,我們會準時前往。」「好的,麻煩各位大人了。」「我們該穿甚麼樣的衣服呢?」「這個嘛!傳統的羽織和服就可以了,燕尾服甚麼的,太慎重。」「明白了。」

看著六名侍從把名片收下來,那名大老帶著志得意滿的表情離開,當然,他不知道這六位侍從還有千歌音會給他帶來多大的苦難。約的時間是六點半,六點二十分的時候,那個大老就帶著下屬在門口等著,還有一堆漂亮的女子,各國都有,結果,七輛車子準時的駛進停車場,因為天色有點昏暗,那些人有點看不清楚,到底來多少人,但是,當他們邀請的客人出現在他們面前,那群大老和陪客都傻了。

總共是七對夫妻十四個人,看到的時候,大老們都找不到自己的舌頭,身邊要陪客的女孩子也尷尬不已,千歌音先開口說:「嗯!還有五分鐘才六點半,我們挺準時的。」「我還怕會趕不上呢。」「遲到總不好嘛!幸運的是,今天可以提早離開,我和卡洛琳花了點時間準備呢。」「畢竟是赴宴,總要慎重打扮。」「幸好我早已不綁雙馬尾了,不過幫姐姐大人梳頭真有意思。」「祐巳,這件事不能讓姐姐們知道,要不然妳會被笑。」「這個被笑沒有關係啦。」「從三天前我就在想該穿甚麼樣出客的衣服了。」「乃梨子,姑婆已經發現妳這個習慣了。」「梨,我建議妳的幻想還是要低調一點。」「不過可以發現妳們兄妹倆的品味都很類似呢。」,可南子、瞳子、師潔還有他的妻子,德川端子,瞳子的晚輩,四人相視一笑,而七對夫妻,就看這些人怎麼招待他們。

那些大老都慌了手腳,也不敢得罪她們,因為她們在天皇陛下還有皇后陛下面前都是說一不二的人,有些眾議會議員還需要看她們的眼色行事,當然,她們的眼色,也是來自上面或者重要閣臣的意思,因此他們都不敢發作,身邊的藝妓還有交際花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那些人只能拿出手帕擦擦頭上的冷汗,「請、請幾位這邊走。」「謝謝。」

招待所裡面有包廂跟茶室,依照那位大老的說明,他們穿的都是傳統服飾,在服務生的引導上就坐,坐在對面的大老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依照原先的戲碼繼續走下去,他拍了拍手,就開始有人出來演奏曲子,長唄和小唄都有,三味線也表現得不錯,只是曲子的內容很不正經,畢竟那些本來都是調情用的,那十四個人只是靜靜的喝茶,甚麼話也不說。

然後上菜,「請問大人們要喝酒嗎?」「不用,我們都不喝,不勝酒力,謝謝。」「是、是,上菜。」,上來的當然都是一時首選的新鮮海產料理,「呀,確實挺好吃的,晨風。」「不輸於巴伐利亞那邊吧?」「比那邊棒太多了,所以我的姑姑們還有姊姊們,才要偷偷變裝來玩喔。」,卡洛琳的話,讓華族們哈哈大笑,而那些大老也露出乾笑的表情,從頭到尾,都是華族們在說話,大老們乾陪笑,上來送菜的藝妓也不敢動手動腳的,只是規規矩矩的倒茶,在一旁等候傳喚,那場招待,就草草的結束了,事後,她們七人前往招待所的事情,還是傳到凜的耳朵裡,凜覺得奇怪,但是又懷疑有別情,因此趁休息的時候隨口問了問。

「妳們去了招待所?」「是的,私人招待所。」,凜皺了皺眉頭,正要發話時,祐巳又接下去,「臣等攜伴而去。」「攜伴?」「是,全都帶著妻子去的。」,凜一下轉不過來,「妻子?」「是的,帶著妻子去的。」,凜專心的想一想,然後不可遏止的笑了出來,「很好、很好,帶著妻子去是對的,用餐開心嗎?」「還好呢,比不上自家就是了。」「而且不是很習慣。」「既然不習慣,以後還是不要去了,省得家人們擔心。」「是,主上。」

