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22-4:我命由我不由天

作者:Luis│2019-08-17 18:04:56│贊助:238│人氣:657
  「那麼基本情況就是這樣了,從你在《惡靈古堡二》中陣亡到現在的發展基本上就是這樣了,雖然這麼說可能不太中聽,但這是你在主神空間唯一一次的復活機會,除非接下來我們回到《納尼亞傳奇》並找到亞斯蘭的石臺,否則要是你再陣亡的話,就是真的死亡了。」在和白楊解釋完了目前的情況後,項羽語重心長的說道,雖然他說的話過於沉重了,但現實就是這麼沉重,白楊想不接受也不行。
 
  果不奇然,在聽聞自己是死亡後又復活時,白楊的臉色明顯變得有些凝重了,但片刻後他卻是露出鬆了一口氣似的表情說道:「怪不得我一醒來除了你們之外,其他人都看不到了呢,原來已經發生了這麼多事,這種感覺還真是奇妙。」
 
  「奇妙?你不緊張嗎?你可是已經死過一次了啊,而且下一場的恐怖片難度可是很大的,納尼亞的復活點又遙遙無期,你就不怕自己真的死了嗎?」白楊的反應倒是讓項羽有些訝異了,於是好奇的問道。
 
  「說不緊張才奇怪吧?特別是死過一次之後,不過我現在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而且你明明知道在主神空間復活我要花費大量的獎勵點數卻仍然這麼做了,就說明這裡肯定還有需要我的理由吧,光是從這一點來看我感謝你都來不及了。」白楊哈哈一笑,彷彿一臉看淡生死的表情似的,但這樣的表情維持沒多久後他還是有些唏噓的補充道「只是我既然已經死過一次,那就絕對不想再死了,那種感覺真是太恐怖了。」
 
  「說什麼呢,我們可是夥伴啊,我是不會讓你去送死的。」項羽拍了拍白楊的肩膀說道,這個青年的表情這才沒那麼緊繃了,雖然還是有些心有餘悸的感覺,不過他的心理素質確實也是讓項羽刮目相看,普通人要是知道自己已經死過一次然後又復活了,不神經兮兮的大吼大叫才奇怪呢,能像白楊這般淡然的實在少見,也間接證明了項羽當初沒看走眼,只要多給這個青年一些時間成長與鍛鍊,那麼未來他勢必也能成為一個相當可靠的夥伴吧?
 
  「好了,既然我們現在已經有驅魔專家了,那麼是不是該換些厲害點的除魔道具或技能啊?我可是很期待那些修真啦、法術啦什麼的玩意兒的威力啊。」項羽搓著手問道,雖說復活白楊花了他六千塊大洋,呃,不是,是六千點獎勵點,但這次從神鬼奇航中獲得的獎勵實在豐厚,扣除掉復活白楊的花費後,項羽還有近一萬八千點的獎勵點,支線劇情更還有兩個A級支線,這種誇張的獎勵在過去他就連作夢也不敢想像,但俗話說的好,富貴險中求啊,這樣的收穫果然沒有愧對那最高難度的恐怖片了。
 
  「等一下!那個...我說你們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只是個優良的八家將好青年,可不是什麼大法師或驅魔神探啊!」然而或許是見項羽的白日夢愈作愈大,大到已經連現實都快被他的想像給扭曲了,白楊連忙好心的提醒道,但他的話語似乎沒有多大的作用,項羽仍然是沉浸在自己對驅魔八家將的奇怪幻想中。
 
  「神崎,你們在上一場恐怖片確定沒發生什麼事嗎?我懷疑項羽好像被什麼奇怪的東西控制了,整個人變得有點不正常。」白楊有些擔心的問道,看向了正低頭翻閱著手中資料的神崎。
 
  「你什麼時候產生項羽有正常過的錯覺了?習慣就好,如果凡事都要用正常的角度來看他的話遲早會被他給氣死的。」面對著白楊的疑問,神崎則是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道。
 
  「喂喂,我都聽到了喔,誰被控制啊?我可是很正常的好嗎?」項羽有些不爽的發著牢騷,神崎聞言則是給了他一個「你正常的話那整個主神空間都沒有正常人了」的表情,讓項羽鬱卒的蹲在主神的光球底下劃起了圈圈來。
 
