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末世求生手札】 32 文史工作者

作者:鐵十字飛鷹│2019-08-17 17:45:12│贊助:1,132│人氣:314
  *第三十一回:咱們外勘小隊與原住民獵師-塔妮芙同行,靠著她靈敏的聽力而找到了被當地幫派-車頭盟綁在電線桿上誘騙旅人救助的少年記者-蔡視淵,在他答應提供情報後,一行人決定前往他的藏身處

沒看過的朋友建議各位可以先從【第一篇】入手喔



  諸羅市的道路系統鳥瞰就像是一個國中生打瞌睡畫歪的八邊形,避開過於寬敞的省籍道路,市民在小巷堆砌的廢車阻體與樓房之間澆鑄水泥,圈起生活區與車站。


  少年,或許我該稱他為蔡視淵,就像一個平凡的廢土居民,他的視線不敢對上裝甲步兵肩上那挺閃著寒光的通用機槍,只敢偶爾用眼角餘光回望走在隊伍中間偶爾閒聊的兩位女孩子,他當時盲目喝斥土匪的愚蠢或許是死到臨頭的無力反咬,就像被逼到牆角的貓,死到臨頭也要伸出爪子噁心敵人一番。


  他的背影太過近似以身試法的記者,反倒讓我有些懷念起童年的高港,那仍是個報章雜誌群魔亂舞的年代,相機、紙張、筆,唇槍舌彈是記者唯一能依靠的武器,自治警也曾有一些真正滿腔抱負的記者,他們揪出蛀蟲,無情批鬥自治警的腐敗。


  然後……然後他們就死掉了。


  自治警整肅了所有出版社,不屈服於維穩政策的出版社大多選擇暗著私辦地下電台,深夜廣播什麼的,大膽敢言的〈自強晚安報〉撐過十一月起義,甚至獲得了十一月起義調查委員會的相關報導權,自治警高層意識到了戒嚴令的失敗,向民間媒體示好也就只是為了挽回民心的妥協。


  最後大總統把傾權派大部分貪官藉這次機會全數肅清,這個可怕、物盡其用的老人獻祭了整個社民黨的人命完成了社民黨創黨以來便提倡的目標──反貪,還順便解決了一票反對警權擴大的倡議者。


  不論是不是事實,反正在大總統涼了以前,這些供詞絕不會出現鑽進其他人耳朵裡,因為上個這樣臆測的地下電台,被「洗地」這種髒活刷得乾乾淨淨,我記得……好像是意外火災來著?


  記者暢所欲言的權力源自於政府保護,當連公務員都想回頭幹掉讓人見笑轉生氣的煩人精,他們也就成了破壞秩序的麻煩製造者。


  「記者在廢土不是混口飯吃的好職業,你怎麼想幹這行?」


  「其實我只是跟著我姊在做而已,我平常的工作是幫其他報社寫寫經濟新聞之類的報導,替地方有頭有臉的人寫傳記、編族譜,因為我會認字,也替議會小學的學生上國文課。」


  「你才十七八歲吧,真是了不起。」


  「格……格蕾小姐您過獎了。」


  他尷尬害臊地搔了搔頭「我姐更了不起,她在寫屬於這一代人的斷代史,我們想把廢土發生的故事讓後人知道,但大部分人才不會耐著性子看完起承轉合,他們連字都看不懂,所以──我們會言簡意賅地告訴他們公正客觀的結論是什麼。」


  「車頭盟在我的結論裡……就是下三濫的混蛋。」


  「還挺客觀的。」我聳聳肩,還真公正客觀。


  蔡視淵推開偽裝用的紙箱跟木板,油燈拉扯的陰影在涵洞盡頭的鐵門接縫折出明顯的角度,被突如其來的光源嚇到的老鼠一家急忙鑽回裸露出電線的塑膠管裡。


  「姐!我回來了!我們有客人。」


  「客人?你這蠢小子該不會被車頭盟打得……」


  鐵門的觀察窗緩緩滑開,她倒抽一口氣,紅色的夜視鏡面占據整個觀察窗與她對視,距離近得可以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早安。」


  「咿啊啊啊!」她難堪地失聲飆出尖嗓,踉蹌往後跌到紙箱與報紙堆中,在一陣慌亂中撈到桌上的土製衝鋒槍。


  「拿衝鋒槍指著親屬的救命恩人?諸羅居民的待客之道還真別緻。」


  「文鶇先生!人家夠緊張了,你站後面一點啦。」


  「緊張幹嘛?我看起來像怪物嗎?」


  「你看起來像扛著一把機關槍,根本打不死的小強,後退一點,讓我處理。」


  鐵門彼端的女子收起衝鋒槍,楞著注視這場鬧劇,女偵查兵掀開兜帽露出標誌的臉蛋,微微抬頭而晃動的白銀色短髮讓她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她或多或少因為白髮女孩跟裝甲步兵的互動放下了戒心。