櫻聽完哈哈大笑,「真有意思,她們居然想到帶著妻子去,這也不失為一個解決的辦法,雖然有些人會認為這些夫人去有失身分,但是無止盡的不正當邀約,還不如這樣的處理方式比較好,雖然傳到女方家長耳朵裡會不好聽,畢竟那是不乾淨的地方,但是在知道用意之後,絕對不會多說甚麼的,說不定岳母們還有婆婆們都很贊成。」「是啊,不過這些傢伙到底在想甚麼,都這個時代了,還以這種方式招待官員。」「這好像已經是一種不成文的習慣了。」「如果那些人自己要這麼做,我不反對,但是將手伸到我身邊的人,不覺得長了些?」

櫻握著凜的手慢慢的揉搓著,「姊姊,這也是一種考驗侍從們智慧的時候,未來,我們的孩子也會遇到各種誘惑,我們兩人不能夠永遠的為她們遮擋,她們要學會自己處理。」「是啊,妳說的對,這也是一種考驗,她們應對的確實很好,不過,我還是想在我的職權範圍之內,幫他們一把,至少該立一點規矩。」「也好呢,姊姊,孩子們也可以受惠。」

這件事情,讓扶桑的天皇陛下在宮中暗立了一個規矩,嚴禁任何人邀請天皇或者皇子皇女身邊的侍從到花街柳巷,雖然這在以前就有,不過那只是暗中考核而已,並沒有成文,但現在凜把這條小規矩變成了事實,以免讓有心人士鑽了漏洞,而在除夕夜那一天和阿爾托利亞通了電話,她特別說到了這一點。

在電話另一頭的阿爾托利亞鄭重的點點頭,「沒錯,凜,妳的想法是對的,這在我們國家也屢見不鮮。」「對喔,溫莎家族祖上,好像就有這樣的毛病。」「沒錯,他們最熱愛情婦,不過,那也是因為他們比較難娶到中意的人選。」「不會都被妳們家娶完了吧?」「當然不是,我們家是比較講究情投意合,但還是有一定的身分要求,或許是祖上保佑,都能找到合適相守的女子,所以,不列顛尼亞的國王是很久沒有鬧過緋聞了。」「我們這邊也是一樣,都愛說天皇偷香竊玉,但是已經好幾十代沒有其他女御了。」「所以大概就是這一點,讓媒體們覺得無聊吧?」「無聊?」「沒錯,她們至今還在追著大衛的事情。」

十一月的時候,阿爾托利亞針對愛德華王子發布的旨意,到了年底,仍舊餘波盪漾,八卦小報們,仍舊追著這位已不是王子的王子跑,畢竟,國王和她另一邊的親戚,實在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挖掘。當莉莉和良子的親事傳出來時,那些人見獵心喜,以為能從這位扶桑貴族身上找到甚麼可以說的報導,結果,派人到扶桑調查,查了有將近一個月,甚麼都沒有查到,反而越查身分越高,高到他們不敢亂說,生怕一舉得罪兩個國家的高層,原先悚然的標題,也轉成平實路線,乖乖的說出良子的背景。

本來不列顛尼亞民眾對於自家的公主,要嫁給一名外國人,感到很質疑,即使扶桑和不列顛尼亞已相交三百多年,但因為外貌的問題,而且莉莉又是直系的王室公主,對於這一點,自然有很多雜音,甚至有些民眾還希望能挖出不利於良子的一些資訊。不過,當良子的背景一一的被透露之後,雜音都不見了,就連內閣成員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這樁婚事,當然,德文有事先告知她們家願意放棄繼承權,反正格雷家本來就不該有這樣的權利,不過不列顛尼亞的內閣都沒有同意這項要求,因為根本不需要,商討了幾日,都一致通過這項婚事,阿爾托利亞也高興的在婚書上簽字,沒有任何意外的話,將在1937年舉行兩人的婚禮。