  「不過坦白講,項羽說的倒也不無道理,目前我們的獎勵點跟支線劇情都還算充足,這種情況下與其單純強化身體素質或兌換道具,不如直接選擇一個想要的血統,反而更能夠提高戰鬥力,特別是在本身的實力,嗯...比較不突出的時候。」或許是見項羽的背影有些落寞,神崎這次倒是罕見的贊同了他的意見,只是一旁被莫名躺槍的白楊聽了後頓時露出了苦笑來說道:「妳是想說我弱的話就直說吧,我不會在意的,自己有多少斤兩我心裡是有底的,我的實力確實是很弱啊。」
 
  「別說這種喪氣話,誰一開始沒有弱小過了?真要說的話我一開始可是比你還弱的啊,要不是幸運沒有第一場就碰上鬼怪類恐怖片,不然我還能不能活到現在都還是兩說,關鍵還是在於你有沒有變強的決心而已,打起精神來!」項羽拍了拍白楊的肩膀鼓勵道,這倒是讓他有些哭笑不得了,明明前一秒最需要被安慰的還是項羽啊,怎麼一下子就反過來變成是他被安慰了啊?
 
  「夠了,打鬧就到此為止,我們的時間寶貴,接下來要做的事可還多著!」見這兩人聊開了,神崎連忙提醒道「對了,項羽,我們目前已經經歷過多少恐怖片了?我指的是從納尼亞傳奇之後。」
 
  「如果妳是擔心紀錄會被洗掉的話,放心吧,現在距離納尼亞傳奇才只過了三場恐怖片而已,而且貌似開啟已經進入過的電影世界的話是不會佔用主神的紀錄欄的,如果下一場恐怖片後我們還沒有足夠的資本挑戰納尼亞的話,我們也還有一場恐怖片的時間能夠補救,只是那時就真的是最後的機會了,一旦錯過,下次要想再遇到能復活團隊成員的電影就只能靠機運了。」項羽面色沉重的說道。
 
  項羽的尾音一落,兩人都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壓力,特別是剛復活沒多久的白楊,納尼亞傳奇啊,這部電影他是看過的,要想在兩場恐怖片的時間裡就成長到能夠面對納尼亞傳奇的程度嗎?那個以神話和魔法為舞台的背景,那個就連動物都能輕鬆施展出強大魔法的世界,這還真不是普通的難啊,白楊忍不住露出了苦澀的表情想著。
 
  「幹嘛拉長臉呢?我們又不是要你去單刷,而且現在想這些還太早了,還是先挑個喜歡的血統把自己強化起來吧,獎勵點數跟支線劇情包在我身上,你也是知道主神的強化包羅萬象的,如何?總有看到想要的血統或能力吧?」項羽笑了笑問道「或者你不曉得的話,我也可以用隊長的權限幫你跟主神查查,看看有哪些修練體系是適合你的。」
 
  「謝謝你的好意,但其實我從第一次來到主神空間後就有看到一個想要的血統了,只是因為這個血統的價格不便宜,不是那時候的我們能負擔得起的,加上那時我看大家都為了隊伍貢獻獎勵點了,我身為一個新人怎麼好意思私藏,所以我一直沒有把這個強化放在心上,只是先兌換了本初級的修真法典過過乾癮而已。」白楊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將心裡的想法說出來,但他的表情卻是有些猶豫「只是這個血統並沒有辦法繼續往上提升,按照神崎妳之前告訴過我們的,這是屬於一次性強化的血統,我怕你們可能會不喜歡。」
  
 
  「嘖!擔心這些做什麼呢?第一次的強化可是至關重要的,我們最多也只能幫你分析提供些意見而已,但最後做決定的還是你啊,套句某人說的:擇你所愛,愛你所擇,只要這是你夢想中想要得到的,就盡力去爭取就對了,擔心我們喜不喜歡幹什麼。」項羽哈哈一笑道,神崎也是微微頷首表示同意。
 
  見這兩人都如此表態,白楊也發現自己的擔心似乎是多慮了,於是鬆了一口氣後說道:「這樣的話我就直說了,我希望能強化成獵命師。」
 
  「獵命師?」項羽聞言頓時好奇了起來,雖然說主神空間的強化百百種,電影的、動畫的、遊戲的什麼都有,項羽也不是第一次見到自己沒見過的強化了,只是這個能力他確實還是第一次聽到。
 
