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小說】《恐怖之月》05

作者:婚後幽影│AIR│2019-08-18 04:27:08│贊助:0│人氣:267
第5日 兇手

清晨時分。

靜謐的房間裡,少女猛然睜開了眼睛。

「居然又夢到那時的事情……」

有紀躺在床上,回味著異常清晰的夢中,無比懷念的聲音……

……『少女在那兒一直作著相同的夢。』

……『她總是孤獨地一人……還未長大成人便消逝。』

……『一直不斷重複地作著那哀傷的夢……』

從床上坐起身來,有紀將目光望向枕邊的小小人偶……

……按照《夢的解析》來說,這個夢既是『回憶的復甦』,也是『願望的達成』。

……要分析是可以分析,但是……

……伴隨著媽媽說著話的那幕光景,縈繞在心中的悲傷……

……令我不願多想。

有紀深吸一口氣,空氣中竹林特有的清香,令她精神一振。接著她將人偶隨身帶上,走出了房間。

……今天要帶悠衣去C棟見她姊姊。

來到廚房時,有紀只看到放在桌上的早餐。每個房間都走過一圈後,她發現居然連桔梗也不見蹤影。

……都出去了?

有紀掀開小鍋的鍋蓋,裡面是簡單又不失美味的紫菜雞肉粥。

……現在會一大早用心準備早餐的人已經不多了吧。

……這份量……對了,帶一些給悠衣吧。

※      ※      ※      ※

「早安。」

柔軟但卻無法忽視的聲音,喚醒了育未。

「啊……嗯……」育未茫茫然地從床上坐起身。

「忘了跟妳說,從通氣管道出去的脫逃路線,3天後就會被封閉了。」

「啊?怎麼會!?」

先是一驚後,育未想到有紀說過她有卡片鑰匙,於是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比起那個,我更在意的是,妳被這裡的人研究?」

「對。」

育未的腦袋裡晃過對方被抽血、照X光、斷層掃描……之類的影像。

「這裡的人,從沒讓妳離開設施過?」

「該怎麼說呢……」偽娘歪歪頭:「此身不曾離開此地。」

……這不就與世隔絕了?怪不得這麼缺乏常識。

「妳從沒看過外面的世界嗎?」育未感到一陣心痛:「要不然……」

「不。」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雖然如此,但育未能明白她的言下之意。

「為什麼?」

「我討厭人類。」

……討厭人類?

……也對,如果換成我被關在這個墳墓一般的地方,還被這些傢伙當實驗動物從小研究到大,我也會討厭人類的。

育未默默地看著偽娘精緻的臉龐,遲疑了良久。

「那……妳會討厭我嗎?」

聽到這句話,偽娘好像突然發呆似地動也不動,好一會兒之後,育未看到有著一頭銀白色長髮的小腦袋搖了搖。

「啊,時間差不多了。」育未發現訓練時間快到了:「我走了。」

「一路順風。」

※      ※      ※      ※

「……悠衣!」

有紀伸手推了推悠衣。

「睡的還好嗎……?」

「……」悠衣默默地坐起身來。

「來,吃早餐啦。」有紀將便當盒擺在一旁的小茶几上:「吃飽了才有精神跟姊姊見面啊。」

「……我……辦不到。」悠衣好像眼淚隨時會掉下來似地,低下了頭:「……我想起來了。」

「……啊?」一時之間,有紀還沒反應過來。

「以前的事情,我……想起來了。幾年前父母離婚,我被交給姑母的那段時期,我的記憶十分模糊。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大概就是因為不願意回想那些,所以自己封印了那段記憶吧……啊哈哈,其實我也不是很懂啦,因為我笨啊。」