因為格雷家都是正常發展,對於記者們來說,當然沒有甚麼意思,自然把觸角轉到溫莎家,在被廢除頭銜,改封溫莎公爵的愛德華,第一時間就想娶辛普森夫人,可惜的是,那時候的辛普森夫人還沒有跟先生正式離婚,溫莎公爵在比利時卡等到接近新年時,都沒有好消息傳來,心情很鬱悶,而八卦小報自然會憑空出現一些奇怪的消息,例如公爵借酒澆愁、以淚洗面,或者和朋友出門找樂子,消除掉等待的寂寞,小報紙天天都出現這些事情,不過,皇室、溫莎家族還有內閣都無動於衷,懶得駁斥這些消息,她全部的精神都放在國事還有家事上面,也就是即將要誕生的孩子。

從育兒室到嬰兒床,夫妻兩人都親自過問,保母當然有,不過,潘德拉剛家的傳統和溫莎家不同,或許是因為感情不同的關係,潘德拉剛家的婦女都喜歡親自帶孩子,就算是嫁進去的其他家貴族女子也是一樣,阿爾托利亞的祖先阿朗恩,就是愛蜜莉亞女王親手帶大的孩子,也因此,從那個時候開始,國王和威爾斯親王關係,不像前幾代那樣劍拔弩張,反而親密緊和,王室家族的感情都非常和諧,沒有甚麼不好的新聞,想攻擊王室的人都找不到話題。

「他到現在都還沒有娶到辛普森夫人?」「還沒?」「他不覺得這是一場騙局?」「不覺得,他一直苦惱著為什麼他們還離不成婚。」「天啊…」「他現在還在比利時卡,反正他在那邊待的很開心,我也沒打算讓他回來。」「他的家人呢?」「完全放棄了,他的母親是比較關心他,但是也對於他這樣的行為非常不諒解,偶爾才詢問而已。」

凜遲疑了一會兒才又開口問,「阿爾托利亞,妳會不會覺得,他們認為愛德華沒有任何希望了,所以才遲遲不讓辛普森夫人去他身邊,或許辛普森夫人另有要務?」「妳說的很有可能,目前,當有專人在監視著辛普森夫人,比利時卡那邊,我要內閣傳遞一些假的情報當餌,以免讓他們探測到國內真正的意圖。」「真是一場諜對諜的遊戲,而且還上升到皇室。」「畢竟,他的身分特殊,而且放眼望去,目前直系的皇室成員中,只有他最好掌控,其他人都有婚姻關係了,我這一邊的根本不可能,他們完全無插手的餘地,梅林下了課就回家,德文叔叔遠在扶桑,丹在牛津,傑克、李奧還有韋伯的身分,輕易沒人可以見他們,愛麗絲薇爾的堂弟齊格也是,都被保護得很好,想要有間諜混入,那可要有縝密的計畫。」「說的是,我這邊的寬仁,算是解決了,他現在在皇國學士院工作,穩定了下來。」「他有告訴妳甚麼計畫嗎?」「不多,因為那邊還不是百分之一百信任他,只讓他見了一些人,那些見面只是證實了我們的猜測。」「證實了一些,幫助也很大,沒想到,我們身邊的人,反倒成了最大的間諜。」「是啊,真是諷刺。」

那一天,凜除了和阿爾托利亞通電話之外,也招待了兩位客人,正確來說是兩位朋友,千歌音和姬子,兩人帶著新生兒出現在皇居,而且剛好是雙胞胎,一看到這兩個孩子,櫻就非常高興,和姬子一人一個的聊育兒經,而凜和千歌音則含笑看著她們。「雙胞胎呢,妳爺爺要是知道了,應該很高興才是。」「兩個孩子平安生下來之後,我親自向兩邊的祖先稟告了,想來祖先們應該都很高興才是,剛好我們兩個人的職位都有繼承人。」「沒錯,而且也剛好是妳們的翻版。」「這真是神奇的際遇。」

姬子興致勃勃的說:「對了,孩子們剛出生沒多久,我們就招待了很多小客人。」「小客人?」「嗯!神風和陽炎家的驅逐艦娘。」「咦?那兩家的驅逐艦娘都跑去了?」「嗯!是神風和磯風帶頭的。」,當預產期快到的時候,姬子寫了兩封信到鎮守府告知神風和磯風,神風的反應還好,畢竟那時鎮守府也有很多新生兒,只是艦娘寶寶生下來比較不一樣,大概是一歲多將近兩歲,有些許的意識,也會說話,但是還是需要前輩指導,而當時所有的艦娘都忙著照顧她們,神風因為最大,所以較為忙碌一點,而磯風比較清閒,那剛好是她們要去利比里昂的前夕,收到信的磯風,高興的和姊妹們聊到這件事。