  「嗯!這是我還在現實世界時看過的某本小說裡的一種特殊種族,獵命師基本上來說還是人類,只是他們通曉各種咒法和奇術,放火、劈雷、化土操屍等等無所不能,而這個種族最大的特點就是能將一般人所說的命運或是運氣等等這類不可捉摸的能量,隨意的操控、鍛鍊與轉嫁。」白楊點點頭道,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的手掌「用我們這行的話來說,這種由命運或是運氣所凝聚形成的能量還有另外一種名稱,也就是命格,你們應該聽過所謂的人有人格,物有物魂吧?當一個人甚至是動植物因為某些原因執著於某種態度、個性,或是修道人常說的道時,命格便會誕生,而若是這個人的執念愈深,產生出的命格生命力也愈強,算是一種和宿主相輔相成的存在。」
 
  「哦?那麼你說的這些命格具體的作用呢?能提高戰鬥力或是身體素質嗎?」項羽聞言有些好奇的問道。
 
  「不盡然,就像我說的,命格的產生和宿主的個性有很大的關係,如果一個宿主是擅長無腦肉搏的,那麼就有可能誕生出破壞力強的大威力命格,而若是以思考布局為主的宿主,就有可能產生出能幫助冷靜思考策略的命格,甚至有專門靠運氣致勝的賭徒誕生出能夠影響現實面機率的命格,如果有一百種人,那麼產生出的命格特性就有一百種,端看宿主的個人特質而定。」白楊仔細解釋道,項羽則是認真的聽著,如果白陽說的屬實的話,那麼這個血統實際上要算是個團隊性質的強化了,而且發展潛力絕對沒有像白楊所擔心的那麼弱啊。
 
  試想一下,若是項羽或神崎靠自身鍛鍊出了什麼特殊的命格,又或是別的有特殊專長的團隊成員也自行發展出了命格,那麼他們完全能透過白楊之手將這個命格在適當的時機轉嫁給需要的人,需要動手時變成戰鬥高手,需要動腦時變成佈局高手,需要出張嘴時變成嘴砲高手,需要好運時變成幸運色狼…呃,好像哪裡怪怪的,但撇開這個先不談,如果白楊的能力真能發展到這種程度,那麼中洲隊到時不飛天才有鬼呢!項羽一念至此,連忙就跟主神查詢起了白楊所說的血統來。
 
  「獵命師血統,評價88分,適用於大部分恐怖片,兌換後能洞察天地間飛禽走獸、人鳥花石內蘊含的特殊生命能量-命格,並能獵取、修煉與轉嫁該生命能量,然而獵命師本身體質特異,需以血咒鎖身否則無法長時間容納命格。」項羽默默和主神交流著,也找到了白楊所說的這個血統,只是這個強化的價格確實不斐,光是獎勵點數就要8000點,支線劇情更是一口氣喊價到了雙B的程度,比當初項羽的賽亞人強化還貴,這樣昂貴的花費的確不是過去窮的吃土的中洲隊能負擔的起的。
 
  「怎麼樣?果然還是太貴了對吧?我看還是算了,要不我先挑些別的強化好了,畢竟這個血統沒有辦法再往上進階,萬一兌換了卻發現後續的成長能力有限,那麼這筆花費可就虧大了。 」或許是見項羽長時間的沈默,白楊頓時有些緊張了,連忙出聲說道想要打住。
 
  「確實不便宜,但我說過了,你的強化費用我全包了,對於我們輪迴者來說,只要是獎勵點數或支線劇情能解決的事都是小事,這筆強化的費用是不便宜,但卻是必須的,而且這個血統未來的潛力絕對不差,只是…白楊,你想兌換這個血統肯定有理由的吧?」然而項羽聞言後卻是搖了搖頭,只是他說完後忽然輕嘆了口氣,彷彿理解了什麼似的看著白楊。
 
  「呃,這個…」然而白楊一聽卻是有些支吾了起來,像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先說好,你不要想騙我喔,因為復活你的人是我的關係,所以我看過你死亡時的瞬間,還有過去的一些人生經歷,當然包含還在現實世界的時候也是。」項羽笑了笑提醒道,白楊這才張大了嘴巴,露出一副像是半夜不睡覺,偷偷爬起來看謎片結果被家人發現的驚慌表情吼道:「哪、哪有這樣的啊?這是侵犯隱私!」
 
  「不能怪我啊,這個奇怪的機制是主神設計的,我連想跳過都不行,你要怪就去怪主神吧!」項羽見狀也是露出苦笑來,白楊這才垮下了肩膀,無力的喃喃自語了起來:「我知道了,我說,我說就是了。」
 
