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六千字短篇《核爆末世:石心堅強》

作者:吟月氏樹海│2019-08-16 20:21:43│贊助:32│人氣:110
  自由象限活動第三輪單元故事《核爆末世:石心堅強
  
  前言:
  
  這是一份寫作同好公會裡的練習。大致流程是在核爆末日的這個固定背景下抽一份題目,開給自願者創作自己喜歡的故事。
  一篇末日後的日常生態、一份小小單元劇,還請鑑賞。
  
  
  固定背景:核爆末日的百年以後
  【本輪題目一個小嬰兒、小熊玩偶、差點被刀捅死
  
  
  以下正文:
  --------------------------------------------------
  絢麗奪目的陽光穿透灰雲,斜斜的打進城牆裡,打在城內裝飾用的藍色石磚、也打在滿街屋簷下的藍石浮雕上。
  
  當陽光灑在平整的柏油路旁,那些有著湛藍色的碎石小道時,整座城市都發螢藍色的微光,就像是童話故事裡的情境一樣,夢幻絢麗。
  
  可在核彈洗地以後的這個末日世界裡,童話仍然只是童話故事,一切人類社會的建設裡由終歸還是出自於實用價值。
  
  這種深淺不一的藍色石子,是這片城市在末日過後出現的新型礦物,也是這座人類聚集地之所以能夠頑強豎立的理由。
  
  它和這個世界沒有在核子彈下直接焚毀的所有物品一樣,會釋放輻射使週遭的生物衰變和變異。
  
  但和森林樹木、河底卵石、空氣粉塵所散發的波動性輻射不同,這種名為冰藍石的礦石能散發出輻射類型足夠穩定,強度在不同環境下常年一致。
  
  除此之外,大量的冰藍石還能夠削弱其他的輻射源,把其他更高強度的輻射壓縮下去,使人類能夠生存在高輻射的水源附近。
  
  這兩個特點,使冰藍石週遭生物的衰變速度能夠恆定下來,也使不安的人心得到一絲安穩,在混亂不堪的末日裡成為人類建構秩序的一份基石。
  
  「它蠶食著我們的健康,卻能延續人類的生命。」
  
  短髮青年站在一座倉庫的大門前,手裡把玩著一顆晶瑩圓潤的冰藍石別針,嘴裡喃喃自語。
  
  「如果說,末日後的人類需要一個精神信標,去錨定活著的意義、去團結那些沮喪徬徨又疲憊迷惘的人心......那麼在石心生存區裡,我們的信標就是這顆冰藍石。」
  
  迎著倉庫大門開啟的微風,青年隨意套在身上的襯衫下擺便向後飛舞,舞出一片騷氣十足的淺綠色光影。
  
  「哎呀呀!應該要扣個扣子才對......」
  
  嘴裡這麼說著,可青年的表情卻很明顯的告訴在場的其他人,其實他非常享受這個耍帥的過程。
  
  「緝穀大師,您在說什麼?我們要開始點貨入庫了嗎?」
  
  一旁的副官向青年敬禮,逕直打斷了青年自我陶醉的氛圍。
  
  「真是不解風情......」
  
  青年嘴上叨唸,把冰藍石別針別回自己的袖口,聳著肩,倒也沒對他的副官有什麼走心的埋怨。
  
  「算了,聽我說!現在開始入庫吧!」
  
  吸上一口混濁的空氣,他揮了揮手,讓眼前的人流開始運作。
  
  一箱又一箱外盒貼著植物名稱的麻袋和紙箱從貨車上卸下,由職員拆開包裝、稱取重量,粗略的翻看檢視之後,再封上公有糧倉的封條等待簽核。
  