「喔喔,公爵和宮司大人的孩子快出生了嗎?」「對,我想去送禮,陽炎。」,陽炎思考了一會兒才回答,「送禮是應該的,不過不可以給人家家添麻煩,知道嗎?」「好。」「那我們就全體去吧。」「咦?」「妳不會以為是妳自己一個人去吧?」「我…我是這樣打算的。」,陽炎彈了她的額頭說:「那算甚麼?妳騷擾人家家那麼多次,我做長姊的當然要有所表示,這是祝人家小寶寶新生,只有妳一個人去怎麼行?」「好吧。」「還有我們也是啦。」

神風帶著妹妹們出現了,「神風?」「我也收到信了,當然也要去拜訪才是。」「有神風在我就安心了,要我單獨帶這一大家子去公爵家,還真讓我擔心。」,神風伸出手揉揉陽炎的頭髮,「妳也要學習擔任這樣的責任喔,上面的姊姊們遲早會退役,總有一天妳會到我這個位置,夕雲也是,那時候就是妳來帶領下面的妹妹們。」「是。」

約定好時間之後,兩家總共二十幾名驅逐艦娘,前往了姬宮家,在大門口的時候,看著那氣派的鐵門,秋雲眨眨眼說:「這鐵門的花紋真漂亮,好驚人啊。」「這是主人和夫人一起選的,暗合了兩家家的家徽。」「原來如此,她們好有創意。」,而千歌音和姬子早就在門口等著她們,今天還有其他的客人在,是乃梨子和志摩子。

「啊,二條大人和二條夫人,貴安。」「貴安,不用這麼客氣啦,我們今天也是訪友而已,沒想到這麼湊巧。」,在門口稍稍的寒暄之後,她們就進入了姬宮家,畢竟海軍是國際部隊,不管是誰都有出訪的機會,因此豪華的貴族大宅,她們當然也見過,因此不像是第一次看到那樣吃驚,畢竟鎮守府的裝潢也是樸實中隱隱的帶著奢華,所以她們對於貴族的屋子並不會很在意。

在育兒室,磯風高興的看著兩人新生的孩子,剛好她們醒了,正睜著圓圓的眼睛看著磯風,「是雙胞胎,而且和公爵大人還有宮司大人長的好像。」「我也覺得血緣是個很奇妙的東西。」「請問她們取名字了嗎?」「取好了,像我的叫做歌音,像姬子的叫做日美子。」「好美的名字,啊!她們對我笑了,浦風,我現在可以體會濱波對妳笑的感覺了。」「是吧,感覺很不錯喔。」「還有濱風跟谷風也是。」「聽到妳這樣說,我都感激的哭了。」「嘛!我以下的妹妹對著我笑,我也挺高興的。」

雖然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不過小寶寶們憑著天生的第六感,她們很喜歡磯風,甚至向她伸出手,磯風立刻回握,「她們的手好有力。」「小寶寶都是喔,雖然身子看起來小小的,但是力量很大。」「既然是雙胞胎,她們能夠分開嗎?」,千歌音和姬子苦笑的搖搖頭,「不能,只要分開一下下就會哭。」「哇啊…好奇妙的感應能力。」「那做甚麼事都要在一起囉?」「對,這樣也有好處,同一時間就可以完成兩個孩子的事情,而不會顧此失彼,一大一小的會有這樣的問題。」

神風和陽炎點點頭,「真的呢,尤其是我們艦娘一次都好多個孩子出生,身為長姊的真的好麻煩。」「小時候的朝風和松風真是沒有一刻安靜的,到現在還是這樣,春風和旗風出生後,我才覺得好一點。」,被點名的朝風和松風裝作沒聽到,把視線往其他的方向看。志摩子看著驅逐艦娘們,有些羨慕的說:「可是,有姊妹不是很好嗎?大家彼此有伴。」「也是啦,爭點心的時候有幫手。」「但是同樣的,也要分享。」「要不然就能夠獨佔兩份。」「這樣太貪心了,不可以!」