   按照小說中的不成文規定,任何一段故事的起點都要由點燃一根菸開始,而這根菸自然是由項羽點起了,他呼出一口白煙後順也勢遞了一根給白楊,但後者卻是搖了搖頭婉拒了,接著徑自盤腿坐在了地上,開始講起了自己的故事。
 
  「你們應該還記得吧?當我第一次來到這裡自我介紹時就提過了,我出生時就有靈異體質,也就是一般人說的陰陽眼,所以我天生就能看到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東西,先別那麼興奮,或許不知道的人會覺得有陰陽眼很酷,但事實上,這種能力對我而言反而是種困擾,甚至是詛咒。」白楊抓著頭髮苦笑道「正因為我能看到那些東西,所以祂們也能感覺到我,我不清楚是因為這是一種雙向的關係,又或者只是當我看到祂們時,偶爾還是會被嚇一跳的緣故,總之祂們經常會透過像是託夢或別的方式來拜託我一些事情,我想可能是因為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看不到,又或是看得到的人卻假裝沒看到的原因吧。」
 
  「一般的情況下,只要是我能力範圍內的請求我都會想辦法完成,像是要求祭拜或是找人之類的,但有的時候還是會碰上一些純粹惡意的東西,呃,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會起雞皮疙瘩呢。」白楊回想著說道,忍不住打了陣哆嗦。
 
  「是指抓交替之類的嗎?」項羽也皺眉問道,仿佛在聽鬼故事似的。
 
  「沒錯,而且有好幾次還差點成功了,也因為這樣,我的父母在知道我能看到那些東西後,立刻就把我送到廟裡給認識的師父照顧,雖然他人不怎麼好相處,又老是喜歡逼人做一些不喜歡的事,但也多虧他,我才能夠好好活到現在,只是…」白楊笑笑說道,但他說著說著臉色卻忽然一黯「我雖然平安無事,但我的父母卻因此而死了,他們在一次外出時出了車禍,連人帶車墜入了山谷,等我到達現場時,只能勉強從屍體身上帶著的證件認出他們來。」
 
  「你多想了,這應該只是單純的意外吧?」項羽安慰道,但白楊卻是搖了搖頭。
 
  「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或者說,我希望是這樣,但我的師父從事故現場感覺到了那些東西來過的痕跡,事後調查後我們才知道,那是某次我和師父外出收魂時未能超渡的一個亡魂,當時祂的怨氣已經累積的太深,隨時都有入魔變成怨靈的可能,我的師父因此下定決心要斬斷祂的業根,但卻因為我的關係出了差錯,我們沒能收掉那個亡魂,雖然讓祂的道行大損,但我的師父也因此折了好幾年的陽壽,不只這樣,我們還因此種下禍根,而我父母的死只是個開始而已,是祂給我們的一個警告,警告我們祂要回來報仇了。」白楊深吸了一口氣,語氣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自責而顫抖了起來。
 
  「自從那之後,凡是和我親近的人就開始不停遭遇到不幸的事,我的一個好朋友因為車禍走了,我在陣頭中認識的兄弟也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相繼走了,就連一個我偷偷喜歡的女孩子也差點步上他們的後塵,雖然我們及時將她從鬼門關前拉回來,但代價卻是她的腦部受到了嚴重的傷害,通俗一點講就是成了植物人,從此只能靠插管才能活下去…」白楊說著忍不住有些哽噎,他深吸了幾口氣平復下心情後,這才繼續說道「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嗎?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女孩子,她才剛從學校畢業,還有著大好的前程,卻只是因為和我稍為親近一點的關係,就落得下半輩子生不如死的下場!我的那些好朋友、好兄弟們也是,都是因為我他們才被牽連的,都是因為我他們才枉死的!」
 
  看著白楊有些歇斯底里的模樣,像羽一時間不曉得該說些什麼了,但還沒等他想到什麼安慰的句子,白楊又再次開口了,他吞了口口水,這才勉強平定下了心神說道:「雖然後來我們還是成功收掉那個亡魂了,但是我們的損失也是相當慘重,大半的兄弟都在過程中喪命了,師父的身體也開始走向下坡,而且從那之後其他的弟兄都開始疏遠師父了,他們認為會造成這一切的原因都是我害的,並且紛紛開始疏遠我,雖然師父對這一切說法嗤之以鼻,他也從來沒有因為這樣而責怪我過,但那些活著挺過來的兄弟們都在謠傳,說是我剋死了他們。」
 