悠衣的苦笑,聽起來像是悽慘的自嘲。

「……有紀。」悠衣露出了下定決心的眼神:「我以前……」

接下來,有紀默不作聲地,充當悠衣的聽眾。

數年前悠衣的生日當天,父親、母親、姊姊在家中開心地準備慶生會。

然而就在那天,抄捷徑趕著回家的悠衣,被男人給侵犯了……

在悠衣帶著一身慘狀,出現在眼前的那一刻,原本平淡的小小幸福,就像個肥皂泡般……啪!地就此消散。

「那時的我,因為這個打擊,精神發生異常……簡單來說就是瘋掉了。」

因為女兒的精神病狀身心俱疲的母親,將悠衣送走……

為了女兒的笑容,不管再怎樣的代價都願意支付的父親,離開了母親……

緊接著,因為妹妹的苦難而痛苦的姊姊,從只剩母女兩人的殘破家中離家出走,來到了FARGO設施……

和樂融融四口之家,像個破碎的玻璃杯一般四分五裂,一如悠衣滿目瘡痍的心……

氣氛沉重的嚇人……

可是,有紀卻想不到有什麼好說的。

「別露出這種表情啦,我已經不在意了。」悠衣莞然一笑。

……說謊!

只不過,即使明白對方是在自欺欺人,但有紀還是不忍心戳破。

「啊,抱歉,早餐還沒吃,人家開動了。」

悠衣拿起便當盒,快速地吃完了已經冷掉的紫菜雞肉粥。

「真好吃,妳的手藝真棒~」

「不,這可不是我的手藝喔。」

……既然她想讓自己打起精神來,那我也不該在她面前垂頭喪氣吧。

「好,我先回去啦,妳就好好期待中午吧。」

「嗯!」

※      ※      ※      ※

C棟。

悠衣和有紀兩人,從地下通道爬了上來。

「妳先在這裡等一下。」

有紀交代了一聲後,進入C棟走廊,按照昨天的印象去悠璃所在的地方。

……咦?

在抵達房間以前,有紀先經過了餐廳……

……啊,現在是午餐時間?

餐廳異常地安靜。

……靜得令人毛骨悚然……

餐廳裡頭的信徒們,一點表情都沒有地吃著自己的食物,茫然空洞的瞳孔,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看些什麼……

異常寂靜的空間……異常淡漠的表情……異常機械的動作……

這一切,都給有紀帶來強烈的非人感覺,令她十分不自在。

……啊?

在異常單調的精神波動所盤據的空間裡,有一處感覺不是那麼地單調。在這感覺的指引下,有紀找到了悠璃。

有紀開啟了偽裝術後,一手搭在悠璃肩膀上。

「跟我來。」

「……」悠璃用眼角餘光瞄了一眼有紀身穿的黑色制服後,默不作聲地站起身。

……根本沒看我的臉。

有紀在心裡暗道了一句,帶著悠璃輕車熟路地來到了悠衣面前。

默不作聲地互望了一會兒後,悠衣戰戰兢兢地開口了:「……姊姊。」

悠璃露出了笑容,然後她也開口了……

「不好意思,我可沒有什麼妹妹。」這是對著陌生人說話的語氣。

說完這話後,悠璃一轉身:「再見。」

「不!」悠衣衝上前去拉住了姊姊的手:「姊姊,我已經想起來了!當初發生在我身上的那件事……可是不要緊了!我已經走出當時的陰影了,所以我們一起回去,像以前一樣一起生活吧!」

啪……!

響亮的巴掌聲,迴響在房間裡!

悠衣呆呆地撫摸著臉頰的紅印。

「……妳想說的就只有那樣嗎!?」

「姊姊……?」

「我才不想被妳叫什麼姊姊!」

激烈的聲音,還在繼續著……

「已經想起來了?別騙我了!!」

「我……我真的已經想起來了……」

「是嗎?那就告訴我,那天晚上,妳對自己親愛的姊姊做過什麼事情吧!」

「咦?那天……晚上?我……姊姊?」

看到悠衣困惑的神情,悠璃發出了更加激烈的聲音。

「看吧!妳果然還沒想起來!!」

「姊……姊姊,妳……」

悠衣錯愕地看到了,面前姊姊的眸子瞬間變成了金色!

「怎麼會!?」在有紀的感知裡,一股龐大而扭曲的精神力,像點燃火藥桶一般猛然爆發開來!