而春風關心的看著乃梨子和志摩子問,「那兩位的好消息呢?」,一提到孩子的事,兩人就紅了臉,千歌音也調侃的看著乃梨子,「是啊,時間也該差不多了,乃梨子,妳是公家之後,這種事,應該可以吧?」「這、這個,是、是沒錯…我…其實,已經…」「已經…向雙方父母報告了…這個好消息。」

春風驚喜的握住兩人的手說:「恭喜兩位,請問是甚麼時候的事情?」「這一兩天而已,志摩子有點不舒服,所以去做了檢查,然後才知道的。」「志摩子學姊,恭喜妳。」「謝謝妳,姬子學妹,未來,我還要向兩位討教育兒的心得。」「我也是,嘿嘿,感覺起來真不容易。」「沒錯,是不簡單,晚上要睡覺可不容易,頭幾個月需要點時間適應。」

親潮鬆了一口氣,「還好我們是艦娘,生下來就沒有這樣的問題。」「只是晚上不愛睡覺的孩子比較多,白露跟我說,江風晚上很鬧,還有時雨、夕立、綾波、天霧她們,為數不少,都要天龍さん和川內さん來照顧,因為她們晚上能熬夜,白天就用來補眠。」「沒想到在鎮守府,艦娘們也很辛苦。」「對了,最近不是有很多新生的艦娘寶寶嗎?她們還好嗎?」「都很好,對了,大淀さん本來要一起來的,但是啊,她妹妹仁淀剛出生,她分不開身,所以就無法來了。」「啊啊,我有印象,是二號艦對不對?兩姊妹都以防空反潛為主,然後還有夕張也多了個妹妹,是湧別,不過,我記得看資料的時候,夕張本身是以魚雷戰術為主,湧別才是防空反潛,她有變化嗎?」「有的,可能會多一種,舊的總不能丟棄,而且夕張さん也是水雷戰隊的旗艦之一,不會因為改變了艤裝類型而變換攻擊方式。」「啊啊,原來如此,這個地方還真是複雜呢。」

小驅逐艦們在那邊度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臨走前,神風與磯風還高興的和兩個小寶寶拍了照片,「太好了,這樣我就能無牽掛的去利比里昂學習了。」「磯風,我會趕快把照片洗出來,快遞寄給妳的。」「謝謝宮司大人,請好好保重,有空我會再來拜訪。」「好,我們歡迎妳。」,春風也對乃梨子和志摩子說:「小女子也期望能夠聽到兩位孩子的出生消息,是否方便告知我呢?」,志摩子高興的點點頭,「沒問題的,我會親自繕寫,請春風還有姊妹們一起來看看。」「謝謝您。」

凜和櫻邊聽邊笑,「磯風真的把姊妹們都拉去了?」「是啊,不過,她說她本來想一個人來的,但是陽炎說那樣很失禮,所以就全體一起來,神風也是。」「鎮守府的禮節教育做的很好,雖然聽說私下的艦娘們很活潑愛鬧,不過每次觀艦式的時候,從來看她們都是正經有禮,又親切近人,這樣才是扶桑的海軍艦娘。」「是啊,即使是像小孩子的驅逐艦娘,來我們家拜訪,可比一般的小孩還要懂事成熟,就算是喜歡向姬子撒嬌的磯風,我也沒看她做出很任性的舉動,這點,鎮守府的歷代長官確實功不可沒。」「而且喝完的飲料杯盤,還會自動自發的收好,真是難得呢。」「這麼守規矩嗎?」「嗯!她們還有一手驚人的料理功夫。」