  那是自治警的裝甲步兵?穿著整身戰前裝甲服,靠著完全防禦步槍彈的裝甲跟一挺通用機關槍在廢土橫行無阻的怪物?她甩了甩頭,像是要屏除這種先入為主的想法,自己的弟弟確實沒什麼害怕的表情,蔡視淵歪著臉苦笑,欲言又止,不知道怎麼開口。


  「呃……姐,他們確實挺友善的吧?」


  女子嘆了口氣,起身拍落沾上風衣的灰塵。


  「看來我弟真是中大獎了,剛才失禮了,請進,外面可冷的呢。」


  厚重鐵門吱呀著被拉開,女性堅定的眼神隱藏著仍未消退的疑心,微卷長髮用高馬尾紮著,她的臉龐貼著見紅紗布,醫藥箱還開著,消毒酒精也沒收好,擱在缺了一角的相機旁。


  她踢開散亂紙箱闢出一條通道,儲藏室改建的小避難所空間不大,角落的凌亂辦公桌堆置著報紙、文件,勉強能看見被埋在紙堆之間的筆筒還插著鋼筆,另一邊擺著矮桌跟露出海綿的破爛沙發。


  「感謝祖宗保佑……我還以為……你這個傻小子死定了呢。」她一把拉過蔡視淵的手臂,不顧少年髒兮兮的風衣上留有血漬,一股腦地把他摟進懷裡緊緊扣住腦袋,用拳頭磨擦他的頭髮。


  「姊!客人還在啊!」
  

  「我失禮了,不管怎樣,回來就好,我都已經在想怎麼幫你寫悼文了呢。」


  「各位請坐吧,你們是視淵跟我的恩人,請當自己家吧。」


  她把折疊桌跟沙發上的雜物掃到一旁,招呼我們入座,灑脫氣質就像自治警違禁小說裡的女俠客一樣,舉止颯爽俐落,不下幾刻就從箱子翻出杯子替我們倒茶。


  「我是視淵的姐姐──蔡夙明,謝謝你們救了這個小混蛋,這裡能招待的東西不多,食物只剩下一堆罐頭跟乾糧,彈藥也比不上自治警製造的軍規彈藥,這把槍你們大概也看不上眼吧?」


  「我們沒關係的,只是日行一善而已。」


  「話不能這麼說,要是沒辦法報答恩人,我就真的枉為做人了,謝謝你們救了視淵,要是你們想要不著痕跡地在諸羅待上一陣子,這裡是很好的選擇,不過我們糧食不多就是了。」


  格蕾就像外勘小組的頭頭一樣,坐在中間給人招呼,不過很明顯她還不習慣應付殷勤的慰勞,她像我投以求救的眼神,手上抱著一大堆被硬塞的餅乾盒,我伸手接過盒子擺回桌上。


  「一起用吧,讓你們姐弟倆看著我們吃,我也過意不去。」


  「外勘小組不會久待,而且我們的儲物空間有限,我只是希望獲得情報,例如購買軍火的原住民往哪裡去之類的,你們的報紙有刊登吧?你弟該說的都說完了。」


  「就這點情報?我馬上替你們找出來,但……我可以問問為什麼嗎?」蔡夙明一把抓起餅乾往嘴裡塞,被勾起的記者魂直盯著我瞧。


  「這隻竹蟲在出草。」


  我指著在沙發上扭來扭去的塔妮芙,她大概是這輩子第一次坐沙發,輕搖身子調整屁股位置,挑戰老舊彈簧的極限,被我叫到才不滿地轉過頭鼓起臉頰回嘴。


  「竹逆老木,我是塔妮芙,是全阿里山唯一的女獵師。」


  「誰教妳那樣講話的啦,啊?還想咬我。」我伸手穿過格蕾面前,扯著塔妮芙的臉頰,小嘴亮出皓白虎牙,她使勁甩開我的手,像貓一般發出哈氣聲。
  「你再的啦一次我就咬你!」


  「塔妮芙小姐!妳都快當阿姨的年紀了!文鶇先生你也一樣!能不能安分一點。」


  格蕾把漢人跟聽到「阿姨」兩字氣力全失的原住民擠開,用鐵蓋裝了幾塊餅乾,擱在大腿上享用,原本上挑的眉角也被熱茶跟餅乾的滋味往下放軟了點,她有種神奇的親和力,明明是很溫和的白髮女孩,但就是沒人敢惹她生氣。