「既然如此,就由我幫妳想起來吧!!」

悠璃伸手一把捉住了悠衣的額頭!

「住手!」

擔心悠衣會有什麼不測,有紀衝上前去抓住悠璃的手,試圖將兩人分開。

……這、這是!?

相接觸的那一瞬間,意念與畫面猶如大河潰堤一般,洶湧地灌入了有紀的意識!轉瞬間,有紀發現自己出現在一條陰暗的走廊上,正用右手推開門進入某個房間裡頭。

走到一片漆黑的房間某處,左手抓著某樣東西的自己,伸手打開一盞小床頭燈。原來這裡是間臥室,而睡在床上的人正是……

『姊姊……』

看著熟睡的悠璃,『自己』喚了一聲。

……原來在那瞬間,心重疊了。

『我……不想跟妳分開……』

伴隨著這句話的心情,是難以形容的晦暗……當然,這並不是有紀此刻的思緒。

『想了好久……總算有了好辦法……』

一步……又一步地,『自己』靠近了床。

『嘻……這是電視上看到的……』

代入了悠衣視角的有紀,感同身受地體會到一股異常歪曲的狂喜。

『這樣……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可是從『自己』嘴裡吐出的話語,卻帶給有紀深深的不安,以及不祥的預感。

左手將手上的東西換到右手後,抓起了悠璃的手臂。

『永遠永遠在一起以後……要玩些什麼好呢……』

藉著微弱的燈光,有紀看到『自己』右手緊緊握住的,是一柄美工刀……

『對了,小啾也在那裡吧……呵呵……』

……住手、快住手啊!

『就跟以前一樣,帶著小啾去河邊散步好了……』

喀噠喀噠……

銀色的刀刃,被緩緩地推了出來。



『一起來吧,姊姊……』

熟睡中的悠璃,渾然不知刀尖已經觸到了手腕。

『我最喜歡妳了……』

鋒銳的刀刃,深深切入白皙的手腕!

猩紅的鮮血,猛然隨之朝四處飛濺!

淒厲的慘叫,緊接著響徹整個房間!

痛苦、混亂、不解、恐懼、悲痛、不敢置信……這是悠璃的思維。轉瞬間,有紀的思緒代入了她的身份、感知與視角。

佔據了整個視野的景像,是悠衣緊握著沾滿鮮血的美工刀,用感覺不到一絲生氣的無機質目光,面無表情地注視著『自己』。

……不!!!!!

有紀死命地發出無聲的吶喊,可是她也很清楚,眼前的一切都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因為早在數年前,這一幕就已經成為悠衣最不願意回想起來的回憶了。在過重的精神負荷讓有紀失去意識前,迴響在她耳邊的,是悠璃的高聲吶喊……

「徹底想起來了吧,妳這殺人兇手!!」

※      ※      ※      ※

從MINMES出來後,育未往餐廳走去。

她一邊走,一邊回想剛剛見到的景象……

……又見到了媽媽。

……小時候的我,在對她說運動會的事情……

……大隊接力。

……輪到我的時候,班上的名次是第三,和前二名差距很大的第三。

……我沒有放棄喔。

……很拼命很拼命地跑,讓差距縮小很多。

……只因為沒有追過任何一個人……

……只因為不是一舉追過前兩名跑者的最後一棒……

……於是大家都說最後一棒太厲害了,都是因為她我們才優勝的……

……沒有人注意到,我讓差距縮小了很多……

……明明很努力很努力了,可是卻得不到回報,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誰都沒看到……我的努力……

……媽媽很溫柔地安慰著我:『沒那回事,育未很努力,也非常棒呢!』

……我的不甘……悄悄消失了……

……或許打從一開始,我真正想要的,就只有這個吧……

懷著既悲傷又懷念的心情,育未像往常一樣走入餐廳後,拿著午餐坐到了蓉子對面。

……為什麼我又坐到了這裡?