  花費著運貨農工和公務職員至少十人以上的流水線在青年面前一字展開,足足有著四條同時運作。
  
  青年很是愜意的斜靠在倉庫鐵門上,倒是他的副官,東撇一眼、西撇一眼的看著檢貨線上行雲流水的操作,每個舉動都洩漏著不自在的心思。
  
  「你在忙什麼啊?什麼時候你也長了緝穀犬的鼻子嗎?」
  
  伸手搭上副官的肩膀,青年斜著嘴露出一對尖銳的犬齒,揶揄的輕笑。
  
  他是一般老百姓眼中的緝穀師、副官和下屬尊稱的緝穀大師,不過他自己更喜歡的稱呼,還是商行負責人和走私犯們暗地裡叫他的「緝穀犬」。
  
  那些經濟犯恨得牙癢癢,暗地裡咒罵著卻又拿他沒輒的樣子,總是能讓這個風騷青年感到全身全心的滿足快樂。
  
  「我給你示範一下。」
  
  這是一種追蹤穀物和糧食犯罪的外勤職業,也可以是管理糧倉和協助農務的管理人員。理由來自青年身上感知植物的身體變異。
  
  在這個核彈洗地以後的末日時光裡,扛不住輻射的都醜陋畸形的死去了,而剩下存活著的餘生者......也是滿身病痛和變異。
  
  有些人外觀上就是一身惡臭的畸形肉瘤,有些人的病變則是內隱在皮膚之下,無聲無息的削弱著一個人生存的健康和快樂。緝穀師就是其中之一。
  
  不過他們的基因畸變,很幸運的至少還算是有點實際用處。
  
  「那箱正在點收的穀物是上週採收的帶殼啤麥,胚芽部位的生命感很新鮮,麥身的形狀很圓很漂亮,麥粒和麥殼的間距聽起來適合免脫殼的燉煮吃法。」
  
  「然後稍微聞一下,整顆麥粒都散發比往年多了一成吸收水量的澎潤氣味。」
  
  他們對植物有著恐怖的感知能力,即使距離著好一段空間、即使沒擺出仔細觀看的架勢,青年也能清楚辨認職員面前的穀物狀態。
  
  「所以......」
  
  他搭著副官的肩膀,走近他指向的那箱褐黃啤麥。
  
  「很可惜曬的還不夠乾,已經有些黴菌趴在上面開派對囉!」
  
  「嘿,你!這十箱跟那十箱都一樣拒收,回去跟你家老闆說多曬個兩天太陽再拿來。」
  
  接過公務職員手上的簽核表,青年熟練的劃掉兩行待簽名錄,指示商行的工人紀錄他的評語。
  
  「怎麼樣?可以感覺到我說的東西嗎?新一代的緝穀小狗狗?」
  
  當青年再次單手搭上副官的衣肩,幹練的氣息就從他身上消失不見。
  
  「不不不!大師剛才說的,我一點也沒有感覺出來。我……我可完全沒有緝穀的天份。」
  
  副官連忙甩手,無鬍的瘦臉上滿是慌張。
  
  「嗯?那就對了嘛!你又沒有任務,幹嘛這麼拘謹呢?」
  
  一拳輕捶在副官的上臂外側,青年藉著反作用力散漫的躺倒在一張柔軟的毛椅上。
  
  「上面給你什麼指令,你再照做就好了唄!我這裡很清閒的。」
  
  「不然我給你個任務,你去跟我那個護衛——影子說說話,看他到底怎麼樣才會多說幾句話,如何?」
  
  青年指著兩人身後的黑色身影,賊賊的抬動眉毛。
  
  這個筋肉糾結的壯漢從倉庫大門開啟之前,就一直不發一語的站在那裡。
  
  「這......影子先生?」
  
  完全無視副官的招呼,他是一個優秀的保鏢,一位沉默到近似聾啞的專業衛士。
  
  ※
  
  一臺外型亮麗的潔白廂型車行駛在寬敞的柏油路上,在壓過路面交錯著的晶藍色碎石時稍有顛頗,可精良的避震軸紐消彌了所有起伏,讓車輛得以舒適又安靜的駛過熱鬧城區,向著城郊而去。
  
