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2 GP

[達人專欄] 污點與霸凌

作者:玄鳴神一│2019-08-15 13:16:29│贊助:182│人氣:2143
與工作前相比,我確實是堅強多了,職場對應的訓練和獨立執業的醫療環境,真的會紮實鍛鍊一個人。跟家屬起糾紛、匿名漫罵、網路霸凌等等,這些我都親身遇過。先來說三個故事。

在我國小時,班上排擠了一位體味很重的同學。畢業旅行時,沒有人願意坐在他旁邊吃飯。導師看到了這件事情,湊到旁邊跟我說,「你可以去坐在他的旁邊嗎?」我當下也答應了,那麼你問我,我最後有沒有變成下個被霸凌的對象?很幸運的,我沒有。可能是我和大家相處融洽,他們也知道是老師刻意安排,所以這件事就這麽過去了。

國中時,因為是音樂班的關係,班上女生很多。所以,有些奇奇怪怪的謠傳也時有所聞。可能你今天聽到哪個人行為不檢點、言行失德,過幾天那個人的周圍就少了很多人。我算是作壁上觀的人吧,我只知道讀書、也只會讀書,所以很多都是聽到的,然後默默看到被霸凌的人,在下課時獨自坐在椅子上哭泣。

高中時,班上有一位行為特別的同學(我大學後在醫院實習時回顧這段,才知道他很有可能是ASD,也就是泛自閉症類別障礙)。他在學校會做出一些不能被常人理解的行為,例如突然脫下襪子摳腳指、講話常引人誤會。我們那學期體育課有舞蹈的課程,主要是跳華爾滋(因應學校舉辦的春季舞會),沒人願意和他一起跳,可是分數卻是兩人一組算的。老師見我下課最後離開,「拜託」我去跟那位同學跳,我沒有推辭便跳了,方便老師給分數。

其實這些故事,都在講「霸凌」這件事情。因為被霸凌的人身上,都有得罪他人的地方。你可以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可是換句話說,「他的可恨之處,是否值得訴諸於群眾暴力來解決呢?」思考這個問題,其實是很沉重的。

從我攻讀溝通障礙學這門學問以來,臨床執業時遇到的主訴多半是家屬擔心「他不會說話」、「他話講不清楚也講不好」、「我怕他被貼標籤」、「我擔心他被霸凌的狀況變多」,甚至有個家屬紅著眼眶跟我說:「他在學校出事時,他不懂怎麼跟老師說清楚前因後果,結果風向變成全都是他的問題。」這些主訴只是冰山一角,我要探究的便是每一個主訴背後的原因。每每拆開來,心就會如刀割裂數次。明明我不是當事人,我卻有很深刻的悲傷。這就是我每天的工作,反覆聽、重複聽、以筆記錄下來,一個個案即是一個家庭、一篇故事,我不能迴避、我有責任協助他們解決。

當討厭你的人,他知道你的污點,並且你還活在這個世界上,他就不會有罷手攻擊你的一刻。可能出自於人類演化以來尚未被天擇掉的恐懼情緒吧?你對他來說,是個威脅,所以本能式的,他必須你過得比他差、他必須你凋零、他必須你死,必定要有非黑及白的結果。或許,真要遇上《楊又穎自殺事件》、《高中女遭霸凌跳樓》,非得要有人死了,才能以血「告慰」這些霸凌者吧?誰知道正義來時,死的竟是受霸凌的人。

我坦白說,我是個有污點的人,這點我並不避諱。你若問起我是不是個罪人,我會像保羅一樣坦白且卑微地告訴你,我是個罪孽深重的人,我犯過許多的錯、我並不比其他人聖潔。那麼,我反問,當匿名者躲在螢幕後面,不斷拿你的污點來攻擊你,認為你不配得、認為你的過去該被眾人圍剿、認為你名聲臭、雙面又噁心、假好心⋯⋯你說,這些攻擊的人,就是正義嗎?那躲在螢幕背後的人,他(或他們)之所以這樣做的根本動機,又是什麼呢?

我們都要誠實面對自己,因為許多難解的答案,都出在自己的身上。可能怕得罪人而跟風成為霸凌者、可能因為誤會、可能因為自卑、可能因為固執、可能因為看不慣又放不下、可能因為自身境遇何其悲慘、可能遇上「憑什麼比我好」的人⋯⋯。可是,當我們終於能夠面對自己每一個行為背後的動機,這社會就能少掉許多迷惘和受傷的人,我們也才不會把自己所受的傷,肆無忌憚的轉嫁到他人身上。以上,這是我一個罪人的告白。

你心裡面公平正義的標準是什麼呢?你生命中的掙扎與汙點又是什麼呢?