  「無稽之談,你會有這樣的想法不過只是因為一連串的巧合同時發生所產生的錯覺罷了。」然而神崎聽完後卻是冷哼了聲道「用心理學來解釋的話,你只是因為經歷了家人死亡,情緒還沒有從那種震撼中恢復過來又目睹了他人死亡,腦部為了防止思維因為過大的衝擊而停擺,而自主的發出了錯誤的指令,讓你潛意識的將這一切給合理化罷了。」
 
  「或許是吧?但是…」白楊還想開口,項羽卻忽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沉聲問道:「剛才你說的都是別人的看法和想法?那麼你自己呢?你自己難道沒有任何想法嗎?」
 
  「我…」白楊聞言頓時陷入了沉默,他思量了片刻後這才深吸一口氣,接著大聲說道:「我不能對此找藉口,因為這些人會死確實和我脫不了關係,但是我想改變,我雖然不相信世界上有神存在,但我相信命運,也相信人是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的!不論害死我的父母、害死我的好友、害死我的兄弟門的東西究竟是亡魂還是別的什麼,我都想要戰勝它!我要親手決定自己的未來,不論最後的結果是好是壞,是哭還是笑,這都是我的人生,我的一生自然該由我作主,而不是交給什麼命運的安排!」
 
  「既然這樣那你還遲疑什麼?是男人的話就給我拿出男人的氣魄來,你不是想要戰勝命運嗎?既然下定了決心就不要輕易放棄,更不要隨便向命運低頭,哪怕是老天要亡你,你也要給我逆天而行!直到你的夢想達成之前,你都不准給我說要放棄,我們會和你一起並肩作戰的!」項羽大吼道,後者微微一愣,但很快他也用力的點了點頭,伸出手和項羽碰了下拳頭:「嗯!我不會放棄的,不論等待我的命運是什麼,我一定會戰勝它的!」
 
  見白楊的臉上沒有了猶豫,項羽也不廢話,他拉著白楊站到了主神的光球下後,接著便閉上眼和主神交流了起來。
 
  「主神,兌換獵命師血統,費用從我這裡扣除,強化的對象選擇…白楊!」
 
  「扣除獎勵點數8000點,B級支線劇情兩次,強化開始。」
 
  隨著項羽的獎勵點數和支線劇情減少,主神那肅穆的聲音也隨之響起,下一刻從主神的光球中立刻燃起了一陣熾熱的光芒,這道光芒時在太過耀眼,就彷彿是用雙眼直視太陽一般,讓三人忍不住伸手去遮擋,看來白楊選擇的這個血統相當不得了啊,否則主神是不會搞出這麼華麗的特效的。
 
  果不其然,就在這陣光芒發出後沒多久,從主神的光球中忽然竄出了數十條如同鍊子般的奇特金色絲線來,不,說是鍊子也不太對,因為那些線條居然是由無數細小的漢字所組成的,甲骨文、金文、甚至是一些他們根本連看都沒看過的古老文字或圖騰,由這些細小的字符和圖像組成了線,由無數條線彼此縱橫交錯,就構成了複雜的咒,而這些彷彿有著生命的咒語一離開主神的光球,立刻撲天蓋地的往白楊身上竄去,眨眼間就將這個青年的身體給牢牢包覆了起來。
 
  白楊頓時發出一陣驚呼來,當然了,實際上他並沒有受到任何實質的傷害,白楊的驚呼更多的是驚嘆主神強化時的特效,還有那隨之而來的奇特感覺,當那些複雜的咒文一接觸到白楊的身體時,立刻像是有生命般鑽入了他的皮膚,而隨著白楊的雙臂、胸膛、脖子都被這些咒文逐漸爬滿,他也感覺到一股如同火焰般的熱流湧入了周身百穴中,這股熱流雖然滾燙,但卻沒有造成燒灼時的疼痛,反而讓白楊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舒暢感,有如從母親溫暖的羊水中重獲新生一般。
 
  「命格的種類與識別方法,天命格、情緒格、修練格、機率格、集體格…」
 
  「獵命與嫁命的標準流程,探命、取命、鎖咒…」
 
  「命格的修煉以及進化的方法…」
 
  「五行咒術的應用與延伸…」
 
  「停、停下!」隨著那些咒文不停滲入白楊的身上,無數的資訊也如同潮水般湧入了他的腦海裡,但這股訊息量實在太過龐大了,遠不是他能夠負荷的,不多時白楊便因為那股龐大的訊息量而痛得大聲嘶吼了起來。
 