  「怎麼還一臉愁苦的樣子?沒事做這麼讓你苦惱嗎?」
  
  青年悠閒的癱坐在車墊上,對著副官輕聲訕笑。
  
  「不是啦!我只是在想......在想大師的工作我能幫些什麼......」
  
  副官被問的有些愣,一句話坑坑巴巴的,好一會才說完。
  
  「你這傻小子,這不就是換句話說而已嗎?」
  
  所以他馬上就收到青年的一個靈活白眼。
  
  「好啦!其實我也挺在意你的感受。」
  
  青年從車椅背的口袋掏裡出一袋暗紅色的綜合堅果。這是一份處方箋,是為了壓制他體內臟器經常性出血的處方食品。
  
  「真頭痛阿!都已經被轉內勤了,還要忽然發一個副官?我嘛!也不知道上面在發什麼瘋......」
  
  皺著眉頭抱怨,青年撥開袋子的封口,讓堅果的濃厚苦味在車廂裡瀰漫開來。
  
  「剛剛在倉庫你應該看得出來,我手下的人力一樣是有些過剩。四個小時就結束這個城區半個月的點收,那些職員過得是越來越輕鬆囉!」
  
  隨著青年從袋子裡拾起堅果,車箱裡烘烤過的乾澀苦味越發鮮明,連一旁的副官都覺得喉嚨有些湧動反胃。
  
  而青年,更是能夠可以清楚的看見皮膚收的極緊,脖子上的汗毛就像刺蝟一樣豎得筆直。
  
  這份堅果,並不只是百年核災前那種普通的苦。
  
  「影子這傢伙不只長的壯,還真的很能打。當我的保鏢根本是大材小用。」
  
  不過青年並沒有什麼反應,反而是輕鬆的指著同樣面無表情的護衛。
  
  「職員啊、保鏢、你,甚至司機還有這台車,都是最近才出現在我身邊。上面塞一堆人給我清閒養老的意圖,很明顯對吧?」
  
  他翹著腳,隨意的就把堅果往嘴裡扔,就好像他嚼動吐息時散發的濃烈苦味根本不存在一樣。
  
  這讓副官陷入了沉思。
  
  不過還沒讓他琢磨透,青年就扔開核果袋,一抖身子跳了起來,動作迅速的打開車門。
  
  「先下車,這裡堵人了。」
  
  當副官隨著青年跳下車,看見的是一群手持刀具的便衣民眾群聚,阻攔著一行文官隊伍的情境。
  
  一般的便服民眾圍堵著手握權力的行政文官?這讓副官有些難以置信。
  
  而那群身穿文官制服的年輕人也同樣看到了他們,很快便一臉興奮的跑來向青年報告。
  
  「長官!今天來了一個男性嬰兒和他十歲的姐姐,從南方已經登記覆滅的生存區來的。」
  
  文官簡要的報告著。
  
  不過早在青年看見這行文官圍繞著的小女孩,看見這個年幼女童手中的嬰兒時,他就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看過嬰兒藤的資料吧?」
  
  他仰頭,斜斜瞥向自己的副官,打了個響指。
  
  「是!來找大師報到之前,督導有給我一份檔案。」
  
  像是早就準備在身邊,副官迅捷的掏出一張檔案紙,上面寫著:
  
  「變異檔案:嬰兒藤
  
   物件敘述:變異植物。
  
   特徵一:受到多次斷裂傷害以後,伸出彈性藤蔓包裹敵人、韌性藤蔓絞碎物件。
  
   特徵二:釋放鳳梨味毒氣。毒氣效果有高效麻醉效果。進入生物體內後,造成腐爛效果並散發廣義認知的腐魚臭味。
  
   特徵四:植物種子依照周邊生物種類,轉變為該生物的幼體模樣,誘發生物的育兒母性而攜離原生地,得以傳播至遠方。
  
   特徵五:該植物生物體內的液體進入動物傷口以後,將使動物組織高速腐爛。
  
   建議措施:
  