  「我該說你們幾個感情很……融洽嗎?」


  「只是文鶇先生的壞習慣而已。」


  蔡夙明翻找辦公桌上灰壓壓的紙堆,最後她的目光落在粉紅便籤上,抽出三卷報刊塞到我們手上,洋洋灑灑的社論、批評、偷拍報導,她拉了張板凳坐在我們面前,雙手撐著腦袋,期待著我們的反應。


  「車頭盟私販精良軍火,執法機關毫無反應」正氣凜然地佔據頭版,估計是遠處拍攝,相機的焦距被拉到極限,可以看到那名原住民男性正拿著武器試瞄的模樣。


  翻開次頁「副議長帶頭沾腥,有婦之夫捲入桃色風暴」,大標下方印刷著副議長把女議員赤裸裸摁在旅館玻璃上磨擦的全版面不雅照,做茶餘飯後的話題真是剛好。


  「你們還真熱衷在揭議會的醜聞。」


  彷彿能聞到旅館裡翻雲覆雨的淫靡鹹魚味,我同格蕾一齊闔上報紙,塔妮芙根本不曉得哪裡是頭版,不對……這傢伙連報紙都是拿反的,看來她會講漢語但看不懂幾個漢字。


  「格蕾,妳的臉跟熟透的番茄一樣喔。」


  「是這張照片太……不知羞恥了。」


  「哈哈哈哈哈,口味重一點才會有人想看嘛,不然車頭盟直接砸了我老家的店,報紙連賣都賣不出去。」


  「聽起來你們捲入了不得了的麻煩裡,怪不得妳這麼懷疑我們。」格蕾清了清嗓門,像是為了抹去頰上未消的嫣紅,輕拍臉頰讓自己清醒。


  「是啊,是我失禮了,前天才有個熟人假借提供躲藏點,想把我們引進死巷圍堵,他失敗後,今早我家就被車頭盟的流氓給砸了,我一聽到小淵回來的時候,我在猜他斷了幾根手指才拱出這裡。」


  「不管在自治警、紅潮還是愛國者眼裡,我們都是白目、不知好歹、沒有羞恥心,還有反政府跟秩序的代名詞,如果說有生命危險的記者是好記者──我跟小淵都超成功的。」


  她掰開鳳梨酥,略帶自豪地把點心送入口中,使了眼神叫一旁的小弟想點什麼來講。


  「在一年前左右,諸羅還是寶島新聞業最興盛的城市,至少有三家大報社跟五來家小報社互相競爭,但現在我們卻像是在逃亡一樣。」


  「逃亡?」 


  「嗯哼。」蔡夙明嚥下嘴裡的點心,仰著翻過身,手臂使勁地伸展,從辦公桌邊角抽出一張照片。


  「箭竹議會議長,鄭大濟。」


  「車頭盟的領頭人,他用買票跟其他骯髒的手段選上箭竹議會議員,不用一年就爬上議長的位置,民警隊的預算都掐在他手上,議會機構根本沒辦法抗衡,那些貪生怕死的地方人士、狗屁條子,有哪個比我們有用?」


  「最後咱們報社就被查水表啦,我們收東西才收到一半,那混蛋養的狗就跑進來撒野,多虧小淵做的陷阱把他們困在門口好一陣子,我才能留下點小傷口從後巷的下水道跑路,好險你們救了他……謝謝。」


  「你們大可撒手不幹,安安分分過活,什麼利益讓你們這麼堅持?」


  「利益?不是那種東西。」


  她搖搖頭,繼續往下說。


  「諸羅雖然沒有北部的醫療資源、中部的迅速發展、也沒有南部自治警強大的戰前科技,但……諸羅是我們爸媽,我們祖父母那代就定居下來的地方。」


  「如果連我們不反抗,誰還會站出來保護自己的家園?雖然這裡的民主跟家家酒一樣,充滿腐敗的官僚跟安逸現狀的愚蠢民眾──但這裡還是我家嘛……。」


  蔡夙明無力地捧著茶杯,斑駁褪色的缺角就像她口中的諸羅,就算有些不完美,她也捨不得丟棄,家園就跟這破玩意兒一樣,高港對我而言也是如此,就算有點破爛,稱不上完美,但至少喝杯茶享受還做得到吧?


  「要是我們放棄,不只我們,我們的下一代就真的一無所有了……很幼稚對吧,理想主義、不秤秤自己有幾斤幾兩,幻想能用微薄的力量改變什麼。」


  「才,才不會呢!要是多一點你們這種想法,世界應該會更好才對,對吧,文鶇先生!」


  我能在妳渴求認同的表情下說出「對」以外的答案嗎?