相對無言中,育未這麼想著。

……我早該知道,從她身上根本打聽不到什麼有用的情報。

一邊想,一邊漫不經心地吃著午餐……今天的主菜是馬鈴薯燉肉。

「……妳怎麼了?」蓉子先開口了。

「啊……?」育未愣了一下。

「妳的臉色不太好,有什麼心事嗎?」蓉子不動聲色地問道。

聞言,育未很不坦率地反問了一句:「妳怎麼知道我有心事?」

「每天都能見面的話,自然而然就會注意到了。」

……意思是說,她有在注意我?

……注意到臉色的微妙變化?

「……謝謝。」

……沒想到,她會關心我的狀況。

「……?」蓉子歪歪頭,不明白育未為什麼要道謝。

在這平淡的對話中,育未吃完了午餐。或許是心理因素吧,感覺這一餐,吃得比平時可口多了。

吃完飯,稍事休息後,育未進入了ELPOD。

「A-12,確認完畢。今天是休息日,請到另一側的安息室去。那裡已經準備好床與棉被了,請好好休息。」

照著工作人員說的,育未在走廊繞了一圈,進入安息室。

……這種房間?

在微弱的白光下,一張床孤零零的擺放在房間正中央。育未躺在床上仰望,發現光線的來源,是個巨大的圓形圖樣……

……跟MINMES和ELPOD地板上的東西差不多……

……這樣看上去,好像要把我給吞下去似地。

……該不會這也是某種訓練?

胡思亂想了一番後,感覺白光似乎變強了些的育未,閉上了眼睛。儘管如此,白色的光芒卻沒有因為閉上眼睛而消失。

……光……還在。

……這『光』……直接讓我有『光』的感覺嗎?

……那……它是『光』嗎?或者是……讓我『感覺是光』的某種東西?

……突然……覺得好累啊……

在『光』所匯成的海洋中,育未的意識逐漸模糊了……

※      ※      ※      ※

……怎麼回事?

有紀感覺眼前一片漆黑,甚至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和四肢。不知過了多久,她感受到了腦袋的抽痛,嚴重的眩暈感,以及耳邊不停折磨著自己的嗡鳴,儘管這並不是什麼舒服的感覺,但值得高興的是,她總算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了。

「咳……」

輕咳了一聲,有紀勉強睜開了發澀的眼睛,透過朦朧的視野,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熟悉的床上。而一旁椅子上,坐著一道熟悉的漆黑身影。突然間,那身影莫名其妙的伸出一隻手來,輕輕覆在她額頭上。

還沒等有紀發問,一陣雖然歌詞完全聽不懂,但卻讓她油然感到一股安寧的歌聲,流過有紀的腦海。

一股從額頭處擴散開來的清涼,驅走了頭暈耳鳴等種種不適。不單如此,在那一瞬間,有紀只覺得精神對外界的感知一下子突然消失,好像精神力全被封禁在身體裡頭一樣,可是在這同時,她卻能清晰地『看』到自己週身的肌肉、內臟、骨骼。

然後,整個精神力突然脫去了束縛,好似沒有限界一般向外飄蕩。有紀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變成了一顆巨大的眼球,可以『看』到以自己為中心,三百六十度範圍的景象,甚至能『看』到隔著一道牆壁的走廊上,靠牆而坐的悠衣,還能清楚『看』見她縮著身子啜泣著。

片刻之後,這種奇妙無比的感受逐漸淡去,就像千里眼的視力飛快減弱到將近失明一般,令有紀感到難受至極,不自覺地閉上了雙眼。

可是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視野中平平無奇的景象,彷彿揭開一層薄紗似地,變得更加鮮明透徹。並且內外呼應,許多原本無法體會的體內細微活動,都一一在感知裡呈現出來……