   措施一:該生物毒氣透過影響呼吸系統來造成麻痺及腐蝕效果,可以藉由生物血液及組織液掩住口鼻,有效阻擋毒氣進入呼吸道。其原理待研究。
  
   措施二:「動物溝通師」與「緝穀師」系列職業的靈長類畸變部位,對該植物毒氣有優良的阻擋效果。
  
   措施三:該植物極度懼怕XXX的XXX,建議將新鮮的XXX切碎、XXX後,可以輕鬆消滅該植物體。
  
   (XXX:閱讀權限不足)
  
  當副官秀出這張印著官鑑的檔案,當青年看見檔案裡的權限不足,他抬高了眉頭,有些了然。
  
  不過紙上其餘的內容,青年早已滾瓜爛熟。
  
  他用下巴指了指騷亂的群眾,說:
  
  「那你現在見識到它帶來的恐慌了。」
  
  話都還沒說完整,躁動的民眾就已經按耐不住,他們揮舞著長柄鐮刀和尖銳長矛,一步一步的逼近文官。
  
  「交出那個怪物!」
  
  他們紅著眼大吼,已經認定女童手上的嬰兒就是變異植物。
  
  「殺死那個嬰兒!」
  
  就算嘴裡仍喊著嬰兒的,也是低沉著嗓音、狀若瘋魔。
  
  「從藤蔓裡長出來的惡魔,必須毀滅!」
  
  他們一步一步逼近那個女孩,凶狠的逼退了不擅武力的文職小官,也讓這個緊緊抱著小熊玩偶和嬌小嬰兒的女孩向後退縮。
  
  腳步踉蹌,一臉徬徨無助的抱著她僅有的寶物。但即使在這種時候,女孩仍然保存著些許的優雅儀態,即使面帶恐懼、還是勇敢的直面著暴民。
  
  青年向著人群的方向啐了一口唾沫,嫌惡的擺手,說:
  