  「白楊!白楊你沒事吧?!」說也奇怪,當白楊發出這一聲嘶吼後,那如潮水般不斷湧入的訊息立刻停止了,就彷彿被什麼東西給隔絕了一般,當白楊回過神來後,他這才發現自己正渾身大汗的倒臥在地上,一旁的項羽和神崎見狀,則是連忙緊張的跑上前將他扶了起來。
 
  「我、我沒事,只是你們沒有聽到剛才那些東西嗎?那些文字還有聲音,真可怕,差一點我的腦袋就要被灌爆了。」白楊心有餘悸得喘著氣道,一邊伸手按著還在隱約作痛的太陽穴。
 
  「沒有,我只有看到你升天沒多久後就突然發出跟殺豬沒兩樣的慘叫而已。」項羽聞言搖了搖頭說道。
 
  「那應該是主神把這個血統能力的使用方法告訴你的關係,別緊張,靜下心來好好回想,那些資訊應該已經在你腦海裡了,只是現在的你還沒有足夠的計算力和分析力能夠理解而已。」神崎倒是很快會意了過來,連忙簡短的分析了一下,白楊聽了則是點了點頭,他試著想回憶起剛才主神究竟說了什麼,但不到幾秒他的頭立刻又痛了起來,不得已只好作罷。
 
  「怎麼樣?還站得起來嗎?有沒有覺得哪裡不一樣了?」見白楊的情況穩定多了,項羽連忙關切的問道,順勢伸手將他一把拉了起來。
 
  「嗯,我還行,只是剛才有點腿軟而已,不過這種感覺…」白楊晃了晃腦袋,他這才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掌,只見那原本應該佈滿他手心密密麻麻的掌紋此刻已經完全消失了,有的就只有如同白紙一般的空白而已。
 
  白楊還記得,在那本小說中對於獵命師這一族群作者有過這樣的描述:「獵命師沒有共同的目標,因為他們都非常強大,強大到彼此追逐、相互殺戮、各為其主,他們的命運從一開始就無從選擇,不過只是歷史洪流中的幽影…」
 
  從一開始就無從選擇命運嗎?或許是吧,白楊看著潔白一片的掌紋若有所思,這世上每個人的命運從一開始就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所以有的人天生就是白富美,有的人卻身有殘缺,或是勞碌一生只為求得下一餐的著落,這是人道的悲哀與無奈,因為在人道之上,冥冥中還有著天道主宰一切,所以人們才有了掌紋,才希望能從那一根根交錯的線條中找出一條通往美好人生的康莊大道,而沒有掌紋的獵命師與其說是無從選擇命運,倒不如說他們的命運從一開始就被遺忘了,有的,就只有一片空白的空虛而已。
 
  但!反過來說,沒有掌紋又無法自然容納命格的獵命師,不就代表著不被命運所束縛嗎?空白可以理解為空虛或空洞,但凡事都是一體兩面的,空白也是無限可能的開始,正如同一張白紙一樣,有些人拿到時可能什麼東西也畫不出來,或是乾脆揉成一團扔進垃圾筒,但也有人能夠努力不懈的揮毫,最後完成一幅精彩的畫作。正因為一開始什麼都沒有,所以他們才能夠創造自己的傳說;正因為從一開始就不被命運所束縛,所以他們才能夠開創屬於自己的道路,為帝王護天命也好,為草莽富豪獵奇命也罷,為蒼生浴血止戈也行,一切都是他們的選擇。
 
  「我命由我不由天,從現在開始,我的命運…由我來選擇!」白楊深吸一口氣,他可以感覺到一股澎湃的生命力正隨著呼吸在體內共鳴脈動著,那是白楊夢寐以求的能夠改變,甚至戰勝命運的力量!
 
  而這股力量就是白楊的信念,白楊的意志,以及白楊堅定不移的…道!


封面
白楊:我懷疑項羽好像被什麼奇怪的東西控制了,整個人變得有點不正常。
項羽:可能是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白陽:啥?
項羽:神崎的內...
神崎:啊啊啊啊啊(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83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3 篇留言

亞爾斯特
白楊覺醒!不過獵命師能對地上幽靈嗎?