  「是很幼稚沒錯,但是,會推動歷史進程的絕不是在未死之前,就已經死過無數次的懦夫,人啊……就算掛了,只要能留下一點薪火,人性的意志就會不斷傳承,直到野火燒了整片草原為止。」


  蔡夙明倒抽了口氣,以猛虎落地勢之姿趴在桌上,懇求般地抬頭說道「我……我能寫下來嗎?拜託了,就這句就好,我不會註明是誰在哪兒說的,拜託了!」


  「隨便妳,反正我的垃圾話很多。」


  「嘿,你們稍微安靜一點,那個洞有不尋常的聲音。」


  「聲音?通風口?」


  「鳥群噤聲,不祥的人來了,很多人混雜著狗群,我不清楚有多少隻。」塔妮芙率先站到鐵門側邊,手中的雙管霰彈槍填上土製彈藥,耳朵貼著牆,雙眼不斷游移著。


  「我聽到狗吠聲了,我的老天……你們東西收一收準備走人。」


  我打開機關槍保險,讓鐵門敞開清出一條避難通路。


  「這種犬吠聲我過多久都不會忘,尋血犬從小就在鬥狗場長大,被訓犬士官培育成負責追殺逃兵或戰俘的小怪物,只要兩隻就能跟土狗打得有聲有色的。」


  「為什麼自治警的軍犬會出現在這裡?」


  「天曉得,可能是跟著我們救妳老弟留下的血跡跟過來的。」


  「看來不是善類……又可以出草了是吧?」


  「希望可以和平解決……。」


  「我也不想浪費子彈。」


  我討厭這種窒息般的感覺,彷彿有不明的威脅與我一同在黑暗森林中打挺槍管尋找真相,彷彿一切透過一條不明顯,隨時都有可能隱沒的暗流聯繫在一起。


  為什麼箭竹議會出這種亂子沒人知道?縱然自治警駐紮諸羅的情報單位是無人知曉的影子部隊,但箭竹議會捅出了難解決的簍子,竟然放任黑道透過民主政治的漏洞當上諸羅皇帝,這毫無疑問狠狠賞了自治警政治體系一巴掌。


  我不相信自治警不敢查,要是自治警派出狼人部隊解決這渾球,想想有多少人會支持自治警的觸角滲透這座城市。


  抽風扇的嗡嗡聲混雜著宛如柴薪在火堆中迸裂的劈啪聲,讓人窒息般的氣氛蔓延擴張,就像緊繃的橡皮圈斷裂般,塔妮芙衝向沙發,飛撲撞開通風口下的蔡視淵,一把把他扔出門外。


  「危險!快逃!」


  砰轟──。


  飛騰火舌鑽入室內,火焰瀑布從通風口流洩而下,紙張迅速與流動的烈焰纏綿起舞,我打開茶壺淋濕桌上的報紙,塞給那些沒有新鮮氧氣能用的傢伙,自個兒轉動防毒面具下的氣閥,疏通閉鎖供氧系統。


  「我們的!我們的資料!還有我家的族譜跟牌位!」蔡夙明回過神來脫下風衣,使勁力氣想拍滅纏上蔡家祖宗的烈焰,她眼角的淚水被室內的高溫帶走,格蕾是強拉硬拽才把她拖出門外。


  「笨蛋!妳是想死嗎!」


  「我的資料……我想寫的東西全部……全部……。」


  「沒時間給妳秀秀了,妳還有子彈吧?讓那些已經死過無數次的懦夫踏實上路,我想沒那麼困難。」


  我抽出蔡夙明腰間的土製衝鋒槍,重新塞回她手上,蔡視淵從臨走前搜刮的腰包裡摸出一把改造手槍,充其量是壯壯他們往前走的膽子,真正有戰鬥能力的還是咱們幾個走到哪衰到哪的。