  「要不是生存區裡禁槍……影子,揍一輪丟出去。」
  
  他最後的語助詞還沒說完,站立一旁的影子就衝了出去。
  
  就如青年在車上所說,影子的武藝很高,面對軍武人員評價如此,對付一般民眾那自然是行雲流水。
  
  在副官的眼中,這群暴民的肢體就像自己湊到影子的拳下一樣,一拳一掌,就是一個從憤怒的前撲變成倒地哀嚎的步驟。
  
  可青年並不屑在意,他走向女孩,在周圍文官一致的敬禮下,兩腳一張就蹲到她的面前。
  
  「一路過來,很辛苦吧?放心,苦難已經告一個段落了。」
  
  他陽光的笑著,一掃副官面前的痞樣,輕柔的撫摸著女孩滿是風沙的頭髮。
  
  「先跟哥哥住個幾天,熟悉一下環境,之後給你們找個好家庭。」
  
  他蠻橫的這麼說,一眼瞪開旁邊欲言又止的文官領頭。
  
  「或者......你想要自立自強也可以。」
  
  青年觀察著女孩有些彆扭的表情,話鋒一轉,才讓女孩開始好奇,態度逐漸鬆軟。
  
  「雖然找工作的路上可能不太順利,但至少我能借你一間足夠溫暖的小窩。」
  
  他斜嘴壞笑,一把將女孩抱起。
  
  「又或者......你想和與你相似命運的人聚在一起,我也有經營一個孤兒之家。」
  
  單手馱起瘦弱的女孩,青年輕輕拍開她腿上一片又一片結了塊的泥灰。
  
  「人不多,但是互相理解、一起努力的時候,會比你現在為了弟弟而獨自對抗整個世界的感覺,好上很多很多。」
  
  明顯感覺到女孩的動心,青年滿心愉悅的走向原先被群眾堵住的大門。
  
  「我是緝穀師。沒人能比我更清楚,你弟弟不是嬰兒藤。」
  
  他可是植物的專家,也實際感受過嬰兒藤的特徵。
  
  早在青年從車上第一眼看見這個小嬰兒的時候,他就能確定這名男嬰屬於動物界。
  
  而女孩似乎知道些什麼,當緝穀師三字一出,女孩便直接軟在了青年的懷裡。
  
  「在我眼皮子底下,沒有人能毫髮無傷的欺負你。」
  
  踏在群眾紛亂的腳印上,青年說的很豪氣。
  
  「大哥哥,我好睏......」
  
  放下戒心的女孩瞇上眼睛,連說話都開始有氣無力。
  
  「睡吧!睡吧!辛苦了你,好好睡一覺。」
  
  青年一臉疼惜的捧著女孩,穩健的踏著不起顛頗的輕柔腳步,哼著安眠的小曲走進溫暖的室內。
  
  ※
  
  漆黑的夜裡,細細的一挽新月散發微光,穿過妝點著冰藍色原礦的玻璃窗,寧照在溫度合宜的臥房。涼風輕撫著庭院裡的桑樹,讓細小的桑葉互相摩擦,沙沙作響。
  
  女孩忽然驚醒,額頭上滲著來自惡夢的冷汗。
  
  她緊緊的抱著手中的布偶,把自己埋進小熊布偶大大的軀幹裡,才稍微緩下猛烈跳動的心臟。
  
  摸了摸自己身處的柔軟床鋪,摸了摸弟弟的迷你小手,女孩感受著溫暖的氣息,思考許久。
  
  然後她靜悄悄的坐起身子,探頭看向房間裡的另一扇大床、盯著那名熟睡的綠衣青年。
  
  他張開雙手,整個人呈現大字型的睡著,時不時的抓撓幾下胸膛,然後繼續沉睡。
  
  女孩一動也不動的看向青年,仔細看著窗簾的陰影受著微風吹拂而在青年身上流竄的模樣。
  
  等到一片烏雲遮蔽了月光,女孩才撥開弟弟的手指,提著小熊玩偶爬下床鋪。
  
  在床前,她怯生生的拔開玩偶的尾巴,從玩偶的內部抽出一把短刀,把銀色刀鋒隱匿在黑暗之中。
  
  女孩有些躊躇的來回踱了兩步路,然後握緊刀柄,踏著小小的步伐向著青年的方向衝去。
  
  「不!停下。」
  
  看到這一幕,早就被翻身聲吵醒的青年急忙大喊。
  
  這一聲大喊嚇得女孩跌坐在地,手上的刀滑脫了半截,驚慌失措的張著嘴巴。
  
  不過青年的急喝並不是為了喝止她,而是為了制止女孩背後的高大身影。
  
  即使女孩已經坐到了地上,影子的刀鋒也沒有離開她的後頸半吋。
  
  差點被刀捅死的不是青年,而是這個猶疑不定的女孩。如同影子般的護衛一直都在她身後,從她從玩偶尾巴拔出短刀的那一刻就一直都在。
  
  當女孩也意識到這個事實以後,房間內一片沉默。
  
  「所以,為什麼呢?」
  
  作為唯一能動作的人,青年一如往常的散漫,他慢悠悠的下床,踱步到女孩前,直面她臉上交錯的恐懼和懊悔,悠哉灑脫的發問。
  
  「別緊張、別緊張,你肯定有自己的理由,對吧?」
  
  他聳肩,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在短絨毛毯上與嬌小的女孩相對而視。
  
  於是女孩更加懊悔,像是害怕燙傷一樣將虛握在短刀上的手鬆開,任憑鋒利的刃口深深的陷入地毯之中。
  
  「我......我......」
  
  小女孩再也維持不住高雅的儀態,恐慌的哽咽著。
  
  「影子你去旁邊,去去!別再嚇小孩了。」
  
  青年揮揮手,讓影子收起警戒、拔出一旁的短刀,退立房門。
  
  女孩掏出一份紙卷,上面簽核著南方那座生存區副總管的名字,內容是嬰兒藤的資料。
  
  前大半和青年副官手裡的內容一樣,但不同的是,原本權限不足的項目在女孩的手裡一覽無遺:
  