Ps. 題外話,這幾天我收到縣府來的公文,下週要以講師的身分,出席一場家暴課的安置會議。若有什麼心得,再和你們分享。謝謝你們包容我話多。

Bevely Sills-美國知名女高音
圖|D.K.
字|D.K.


【珍重提醒,如果你覺得活不下去了,請給自己在一次機會請求協助。】
  • 拒絕暴力 請撥打113
  • 反霸凌專線:0800-200-885
  • 尊重身體自主權 請撥打113、110
  •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960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語言治療|隨心所談

留言共 20 篇留言

陳董怪叔叔
講得真不錯,不過如果我被霸凌的話,我通常會扁回去。

08-15 13:41

玄鳴神一
那你真的滿勇敢的XDDDD08-17 13:00
包莖粉碎者
打完這篇文章辛苦你了

08-15 13:43

玄鳴神一
不會~能夠把我所學的東西用易懂的語句衛教給大眾知道,我很有成就感!感謝你的回覆呀~~08-17 13:01
喝咖啡的某莫
我認為,人與人之間,尊重是一個很容易被忽視的東西。但我仍然秉持要尊重他人,既使我也被霸凌過。

08-15 13:47

玄鳴神一
這世界上能夠有這樣溫柔想法的人不多,而且隨著年紀成長,許多人都忘了我們都曾犯過錯、也曾渴望被人原諒。我還滿希望在學校體系、職場教育都能有這方面的課程,去教導人善良的價值。08-17 13:03
復活了的Npc
辛苦你了(´;ω;`)

生命是不是本來就是痛苦的?

08-15 13:59

玄鳴神一
謝謝回覆呀!

我認同生命是痛苦的,畢竟我們連生下來都沒人過問我們(當然也無從問起啦)。可是,既然痛苦是全人類共有的經驗,那麼我相信痛苦的存在一定有意義吧~08-17 13:05
害怕(kenny)
寫的很好,辛苦你了( ・ิω・ิ)

08-15 14:11

玄鳴神一
感謝回覆呀~

我們活著都很辛苦,你也加油!08-17 13:06
Xpresso
這種問題真的很難避免,在生物界出現具差異的個體也會出現排擠的現象,人類也只能藉由教育來盡可能迴避。

08-15 15:00

玄鳴神一
教育真的滿重要的。以台灣為例,108年國家編列給教育以及社會福利的預算,就高達總預算的45%。而且每年差不多等是這個數值,所以國家蠻重視這一塊的。目前主要的問題在於「繼續教育」的問題,許多人離開學校後,很難繼續受到相關的教育課程,但教育這件事情卻是終身大事。08-17 13:12
Annabelle
哇賽,我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欸,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衍伸思考:一個人的缺點是否需要我們用暴力來對待,通常我都只停在可憐之人,並沒有再思考下去,這樣的思考方式或許能讓社會更加美好吧。

08-15 15:11

玄鳴神一
很多人是怕不參與其中,甚至持反對立場,結果自己變成下一個被霸凌的目標。這點其實蠻無奈的~但我們只有哪個勇氣去反制霸凌的施暴方嗎?那真的要很勇敢。08-17 13:14
一劍封邪兵燹
我以前有被霸凌過是2位男的一位已經過世了一位不知道如何了.

08-15 16:06

玄鳴神一
逝者已矣⋯⋯願生者平安。08-17 13:15
挺身而出的皮克西斯
大推...污點在就一定會有人當把柄QQQQ

08-15 16:44

玄鳴神一
我有個想法,當別人拿把柄說你到時候,你就一副「哦~你說的都對」的態度試試看XD08-18 22:47
羽尚愛
我覺得這個角度滿多元的,很有可能是孩子成長過程中因為環境要求他必須要有所改變,所以他便會認為改變的部分是每個人都要做到的,就像是遵守禮貌一樣,所以逐漸成為加害人,當然也有同儕之間的影響,或是本身覺得這沒有什麼。從被害者的角度來說,很難去改變這樣的關係,不論外界怎麼幫忙,除非他自己能在班上找到一群人,不然只憑他一人很難做到什麼。有意思的是高中我也見過前兩年被霸凌者,最後一年反而跟班上同學相處最好,其原因是因為他們找到了更討厭的對向 (X)

08-15 16:57

玄鳴神一
終止霸凌連鎖的開端,在於有人挺身而出。可是這個人可能會變成下一個被霸凌的對象⋯人真的滿賤的(汗)。其實我滿好奇霸凌者本身的思考模式,是什麼狀況使他們不認為這是「霸凌」。其實仔細一問,每個參與霸凌的加害者,當下從不認為自己是在霸凌他人,更多是認為自己在「替天行道」呢⋯08-18 22:51
吼搭啦
真的會很悲傷,只是還是有很多選擇旁觀
而教育與環境也是如此的鼓勵