在她仔細體悟剛才的感受時,充滿奧秘的聲音早已停歇。雖然感覺還很疲憊,但卻已不再難受。

「……醒了?」黑色的身影出聲了。

有紀坐起身來,點點頭:「醒了。」

她可以感覺到,隨著呼吸、心跳,體內代代相傳的無形力量也隨之或隱或現。明明這力量原本就在體內,可是她還是第一次將力量洞察到如此細微之處。

「這……」

有紀緩緩將手掌舉到面前,心念一動,無形的力量在意志的驅使下迅速轉化為熟悉的念動力。不單如此,念動力還能夠在意志的控制下,進行細微精確地控制。

她將目光往旁邊一轉,看到小茶几上的一杯水,於是她用念動力抓起那杯水凌空一倒。原本她的念動力就像隻無形之手,用這隻手捧水的話,水很快就會從指縫間漏光。可是她現在卻能將念動力凝練得猶如實質,讓這麼一團水固定在空中一滴不漏。

「……是怎麼回事?」有紀邊問邊控制著念動力,將那團水『放』回杯子裡。

「沒什麼,『心』與『力』更融洽了一些而已。」

「是妳幫我的嗎?」

「不。」

「才怪,妳剛剛不是對著我唱了首……呃,不知道是什麼的奇怪玩意嗎?」

「那是《心經》,不是什麼奇怪玩意。」

有紀頓時瞪大了眼睛。

「心、心經?那個《心經》?《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對。」

「雖然我不會背《心經》,不過我也知道裡面有什麼觀自在菩薩啦……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啦……可是我剛才怎麼完全沒聽到那些?」

「因為是梵文版。」

「梵文?我還以為是什麼外文歌,原來不是啊……」

「為什麼不是?」黑色身影問了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因為是《心經》啊。」

「為什麼妳覺得那是《心經》,所以就不是『歌』了?」

「呃……既是《心經》也是歌?」

「梵唱也是唱歌啊……可以滋潤人心,洗滌靈魂呢。高深之處可說發自人心,卻又高於人心,這可是人類所創造的寶物啊。」

「所以……妳用《心經》幫我進一步掌握了力量?」

「不,『心』『力』皆妳所有。在下所做的,僅僅只是微不足道地滋潤與洗滌罷了。」

黑色身影隨手在虛空中拉出一條黑色細線,然後迅速張開形成一片圓形黑幕,接著幾道黑手從中拖出兩盤用托盤裝好的晚餐,感知得到強化的有紀,在晚餐出現的一瞬間就看到主菜是馬鈴薯燉肉了。

「妳,還有外面那個。現在的第一要務是好好吃飯、好好休息。」

黑色身影說著不容拒絕的話,然後用黑手把門外的悠衣抓進房後,離開了現場。

「……」

兩人坐在一起,默默地吃完東西後,悠衣先打破了沉默:「妳也看到了……對吧?」

有紀點點頭。

「那都是真的……」

悠衣的眼眶又紅了。

「讓姊姊……不,悠璃,我沒資格叫她姊姊了……」

她的聲音在顫抖。

「自以為是悲劇主角,還給大家添了這麼多麻煩,結果……真相大白了……」

眼淚流了下來。

「兇手就是我!我、我是……真的想要殺死她的……殺人兇手!」

「妳……妳先冷靜下來。」有紀連忙將悠衣摟進懷裡,安撫著她的情緒。

「對、對不起……」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有紀在她耳邊輕聲說道:「要是妳不想面對的話,我之前說的話依然有效……」

「不……」悠衣搖搖頭:「那麼做的話,我就真的變成……只有自己可以愉快的生活著的……可恨的傢伙了……」

「我也不知道……像妳這種狀況,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妳閉上眼睛一下。」

有紀伸出手覆在悠衣的雙眼上,使用了靈療術。

「可是……要是什麼都不做的話,一切就只能到此為止了。」

經過治療,悠衣早已哭紅哭腫的雙眼恢復了明亮。

「好好努力的話……就有產生變化的可能性了吧。」有紀嘆了口氣:「雖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努力才好……」

「……那個,今天……可以陪我一下嗎……」

「沒問題。」

「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91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IR|ONE ~前往燦爛季節~|久彌直樹|麻枝准|Kanon|MOON|Key|PrayForKyoani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恐怖之月》04... 後一篇:【小說】《恐怖之月》06...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uip223344邊緣人
快 一起聞貓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