  「措施三:該植物極度懼怕緝穀師的大腦組織,建議將新鮮的緝穀師大腦組織切碎、攪拌稀釋成3%的溶液後,可以輕鬆消滅該植物體。」
  
  女孩像是豁出去的賭徒,伸手討向青年。
  
  「我想要你的腦漿。」
  
  她說的坦然。
  
  「我想跟大家證明弟弟他就是人類。才不是什麼嬰兒藤,就是正常的人類而已啊!」
  
  她憋著眼角的淚光,隨著話語吐出滿腔的悲怨。
  
  「傻孩子,你這樣做......只會讓人更不願意接近你和你弟弟啊!」
  
  而此時的青年仍然像初次見面時那樣,語氣滿是溫暖的疼惜。
  
  「可是......」
  
  她努著嘴想辯解什麼,不過小小手臂晃呀晃,一句話都沒講出來。
  
  「你想想嘛!要證明你手裡的腦漿是什麼,就一定得提到我,對吧?」
  
  他指著自己的腦袋,像是麵包超人一樣說著自己的身體部位。
  
  「就算在這些混亂又罪惡的城市之間,刺殺官職和忘恩負義的惡名都會讓你過得很累、很辛苦。」
  
  因為他很在意女孩的未來。
  
  「而且阿......跟你說個秘密。」
  
  他把身子向前挪了挪,低著頭、一臉神秘。
  
  「看到那個叔叔身上的背包了嗎?那個啊,其實是很高科技的霧化器喔!」
  
  伸手指向在一旁警戒的影子,他欽佩的點著頭。
  
  「假如哪天生存區裡真的出現了嬰兒藤,那個黑黑的叔叔就會在第一時間撬開我的腦殼,用背包裡的工具把我的腦漿做成霧氣,解決嬰兒藤的危機。」
  
  青年很坦然,說話的姿態就和女孩第一次看見的時候一樣輕鬆。
  
  「所以啦,我的腦袋可不能給你喔!它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寶物呢!」
  
  在抿緊了嘴唇的女孩面前,青年用指尖點著自己的太陽穴,把犧牲說的很簡單。
  
  「大哥哥,不害怕嗎?」
  
  緊盯著青年輕鬆寫意的側臉,女孩用短短的手掌抓住青年的兩根手指。
  
  「怎麼會?哈,能保護像你這樣的可愛孩子,是很滿足的。」
  
  他笑的很愕然,就像是從沒考慮過其他選擇一樣。
  
  「緝穀這件事就像這顆海藍石一樣,雖然……蠶食著我們的健康,卻能延續人類的壽命。」
  
  秀了秀袖口別著的冰藍石,青年用榮耀的語氣說著自己。
  
  「放心,你們在這裡都會有一席之地的。不是跟你說了嗎?在我眼皮子底下,沒有人能毫髮無傷的欺負你。」
  
  在眼淚掉下來之前,青年就已經用手背拭去女孩的淚水。
  
  「沒什麼大不了的、沒什麼大不了的,繼續睡吧!睡飽了才有精神去活得開心快樂。」
  
  用精實的雙臂抱起女孩,慢慢的托在溫暖的肩窩處,青年溫柔的哄著,直到餘泣不止的女孩逐漸墜入夢鄉。
  
  
  
  --------------------------------------------------
  後記:
  
  既第一篇之後,這第二篇故事正向了些,補點溫暖人情、補點萌萌蘿莉。
  
  考慮來考慮去,還是決定不給綠衣青年名字,無名英雄就很夠了。
  
  下回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74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核爆末世|吟月氏樹海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CapyzZ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九千字短篇《海色葬禮上的... 後一篇:極短單元劇《核爆末世: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y369巴友們
小屋繪圖更新囉 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