08-15 17:14

玄鳴神一
我看過新聞上,霸凌是老師帶起來的,覺得那位老師真到很誇張⋯08-18 22:52
穴穴尼
國小到高中時期班級上比較常出現霸凌的現象,大學我讀夜間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生活交集也不頻繁反倒沒有這種問題

08-15 18:54

玄鳴神一
人多聚散之處,爭議頻起~08-18 22:53
穴穴尼
班級上,只要是比較弱勢的族群很容易被推出來當羔羊,只是和普通人比不同了點。排擠原本只是小族群的排擠,因為「不想成為下一個被排擠的對象」、「不想和某人交惡」演變成整個班級的排擠

08-15 18:59

玄鳴神一
你說到點上了!其實許多看不慣霸凌的人,他們都想挺身而出,但為求自保就⋯也不能怪他們,畢竟不會有人樂見自己受傷。08-18 22:54
路人
我希望我的人生中能遇到像你這樣子的人,而非只是那些說著愛我,想幫我卻又無作為的人。
那麼或許我的人生能夠好一點,並不是我在推託什麼責任,只是永遠被周遭的人當作皮球來踢,被每個人當作問題兒童來看待很難受。
他們並不明白我的家庭環境,我的同儕是什麼樣子,他們只會將問題推給我的家庭,我的家庭再將問題推給學校老師。
一而再再而三的將我壓迫到最邊邊的角落,當時的我認為呼吸是件痛苦的事情,所以選擇自我了斷。
即使到了現在還是會考慮要不要燒炭了結了自己,但是還是有幾件值得我活下去的事情支撐著我。
像這樣看著你這種說著自己的經歷作為故事的人也是其中之一。

08-15 19:56

玄鳴神一
謝謝你的這些話⋯

被當成皮球踢來踢去,真的很難受。特別是我們在脆弱時求助,往往許多人為了自保,而認為「這不是我的事」。可是,我們人又是群居動物,如果斷了任何關係,只怕有天大難臨頭,再沒人幫我們說話了。我始終認為,助人就是助己。雖然不能肯定每個受助者都會圖報,但我們至少為愛織了這麼張網,有天我們殞落時,會輕輕的接住我們。08-18 22:58
玄鳴神一
請不要忘記現在溫柔的你!08-18 22:59
遊戲愛好者
雖然自殺不是好的方法 但當今天一個人活著的痛哭大於對死亡的恐懼時 死亡就變成了解脫 很現實的一個看法

08-15 21:23

玄鳴神一
你這樣說我想起死刑犯,如果今天死刑犯本身就是為了求死才犯下重罪,那死亡對他來說,還是刑法嗎?08-18 23:00
酒井伊達
所以這就是某些群體(譬如黑道,或軍中黑暗面...等等)的立場都是專打不長眼的原因...因為他們本身毫無正義可言...只能抨擊那些比他們的立場更站不住腳的人...

08-15 23:28

玄鳴神一
我反而覺得不照規則活在社會上的人,反而沒有包袱呢,只是這樣的人太危險了⋯08-18 23:01
葬禮總是下著雨
霸凌過也被霸凌的比較懂雙方的心態 有時動機比你們想像的都還單純 然而這並不是合理化霸凌的行為 只是很多時候 要霸凌一(數)個個體未必要有深仇大恨還是有什麼道德高度 何況再貞潔的人都有可能因為同儕壓力加入漠視的那方甚至親自霸凌的行列

08-16 06:44

玄鳴神一
我常常想霸凌者搞不好也曾經是受害者⋯08-18 23:09
遊戲愛好者
對死刑犯來說確實是解脫 對部分大眾來說死刑犯的死就是懲罰

08-18 23:07

羽尚愛
我覺得還不到替天行道的程度,除非後期狀況變得很惡劣,但還是看年齡層而定,但有時候我反而不喜歡被霸凌者把自己的弱點當武器,反過來要他人全盤接受他的一切。

08-18 23:12

湛澄
「可恨之人,必有可敬之處。」
--我有時候必須面對討厭的上司時會這樣想
  勉勵自己去尋找可以欣賞甚至學習她的地方。
 
活著不容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一個人很難真正一無是處的。
 

08-18 23: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2喜歡★tomtien699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從臨床,看見脫離單身者... 後一篇:「家」是什麼呢?...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otori巴友
小屋繪圖有更新 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