08-17 18:11

Luis
白楊:呃,等等,我去翻個驅魔法典看看
羽&崎:媽的智障08-17 19:23
亞爾斯特
白楊,你的人生有夠辛苦的,不過好在有遇到項羽他們

08-17 18:12

Luis
神崎:放心吧,更苦的才正要開始(拍肩
楊:怕08-17 19:24
邪惡秋雨
經過兩星期後 終於看到新片ㄌ 這篇也有九把刀小說的元素 是該找時間讀一下ㄌ
這兩星期對我來說真像走在無盡砂漠似的(?

08-17 18:28

Luis
找點樂趣幹08-17 19:24
亞爾斯特
項羽,你到底要被掐幾次?

08-17 18:47

Luis
神崎:掐到他忘記那天的事為止
項羽:%%#!@##!(口吐白沫08-17 19:25
三味和語
「我命由我不由天,從現在開始,我的命運…由我來選擇!」白楊深吸一口氣

項羽:神崎你看,這個叔叔怪怪的
神崎:噓~別看

08-17 19:02

Luis
白楊:我才比你大兩歲而已啊 叔個熊貓啊08-17 19:26
fakeITMan424
獵命!!!
看到第一眼就想到複製體

08-17 19:09

Luis
此時遠在惡魔隊的複製羽:安靜,吵到我下戰祺了08-17 19:27
Edward0717
色狼命格?

08-17 19:15

Luis
電車X漢。。。之類的08-17 19:27
邪惡秋雨
就是太多樂趣了 玩過一遍又一遍才感到無味 我等的就是你的新文啊
沒了你我該怎辦(沒有BL意味

08-17 19:30

Luis
多了08-17 19:39
亞爾斯特
等等,就這個局面來看,最正常的人應該是神崎,別問我為什麼?她除了超智力與基因所以外就是個普通人,什麼時候來個強化呢?

08-17 19:36

Luis
明天吧(?08-17 20:07
亞爾斯特
話說回來,白楊可以把對方的命格搶過來嗎?

08-17 19:37

Luis
可以08-17 20:07
悠傑
項羽:趕快看看我的命格是什麼?
白楊:讓我看看...誒?幸運色狼?!
神崎:啊啊啊啊啊(掐

08-17 19:42

Luis
系統提示:神崎已獲得新能力:勒頸神功,對項羽使用效果提升300%08-17 20:08
亞爾斯特
項羽又被掐了,太沒人性了!

08-17 20:11

Luis
羽:#$@#$@%︿&$08-17 21:29
青蛙子
我命由我不由天,這句話是真的讓人感慨。連古代皇帝都要自稱天子,用天命來說明自己統治的正當性。連萬人之上的人都沒法大聲的說出這句話來。

08-17 21:05

Luis
中洲眾人表示:革命!革命!革~命!08-17 21:30
顎大嬸
白楊:我命由我不由天!!!!!!!!!!!
藏鏡人:誰叫我!!!!!!!!
白楊:......沒..沒.....事

08-17 22:30

Luis
作者:聽說。。。你想自己掌控命運是吧(´・ω・`)08-17 22:56
白煌羽
喔喔
作者你知道這集的標題是排在中二句子排行榜前十嗎

08-17 23:00

Luis
那其他九句是什麼(´・ω・`)08-17 23:16
モティ
只能帶神崎上車了..(ry

08-18 00:42

Luis
老司機發車08-18 12:24
青藍雨天
華麗的特效啊(嘆

08-18 10:29

Luis
經費持續燃燒08-18 12:24
北極熊
你的命歸我

08-18 10:50

Luis
供三小08-18 12:24
亞爾斯特
神崎有看死神嗎?(有藍染的感覺)

08-18 12:41

Luis
神崎:小孩子才看卡通08-18 12:46
亞爾斯特
項先生,你剩下的一萬點該怎麼辦呢?

08-18 12:51

Luis
項羽:全部拿去換體力增強劑X跟超級媚藥!
雨情:怕08-18 13:08
Bruce
命格啊,感覺會牽扯到惡魔隊的命格
或許會出現有趣的發展呢

08-18 13:00

Luis
[e24]08-18 13:08
羅不是那個拔
獵命師有出遊戲欸,之前玩了一陣子

08-19 20:32

Luis
好玩嗎?還是糞game?08-19 20:57
亞爾斯特
白楊,改變中州隊的命運吧!

09-08 14: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iscord推廣串...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padadante大家
<<我只是想做一名普通人!!!>>更新了!! 大家也過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9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