  「你們肯定是燒了很多香,才能遇到一個對文史資料這麼重視的裝甲步兵。」


  我們靠著紀錄傳承一切,不論好壞,不分善惡,這些紀錄象徵著人類所有的本質,生活在地表的億萬生命所堆砌的軌跡。


  連同紀錄一同毀掉,我相信這是比起殺人更嚴重的反人類罪刑,那些混蛋在摧毀「人類」本身,就跟那些五十年前用核彈燒光全世界的王八一樣沒有區別。


  「不過我下次回高港就去大廟拜個好了。」


  「文鶇先生跟傳統信仰,感覺就是絕緣體呢。」


  「最好能保佑我們倆以後可以好運一點,還有就是……。」


  「讓這群渾球下地獄苦可以吃多一點。」





目前可以公開的角色情報
一個整天被上司盧洨的厭世臉
*全武裝版本差分

  作者的話:不是各位讀者你們聽我說,我厚顏無恥拖更一個禮拜那麼久絕對是有原因的天哪繪圖板真好玩(<ゝω・)☆

  這應該是自治警裝甲步兵最後的設定稿了,人造肌肉裝甲服改成藏在防彈材質的橄欖綠作戰服裡,題外話,我一直很想幫自己的小說畫插畫來著,插畫、人設……等等,人設已經快畫完了嘛(,還有配角的坑……沒填完,最……最後可以畫個漫畫嗎∠( ᐛ 」∠)_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83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繪圖|原創角色|插畫|自創

留言共 11 篇留言

ODST
MK3還真的是有夠長 我喜歡 像是現代版的MG42

08-17 18:38

鐵十字飛鷹
除了彈鏈供彈以外,這小傢伙的彈匣座也可以咬合T04突擊步槍的三十發彈匣[e5]或是格蕾手上的T05半自動步槍的15發彈匣都沒有問題的啦[e6]08-17 19:17
邪惡秋雨
屠夫 少女 獵人 小鬼 這個RPG隊伍真特別(?
是說這一期也很精彩 文鶇ㄟ還是很嘴砲 他靠北塔妮芙時我笑翻
最後 總算看到文鶇的全貌了 不過跟我想像的有點不同 我還以為他的外貌
跟黑暗騎士版本裡的雙面人一樣 結果不是啊 不過這樣也好 太過殘缺就不好了

08-17 18:45

鐵十字飛鷹
一個點到狂戰天賦跟裝備有坦克BUFF 一個遠程輸出還把智力拉到滿 一個點了一點點的德魯伊跟遠近皆可的遊俠天賦 然後還有兩個專門拉嘲諷的吟遊詩人∠( ᐛ 」∠)_
咱們上尉就是會走動的政治不正確[e6] 最困擾的事就是喝水要側著腦袋喝(ᐛ)08-17 19:52
FLAG
台中市長?

08-17 18:57

FLAG
台中市長?

08-17 18:57

鐵十字飛鷹
他們才剛到諸羅(嘉義)啦[e6]08-17 19:18
十四
原來我覺得拖更了一個星期不是錯覺啊w(?

08-17 19:12

鐵十字飛鷹
不是 對ㄅ起[e3] https://i.imgur.com/vGwop8u.png08-17 19:35
十四
沒關係。對了,圖還蠻好看的w

08-17 19:37

鐵十字飛鷹
感謝支持[e5] 希望畫工可以更進步一點[e6]08-18 01:48
邪惡秋雨
自治警配備裡沒發吸管嗎(大誤
是說文鶇這樣只能用左半臉吃飯喝水ㄌ

08-17 20:39

鐵十字飛鷹
學長用過的陳年公發吸管(X  應該沒有這種東西啦∠( ᐛ 」∠)_08-18 01:49
神滅
有點像異塵3-新維加斯的動力裝甲
不過感覺內文婊了不少現實政治人物
確定不會被查水表?

08-18 00:03

鐵十字飛鷹
敝人一直以來都是抱著用幽默諷刺沖淡歷史殘酷的心情下去寫作的[e6]
當代小人物的掙扎,不得已的妥協,各方勢力間的角逐,我很想寫出這種作品(迫真
而且我相信憲兵隊應該是不會逼我食普洱茶磚啦,又不是自治警∠( ᐛ 」∠)_08-18 01:54
邪惡秋雨
學長用過的陳年公發吸管....你這句讓我想起我在10多年前退伍時對學弟開的玩笑wwww
好啦 反正這對嘴砲狼人是小事 不妨礙他殺人吃飯的

08-18 01:59

鐵十字飛鷹
在陰間打滾過的看求生手札大概會很感慨[e5](?08-18 17:38
絕望沙士米
繼續GP
然後 抓BUG:重大獎

08-18 10:48

鐵十字飛鷹
感謝除錯[e5]08-18 17:37
SZ
期待下次的人設圖
嘴巴少了半邊口水不會流出來嗎XD
還有小淵的名字是哪個ㄕˋ啊,出現了三個(視、識、式)我都搞矇了

08-18 16:40

鐵十字飛鷹
視[e3] 我發現我打人名很容易被輸入法騙走[e3]08-18 17: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abcd33308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末世求生... 後一篇:末世求生手札  每天早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son0816021親愛的大家
小屋新增最近畫完的碧藍幻想作品 有空歡迎來看看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6618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