天皇和皇后聽的很驚訝,「還會做菜?」「對,好像是基本的要求,每名艦娘都要學會做點料理,有的時候,給糧艦娘不見得會隨行,這個時候,補給就要她們自己做了。」「這個想法倒是挺有意思的,所以真的好吃嗎?我記得上次千歌音不是吃到磯風的料理,當場昏倒?」,千歌音聳聳肩膀說:「確實她很不擅長,不過,除了她之外,其他艦娘都做的不錯,我上次還吃到神風作的鮪魚湯鍋呢,既清爽又滋味無窮,那天我的飯量,都讓乙羽開了眼界。」「真有意思,這讓我想到間宮和野埼出師的料理呢。」「是啊,姊姊,她們做的菜,味道真的好棒。」「還有鳳翔,完全不輸於間宮,這些孩子真有一手。」「所以,據說我們家艦娘出國交流,或者其他艦娘要來扶桑學習,報名都很踴躍,甚至連魔女們也是。」

當凜、櫻、千歌音和姬子,在扶桑的皇居閒聊時,遙遠的高盧,一間秘密的屋子裡,有幾個人正在進行著詭異的會議,內容當然與扶桑無關,「王子失去了他的爵位和繼承權,這樣對我們來說有用嗎?」「那只是被拔除而已,他的血統是跑不了的,未來佔領了不列顛尼亞,他仍舊是第一首選國王,看他著迷的欣賞著我們給他的科技和未來,一定可以在我們的掌握之中。」「那現任國王怎麼辦?還有王后,她已經懷孕了。」

議會的首領冷冷的哼了幾聲,「那也只是眨眼間的事情,就算她生下來,之後也有辦法處理掉,包含格雷那邊的人都一樣,現任國王聯繫著扶桑天皇還有利比里昂的總統,對我們的事情一直追查不捨,連帶著連歐洲對我們這邊都看得很緊,幸好小村子的人轉移的早,沒有被發現,要不然就失去了重要來源,異形那邊會很不諒解。」

「那辛普森夫人的婚姻呢?」「找個人跟辛普森說一下,讓他們趕快離婚,卡在那邊算甚麼?」「但是,王子沒有甚麼可用之處了。」「他還是比利時卡大使,有些重要的情報,他還是會知道的,讓辛普森夫人繼續愚弄他,透過他,我們依舊可以得知其他國家備戰的情況,不列顛尼亞、利比里昂和扶桑,似乎察覺到甚麼,對於自家的武力開始擴大發展。」,那名首領摸了摸唇上的鬍子說:「那麼,我們就該先來給他們下馬威才行,小天皇年輕氣盛,這些國家中,就是她和不列顛尼亞國王兩個人,最讓我討厭,小國王的權力,還沒有天皇多,而且那名天皇太聰明了,她的幾次舉措,把我們在扶桑軍隊裏面放的眼線,全部清掉,目前,在扶桑本國,根本沒有我們的人在。」「滿平家還是我們的人啊。」「哼!那家族除了錢,甚麼都不認得,而且他們的關係再好,還是打不進大藏省的高層,沒娶到原先那個女孩真可惜,她哥哥現在是大藏省的高官。」「據說,這中間也有天皇和皇后的手腳。」

那名首領的眼裡發出了一道紅光,「越聽越討厭了,當初,真該一了百了,留著這個活口,煩死人,要是目前是那個親王在位,扶桑就十拿九穩了。」「那名親王回到扶桑之後,也沒有再和近衛那邊聯絡了。」「膽子那麼小,就是個好操控的,真該死,好吧,今年,是個試水年,從扶桑開始,給那個膽大的天皇一點顏色看看,說不定,反而能把她嚇的縮了手。」「是,首領。」
 


後記
努力把所有的腳色寫在一起
以育兒的經驗來說
沒有比艦娘更豐富的了
至於她們小時候的事情會不會寫到
還是要看劇情安排
或者在番外
會連在一起寫  而且特別選了神風型和陽炎型
當然還是因為裡面的人的關係

至於中間的招待所
只是剛好心血來潮的寫法
其實一般人怎麼樣也不會帶妻子去那種場合
我是比較誇張又幻想的寫法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91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百合|艦娘|FATE/STAY NIGHT|聖母在上|神無月巫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amsesvizi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相親(加古X古鷹)... 後一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gmfx0327來自間諜天鵝
做為一個間諜天鵝,小道消息指出,創作完戰火中後,金永浩似乎想退役不再寫作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